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劍亂舞—刀女審】誰越一路荊棘、第十五章、禁足 - lacy6655的創作 - 巴哈姆特

創作內容

1 GP

【刀劍亂舞—刀女審】誰越一路荊棘、第十五章、禁足

作者:與花│2019-11-20 18:37:44│贊助:2│人氣:92
我是往刀劍亂舞哈拉版串的連結

  還沒正式上任就先被禁足的審神者,有栖川楓一定是第一個。

  起因很單純,那就是她在隔日清晨清醒過來後,發現得到新睡衣和新床被,又想起了先前承諾要替藥研藤四郎洗白色大衣和想替山姥切國廣買新被子的事,而且使用過的一期一振的床被組和骨喰藤四郎的睡衣也需要送洗。
  本丸的大浴場她不方便進去,用單間的洗衣機雖然可以但她不希望太快被發現,因此在藥湯強烈效果下暫時能走能動的有栖川楓帶著裝好的袋子及錢包紙筆自己撐傘出了門,然而在出門還不到五分鐘就被來看護卻發現人不見的三日月宗近追上抱了回來,還用刀鈴串召集了所有刀劍男士。

  「驚動諸位了,關於楓的事,我有些話想說。」

  由於一期一振的協助下使用了取回的景趣靈力球,本丸被轉換為秋之庭景趣的同時,終於不再降雨,迎來了久違的暖陽。
  已經不再下雨的本丸內部召集得很快,所有刀劍男士都到了,一看這次是三日月宗近的召集,知道這一位一向不太管事的刀劍男士都很驚訝——看到他懷裡抱著的有栖川楓後反而沒那麼驚訝了。

  「如各位所見,楓病體未癒,剛才卻試圖前往萬屋,幸好她並未走遠,我才能把她及時帶回。」

  「只有我一個人怕是顧不來那麼多空隙的,還請諸位幫忙好好『看看她』——嗯,在這之前,請容我先向楓問幾個小問題。」

  視線全部聚集在了被抱住的有栖川楓身上,有幾道目光特別犀利,有栖川楓的壓力登時有點大。
  還是又造成困擾了嗎……到底要怎麼樣,才可以做到最好?
  怎麼辦。

  「長著大人的模樣,楓卻是真真正正的小孩子啊。」對這位遲遲沒有開竅的大孩子感慨了下,三日月宗近好像什麼事都沒發生,只是撿了隻小貓回來一樣。「那麼第一個問題,楓說過正式就任才是審神者對嗎?」

  被抓個正著還被公開處刑的有栖川楓不知道三日月宗近又要怎麼做,但也只能先點點頭。

  「現在的楓是住在本丸的客人,對嗎?」

  也沒錯,雖然不喜歡客人這個詞。儘管直覺不太妙,有栖川楓只能點頭。

  「楓看起來不喜歡客人這個詞,那麼我準確一點進一步說,楓是想要成為大家的家人和夥伴的準家人,這項理解有錯誤存在嗎?」

  有栖川楓點點頭表示沒有錯。

  「準家人也是家人的一種形式,楓肯定這個看法嗎?」

  還是點頭。

  經過循循善誘得到肯定的答案,三日月宗近非常正當且難得的行使了一回本丸監護人的權力。「哈哈哈,既然楓明白自己是家人,那長輩對家中不乖巧的小輩進行懲罰便是義務了,所以楓在病癒、不,身體健康前被禁足了,可活動範圍是楓現在的房間之內,要請各位協助的就是這件事了,以上有勞各位。」

  「……!!!」根本沒料到三日月宗近會來這麼一招,有栖川楓驚訝的彷彿這個是假的三日月宗近,可惜這是真的。

  於是被抱回來的有栖川楓就這麼在眾目睽睽之下遭到了禁足懲罰,試圖帶去洗的兩件衣服床被組也被收走由歌仙兼定幫忙清洗,意外從購物便條單上得知有栖川楓想採買山姥切國廣新被子的打算,這個打算被收走衣被時剛好看到的歌仙兼定駁回,被投以疑問眼神,歌仙兼定微笑著小聲告訴有栖川楓原因是山姥切國廣有戀被癖,僅限那一條,而他會想辦法洗到的請不要擔心。
  絲毫不知道自己被歌仙兼定貼上戀被癖標籤的山姥切國廣打了個噴嚏。

  再度被運回房間裡,有栖川楓被放回被窩裡弄上冰毛巾躺著,承受著看護者三日月宗近溫和又銳利的目光,以及來「探病」的加州清光、亂藤四郎、燭台切光忠、一期一振、剛知道差點被送新被子的山姥切國廣,甚至連大和守安定都來了,六人齊坐在她床邊一動也不動,只是盯著她進行面無表情的沉默凝視,凝視時間長達十分鐘,給予適當壓力後又叫來還沒探病的下一輪繼續面無表情的沉默凝視。
  不知道是由誰提案的面無表情死亡凝視法得到了一致認可,就這麼在三日月宗近的默許下執行了藥研藤四郎以外誰也沒有少的一整輪,每個人在死亡凝視後不約而同的都對有栖川楓留下了意近於「請愛惜自己」的話語。
  就這樣,有栖川楓正式見到了本丸內所有的刀劍男士……不,是被所有刀劍男士死亡凝視長達十分鐘並且進行沉重告誡。
  少了藥研藤四郎?他正在手入室裡調製升級的藥湯,效果比死亡凝視還要有用,對有栖川楓殺傷力絕對有EX級。

  儘管知道完全沒有惡意,甚至是善意的,有栖川楓仍舊很不明白為什麼大家都這麼怒氣沖沖的,只好用紙筆寫下疑惑去問正在擔當看護者的三日月宗近。

  三日月宗近卻沒有直接回答她。「楓一直以來都是一個人吧?無論過去也好,現在也好。妳不習慣被人擔心的感覺,也不知道被人擔心該怎麼回應。」

  「——!」

  「但是楓也不是所有時候都是一個人,曾經有人讓妳全力的去追逐、去表現、去為了那個人努力,而楓也只會這樣的方法,因為妳不知道其他更好的表達方式。」

  有栖川楓伸手就要去奪回那張紙,三日月宗近卻是把她攬入袖中。
  滿目的藍色乍看之下是寧靜的。

  「但是楓,單方面的追逐只有遍體鱗傷,說著平等的妳把自己放在卑微的地位上。」

  「想要成為家人、成為夥伴最需要的是什麼?在這段時間裡,楓好好的想一想吧。」

  順了順懷裡女性隱隱發著抖的身體,三日月宗近輕輕地把她放回了被窩,「想喝茶嗎,楓?」好似沒有發生過任何事,三日月宗近這麼問她。

  有栖川楓點點頭。
  三日月宗近從不遠處的房間裡取來茶器,泡了一壺冒著茗香的熱茶。
  茶香濃郁、苦中回甘,過於漂亮的手法讓人忘了這是位說自己不擅長做事情的老人家。

  在喉嚨復原前被禁止說話又被禁止出門的有栖川楓能做的事就只有聽話養病,在醒著的時候其實是很無聊的,除了剛才觀摩三日月宗近泡茶的手法這件事很有趣之外,有栖川楓不免感到時間的漫長。
  時間過於漫長,也被禁止了工作,躺在床裡沒有睡著的她想起一些不該想的事情。
  剛才的三日月說的話在讓她的暗示受到挑戰。
  太多太多東西趁著她感冒的時候闖進她的腦袋,讓她無法作為有栖川楓而存在,只能照著過去的方法,把有栖川楓變成物品,變成「平常的有栖川楓」。
  記憶是讓人討厭又讓人幸福的矛盾物品。

  家人究竟是什麼樣的存在?
  對她來說,那是「哥哥」。
  夥伴又是什麼樣的存在?
  對她來說,那也是「哥哥」。

  可是除了哥哥之外的家人和夥伴是怎麼樣的?
  三日月看得很清楚,他看出來她把他們當成了當初的哥哥一樣對待,去追逐、去模仿、去努力、去表現。
  也許方式是沒有錯的,錯的是她不知道該怎麼好好回應「被擔心了」,更不認為她會「被擔心」,因為這一些哥哥從來沒有教過她。
  可是這樣的哥哥也很矛盾。

  譬如為什麼當初在世界崩壞的最後一剎那,只剩下一台異世界轉送裝置時哥哥毫不猶豫地選擇了推她進來而不是自己進來。
  那不像是有著偉大夢想的哥哥會做的事,還是說,是她不懂哥哥的心?
  她再也無法從哥哥身上知道。

  「一直以來對不起」

  又為什麼哥哥要和她說對不起?就像在擔心她一樣。
  那麼為什麼一開始就選擇她?

  「讓妳一直背負著我強行施加的枷鎖,對不起」

  她只是想達成哥哥的願望而已,她是願意的,為什麼哥哥要感到難過?
  告訴她要成為擅於學習的機器、直覺敏銳的野獸、要將心化為空殼的哥哥為什麼要難過?

  「在其他的世界好好活下去,作妳自己」

  身為哥哥的影子,不再有了哥哥這個本體,她還能是什麼?
  有栖川楓?有栖川楓是誰?沒有了哥哥的有栖川楓,到底是誰?
  有栖川楓本身就是哥哥的影子,不是嗎?那有栖川楓又代表什麼?

  「失去的痛苦會隨著時間消逝,永別,楓」

  哥哥……痛苦要消逝需要花費的時間太久太久了,久到有栖川楓只能強行做為有栖川楓存在,不,是只能在醒來的時候必須告訴自己清醒,告訴自己是「正常的有栖川楓」。
  哥哥、哥哥、哥哥。
  很想你、好想你、可是不能想你。
  有栖川楓其實很想念哥哥,在自己還在當著「有栖川楓」的時候,想念也常常差點衝了出來,和亂那一次的逛街,她感覺到了與哥哥的回憶。
  哥哥似乎還牽著她的手,冷著聲音告訴她明天她就會失去自由,所以要趁最後好好地逛。
  哥哥……

  不可以、不可以。她現在是有栖川楓,只是正常的有栖川楓,是還沒有和哥哥分開的有栖川楓、是沒有痛苦的、要成為這座本丸的可靠家人的有栖川楓。
  有栖川楓不能悲傷。

  小心翼翼地離開了被窩去拿紙筆,三日月宗近看著有栖川楓的樣子不像是要工作,便默許了。

  【三日月,】她寫下文字,想問問這位睿智的老爺爺一些事情,就算他看起來一點也不像老爺爺。【本丸裡已經沒有下雨了嗎?】她寫好字朝三日月宗近湊了過去遞出紙。

  「嗯,都是楓的功勞。」

  有栖川楓搖搖頭,有些猶豫,但還是寫了下一個問題。

  【本丸的大門外依然下著大雨,對嗎?】

  能影響整座本丸的雨水是什麼她是知道的,而她的靈力開始供給後,那些雨……幸好。
  幸好本丸內的雨水,可以藉由輸入了快樂心情的靈力強行控制,也可惜景趣靈力球的有效範圍只有本丸之內。

  沉落於藍色裡面的下弦月裡清楚的倒映了有栖川楓沒有任何表情的臉蛋。

  三日月宗近並不對有栖川楓這樣的表情有所疑惑。「是啊,下著很大的雨。」

  忽然之間,有栖川楓有些明白了什麼,卻又碰不到那是什麼。
  她的喉嚨還是腫痛的,不能說話,雖然硬要說也是可以,但三日月不會高興的。

  【即使是這樣子的我也沒問題嗎?】

  三日月已經看出了她是什麼樣的人,他不會不知道她是影子。
  他不會不知道她是不能悲傷的、有著許多隱瞞的有栖川楓。

  「為什麼不行?即使是在撐著精神的狀態下,楓說的每一句話依然是真心話,嘛……雖然也不算一般的真心話,況且楓問這個問題問得實在遲了。」

  「若是當日的楓無疑是不行的,因為楓當時心存死志,所以無論是我或是鶯丸閣下都選擇尊重了妳的意願,想必妳當時是滿心都是投入水中的念頭,希望被葬於楓樹之下的吧。」

  「但是那樣的楓沒有死去,而是掙扎著活下來了,並且選擇來到這個本丸,既然如此,我們都很想知道與當日判若兩人的楓會變成什麼樣的家人或夥伴。」

  「這幾天雖是胡鬧了些,不過楓做得很好,不是嗎?即便重複著過去的方法,但楓的眼裡看著的不是過去,而是認真的看著我們每一個人。一點一點悠哉的慢慢來,『我們都需要時間』。」

  用有栖川楓曾經說過的話回應,三日月宗近的笑容少了一些對於她不愛惜自己的不悅,多了幾分欣慰於有栖川楓第一次正視這個問題的溫和與鼓勵。

  「……」

  有栖川楓放下紙筆,湊到三日月宗近身邊。
  三日月宗近微笑著回看她,眉眼柔和。

  「我是有栖川楓。」
  她用唇語無聲地說出這句話,在三日月宗近身旁坐了下來,拉住他長長的袖子,看著三日月宗近美麗的眼睛裡倒映出那沒有笑容的自己。

  暫時必須回到狀況內。
  「我是有栖川楓。」
  這一次,有栖川楓清清楚楚的看見了三日月宗近眼中倒映的是她所需要的有栖川楓。
  她找不到這麼做之外的辦法,恐怕也無法找到。

  三日月宗近嘆了口氣,把手放上她的頭頂輕輕撫摸。

  「真是頑固啊,楓。」他如此說著。






















*****我是分隔線*****



















這章開始文中的線索量會明顯增加很多,可能會有點吃力,也有可能會暫時更難以理解有栖川楓這位女性,但請放心我會先將她的過去一點一點慢慢揭曉,畢竟要先有一方先卸下身上的負荷,才能真正無虞的去以最寬闊的肩膀及胸懷去守護她最珍重的新的家人與夥伴們。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9764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刀劍亂舞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lacy665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刀劍亂舞—刀女審】誰越... 後一篇:【刀劍亂舞—刀女審】誰越...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peterwen152大家
小屋小說更新,歡迎來看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