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十二时辰里有哪些真实的历史人物?

关注者
81
被浏览
166,138

17 个回答

这里基于刚刚某些答主的基础上,我再填几名。(不过是基于电视剧的基础上,小说我几年前看过,挺不错的。)

虽说有些真实人物因为这部剧不得不“改了名字”,但有些人在这部剧里没改名字。(或许是因为跑龙套吧,但这些人在玄宗朝也是炽手可热的人)

这是第三集一晃而过的几个人,他们的名字可是真实的,历史上也能找得到。

一、吉温

吉温是武则天时代大名鼎鼎的酷吏吉顼的从子(相当于侄子)。这里说的“新丰县丞”是史书中第一次记载他显示的官位。他先与高力士结交,后在萧炅的推荐下,他正式成为了李林甫的人。

而吉温的第一次出手,让李林甫非常满意。

會(李)林甫與左相李適之、駙馬張垍不葉,適之兼兵部尚書,垍兄均為兵部侍郎,林甫遣人訐出兵部銓曹主簿事令史六十餘人偽濫事,圖覆其官長,詔出付京兆府與憲司對問。數日,竟不究其由。(萧)炅使溫劾之。溫於院中分囚於兩處,溫於後廳佯取兩重囚訊之,或杖或壓,痛苦之聲,所不忍聞。即云:「若存性命,乞紙盡答。」【1】(这可真是“不战而屈人之兵”。。。。)

而之后的吉温,作为李林甫的鹰犬,四处“咬人”,逼人就范。比如:柳勣一案(柳勣是太子李亨的妻子杜良娣的妹夫,吉温不仅查他还查其他相关人士。),杨慎矜一案。但他因为跟安禄山有交结,被之后替代李林甫的杨国忠记恨在心,再加上贪污受贿的事实被人举报,死在狱中。

二、罗希奭

罗希奭是与吉温一起进入“酷吏传”的人,他原是杭州人,后移居洛阳。与吉温共为李林甫的鹰犬,陆续编织“韋堅、皇甫惟明、李適之、柳勣、裴敦復、李邕、鄔元昌、楊慎矜、趙奉璋”等案件。被人称为“罗钳吉网”。后因李林甫的倒台,被放任外地当职,又被判为杖刑处理(应该被打死了)。

三、王鉷

王鉷是唐初名将王方翼的孙子,跟这个好打仗的爷爷不同。他是个喜欢财政的人。专门帮皇帝敛聚钱财。(另外他也是李林甫的人,不过同吉温罗希奭不同,他还可以多次取悦皇帝,深得皇帝的信任)

時右相李林甫怙權用事。誌謀不利於東儲,以除不附己者,而鉷有吏幹,倚之轉深,以為己用。既為戶口色役使,時有敕給百姓一年復。鉷即奏征其腳錢,廣張其數,又市輕貨,乃甚於不放。輸納物者有浸漬,折估皆下本郡征納。又敕本郡高戶為租庸腳士,皆破其家產,彌年不了。恣行割剝,以媚於時,人用嗟怨。古制,天子六宮,皆有品秩高下,其俸物因有等差。唐法沿於周、隋,妃嬪宮官,位有尊卑,亦隨其品而給授,以供衣服鉛粉之費,以奉於宸極。玄宗在位多載,妃禦承恩多賞賜,不欲頻於左右藏取之。鉷探旨意,歲進錢寶百億萬,便貯於內庫,以恣主恩錫賫。鉷云:「此是常年額外物,非征稅物。」玄宗以為鉷有富國之術,利於王用,益厚待之。丁嫡母憂,起復舊職,使如故。【2】

但是,他也有软肋,那就他的弟弟----时任户部郎中的王銲。为了他“亲爱的弟弟”,他甚至去杀人。

鉷與弟戶部郎中銲,召術士任海川遊其門,問其相命,言有王否。海川震懼,潛匿不出。鉷懼泄其事,令逐之,至馮翊郡,得,誣以他事杖殺之。定安公主男韋會任王府司馬,聞之,話於私庭,乃被侍兒說於傭保者。或有憾於會,告於鉷,鉷遣賈季鄰收於長安獄,入夜縊之,明辰載屍還其家。會皇堂外甥,同產兄王繇尚永穆公主,而惕息不敢言。【3】

但是他的弟弟仍然向着“作死”的尽头不断前进。最后终于谋反,还害了他。

(天宝)十一載四月,銲與故鴻臚少卿邢璹子糸宰情密累年,縡潛構逆謀,引右龍武軍萬騎刻取十一月殺龍武將軍,因燒諸城門及市,分數百人殺楊國忠及右相李林甫、左相陳希烈等。先期二日事發,玄宗臨朝,召鉷,上於玉案前過狀與鉷。鉷好弈棋,縡善棋,鉷因銲與之交故,至是意銲在縡處金城坊,密召之,日晏,始令捕賊官捕之。萬年尉薛榮光、長安尉賈季鄰等捕之,逢銲於化度寺門。季鄰為鉷所引用,為赤尉,銲謂之曰:「我與邢縡故舊,縡今反,恐事急妄相引,請足下勿受其言。」榮先等至縡門,縡等十餘人持弓刃突出,榮先等遂與格戰。季鄰以銲語白鉷,鉷肐謂之曰:「我弟何得與之有謀乎!」鉷與國忠共討逐縡,縡下人曰:「勿損大夫下人。(这里指王鉷的人)」【4】

最后的结局,就是谋反案告破,王銲被处以杖决,王鉷被处以自尽。他的死,也开启了他的“恩主”李林甫的末日之路。

四、陈希烈

陈希烈附录在《旧唐书 卷97》的最后。他是宋州(应该是今天的商丘)人,精通老庄学说,后代张九龄专判集贤院事。他在之后和李林甫成为好友,李林甫能够升任宰相并能长久,在某些程度上也有着陈希烈的举荐与辅助。陈希烈最高曾任兵部尚书兼左相,但在李林甫的倒台后,被杨国忠贬官。后安禄山叛乱,他投靠了安禄山,最后唐肃宗收复两京追查到他时,被判为赐死。

五、裴敦复

这个人记载的比较少,他确实曾任刑部尚书。以及联合李林甫告发裴宽。但后来,他与李邕因为杜良娣一事,一同被杖毙。


上面说了李林甫的人,再说一下太子(李亨)身边的人。

一、韦坚

韦坚是个出身高贵之人

堅姊為贈惠宣太子(唐睿宗的儿子)妃,堅妻又楚國公姜皎女,堅妹又為皇太子(李亨)妃,中外榮盛,故早從官敘。【5】

当他看到宇文融等人的发家经过(靠管财政),他也有样学样。在天宝年间,创造出了一段“广运潭”盛会。(相当于把来自唐朝各地的奇珍异宝以及粮食输送到长安)

天寶元年三月,擢為陜郡太守、水陸轉運使。自西漢及隋,有運渠自關門西抵長安,以通山東租賦。奏請於咸陽擁渭水作興成堰,截灞、浐水傍渭東註,至關西永豐倉下與渭合。於長安東九里長樂坡下、浐水之上架苑墻,東面有望春樓,樓下穿廣運潭以通舟楫,二年而成。堅預於東京、汴、宋取小斛底船三二百只置於潭側,其船皆署牌表之。若廣陵郡船,即於栿背上堆積廣陵所出錦、鏡、銅器、海味;丹陽郡船,即京口綾衫段;晉陵郡船,即折造官端綾繡,會稽郡船,即銅器、羅、吳綾、絳紗;南海郡船,即玳瑁、真珠、象牙、沈香;豫章郡船,即名瓷、酒器、茶釜、茶鐺、茶碗;宣城郡船,即空青石、紙筆、黃連;始安郡船,即蕉葛、蚺蛇膽、翡翠。船中皆有米,吳郡即三破糯米、方丈綾。凡數十郡。駕船人皆大笠子、寬袖衫、芒屨,如吳、楚之制。【6】

但是,由于他跟李亨的关系,又加上他与李适之的关系又很紧密。导致了他成为李林甫的“废除太子”计划的人员名单中。在天宝五年,当他与河西节度使皇甫惟明(对,就是剧中跟他一起见太子的那个人)交流时,被李林甫的人告发。在被贬职到岭南之时,又被罗希奭杀死。

二、皇甫惟明

皇甫惟明是唐朝的大将,也是李亨的朋友。曾派兵御敌吐蕃。后在天宝五年从陇右节度使兼任河西节度使。但就如同我刚刚在前面说的,因为跟韦坚的谈话,导致被贬为播川太守,后来同为酷吏所杀。

三、李静忠(同为李辅国)

李辅国(原名李静忠),入宦官前曾是管马人家的小孩。曾为高力士的仆人,后因王鉷的推荐,他进入东宫,成为李亨的随从(《旧唐书》没给出具体时间,只说“天宝中”),后安史之乱的马嵬坡之变后,他极力劝服李亨离开玄宗北上至朔方。李亨成为肃宗后,对他大肆提拔并给他很大的信任。并在肃宗的默许下,对玄宗和高力士开始飞扬跋扈了起来。也从他开始,唐朝的阉宦之祸,也正式开启。

肅宗即位,擢為太子家令,判元帥府行軍司馬事,以心腹委之。仍賜名護國,四方奏事,御前符印軍號,一以委之。輔國不茹葷血,常為僧行,視事之隙,手持念珠,人皆信以為善。從幸鳳翔,授太子詹事,改名輔國。
肅宗還京,拜殿中監,閑廄、五坊、宮苑、營田、栽接、總監等使。又兼隴右群牧、京畿鑄錢、長春宮等使,勾當少府、殿中二監都使。至德二年十二月,加開府儀同三司,進封郕國公,食實封五百戶。
宰臣百司,不時奏事,皆因輔國上決。常在銀臺門受事,置察事廳子數十人,官吏有小過,無不伺知,即加推訊。府縣按鞫,三司制獄,必詣輔國取決,隨意區分,皆稱制敕,無敢異議者。每出則甲士數百人衛從。中貴人不敢呼其官,但呼五郎。宰相李揆,山東甲族,位居臺輔,見輔國執子弟之禮,謂之五父。肅宗又為輔國娶故吏部侍郎元希聲侄擢女為妻。擢弟挹,時並引入臺省,擢為梁州長史。輔國判元帥行軍司馬,專掌禁兵,賜內宅居止。【7】

在肃宗死后,因有册立代宗之功。被代宗尊称为“尚父”,大小政事皆委托他参预决定。后代宗联合另外一个宦官程元振,将他贬官并刺杀了他。

更新一下。因为剧情更新,我再加几个,四、韩朝宗


韩朝宗可能大家不太明白。但是大家如果读过点李白的诗文(当然剧里面也提到),就是那个《与韩荆州书》所称赞的那位韩荆州:

白闻天下谈士相聚而言曰:“生不用封万户侯,但愿一识韩荆州。”何令人之景慕,一至于此耶!岂不以有周公之风,躬吐握之事,使海内豪俊,奔走而归之,一登龙门,则声价十倍!【8】(但这里注意,韩荆州不是指韩朝宗是荆州人,他跟他爸韩思复一样是京兆长安人,荆州应该是曾任荆州长史的原因吧)(另外韩朝宗也经常提拔一些后辈,崔宗之与严武就是由他向朝廷推荐的,也是这个原因,他颇受当时士人的推崇)

根据《大唐吳興郡別駕前荊州大都督府長史山南東道采訪使京兆尹韓公墓誌銘》(作者王维)中的显示,他的户籍是“本出昌黎,今為京兆人也。”(要是照这么说,怕是和韩愈一个族的吧,毕竟韩愈人称“韩昌黎”嘛)。曾任许州刺史,荆州大都督长史,在襄州刺史的基础上兼任山南东道采访使,在其任上还是办了件好事:

襄州南楚故城有昭王井,傳言汲者死,行人雖暍困,不敢視,朝宗移書諭神,自是飲者亡恙,人更號韓公井。【9】

虽然偶尔被贬为洪州都督,但因为政绩突出被黜陟使评为第一的原因,他升为剧中所提到的“京兆尹”。但是因为跟李适之的关系(因为李适之是李林甫要“拔除”的目标),又加上自己想要避世一事被人翻开(因为听信谣言有战事之祸所以盖房子),触犯了唐玄宗,他被侍御史王鉷(就是我上面提到的李林甫的死党)审讯,先被贬为高平太守,又被贬至吴兴别驾。最后在65岁时(天宝九载)死在任上。


五、李适之

李适之,原名李昌,唐代宗室之后。可能有人嘀咕,那李林甫也不是宗室之后嘛,怎么又来一个呢?是这么回事,李林甫的先辈,可追溯到唐高祖从父的弟弟李叔良。而这位李适之,他可以追溯到唐太宗那里,因为他的祖父(爷爷),正是唐太宗时期的被废太子--李承乾。

李适之是在神龙初年开始当官,初始时为左卫郎将【注10】,任职期间,做事不拘小节,简朴直率,深得当时的给事中韩朝宗的器重,并向朝廷推荐了他。据《新唐书 李适之传》记载:

玄宗患谷、洛歲暴耗徭力,詔(李)適之以禁錢作三大防,曰上陽、積翠、月陂,自是水不能患。刻石著功,詔永王璘書,皇太子瑛署額。進御史大夫。【11】(可见他虽为宗室后裔,但确实也干了很多实事)

李适之有一个喜好,那就是非常好客:晚上的时候,他宴请宾客喝酒吃饭。虽说可能会误事,但是一到白天,他照样能办理好每一件事并处理的非常圆满。这种高效率的工作,让他日后成功代替牛仙客,担任左相。但是这个时候,他碰到了比他更精细,做事更阴险的李林甫。而李林甫这个人一直讲究“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所以面对这种人,他决定对这个做事不拘小节的李适之一个绊子。

林甫嘗謂適之曰:「華山有金鑛,采之可以富國,上未之知。」適之心善其言,他日從容奏之。玄宗大悅,顧問林甫,對曰:「臣知之久矣。然華山陛下本命,王氣所在,不可穿鑿,臣故不敢上言。」帝以為愛己,薄適之言疏。【12】

后来,由于李林甫等人攻击太子身边的韦坚,皇甫惟明等人,而跟他们关系非常好的李适之被牵连了进去,虽然李适之曾以为只要罢相就能免除自己的祸端,但之后仍然被贬为宜春太守。最后在天宝六载,当他在宜春得到了李林甫的“鹰犬”罗希奭即将到来的消息以及韦坚皇甫惟明的遭遇时,惶恐的他只得自杀身亡。

不过还好,他其中一个儿子叫李季卿,通过科举考试进入仕途,经历肃代两朝。曾任中书舍人,吏部侍郎,御史大夫等职。做人做事非常有风度,也擅长与人交流,颇得当时士人的称赞。【注13】


以上材料摘录于:

【1】:《旧唐书 卷186 酷吏传》

【2】,【3】,【4】:《旧唐书 卷105 王鉷传部分》

【5】,【6】:《旧唐书 卷105 韦坚传部分》

【7】:《旧唐书 卷184 宦官传》

【8】:李白《与韩荆州书》

【9】:《新唐书 卷118 韩朝宗传部分 》

【10】:《旧唐书 卷99 李适之传》记载李适之最初官职为左卫郎将,但我后来看了由房琯书写的《李适之墓志》记载“未弱冠起家授朝散大夫、尚衣奉御,出摄金州别驾。按察使、户部尚书毕构委以澄清/,转湖州别驾,入拜右卫郎将。”如果我们以墓志为准,则《旧唐书》中所载的左卫郎将实为误。李适之的初始职务为“朝散大夫”。

【11】:《新唐书 卷131 宗室宰相传 李适之部分》

【12】:《旧唐书 卷99 李适之部分》

【13】:李适之之子李季卿,其事迹经历附录于《旧唐书 李适之传》。但房氏《李适之墓志》关于阐述他的儿子的章句为“一子霅,朝议大夫、太常丞,终巴陵郡别/驾。霅子鼎,未立。”这段话只告诉我们李适之实有一子,但不是李季卿。那么《旧唐书》关于李季卿在肃宗朝之前的事迹记录,曾有“應制舉,登博學宏詞科,再遷京兆府鄠縣尉。”,而跟《墓志》关于“李霅”的记载,实有矛盾。所以,李季卿与“李霅”绝不是一人。

那么根据我在网上找到的文章,使我去翻阅《新唐书 第202卷 文艺传》,里面有一个叫李适的人物(额,不是唐德宗,只是姓名一样,其他无任何关系,大概生活在唐高宗至唐睿宗年间)。他有一个儿子,叫李季卿。(“子季卿,亦能文,舉明經、博學宏辭,調鄠尉。肅宗時,為中書舍人,以累貶通州別駕。代宗立,還為京兆少尹,復授舍人,進吏部侍郎、河南江淮宣慰使。”)基本上跟《旧唐书》的记载一模一样。那么如果《旧唐书》记载李季卿为李适之之子的话,他在玄宗时期的“鄠縣尉”一定会附录于《李适之墓志》上,可是没有。所以我认为:李季卿大概不是李适之的儿子。《旧唐书 李适之传》可能有误。(在假设《墓志》和《新唐书》的记载为真的基础上。)

继续浏览内容
知乎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

《旧唐书.列传第六十五.崔器传》

器有吏才,性介而少通,举明经,历官清谨。天宝六载,为万年尉,逾月拜监察御史。中丞宋浑为东畿采访使,引器为判官;浑坐赃流贬岭南,器亦随贬。十三年,量移京兆府司录,转都官员外郎,出为奉先令。逆胡陷西京.器没于贼,仍守奉先。居无何,属贼党同罗叛贼,长安守将安守忠、张通儒并亡匿。又渭上义兵起,一朝聚徒数万,器惧,所受贼文牒符敕,一时焚之,榜召义师,欲应渭上军。及渭上军破,贼将崔乾祐先镇蒲、同,使麾下骑三十人捉器,器遂北走灵武。

崔器

《安禄山事迹》唐 姚汝能

骑士张小敬先射国忠落马,便即枭首,屠割其尸。魏方进及两男、吐蕃同时遇害。见素为乱兵所伤,脑血涂地。

张小敬与姚汝能

《饮中八仙歌》唐 杜甫

焦遂五斗方卓然,高谈阔论惊四筵。

焦遂

《旧唐书.列传第五十三.王忠嗣传》

天宝元年,兼灵州都督。是岁北伐,与奚怒皆战于桑乾河,三败之,大虏其众,耀武漠北,高会而旋。时突厥叶护新有内难,忠嗣盛兵碛口以威振之。乌苏米施可汗惧而请降,竟迁延不至。忠嗣乃纵反间于拔悉密与葛逻禄、回纥三部落,攻米施可汗走之。忠嗣因出兵伐之,取其右厢而归,其西叶护及毗伽可敦、男杀葛腊哆率其部落千馀帐入朝,因加左武卫大将军。明年,又再破怒皆及突厥之众。自是塞外晏然,虏不敢入。天宝三载,突厥九姓拔悉密叶等竟攻杀乌苏米施可汗,传首京师。四载,加摄御史大夫,充河东节度采访使。五月,进封清源县公。

《旧唐书·列传第六十八.元载传》:王氏,开元中河西节度使忠嗣之女也,素以凶戾闻,恣其子伯和等为虐。载长子伯和,先是贬在扬州兵曹参军,载得罪,命中使驰传于扬州赐死。次子仲武,祠部员外郎,次子季能,秘书省校书郎,并载妻王氏并赐死。女资敬寺尼真一,收入掖庭。

大唐战神王忠嗣的女儿王韫秀

元载

《旧唐书.列传第五十五.韦坚传》

五载正月望夜,坚与河西节度、鸿胪卿皇甫惟明夜游,同过景龙观道士房,为林甫所发,以坚戚里,不合与节将狎暱,是构谋规立太子。玄宗惑其言,遽贬坚为缙云太守,惟明为播川太守。寻发使杀惟明于黔中,籍其资财。六月,又贬坚为江夏员外别驾。又构坚与李适之善,贬适之为宜春太守。七月,坚又长流岭南临封郡,坚弟将作少匠兰、鄠县令冰、兵部员外郎芝、坚男河南府户曹谅并远贬。至十月,使监察御史罗希奭逐而杀之,诸弟及男谅并死。

韦坚和皇甫惟明


《新唐书.列传第一百二十四.方技》

抚又言:"终南山有旱藕,饵之延年。"状类葛粉,帝作汤饼赐大臣。右骁卫将军甘守诚能铭药石,曰:"常春者,千岁藟也。旱藕,杜蒙也。方家久不用,抚易名以神之。民间以酒渍藤,饮者多暴死。"乃止。抚内惭悸,请求药牢山,遂逃去。

甘守诚


《旧唐书.列传第五十六.陈玄礼传》

翌日,至马嵬,军士饥而愤怒,龙武将军陈玄礼惧乱,先谓军士曰:"今天下崩离,万乘震荡,岂不由杨国忠割剥氓庶,朝野怨咨,以至此耶?若不诛之以谢天下,何以塞四海之怨愤!"众曰:"念之久矣。事行,身死固所愿也。"

陈玄礼

继续浏览内容
知乎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