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2020年中國南方水災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2020年中國南方水災
日期2020年5月下旬至今[1]
地點中國南方省份
死亡官方統計158人死亡及失蹤(至7月28日)[2]
財產損失1444.3億人民幣(至7月28日)[2]
6月22日,貴州沿河縣縣城的雨水從街上湧入烏江,街道形成一條近千米寬的瀑布

2020年中國南方水災指2020年5月下旬起在中國長江中下游地區淮河流域西南華南東南沿海等地因持續強降水引發的嚴重洪災。從6月至9月上旬,全國70%的縣(市)出現暴雨,700多條河流水位超警戒,多條江河同時發生流域性洪水,多省發生暴洪、城區內澇漬災,導致1998年以來最嚴重的一次汛情。[3]截至7月3日,官方統計該年因水災已有17,000餘房屋坍塌。[4]

為應對汛情,多地相關部門宣布進入戰時狀態,汛情嚴重的江西安徽等省先後啟動防汛I級應急響應,中共中央下撥救災資金25.75億元,調撥總價1.34億元的防汛和救災物資,緊急轉移安置471萬人次。截至9月10日,官方聲稱全國主要堤防、重要防洪工程未發生重大險情,因災死亡失蹤人口、倒塌房屋數量低於近五年同期均值。[3]

中國官方媒體最初對水災報道不多,直至在6月中旬災情始獲全國更大關注。[5]國家減災委員會專家委員指冠狀病毒疫情限制人員流動,令季的水壩維修、檢查、幹部應對培訓、涉水工程受阻。[6]媒體輿論在水災期間對中國水利設施的安全問題多次表現擔憂,水利部也對此多次回應。[7][6][1]

水災亦波及2020年7月中國高考,部分水災區如安徽歙縣因為河水倒灌進城區,考生需乘皮划艇隻而延期。[8][9]

時間線[編輯]

  • 7月5日,湖北[17]湖南[18]浙江[19]江蘇[20]四省提升暴雨應急響應為三級,安徽省暴雨應急響應至二級[21]
  • 7月8日,河北[22]福建[23]啟動暴雨四級應急響應。江西提升暴雨應急響應為二級,鄱陽湖饒河修河水位超警[24]
  • 7月9日,長江水利委員會水文局升級長江中下游幹流城陵磯至南京江段、洞庭湖湖區、鄱陽湖湖區、水陽江洪水橙色預警,中央氣象台連續第三天發布暴雨橙色預警[25]。福建提升暴雨應急響應為三級[26]
  • 7月10日,重慶[27],河南[28],甘肅[29]啟動暴雨四級應急響應,湖北啟動防汛二級應急響應[30],江西提升防汛應急響應為二級[31]
  • 7月11日,江西提升防汛應急響應為一級,當地防汛部門預計鄱陽湖湖區將發生流域性大洪水[32]
  • 7月12日,水利部將水旱災害防禦Ⅲ級應急響應提升至Ⅱ級[33]鄱陽湖水位升至歷史最高位[34]
  • 自6月至7月13日以來,中華人民共和國共有433條河流發生超警以上洪水,其中109條河流發生超保洪水,33條河流發生超歷史洪水;長江、黃河上游、珠江流域西江和北江、太湖先後發生1號洪水[35]
  • 7月17日,長江2020年第2號洪水在上游形成[36]
  • 7月18日,淮河發生2020年第1號洪水[37]
  • 7月21日,黃河出現2020年第2號洪水[38]
  • 7月23日晚,長江2020年第2號洪水悄然過境武漢[39]
  • 7月26日,長江2020年第3號洪水在長江上游形成[40]
  • 7月27日,長江2020年第3號洪水過境重慶,千年古鎮磁器口遭淹[41]
  • 7月29日,長江2020年第3號洪水平穩過境沙市,水位為42.66米。
  • 7月30日,長江2020年第3號洪水過境武漢,漢口水位28.44米。
  • 8月14日,長江2020年第4號洪水在長江上游形成[42]
  • 8月15日晨,2020年長江第4號洪水、嘉陵江第1號洪水順利通過重慶主城[43]
  • 8月16日,嘉陵江第2號洪水形成[44]
  • 8月17日,長江2020年第5號洪水在長江上游形成[45]
  • 8月18日5時,四川省與重慶市啟動I級防汛應急響應。這是四川和重慶兩地首次啟動I級防汛應急響應[46][47]。同日2020年黃河第5號洪水形成[48]
  • 8月20日12時,嘉陵江第2號洪水與長江第5號洪水的洪峰通過重慶主城區[49]

水壩泄洪[編輯]

2020年三峽大壩首度泄洪
6月27日,湖北宜昌市
7月8日,新安江泄洪受災地沿江有小區水淹至二樓

6月28日,水利部長江水利委員會在當天16時發布的調度令流出,該紅頭文件要求當天20時起將三峽水庫按31,000立方米每秒下泄,6月29日08時起按35,000立方米每秒下泄[50]達到入庫流量的87.5%。[51]在泄洪之後,人民網圖片頻道等官媒在6月29日16時起報導了當天上午已泄洪的消息,是2020年首度泄洪;[52][51][53]而泄洪前未見官方新聞預警。三峽大壩在主汛期(7月底至8月初)之前已經積蓄上游大量洪水,三峽大壩預料7月仍需泄洪[54]

葛洲壩下游第一個城市宜昌在6月27日市區洪災,[50]宜昌市民指暴雨比以往其實不算嚴重,但水浸之嚴重卻是幾十年未見,市民懷疑是否葛洲壩早已開始洩洪。[55]而按官媒說法,人民網圖片頻道等在6月28日18時起報導了葛洲壩因為在6月27日長江上游山洪爆發而於6月28日開閘泄洪[56]

7月8日,浙江新安江水庫開啟9孔泄洪閘,為該水庫建成61年來首次全開泄洪,水庫水位達到歷史最高值108.45米,按浙江省水利部門負責人介紹,此次泄洪閘泄洪流量達到6600立方米每秒。[57]

8月20日,上午8時。三峽大壩出現建成以來最大洪峰,入庫流量達每秒7萬5000立方公尺,於是開啟11孔洩洪,下洩流量達每秒4萬9200立方公尺。[58]

各地災情[編輯]

雲南[編輯]

7月4日至8日,按照長江水利委員會調度令要求,金沙江中游6個梯級水庫聯合開展防洪調度工作,截至7月12日,華電雲南公司所屬的梨園、阿海、魯地拉電站已攔蓄洪水3.7億立方米,減輕了長江中下游防洪壓力[59]

7月16日,長江水利委員會水文局繼續發佈金沙江石鼓江段黃色預警[60]

昭通[編輯]

6月30日,昭通各縣內澇

6月29日晚至30日,昭通市鎮雄彝良威信鹽津等縣大暴雨,其中長江上游支流白水江水位暴漲8米,沿河鄉鎮洪災嚴重。[61][62]截至6月30日21時,玉米、土豆、烤煙等農作物受災3871.54公頃,成災3745.09公頃,絕收84.68公頃;因災倒塌房屋17戶90間,嚴重損壞10戶59間,一般損壞68戶90間。[63]

貴州[編輯]

7月8日,貴州松桃山體滑坡,村民連夜撤離並得到妥善安置

據貴州省氣象台監測統計,9月6日7時至7日7時,大暴雨出現在榕江縣、劍河縣、丹寨縣、思南縣、凱里市、雷山縣、荔波縣、龍里縣、麻江縣、施秉縣、貴定縣、從江縣、鎮遠縣、惠水縣、台江縣、三都縣、都勻市17縣域內的73個觀測站(最大為榕江縣樂里191.8毫米),暴雨出現在39縣域內的301個觀測站,大雨有456個觀測站。大雨以上降水主要出現在貴陽市中北部、黔南州和黔東南州[64]

遵義[編輯]

6月11日07時至12日07時,貴州遵義正安縣碧峰鎮降264.6毫米特大暴雨,最大小時降雨163.3毫米,一小時降雨破貴州歷史紀錄。截至6月13日末,8人死亡5人失聯。[65]2020年截至6月末,全國最大1小時雨量第二名就是貴州遵義正安縣碧峰鎮163.8毫米,在6月12日。(首名是廣東廣州黃埔大橋168毫米,在5月22日)[1]

銅仁[編輯]

6月22日,貴州沿河縣縣城的雨水從街上湧入烏江,街道形成一條近千米寬的瀑布

6月21日20時至22日12時,貴州銅仁沿河縣最大降雨量達116.9毫米。雨水從縣城街上湧入烏江,街道形成一條近千米寬的瀑布[66]

7月8日上午7:05分,銅仁市松桃苗族自治縣石板村發生山體滑坡,至9日依舊有6人失聯[67]

黔東南州[編輯]

6月23日至24日,榕江縣暴雨,該縣農村公路的路基、路面、邊坡坍塌713處,664,052立方米,直接經濟損失達9210.25萬元。[68][69]

四川[編輯]

涼山州[編輯]

6月26日18時到6月27日1時,涼山州冕寧縣北部突降暴雨至特大暴雨。[70]縣城高陽街道冕寧高速路口下方248國道崩塌,導致2輛過往車輛墜河,10名乘載人員中僅5人獲救,2人死亡、3人失聯;[71]縣內彝海鎮曹古鄉大馬烏村降雨量107.5毫米、曹古村降雨量85.7毫米,[72]導致山洪暴發曹古河改道而被淹,12人遇難、5人失聯;[70]截至6月30日23時,高陽街道彝海鎮合計14人遇難、8人失聯。[70]曹古鄉大堡子村水深及腰,正要收成的馬鈴薯被淹。[73]靈山溫泉景區降雨量211毫米,景區自駕游營地裡55人被洪水圍困,消防用挖掘機挖斗救走。[74]

冕寧縣受災統計:農作物受災500公頃、成災280公頃、絕收70公頃;房屋嚴重倒塌80戶280間、一般損壞620戶2300間;受損公路10.5千米,沖毀橋樑5座370米,受損堤防1.5千米,受損電力線路3千米。[71][75]

阿壩州[編輯]

7月6日上午6時,阿壩州小金縣宅壟鎮元營村城隍廟溝吉峰沙場發生山洪引發的泥石流災害,導致4人失聯[76]

其他城市[編輯]

截至7月13日11時,持續強降雨過程已造成廣安市2人死亡,巴中達州兩市7人失蹤[77]

8月10日20時至11日8時,雅安局部降下特大暴雨。截至12日中午11時,已致6死6失聯[78]

受連續強降雨影響,8月21日凌晨,雅安市漢源縣富泉鎮中海村6組發生山體滑坡[79],共有9人失去聯繫,截至21日21時,有7人被發現,其中3人當場遇難,4人送醫搶救無效死亡[80][81]

重慶[編輯]

重慶市區[編輯]

2020年8月20日特大洪峰奔襲重慶,這座山城一夜未眠

綦江長江上游支流)在重慶市南郊的江津區綦江區造成兩次洪澇。

6月22日,綦江區文龍街道菜壩社區淹至居民樓二層,江邊路燈僅餘燈泡露出水面,南州小學的水位達操場籃球網[82]6月22日20時,賈嗣鎮「綦江五岔水文站」錄得水位205.85公尺,超過保證水位(200.51公尺)5.34公尺,1940年建站以來的最高水位,亦比1998年中國水災的205.55公尺為高。[83]

7月1日,下北街居民樓被淹半層。[84]

7月27日,長江第3號洪水過境重慶,千年古鎮磁器口低洼段已被洪水淹沒[85]

酉陽、石柱[編輯]

6月11日-14日酉陽土家族苗族自治縣石柱土家族自治縣大暴雨。[68]6月12日酉陽縣龍潭鎮官償村日降雨量達到318.5毫米特大暴雨。[86]6月14日05-07時,暴雨加山洪,華夏民族小學被淹。[86]

6月22日,酉陽龍潭水庫泄洪,已排走超出溢洪道水位的洪水。[87]同日,龍潭鎮柏香村部分房屋被淹。[87]重慶官媒被批評把重慶災情報導放在不顯眼位置。[88]

開州[編輯]

7月15日至16日,因持續強降雨,開州區敦好鎮發生3起滑坡事故,截至16日18時,事故共造成3人死亡、3人失聯[89]

武隆[編輯]

7月26日,重慶武隆區土地鄉發生山體滑坡並形成堰塞湖。據現場勘查,堰塞湖已出現溢壩情況,存在潰堤風險。目前險區162戶520人已全部撤離[90]

湖北[編輯]

7月5日晚上7時,白洋河水庫水位上漲至84.62米,7月6日中午12時出現壩體滑動變形,2.9萬名民眾需要疏散。[91]湖北自入梅以來至7月9日7時,因災死亡14人,失蹤5人[92]

7月23日《湖北日報》消息,綜合研判湖北省防汛基本態勢後,湖北省防汛抗旱指揮部認為,由於長江2號洪水正在湖北省推進,同時近期長江上游發生強降雨,長江3號洪水正在形成,荊江大堤及以下堤防將長時間高水位擋水,出險幾率加大[93]

7月28日早晨,湖北多地發布暴雨預警信號,其中,咸寧通山局部暴雨紅色預警,預計未來3小時,有100毫米以上降水,伴有雷電,陣風7-9級。黃石、黃岡、鄂州等地發布暴雨橙色預警[94]

武漢[編輯]

6月29日,武漢市虎泉街(圖)與紫陽東路漬水過腰。[95]
7月8日,武漢關水位超警戒,江邊只見樹冠不見樹幹
7月16日,使用無人機和5G技術巡堤查險

6月28日8時至29日11時,武漢市大暴雨,全市累計最大降雨量230.4毫米(洪山區第二師範站),29處路段出現不同程度漬水。至6月29日11時仍有6處未消退,其中洪山區虎泉街保利華都、武昌區紫陽東路東安路口,漬水過腰,無法通行。[95]

黃岡(決堤)[編輯]

7月13日,湖北省黃岡市黃梅縣小池鎮長江濱江圩口行洪

7月8日0時至6時,黃岡市黃梅縣普降大暴雨200毫米以上,大河鎮最大達353毫米。凌晨4點左右,大河鎮袁山村突發山體滑坡,9人被埋。截至21時,5人死亡。[96][97]

2020年7月高考,7月8日約7時,黃梅縣華寧高中576名住校高考生,[98]因突降暴雨內澇被困,需由鏟車搶運。[99]校內水深達2米。[98]不少考生穿泳褲趕赴考場。[100][101][102]至11點20分救援完畢,415名考生晚了到達考點。[98]湖北省教育廳考試院啟用備用考卷延時考試,上午延時考試於下午1點半結束,下午3點英語準時開始。[98]

7月10日,黃梅縣考田河蔡垸村決堤,缺口200餘米,附近村莊被淹、農田被毀。[103][104]

宜昌[編輯]

6月27日04時至18時,宜昌市累計雨量最大是西陵區夜明珠街道231毫米;最大小時雨強98.8毫米(12時-13時)在當陽市向家草壩站。04時至18時,全市累計雨量大於100毫米的有42站,大於200毫米的有5站;[105]其中遠安縣的273毫米是湖北國家級氣象站之中最高。[106]宜昌市民指暴雨比以往其實不算嚴重,但水浸之嚴重卻是幾十年未見,市民懷疑是否葛洲壩早已開始洩洪。[55]而按官媒說法,人民網圖片頻道等在6月28日18時起報導了葛洲壩因為在6月27日長江上游山洪爆發而於6月28日開閘泄洪[56]

積水方面,西陵區桃花嶺公安小區,地勢低洼,公安局特警到場時積水已抵其胸口,特警赤膊背起一位83歲婆婆出小區的新聞照廣傳。[107]另外西陵區夜明珠路BRT「黃河路口」站漬水達一米多深,[108][109]夷陵區東方大道與小鴉路交匯處積水達私家車2/3高。[108][109][107]

荊州[編輯]

7月11日13點,長湖水位達到33.49米,水面高出荊州城區2米多,超過歷史最高水位[110]

7月19日13時6分荊州市水文水資源勘測局發布洪水紅色預警:受流域強降雨影響,7月19日13時長湖水位32.84m,超警戒水位(32.50m)0.34m;洪湖水位26.99m,超保證水位(26.97m)0.02m,水位將繼續上漲並在高水位持續一段時間。影響範圍:湖北省:荊州市沙市區、荊州市荊州區、監利縣、洪湖市、潛江市[111]

恩施[編輯]

7月16日至17日,清江河水位持續上漲,兩岸主幹道積水達2米左右,湖北恩施城區幾乎泡在水中,防空警報拉響。恩施市大龍潭水庫開始泄洪[112]

7月21日5時30分左右,清江流經的恩施市屯堡鄉馬者村沙子壩滑坡體出現大面積滑移,堵塞橋坡河形成堰塞湖,上游水位上漲5米左右。10時15分左右,清江上游來水沖開了堰塞湖頂,形成了一個達到200立方米每秒的下泄流量,緩解了堰塞湖可能瞬間潰壩的危險[113]

7月26日8時25分,湖北省恩施市水文水資源勘測局升級發布洪水紅色預警:25日20時起建始縣普降暴雨、大暴雨,局地特大暴雨。受強降水影響,廣潤河水位迅速上漲,7月26日8時廣潤河建始城關水位559.95m,高於警戒水位2.95m,水位仍在上漲,預計26日將出現超警戒水位4.0米左右洪水[114]

湖南[編輯]

6月8日新華社長沙電,近日持續強降雨造成長沙、湘潭、懷化、婁底、永州、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等市州的20餘個縣市區發生洪澇災害,共有9.35萬餘人受災,緊急轉移3205人。[115]

6月11日新華社長沙電,截至11日10時,近期持續強降雨導致洪澇災害,湖南省13個市州55個縣市區共59.3萬餘人受災,緊急轉移安置28783人,需緊急生活救助9520人,倒塌房屋210戶548間,嚴重損壞房屋321戶722間。據氣象和水文部門監測,6月6日以來的強降雨是湖南今年以來覆蓋範圍最廣、累計雨量最大、災害損失最重的強降雨。湖南省防汛抗旱指揮部已於10日正式啟動防汛四級應急響應。多地出現了災情,受災情況較重的是永州市江華瑤族自治縣、邵陽市隆回縣、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保靖縣、婁底市漣源市。[116]

湘西[編輯]

6月29日下午開始,湘西州鳳凰縣境內突然降暴雨,自16點30分至20時,縣城降雨量達112.5毫米。在鳳凰縣城區,部分低洼地帶出現積水,部分區域甚至發生內澇。到深夜,沱江鳳凰古城河段兩岸的河畔景觀道路部分被洶湧的洪水淹沒,難以行走[117]

江西[編輯]

7月8日,江西暴雨致39.9萬人受災

2020年7月22日12時54分江西省水文局繼續發布洪水紅色預警:當前鄱陽湖湖區高位波動,目前星子站水位超警戒2.72米,較昨日下降0.04米;修河永修河段繼續緩退,目前永修站水位超警戒2.16米,較昨日下降0.16米。影響範圍:南昌市、九江市、上饒市[118]

南昌[編輯]

7月21日,南昌防汛大堤鋪設防浪布加固,1公里18人值守

7月7日8時至8日8時,南昌普降暴雨,局部地區特大暴雨。全市平均降雨100.4毫米。日降雨量以灣里區況家站280.0毫米最大,梅嶺頭248.0毫米次之。[119]梅嶺國家森林公園山洪暴發,2名專職消防員在救援時被山洪捲走失聯。[120]南昌市於8日12時將防汛Ⅳ級應急響應提升至Ⅲ級。

7月11日,洪峰過境南昌城區,亞洲最大音樂噴泉群秋水廣場被淹沒。[121]

九江(潰堤)[編輯]

7月12日,柴桑區江洲鎮居民臨時被通知撤離
7月13日,江西九江洪災安置點

6月23日,九江武寧縣因持續大到暴雨天氣,房屋被淹[122]

7月6日至8日,九江市大部地區出現大到暴雨,局部大暴雨。截至7月8日11時30分,暴雨洪澇災害造成全市30.8萬人受災,緊急轉移安置和需緊急生活救助人員2.522萬人,其中緊急轉移安置18544人,需緊急生活救助6676人。8日,江西省九江市啟動市級救災IV級應急響應[123]

7月12日0時鄱陽湖星子站水位22.53米,超過1998年8月2日洪水位22.52米[124]

7月12日19時40分,修河(屬鄱陽湖水系)在九江市永修縣三角聯圩潰堤,起初20餘米決口,截至7月13日10時,決口長度擴散到200餘米;河水湧入湧入永修縣三角鄉[125][126]

7月16日21時43分,江西省九江市修河三角聯圩決口完成合攏[127]

萍鄉[編輯]

6月4日晚8時至5日上午11時,萍鄉市普降暴雨,平均雨量達78.9毫米,其中上栗縣降雨量最高達180毫米。受此影響,該市各地出現不同程度的農田被淹、山體滑坡、道路受阻等情況。6月5日9時,萍鄉市啟動防汛Ⅳ級應急響應。[128]

6月25日,江西萍鄉武功山風景區連降大暴雨,數十座橋樑被沖塌,道路滑坡塌方30多處,3000多畝農田被沖毀,部分電力中斷,近300名群眾被困。[129]

上饒[編輯]

6月3日開始,上饒市全境普降大到暴雨。截至6月5日10時,上饒共有10個縣(市、區)83個鄉鎮受災,緊急轉移人員3333人。[130]

7月8日,婺源縣具有八百年歷史的彩虹橋遭遇特大洪水衝擊,部分橋面被沖毀[131]

7月10日,鄱陽縣14座圩堤出現漫堤決口險情,防汛形勢異常嚴峻[132]。7月11日,鄱陽站水位突破1998年歷史極值[133]

景德鎮[編輯]

6月2日,景德鎮市境內普降大到暴雨,局部24小時降雨量超200毫米。昌江樂安河流域水位迅速上漲。20時,該市啟動防汛Ⅳ級應急響應。[134]

7月7日8時至8日8時,景德鎮全市平均降雨為105.5毫米,累計降水超過100毫米的站點有24個,超過150毫米站點6個,市區路面大面積積水,部分道路及地段被淹。[135]

贛州[編輯]

6月2日至6日,贛州寧都縣肖田鄉美佳山村長羅水電站水庫潰壩決堤,2人溺亡,292戶受災,多畝農田被淹。于都縣上猶縣部分路面積水嚴重。[136]大余縣新城鎮分水坳村遭遇險情緊急轉移10人。

新余[編輯]

6月8日晚上6點左右,新余突降連續性暴雨,多處道路積水嚴重,綠化樹倒塌,三輛小轎車被砸。[137]截至6月9日,當地出現內澇、山體滑坡等災害。[138]

7月9日,8時至19時新余市平均雨量95.8mm,25個站降水量超過100mm,城區雨量114.9mm,有7個鄉鎮超過100毫米。城區多處發生內澇,大片區域淹積水嚴重,部分區域積水深度達到1米。[139]

宜春[編輯]

6月27日晚上6點多,宜春上高縣遭遇短時強降水,並伴隨9級大風,鄉鎮道路兩旁樹木倒塌,供電中斷,當地鎮村幹部連夜搶險救災。[140]

吉安[編輯]

7月9日中午至7月10日凌晨,吉安市降雨量達150毫米,局部短時降雨量超過300毫米,連續暴雨導致吉安市城區及部分縣域多處路段積水成災。[141]

安徽[編輯]

7月18日,淮河發生2020年第1號洪水[142]

7月22日9時32分安徽省水文局繼續發布洪水紅色預警:淮河幹流全線超警。長江持續超警,大通鎮以下江段持續高水位波動。巢湖、沿江部分湖泊超歷史,沿江諸河、三江流域水網區等37條河湖超警戒水位,其中巢湖、派河、水陽江、南漪湖、白盪湖、楓沙湖、菜子湖、裕溪河、牛屯河、得勝河、西河、兆河、永安河、杭埠河、白石天河、柘皋河、南淝河滁河18條河湖超過保證水位。影響範圍:合肥市、蕪湖市、蚌埠市、淮南市、馬鞍山市、銅陵市、安慶市、滁州市、阜陽市、六安市、池州市、宣城市[143]

7月25日6時26分,安徽省水文局繼續發布洪水紅色預警:淮河幹流、長江幹流全線超警。巢湖水位緩降,依然超歷史最高水位。沿江諸河、三江流域水網區等36條河湖超警戒水位,其中巢湖、派河、水陽江、南漪湖、白盪湖、楓沙湖、菜子湖、裕溪河、牛屯河、得勝河、西河、兆河、永安河、杭埠河、白石天河、柘皋河、南淝河17條河湖超過保證水位。影響範圍:合肥市、蕪湖市、蚌埠市、淮南市、馬鞍山市、銅陵市、安慶市、滁州市、阜陽市、六安市、亳州市、池州市、宣城市[144]

7月26日20時53分,安徽省水文局繼續發布洪水紅色預警:淮河幹流、長江幹流全線超警。巢湖水位緩降,依然超歷史最高水位。全省有35條河湖(含長江、淮河幹流)超警戒水位,其中巢湖、派河、水陽江、南漪湖、白盪湖、楓沙湖、菜子湖、裕溪河、牛屯河、得勝河、西河、永安河、杭埠河、白石天河、柘皋河、南淝河16條河湖超過保證水位。影響範圍: 安徽省:合肥市、蕪湖市、蚌埠市、淮南市、馬鞍山市、銅陵市、安慶市、滁州市、阜陽市、六安市、亳州市、池州市、宣城市[145]

7月27日16時22分,安徽省水文局繼續發布洪水紅色預警:淮河幹流、長江幹流全線超警。巢湖水位緩降,依然超歷史最高水位。

7月30日14時54分,安徽省水文局繼續發布洪水紅色預警:長江幹流全線超警。巢湖水位緩降,依然超歷史最高水位。

7月31日14時19分,安徽省水文局繼續發布洪水紅色預警:長江幹流全線超警。巢湖高位緩退,依然超歷史最高水位。

8月2日14時37分,安徽省水文局繼續發布洪水紅色預警:長江幹流和淮河幹流南照集以下仍全線超警。巢湖高位緩退,仍在歷史最高水位以上。

8月3日14時19分,安徽省水文局繼續發布洪水紅色預警:長江幹流和淮河幹流正陽關以下仍全線超警。巢湖高位緩退,仍在歷史最高水位以上。

8月4日15時8分,安徽省水文局繼續發布洪水紅色預警:長江幹流和淮河幹流正陽關以下除吳家渡河段落到警戒水位以下,其餘河段仍超警。巢湖高位緩退。

8月5日14時31分,安徽省水文局繼續發布洪水紅色預警:長江幹流全線、淮河幹流正陽關至淮南段和蚌埠以下河段仍超警。巢湖高位緩退。

合肥[編輯]

6月28日,安徽合肥市雲際路168中學段(圖)水淹過腰,多家學校被淹。[146]

6月27日,合肥市政務新區經開區肥西縣城和包河區部分區域遭大暴雨,在16時30分至19時30分,經開區翡翠湖錄得3小時強降雨達118毫米,其中17時30分至19時的1.5小時期間達94毫米,多年來罕見。有13處路段、3個小區出現積澇,路段包括錦繡大道合肥學院段、雲際路168中學段、筆峰路與石筍路交口等,部分路段水深及腰;小區包括:金嶼海岸小區地下車庫、芙蓉菜市場、桃源小區。[146]

屯溪鎮海橋山洪沖毀

7月22日,合肥市廬江縣石大圩漫堤決口,導致4個村莊、5.8平方公里被淹,約6500人被洪水圍困,廬江縣消防救援大隊政治教導員陳陸在搜救被困群眾時,因突遇破圩決口後的激流漩渦,被洪水沖走、失蹤。經連日搜尋,陳陸同志遺體於24日下午在事發處下游約2.3公里水域被找到,確認犧牲[147]

8月2日8時45分,安徽省合肥水文水資源局繼續發布洪水紅色預警:巢湖流域裕溪河仍在超歷史以上洪水位;杭埠河、南淝河、柘皋河、派河、白石天河下游段仍在保證水位以上。

巢湖[編輯]

7月21日10時24分,巢湖忠廟站水位已經達到13.36米。

7月22日中午,巢湖忠廟水位達13.42米,為百年一遇[148]

7月24日6時,巢湖中廟站水位13.25米,超1991年歷史最高洪水位0.45米[149]

7月27日8時30分,安徽省合肥水文水資源局發布洪水紅色預警:當前巢湖仍在超歷史洪水位以上,呈高位波動緩退狀態。杭埠河、裕溪河、南淝河仍在超歷史以上洪水位,白石天河、柘皋河、派河下游段仍在保證水位以上;豐樂河桃溪以上已回落至警戒水位以下;西河仍在保證水位以上高水位緩落[150]

黃山[編輯]

7月7日,黃山市歙縣高考首日因暴雨延期。歙縣城區處於四條河流的交匯處,河水倒灌進城區,內澇水位抵胸部。[8][151]家長、消防需通過衝鋒舟皮划艇救生艇、船隻護送考生抵考場。[8][9]歙縣2,207名實際參加高考的考生,只有500多名抵考場。[152][153]監考老師要坐裝載機內的鏟斗到考場。[153][8]延期的語文、數學考試將更換試卷。[154][155]歙縣防汛抗旱指揮部匿名人員向澎湃新聞記者表示,內澇「是上游降雨量太大,已經超過水庫的調控能力,水從大壩上漫過去了」(註:即漫壩)。[156]

7月7日,黃山市屯溪區國家級重點文物保護單位——明代鎮海橋(屯溪老大橋)被山洪沖毀。[157]

宣城[編輯]

7月6日,宣城市旌德縣三溪鎮安徽省重點文物保護單位樂成橋被水沖壞,橋面損壞嚴重[158][159][160]

7月7日9時,水陽江宣城站超保證水位,貫穿宣州區水陽江江邊多條村莊被淹。宣州區澄江街道廟埠村全村一片汪洋,橋下通往村落的道路最深處達3米阻斷進出村的交通,而村內的平均水位也漫過了腰。[161]在宣州區五星鄉永義村,一些一層的平房只剩屋頂在水面上。[162]

安慶[編輯]

7月8日,安慶市宿松縣孚玉鎮因暴雨內澇,水深1.2米,當地高考生赴考場受阻,派出所民警借了木澡盆將十多名高考生逐一運出。[163][164]

池州[編輯]

截至7月9日6時,池州市東至縣堯渡河、龍泉河發生超歷史最高水位[165]

滁州(爆破泄洪)[編輯]

7月19日凌晨,安徽省滁州市全椒縣滁河兩外壩堤實施爆破[166][167]

阜陽市[編輯]

7月20日8時,根據國家防總指令,阜陽市阜南縣淮河王家壩通向蒙窪蓄洪區的進洪閘開啟,這是13年後,淮河王家壩再次開閘[168]

銅陵市[編輯]

7月28日12時,銅陵市樅陽縣白柳鎮復興圩羅昌河出現坍塌,塌方長度達50餘米,且有多處滲漏。武警蚌埠支隊迅速集結100餘名兵力,火速趕赴坍塌地段,及時排除險情。

江蘇[編輯]

2020年7月17日4時太湖流域管理局水文局發布洪水紅色預警:17日4時太湖水位已漲至4.65米,影響範圍: 上海市:上海市市轄區,江蘇省:無錫市、常州市、蘇州市、鎮江市,浙江省:杭州市、嘉興市、湖州市[169]

7月24日8時,太湖局水文局繼續發布太湖洪水紅色預警。太湖水位4.70米,超過保證水位0.05米。影響範圍:上海市:上海市市轄區,江蘇省:無錫市、常州市、蘇州市、鎮江市,浙江省:杭州市、嘉興市、湖州市。

南京[編輯]

位於江寧區楊家圩市民公園旁的秦淮河大堤被曝光有違建餐廳營業,壩體出現滲水狀況。7月26日夜,南京市相關部門對違建設施進行拆除[170]。7月29日,9名責任人被問責[171]。  

浙江[編輯]

截至7月9日14時的初步統計,浙江全省受災人口18.4萬人,緊急轉移安置人口5.2萬人,農作物受災面積1.1萬公頃,倒損房屋1000餘間,直接經濟損失7.1億元[172]

杭州[編輯]

2020年7月10日,7孔泄洪新安江水電站

自5月29日入梅以來,杭州市淳安縣遭受史上最強梅雨。7月8日,千島湖(新安江水電站)水位達到史上最高[173],108.43米。8日9時起,新安江水電站開始泄洪。這是水電站建成以來,首次正式9孔全開泄洪。9日6時許,泄洪洪峰順新安江富春江抵達錢塘江杭州濱江段。潮水和洪水疊加之下,錢塘江杭州閘口水文站最高水位達7.43米。富春江、新安江、蘭江匯流的——建德市梅城鎮的12個村落因此次泄洪受災[172]

福建[編輯]

2020年7月8日,福建武夷山遭強暴雨襲擊,全市停水,景區關閉。

南平[編輯]

7月9日,南平市出現暴雨,引發洪水、滑坡等災害,導致多地道路被毀、農作物被淹。[174]武夷山市城區積水嚴重,當地發布暴雨紅色預警信號,武夷山風景名勝區全面閉園。[175]

廣西[編輯]

桂林[編輯]

6月7日,陽朔縣甲秀橋(圖)成為汽車避難孤島。[68]

6月7日,廣西桂林陽朔縣日降雨量327.7毫米,[10]破當地單日降水紀錄,其中在14小時內(6月7日20時至6月8日10時)降296.1毫米。[176]。多家媒體將之與北京比較「而北京年均降水量為532.1毫米,陽朔相當於一天下完了北京大半年的雨。」[10]因為上遊泄洪,陽朔縣城(陽朔西街陽朔公園十里畫廊等路段[177][178]內澇白沙鎮葡萄鎮金寶鄉內澇永福縣內澇[179][180][181][182][183][184]6月7日11:30,[185]陽朔縣高田鎮的「小2型水庫」沙子溪水庫20多米長的壩體垮壩[177]垮壩事件獲國務院新聞辦通報,官方指無人傷亡。[7][186]陽朔縣甲秀橋周邊道路全淹,車輛人群被困橋上,橋面成了孤島。[68]

救援賑災方面,前清華大學歷史系教授、廣西人秦暉在家鄉陽朔旅遊受洪水圍困2天,他記述:「幾位領導候在岸上,獲救者上岸後便前來熱烈握手,同時旁邊的記者照相、攝像並舉,滿滿的正能量頓時立此存照。(註:參見中共總書記習近平提出政治口號正能量)『在被困的30多個小時裡,我們既驚慌又惶恐,但是我們堅信當地政府和村民以及公益組織不會忘記我們,我們決定向菠蘿救援隊捐贈善款,希望他們利用這筆錢在日後幫助更多的人。』記者隨後連聲幾次追問:『還有呢?你還有些要說的吧?』但她再也沒說什麼。我們都猜,那記者等的就是感謝領導。平心而論,當地政府雖然一直沒有為我們出動公家救援力量,我們也沒有從他們那裡拿到哪怕一包方便麵,但在我們被困期間,政府還是派人定時地詢問我們的情況。而且據說有規定,民間救援力量在這種情況下也必須由政府統籌,我們還是應該感謝政府批准民間志願者救援」。[179][重要嗎?]另外秦暉也對水庫泄洪而未獲通知多有描述,他的記述獲《南方周末》深入跟進報導[180],令水災在全國獲更大關注。[5][重複材料?]

有陽朔災民反映「如果是低保的,最多去那裡給建你一層的小房間毛胚房住,而我們最多給的是帳篷。2018年的那場大水,陽朔西街被沖垮的商鋪,他們投訴到現在都沒有拿到什麼補貼。」[187][來源可靠?]

6月8日,西江2020年第1號洪水形成。6月6日08時到6月7日08時的24小時內,桂林全市有11個站的降雨量在250毫米以上。

6月6日桂林市錄得日降水量為272毫米,破歷史極值。桂林市雁山區德明外國語學校內,數間教室被淹,水位最深超1.5米,師生被困。[188]

荔浦市方面,荔浦河馬嶺河花篢河泛濫,導致桂林荔浦市馬嶺鎮花篢鎮等被洪水圍困。[177]馬嶺鎮有村民其中一個豬圈被水淹沒,由於一頭值2000多元,為了保護財產,將20多頭豬趕到自家民房避水,家裡全部都是豬屎在所不計。[189]

永福縣方面,6月6日08時到6月7日08時,該24小時內最大降雨量在永福縣羅錦鎮金雞河水庫,384.8毫米。[190]永福縣在14小時內(6月7日20時至6月8日10時)311.1和毫米,破當地歷史記錄。[176]永福縣茅江小區居民指洪水淹到二樓。[190]

桂江平樂縣水文站於6月8日1時出現105.87米(警戒水位99.5米)的洪峰水位,相應流量11200立方米/秒,是1936年建站以來第二大洪水。[177]

柳州[編輯]

柳州市魚峰區雒容鎮雒容市場一片汪洋,淹至店面一半。[177]

廣東[編輯]

截至6月末,2020年多項全國雨量統計之最均發生在廣東:6月2日至7日是該年最強的強降雨過程,五天內累計雨量之最為廣東惠州龍門縣油田林場697毫米,[1]該年最大1小時雨量首名是廣州黃埔大橋168毫米,在5月22日。[1]

廣州[編輯]

5月22日,廣州黃埔區是洪水重災區,最大1小時雨量167.8毫米,3小時最大降水量288.5毫米,1小時和3小時雨量均破黃埔區歷史極值;黃埔區永和街錄得全市最大累積雨量378.6毫米,百年來的歷史極值[191][192]黃埔的廣州市第三少年宮少年宮內澇[191]緊鄰黃埔區的增城區新塘鎮官湖村、瑤田村、南安村內澇,水深及腰[193]廣州地鐵13號綫亦因隧道被淹沒而停運[194]

惠州[編輯]

潰壩方面,6月8號14時,東江的二級支流永漢堤承受過量暴雨而潰壩,決堤口長約80米。[195]洪水迅速湧入附近的惠州龍門縣永漢鎮合口村,合口村成為孤島。[196][68]積水深度達3到5米,很多樓房都淹到了二層以上[195]潰壩事件其後獲國務院新聞辦通報。[7]當地村民反映由於在合口村下游的增城區正果鎮正果水電站龍門河的洪鋒頂托,無法泄洪,導致合口村洪災。[195]

惠州城區方面,6月7日16時至8日16時,惠城區小金口街道降雨量160毫米,轄區有9條河流上漲,出現內澇;同一期間惠城區蘆洲鎮183毫米。[197]惠城區江南街道共建社區糖廠宿舍9棟10棟因地勢低洼,排水不及時造成內澇,最高水位將近1米深。[197]博羅縣義和鎮因連續暴雨,多條街道、村莊受浸;[197]博羅縣部分積水深達1.5米。[198]龍門縣全縣公路水毀嚴重,發生多處公路邊坡塌方、路面掏空塌陷、橋樑和涵洞基礎沖刷嚴重、水淹路面等。[197]

其他縣域方面,6月7日08時至8日08時,惠州市雨量100毫米的有56個,超過250毫米的16個,市內各縣區分別最大雨量:龍門縣龍潭鎮426.9、惠東縣黃埠鎮380.4、博羅縣麻陂鎮287.5、惠城區蘆洲鎮160.1、仲愷區潼湖鎮129.6毫米。[199]8日08時-9日08時,惠州市雨量超過100毫米的有39個,超過200毫米的有6個,市內各縣區分別最大雨量:龍門縣地派鎮232.9、博羅縣羅陽鎮220.8、惠城區蘆洲鎮144.3。[197]

清遠[編輯]

在6月2—7日的強降雨中,24小時雨量之最為6月7日廣東清遠佛岡縣大廟峽495毫米。[1]佛岡縣水深及腰。[200]

河源[編輯]

6月8日11時,河源市臨江鎮聯新村內澇,消防車到場發現路面積水最深處已達1.2米,水流湍急,村莊道路和農田被水淹沒,一片汪洋。[201]

河南[編輯]

信陽[編輯]

7月20日,河南省信陽市消防員用身體撐起救援通道

2020年7月下旬,河南南部連遭多輪強降雨襲擊。7月19日19時,河南信陽固始縣史灌河蔣家集水文站超保證水位0.40米,鎖口雨量站降雨達439.5毫米,97座中小水庫全部溢洪。河南省水利廳組織抗洪隊伍在史灌河上作戰[202]。7月19日,固始縣趙崗鄉曹寨村部分區域被洪水淹沒。同日下午,49名被困人員被全部救出[203]。7月21日,羅山縣、潢川縣、光山縣先後發布暴雨黃色預警,淮濱縣發布雷電黃色預警[204]

周口[編輯]

陝西[編輯]

西安[編輯]

8月8日上午,由於受到連日暴雨影響,西安明秦王府城牆遺址修復保護砌體約20米發生坍塌,導致一輛公交車、三輛私家車受損,4人受傷[205][206]

山東[編輯]

臨沂[編輯]

天津[編輯]

甘肅[編輯]

災情統計[編輯]

6月28日中國應急管理部官方統計「6月以來,我國南方地區洪澇災害共造成廣西貴州湖南四川江西等13省1,216萬人次受災,78人死亡失蹤,72.9萬人次緊急轉移安置;8,000餘間房屋倒塌,9.7萬間不同程度損壞;直接經濟損失257億元。」[207]

7月3日又統計「1938萬人次受災,121人死亡失蹤,87.5萬人次緊急轉移安置,1.7萬間房屋倒塌,農作物受災面積1,560千公頃(註:1.56萬平方公里),直接經濟損失416.4億元。與近5年同期均值相比,洪澇災害受災人次、因災死亡失蹤人數、倒塌房屋數量和直接經濟損失分別下降46%、51%、80%和46%」[4]。截至7月10日14時,3385萬人次受災,141人死亡失蹤,195.8萬人次緊急轉移安置,81.5萬人次需緊急生活救助;2.3萬間房屋倒塌,26.9萬間不同程度損壞;農作物受災面積2983千公頃;直接經濟損失695.9億元。與近5年同期均值相比,洪澇災害受災人次、因災死亡失蹤人數、倒塌房屋數量和直接經濟損失分別下降17%、50%、75%和23%[208]。截至7月12日12時,共計27省(區、市)累計3789萬人次受災,141人死亡失蹤,224.6萬人次緊急轉移安置,125.8萬人次需緊急生活救助;2.8萬間房屋倒塌;農作物受災面積3532千公頃;直接經濟損失822.3億元。[209]截至7月22日,主汛期(6月1日)以來洪澇災害造成江西、安徽、湖北、湖南、廣西、貴州、廣東、重慶、四川等27省(區、市)4552.3萬人次受災,142人死亡失蹤,3.5萬間房屋倒塌,直接經濟損失1160.5億元。與近5年同期均值相比,因災死亡失蹤人數下降56.5%,倒塌房屋數量下降72.4%,直接經濟損失下降5.0%。[210]截至7月28日,主汛期(6月1日)以來,洪澇災害造成江西、安徽、湖北等27省(區、市)5481.1萬人次受災,158人死亡失蹤,376萬人次緊急轉移安置;4.1萬間房屋倒塌,36.8萬間不同程度損壞;農作物受災面積5283.3千公頃;直接經濟損失1444.3億元。與近5年同期均值相比,受災人次上升23.4%,因災死亡失蹤人數下降53.9%,緊急轉移安置人次上升36.7%,倒塌房屋數量下降68.4%,直接經濟損失上升13.8%。[2]

8月13日,中華人民共和國水利部副部長葉建春表示,2020年以來中華人民共和國共有634條河流發生超警以上洪水,長江、黃河、淮河、珠江、太湖等流域大江大河發生12次編號洪水。因洪澇災害死亡失蹤219人,倒塌房屋5.4萬間,比前5年均值分別減少54.8%和65.3%。洪澇災害造成6346萬人次受災、直接經濟損失1789.6億元,比前5年均值偏多12.7%和15.5%[211]

雨量統計[編輯]

截至6月30日,由6月1日開始共5輪強降雨過程,近150萬平方公里國土累計超過200毫米,其中70萬平方公里國土累計超過300毫米,其中5萬平方公里國土累計超過500毫米。[212]

多地的一天降水量破歷史記錄。湖北宜昌市夷陵區(164.7毫米,6月27日)日降水量破夏季極值,另有8個市縣的日降水量破當地歷史記錄,分別為廣西陽朔(327.7毫米,6月7日)、武鳴(257.4毫米,6月25日)和富川(237.0毫米,6月7日),貴州惠水(215.4毫米,6月24日),重慶南川(149.3毫米,6月22日),四川西昌(144.3毫米,6月18日),甘肅靜寧(112.5毫米,6月26日),西藏墨竹工卡(48.7毫米,6月23日)。[213]

6月1日至7月7日,長江中下游地區出現了6次強降雨,長江流域平均降水量346.9毫米,為1961年以來同期第二位,超過1998年中國水災同期數據[214]

傳媒報導[編輯]

災區深入報導[編輯]

儘管水災在5月底肇始,主流傳媒對災區深入調查報導,始於6月18日《南方周末》。這是由於前清華大學歷史系教授、廣西人秦暉在6月7日家鄉陽朔旅遊受洪水圍困2天,他記述:「幾位領導[...]候在岸上,獲救者上岸後便前來熱烈握手,同時旁邊的記者照相、攝像並舉,滿滿的正能量頓時立此存照。(註:參見中共總書記習近平提出政治口號正能量)[...]『在被困的30多個小時裡,我們既驚慌又惶恐,但是我們堅信當地政府和村民以及公益組織不會忘記我們[...],我們決定向菠蘿救援隊捐贈善款,希望他們利用這筆錢在日後幫助更多的人。』記者隨後連聲幾次追問:『還有呢?你還有些要說的吧?』但她再也沒說什麼。我們都猜,那記者等的就是感謝領導[...]平心而論,當地政府雖然一直沒有為我們出動公家救援力量,我們也沒有從他們那裡拿到哪怕一包方便麵,但在我們被困期間,政府還是派人定時地詢問我們的情況。而且據說有規定,民間救援力量在這種情況下也必須由政府統籌,[...]我們還是應該感謝政府批准民間志願者救援」。[179]另外秦暉也對水庫泄洪而未獲通知多有描述,他的記述獲《南方周末》深入跟進報導[180],令水災在全國獲更大關注。

中國水壩安全的輿論[編輯]

中國官方在本次水災期間強調安全問題大多在病險[7]小型水庫、中小河流。[1][6]其中國家減災委專家委員指2019冠狀病毒病中國大陸疫情限制人員流動,令冬春季的水壩維修、檢查、幹部應對培訓、涉水工程受阻。[6]

官方多番表示小型水庫才有問題。6月30日水利部水旱災害防禦司副司長王章立:「全國98,000多座水庫當中,小型水庫占到了94,000多座(註:佔96%),同時這些小型水庫大多是上世紀五六十年代(註:大躍進)建的,質量差、標準低,特別是管理不規範,還有很多隱患。」[1](註:大躍進時所修的水庫所導致最嚴重事件,見文化大革命時的河南「75·8」水庫潰壩)。7月2日,國家減災委專家委員、京都大學工學博士程曉陶:「現在比較難的是小型水庫,它不是國家管理,甚至都沒有管理機構,很多設在村鎮一級,甚至承包給農民,管理水平比較低」[6];他又提到「隨着城鎮居民用水和工業用水量增加,水庫存在保供水的壓力。現在很多的水庫,蓄水就靠汛期幾場暴雨提供,這樣防洪跟保供水之間存在矛盾。[...]2019年國家水利部發給各地的通知還是一個死命令,[...]可是地方上叫苦連天,萬一蓄不上水,供水怎麼保證?」[6]6月11日,水利部副部長葉建春:「94000多座是小型水庫,這裡有一部分還存在病險,這些水庫當中的病險水庫不能按照原來的設計能力來防洪和擋水」。[7]

官方多番表示中小型河流管治才有問題。國家減災委專家委員、京都大學工學博士程曉陶說「中小河流的堤防大部分都是堤,上游缺少大型的控制性水庫。」[6];又說「大江大河都有流域管理機構,[...]但是中小河流沒有流域機構。[...]過去中小河流中央政府不投資,主要靠地方政府,地方政府又說沒錢,一些中西部省份主要靠中央財政轉移支付在支持。這些年中小河流問題比較突出,主要的洪災不是發生在大江大河,而是發生在中小河流。」[6]水利部水文水資源監測預報中心副主任劉志雨在6月30日說:「從6月19日以來持續降雨,部分中小河流都發生了超歷史洪水,像重慶的綦江[....]。要關注長江上游,特別是關注一些地區發生中小河流洪水、山洪災害。[...]特別要關注長江上游地區重慶四川貴州,以及中下游沿江的像湖北湖南安徽。」[1]

2019冠狀病毒病中國大陸疫情的影響方面,國家減災委專家委員、京都大學工學博士程曉陶說「今年水利受疫情影響非常顯著。一是堤防維護,維護主要靠修,但是今年冬修春修正值抗疫,人的流動受限;二是,很多應在汛前完工的涉水工程受到疫情影響。另外,今年水利部和各級政府的防汛檢查、對基層幹部的培訓都受到疫情影響。」[6]

中國大陸社交媒體「熱搜」對水災「冷處理」的質疑[編輯]

端傳媒專欄文章認為,中國內地官方傳媒對水災的報道總量與2019年同期持平,然則各大民營門戶網站和紙媒只在不當眼版面低調發稿,僅《財新》、《新京報》、《三聯生活周刊》有深入報道,並懷疑各大社交媒體平台的運營方在此平台「熱搜」裡對水災「冷處理」,包括了新浪微博微信抖音等,它們平台都少有水災新聞或用戶投稿。其中抖音的影片水災消息投稿者主要是官方媒體或地方政府的官方帳號,相反民營報章的影片投稿、民眾的第一身現場影片投稿的流量則遠遠不如官媒,這引起人們對中國民間媒體生態的討論。[5]

另一方面,觀察者網鳳凰網發表的評論文章引述社交媒體用戶討論,駁斥了媒體缺失水災報道的觀點,其中也提到暴雨導致桂林甲秀橋成為水中「孤島」的震撼景象,央視新聞就是首發媒體之一。[215]

清華大學歷史系教授秦暉在家鄉廣西桂林陽朔受到強降水造成的洪水圍困,6月15日寫成紀實短文金寶河上歷險記》,[179]其中討論了水庫泄洪而未獲通知、民間救援隊的救援、官員的賑災政治宣傳,獲《南方周末》深入跟進報導。[180][179]

領導人指示[編輯]

7月6日至7日,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貴州省考察時,要求地方黨政機關就洪澇災害做好受災群眾安置工作。7月8日和12日,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先後就防汛救災工作發出批示和指示。[216][217]

相關條目[編輯]

中國歷史上的水災

同期事件

相關概念

參考文獻[編輯]

  1.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中國水利部. 【實錄】水利部召開水旱災害防禦新聞通氣會. 中國水利報社. 2020-06-3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7-02). 
  2. ^ 2.0 2.1 2.2 應急管理部. 國家防總第17天維持長江、淮河防汛Ⅱ級響應 國家防辦、應急管理部會商部署統籌南北方防汛救災工作. 應急管理部. [2020-07-2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7-28). 
  3. ^ 3.0 3.1 [視頻]抗洪戰役中的中國之治——全國防汛救災取得階段性重大勝利 - 央視網. 
  4. ^ 4.0 4.1 丁怡婷. 今年以來洪澇災害已致121人死亡失蹤. 人民日報客戶端. 2020年07月04日16:06 [2020年7月5日].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年7月6日). 
  5. ^ 5.0 5.1 5.2 來福,殷木子,李瑞洋,孫禕雯,芋通通. 「看不見」的洪災:波及千萬人次的災難如何成為信息黑洞?. 端傳媒. 2020-06-2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6-30). 
  6. ^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王麗娜,徐辰燁. 1998年特大洪澇災害會重現嗎?專家稱當前防洪壓力在中小河流. 新浪網. 2020年07月05日.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7-06).  專訪原刊於《財經》雜誌.
  7. ^ 7.0 7.1 7.2 7.3 7.4 中國水利部副部長葉建春、水旱災害防禦司司長田以堂、水文水資源監測預報中心負責人劉志雨. 國新辦舉行水旱災害防禦有關情況新聞發布會. 中國水利部官網. 2020年6月11日 [2020年7月4日].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年7月4日). 
  8. ^ 8.0 8.1 8.2 8.3 (組圖、鏟斗影片)崔德興. 黃山歙縣高考語文因暴雨內澇延期 居民質疑水庫洩洪. hk01. 2020-07-0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7-07). 
  9. ^ 9.0 9.1 巫慧. 歙縣暴雨嚴重致高考語文暫取消,教育局:再想辦法. 新京報. 2020年07月07日10:4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7-07). 
  10. ^ 10.0 10.1 10.2 10.3 鄧琦. 大數據:南方局地一天下完北京大半年的雨. 新京報. 2020-06-11 [2020-07-0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7-03). 
  11. ^ 連續31天的暴雨預警解除!. 新華社. 2020年07月03日14:31 [2020年7月4日].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年7月4日). 
  12. ^ (6月全國降雨量較常年同期比較地圖)中央氣象台連發30天暴雨預警 南北方雨水範圍廣. 人民網. 2020年07月01日 [2020年7月2日].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年7月1日). 
  13. ^ [圖解]連續28天暴雨預警,今夏水災有多嚴重?. 新京報. 2020-06- 2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6-30). 
  14. ^ 中國暴雨連降35天 武漢一片汪洋 上海告急. 大紀元. 2020-07- 07. 
  15. ^ 文匯報. 連續40天暴雨預警!我們怎麼辦?. k.sina.cn. 2020-07-11 [2020-07-12]. 
  16. ^ 長江發生2020年第1號洪水 水利部啟動Ⅳ級應急響應. www.mwr.gov.cn. [2020-07-0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7-02). 
  17. ^ 湖北:提升暴雨應急響應為三級 嚴防致災風險_中國氣象局. www.cma.gov.cn. [2020-07-06]. 
  18. ^ 湖南:提升暴雨應急響應為三級 積極應對強降雨_中國氣象局. www.cma.gov.cn. [2020-07-06]. 
  19. ^ 浙江:提升暴雨應急響應至三級 應對新一輪強降水_中國氣象局. www.cma.gov.cn. [2020-07-06]. 
  20. ^ 江蘇:提升暴雨應急響應為三級 應對強降水過程_中國氣象局. www.cma.gov.cn. [2020-07-06]. 
  21. ^ 安徽:提升暴雨應急響應至二級 加強監測預報預警_中國氣象局. www.cma.gov.cn. [2020-07-06]. 
  22. ^ 河北:啟動四級應急響應 重點關注電力安全等_中國氣象局. www.cma.gov.cn. [2020-07-11]. 
  23. ^ 福建:啟動暴雨四級應急響應 重點防範次生災害_中國氣象局. www.cma.gov.cn. [2020-07-11]. 
  24. ^ 江西:提升應急響應至二級 應對持續強降雨_中國氣象局. www.cma.gov.cn. [2020-07-11]. 
  25. ^ 長江中下游洪水預警升級至橙色-中新網. www.chinanews.com. [2020-07-11]. 
  26. ^ 福建:提升應急響應為三級 重點關注城鄉積澇等_中國氣象局. www.cma.gov.cn. [2020-07-11]. 
  27. ^ 重慶:啟動暴雨四級應急響應 強化應急力量_中國氣象局. www.cma.gov.cn. [2020-07-11]. 
  28. ^ 河南:啟動暴雨四級應急響應 加強防禦服務_中國氣象局. www.cma.gov.cn. [2020-07-11]. 
  29. ^ 甘肅:啟動四級應急響應 應對強降雨天氣過程_中國氣象局. www.cma.gov.cn. [2020-07-11]. 
  30. ^ 湖北:啟動防汛二級應急響應 加強預報預警_中國氣象局. www.cma.gov.cn. [2020-07-11]. 
  31. ^ 江西將防汛應急響應提升至Ⅱ級-新華網. www.xinhuanet.com. [2020-07-11]. 
  32. ^ 歷史罕見!鄱陽湖水位連續8日漲幅0.4米以上 預計將發生流域性大洪水_騰訊新聞. new.qq.com. [2020-07-11]. 
  33. ^ 楊書傑. 水利部啟動水旱災害防禦Ⅱ級應急響應. news.cctv.com. [2020-07-12]. 
  34. ^ 我國最大淡水湖水位突破1998年歷史極值. 
  35. ^ 水利部:6月以來共有433條河流發生超警以上洪水. 中新社. 
  36. ^ 「長江2020年第2號洪水」在長江上游形成-新華網. www.xinhuanet.com. [2020-07-17]. 
  37. ^ 淮河發生2020年第1號洪水_央廣網. news.cnr.cn. [2020-07-18]. 
  38. ^ 網易. 黃河出現2020年第2號洪水 啟動上游IV級應急響應. henan.163.com. 2020-07-21 [2020-07-21]. 
  39. ^ 長江2號洪水悄然過境武漢,3號洪水正在形成
  40. ^ 「長江2020年第3號洪水」在長江上游形成. 
  41. ^ 長江3號洪水到重慶 磁器口鎮被淹
  42. ^ 「長江2020年第4號洪水」在長江上游形成. 
  43. ^ 2020年長江第4號洪水、嘉陵江第1號洪水順利通過重慶主城
  44. ^ 嘉陵江2020年第2號洪水形成 長江5號洪水將至!
  45. ^ 新華社:長江發生2020年第5號洪水
  46. ^ 重慶為何首次啟動I級防汛應急響應?-中新網. www.chinanews.com. [2020-08-20]. 
  47. ^ 有記錄以來首次!四川啟動I級防汛應急響應-新華網. www.xinhuanet.com. [2020-08-1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8-18). 
  48. ^ 黃河發生第5號洪水 黃河蘭州段迎來2020年最大流量. 
  49. ^ 「嘉陵江2020年第2號洪水」「長江2020年第5號洪水」洪峰通過重慶主城區. 
  50. ^ 50.0 50.1 (調度令照片)陳文蔚. 宜昌慘淹後中國認了三峽大壩加大洩洪 武漢警戒中. 台灣中央廣播電臺. 2020-06-30 [2020-07-0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7-02). 
  51. ^ 51.0 51.1 泄洪影片)三峽水庫今年首次開閘泄洪. 中新網. 2020年06月29日20:34. 
  52. ^ 黃善軍. 三峽大壩今年首次削峰泄洪. 人民網圖片頻道. 2020年06月29日16:10 [2020年7月4日].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年7月4日). 
  53. ^ (泄洪照片組圖)三峽工程今年首次泄洪 近期或迎新一輪洪水. 新華網. 2020-06-30 [2020-07-0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7-01). 
  54. ^ 安德烈. 三峽大壩水位超高泄洪 中下游城市武漢等壓力巨大. 法廣. 2020-06-30 [2020-07-0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7-02). 
  55. ^ 55.0 55.1 中央宣佈三峽大壩首泄洪 宜昌早已被淹. 香港財經時報. 2020-06-30 [2020-07-0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7-04). 
  56. ^ 56.0 56.1 黃善軍. 長江葛洲壩開閘泄洪. 人民網圖片頻道. 2020年06月28日18:19 [2020-07-0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7-04). 
  57. ^ 新安江水庫史上首次正式9孔全開泄洪-新華網. www.xinhuanet.com. [2020-07-11]. 
  58. ^ 三峽大壩洩洪 水利署:相當於1秒通過幾萬水塔水量 | 兩岸 | 重點新聞 | 中央社 CNA. www.cna.com.tw. [2020-08-20] (中文(台灣)‎). 
  59. ^ 金沙江梯級水庫聯合調度攔蓄洪水
  60. ^ 金沙江石鼓江段、滁河洪水黃色預警
  61. ^ (災民採訪)熊斌,鐘元. 三峽大壩上游洪災氾濫 雲南昭通災情慘重. 新唐人. 2020-07-01 [2020-07-0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7-06). 
  62. ^ (災民採訪)易如、顧曉華. 雲南昭通江水一夜暴漲8米 沖垮橋梁房屋. 大紀元時報. 2020-07-01 [2020-07-0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7-06). 
  63. ^ 張勇,保進. 雲南昭通暴雨導致9萬人受災 3人遇難1人失蹤. 光明日報客戶端. 2020-07-02 [2020-07-0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7-04). 
  64. ^ 貴州17縣市大暴雨39縣市暴雨 強降雨導致村寨被淹
  65. ^ 死亡和失蹤24人,貴州遭60年來最強暴雨,一對夫妻趕回家前母親女兒不幸被沖走. 每日經濟新聞. 2020-06-15 [2020-07-0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7-02).  稿件綜合了貴州日報央視新聞南方都市報中國氣象局.
  66. ^ 瀟湘晨報 2020.
  67. ^ 貴州松桃山體滑坡:村民連夜撤離並得到妥善安置. 中國新聞網. 
  68. ^ 68.0 68.1 68.2 68.3 68.4 (各省圖集)又一年,他們必須在南方乘風破浪. 澎湃新聞. 2020年06月22日20:5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7-09).  原刊於騰訊新聞穀雨工作室微信公眾號.
  69. ^ 李長華. 榕江:交通人奮戰搶險保暢通. 黔東南新聞網. 2020-06-2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7-09). 
  70. ^ 70.0 70.1 70.2 (圖、災民訪問)李桂. 冕寧特大暴雨中的大堡子村:河流改道,山石砸毀民房. 新京報. 2020-07-01 [2020-07-0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7-01). 
  71. ^ 71.0 71.1 肖洋,徐湘東. 冕寧特大暴雨受災村民回憶:洪水在身後十餘米 跳到高處躲過一劫. 華西都市報A10頁. 2020-06-30 [2020-07-0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7-01). 
  72. ^ 陳振鵬,盛利. 特大暴雨為何突降冕寧?未來如何科學應對. 科技日報. 2020-06-29 [2020-07-0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7-02). 
  73. ^ 張羽. 四川冕寧突降暴雨 村民轉移安置時洪水達到腰部. 新京報. 2020-06-29 [2020-07-0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7-01). 
  74. ^ (圖)四川冕寧53名遊客坐挖掘機脫險 航拍暴雨後的冕寧縣. 華西都市報. 2020-06-28 [2020-07-0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7-01). 
  75. ^ (航拍圖)鄧國強. 航拍曝四川洪水慘烈災情 大片農田綠變灰(附航拍片段). 香港經濟日報. 2020-06-30 [2020-07-0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7-02). 
  76. ^ 四川小金縣泥石流致4人失聯 小金公安正全力救援. 
  77. ^ 強降雨襲擊四川 廣安2人死亡巴中達州7人失蹤. 
  78. ^ 四川雅安暴雨已致6死6失聯,超12萬人受災. 
  79. ^ 四川漢源山體滑坡:失聯人員身份全部確認. 
  80. ^ 四川雅安山體滑坡找到7名失聯人員,其中6人無生命跡象. 
  81. ^ 四川漢源凌晨山體滑坡已致7人死亡,尚有2名失聯人員正搜救. 
  82. ^ (圖片)直擊重慶綦江超歷史洪水:居民樓二層淹水中 已致4.3萬人受災. 中國新聞網. 2020年06月22日 [2020年7月1日].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年7月1日). 
  83. ^ 重慶綦江遇1998年以來最大洪峰 超保證水位近5米. 財新網. 2020年06月22日 [2020年6月30日].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年6月25日). 
  84. ^ 現場:洪水來襲重慶綦江再次告急 部分居民樓被淹. 新華網. 2020年07月01日 [2020年7月1日].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年7月2日). 
  85. ^ 長江第3號洪水過境重慶 千年古鎮磁器口低洼段已被洪水淹沒。
  86. ^ 86.0 86.1 (災民採訪)易如. 重慶多地成澤國 汽車如紙船般被洪水沖走. 大紀元時報. 2020-06-16 [2020-07-0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7-09). 
  87. ^ 87.0 87.1 (組圖)陳碧生. 重慶酉陽遭受新一輪暴雨襲擊 龍潭水庫泄洪. 新華網. 2020年06月23日16:23 [2020年7月9日].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年7月9日). 
  88. ^ 喬龍. 官媒冷處理重慶汛情 相關資訊網上成「敏感信息. 自由亞洲電台. 2020-06-23 [2020-07-0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7-09). 
  89. ^ 重慶開州區滑坡事故最新通報:3人死亡,3人失聯. 
  90. ^ 重慶武隆山體滑坡形成堰塞湖 當地500餘人緊急撤離
  91. ^ 2.9萬居民急疏散逃命 【長江三峽大壩】湖北水壩暴雨中變形 2.9萬居民急疏散逃命 請檢查|url=值 (幫助). 香港經濟日報. 2020-07-08 [2020-07-08]. 
  92. ^ 湖北入梅以來因災死亡14人 失蹤5人. 
  93. ^ 長江3號洪水正形成,荊江大堤及以下堤防將長時間高水位擋水
  94. ^ 湖北發布暴雨紅色預警 29日起將迎「坨子雨」
  95. ^ 95.0 95.1 截至11時,武漢中心城區23處漬水點已消退,紫陽東路東安路口等6處還在全力搶排. 長江日報集團轄下長江網. 2020-06-29 [2020-06-3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7-02). 
  96. ^ (組圖)徐之昊. 湖北黃岡山體滑坡致9人被埋,已找到6人其中5人死亡. 央視新聞客戶端. 2020年07月08日20:5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7-08). 
  97. ^ (組圖)湖北貴州兩地山體滑坡!致多人被埋被困,一老人被救出. 北京日報微信公眾號. 2020年07月08日. (原始內容存檔於使用|archiveurl=需要含有|archivedate= (幫助)). 
  98. ^ 98.0 98.1 98.2 98.3 佘利霞. 576名高考考生因暴雨積水被困宿舍樓 考試採用備用卷延時進行. 央視新聞客戶端. 2020年07月08日20:1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7-08). 
  99. ^ (組圖)突發!湖北黃梅山體滑坡致9人被埋. 新京報. 
  100. ^ (組圖)湖北省黃梅縣公安局官方微博(@平安黃梅). 湖北黃梅縣:華寧高中近500名住校高考生因內澇被困 學生無法趕赴考點 目前已有300餘名考生按時進入考場. 環球網. 2020-07-0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7-08). 
  101. ^ (組圖)湖北雨災下高考:鏟車轉送被困考生 男生穿泳褲入試場(有片‧附直播). 香港經濟報網站. 2020-07-0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7-08). 
  102. ^ (影片)黃梅暴雨高考生穿泳褲入考場,500人被困300餘人已趕到參考. 封面新聞官方微博. 2020-07-0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7-08). 
  103. ^ (組圖)注意!未來幾小時,湖北這些地方有雷電和降雨. 秦楚網. 2020-07-1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7-13).  原刊於荊楚網微信公眾號.
  104. ^ (中新網組圖)湖北黃梅一河段出現決口 武警官兵重建河堤. (原始內容存檔於使用|archiveurl=需要含有|archivedate= (幫助)). ;又轉載於湖北黃梅一河段出現決口 武警官兵重建河堤. 天天快訊.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7-13). 
  105. ^ 劉俊華,黃忠,鍾星,文濤. 宜昌遭遇暴雨 多方投入排險 昨日消防已營救被困人員425人. 楚天都市報. 2020-06-28 [2020-07-0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7-01). 
  106. ^ (湖北省在6月27日的降雨分布圖)湖北強降雨已致超65萬人受災!雨還要下多久?氣象部門說. 秦楚網. 2020-06-29 [2020-07-0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6-30).  原刊於湖北日報.
  107. ^ 107.0 107.1 劉俊華,朱華剛,李蒙,陳婭君,王獻科,張俊芳. 大雨傾盆時 宜昌救援急 砸窗救出女司機 臉盆轉移小寶寶. 咸寧網. 2020-06-28 [2020-07-0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7-01).  原刊於楚天都市報.
  108. ^ 108.0 108.1 (新聞旁述影片)關注!三小時降雨近140毫米,宜昌啟動防汛Ⅳ級應急響應. 湖北衛視《湖北新聞》. 2020-06-27. 
  109. ^ 109.0 109.1 (無旁述影片)周芳. 強降雨侵襲南方,湖北宜昌大暴雨20年一遇(附現場視頻). 第一財經. 2020-06-28 [2020-07-0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7-06). 
  110. ^ 長湖水位高出湖北荊州城區2米多!已超歷史最高水位. 央視新聞. 
  111. ^ 湖北省荊州市水文水資源勘測局發布洪水紅色預警
  112. ^ 突降特大暴雨 湖北恩施拉響防空警報,300人搶險突擊隊轉移群眾、搶救財物_趣聞頻道_中華網. art.china.com. [2020-07-18]. 
  113. ^ 中新網湖北 湖北新聞網 湖北恩施:清江上游來水沖開堰塞湖頂 形成下泄流量. www.hb.chinanews.com. [2020-07-21]. 
  114. ^ 湖北省恩施市水文水資源勘測局升級發布洪水紅色預警
  115. ^ 湖南9萬餘人因洪水受災 4座水庫水位超汛限
  116. ^ 湖南59萬餘人因洪水受災
  117. ^ 鳳凰古城突降暴雨河水猛漲,河畔景觀道路部分被洪水淹沒
  118. ^ 江西省水文局繼續發布洪水紅色預警
  119. ^ 暴雨襲城!南昌多部門緊急行動!. 澎湃新聞. [2020-07-12]. 
  120. ^ 江西南昌灣里兩名消防員參與救援突遇山洪失聯-新華網. www.xinhuanet.com. [2020-07-13]. 
  121. ^ 直擊洪峰過境南昌城區:亞洲最大音樂噴泉群被淹沒. 中新社. [2020-07-12]. 
  122. ^ 暴雨襲擊九江,房屋被淹!消防員翻窗營救群眾. [2020-07-12] (cn). 
  123. ^ 許聃. 暴雨洪澇致江西九江30.8萬人受災. 中國日報. [2020-07-12]. 
  124. ^ 22.53米!鄱陽湖星子站水位超歷史 目前水位仍在上漲-江西新聞網-中國江西網首頁. jiangxi.jxnews.com.cn. [2020-07-12]. 
  125. ^ (組圖)張靜雅,魏芙蓉. 馳援永修. 新京報. 2020-07-14 [2020-07-1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7-13). 
  126. ^ 江西永修三角聯圩決口長度擴散到200餘米,未出現人員傷亡. 澎湃新聞. 2020-07-13 [2020-07-1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7-13). 
  127. ^ 連續作戰55小時 九江修河三角聯圩決口提前兩天多完成合攏. finance.ifeng.com. [2020-07-19]. 
  128. ^ 江西萍鄉:暴雨導致多地受災,各地各部門全力搶險. 央廣網. [2020-07-12]. 
  129. ^ 萍鄉武功山景區連降大暴雨 200餘人轉移. [2020-07-12]. 
  130. ^ sina_mobile. 上饒暴雨有83個鄉鎮受災 建立聯防包幹責任機制. 2020-06-06 [2020-07-12]. 
  131. ^ 婺源800餘年歷史彩虹橋遭洪水衝擊,橋面受損
  132. ^ 告急!江西省鄱陽全縣14座圩堤出現漫堤決口險情. 網易新聞. 2020-07-11. 
  133. ^ 江西鄱陽站水位破98年歷史極值 比預測提前還將上漲. 網易新聞. 2020-07-11. 
  134. ^ 景德鎮市全力應對集中強降雨. 中國江西網. [2020-07-12]. 
  135. ^ 江西景德鎮遭大暴雨襲擊. 中國氣象局. 2020-07-08 [2020-07-12]. 
  136. ^ 贛州暴雨!水庫決堤、2人遇難!強降雨還將持續. [2020-07-12] (cn). 
  137. ^ 都市現場. 事發新余!暴雨澆倒10米高大樹,3輛小車遭了殃. k.sina.cn. 2020-06-09 [2020-07-12]. 
  138. ^ 瀟湘晨報. 江西新余:強降雨致內澇嚴重山體滑坡. k.sina.cn. 2020-06-09 [2020-07-12]. 
  139. ^ 暴雨導致新余市43522人受災. 中國江西網. [2020-07-12]. 
  140. ^ 上高:暴雨大風來襲 連夜搶險供電保暢通. 宜春網絡廣播電視台. [2020-07-12] (中文(中國大陸)‎). 
  141. ^ 吉安暴雨來襲 人保全力守護. 中國江西網. [2020-07-12]. 
  142. ^ 淮河發生2020年第1號洪水_央廣網. news.cnr.cn. [2020-07-18]. 
  143. ^ 安徽省水文局繼續發布洪水紅色預警
  144. ^ 安徽省水文局繼續發布洪水紅色預警
  145. ^ 安徽省水文局繼續發布洪水紅色預警
  146. ^ 146.0 146.1 強降雨致部分道路短時積水 合肥經開區全力處置. 合肥在線. 2020-06-28 [2020-06-3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7-02). 
  147. ^ 安徽合肥一名消防指揮員在抗洪搶險中犧牲
  148. ^ 巢湖遭遇「百年之痛」 合肥正全力以赴
  149. ^ 打響「巢湖守衛戰」 有信心一定贏!
  150. ^ 安徽省合肥水文水資源局發布洪水紅色預警:巢湖仍在超歷史洪水位以上
  151. ^ (央視直播截圖)郭肖. 歙縣高考語文取消,曾使用小船緊急接送學生、老師. 風聞. 2020-07-0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7-07). 
  152. ^ 秦珍子. 歙縣高考延期的這一天:十幾年了 就拼這一天. 新浪教育冰點周刊. 2020年07月07日.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7-07).  原刊於中國青年網.
  153. ^ 153.0 153.1 (鏟斗影片)太罕見了!這地高考語文考試延期!心疼乘船去考場的考生. 上觀新聞. 2020-07-0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7-07). 
  154. ^ 賈天榮,馬旭. 安徽歙縣受暴雨影響延遲高考 語文、數學試卷將更換. 東方網·縱相新聞. 2020-07-0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7-07). 
  155. ^ 胡霈霖. 剛剛通報:歙縣下午高考數學也延期了!. 安徽商報微信公眾號. 2020-07-0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7-07).  原刊於安徽省教育招生考試院.
  156. ^ 朱雷,薛莎莎,喻琰,林奕菲. 安徽歙縣:內澇主要因暴雨而非泄洪,上游降雨太多水漫過大壩. 澎湃新聞. 2020-07-0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7-07). 
  157. ^ (圖片)暴雨引發山洪·黃山500年古橋被沖毀. 星洲日報. 2020-07-0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7-07). 
  158. ^ 旌德縣普降大雨河水暴漲 古橋被洪水沖壞_安徽網. www.ahwang.cn. [2020-07-07]. 
  159. ^ 旌德一明代古橋被洪水沖壞 為安徽省重點文物保護單位_騰訊新聞. new.qq.com. [2020-07-07]. 
  160. ^ 安徽洪水泛濫 400年古橋被沖毀|中國報. 中國報 China Press. [2020-07-07] (美國英語). 
  161. ^ 安徽宣城水情暴發村子被淹 水位漫過腰部66人被困. 央視新聞客戶端. 2020-07-0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7-08). 
  162. ^ [特寫]記者跟隨宣城救援人員轉移被困群眾. 新安晚報安徽網. 2020-07-0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7-08). 
  163. ^ (影片)好辦法!道路被淹皮划艇進不來,高考生坐澡盆被民警護送進考場. 封面新聞官方微博. 2020-07-0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7-08). 
  164. ^ 安徽暴雨成災十多考生被困 民警澡盆作舟送赴考場. 香港巴士的報. 2020-07-0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7-08). 
  165. ^ 安徽兩河流發生超歷史最高水位大洪水. 
  166. ^ 安徽全椒爆破泄洪航拍:洪水從爆破口湧出,圩區一片汪洋. 2020-07-19 [2020-07-19]. 
  167. ^ 安徽爆破泄洪!_湖南民生網. www.hnmsw.com. [2020-07-19]. 
  168. ^ 王家壩閘時隔13年再開閘
  169. ^ 太湖流域管理局水文局繼續發布洪水紅色預警
  170. ^ 堤壩里現違建是監管防線失守. 
  171. ^ 南京秦淮河河堤違建9名責任人被問責. 
  172. ^ 172.0 172.1 總台央廣記者:王嫻、李佳,浙江台記者:白植清. 新安江水庫沒提前泄洪影響安徽歙縣高考?專家回應質疑. 責編:樊羽瑋. 環球網,來源:中央廣電總台中國之聲. 2002-09-01 [2020-07-10] (簡體中文). 
  173. ^ 史上最強梅雨 史上最高水位 淳安挺住!. 浙江新聞. 
  174. ^ 福建南平遭強降雨襲城 道路被毀農田被淹-圖片頻道-中國天氣網. p.weather.com.cn. [2020-07-11] (英語). 
  175. ^ 暴雨致武夷山市城區積水 武夷山風景區全面閉園_央廣網. m.cnr.cn. [2020-07-11]. 
  176. ^ 176.0 176.1 中國氣象報社. 強降雨為何賴在華南江南不走?氣候專家為您解答. 中國氣象局官網. 2020年06月08日 [2020年7月3日].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年7月6日). 
  177. ^ 177.0 177.1 177.2 177.3 177.4 (組圖)潘曉明. 廣西多地遭遇特大暴雨侵襲 今明兩天才是降雨巔峰期. 手機廣西網. 2020-06-08 [2020-07-0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7-04). 
  178. ^ (新聞照)南方八省暴雨成災致9死5失蹤 176萬人受影響. 星島日報. 2020年06月08日.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7-06). 
  179. ^ 179.0 179.1 179.2 179.3 179.4 秦暉. 秦暉:金寶河上歷險記. 財新網秦暉的博客. 2020年06月16日.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6-30).  原刊於其微信公眾號「秦川雁塔」,2020年6月15日。
  180. ^ 180.0 180.1 180.2 180.3 李玉樓,周縵卿,沙莎. 水淹陽朔:一個旅遊大縣的艱難復甦. 南方周末. 2020-06-1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6-30). 
  181. ^ (圖集)普降暴雨,內澇嚴重!陽朔啟動緊急響應抗洪救災(多圖+視頻). 南國早報客戶端. 2020-06-07 [2020-07-0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7-03). 
  182. ^ (圖集)陸波岸. 持續強降雨造成廣西超32萬人受災. 新華網. 2020-06-08 [2020-07-0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7-03). 
  183. ^ 中新網 & 2020-06-08.
  184. ^ 駱亞 & 2020-06-17.
  185. ^ 廣西應急管理局. 廣西桂林:及時預警 1400多人成功避險. 中國應急管理部官網. 2020-06-25. 
  186. ^ 唐莉梅,蔣熙,徐媛. 桂林:提前預警助力陽朔、永福成功轉移人員. 廣西壯族自治區氣象局官網. 2020-06-15 [2020-07-0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7-06). 
  187. ^ (災區採訪)駱亞. 【一線採訪】遭遇洪災 廣西災民:政府不作為. 大紀元. 2020-06-1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7-01). 
  188. ^ 多地遭遇洪災 各方合力救援被困群眾. 廣西廣播電視臺. 2020-06-09 [2020-07-0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7-06). 
  189. ^ (組圖、全國消息匯總)智谷. 罕見暴雨席捲26省1300萬人,今年的洪災正在揭開中國一個大問題. 新浪財經頭條. 2020年07月01日 [2020年7月4日].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年7月4日). 
  190. ^ 190.0 190.1 唐莉梅,徐媛,蔣熙. 廣西桂林:持續暴雨致內澇 多地群眾緊急轉移. 中國氣象報社. 2020-06-08 [2020-07-0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7-01). 
  191. ^ 191.0 191.1 (圖)這場百年一遇的暴雨,會打破黃埔樓市的板塊格局嗎?. 新浪廣東. 2020-05-23 [2020-07-0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6-02). 
  192. ^ 鄭少玲,付怡. 廣東刷新兩項「龍舟水」雨強紀錄. 金羊網. 2020-05-23 [2020-07-0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7-02). 
  193. ^ 汪棹桴,陳美,何友琴. 救援轉移被困群眾1300餘人!廣州警備區奔赴水浸區域搶險救災. 南方日報. 2020-05-26 [2020-07-0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6-04). 
  194. ^ 廣州暴雨致地鐵13號線停運!黃埔區、增城區停課!. 新快報 (新浪新聞). 2020-05-22 [2020-05-22]. 
  195. ^ 195.0 195.1 195.2 (組圖)龍門永漢河決堤80米 合口村一度成澤國 今天記者走進災後龍門. 惠州電視台網易號. 2020-06-11 [2020-07-0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7-04). 
  196. ^ (組圖)朱紅鮮,歐楚欣. 直擊龍門永漢「孤島」救援,武警用衝鋒舟轉移5歲小孩. 南方日報旗下「南方+」客戶端. 2020-06-08 [2020-07-0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7-06). 
  197. ^ 197.0 197.1 197.2 197.3 197.4 (組圖+視頻合集)葉石界,張峰,烏天宇,林文通,廖鈺嫻,盧慧. 今天惠州降水仍頻繁,北部有暴雨到大暴雨. 南方網旗下南方+客戶端. 2020-06-09 [2020-07-0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7-03). 
  198. ^ 戌暖冬,唐振鵬 ,宋秀傑. 廣東惠州多地出現內澇和人員被困 消防營救民眾400多人. 中國新聞網. 2020年06月08日 [2020年7月4日].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年7月4日). 
  199. ^ 惠州降雨實況及天氣提醒過去24小時(7日08時-8日08時). 惠州市氣象台官方微博「惠州天氣」. 2020年6月8日8時50分 [2020年7月4日].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年7月4日). 
  200. ^ 陳強、張愛麗. 龍舟水」再發威,廣東5個河道站水位超警. 金羊網. 2020-06-08 [2020-07-0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7-02). 
  201. ^ (圖集)鄭健龍. 「龍舟水」來襲 廣東全力防禦. 金羊網. 2020-06-09 [2020-07-0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7-03). 
  202. ^ 科學防汛 水利部門鏖戰擊退信陽史灌河「7·19」洪水. henan.sina.com.cn. [2020-08-05]. 
  203. ^ 信陽高新消防跨區域增援,成功解救49名洪水中遇險群眾--大河網. newpaper.dahe.cn. [2020-08-05]. 
  204. ^ 洪災持續 信陽4個縣再發暴雨預警_央廣網. hn.cnr.cn. [2020-08-05]. 
  205. ^ 西安明秦王府城牆坍塌 親歷者:幸虧公交早開10秒. 北京青年報. 
  206. ^ 西安明秦王府城牆倒塌 4人受輕傷 砸中汽車|中國報. 中國報 China Press. [2020-08-09] (美國英語). 
  207. ^ 丁怡婷. 南方地區洪澇災害致1216萬人次受災,國家Ⅳ級救災應急響應啟動. 《人民日報》2020年06月29日04版. 2020-06-2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6-30). 
  208. ^ 薄晨棣. 防汛抗洪形勢嚴峻 國家防總專題研判會商搶險救災工作. 人民網. 2020-07-10 [2020-07-1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7-10). 
  209. ^ 仲田. 人民網評:防汛關鍵時期,各級領導幹部要靠前指揮. 人民網. 2020-07-13 [2020-07-13]. 
  210. ^ 應急管理部. 國家防總維持長江、淮河防汛Ⅱ級響應 國家防辦、應急管理部繼續部署長江、淮河流域防汛救災工作 國家防總派出兩個工作組檢查指導黃河、海河流域防汛備汛工作. 應急管理部. 2020-07-22 [2020-07-2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7-25). 
  211. ^ 水利部:預計後期颱風降雨、局地暴雨等仍可能造成嚴重汛情. 新京報. 
  212. ^ 鄧琦. 9省份仍有暴雨 預警已連發28天. 新京報. 2020-06-3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6-30). 
  213. ^ 趙貝佳. 南方多地暴雨破紀錄!7月暴雨高溫將交替登場. 人民日報客戶端. 2020-07-01 [2020-07-0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7-02). 
  214. ^ 7月4日以來長江中下游等地持續出現暴雨或大暴雨,中央氣象台繼續發布暴雨橙色預警. 中央氣象台. 2020年07月08日12:56. 
  215. ^ 張口就來,官媒對南方水災沒有報道?. 觀察者網. [2020-07-11]. 
  216. ^ 李克強部署防汛救災:各級防汛責任人要下沉一線. 中國政府網. 2020-07-10 [2020-07-13] (中文(簡體)‎). 
  217. ^ 劉湃. 習近平對進一步做好防汛救災工作作出重要指示 要求壓實責任 勇於擔當 深入一線 靠前指揮 盡最大努力保障人民群眾生命財產安全. chinanews.com. 2020-07-12 [2020-07-13] (中文(簡體)‎). 

外部連結[編輯]

新聞網站影片
各省圖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