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处理奏折的流程是什么样的?只有皇帝可以看吗?那军机处的大臣们有权看吗?

关注者
44
被浏览
25,386

5 个回答

本回答的主要撰寫目的是測試參考文獻功能。讀者可能會認為本文的格式非常蛋疼,恕罪恕罪。

1. 一般奏摺(外摺)

本小節所說的“奏摺”都只指外官呈遞的奏摺。京內奏摺情況較為特殊,請看下一小節。

奏摺由具奏人繕寫後,放入摺匣,交給賫摺人,或自備腳力、或馳驛帶來北京[1]。賫摺人一般是具奏人的“家人”,即長隨、僕人等具有人身依附關係之人;也有很多具奏人(特別是將軍、總督、巡撫)以所轄標下親信軍官為賫摺人。

賫摺人來京後,徑赴宮門。朝廷派有引導官員在東華門值日,將賫摺人領至景運門內九卿房,亦即外奏事處[2],向值班官員(多為內務府官員,乾隆後期開始雜用部院司官)呈遞奏摺。接著,這些奏摺會交給內奏事處的太監,進呈御覽。

Google地圖上東華門和景運門的位置。行走路線不保證對。

若遇皇帝住圓明園,則在圓明園之出入賢良左門外朝房由外奏事處官員遞接。若遇巡幸,或赴行在投遞,或交與留京辦事處隨題本等一併傳遞。[3](p.132)

從奏摺文書這一物質實體的角度來看,皇帝閱看奏摺後,有三种处理方式:

  • 留中,即收藏於奏事處或宮中某些地方;
  • 直接在奏摺上寫下自己的批示,一般用硃筆來寫,字跡為紅色,稱為“硃批”,在居喪期間則以墨筆寫出,稱為“墨批”;
  • 不直接寫下批示,而是針對奏摺中的內容單獨發布一條命令,也就是頒布“上諭”。

理論上講,皇帝可以獨立(不依靠高級官員,不徵求任何人意見)完成奏摺的處理,具體操作方法為:

  • 皇帝親加“硃批”的奏摺,可以交給奏事處,由奏事處將奏摺返回給在北京等候的賫摺人,然後由賫摺人帶回給具奏人。
  • 有些奏摺未加硃批,要用“上諭”回覆,則可皇帝口頭告知侍衛或太監,然後侍衛或太監再告知奏事處官員(偶爾也有其他官員),由奏事處官員對賫摺人口頭傳諭。(此等情況似不多見。)

目前一般認為,雍正時期(1723-1735)奏摺都是皇帝獨立處理[4]。不過,可以肯定有相當部分的奏摺會在皇帝閱看後交給內廷幾名親信,如怡親王允祥(1686-1730)、大學士蔣廷錫(1669-1732)、張廷玉(1672-1755)等少數幾人閱覽,甚至還會徵求他們的建議等[5](p.146-157)。此一時期的軍機處(軍需房)為戶部下屬機構,專為辦理西北對準噶爾戰爭之軍務,與內廷並非一致。

從乾隆帝即位(1735)後開始,情況有所變化。

對於內容較為簡單的奏摺(典型如請安摺等),皇帝閱覽後,親加硃批“覽”等寥寥幾字,由奏事處發還賫摺人。換言之,皇帝依然獨立處理這些奏摺。

而內容比較重要、且不涉及利害權力鬥爭的奏摺,皇帝閱覽後並不獨立完成處理過程,而是發交軍機處(乾隆初年則為總理事務處)協助處理。軍機大臣(乾隆初年為總理事務王大臣)每日接收發下之摺,逐摺閱看,並採取合適的措施:

  • 有些硃批是明確的指令,例如硃批“該部議奏”者,則將奏摺通過內閣發交部院衙門。
  • 有些如硃批“另有旨”、“有旨諭部”等,則要彙集起來,於每日皇帝召見軍機大臣時捧入,詢問皇帝處理意見(清人稱為“請旨”),記錄皇帝針對奏摺的“上諭”[3](p.144-145)。接著,軍機處再通過合適的方式(如通過內閣明發,或將諭旨繕寫為奏摺附件即“交片諭旨”交給有關部門,或使用保密性較好的“廷寄”方式寄出)告知當事人。
  • 還有一些奏摺需要軍機大臣們作出必要的調查,將處理建議繕寫為奏片(這種奏片一般稱為“議覆片”),呈交皇帝,以便皇帝作出最終決定[5](p.242-249, 315-327)。在實際工作中,最後皇帝頒發的上諭,有時就是由原摺和奏片文字修改而來。

發下軍機處的奏摺,軍機處下屬方略館之吏員(稱為“供事”)會抄寫多件副本,並根據時間(即“月摺包”由來)及特徵(牽涉事務、處理流程等)而分類,彙入對應的檔冊[6](p.131-172)。

奏摺處理完畢後,雍正時期一般會將經過硃批的奏摺交給賫摺人帶回,以便具奏人獲知皇帝旨意。由於奏摺上寫有諭旨,根據雍正時期開始實行的諭旨回繳制度,具奏人看過後必須主動定期繳回,保存於宮中,不得私藏。而乾隆時期開始,許多奏摺的正式答复是以明發或廷寄上諭的形式作出的,原摺帶回的意義就小多了。

可以看到,軍機處協助處理奏摺,大大減輕了皇帝的工作量,皇帝不再事事殫精竭慮、手不停批,而可以簡單地口述大致意思,而讓軍機處官員完成起草等餘下的工作。與此相應地,軍機處在乾隆以後事實上擁有了相當大的權力,一方面,他們可以利用將皇帝口諭整理為文字的職責來左右上諭的文字表述,從而影響朝廷政策的走向,另一方面,他們還可以利用議覆片或當面奏聞的機會,對君王提出自己的看法。


2. 內摺

所謂內摺,即在京部院寺監及八旗衙門所繕具的奏摺。

內摺制度產生時間應該很早,雍正朝《起居注》之中已不乏有部院衙門以“一摺”奏事、皇帝將奏摺交給內廷大學士的記載。雍正帝去世後,乾隆帝初即位,曾諭部院、八旗,有啟奏事件,先交總理事務處閱看,再赴奏事處,而各省督、撫、提、鎮、學政奏摺則照舊例,是此時內摺、外摺有別,應已為常識[7]

大略而言,目前所見內摺處理流程多為晚清時人的說法,尤為重要者為瞿鸿禨(1850-1918)之說:每日清晨,各部院衙門筆帖式持摺在東華門外等候,外奏事處的內務府官員將他們領入景運門內九卿房,取走奏摺——換言之,和外摺的區別在於每天只收取一次。外奏事處官員將這些奏摺交給內奏事處的奏事太監,由太監交給皇帝或皇太后(畢竟是晚清時期嘛)閱覽;閱覽畢,對奏事太監口傳諭旨,太監再口傳於軍機處,軍機處對照奏摺清單繕寫。原摺發還各衙門,由於多無硃批,不用回繳。[8]

檔案文獻中所述與上述流程基本吻合。

而實際情況則可能略有不同。劉文華檢視了軍機處的工作日誌《隨手登記檔》,認為大多數內摺並未由軍機處發下,而是皇帝直接傳旨給太監,太監傳旨與奏事官,奏事官再傳於各衙門奏事人[8]。換句話說,上述流程之中軍機處的環節被跳過了。

然而,考慮到清季大多數事宜都要由軍機處參與,內摺所奏多非機密(清代在京部院衙門基本沒有什麼保密意識可言),並無摒棄軍機處於內摺處理流程之外的必要。內摺多系例行奏報錢糧等事或就某事件提供行政建議(所謂“部議”或“部覆”)等,按照清代一般辦事習慣,它經常直接和軍機處辦理的“外摺”是接續的,皇帝閱覽奏摺後會召見軍機大臣、發閱奏摺詢問意見,再對太監傳旨作為奏摺結論。因此儘管大多數內摺並未直接發交軍機處,但軍機處依然參與了這一過程。

對這一流程的常見質疑是:太監只靠聽傳諭旨,如何能記得準?實際情況是,京內奏摺本身數量甚少(劉文華估計約佔全部奏摺的10%左右[8]),而且其諭旨往往極短,多為“知道了”、“依議”、“另有旨”等。震鈞《天咫偶聞》的說法,太監及奏事官員是在奏摺封套表面用手指甲劃出記號,“橫知豎議”,此說未知是否確信,但總之應該不難記。

最後說一句,如前所述,內摺大多並無硃批,原件帶回後不用繳回宮中,而是保存於各部院衙門;清代部院衙門保管自己檔案的條件、能力和意願都遠遜於宮中和軍機處,因此,和保存基本完整的宮中摺件、軍機處檔案不同,部院內摺原件絕大多數都毀於歷年蟲蛀、水浸或火災,庚子年京師大亂,亦損失無數檔案,保存至今者非常之少,成為研究清史的一大難處。


3. 特殊情況

3.1 康熙時期“密摺奏事”

康熙時期已經有皇帝親信用密摺奏報外間雨水、糧價及諸般見聞,類似於後世之“外摺”,有滿文也有漢文。

同时,朝廷已有一种称为“折子”(似乎也可以寫成“摺子”)的文書,部院在啟奏較為複雜的事務時將它作為備忘錄(一些人認為“折子”只是一種名單類文書,但事實上康熙朝《起居注》中描述的很多“折子”絕不是一般清單)。此外,皇帝在外巡狩時,會有皇子或在京親信大臣如大學士伊桑阿、武英殿總管赫世亨等定期以滿文繕摺報告見聞及交辦事務進展。步軍統領衙門也會以滿文繕摺報告京師一些重要案件。這些類似於後來的“內摺”和“議覆片”。

整體而言,此一時期的奏摺(尤其是滿文奏摺)性質較為複雜,不甚系統,與後來成體制的奏摺制度並不相同。

康熙時期的密摺,亦由賫摺人來京遞交,內務府有固定幾名帶有“奏事”頭銜的官員,品級大約在五六品之間,專司接收奏摺[9];但不確定是否由前述奏摺傳遞流程遞入。部分奏摺硃批後直接由奏事官員返回給賫摺人;還有大量的奏摺沒有硃批,不知道會如何處理。

3.2 咸豐帝逝世後贊襄政務王大臣時期(1861年8月22日~11月2日)

咸豐帝逝世時,遺命以載垣、端華、景壽、肅順、穆蔭、匡源、杜翰、焦祐瀛等八大臣贊襄政務,稱為贊襄政務王大臣,事實上在此後一段時間內代替了軍機處,承擔了在熱河處理奏摺的職權(但下屬辦事人員仍用軍機章京)。每日奏摺仍直達御前,兩宮皇太后先閱,然後發給八大臣,八大臣擬定諭旨後交由兩宮皇太后鈐印,再正式發出[10]

咸豐帝逝世前,載垣等人已經秉政,每日將對奏摺的意見“夾簽進呈”,咸豐帝基本不加修改,直接作為最後處理意見發出。

咸豐帝逝世後,主上年少,八大臣益為專擅。他們要求各省提交奏摺時必須將奏摺目錄另繕清單單獨呈交他們,以便稽核;並且還試圖繞過兩宮皇太后鈐印,以便利用新皇帝年幼無知、無法拒絕的弱點,直接以皇帝名義批示奏摺(儘管並未成功)[10]。11月2日,“辛酉政變”爆發,八大臣被廢,此一體制告終。

3.3 同治、光緒兩朝之皇太后垂簾聽政時期

在同治、光緒兩位皇帝親政以前,奏摺先交兩宮皇太后(慈安太后、慈禧太后二人)閱覽,然後發交軍機處;軍機大臣閱看後,當日召見時詢請兩宮皇太后意見,再行繕擬諭旨,次日再進呈兩宮皇太后閱訂,最終由軍機處代批。換言之,每件奏摺,要經過皇太后三次。

光緒七年(1881)慈安太后逝世,慈禧太后獨任,直至光緒十五年(1889)皇帝親政。

同治、光緒兩位皇帝親政後,流程基本與咸豐帝逝世前一致(也就是基本與盛清制度一致)[10]。皇帝發下軍機處的奏摺,軍機大臣會擇其重要者進呈皇太后閱覽。(換言之,敏感奏摺如不發下,似可瞞住皇太后[11]——當然,不發下也很難進入正式處理過程。)

参考

  1. ^朱金甫:《清代奏折制度考源及其他》,《故宫博物院院刊,》1986年第2期。 http://www.iqh.net.cn/info.asp?column_id=5416
  2. ^单士元:《清宫奏事处职掌及其档案内容》,《故宫博物院院刊》1986年第1期。 https://www.zhihu.com/pub/reader/119596828/chapter/1068511534539612160
  3. ^ab莊吉發:《清代奏摺制度》,故宮出版社,2016年。
  4. ^也有人有不同意見。典型如高陽《清朝的皇帝》即對此大不謂然,認為僧人文覺在內代批。此說頗為大膽,但畢竟無可確證。
  5. ^ab白彬菊(Beatrice Bartlett)著,董建中譯:《君主與大臣:清中期的軍機處》,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18年。
  6. ^莊吉發:《故宮檔案述要》,“國立”故宮博物院,1983年。
  7. ^白新良:《乾隆朝奏折制度探析》,《南开学报》1999年第4期。
  8. ^abc劉文華:《談京內奏摺的處理及硃批、錄副奏摺的構成問題》,《清史研究》2014年第4期。 http://qsyj.iqh.net.cn/CN/article/downloadArticleFile.do?attachType=PDF&id=2152
  9. ^王美珏、馬維熙:《清代奏事處續考》,《史學月刊》2019年第7期。
  10. ^abc李文杰:《垂帘听政、训政、归政与晚清的奏折处理》,《近代史研究》2018年第2期 http://www.nssd.org/articles/article_detail.aspx?id=7000468862
  11. ^戊戌變法時期有一例,湖南舉人曾廉奏毀康有為、梁啟超,該摺即因光緒帝留中而未進呈給太后。見茅海建:《從甲午到戊戌:康有為我史鑑注》之24.62節,三聯書店,2009年,674-679頁。
继续浏览内容
知乎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

奏折在清朝有一个逐渐完善和发展的过程。

奏折大概分为四种,奏事折,请安折,谢恩折,贺折,每一种格式不同,写错了是欺君,全家手拉手奔刑场。

咱们主要说奏事折。

在最开始的时候,大臣给皇上说事儿,公事叫题本,私事叫奏本。

题本要盖章,奏本不盖章。

但不管是题本还是奏本,都需要经过内阁先看一遍,进行票拟,然后才能到皇上那。

这就有一个问题,就是容易泄密。

后来张廷玉为相的时候把这个制度改了。

大臣先上奏本,直接送皇上,皇上进行朱批,然后发给你,你根据皇上的朱批是否认可再决定要不要题本。

后来题本就完全被淘汰,被奏本代替。

奏本的规矩比较多。

第一,不是谁都可以直接上的,一般来说四品以上才有资格直接上奏折,但也并不是硬性规定,有很多人资格不够可以由皇上特批直接上奏。没有资格的由上级主管代奏。

第二,写奏折按规定必须亲笔,你觉得自己水平不够写的不好,可以由师爷草拟出来,你照着抄一遍,但必须亲笔。

第三,地方督抚是由专人直送乾清门,交内奏事处,直达皇上。普通官员的奏折由皇上指定亲信大臣代呈御览。不管是直送还是代送,任何人不能开封奏折,开封既欺君。

第四,皇帝朱批之后,奏折由原渠道发回。官员看过朱批后,要交还内奏事处。

第五,雍正七年开始实行副本制度,所有朱批奏折由军机处抄录一份留档,但不包括留中奏折。

继续浏览内容
知乎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
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