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歐美系列《鮟鱇》 - tmo1685的創作 - 巴哈姆特

創作內容

4 GP

【轉】歐美系列《鮟鱇》

作者:ღ茉律│2019-07-11 15:58:52│巴幣:8│人氣:207


郊狼時常引誘家犬走入森林,與牠們嬉戲。落單的郊狼會盡可能友善的走向小狗,耳朵向前、尾巴豎起。牠甚至會在地上打滾,露出肚皮以示屈服。誘使狗和牠進行格鬥的遊戲。漸漸的,遊戲會愈加深入森林,離家愈來愈遠。狼群的其餘成員成批走出,在牠們發起攻擊時,狗狗的新朋友成了牠的劊子手。

------------------------------------------------------------------------------

孤獨的孩子依託幻想中的友伴:這事並不罕見。他們可以藉著創造一個朋友來消磨掉好幾個小時。只要孩子能夠明瞭幻想和現實間那根本的分際,這個行為都被認為是無害的。

我時常思考童稚時隱形的夥伴,和未來可能會有的精神疾病,是否有關聯。我很好奇那些自殺與失蹤的數據,若和幻想朋友的影響力並置,會長的怎樣。

記得我也曾有一個隱形的朋友,他叫凱文,是個跟我一樣大,也許年長幾歲的小男孩。曾經,我們會在密西根湖湖畔的沙灘上嬉戲,雕築沙堡、揀拾石頭、在水中濺著浪花。

凱文比我更加熱愛游水。他會像小狗那般的划到水深的地方,格格笑著要我也加入他。我試過幾次,但每回我游到十米開外時,總會被我媽媽喚回來。阿凱和我幾乎每個禮拜都玩在一塊,直到我九歲時,我們家搬到內陸,才失去了聯繫。

直至多年之後,我才意識到凱文並不是一個有形的人類。那是在某次我漫不經心的向我媽媽提到我在湖濱的玩伴時,她才困惑的說那陣子湖邊沒有其他孩子。我時常會自顧自的笑著談著。但沒有凱文,至少她沒見到。

------------------------------------------------------------------------------

鬣狗可以模擬人類的笑聲。許多非洲的傳說都提到惡靈會藉著模仿你所愛之人的嗓音,把你引離村莊。這些或者只是傳說,但卻是非常的實用。只有那些不會在夜半跟著奇怪的聲音走去的人,才能存活。

------------------------------------------------------------------------------

幾個禮拜後,我在新家遇見了波莉。密西根鄉間的這裡,滿是濃密的森林和狹窄的小徑,比加拿大的荒野也不遑多讓。事實上,我們比多倫多還要更北呢。在這裡,不管夏天是怎樣的怡人,冬天都是一樣的寒苦。

因為波莉只有在我獨處時才會出現,讓我一直沒有意料到只有我能見到她。但有那麼一兩次,她直接消融進虛空的時候,讓我不禁懷疑她,是否沒有血肉之軀。

波莉…很怪。她從走出幽林的那一秒起,就讓我莫名的惶恐。也許是她髒兮兮的裸足,也許是她呆滯的大眼睛。即使當時我只有十歲,我也知道一般的小孩不會在沒有大人陪同下,在荒無人烟之處遊蕩。

她永遠都穿同一件衣服。那是一件褪色的印花洋裝,稻草色的頭髮扎成兩個亂糟糟的辮子。她絕口不提她從哪裡來,或是家人在哪兒。最多僅是往後方森林一指,說她們住的不遠,森林裡頭有一座小屋。

我當然不會相信她。

但是我好無聊。步行範圍內沒有其他孩子了,所以我還是會和波莉四處踢球、爬樹、扮演牛仔和海盜。她一直期望我能拜訪她家,宣稱那裡有很多好玩的遊戲。但家人從不允許我離開自家院子。

至少,波莉很好預測。不論天氣如何,她都會在那等我放學。當天太冷時,我們便在閣樓裡玩。我訝異說她大冷天不穿靴子或是禦寒衣物,但她只是聳聳肩,說冷熱並不令她困擾。她也曾試著要我隨她去外頭。她說,其實我也不是真的需要一件大衣。只要我在雪中待的夠久,我就再也不會感覺冷了。

當時,我不確定她是不是存心要害我。她只是困惑、孤單、絕望的想要一個朋友作伴。但在我心底深處,我也知道她並不是很在乎我的福祉。所以,我也從沒有在沒有冬衣保護下,就隨著她,去暴露在風雪之下。

------------------------------------------------------------------------------

賽蓮自古就存在了。這些生物,會偽裝作美麗的女人,或其他誘人之物;這些生物,會唱著動人的歌,足以蠱惑任何人心;這些生物,是如此高效的獵手。直到船艦撞上礁石粉碎、鮮血染紅海水後,她們的獵物,才驚覺這是個陷阱。

------------------------------------------------------------------------------

在我十三歲時,我們又舉家遷往了底特律的郊區。相信你早已聽過那是個什麼樣的城市。荒涼如鬼域,甚至可以和世界災變後的廢地相比。但你該要知道,在六十年代到兩千年間,它並不是這樣的。在九十年代,它甚至還相當繁華。

我和父母搬進了一個相當不錯的組合公寓。我進了一所附近還可以的中學。我雖然不是萬人迷,卻也沒有擔驚受怕。

在我們把行李收拾完畢幾天後,羅伯過來打了聲招呼,他今年十五,是個高高瘦瘦的黑人男孩,有著小平頭和魅力四射的笑容。他說他住在地下室的套房裡,我從未造訪過的區域。他的父親喝得很兇,而且不喜歡有人作陪。我們有時會在我家廝混,但由於空間很狹窄,而且媽媽時常在家,所以我和羅伯更常在屋頂上留連。

那是極其的刺激。我依然記得當時在街口的小店偷香菸,或是把啤酒悄悄塞進鬆垮牛仔褲裡時,心臟是如何激烈的悸動。在涼爽的秋日晚間,我們躺在同一張被子上,仰頭張望星空。這時,我的皮膚令人費解的暖了起來,全身上下也酥酥麻麻的。我很確定這不只是啤酒的效用。

他談了很多,說他曾經想要當一名飛行員,說他一直夢想著能夠加入空軍。他爸爸說這是個蠢主意,他們不會准玻璃從軍的。玻璃。好沈重的字哪,又有一點骯髒,又像羅伯的一切那般,帶著一點刺激。他用他的大掌捧起我的臉,在我們的嘴唇相貼時,我感覺荷爾蒙衝開了閘門,使我突然飢渴於從未經歷的一切。

一直到某一次,羅伯從九層樓高落到一處垃圾堆裡,卻又毫髮無傷的站起前,我都從未懷疑過他是不是真的存在。但我決定要違背我的良知,只為了可以繼續親吻那對唇。

我們只在底特律的公寓裡住了八個月。最後那段時間,我真真正正的陷入了愛河。而當羅伯在我耳邊呢喃,說道還有一個方法能讓我們長留在一起時,我幾乎就要聽從他了。但我不想跨過屋簷。我很怕,而且心知我會受傷。當我拒絕時,羅伯就沮喪的消失了。在住在底特律公寓裡的最後三天,都再也沒有見到他。

------------------------------------------------------------------------------

各種文明中,都有易形者的身影。

那是個令人恐懼的想法。被看似朋友的存在傷害。看似無害的危險。披著羊皮的狼。

我不禁懷疑這些傳說的背後,是否有那些和人類本身一般古老的存在。或許這些故事是來自本能的警告,警告那些看似是人,但完全不是的生物。

------------------------------------------------------------------------------

在我爸媽分手後,我和媽媽來到了俄亥俄州。她有個妹妹住在離哥倫布市不遠的地方。我還有一個五歲大的表妹貝卡,一起住在一台拖車裡。

我當時十六歲,時常被指派要在週末和課後盯著貝卡。我不是很介意,畢竟我也沒什麼其他朋友。在我做功課時,她就畫著她的圖畫書。然後,我們就會出去玩一陣子。

鄰家有另一個小女孩泰絲,常和貝卡追來追去的嬉戲。當她們跑的太遠時,我就會把她們叫回來。貝卡通常會聽話,但泰絲就比較不情願。我也沒有想太多。

直到有一天,我被一本漫畫引入了迷,沒有仔細的盯著女孩們。一聲尖叫。

「泰絲!小心!」

我及時的抬起頭,剛好見到一輛聯結車疾駛而過,輾過小泰絲時一點也沒有慢下來。我張大了嘴巴,任由慌亂流遍了我全身。是,她不是我們家的小孩,也沒人要求我要照看她,但這依然是我的過錯。

我已經起身,準備要跑到卡倫先生家,要借電話打給警察了。

卻看到泰絲還毫髮無傷的站在那裡。只見她咯咯笑著跑下路面,在貝卡耳邊耳語了些什麼。貝卡依然有些不知所措,但她還是微笑著緊緊擁住了泰絲。

我的胃揪了一下。從旁觀者的角度去看更可怕:那些東西正試圖要抓到我的小表妹。

在我走近後,我一把抓住了貝卡的手腕,把她扯開。泰絲瞄了我一眼。迥異於她的同類,她的眼神冰冷而算計。

或許我年紀太大了,已經沒了孩提時的豐富想像力,只剩多疑與恐懼取而代之。

它或許知道我熟稔它的伎倆,它或許憤怒於我居然能見的到它。大多數和我同齡的人是不能的。

「你離貝卡遠一點。」我儘可能嚴厲的對它說道。

「否則怎樣?」泰絲微笑以對。我從未注意到它的犬牙是何等尖銳,也從未注意過它長而骯髒的指爪是何等危險。直到此刻,我才好好看清了它的模樣。

「我能傷害你。」

「亞當!」貝卡很尷尬,試著想要掙脫我的手。

泰絲仍然笑著,卻開始往後退去。它或許知道我對它無能為力,但是我也許可以找到神父、拉比、可以傷害它的人。

「貝卡。」我跪下來好直視著她的雙眼。「看著我。泰絲不是真的,好嗎?真人被卡車撞到是不可能沒事的。」

「讓我走!」貝卡痛哭流涕,無力的去推我的手,想要重奪自由。

「貝卡,拜託,這很重要。妳再也不能和泰絲在馬路上玩了。她想要害妳。」

貝卡崩潰的大哭,小臉脹的通紅,緊縮的氣管裡冒出可怕的尖叫。我嘆了口氣,把她抱回了拖車裡頭。她哭累了之後就在沙發上睡著了。

她媽媽晚上回來時,我告訴她貝卡玩的時候跑到離馬路太近的地方,讓我叫不回來。我希望這可以讓她被禁足,待在室內一陣子。

一直到幾個禮拜之後,貝卡才不再講泰絲的事。當我問起時,她只說泰絲離開了。我也很欣慰的見到泰絲也沒在附近再出現。

------------------------------------------------------------------------------

鮟鱇魚是種醜惡的生物。其醜無比的牠們,有著長長的獠牙和毫無光澤的眼睛。

但在海溝的最深處,牠們可以在陰影之中潛藏。唯一可見的,只是頭頂釣竿上的一團微光。茫茫絕望中的唯一光芒感覺是救贖,但任何接近的生物,都註定了有一個悲慘的下場。

------------------------------------------------------------------------------

我仍然時不時的就會見到它們。即將變燈時,在繁忙街道上祈求幫助的小老太婆;那些在酒吧裡,偏執於要我再喝一杯的美麗陌生人;要求被載到連GPS都找不到的偏遠所在的那些攔車客。別為它們擔心,它們會知道路的。

我不確定它們究竟是什麼。我不可能是唯一能見到它們的人。畢竟,大多數的人都能在生命中的某一個時點看到它們,只是後來拋下了這個能力。也許我們把這當成了一種生存的機制。

或許我是那百萬中取一,是那個存有早該消失基因座的孩子。或許我的存在是有意義的,是我們人類面對恐怖未知的新演化變異。

我只能確知一件事:在你們的小孩開始叨念隱形好朋友時,多多看緊他們。很有可能,那號稱是朋友的,一點也不友好。

來源: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5668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tmo168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轉】歐美系列《我的工作... 後一篇:【轉】歐美系列《我的愛犬...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Kyc763929???
???????????????????????????????????????????????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0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