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富酒庄

编辑 锁定 讨论 上传视频
奔富酒庄(Penfolds Winery)位于澳大利亚赫赫有名的巴罗萨产区,是澳大利亚最著名,也是最大的葡萄酒庄,它被人们看作是澳大利亚红酒的象征,被称为澳大利亚葡萄酒业的贵族。在澳洲,这是一个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品牌。奔富酒庄的发展史充满传奇,有人说,它其实是欧洲殖民者在澳大利亚开拓、发展、定居繁衍演变史的一个缩影。
巴罗萨产区是一个相当有趣的产区,这里密密麻麻的聚集了众多澳大利亚优秀酒庄,他们有着各不相同的酿酒理念,有些酒庄,例如奔富、百兔、酝思古纳华拉等崇尚酿造高品质葡萄酒的理念,而另外一些则例如杰卡斯、利达民、禾富这些走完全商业化的路线,每一瓶葡萄酒均按照大众化口味来酿制,以讨好尽多的爱酒之人。
中文名
奔富酒庄
外文名
Penfolds Winery
地    址
巴罗萨产区
起    源
欧洲殖民者澳大利亚开拓

奔富酒庄简介

编辑
澳大利亚,这是一个无人不知品牌,是品质的象征。
奔富酒庄(Penfolds)的历史其实是欧洲殖民者在澳大利亚开拓,发展,定居繁衍演变史的一个缩影,从这
奔富红酒 奔富红酒
个美丽神奇国度近200多年的发展来看,Penfolds已经稳稳的站住了脚跟,并且在整个葡萄酒世界中扮演着一个十分重要的角色。澳大利亚葡萄酒产业在世界葡萄酒市场中之所以能占有一席之地,并且有着向法国等旧世界抗衡能力靠的是其良好的品质,最实惠的价格以及他们引以为自己的销售哲学“our wine is value for money”。而在整个澳大利亚葡萄酒产业中的,不得不提的是澳大利亚葡萄酒业的贵族-Penfolds,这个被人们赞誉为澳大利亚最富盛名的葡萄酒品牌。在澳大利亚,这是一个无人不知的品牌,是品质的象征。

奔富酒庄历史

编辑
奔富酒庄外景摄影图 奔富酒庄外景摄影图
奔富酒庄的创始人是一位来自英国的年轻医生-克里斯多佛·洛神·奔富。一个半世纪以前,他远离自己的家园移民到澳大利亚这块大陆,开始了他新的人生。克里斯多佛·洛神。奔富出生在1811年,在11个孩子中是最小的一个,早年求学于伦敦著名的圣·巴塞洛缪医院,并毕业于1838年。
1844年,他从英国移民,来到澳洲这块大陆。在当年的历史背景下,就像其他医生一样,年轻的克里斯多佛·罗森·奔富。奔富也拥有着一个坚定的信念-研究葡萄酒的药用价值。在他离开英国前往澳大利亚之前,他获得了当时法国南部的部分葡萄树藤并且把它带到了目的地-南澳大利亚的阿德莱德(Adelaide)。
1845年,他和他的妻子玛丽(Mary)在阿德莱德的市郊玛吉尔(Magill)种下了这些葡萄树苗,延续法国南部的葡萄种植的传统,他们也在葡萄树的中心地带建造了小石屋,他们夫妇把这小石屋称为Grange,在英文中的意思为农庄,这也是日后奔富酒庄最富盛名的葡萄酒Grange系列的由来,这个系列的葡萄酒在如今的市场中成为众多葡萄酒收藏家竞相收购的一个宠儿。
奔富酒庄 奔富酒庄
也就是在那个简陋的石屋内,克里斯多佛·罗森·奔富建立了他的医学实验中心并且为他的病人制造加强性葡萄酒-波特(port)以及雪利酒(sherry),随着葡萄酒的需求增加,克里斯多佛·罗森·奔富增加了葡萄的种植面积和产量。
1880年,克里斯多佛·洛神·奔富不幸去世,但他的葡萄园和酒厂却在他能干的妻子玛丽。奔富的经营下延续发展起来。可以说奔富酒庄的奠基人应该是他们夫妇俩,前者创造了这个酒园的雏形,而后者则是这个酒园延续,发展成功的重要功臣。在玛丽。奔富的细心经营下, 奔富酒庄的规模越来越大,从酒园建立后的35年时间内,在Magill,1881年的数据表明在那存贮了近107,000加仑折合500,000升的葡萄酒,而在当时,这个数量是整个南澳大利亚葡萄酒存储量的1/3,而奔富酒庄原有的葡萄种植面积也达到了120英亩,成为南澳大利亚第一大庄园,从此以后奔富酒庄就成为了澳大利亚家喻户晓的一个名字。
尽管玛丽·奔富正式退休于1884年,但是她的影响力却极其深远。1895年,为奔富酒庄作出卓越贡献的玛丽·奔富与世长辞,她的整个遗产的继承者是她的女儿乔治娜(Georgina)和女婿托马斯(Thomas)。 乔治娜和托马斯拥有2个儿子和2个女儿,4个孩子则被家族的产业深深感染都加入了奔富酒庄并且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其中,儿子弗兰克Frank(生于1873) 和莱斯利Leslie(生于1878)2人共同经营奔富酒庄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为奔富酒庄的后续发展作出了重要的贡献。而他们也将自己家族的名字改成了Penfold Hylan。也就在那个时期, Penfold 垄断了整个澳大利亚葡萄酒市场,使自己的产业达到了最高峰,根据当时的统计,平均每2瓶被销售的葡萄酒中一瓶来自Penfold,从一个小小的庄园变成了澳大利亚葡萄酒业的龙头,取得的成就让人咋舌。在20世纪20年代, 奔富酒庄正式用奔富酒庄作为自己的商标。
20世纪60年代,奔富酒庄不断开发各类供普通消费者享用的餐酒系列,在整个红葡萄酒市场上随处可见Penfolds的身影。其中包括Bin 707 Cabernet Sauvignon,Bin 389 Cabernet Shiraz,Bin 28 Kalimna Shiraz,Bin 128 Coonawarra Shiraz,Bin 2 Shiraz-Mataro (Mourvèdre)和Koonunga Hill Shiraz Cabernet。除了常见的品种之外,奔富酒庄也开发了“一次性”的限量顶级葡萄酒,而以BIN作为标志让酿酒师鉴定稀有的高品质葡萄酒,从而把其他的混合品种的葡萄酒分开出来,并且允许这些葡萄酒作为顶级酒来收藏。在市面上,这些品牌的酒成为葡萄酒收藏家的宠儿,例如Bin 60A, Bin 90A 和Kalimna Block 42。150年以来,奔富酒庄依然保留着其始终如一的优良品质和酿酒哲学,因此,直到今天,奔富酒庄仍旧是澳洲葡萄酒业的掌舵人之一。20世纪90年代,Penfolds的白葡萄酒项目(yielded Yattarna Chardonnay),开始预示着澳洲也有制造和红葡萄酒一样出名的世界级别的白葡萄酒的能力。 [1] 

奔富酒庄系列评分

编辑
1、奔富葛兰许干红葡萄酒 Penfolds Grange Bin 95, Australia(2006) [2] 
评分
葡萄酒年份
评分者
分数
适饮时间
2006
《葡萄酒杂志》
94/100
2006
鲍勃·坎贝尔
97/100
2006
史蒂芬·坦泽
94/100
2006
杰西斯·罗宾逊
18.5/20
2016 to 2026
2006
98/100
2011 to 2050
2006
詹姆士·沙克林
93/100
2、奔富葛兰许干红葡萄酒 Penfolds Grange Bin 95, Australia(2005)
评分
葡萄酒年份
评分者
分数
适饮时间
2005
《葡萄酒与烈酒》
91/100
2005
96/100
2007 to 2045
2005
《葡萄酒观察家》
97/100
2005
《酒窖追踪》
95/100(6 notes from 6 users)
2005
《葡萄酒观察家》
97/100
2005
《葡萄酒倡导家》
96/100
2013 - 2025
3、奔富葛兰许干红葡萄酒 Penfolds Grange Bin 95, Australia(2004)
评分
葡萄酒年份
评分者
分数
适饮时间
2004
杰西斯·罗宾逊
19/20
2004
《葡萄酒与烈酒》
93/100
2012 to 2025
2004
《酒窖追踪》
95/100(17 notes from 17 users)
2004
《葡萄酒观察家》
98/100
2004
《葡萄酒杂志》
96/100
2004
《葡萄酒观察家》
98/100
2004
98/100
2008 to 2054
2004
杰里米·奥利弗
19.5/20
2034 to 2044
2004
詹姆士·沙克林
97/100
2004
史蒂芬·坦泽
96/100
4、奔富葛兰许干红葡萄酒 Penfolds Grange Bin 95, Australia(2003)
评分
葡萄酒年份
评分者
分数
适饮时间
2003
史蒂芬·坦泽
93/100
2003
95/100
2007 to 2028
2003
《葡萄酒与烈酒》
93/100
2016 to 2030
2003
《酒窖追踪》
94/100(17 notes from 17 users)
2003
《葡萄酒观察家》
94/100
2003
杰里米·奥利弗
18.9/20
2023 to 2033
2003
杰西斯·罗宾逊
17.5/20
2003
《葡萄酒观察家》
94/100
5、奔富葛兰许干红葡萄酒 Penfolds Grange Bin 95, Australia(2002)
评分
葡萄酒年份
评分者
分数
适饮时间
2002
杰里米·奥利弗
19.3/20
2022 to 2032
2002
《葡萄酒与烈酒》
95/100
2007 to 2050
2002
《酒窖追踪》
95/100(28 notes from 25 users)
2002
史蒂芬·坦泽
94/100
2002
97/100
2007 to 2050
2002
《葡萄酒观察家》
95/100
2002
《葡萄酒杂志》
95/100
2002
《葡萄酒观察家》
95/100
2002
《葡萄酒爱好者》
95/100
2007 to 2050
2002
杰西斯·罗宾逊
17.5/20
6、奔富葛兰许干红葡萄酒 Penfolds Grange Bin 95, Australia(2001)
评分
葡萄酒年份
评分者
分数
适饮时间
2001
杰西斯·罗宾逊
17.5/20
2001
《葡萄酒爱好者》
93/100
2010 to 2030
2001
《葡萄酒观察家》
93/100
2001
《葡萄酒与烈酒》
96/100
2010 to 2030
2001
96/100
2006 to 2030
2001
《葡萄酒杂志》
93/100
2001
史蒂芬·坦泽
94/100
2001
《酒窖追踪》
95/100(49 notes from 43 users)
2001
《葡萄酒倡导家》
93-95/100
2010 - 2030
2001
《葡萄酒观察家》
93/100
2001
杰里米·奥利弗
18.7/20
2021 to 2031
7、奔富葛兰许干红葡萄酒 Penfolds Grange Bin 95, Australia(2000)
评分
葡萄酒年份
评分者
分数
适饮时间
2000
《葡萄酒倡导家》
89-91/100
2005 - 2021
2000
《葡萄酒观察家》
89/100
2000
《葡萄酒与烈酒》
93/100
2008+
2000
杰里米·奥利弗
16.2/20
2005 to 2008
2000
《酒窖追踪》
95/100(5 notes from 5 users)
2000
史蒂芬·坦泽
89/100
2000
《葡萄酒杂志》
90/100
2000
《葡萄酒爱好者》
90/100
2008+
2000
96/100
2005 to 2025
2000
《葡萄酒观察家》
89/100
8、奔富葛兰许干红葡萄酒 Penfolds Grange Bin 95, Australia(1999)
评分
葡萄酒年份
评分者
分数
适饮时间
1999
鲍勃·坎贝尔
95/100
1999
《葡萄酒与烈酒》
93/100
2009 to 2029
1999
《葡萄酒倡导家》
94-96/100
2006 - 2019
1999
《葡萄酒观察家》
94/100
1999
杰里米·奥利弗
19/20
2019 to 2029
1999
《葡萄酒杂志》
93/100
1999
《酒窖追踪》
94/100(57 notes from 48 users)
1999
95/100
2003 to 2029
1999
《葡萄酒爱好者》
93/100
2006 to 2019
1999
杰西斯·罗宾逊
17.5/20
1999
史蒂芬·坦泽
91/100
1999
《葡萄酒观察家》
94/100
9、奔富葛兰许干红葡萄酒 Penfolds Grange Bin 95, Australia(1998)
评分
葡萄酒年份
评分者
分数
适饮时间
1998
杰里米·奥利弗
19.2/20
2018 to 2028
1998
《葡萄酒观察家》
97/100
1998
《葡萄酒倡导家》
98+/100
2009 - 2039
1998
97/100
2003 to 2040
1998
詹姆士·沙克林
94/100
1998
《葡萄酒爱好者》
95/100
1998
《酒窖追踪》
95/100(114 notes from 87 users)
1998
杰西斯·罗宾逊
17.5/20
1998
史蒂芬·坦泽
97/100
1998
《葡萄酒杂志》
95/100
1998
《葡萄酒与烈酒》
95/100
1998
《维诺葡萄酒杂志》
18.5/20
2000 to 2006
10、奔富葛兰许干红葡萄酒 Penfolds Grange Bin 95, Australia(1997)
评分
葡萄酒年份
评分者
分数
适饮时间
1997
《葡萄酒杂志》
90/100
1997
《葡萄酒与烈酒》
93/100
2005 to 2022
1997
94/100
2002 to 2022
1997
《葡萄酒观察家》
92/100
1997
杰里米·奥利弗
18.7/20
2017 to 2027
1997
史蒂芬·坦泽
93/100
1997
《葡萄酒倡导家》
94/100
2005 - 2022
1997
《葡萄酒爱好者》
90/100
1997
《酒窖追踪》
94/100(71 notes from 64 users)
1997
《葡萄酒观察家》
92/100

奔富酒庄适时转变

编辑
直到第2次世界大战, 奔富酒庄仍旧主要经营着加强性葡萄酒以及白兰地,仅仅生产少部分的餐酒杰弗里提议在那时改变奔富酒庄的生产方向-增加餐酒的产量,但结果却不是十分乐观-在二战结束后餐酒的产量仅仅是占公司总产量的3%。
在1950年, 奔富酒庄迎来了第一个春天, 杰弗里根据当时消费者口味的改变和实际情况的需要,果断的将生产方向从加强性葡萄酒转为餐酒。这项艰巨的任务则交给了当时的酿酒师-马克斯。苏克博特(Max Schubert)。而在1930年,马克斯。苏克博特则仅仅是这个工厂的一个年仅10几岁的报童。
在1951年,从欧洲游学回来的马克斯。苏克博特在Magill进行了酿酒的初次尝试。以西拉(Shiraz)为酿酒葡萄的红酒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在随后的的50年间, Grange系列仍旧成为澳大利亚葡萄酒的旗帜,这个系列的葡萄酒不仅成为澳大利亚葡萄酒学教科书中的一个经典的案例更让其高品质的澳大利亚葡萄酒形象闻名于世。可以说Grange系列为整个澳大利亚葡萄酒业作出了重大贡献。20世纪60年代, 马克斯·苏克博特和他的酿酒团队也开发了各类供普通消费者享用的餐酒系列,在整个红葡萄酒市场上随处可见奔富酒庄的身影。其中包括Bin 707 Cabernet SauvignonBin 389 Cabernet ShirazBin 28 Kalimna ShirazBin 128 Coonawarra ShirazBin 2 ShirazMataro(Mourvèdre)Koonunga Hill Shiraz Cabernet。除了常见的品种之外, 马克斯。苏克博特和他的酿酒团队也开发”一次性”的限量顶级葡萄酒,而以BIN作为标志让酿酒师鉴定稀有的高品质葡萄酒,从而把其他的混合品种的葡萄酒分开出来并且允许这些葡萄酒作为顶级酒来收藏。在市面上,这些品牌的酒成为葡萄酒收藏家的宠儿,例如Bin 60A, Bin 90A and Kalimna Block 42。

奔富酒庄优秀品质

编辑
在1962年,奔富酒庄成为了一家上市公司。虽然奔富酒庄家族在1976年脱离了对公司的控制,但奔富酒庄仍旧保留着其始终如一的优良品质和奔富酒庄的酿酒哲学,以至于 奔富酒庄直到现今仍旧是澳大利亚葡萄酒业的掌舵人之一。
在20世纪90年代, 奔富酒庄的白葡萄酒项目(yielded Yattarna Chardonnay)预示着澳大利亚也有制造和红葡萄酒一样出名的世界级别的白葡萄酒的能力。上世纪末的后起之秀,希望之星-RWT逐渐成为巴罗萨谷(Barossa Valley)的一个新的风格,使用法国橡木桶而放弃美国橡木桶使得酿造出的葡萄酒更有让人难忘的丰满度。 奔富酒庄在现阶段仍旧致力于不断开发新的葡萄酒以满足来自世界各地的消费者。
通过这些改变, 奔富酒庄仍旧延续着她的成功,而这一切和她多年的经验,尝试密不可分。 奔富酒庄的哲学指导着这个企业不断前进。与其说WOLF BLASS的成功部分依靠其出色的营销策略,那奔富酒庄的传统老牌主要依靠的是不遗余力的提高质量,遵循其”有多少优质葡萄就酿多少好酒的”简单思路,不求数量的多少单求质量的保证。这点也让这个牌子在世界顶级葡萄酒的评选中独占鳌头。

奔富酒庄酒庄产区

编辑
奔富酒庄在澳大利亚各地不断筛选各种优质葡萄,以保证葡萄生长在最适合的风土环境之下,奔富的8个庄园覆盖了南澳以下几个主要产区:
阿德莱德(Adelaide)
奔富最早的起源地,酒王葛兰许(Grange)就在此诞生,二十世纪中期以后因阿德莱德的城市扩展,导致这个葡萄园缩减至5公顷,主要种植西拉子葡萄并出产量小但精致的高端奔富葡萄酒。
麦拿伦谷(McLaren Vale)
紧邻阿德莱德产区,这里的地中海气候导致常年气温不高,昼夜温差不大,主要种植歌海娜赤霞珠、梅洛和长相思
巴罗萨谷(Barossa Valley)
稳定的气候和炎热的夏天导致这里酿造的葡萄酒有着深邃的颜色、多变的果香气息和良好的陈年能力,主要种植西拉子和赤霞珠葡萄。
克莱尔谷(Clare Valley)
奔富于1978年在克莱尔谷收购了葡萄园,这里常年有着凉爽的海风和比较寒冷的夜晚,适合种植喜寒性葡萄,奔富主要在此区种植白葡萄雷司令霞多丽
古纳华拉谷(Coonawarra)
古纳华拉特有的红土壤能够使葡萄藤有着更少的枝叶和更浓郁的果实,这里的赤霞珠闻名于全澳大利亚,奔富在此种植的赤霞珠有着丰富浓郁的果香和扎实的酒体,非常适合陈年。
这些葡萄园加起来的总面积超过1000公顷。其中克莱尔谷巴罗萨谷占主要,这里的西拉子和霞多丽的产量占据整个奔富的一半以上,奔富在部分葡萄园采用人手采摘,这些葡萄通常多用于奔富高端产品,例如BIN 407、BIN 707、Grange等,而其他商业化气息较浓的系列则采用半机械采摘。
奔富葛兰许(Grange)是该庄园历史最悠久、品质最上乘的出品,现在葛兰许已从最初的阿德莱德产区移至巴罗萨产区生产,这里有着最出色的西拉子。葛兰许代表了澳大利亚葡萄酒的传统酿酒技术,一切澳大利亚葡萄酒的特点都能从其身上找到。
奔富的前任首席酿酒师彼得.泰勒(Peter.Taylor)在九十年代离任以后在巴罗萨地区创建了百兔庄园(Hare's Chase),这个庄园在短短十年时间内已成为闻名整个澳大利亚,该庄园于2009年12月正式进入中国大陆市场。

奔富酒庄酒庄故事

编辑

奔富酒庄历史沿革

奔富酒庄是由一位年轻的英国医生所创立,在一个半世纪以前他从英国移民至最遥远的殖民地,奔富医生(Dr. Christopher Rawson Penfold)在1811年诞生,11兄弟中之老幺,其父约翰奔富是英国南部萨西克斯(Sussex)盎格鲁教堂的牧师。他在伦敦圣巴托罗缪医院(St.Bartholomen Hospital)实习医疗,在那里他认识了当时在同一医院受训之陈达文医生(Dr. Henry John Lindeman)。
奔富医生在1935年与玛丽荷(MaryHolt)结婚,也是一个医生的女儿,其后在1838到1844年他在英国南部海岸布来顿(Brighton)行医。他父亲于1840年,母亲于1843年过世。33岁充满冒险精神的奔富医生,决定带着其年幼女儿乔吉娜(Georgina)及妻子、女佣爱伦添宝(Ellen Timbrell)和他一些布来顿的朋友一起移民至澳大利亚。他们于1844年8月8号在这个八年前才发现的新殖民地澳大利亚之塔理安尼(Taglioni)登陆。
奔富在初期移民聚居地离阿德莱德(Adelaide)5英哩远乐菲山(Mount Lofty)脚下之玛吉尔(Magill)以一仟二佰英镑买下500英亩(200公顷)土地,其中200英亩当时已有农产品种植,玛吉尔在那时已被认为是理想的居住之处。像以前及那时很多的医生们,奔富医生对葡萄酒之医学价值深具信念,在他离开英国之前,他从法国南部得到一些葡萄枝,后来便种植在1845年他所盖的石屋四周。他们夫妇称这房子为农庄
(Grange)以纪念玛丽在英国之故乡。
奔富医生以他所酿制之加烈酒-波特(Port)及雪莉(Sherry)建立起其行医声名,由于他的酒需求量日增,他便扩充其葡萄园及增加产量。在当时,这些酒甚至成为家庭的主要收入。奔富医生同时间始参与当地政务并在1856年成为首任当地行政局主席。但是由于他健康逐渐转弱,意味着玛丽奔富和
奔富酒庄 奔富酒庄
爱伦添宝接管更多的葡萄园管理和酿酒工作。1861年,在一次全家到墨尔本(Melbourne)旅行时,女儿乔吉娜认识了谭玛士凯南(Thomas Francis Hylard)一位政府
高级行政官,他们在次年9月结婚,谭玛士开始在维多利亚州为奔富葡萄酒做市场营销工作。奔富医生与病
魔奋战多年后终于在1870年3月在玛吉尔逝世,享年59岁,奔富的葡萄酒生意便交由谭玛士凯南及在1869年委任的葡萄园经理和酿酒师约瑟吉尔立(Joseph Gillard)帮助下继续经营。在1880年,乔吉娜和谭玛士迁回墨尔本,在这里凯南成功的恢复其在维多利亚的奔富销售业务。

奔富酒庄事业规模

奔富酒庄出产的葡萄酒 奔富酒庄出产的葡萄酒
从小型的开始经过35年的成长,在记录便可看出,在1881年时玛吉尔的储存量以接近五十万公升,这数量在当时是南澳总量的三分之一强。在当时玛吉尔的葡萄园面积已扩充至50公顷。在1884年渡过40年种植葡萄和调制葡萄酒,玛丽奔富便宣告退休,她在1895年的最后一天逝世,享年79岁,与奔富先生合葬于玛吉尔的圣佐治教堂墓地
乔吉娜与谭玛士凯南生育两男两女,全部都参与公司工作,两个儿子,法兰亚士都凯南(Frank Astor Hyland,生于1873年)及赫伯特李斯利凯南(Herbert Leslie Hyland,1878年生)也在公司扮演重要的角色,管理奔富直至第二次世界大战。这一代的子孙也把家族名改为奔富凯南(Penfolds Hyland)。当谭玛士仍然继续管理维多利亚州的营销业务,最后在1914年退休。法兰便集中开发邻省新南威尔士(New SouthWales)的业务威而李斯利则在南澳大利亚拓展业务。
1901年法兰奔富凯南在新南威尔士首府悉尼(Sydney)建立办事处,同年澳大利亚各分治殖民区组成联邦共和国。在1904年,法兰在悉尼北部─猎人谷(Hunter Valley)产区之达尔活(Dalwood)买下广大葡萄园。
1912年,法兰在收购位于悉尼西郊乐蒂山(RootyHill)迈钱宝利(Minchinbury)酒厂和葡萄园后,便领导公司生产起泡酒。(酿酒一直继续至1978年,在当年之高峰点时,园地超过160公顷,慢慢被悉尼市扩充而吞没。)在其时李斯利奔富凯南在阿德莱德之南的麦兰伦谷(McLaren Vale)兴建酒窖并在1910年于巴洛莎谷(BarossaVale)之努尔奥巴(Nuriootpa)建立新酒厂,特别是巴洛莎区便在这段期间,园地大量扩充。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新南韦尔斯南部默林碧治灌溉区(Murrumbidgee)的军营地开放为葡萄种植区。奔富酒庄供应葡萄树及保证收购其葡萄,以赞助此开放计划,并在格利非(Griffith)及时建造酒厂以备1921年份酿酒之用。
在猎人谷同时进行扩充,1942年时收购有名的HVD(Hunter ValleyDistrilleny猎人谷蒸馏酒厂)葡萄园,1943年买下南澳省玛吉尔旁之澳丹娜(Auldana)酒厂及其葡萄园。1944年买下阿得雷德北部之莫宝利(Modbury)葡萄园,巴罗萨谷最主要的卡琳娜(Kalimna)葡萄园也在1945年收购成功。
李斯特奔富凯南在1940年过世,其兄法兰也于1948年与世长辞。称为“比尔”之李斯利长子法兰斯(Francis)在1926年加入酒厂但在1946年当他任南澳省经理时,不幸心脏病突发而逝世,同年李斯利之次子谢菲利(Jeffery)从军队伍再加入南澳省之奔富,1948年升为主席,并全盘掌控公司。这段期间奔富仍在扩充中,努尔奥巴和格利菲酒厂之容量在增加并在巴洛莎和猎人谷不断购买土地。这段时期的澳大利亚葡萄酒工业命运仍依赖加烈酒如雪莉和波特。谢菲利奔富凯南改变奔富之走向,增加葡萄餐酒的产量,但在战后仍只占总产量百分之三而已。
奔富首席酿酒师,麦克斯舒伯特(MaxSchubert),在1930年代初加入奔富酒庄时只是一位十来岁的信差,这时奉命主导执行政策。在1951年,访问欧洲回来之次年,史托特在玛吉尔生产其第一次年份之实验性葛兰许(Grange Hermitage)红酒,以设拉子品种(Shiraz)酿造,混加最优秀,长寿的波尔多品种赤霞珠(Cabernet Sauvignon)。
四十多年后,葛兰许红酒仍然是澳大利亚最有名之葡萄酒,是业界之龙头并为澳大利亚葡萄酒在国际间树立起优良质量的形象。在60年代,舒伯特及其酿酒师们也发展出一系列“家族”葡萄酒并从此在红酒市场各等级都占有一席之地,如窖号707赤霞珠红酒(Bin707 Cabernet Sauvignon,窖号389赤霞珠设拉子红酒(Bin389 Cabernet Shiraz)。窖号28卡琳娜设拉子红酒(Bin 28 Kalimna Shiraz),窖号128库那瓦拉设拉子红酒(Bin 128 Coonawarra Shiraz)、窖号2设拉子慕合怀特红酒(Bin 2Shiraz-Mataro〈Mourvedre〉)及1976年才酿产的蔻兰山设拉子赤霞珠红酒(Koonunga Hill Shiraz Cabernet)。
在1962年为了更进一步扩充而筹备资金,奔富酒在悉尼股票市场上上市,奔富凯南家族仍占有51%大股。奔富随即在新南韦尔斯和南澳省购买更多葡萄萄园,旧田园也重新种植,开始在新西兰作业并收购一家连锁饭店。但扩充计划野心太大而减弱了公司财务,1976年悉尼的一家酿酒商Tooth & Co成功地高价取下奔富家族的控制权。Tooth & Co本身亦在1980年被阿德莱德船务公司(Adelaide SteamshipCompany)收购。
奔富在理智清醒后把所有南韦尔斯的酒厂和葡萄园出售,把主力集中于其发源地─南澳大利亚。现今的奔富的酿酒中心在巴罗萨的努尔奥巴(Nuriootpa)酒厂及在本世纪初在玛吉尔所建之一间小型酒厂。奔富在南澳大利亚最佳种植区如:巴洛莎谷(BarossaVale)、克雷山谷(Clare Valley)、伊甸山谷(Eden Valley)、阿德莱德、麦兰伦谷及库纳瓦拉(Coonwarra)拥有约500公顷(1200英亩)之葡萄园。
他同时也跟兰空谷(Langhome Creek)、柏塞雅(Padthaway)及阿德莱德山之葡萄农收购葡萄。现今奔富之名望在于其以不同区域的葡萄混调技巧酿造出一系列的红葡萄、白葡萄酒和加烈酒,各种酒每年都能维持其出色的风格。至于其红葡萄酒,奔富在橡木桶的陈存处理技术相当有名,特别是采用美国橡木搭配施赫品种。
玛吉尔现已成为阿德莱德市及近郊之一部份,原来五公顷之“老家”葡萄园仍然存在,围绕着奔富医生夫妇于1845年亲手建造之农庄石屋。奔富确定是澳大利亚最有名之葡萄酒,葛兰许(Grange)就是以石屋之名为酒名,玛吉尔葡萄园设拉子便种植于此。其葡萄酒、石屋、葡萄园与澳大利亚最伟大葡萄酒公司之一的历史紧紧连在一起。今日奔富以其红白葡萄酒名闻天下,公司每年生产超过一百万箱高级葡萄酒,市场遍布欧洲、美国、加拿大、北欧及亚洲。在澳大利亚奔富是葡萄酒行业的领导酒厂,一家具有优良酿酒传统背景的创新者,奔富令人羡慕的声誉是过去150年来对高质量葡萄酒的投入和贯彻所建立的 [3] 

奔富酒庄产品目录

编辑
Icon & Luxury Range GrangeYattarnaBin 707RWTMagill EstateSt HenriReserve Bin A Chradonnay
Special BinsBlock 42Bin 60ACellar ReserveSangiovesePinot NoirCabernet SauvignonCabernet Sauvignon Shiraz
Bin Range
Bin 389 Cabernet ShirazBin 407 Cabernet SauvignonBin 28 Kalimna ShirazBin 128 Coonawarra ShirazBin 138 Barossa Valley GMS
Bin 23 Adelaide Hills Pinot NoirBin 311 Tumbarumba ChardonnayBin 51 Eden Valley RieslingReserve Bin Aged Release Riesling
Thomas Hyland
Adellaide ShirazSouth Australia Cabernet SauvignonAdelaide Chardonnay
Koonunga Hill
Shiraz CabernetShirazCabernet SauvignonCabernet MerlotChardonnay
SemillonSauvignon BlancSeventy Six Shiraz CabernetAutumn Riesling
Rawson's Retreat
Shiraz CabernetCabernet SauvignonMerlotChardonnaySemillon Chardonnay
Fortified Wines
Great Grandfather Rare TawnyGrandfather Rare TawnyBluestone Grand TawnyClub Reserve Classic TawnyClub Tawny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参考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