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仲丘案

编辑 锁定 讨论 上传视频
即将退伍的台陆军六军团542旅旅部连下士班长洪仲丘2013年6月28日被关禁闭,期间被施以超负荷操练等恶整虐待,包括烈日下反复练体能等,7月3日因体力不支,中暑昏迷送医,宣告不治。
中文名
洪仲丘
国    籍
中国
职    业
台湾陆军542旅下士
性    别

洪仲丘案人物简介

编辑
洪仲丘,男,台湾陆军542旅下士。
洪仲丘 洪仲丘

洪仲丘案猝死事件

编辑
2013年6月28日休假回营因携带有照相功能手机,依规定被关禁闭7天,7月3日疑因过度操练造成多种器官衰竭不应妹腿笑治。
台陆军下士洪仲丘退伍前被关禁闭猝死,542旅有军官透露,事件肇因洪仲丘参加退伍前由旅长沈威志主持的离营座谈,错信座谈标榜的保密原则,起身畅谈他对所服役的旅部连上士管理问题,透露上士内务凌乱,隔日旅长就到旅部连检查士官内务,洪仲丘离营座谈发言内容因此泄露,疑因此埋下长官将其强送禁闭室的导火线,步上死亡之路。

洪仲丘案案件起因

军检报告指称,2013年5月6日,下士洪仲丘取得个人体能测验(体测)成绩单后,为了争取提早放假,将成绩单影本涂改再重复影印,却因成绩单上有涂改痕迹而被揭发。连上干部原本要将洪“法办”,洪以退伍后打算考公务员,不愿留下污点为由求情,连长徐信正接受求情,从轻发落,只处分洪仲丘“罚勤七日”,并未以“伪造文书”法办。但是洪后来又提出,其“犯错在先,自认无法为军中弟兄表率,希望免除值星班长之勤务”,此举引发连长徐信正、上士范佐宪等人的不满,企图将其送入禁闭室,因此理由不能成为禁闭之原因而作罢。
2013年6月23日,下士洪仲丘收假返营时,军方利用洪仲丘携带"智慧型手机"为理由,关进禁闭室中,随后被爆出下士洪仲丘仅携带有照相功能的移动电话和MP3随身碟违反资讯安全保密规定,遭营区正门待命班卫恋白腊兵查获,当时旅部连副连长刘延俊为资讯安全主管,接获洪违规通报后,怕因此受惩处,曾要求卫哨不要上报,却来不及。刘延俊因而在晚点名时怒斥洪下士。
2013年6月25日,上士范佐宪邀连上士官,召开士官奖惩评议委员会(士评会),讨论洪仲丘惩处案,一名简姓上士认为洪某退伍在即,罚勤即可。范表示:“洪曾经伪造体能测验成绩,被罚勤七日,这次一定要送禁闭室悔过。”最后所有委员只好一致同意,以六比零无异议,决议将洪仲丘送禁闭(悔过)七日处分。
2013年6月26日洪仲丘在退伍前参加旅长沈威志主持的离营座谈会(俗称“退伍荣团会”),疑似在座谈会提出“民用车补充料件太慢,影响单位修补效率”、“官兵晚上19时收假,可否延长”、“军中消防车的水可否清洗军车”等管理问题,并私下向旅长反映“连上上士内务凌乱,却要求他人内务辨陵臭记”。旅长沈威志当场回答前三个问题外,并于隔日前往542旅旅部连检查士官内务。连上资深士官得知洪仲丘发言后不悦,
但有未具名的同袍向媒体爆料:第一点,军方表示士评会在离营座谈会之前就结束了。而洪仲丘下士前段说词是被刻意抹黑,洪的确向旅长表达类似建议,但非在座谈会,而是私下单独向旅长建言,而且主要是军中车辆帐务核销等问题。洪下士在军中兼任预算财务士(预财)业务,范佐宪上士会以手写收据要核销急用,以提领现金,遭洪下士质疑。部队车辆外修金额新台币十万跨桨元以下,有钻誉晚刻意规避采购法限制之疑虑,签署最高层级只需副旅长签核即可,但副旅长正好是下令禁闭洪下士的长官。未具名的同袍推测,可能洪仲丘疑似知晓报销贪污事件,欲向旅长报告,而洪仲丘则因挡人财路而有杀身之祸
据说洪仲丘曾告知连长徐信正,其即将退伍,应无法被送入禁闭(悔过),徐信正将此言转告542旅副旅长何江忠,要求何江忠帮忙。何江忠大怒,认为洪仲丘嚣张跋扈,自恃退伍,置军纪于不顾。于是出面施压。何参汉光演习兵棋推演时,向269旅副旅长黄天任上校洽询禁闭室床位,当得知有床位后,立即通知徐信正,要徐赶快把公文完成。何回营时,徐信正尚未将禁闭公文完成,何怒骂:“如果不赶快把他(指洪仲丘)抓去关,我就抓你去关!”
6月27日上婆尝习午旅部连指派警卫排排长尤巨中尉陪同洪仲丘到国军新竹地区医院(番号813医院,俗称新竹空军医院)体检。媒体引述未具名的来源,指副旅长何江忠疑似打电话至医院要求体检报告在一天内赶出来,当日下午范佐宪与陈以人再至医院,怀疑范佐宪买十二杯手摇饮料笼络奉承医院体检业务人员,以加快移送程序。但军检表示并无贿赂行为,而媒体广泛猜测范佐宪在营外有不法兼副业之事,与本案并无关联。洪仲丘自认退伍在即,体检报告不可能迅速制成,途经五十岚饮料店买饮料匙热炒时,在排长尤巨面前揉掉体检收执联,掷入该店伊甸基金会发票箱内,因而疑似与尤排长发生口角。但洪在发现可能被关禁闭后开始紧张,于等待体检报告期间,曾以短信分别向旅长沈威志、政战主任戴家有求助,除提及自己有轻微“幽闭空间恐惧症”,也向两人质疑被惩处禁闭之合法性;另外也打电话给母亲表达心中恐惧,仍无法改变被送禁闭的决定。

洪仲丘案禁闭期间

6月28日上午10时许,洪仲丘被送至269旅位于桃园县杨梅市的高山顶营区禁闭室禁闭(悔过)一周。
2013年7月1日洪下士与其他六名禁闭生进行立正、稍息、坐下、蹲下等徒手基本教练,洪操作“蹲下”时扭伤右脚,向戒护士反应,戒护士反问:“你的脚为什么会这样子?”洪说“因为太胖了。”(洪下士身高172.5厘米,入伍时体重虽仅60公斤,在退伍时却已升至98.3公斤,BMI值达33。台湾卫生福利部表定BMI值25至28为过重,28以上为肥胖。),戒护士却没让洪休息,反而下令“换脚”,要求继续做,害洪左脚也扭伤。
  
  2013年7月3日上午室外温度过高,已达到“红旗警戒(危险系数为41)”,进行体能训练时,全体禁闭生被要求做高难度的伏地挺身,脚置板凳上、手放在地板上,呈现高低落差姿势,手在胸口还要并拢为心型(俗称“心型伏地挺身”)。洪做了十几下,脚撑不住,不断从板凳跌倒,向戒护士陈毅勋反应,陈要求继续做,洪于是做了三十几下,陈还消遣洪:“你刚不是说做不动了?结果也做了三十几下啊!”洪要求喝水,第一次陈毅勋准予饮水,十分钟后,洪请求再次饮水,陈毅勋以为洪在逃避体能操练,大骂:“你刚刚不是才喝,现在又要喝,你是在耍我吗?”不让洪喝水。
2013年7月3日下午17时整,戒护士交接,陈毅勋离开,由李念祖就班。
2013年7月3日下午17时30分操课结束,正在盥洗准备开饭,洪向戒护士李念祖反应小时候有气喘,呼吸困难,洪边喘气、紧张且害怕地大声说:“我差三天就退伍了,不会拿自己生命开玩笑!”戒护士却找不到药,洪双手撑在餐桌旁,手脚都在发抖,接着从板凳上倒卧在地,全身抽搐,不断飙骂台语五字粗话足有五到十分钟。戒护士赶紧从外面拿来氧气钢瓶让洪吸取,但已没用。救护车赶至后将洪送往杨梅天成医院急救。

洪仲丘案急救过程

2013年7月3日,洪仲丘于下午18时后被送往杨梅天成医院急救时,已发烧至摄氏44度(人类正常体温约为摄氏36至37度),昏迷指数4,急诊室医师诊断后决定转诊至桃园县龙潭乡国军桃园总医院(番号804医院),但桃园总医院疑似不收,而后又改送台北市三军总医院。三军总医院副院长兼中暑防治中心主任朱柏龄医师表示,洪仲丘送到三总时,体温高达摄氏44度,他执医多年,处理中暑患者经验甚丰,从未见过如此高温患者。同时洪血压非常低,收缩压只有40毫米汞柱(标准为90至140毫米汞柱)、舒张压20毫米汞柱(标准为50至90毫米汞柱),已有脑病变、肝衰竭、肾衰竭、心肌病变、急性呼吸窘迫综合症、横纹肌溶解症、弥散性血管内凝血症,全身多处器官出血达9,000毫升,且瞳孔放大、对光没有反应,因此研判热伤害中暑已有一段时间。台大医院创伤部主任柯文哲医师表示,洪中暑情况太严重,体温高达摄氏44度,引发多重器官衰竭、全身微血管管壁破坏,通透性(en:vascular permeability)变高,血液不断外流。洪在天成医院时先被吊点滴输液,到三军总医院后又被接上体外维生仪器叶克膜、以输血推动血液循环,水分从洪的血管漏到全身,故洪仲丘不只脑水肿与肺水肿,根本是全身水肿,体重暴增13至15公斤,肺积满血水达1,700毫升。柯文哲认为,洪如果不装叶克膜,进三总活不到半小时就会死亡,但装了实际上也难以挽救。三军总医院副院长朱柏龄表示,当下为了挽救洪的生命、避免失血过多,立即使用叶克膜且输血。
7月4日上午5时,家属因不忍洪仲丘痛苦,决定拔管,放弃急救。7时12分,洪宣告不治,死因为过度体能操练引发运动型中暑及低血钠脑症导致多重器官衰竭死亡,年仅二十四岁。

洪仲丘案案件调查

编辑
洪仲丘死亡案连日来引发台湾社会强烈关注。为理清洪仲丘死亡的真正原因,台军检2013年7月15日解剖遗体。负责解剖工作的法医石台平及参与的高大成均表示,洪仲丘死于中暑,没有遭殴打痕迹,但中暑原因待调查。

洪仲丘案再提证物

2013年8月1日,台湾遭虐死士兵洪仲丘案,其姐姐洪慈庸再提出两个关键证物,第一个证物是军方第一时间拿出来的死亡证明书,上头写着洪仲丘死因为意外死,他们认为军方第一时间就认定洪仲丘死因为意外,所以并没有积极办案,第二个证物是一个录音文件,显示体检报告快速出炉的始末。
洪仲丘姐姐洪慈庸表示这么快的一个侦查
台被虐死士兵死亡证明“他杀” 台被虐死士兵死亡证明“他杀”
,到底有没有侦查出结果,家属看起来是没有的,认为军检并没有诚心诚意地来处理这件事情。
洪慈庸拿出洪仲丘的死亡证明,认为军检在第一时间已经判定洪仲丘为意外死,而当初检方对于是否解剖洪仲丘态度敷衍行事,这让洪慈庸认为检方在第一时间就想草草结案。
洪慈庸随后拿出一个录音文件,录音文件内容显示洪仲丘堂哥和辅导长吴翼竹的对话,吴翼竹表示是陈以人指示的,表示陈以人曾经买饮料给护士,让体检报告可以快速出炉,洪慈庸因此认为军检报告中并未深究饮料事件,实为作假,同时表示录音档的可信度很高,质疑检方为什么没有对此事着墨,而草草结案。 [1] 

洪仲丘案死亡证明

据台湾媒体报道,惨遭虐死的陆军下士洪仲丘,2013年8月4日上午举行告别式,洪家人向马英九陈情,指向军检要求开立死因为“他杀”的死亡证明书,军检却拒绝,马英九表示可以开。晚间军检派专人补发证明书,不过,洪家好不容易拿到的“第三份死亡证明书”,死因改写“他杀”没错,但死亡地点写的是“自宅”。 [2] 

洪仲丘案案件侦结

据台湾“中央社”报道,台湾军事检察部门侦结关禁闭被虐死士兵洪仲丘案,包括前旅长沈威志、上士范佐宪等人,被控共同对部属施以法定种类以外处罚、共同职权妨害自由,遭起诉,检方并请从重量刑。
被告沈威志、何江忠、徐信正、刘延俊、范佐宪、陈以人,被控涉犯共同对部属施以法定种类以外处罚、共同职权妨害自由,遭到起诉,军检请从重量刑。
起诉书指出,涉案人滥用职务上的权力对洪仲丘违法惩罚,致其人身自由受侵害,洪仲丘在禁闭室内遭过度体能操练,导致运动型中暑及低血钠脑症,引发多重器官衰竭死亡。
起诉书指出,涉案人犯后不知悔改犹饰词狡辩,造成洪仲丘家属丧亲之痛无法抹灭,均请依法从重量刑,以儆效尤。 [3] 
2013年7月31日,该案由台军事检察部门侦结,起诉542旅前旅长沈威志、何江忠、徐信正、刘延俊、范佐宪、陈以人等等18人,其中仅禁闭室管理士陈毅勋被控凌虐部属致死罪,其他则以共同职权妨害自由等罪起诉。
2013年8月2日,该案灭证案部分由桃园地检署侦结,检方以查无人删除档案或灭证,做出不起诉处分。 [4] 

洪仲丘案抗议活动

编辑
2013年7月20日,“1985联盟”分别在当局防务部门门口举办抗议活动,晚间则移师“
抗议活动
抗议活动(5张)
立法院”旁办悼念晚会。1985是台军中求助热线。
此次活动由民间团体“1985联盟”发起,选在洪仲丘死亡30天之际,要给当局施加压力。参与者身着白衫,从台湾各地赶到台北,下午4时许起陆续聚拢到凯德格兰大道。
活动18时正式开始,预计持续至22时。参与者高喊“没有真相,没有原谅”等口号,并不时高举一个绘有带血眼睛的牌子。洪仲丘的母亲、姐姐等家属到场,感谢各界一直支持追求真相的努力。
主办者声称,当晚活动的参与者达20万。他们提出立即启动特侦组或军司法共同侦办小组侦办全案,立即组成军事冤案调查委员会,对历年冤案重启调查等诉求。 [4] 
2013年8月3日,台北,现场公民1985行动联盟号召“万人白T凯道送仲丘”,25万白衫军在现场示威。

洪仲丘案最新进展

编辑
2014年1月14日,桃园地方法院完成管理士陈毅勋等人涉“凌虐部属致死罪”部分言词辩论,定于3月7日宣判。
桃园地方法院传唤前269旅管理士陈毅动等10名禁闭室人员出庭说明,并进行交叉诘问与意见陈述,陈毅勋表示,他与洪仲丘并没有过节,也没有接获有人特别指示,要特别照顾洪仲丘,一切都按照既定的课表。 [5] 
2014年3月7日,桃园地方法院作出一审判决。沈威志、何江忠、徐信正等6人,原本被控涉犯“共同对部属施以法定种类以外处罚、共同职权妨害自由”,一审判决中徐信正被判处8个月有期徒刑,其余5人皆被判处6个月有期徒刑。另外被起诉的12人中,7个被判有期徒刑3至6个月不等,5个被判无罪。全案可上诉。 [6]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参考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