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洪秀柱提出的党务人事?

[cp]【洪秀柱公布第一波党务人事 副秘书长七人】7位副秘书长分别为前高雄市“立委”林国正、前屏东市长叶寿山、台东县议会议长饶庆铃、前台中市“立委”杨琼樱、嘉义市议会议长萧淑丽、“立院”党团书记长林德福,前屏东县党部主委张雅屏 中张雅屏兼组发会主委。 至于党秘书长人选,洪秀柱尚未最后确认。[/cp]
关注者
132
被浏览
16,157

7 个回答

泻药。


传统上,国民党党务履新,总是由党主席和党务主管共同宣誓就职。而洪秀柱31日单独宣誓,然后分步骤释出人事实属罕见,本答案将根据党务主管人事更新。

从首波人事来看,值得鼓掌。洪秀柱此次任命应该不是依靠张亚中此类象牙塔学者,而是有熟谙选举操作的人物指点。如若洪秀柱身边有詹春柏、金小刀一类熟手操盘,则国民党2018仍有希望。

首先是副秘书长人事。

副秘书长人事能够很清晰的看出党主席侧重点,比如上届朱立伦用的副秘书长,均是立委,台中卢秀燕、高雄黄昭顺,很明显体现朱立伦希望“强化立委在党中央的话语权”,为隔年立委选举做准备。同时,黄昭顺兼任考纪会主委,有安抚王金平,宣示不会效法马英九之效果。如果再联系到屏东出身的秘书长李四川,该届国民党重视中南部意味明显(当然,仅仅是重视而已)。

传统上,国民党副秘书长为2~4人,这次直接提名7人,有稀释副秘书长职权的味道。七人中,林国正、杨琼樱、叶寿山和张雅屏为全职,其他三位为兼职。全职四位,分别出身于高雄、台中和屏东。林和杨虽然落选立委,但都属于虽败犹荣。林的选区是高雄最绿的选区,扎根小港数十载。在2008年国民党声势最盛时以千票落败,在2012年选举中因为陈致中参选导致绿营分裂而当选,2016年则因国民党大环境不佳以及绿营团结之势、选区绿大于蓝而落败。林是高雄红派出身,曾任渔会总干事,因绿营独大因而也是白派王金平的子弟兵。其担任立委以来,兢兢业业,颇受赞誉,参与支付令之协调,被赞誉不分蓝绿,亦被绿营前立委蔡煌琅评价为“明星级的立法委员”。在九合一选举时,常上政论节目,虽时常炮打党中央,但对于党的要旨能够维护,不时提出建言。口才颇佳,蓝营少有能与之匹敌者。林与基隆谢国樑、桃园孙大千并立为国民党的中生代旗手(三人均未连任)。用林,既可以团结本土派,向王金平示好,也可为高雄地方选举布局。令其能有资源扎根高雄,参选高雄市长或者四年后卷土重来。

杨是台中红派,两届省议员,此后一直连任台中区域立委,选区重划后,其长期经营的沙鹿等区域被划入新的选区,但杨在重划后的选区仍然屹立不倒,台中第三选区由此被民进党认为是艰困选区。我曾在其他回答中提及,杨除了是国民党籍,在今年的选举中几乎没有缺点。杨被认为是远离国民党核心的人物,一双大脚四处跑,勤奋服务基层。至今单身,被民进党立委黄伟哲称之为,以政治为志业的人。若不是挟反国民党风气起来的洪慈庸,杨此次必连任无虞。洪仲丘事件被认为是反国民党民间力量的第一次集聚,作为受害者家属的洪姐姐自然受到各方关注。加之其参选以来勤跑基层,又有蔡英文、柯文哲等大咖相挺,民进党与时代力量在此区全力支持洪慈庸而其当选。但洪当选以来,荒腔走板,政治历练实在太差,又违背其进入国防之承诺,传出出国度假之新闻等等,与选民服务全台领先的杨琼樱实在差距太大,连任堪忧。国民党在台中市长一席不乏战将,但有资源挹注的杨琼樱仍是抢回第三选区的绝对法宝。

叶寿山和张雅屏分别为屏东市前市长、屏东县党部前主委,后者还有政府职务在身。屏东向来被认为是王金平的势力范围,洪弃连任失败的亲王立委王进士,选择派系色彩相对淡化的叶,或有阻遏王金平影响力的考虑。叶和王进士都主要扎根于屏东第二选区。此地军公教聚集,向来被认为是国民党基本盘。在屏东县执政权失去十多年之际,国民党仍然保有该选区立委资格,于本年初改选时失败,是南部国民党最容易夺回的兩席立委之一。以叶代王,此计不错。张在党主席补选时即表明对洪的支持,是高屏少见的挺柱人物。也曾辅选马英九,选战经验丰富。年纪轻、有能力,又亲洪,焉能不用?

身为党鞭的林德福和两位前立法院同仁并列并无问题,但是乡镇市长、前党部主委与之并列,则有掉身份之疑。林和洪出身同一选区,算是洪秀柱相对合得来的立法委员。林愿意屈尊担任秘书长未明情况下之秘书长,十分吊诡。洪秀柱不用江启臣、蒋万安等青壮派立委,而选择老牌立委以及非立委职务之年轻人,表示二者之间尚无足够互信。洪参加第一次党团大会草草结束、众立委不愿建言,立委陈雪生等喊话洪秀柱,要其不干预大党鞭人选而由国民党立委互选产生,种种迹象均显示洪秀柱与娘家立法院同仁有着某种程度不信任感,这是未来国民党不团结的重大诱因。洪秀柱扎根立法院二十多年竟面临如此状况,也可展现其平时为人孤傲,不善于交心团结。

嘉义萧家班萧淑丽与台东黄健庭子弟兵饶庆玲则明显是为2018年地方选举铺路。在朱立伦的不分区名单中,暗示桃园、云林、高雄、花莲分别由吴志扬、张丽善、黄昭顺、徐榛蔚参选,洪秀柱则在此之外补足了嘉义与台东的候选人(高雄黄昭顺年纪太大,洪以林代之;屏东曾永权年纪太大,洪以叶或张代之),算是完成了2018年县市长选举的第一轮布局。

嘉义被称为民主圣地,从来都是女人执政(除现任的糟老头子)。许家班在此的影响力最大,“喊水会结冰”。但因许世贤的女儿们多不在本地耕耘(大女儿现任监察院长),导致许家班势力减弱。黄敏惠所在之黄家与萧淑丽所在之萧家班,成为当地最常互杠的地方派系。2012年立委江义雄连任失败,是因为民进党对手获得了萧家班的暗助;2014年市长选举陈以真落选,除马英九因素以外,也有萧家班不愿力挺的影响,萧家班在此地能量颇大。洪任用萧,颇有打压黄敏惠之意,也暗示2018地方选举黄想回锅或陈以真再选的可能性减小。同时,萧家班的影响力遍及嘉义县市,若能带动两地选情,亦非坏事。但应注意,此项任命明显不利于黄敏惠与陈以真两个家族,若引起反弹,反而不利于地方选情。该地之立委,无论上述三人谁出面,若能得到其他两方支持,则是国民党在南台湾最容易夺回的另一席立委。

台东饶庆玲之父是立法院长前副院长,2012年参选立委败给民进党刘棹豪。2016年,刘棹豪轻松击败国民党人陈建阁而连任立委。2018年台东县长选举,黄健庭两届任满不能连任,其接班人面临着刘棹豪强大的冲击。在赖坤成、刘棹豪的持续耕耘下,台东早有蓝天变绿地的危机。目前尚无人对阵刘棹豪有优势。任用饶庆玲,显然希望其挟国民党副秘书长之姿,加之黄的加持,唤回曾经的国民党支持者。

从上述分析看,洪秀柱意在布局地方选举,所选人物也可选可点。人事以中南部和后山为主,也表示国民党对上述区域的重视。北部与深蓝系统仅有一人,深蓝是否买账尚不可知。洪以及副秘书长们是否能将对于中南部与后山的重视转化为实际行动力,则是重中之重。原先传出的邱毅、蔡正元、吴育升等深蓝人物并未在党中央担任要职,是否会问鼎秘书长、行管会主委等,还需要观察。

(记忆写作,未查原典,有错请指出)
有亮点,有隐患。

现阶段洪秀柱领导的国民党主要有两大任务,团结党内派系和准备下一次地方选举。从这份名单中我们可以看到她已经在这两个方向着力布局了。

然而,这两个任务对于洪秀柱来说都是非常艰巨的。在派系方面,本土派是选前围剿洪的死对头,而高层的大佬们似乎也从未对她表达过支持。没人给她撑腰这要怎么团结,现在看来洪的方法是化解本土派然后暂时不动高层的大佬们。这个方法我认为是很科学的,国民党的大本营在北部,而北部是高层们的根基,根本动不了。连马英九都不能阻止连战想让连胜文台北市长,洪秀柱就更不能了。所以,只能对南部的本土下手了,别看换柱的时候本土派声势浩大的样子,其实他们虚的很,国民党在南部没有一席县市长,也没有一席立委,他们的声势越响就表示他们心里越慌。

这几个副秘书长中,杨琼樱在台中有很强的实力,近来林佳龙差评连连,洪慈庸又频秀下限,这些利好让她很有机会角逐下届台中市长;饶庆铃是台东的议长,虽然对这人不是很熟,不过台东是国民党票仓,现任县长已满两届,议长应该是很有机会坐上下届县长的;萧淑丽今天的报道上说是黄敏慧的死对头,上次国民党在嘉义市也就输了一点点,这就对了嘛;不过,不是很明白为什么有林国正,他上次是靠民进党分裂才选上的立委,在一个正常的情况下,完全看不出国民党在高雄有任何的希望,可能仅是平衡的考虑,给自己留一手吧。

下面,说下这份名单中的亮点。七个人中,有两个屏东人,其中张雅屏还兼了组发会主委。可以认为,屏东县应该就是柱柱姐下阶段攻坚的重点了。这就不得不佩服,柱柱姐身为政治人物长远的眼光了。虽然,近次的立委及县长选举国民党都落败了,但长远的看,屏东确实是如今国民党最有希望的县份。高雄、台南民进党实力太强了,其他县市人口少选举主要看的宗族势力,屏东人口近百万,而且民进党在这个地方做的太烂了,大家还记得前两年的馊水油事件吗,老农多次举报未果,最后几乎用“上访”的方式才让事情得以曝光,当然后来这件事的锅是马英九背的;另外,张雅屏曾经还因为文宣被屏东警方请去喝过茶。这两件事加在一块,等民进党声势不再像现在这么旺的时候,足够让国民党搞个民进党版的白色恐怖玩一阵子了。

这几个人如果能成功,就等于柱柱姐掌握了本土派中的实权人物,看本土派还能怎么闹腾。

接下来,说隐患。

当初,“换柱”后,据说洪一度有考虑参选立委,但她的选区已经有提名人了,最终提名人不肯让位,洪也就无缘了这届立委。而这个不肯让位的人,正是林德福,他当初是第一个挺柱选总统的候选人,怎么又不肯让位呢。现在看,可能洪一开始就没打算选立委,林德福就是她的人,但是不解的是林德福是在拒绝做政策会执行长后,才做的副秘书长。政策会执行长,俗话叫“大党鞭”,《纸牌屋》里下木大叔就是从这个位子开始一路做到总统的,不难理解洪会把这样一个极具难度和潜力的位子交给自己的亲信。可是,她的亲信却拒绝了。那么,柱柱姐在党内真的有亲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