南北榜案的原因是什么?

关注者
1,054
被浏览
2,173,197

257 个回答

收到风险预警,这回答不知道还能活多久,各位自己保存吧:



中国A股从90-91开市一直到2016年,二十多年间,一共上了16个银行上市公司。平均一年不到一个。


2016年刘士余上任证监会主席,3年任期,直接或间接促成以下银行完成上市:江苏银行,江阴银行,无锡银行,常熟银行,苏农银行,张家港银行,紫金银行,苏州银行

共8个江苏的地区性银行。而以前的那16个都是什么银行?是工农中建,平安浦发招行交行民生中信兴业华夏,这种级别的全国性银行。

刘士余,江苏人士。



整个16-19年,A股一共上了20个银行,排除掉2个全国性银行(邮储银行、浙商银行),一共18个非全国性银行,江苏一个省有8个,其他10个分别属于9个不同的省。江苏经济发达吗,非常发达,但是你说刘士余时期没有猫腻,江苏地区的银行就是全面的比别的地方银行更强,

你自己信吗?

对了,上面8个银行中,目前其中6个是整个A股银行领域的市值倒数前6。这8个江苏的银行市值加在一起,还没有宁波银行一家高。



如果你都看出问题了,上面看不出来吗?

刘士余受到留党察看二年、政务撤职处分m.thepaper.cn图标


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原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因严重违纪违法受到留党察看二年、政务撤职处分----头条--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www.ccdi.gov.cn


16-19年A股上市银行

继续浏览内容
知乎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

现存的史料中,是可以找到南北榜事件后,重新录取的北榜状元韩克忠在殿试上的试卷的。朱元璋的考题如下:

皇帝制日:天生蒸民有欲,必命君以主之。君奉天命,必明教化以导民。 然生齿之繁,人情不一,于是古先哲王设以刑以弼五教,善者旌之,恶者绳之。善恶有所劝惩,治道由斯而兴,历代相因未尝改也。朕承天命,君主生民,宵衣旰食三十余年,储思积虑,欲妥安生民。其不循教者亦有,由是不得已施之五刑。今欲民自不犯,抑别有其术欤?尔诸文士,陈其所以,朕将览焉。

而韩克忠的试卷是这样的:

臣对:臣闻五常乃民生固有之善,五刑实人君辅治之具。盖五常之教,固不可以不明,而五刑之用,又不可以不施也。是固天生斯民,既赋之以五常之性,必有耳目口鼻爱恶之欲。若非人君以主之,则不免有强凌弱众暴寡之患。是以,人君奉上天之命,明五常之教,以复其本然之善,使父子之有亲,君臣 之有义,夫妇之有别,长幼之有序,朋友之有信。凡此皆民生固有之善也。明此教化以开导之,而使之为善,以复其初焉。然其间林林之众,总总之多,人之心情至不一也。所以,有从教化而为善者矣,亦有违教化作奸伪而为非者矣。 于是,古先圣王不得不有刑以治之。故设墨、劓、制、宫、大辟五等之刑,以弼父子、君臣、夫妇、长幼、朋友五品之教。其善者旌之而使之有所劝,恶者绳之而使之知所惧。民既知劝善惩恶,故治道莫不由是而兴。是以历代相因而未有改。钦惟皇上诞膺天命,奄有万方,为生民立命,为万世开太平,宵农旰食,励精图治,已有年矣。皇上所以千思万虑,惟欲安养斯民,使之五常之是由。如或不循其教者,必假五刑以辅之,无非欲咸跻于仁寿之域,而不至于凶短折之灾。是故,从皇上之教化者,固以多矣,而奸顽不循教化者,亦未必无也。 由是,不得已而施之五刑。然五刑之施,亦岂皇上之所欲哉?盖由顽民不遵化 而致然也。奈何法愈严而人愈犯者?臣愚以为,法愈严而人愈犯,盖由人心不古而轻犯之耳。今欲令行禁止,民不犯法,臣以为当再明号令,班布中外。彰善瘅恶,树之风声,俾克畏慕,使民彬彬然为善,而不至于为恶者也,不过明五常之教,而用五刑以辅其不及而己。至于别有其术,又非愚臣之所能知也。臣愚昧不足以膺大对,伏愿圣上于万畿之余,少垂览焉。臣谨对。

客观来讲,这个应对在殿试试卷里并不算出色。如果不是北方士子被单独组织考试的话,韩克忠也就是个普通的进士甚至同进士出身的水平。但即便如此,从这份试卷中也能看出来“文理不佳“ 和”多犯禁忌”吗?难道说,最开始的北方士子集体发疯,从几千里外到南京考试,故意把试卷写的奇差无比,就为了涮考官玩?

如果这里面并没有“文理不佳”的问题,那么那几位考官在皇帝要求重新复核后,是如何得出这种结论的?这不是把明摆着把老朱当傻子么?

退一步说,假如——我只是说假如——一个极小的小概率事件发生了,那一年的北方考生菜到抠脚,就没有一个能上榜的。可这个事件,对于朱元璋来说也依然不能接受。

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朱元璋作为一个统一国家的皇帝,通过科举取士,让不同的地区都在朝廷内有代言人,既是维护国家公平的应有之义,也可以防止朝臣结党营私。而自从明朝建国以来,朱元璋通过人口迁徙、免征赋税、提倡文教等措施,对北方的教育投入是逐渐加大的。

结果老朱辛辛苦苦干了20多年,下面的人跟他说,你不干活的时候,北方还能有人上榜,你一干活,北方人就考不上了。

作为皇帝,这种打脸你能忍?

而实际上,老朱也已经给足了此次考官的面子。

面对北方士子的要求,朱元璋给刘三吾等人的命令是“每人阅十卷”,增补一些北方士子上榜。也就是说,朱元璋已经退了一步,认可了刘三吾等人阅卷并无问题的说法和既有的录取结果,只是让他们有点政治敏感性,“增补”一些北方考生上来。

而且,在这个处理中,朱元璋还特别费心思的做了一个安排,那就是让已经录取的状元陈安以及尹昌隆等进士也参与了补录的阅卷工作。这其实也等于是朱元璋明明白白的告诉已经上榜的南方进士放心,你们考上的结果我认。然而,纵然如此,除了尹昌隆等两位进士外,其他人依然坚称北方士子都是菜鸡……

这真的就是完全不给老朱脸面了。

不过,站在今天,应该如何看南北榜问题?首先有一点是要承认的,那就是南方经过几百年的发展,文化事业的确要比北方好得多,南方考生的文章也普遍比北方考生写得漂亮。比如同样是殿试的试卷,洪武时期的另一位状元任亨泰(湖北襄阳人),写的显然就比韩克忠要漂亮不少。当年的殿试试题是:

事神之道,志人之心,莫不同焉,虽然始古至今,凡所祀事必因所以而乃祀焉,然圣贤之制礼有等杀,自天子至于臣民,祭礼之名,分限之定,其来远矣。其主祭者,又非一人,然而笃于敬者甚多,有且信且疑者亦广,甚于不信,而但应故事者无限,所以昔人有云:‘能者餋之以福,不能者败以取祸。’朕未知其必然,尔诸文士陈其所以,朕将览焉。

任亨泰的应对是:

臣对:臣闻世之大务,莫严于祀,祀之要道,莫先于诚。盖事神之道,其来尚矣。虽人品有贵贱之殊,莫不各有所因。虽然,因各有所祀矣。其所以祀之之要,岂特在于多仪备物,而必以诚为本焉。凡有天下有国有家有身者,必以是为之先务也……
然天子祭天地,所以祈福寿民而保其天下;诸侯祭山川,所以保其一国;至于大夫之祭五祀,庶人之祭祖先,莫不各有所保,此非因其所以而乃祀焉?非率意而为之也……
臣闻《书》曰:“惟天无亲,克敬是亲,鬼神无常享,享于克诚。”又曰:“享多仪,仪不及物。”盖诚者可以通金石,可以蹈水火,而况盛于鬼神乎?然至于祭者,将有事之期,必斋明盛服,非礼不动,一诚洞达,万虑毕消,俨然若神之来格,而陟降乎左右者,惟笃于敬者为然也。然有其诚则有其神,无其诚则无其神。若且信且疑者,不可谓概其诚矣,乃不能笃于诚也。至于不信者,昧于天理,怠于诚敬,其意岂不曰神之冥冥,无与于人,为可忽也。而不知冥冥之中,有昭昭者存,其所以应故事者,岂非有事神之名而无事神之实乎?然福善祸淫,鬼神之司也,好善恶恶,人之常情也。作善降之百祥,不善降之百殃,诚如昔人所谓能者养之以福,不能者败之取祸,此理势之必然也。
虽然,尽事人之道,则能尽事神之道。事神固贵于其诚,而贵乎备其物。固谨其所当祭,而不可以非其祭,是以孔子有曰:“务民之义,敬鬼神而远之。”……洪惟皇上龙飞,混一区宇,功成治定,礼备乐修,其所以黎民之乐

然而,这真的是北方的士子不行么?也不尽然。明仁宗就曾说“举之士,须南北兼取。南人虽善文词,而北人厚重,比累科所选,北人仅得什一,非公天下之道”。也就是说,南北士子各有所长,南方的擅文词,可以写的更漂亮,北方士子作文朴实厚重,更擅长经义方面的内容。这也就意味着,一旦考官对文风有所偏好,或者在题目上故意偏向于某个方向,就很有可能对录取结果造成非常大的影响。

而洪武时期,国家的秩序刚刚建立,很多地方都不完善,如果真的有考官在这方面动心思,那完全可以以合法的方式来大量录取南方考生。毕竟,当年的科举虽是全国统一考试,却并不像今天的中国一样可以做到全国统一教材和大纲(之前有过,现在已经变了),很多时候科举考试靠的还是考生个人的摸索以及老师的教导。而文风的确会对最终的录取造成比较大的影响。这一点,《儒林外史》里就做过辛辣的讽刺:

那时天色尚早,并无童生交卷,周学道将范进卷子用心用意看了一遍。心里不喜道:“这样的文字,都说的是些甚么话!怪不得不进学。”丢过一边不看了。又坐了一会,还不见一个人来交卷,心里想道:“何不把范进的卷子再看一遍?倘有一线之明,也可怜他苦志。”从头至尾,又看了一遍,觉得有些意思;正要再看看,却有一个童生来交卷。
……又取过范进卷子来看,看罢,不觉叹息道:“这样文字,连我看一两遍也不能解,直到三遍之后,才晓得是天地间之至文,真乃一字一珠!可见世上糊涂试官,不知屈煞了多少英才!”忙取笔细细圈点,卷面上加了三圈,即填了第一名;又把魏好古的卷子取过来,填了第二十名。

在这个情节里,主考官周进反复看了范进的卷子三遍,才能判断范进的卷子写的好。这说明范进的文风并不算好懂,而之前的考官一边看过去不懂,也就不再看了,所以范进也迟迟未能中举。此虽为小说家语,但也足以说明其问题所在。


总的来说,所谓的南北榜案,无论主考人员有无结党的故意,但最终的录取结果的确可能对国家的政治结构造成不好的影响。为了平衡,朱元璋在完全承认既有录取结果的情况下,要求主考人员补录一部分北方考生上榜,但遭到了主考人员的拒绝,并且他们声称北方士子都是菜鸡。这个结果,即便是事实,朱元璋也是万万不能承认的——否则,这必将引发新一轮的动荡。既然主考人员拒绝接受朱元璋的补录意见,并且坚称北方士子水平不够,那最后这群主考人员被杀被免,自然也就是朱元璋能干的出来的事情了。

继续浏览内容
知乎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