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士授田凭据

编辑 锁定 讨论 上传视频
战士授田凭据或称战士授田证,是依据台湾当局于1951年10月18日制订的《反共抗俄战士授田条例》, [1]  先发给服役满两年以上战士或者遗眷战士授田凭据,待光复大陆再配发土地授田。然而因为时局变迁,台湾地区立法机构修法改为发配补偿金,于1990年1月3日起发放。
中文名
战士授田凭据
外文名
Warrior giving land credentials
时    间
1951年10月18日

战士授田凭据源起

编辑
台湾当局政府来台湾后,为延缓开出的“五年反攻成功支票”兑现压力,于1951年10月18日制订“反共抗俄战士授田条例”,规定服役满两年以上战士或遗眷,未来待光复中国大陆后,授予年产净燥稻谷二千市斤面积之田地,台湾地区行政管理机构复在1954年5月19日10颁订“反共抗俄战士授田条例施行细则”,然为稳定军心,再于1956年7月10日公布“反共抗俄战士授田凭据颁发办法” [2]  ,先行颁发“战士授田凭据” [3]  ,并在当天开始实施发放,希望透过前后总计70万张的凭据,能对三军还有敌后游击队士气产生“稳定”作用。

战士授田凭据在台授田

编辑
有些追随来台的老兵,因为退除役或转业等缘故,希望“授田条例”不要仅系领取凭据而已,在完成反攻大业之前也能取得“回馈”,于是政府在1956年10月1日宣布提早实施,首先以“一江山阵亡战士遗族”列为首批发放凭据对象,这些壮烈牺牲的家属,依条例可增加两成“收复地区县市政府授予之田地种类、座落、面积”之稻谷收获量。对于不想在“光复大陆”再分地的荣民,台湾地区行政管理机构退辅会也于1957年开始在宜兰大同农场进行首次授田,其后包括花莲寿丰、台东池上、屏东隘寮、嘉义彰化台东鹿野屏东竹田、高雄桃园苗栗等农场皆陆续战士授田供荣民开垦,希望不愿追随政府打回大陆的荣民弟兄也能把台湾当成“叶落归根”之所。 [2] 

战士授田凭据改给补偿

编辑
1986年以退除役官兵为主,见反攻大陆无望,要求政府补偿,大批荣民要求台湾当局解决授田证问题,隔年抗争愈演愈烈。1990年台湾地区立法机构通过“战士授田凭据处理条例”,台湾当局领导人于1990年4月23日公布, [4]  而台湾地区行政管理机构迄2006年也多次修订“战士授田凭据处理条例”做为发放依据 [5]  。补偿金于1990年1月3日起发放,依级数每等级加发五万津贴,退伍官兵可领取五万到五十万之补偿金,来收回授田凭据。“国防部”战士授田凭据补偿金总预算为880亿,发放到2002年金额七百五十二亿元,后将未支出之预算归缴,尔后因应每年领取人数渐少,金额不高,改以年度预算编应,但每年仍有十到二十人申请领。

战士授田凭据补偿争议

编辑
台湾团结联盟立法院党团于2013年1月28日召开记者会指出,依照“战士授田凭据处理条例”第二条,人员未于1997年12月31日前申请登记者,其战士授田凭据作废,“其在申请登记前死亡者,由战士之家属申请登记”,但“国防部”却一并将具有战士授田资格者,全数登记申请,明显违法,此违法代为申请动作,应为“无效行为”。在“战士授田凭据处理条例”里,并无规定主管机关可代为登记申请,台湾地区行政管理机构迳自透过施行细则,再授权于“国防部”两岸人民关系状况,另定大陆亲属请领办法,“施行细则”显然违反母法“战士授田凭据处理条例”,全为大陆人方便请领补偿金,所开之违法“方便之门”,以“包裹式”全部违法代为申请,共74万5,658人,已有63万4,101人完成领取,尚余11万1,557人未领取,全为在台亡故者,全部待由大陆亲属来台申领,每人可领取一个基数5万元,战士授田证须准备55亿预算供“无限期领取”。台联党团要求,战士授田凭据补偿金应暂停核发,否则将冻结“国防部”“专案抚慰金”之预算。 [6] 
“国防部”回应,依据请领规定,申请者须于五年内领取,是指申请者从收到“国防部”通知开始起算,“国防部”依法已于八十六年底停止申请登记。总共已有百分之八十五的申请者完成领取,但还有约百分之十五申请者,因中国大陆幅员广大联络不易、或搬家,加上部分单身亡故的官兵家属联络不易,尚未完成领取,无法取消其领取资格。 [7]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参考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