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始汉语是克里奥尔语吗?

根据近年来的分子人类学对人类Y染色体DNA单倍群的研究,汉族内部最大的成分为M117下的Oα-F5,F444下的Oβ-F46,和002611下的Oγ-F11。由于其他年代相仿的各支的比例均显著小于这三支,可以认为汉族形成时即是以这三支为主,其他成分在汉族形成时不占主体,或者是在后来零星加入汉族。 语言与民族相关。从语言的角度考虑,汉语的形成即与这三支的语言有关。模式一为其中一支的语言作为共同语在三支内广泛使用,其他两支的语言遭…
关注者
421
被浏览
66,378

14 个回答

呵呵,这种争议性的题目向来是吃力不讨好的。。

==========分析==========

定义:克里奥尔语(Creole Language),是指一种混合多种语言词汇,有时也掺杂一些其他语言文法的一种语言,这个词是用以泛指所有的“混合语”。

现有的古汉语词源实证类的论文如下:

An “ABC” Exercise in Old Sinitic Lexical Statistics(2010)————David McCraw



这篇文章分析了汉语词源的来源,其中与藏缅语同源的43.8%、与东南亚诸语(侗台语言、南亚语系的合称)同源的27.8%、同时与藏缅和东南亚诸语均同源的有6.3%、来源不明的22.1%。

现在,再引入汉藏语系的分类,来自百度百科

汉藏语系的语种及分类历来说法不一,比较通行的有以下两种分类法。 一种是分为汉语、藏缅语族、苗瑶语族、壮侗语族(或称侗台语族、侗泰语族、台语族等)。最早提出这一分类法的是李方桂。他在《中国的语言与方言》(1937)中提出汉藏语系分汉语族、侗台语族、苗瑶语族、藏缅语族,在1973年发表的同名论文中仍坚持这个分类法。中国学者罗常培、傅懋在《国内少数民族语言文字的概况》(1954)中提出的汉藏语系分类表,与李方桂的分类法大致相同。20世纪50年代以来,中国学者大都采用罗、傅二人的分类法(本词条内容也是依据此分类方法),认为壮侗语族、苗瑶语族同汉语、藏缅语族不仅在现状上有许多共同的特点,而且存在发生学上的关系,应属同一语系。


另一种分类法以美国学者怀特·保罗为代表。他在《汉藏语概要》(1972年)一书中,把汉藏语系分为汉语和藏-克伦语两大类,又在藏-克伦语下面分藏缅语和克伦语两类。他认为苗瑶语族、壮侗语族同汉语不存在发生学上的关系,其相同或相似之处或来自相互借用,或来自类型学上的一致。他还认为苗瑶语族和壮侗语族在发生学上同印度尼西亚语有密切关系,应属同一语系,称澳泰语系。并举出一些壮侗语族同汉语不同源但同印尼语同源的词,以此证明其论点。早在1942年,白保罗在《台语,加岱语和印度尼西亚语:东南亚的一种新联盟》一文中就已提出台语同印尼语的亲属关系。后来他的观点又进一步发展,于1965年提出了建立澳泰语系的主张。


以上两种不同分类法分歧的焦点在于:苗瑶语族、壮侗语族同汉语之间相同或相似之处是发生学上的同源关系,还是类型学上的一致或是借用关系。

国内学界主张第一种看法,认为汉藏语系由四部分构成,即汉语族、侗台语族、苗瑶语族、藏缅语族;境外学界多主张第二种分类法,认为苗瑶语、壮侗语和汉藏语之间是纯粹的借词关系,不应该作为同一语系。

这是第二种分类的汉藏语系分布图(图来自Wikipedia

这是第二种分类的泰语系分布图(图来自Wikipedia

汉藏语系的第一种分类可以近似理解成上述两张图的叠加(Wikipedia上没有对第一种分类的图示介绍,可以间接证明这种分类法在英语世界属非主流)。

现在回到问题“原始汉语是克里奥尔语吗”

如果采用汉藏语系第一种定义,可以推演出原始汉语中原始汉藏语词汇占绝对优势,因为这篇论文中的东南亚诸语(southeastern)中的壮侗语词汇其实是汉藏语固有词,但藏缅语在发展过程中丢失了这些词汇,但汉语和壮侗语还保留着。所以原始汉语不是克里奥尔语,而是一种存在少量借词的汉藏语。

如果采用汉藏语系第二种定义,可以推演出原始汉语中没有任何一种语系的词汇占绝对优势,所以原始汉语是藏缅语占优的克里奥尔语。

以上

=========相关问题===========
链接:为什么中国南方的河流大多叫「江」,而北方大多叫「河」? - niudrw 的回答
链接:世界上哪些国家或地区是通过限制语言的多样化来实现统一的? - niudrw 的回答
链接:印加帝国的绳结系统可能是似乎人类目前发现的唯一一种三维文字书写系统。有专门的资料库吗? - niudrw 的回答
链接:希腊语为何没有像拉丁语一样拥有众多后代形成一个语族? - niudrw 的回答
链接:奥斯曼为什么不直接吞并罗马尼亚? - niudrw 的回答
链接:有哪些语言被认为是不同的语言,但可以互相交流? - niudrw 的回答
链接:很神奇的彝文? - niudrw 的回答 题主的副标题:为什么彝文不采用列出全部42个声母、10个韵母、4个声调的简单的拼音文字呢? 这对于扫盲来说岂不是功在当代?
呐,就说词汇吧,汉语里一堆各式各样的同义词不就是兼收并蓄么。随便说一些:
薪 siŋ(藏缅)-木(东夷)
死 hljiʔ(藏缅)-亡(华夏?东夷?)
燬 hmralʔ(藏缅)-火(华夏)
駹 mroːŋ(藏缅)-马(华夏)[当然,本来马就是借词]
翼 lɯɡ(藏缅)-手(华夏)

这些就不说了,说一个神奇的:鱼 ŋa-鲁 raːʔ
鱼 ŋa,这个藏语,缅语,彝语什么的,一大票

《藏缅语语音和词汇》

然后,我们看侗台语,原来鱼是pla啊。。。

(1x, 1bx,2x等表示声调)

所以鲁可能是东夷的“鱼”呢。话说讲加茂话,又认识汉字的同学,看见“鲁”是有微妙的感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