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人專欄] 長篇小說-轉生到可以使用放置攻略的異世界(六十五) - nimopo55687的創作 - 巴哈姆特

創作內容

42 GP

[達人專欄] 長篇小說-轉生到可以使用放置攻略的異世界(六十五)

作者:kaze│2018-03-25 22:05:18│巴幣:102│人氣:1276
(65)詭異的門規
在藍與米菈的帶領下,我揹著街上居民送的大量食物,前往著『寇盛』領地中台地上的城堡而去。

離開了城鎮街道,有著一小片的樹林,其實城堡除了位居高處之外,並沒有和一般平民居住隔離開來,雖然該有的城牆少不了,但比起奧德那種通天高的銅牆鐵壁。

這邊的城牆基本上最多就是防盜賊和暴民使用的等級。


斜坡有介於馬車行駛的道路,這斜坡就沒設立什麼階梯了,但這坡度一般人行走到是也沒有什麼困難。

走在前方的藍,一手背著牛皮袋扛著採購的物品,另一手拎著菜籃應該是平時習慣走這條路上下採買了吧,也不顯得累。

我則是現在的身體素質已經增強,扛著一大袋的東西自然也沒什麼問題。

雖然我想把東西收進『異次元口袋』,不過有外人的情況實在不太方便,只能先扛在身上。

「歐姆先生,我們到了喔。」
藍貼心的提醒著。

眼前銜接著石磚圍牆的是石英拱門,有著兩扇看來十分沉重的木造門扇,上頭還有石制扣環。

門前站了兩位身穿和藍一樣女僕裝的佣人,會在這裡駐守就代表兩位應該是守衛吧?

守衛應該和女僕的工作沒有重疊吧?怎麼會讓女僕負責當守衛呢?

正當我還好奇的時候,兩位少女對著米菈打招呼。

「恭迎米菈大小姐回家。」
兩位女僕異口同聲地說道。

一名是頭上有著牛角的綠色短髮的看來很像芭比娃娃的女性,胸前看來也十分豐滿;另外一位則是紅色長髮,說來有些嚴肅的女性。

我的『鑑定』自己不受控制的發動。


----------------------------------------------------
角色名稱:蘭寶.蒼蒲
種族        :獸人族
職業  :戰士(二等戰士)/侍女
等級  :22
年齡  :28
身體數值:STR:116 CON:106 DEX:92 INT:63 WIS:52 CHA:55
身材  :155公分 40公斤
----------------------------------------------------
----------------------------------------------------
角色名稱:瑣蓮.波俸
種族        :人類
職業  :魔法師(元素使)
等級  :23
年齡  :30
身體數值:STR:65 CON:60 DEX:63 INT:104 WIS:104 CHA:68
身材  :163公分 46公斤
----------------------------------------------------

「蘭寶姊姊。」
米菈高興地抱住了較矮的那一名綠髮女性,感動地說。
「真的好久不見了,還有瑣蓮姐姐,妳也是。」
米菈接著又抱住了另一位紅髮的女僕。

「妳們和米菈的感情還真好呀?」
我不禁感嘆著,雖然有看過米菈和其他人互動甚好,如莉雅和菲雪,但大多是她們主動對米菈示好。

這還是我第一次看到米菈這麼主動找人互動,看來應該是主僕感情好得像家人,才會如此互動吧。

「米菈大小姐個性害羞,小時候因為訓練大多時候都是待在宅邸內,只有少數視察的時候,會在當家和夫人的帶領下一起去鎮上,雖然鎮上的人對待大小姐很好,但大小姐怕生的毛病也只有少部分的居民能和大小姐正常互動。」
藍解釋著,雖然我問得很簡略,不過她還是很貼心的把我可能有的疑慮都解釋了。
「對了,這兩位和我一樣是哈如坎音家的侍女,獸人族的這一位是蘭寶.蒼蒲,而紅色頭髮的這一位是瑣蓮.波俸。」

藍順道的替我介紹著,我只是點了點頭,畢竟『鑑定』已經先把名字和資訊都交代給我了;我一開始以為獸耳族的那一位女僕年紀比較小,不過兩位竟然是年紀相仿的女性。

「對了,這一位先生是…」
蘭寶小姐表情有些警覺性的看向了我。

「這位是我在傭兵公會的隊友,是隊伍的隊長,歐姆.雷蘇。」
米菈開心的向著兩人介紹著我。

不過不只是蘭寶小姐,另一位瑣蓮小姐也對著我擺著臭臉,看來是對我有所提防。

蘭寶先是對我鞠躬,才又說道:「很高興您護送我們家大小姐回來,不過根據哈如坎音家的家規,任何男性在沒有當家主允許的情況下,是不能進入宅邸的。」

「欸!?」
我有一些錯愕地看著米菈。

米菈這一臉做錯事的吃驚表情,這傢伙看來是忘記這回事了。

「怎麼了嗎?蒼炎大人您並不知道這件事情?」
藍看了米菈的表情,也跟著訝異的張著眼問著我。

我只是搖著頭。

「可是,歐姆先生是我邀請來的客人,應該可以先通融一下吧。」
米菈敢請替我說情著。
「等到父親回來後再取得他的同意。」

「不行,規定就是規定。」
蘭寶小姐嚴肅地說道,這才發現她的腰間有著一把擊劍,蘭寶小姐正堤防我的去握住了劍柄,雖然長度不比米菈慣用的擊劍長,但是把貨真價實的武器。

「況且,當家主正因為日後的『戰聯考』奧德周邊領地的加強防備正去其他城鎮參加會議中,並不待在家。」
瑣蓮眼神銳利的打探著我。

「怎麼會這樣呢…」
米菈這才發現自己闖下大禍,讓我捲進去自家的規定中。

「如果這位雷蘇先生沒有別的事情,那還請您離開哈如坎音家宅邸的周圍,請恕我們招待不周,必須送客。」
蘭寶再次強調。

有些奇怪,貴族的確對於自身宅邸守備嚴格這點我並不意外,即使規定再嚴格,只要領地治理得好,即使在怎麼隔絕距離,還是會受居民愛戴。

不過,這規定僅限男性,聽起來就有些怪異,不是說這兩人有針對我來的意思,畢竟這規定不像是瞎編的,米菈看來也知情。

所以說是這當家主疼女兒疼過頭,變成一位替女兒搭建保護牆的蠢爸爸?

「我了解了,不知道哈如坎音家的家規是我事先沒做好功課,和米菈小姐告別後,我會離開的。」
看來暫時只能妥協了。

「可是,歐姆…是我要你大老遠跟我來的,這樣的待客之道實在是…」
米菈感覺十分過意不去。

「沒關係啦。」
我笑了笑,我來得的確有些突然,雖然我也認為這樣待客之道有些不妥,不過米菈的老爸,也就是領主不在的情況,大家都緊繃點也是合理的。

「可是...可是…」
米菈愧歉的再次向蘭寶小姐和瑣蓮小姐求情著。
「不能通融歐姆先生一次嗎?就這一次就好嘛蘭寶姊姊和瑣蓮姐姐。」

「不行,規定就是規定,大小姐,即使是您也得遵守當家主設下的規定。」
蘭寶否決要求。

「怎麼會…」
米菈沮喪地看著我,拖著蘭寶希望她不要和我起衝突,又滿是不好意思的神情。

「米菈大小姐,還請您尊重一下,蘭寶姐和瑣蓮姐都是聽命行事,若不遵守當家主的命令,她們輕則受罰,重責可是會被踢出這個家的。」
藍拉住了米菈,作為同為侍女的她,即使平常提米菈著想,事關同事的去留自然還是站在兩位侍女這一邊。

「別在意,那我先走在鎮上找個地方住後,就在鎮上開始修練,米菈和家人團聚完要找我的話記得到鎮上旅館轉一轉就能找到我了。」
我能感覺到這兩位守衛的侍女都繃緊了神經,我可不能多有踩線的舉動,我自主的向後退。

「歐姆…」
米菈依舊是不捨和歉意的表情看著我。

我只是掛著笑容希望她別在意。

「我的乖孫女說得對,既然人家大老遠的將我的乖孫女送回家,怎麼能不好好招待就讓人家走呢。」
一個老邁但中氣十足的聲音說道著。

我們都順著聲音,看向了門後,門就緩緩的向內打開。

裏頭站著的是一名拄著拐杖白色短髮,但能顯得身形精壯的白鬍老年人。

----------------------------------------------------
角色名稱:歌珥.哈如坎音
種族        :人類
職業  :戰士(聖殿軍)
等級  :63
年齡  :55
身體數值:STR:173 CON:175 DEX:180 INT:88 WIS:85 CHA:88
身材  :161公分 58公斤
----------------------------------------------------

「老爺,抱歉失禮了。」
蘭寶和瑣蓮立刻鞠躬致歉。

「歌珥老爺,抱歉冒犯了。」
一旁的藍也急忙放開米菈彎腰低頭致歉。

這老頭子….,看來老當益壯、氣勢不凡,被叫做「老爺」的話,應該是指當家主之類的吧,年齡上也不像是米菈的父親,從她們的對話看來,這一位應該是米菈的親爺爺吧。

這身體素質說來誇張,戰士基本三個數值全都上看150點以上,雖然外表看起來拄著拐杖看似行動不便,不過身體的速度數值上看180點,顯得老當益壯?

這傢伙是我第一次看見確切數字如此怪物級別的人物。

惹不起,魔王再強怎麼說都是魔物、魔族,眼前這個人明明是個人類,是個老人,身懷的氣勢和實質的數據都告訴我不能正面對付….

甚至做為人的情面上,我也不該得罪他。

「免禮了,都起身吧。」
歌珥老爺揮了揮手,三位女僕都起身,但動作依舊為低著頭表示敬意。

我這才發現這老爺爺的身旁也站著一名女僕,是一名橘色短髮,身材高挑的女子,看來十分酷的冷傲面容的女僕。

----------------------------------------------------
角色名稱:銀禎.瀚涅
種族        :人類
職業  :戰士(二等戰士)
等級  :25
年齡  :29
身體數值:STR:110 CON:110 DEX:120 INT:70 WIS:68 CHA:73
身材  :168公分 46公斤
----------------------------------------------------

「蘭寶、瑣蓮、藍,還不入列。」
名為銀禎的女僕命令著。

此刻其他三位女僕立刻快步,來到了老爺爺和橘髮女僕的身後。

「爺爺!」

「我的乖孫女呀。」
米菈的爺爺丟下了拐杖,張開手的接受米菈的擁抱。
「乖孫女在外面有沒有受苦呀,過得怎麼。」

「不苦,夥伴們都對我很好,即使有難都互相幫助一起闖了過來。」
米菈喜極而泣的抱著老爺爺。

只能說這短短幾分鐘的時間,情緒起伏還真大。

「沒有人欺負妳吧。」
剛剛歌珥先生還霸氣全場,說來我上次看到氣度人類,大概就是蘭登會長了。

這兩位都是國有一老,如有一寶的上古奇才,惹不起,我也不想和他們對上。

不過這一秒,卻成為了疼孫女的傻爺爺了,讓我差點笑了出來。

「沒有,夥伴們和公會的人都和媽媽說的一樣對我很好,包括隊長歐姆先生也對我很好。」
米菈開心地提到了我,想對老爺爺介紹我。

「哈如坎音家的老爺您好,我是公會傭兵,歐姆.雷蘇,是米菈隊上的…」
我禮貌性地鞠躬自我介紹。

「免禮了。」
突然歌珥老爺打住了我的自我介紹,接過銀禎小姐撿起的拐杖,便繼續說道。
「我有耳聞您的消息…,受到另外三家傭兵與軍方貴族後代倚靠的隊長,被蘭登那老傢伙提拔成『受名者』的最強新人-『蒼炎』是吧?」

「那都是公會的人加油添醋啦,其實只是剛好替鎮上了人解決了麻煩,靠得都是夥伴們的協助。」
我客氣地說道。

「原來他就是『蒼炎』,真看不出來。」
瑣蓮鄙視的看著我。

「我剛剛不就這樣叫過他『蒼炎大人』了嘛?是兩位姐姐太激動了。」
藍吐槽著兩人,覺得自己不被重視,明明話語中就提醒過兩人不能亂來了。

「老爺正在說話,安靜。」銀禎嚴厲的提醒著兩位,藍和瑣蓮正才立刻閉上嘴來。

「我想也是,要不是那隊伍有堅強的陣容,我想您這無名小卒也很難打倒歌布林首領,闖出名號吧?」
歌珥老爺鄙視語氣說道。

「爺爺,這樣說太過分了,歐姆他…」

「米菈大小姐,還請讓老爺把話說完。」
銀禎提醒著米菈,甚至拉住了米菈的手臂提醒道。

「銀禎姐姐…」
米菈有苦難言著,生著悶氣,但也只能看眼前自己的爺爺要怎麼處理這件事情。

「哈如坎音老爺說的沒錯,的確沒有那些夥伴的幫忙,或許我今天就成為那些歌布林的刀下亡魂,我的名號的確靠朋友闖出來的。」
要怎麼說都可以,我本來就是沒什麼自尊和面子的人,只要不得罪我身邊的伙伴,都好說….

「哈哈,靠著蘭登那傢伙的公告一攬四家名門的聲勢在自己身上,你這小子胃口還真大呀。」
歌珥老爺揶揄著。
「可惜我們哈如坎音家不傻,是不會白白把自己家建立起來的聲勢拱手借人的。」

「還請別這樣想,哈如坎音老爺還請見諒,那公告並非我意,作為下層的傭兵,我也只能聽命行事。」
我連忙鞠躬道歉著,果然被蘭登老爺子坑那一波的公告,麻煩我到現在還在還債。

「知道自己是低下的存在就好了。」
歌珥老爺抓著我話語罵道。

「其他三個蠢家族也真是夠了,聽說海桃格和克爾柏洛斯加就算了,他們本來就是依靠公會在那邊享樂享權的二流名門,那兩家的小鬼頭,大概和家裡的人一個樣品性都怠惰了;沒想到王國軍四大名門之一的巴梭培家,也生了個白癡兒子,竟然會自願低聲下氣聽令你這個市井小民,這年頭名門都不名門,貴族都不貴族了。」
歌珥先生最後開罵,抓著其他貴族和成員辱罵著。

怎麼罵我都可以,不過絕對不可以侮辱我的夥伴,罵巴梭陪是白癡可以,但不能侮辱我與巴梭培之間的友誼。

我氣憤地右拳不自覺緊握著。

「氣憤嗎?少年。」
很簡單的被歌珥老先生看穿我的想法。

「人呀,該謙虛的時候就該謙虛,該嶄露聲勢的時候就該盡情表現;若像你這樣是無法成大器的,蒼炎。」
歌珥老爺嘆著氣,不知道是在說教還是批評。

我怒瞪著他,也不回嘴什麼了。

「如果想證明自己就進來吧,我作為前任當家允許你進入這個大門來質疑我所說的一切…」
歌珥老爺攤著手向我眼前的拱門。
「不過後果自負,少年。」

「後果要自己負責呀,少年。」
歌珥老爺再次強調。

我緩緩吐著氣,把身上的怒氣平息:「這種老掉牙的激將法還真是過時呀,損我不成就開始從我可能在意事務上一個一個抓出來罵,看何時才能戳到我生氣。」

「你這小子原來不傻嘛。」

「是呀,不過,即便如此有時候即使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我一邊說著,雙眼閃耀著綠色的光芒,發動了『遠山之眼』,跨步走進了哈如坎音家。
「如你所說的,我也覺得有些事情是不能忍的。」

我一走進宅邸,從歌珥老爺的身後發出了兩股殺氣。

隨著殺氣而來,兩名女僕朝著我衝了過來。

右手邊的蘭寶抽出了擊劍朝著我揮了過來,左邊瑣蓮,一邊詠唱的跑了過來。

「風之銳利,風之迅速,風之穿透,風之無息,化作風之神靈賜予的銳利兵器…,風之魔法…」

我左手伸進外套兩邊的口袋,連結了『異次元口袋』拿出了魔法水晶。

魔法水晶變化成太刀,接著瞬間纏上火焰化成火切,而我的右拳則包覆著火焰形成手甲。

我發動「魔導的熟練」、「遠古炎龍的祝福」,省略著詠唱和唱名即可發揮出一般的火之魔法的威力了。

「風之刃。」

「集中突刺。」
蘭寶的擊劍尖端蓄著氣朝我突刺。

我的火焰手甲將其承受住,另一邊的風之刃則被火切給扛住。

在「遠山之眼」技能效果全開的情況,這兩人的動作我能夠即時反映。

「不錯嘛…,不愧是『受名者』即使是新人也還有點能耐。」
蘭寶揮動劍,以尖端投射出劍氣朝我而來。
「如風一劃。」

我立刻的右手的火焰手甲擋在身前防禦。

此刻的瑣蓮可沒有愣在一旁,立刻快速詠唱出招:「憤怒吧,風之精靈呀,呼嘯而過的風都化成利刃吧;風之魔法,利刃風起。」

瑣蓮的「風之魔法」將風刃與狂風朝著我丟了上來。

我以手上的火切和火焰手甲承受部分的攻擊。

「燃燒護甲。」

瞬間身上的火焰從龍麟披肩點燃,替我抗住了身上的傷害,我一揮刀帶起了火焰抹除了肩膀以上的風刃。

接著一個轉身,將火焰注入腳上,用力地踢出了出去:「爆炎踢擊。」

火焰順著踢擊噴發出去,兩人分別向後退,使用身上的武器和魔法防禦。

「風之魔法,狂風侵襲。」
雖然被剋屬性,不過瑣蓮巧妙的利用狂風侵襲,將火焰引導到一旁,避免傷害到她。

而蘭寶則是以「彈力突擊」閃躲到別的地方。

將進攻轉換成防禦嗎?這兩位女僕都不是簡單的人物,我這才明白為何選用兩個女僕擔任守衛。

這兩個人的實力都不低,可比外頭同等第二職階的戰士還強一些;這實力和戰鬥的應變能力...是來自於哈如坎音家的培訓嘛?

蘭寶使用的擊劍的確十分少見,剛好有身處在擊劍的名門之中,通常認為這種東西要不是傳子不傳女,就是傳內不傳外。

但我想既然有練武的機會,即便沒有真傳技藝,蘭寶的擊劍或許也在這個名門宅邸中有所提升。

「火之魔法,炙熱火球。」
我攤開了手,魔力快速釋放,製造了可以包容住兩人的火球。

我並沒有想傷害兩人,我知道依照他們的實力一定可以閃躲開的。

果然不出我所料,瑣蓮使用「風龍擺尾」的龍捲風與我的火球僵持。

很快的龍捲風被火球吞噬成火龍捲,不過也破壞我火球的攻擊形式,另外一旁的蘭寶則是在擊劍上蓄了不少的氣。

「劍如狂風。」

氣隨著劍風吹散了火焰龍捲風。

兩人的合作無間,氣勢並沒有因為我抵禦住兩人的攻擊而減弱,她們很清楚,人數也好戰略也罷,占上風的是她們。

「強化突襲。」
蘭寶衝了出來,劍上級中的氣朝著我刺了過來。

我身上的火焰護甲強勢扛住攻擊。

不過那力量卻突然散開,使得我抵禦的力量失穩,立刻蘭寶手腕一推,再次集中力量和氣,一舉將我擊飛起來。

「凌空追擊。」
蘭寶邁開不妨,突刺著追擊著我。

「風之魔法,鐮刀鶴唳。」

更多的風刃隨著狂風,跟隨著蘭寶的身影而來。

這兩個少女的合作攻擊,我無暇干涉,若是在繼續這樣我不想傷害她們,只是虛幌下去,我只會被壓著打。

我在半空中解除了火切和火焰護甲。

「什麼?」
蘭寶吃驚著,他無法理解我為什麼會解除火焰。

「那火焰很強,可是歐姆大人為什麼會要解除…」
一旁的藍無法理解的,難道是放棄戰鬥了嗎?可是又為何要解除身上的防備,這樣會讓自己承受傷害,他真的無法明白眼前這個人到底想做什麼,頓時對我的實力無法判斷。

「藍,妳仔細看就知道了…」

「歐姆…」
米菈擔憂地著,祈禱兩邊都要沒事的好,他知道我是不會隨意傷害她家裡的人,但她知道蘭寶和瑣蓮在接收命令的情況下是不會手下留情。

這場戰鬥明顯是我綁手綁腳...,嚴重吃虧。

我在半空中發動了「深海巨龜的知識」,淺笑著。

「水之魔法,水之結界。」

水之結界形成防護罩包覆住了我。

風和水是對立的兩種屬性,此刻在「深海巨龜的知識」和「魔導的熟練」的加乘下,結界的外層防護得以扛住風刃的攻擊。

而蘭寶的追擊,擊劍則刺在結界表面上,擊劍因為受力而彎曲,無法突刺進去。

我解除了水之結界,急促的戰鬥中我可沒時間吸氣,不可能憋氣那麼久。

從水之結界中掉落,這回輪到蘭寶失去重心而倒地。

我的另一隻手碰觸著地面發動著「水之魔法」。

「噴發之泉。」
我的全身被泉水包覆住遮掩住我的身影,而寶藍則是整個人撞上流水而被沖開到一旁。

「攻擊即使最好的防禦。」
歌珥老爺嘴角上揚的讚賞著。
「有能耐,有眼見這個小鬼頭,我還以為是個亂放火的小鬼,原來真有點腦子。」

「蘭寶,沒事吧?」
瑣蓮喊道,確認著蘭寶的傷勢。

「沒事,只是被水沖開而已。」
因為衣服沾溼又摔到一旁的草地,蘭寶身上的女僕裝著實沾了一身泥濘。

「善於翱翔的風之精靈呀,將您的能力借助於吾吧,使用吾之魔力展現您的力量,使吾能狗展翅飛翔,風之魔法,乘風而飛。」
瑣蓮將魔力集中腳步,接著颳起了旋風,瑣蓮踩著旋風在空中快步移動了起來,踩著類似輕功的步伐朝著衝了過來。

「風之魔法,狂風之刃。」
瑣蓮從腿上的袋子抽出了一支魔杖,魔杖瞬間包覆著強大的風刃,比「風之刃」更加劇烈且不斷的快速旋轉著,就入同鋸子的樣子。

瑣蓮揮動著附著「風之魔法的」法杖朝著我的水柱砍來。

瞬間將水柱橫切砍成兩半,卻發現我的身影不在裡頭。

我已經跳到了半空中。

「凝結水球。」

瑣蓮才發現我的身影,一顆水球直接砸在瑣蓮的臉上,使她雙眼暫時無法看見。

「流水之鞭。」
我的左手出現水流包覆,形成了鞭子,打向了瑣蓮手持魔杖的右手,將其魔杖擊飛解除魔法。

「幻之圓舞曲。」

此刻蘭寶已經爬起來,快步並續氣跳了上來;不斷揮動、突刺著劍形成了殘影和幻影,使人一時之間無法抓清楚的攻擊路徑來防禦。

「蒼炎,看你怎麼扛下這招。」

「硬扛呀。」
我理所當然地回答,解除了左手的水鞭,伸出了左手輸出魔力形成防護罩。
「魔力護盾。」

「火之魔法之後是與其剋制屬性的水之魔法,再來是無屬性魔法。」
銀禎仔細的觀察的我的戰鬥再分析著。
「這『蒼炎』的學藝還真是廣泛,同時也怪異,擅長火之魔法外,第二、第三的卻選擇刁難自己的屬性和越級的魔法,如此修羅的學習方針,竟然還能將這三種魔法用得如此得心應手,果然非等閒之輩。」

「畢竟是蘭登那老傢伙看上眼的小夥子,那傢伙雖然感覺大剌剌且沒再思考的樣子,其實城府可深的,這孩子會被看上眼就證明是枚極佳的棋子。」
摸著自己的鬍子,歌珥老爺感嘆道,用著神秘的眼光看著我。

「遠山之眼」和「殺手的意境」的發動下,我可以感受到那不善的眼光。

不斷的突刺,蘭寶沒法一時之間突破魔法護盾,我們雙雙因為重力而掉落。

我快速的背部落地使用受身。

瑣蓮方才擦乾淨臉上的水,怒瞪著我,她的右手已經纏上了「風之刃」,朝著我追擊過來。

「流水之壁。」
我左手輕拍著地面,四周築起了水牆將瑣蓮包圍住,使她無法脫逃。

「急流之柱。」

我再次拍著地面讓水柱包覆著我。

「結束了,夕立流,蛟龍之衝。」

水柱轟向水牆之中,我快步移動水柱之中,利用「水之魔法」讓水晶太刀挾帶著水流,這回沒有使用水切,因為生怕傷害到這兩位女僕。

水柱衝擊著水牆中的瑣蓮,使她反應不及;瑣蓮就在毫無招架的情況下,被我來在其中來著一擊「蛟龍之衝」搭配「警視流,阿吽」。

刀背側擊腹部的同時,四周的水都散開。

眾人看見著抱住腹部的瑣蓮。

「抱歉,這位小姊姊,先讓妳睡一下。」
我轉向用刀背敲擊著她的後腦勺,發動『滿空星轉』使她因為頭部攻擊而發動了必然昏厥的效果倒下。

「劍術和魔法搭配起來堪稱一絕。」
撫摸著自己的鬍子,歌珥老爺眼睛一亮,更仔細的看著我們的戰鬥。

我單手抱著昏過去的瑣蓮小姐,將她平穩地放在地上。

「瑣蓮!」
蘭寶大喊著,抓緊著擊劍,出招過來,看來是要替瑣蓮報仇。

「閃電突襲。」
快速,一眨眼的工夫我還來不及反應,蘭寶就快到了我的面前。

「夕立流,濺起之躍。」

我快速讓流水包覆著太刀,接著朝著地面的水灘一揮。

揚起了水攤,讓蘭寶緊急煞車迴避。

「夕立流,暴雨之怒。」

在水珠落下之前,我全開所以身體強化的技能快速貼近了蘭寶,挾帶著流水的水晶太刀,重重跟著我的移動方向揮刀砸向蘭寶的身體。

將其整個人擊飛出去。

銀禎已經提前一步跑了出去,接住了飛出去的蘭寶。

蘭寶受到衝擊也昏了過去。

「蒼炎大人,好厲害,這劍術技巧和魔法的程度,對抗第二職階的蘭寶姐和瑣蓮姐都不是問題,還相當從容。」
藍佩服地說著,有些一愣一愣,她並非是公會的人,待在哈如坎音家也沒見識多少強者,只是多少知道階職等級的差距。

她印象中眼前的兩位女僕已經算是第二職階中戰力堅強的高手了,卻沒想到會在二打一的情況下反被一個第一階職的新人打倒。
雖然有使用魔法,但卻操著劍術的魔法師,怎麼樣都是難以想像的結果。

「需要換我來嗎?」
銀禎請示著一旁的歌珥老爺。

「不需要,還是直接簡單的讓老人家我來吧。」
老爺子緩緩拄著拐杖朝著我過來。
「一刀一式,若你能全身而退,我就當作你贏過在場所有的人,我就姑且讓妳能夠跟著我寶貝孫女進來這個家門。」

「老人家這不好吧,要我和你對打?」
我說是這麼說,不過我很清楚眼前的歌珥老爺絕非外表那樣年老衰退。

他的戰力還十分強,丟到戰場上或許都不成問題。

「你當我老人家會輸你不成,那樣恐怕是你太過自傲了。」
歌珥老爺子再次強調著。
「擅闖哈如坎音家的事情,即便你是蘭登那傢伙的弟子,執法機關上也難逃審判。」

「這不是你刺激我逼我闖進來嘛。」
我嘴上碎念抱怨著。

「氣流通路。」
歌珥使用著我從沒看過的招式,一瞬間氣疏通著他任督二脈,所有的氣血都暢通,再次活了過來,,使得他身體進入了媲美壯年的狀態。

接著將氣注入了手中的柺杖,拐杖一端被包覆著銳利的氣,就如同擊劍一樣。

「爆發提速。」
一瞬間那看來站不穩的雙腳,從一開始的樣子經過氣流通路而站得紮實,接著正爆發出強烈的氣。

每一步都是氣的炸裂,歌珥飛奔而來。

「奔馳突刺。」

每一步歌珥都在不斷的提升速度,每一提升速度歌珥的力量和氣就變得更強。

力量、體重、速度、氣量相互的牽引著使得這一擊的威力不斷提升。

「會死,會死,這一擊硬接會死的呀。」
我快速碎念著,但腦子沒有停止思考。

躲不掉,我第一個瞬間就接受了這個事實,第二個瞬間接受了硬皆會死的事實。

但不論如何,既然躲不掉,我只能接下他。

重點是這要怎麼接呀…,接下這招,即使真以辦法接下來,以我的身體素質必定是會死得。

必定?

我嘴角頓時上揚,就在歌珥與我近在咫尺的時候。

「怒滔之嘯。」

水晶太刀捲起了,四周的水,朝著歌珥一揮。

發動著「劍客的非戰主義」,被揮向的歌珥,連同著水攤匯聚成的波浪,隨之跟著地上的石頭、枯枝、枯葉,被沖回了原來的位置。

被吹風的一瞬間,歌珥老爺的氣瞬間因此解除,狀態到是沒有完全消退。

滾了幾圈,歌珥撐著拐杖緩緩起身,拍了拍身上的水,不可置信地看著我,他的身型慢慢地從肌肉猛男的狀態削弱成精壯的老人。

他擰著濕透的白鬍說道。

「本想說把你轟出去這個門,讓你省思一下實力的落差的,不過開了眼界的卻是我這個老頭子呀,哈哈。」
歌珥豪邁的笑著。

一旁的銀禎將蘭寶交給了藍照顧,向前確認歌珥的身體狀況。

「銀禎,別擔心,我還沒衰老到承受不住這一摔。」
歌珥淡定的說道。
「叫屋裡的人把宅邸門面清一清,順便帶那兩個女孩子去療傷。」

歌珥吩咐著,不時看向著我,對於剛剛自己很有把握的一擊,卻被莫名的破解了,感到懷疑。

「難道,蘭登那老傢伙看上的就是這小子有這一層意外的天賦嘛。」
歌珥梳整的鬍子的走了過來,接著叫喚著一旁的藍小姐。
「藍,在銀禎負責照顧那幾個小ㄚ頭的時候,這一位蒼炎之歐姆先生,就交給你照顧了,他待在這裡的幾天,替他準備餐點以及過夜的地方。」

「好的,老爺。」
藍急忙的跑了過來,鞠躬接令,雖然有些失禮,不過作為僕人的她還是得確認一件事情。
「請問歌珥老爺,這樣的意思是准許歐姆大人可以進出宅邸囉。」

「哈,機靈的ㄚ頭。」
歌珥看了看藍,接著不以為意地回答。
「我已經不是當家主了,能否決定這件事情和訂下規定的人不是我;我只說允許她可以跟著小米菈進來而已,哈哈。」

這老當家真得不要緊嗎?總感覺這麼做似乎沒有保障。

我不太懂得貴族一家之間的關係,尤其哈如坎音家看來又有著自己特別的地方。

在現任當家,也就是米菈的父親面前,似乎作為那一位的父親,前任當家的米菈爺爺,似乎也沒有插嘴的餘地。

「不過,別擔心,有我照顧著妳,妳不會受到責罰著,就照我的意思做吧。」
歌珥只是拍了拍藍小姐的頭說道。
「況且妳也知道,比起那些ㄚ頭,當家主是不會怪罪妳的。」

「是,遵命。」
藍嘟著嘴點了點頭,接著收起了那個表情,掛起了笑容朝著我小跑步過來。

很快宅邸的其他仕女也紛紛出來到了門口,

將倒下的蘭寶、瑣蓮扛回宅邸內部。

米菈也擔心得靠了過來:「沒事吧?歐姆,真沒想到我爺爺會認真的出招。」

米菈也聽過自家爺爺的豐功偉業,雖然與其幾次交手,但都建立在讓她的劍術教育而已,即使看過父親和爺爺的交手,那也都是點到為止,剛剛的那一招明顯是認真了。

「沒事,還好突然有辦法干擾,妳家爺爺的攻擊,不然真被那招打中,我可能也不用參加考試了。」
我苦笑著那一擊吃下去不死也是重傷。

「真是抱歉,都是我忘記了家規,本來是想讓歐姆陪著我回來想說能不能讓家裡的人信服我便強的…」
米菈慚愧地說道,十分不好意思拖累了我。

「沒關係啦,身為夥伴本來就要互相幫忙。」
我也不會生氣,雖然剛剛的鬧劇讓我有些動怒,不過和不是傭兵或怪物的幾位高手交手,讓我學到了不少。
「米菈的爺爺和那兩位女僕小姐都很強,交手中我也學到了不少。」

「這樣呀,不愧是歐姆,即使這樣也還在精進自己。」
米菈說著眼神黯淡了起來,才看著莉雅和蓓堤、尤俐為了自己的夢想離開隊伍去訓練,我也在和其他人的交手中成長,就只有她自己還停佇在原地。

離考試越來越近,米菈似乎感覺又更加迷惘了。

「歐姆大人,這是用來擦身體的毛毯。」
藍遞上了毛巾給我,一邊幫我確認著身上有沒有傷勢。

「謝謝,不要緊的我沒有受傷。」
被一個少女從上到下的檢查著身體說來有些害羞,我急忙地退了開來。

「抱歉,太習慣用照顧米菈小姐的方式照顧人了,讓您不自在了。」
藍察覺到自己有些越矩,立刻退了開來,視線正視著我。

「不會啦,只是我不太習慣讓人服侍,畢竟我不是什麼豪門出身。」
我苦笑著,雖然被人服侍很輕鬆,但有些地方太過被照顧又覺得怪怪的。

「了解了,稍微擦乾身子,還是讓我領著歐姆大人進入宅邸更衣吧?夜深了這個季節可是會著涼的。」
藍說道,領著我和米菈進入了宅邸。

米菈家是個三層樓的石磚建築,雖然沒有中古城堡那樣的感覺,但頗有中世紀古蹟美感,看來十分氣派高雅。

走進入裏頭,鋪設一片一片石英地磚,在這時代可是十分高級,況且我想這個不像現代的磁磚一樣是薄薄的一片,或許是和磚頭差不多厚度的地磚吧。


米菈便先和我暫時分別,回去了她的房間,我則由藍領著進入了一個宅邸最邊間的房間。

「很抱歉這個時間洗澡水還沒有燒好…,本來應該是我要負責的啦,不過因為事發突然,所以…還請見諒。」
藍再次鞠躬的致歉。

「不會,能讓妳來照顧我,而且又是我打擾了妳的工作,是我該抱歉才對。」
我也禮貌性的鞠躬致謝。

眼前的邊間房間,也不像是客房,單純就是一間平常沒人使用的房間而已,不過光是如此,這房間規模,大概可以跟現代旅館的頂級房相比了。

有著高級的桌椅,文書桌,獸皮的地毯和沙發,以及十分的雙人床,光是那床墊和枕頭從我眼光看來等級完勝我之前住過所有旅館的枕頭。

其餘的裝潢除了石雕的梁柱和擺設,看來很貴的花瓶以及畫作,就是有著十分大的落地窗,和高級的絲絹的窗簾。

讓我站在裏頭有些坐立難安。

而然則是翻著櫃子,將裏頭的用品拿出來,如浴袍或是毛巾之類的東西,或是一些燭台、油燈。

經過一段路程和打鬧,天色也漸暗了,藍簡單的點燃了房間周圍的燭台。

「不過說來歐姆大人真的很厲害挺厲害的;小藍我還是第一次看見有人能夠和瑣蓮姐還有蘭寶姐打得那麼精采,甚至還一次打贏他們倆個。」
藍一邊整理著東西一般和我說道。

「也沒什麼啦,只是剛好我會的招式中有辦法應付她們,否則前面我使用擅長的『火之魔法』不是也被兩人壓著打,若我沒有想通辦法,或許輸的人會是我。」
我十分客氣地說道,居人離下總該客氣一點,即便藍不是主人,但我打得可是她的夥伴。

「請不要謙虛歐姆大人,我知道您很厲害。」
藍停下了手邊的工作看著我,認真地說道。
「兩位姊姊可是動了真格在戰鬥,而您還顧慮到了大小姐的立場,選擇擊打而非殺戮在戰鬥,沒讓兩位姐姐受到嚴重的傷,光這一點您的品格和實力就足以讓小藍我佩服。」
藍認真地對著我說著,眼光閃著金光崇拜著。

讓我被說得都不好意思了。

「還有歌珥老爺那驚天地的一擊,你也能全身而退讓老爺的攻擊失效,小藍我真的,真的很佩服。」
藍再次強調著。
「歌珥老爺雖然只是一招而已,但剛剛那一招可是認真的;平時老爺收徒弟的時候可嚴格了,歐姆大人您能受到老爺的認可,可以說或許同年齡和等級的戰士就沒人是您的對手了。」

原來那老人家還有再搞收徒這回事呀,那麼蘭寶的擊劍技術或許也是出自於那個老頭之手…

「原來是這樣…」
說來我身上的衣服雖然擦拭過了,不過也已經濕透,看來得要換件衣服才行。
「對了,藍小姐,不好意思我還得先換衣服,所以…」

有些不好意思地,總不可能讓藍小姐在一旁看我換衣服,她只是被派來照顧我的女僕,也不是我真正的佣人,即使是我也哪來好意思在別人面前換衣服。

「好的我明白了。」
藍回答著,我也趕緊轉身準備更衣。

聽見了門關閉的聲音,我從半空中拉開了「異次元口袋」的拉鍊,從裏頭拿出了我的更衣包。

從裏頭拿出了一套白襯衫,這衣服是我買來替換的,雖然我的制服在這世界來說說來質地高級,被說是正式服裝也不為過,也有著領帶和西裝褲差不多的制服褲。

不過要我穿著那件有著校徽的制服襯衫在異世界到處跑,我只覺得有些丟人。

我可沒有那些作品中的主角,這麼不怕人眼光的本事,就算穿在奇特,至少我也穿得符合我審美觀的帥氣。

我又想起了在奧得據點那幾位穿著高中女生制服的少女,不禁嘆氣著。

若真蕾比小姐是穿越者…,她還真是荼毒這世界審免觀的病毒。

我脫下了外套,準備打開鈕扣脫下了襯衫;恰巧一個轉身,才發現,原來藍小姐還在房間內。

「欸!!」
我慌張地叫了出來。

雖然裏頭還穿著排汗背心,不過正換衣服毫無防備的時候,突然這麼一看到人,誰都會嚇到了。

「怎麼了嗎?歐姆大人?」

「等等,妳怎麼還在這邊?藍小姐妳剛剛不是出去了?」

藍用著疑惑的表情看著我:「出去?不是歐姆大人要換衣服,所以我聽您關上了門,本來想替您更衣的,不過你就自顧自突然變出一堆東西,我也不好意思吭聲了。」

不好意思的人是我吧!

「等等,幫我更衣?」
比起『異次元口袋』被看見,我更驚訝著這句話。

「是呀?仕女幫主人更衣很正常的吧。」
藍理所當然地說道。

這樣說來好像也是,雖然我不懂歐美地區的女僕、女傭會做些什麼。

但是中國古代的宮女、俾女,服侍主人的內容這樣做好像是正常的,會幫主人打好洗澡水、洗臉刷牙的水、以及換衣服。

不過,我可沒有做過那種事情呀,我只是個普通少年。

「那個,不好意思我說過我沒有被人服侍過,我自己更衣比較習慣… 」
說得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解釋了。

或許是價值觀的不同吧?我也不知道怎麼說才能讓藍小姐明白。
「總之我一個人換衣服就可以了,方便的話藍小姐可以不用一直顧著我,我會感覺給您添麻煩了,所以藍小姐可以先去忙著其他工作。」

藍有些狐疑的看著我,不過既然我這位客人堅持,她也不遑多說什麼。
「雖然老爺有交代我,但歐姆先生堅持的話,為了不造成歐姆先生的困擾,我就先去處理其他工作了,晚餐好的時候,小藍我會再來叫您的。」

藍再次彎腰鞠躬,將桌上的東西大致擺好後,急忙地離開了房間了。

我該不會是嚇到她或是讓她誤會了什麼了吧?

也可能是我的名號,和之前的對戰狀況,讓她覺得我是不能得罪的人吧?

我無奈地繼續換著衣服,藍怎麼說也是米菈的兒時玩伴,對我也挺好的,找個機會我還是好好解釋一下吧。

我這樣嚇著她,總覺得太不好。

更換完衣服後,我稍微地整理自己的行囊,剛剛那些食材就打包進去『廚具包』裏頭;雖然應該是要給米菈的,不過反正以後米菈也會吃到,我這樣放應該沒問題,也不浪費。

我稍微在柔軟舒適的床上休息,雖然床十分的舒服,讓我睡了一天馬車的背獲得救贖。

總覺得來到這個世界後,就沒有睡過這麼舒服的床了。

很快的我便進入了夢鄉…


再次醒來,是聽到了敲門的聲音。

我從夢中醒了過來,沒有夢見什麼東西,或許是疲憊的關係,我睡得很沉。

「抱歉,我剛睡著了,請進…」
我說完,房便被緩緩打開了。

探頭進來的是藍。

「不好意思,歐姆大人,晚餐已經準備好了,還請您去用膳,老爺和當家夫人都會一同用膳,歡迎您的到來。」
藍鞠躬後,趕緊解釋給我聽。

「當家夫人?」
我還在半夢半醒之間,當家夫人說來,應該是米菈的母親了吧?

還記得稍早的對話,也就是說米菈的父親參加會議而不在家中…

不過既然主人也會一同用餐,我也不好意思讓人家等我,我趕緊起身,穿上我掛在椅子上的襯衫。

接著在藍的領路下,前往了餐廳。

餐廳十分的大,光是這一家人的餐廳,幾乎就堪比外頭公會據點的大廳。

上頭還有著水晶吊飾的水晶燈。上頭掛著許多的蠟燭。

四周滿滿玻璃製品的花瓶和雕像,以及石製的檯座,地板的紅色地毯十分高級;餐桌的木材質地也十分高貴,上頭的圖樣雕刻的十分精細,一看就知道是高等品。

「歐姆大人請就坐。」
藍將我帶領到了餐廳另一端數過來的左側第二個位子。

「好的,謝謝。」

我可以看見在大門口見過的蘭寶小姐和瑣蓮小姐,正端的菜進來。

「瑣蓮和蘭寶小姐也會負責宅邸的雜務嗎?」
我疑惑地問著。
「從剛剛的狀況來看,仕女們好像也得負責座守衛的工作」

「是的,整座宅邸通常的男性只有老爺和當家,傭人們都是女性,而宅邸的雜務是我們各自分擔的,除了烹飪和守衛的工作外,守衛會由有戰士資格的侍女負責,剩餘的人就會負責料理。」
藍簡單的解釋著,站在我的身旁,站得平穩,雙手擺在腹部。

「原來如此…」
我看著周遭的人工作著,除了剛剛那兩位女僕外,又有著兩位黃色長髮和深色長髮的女僕,負責端菜和擺盤。

「對了,方便問一下,這間宅邸有多少位女僕嘛?這麼大的宅邸,應該要不少人打掃吧。」

「回歐姆大人,除了我的母親是女僕長外,剩餘的女僕包含我是七位,通常我們各自都有負責的打掃區域和工作項目,而蘭寶姊他們則是在守衛的時間外,輪流會頂替各自的工作。」

藍一邊解釋著的同時,這時餐廳的門打開了。

剛剛看見的黃髮女僕,帶著米菈,以及另一名打扮漂亮的女性進來餐廳。

我想應該就是這哈如坎音家的夫人,也就是米菈的媽媽。

我立刻起身的迎接。

「歐姆!」
米菈看到我,開心地喊著我的名字;不過又停住本來要說的話,尷尬看著自己的母親。

「沒關係的小米菈,歐姆先生是妳夥伴,這裡沒有別人,你們互動自然一點沒關係,不用太過拘束。」
米菈的媽媽和善地說著,說起話來十分輕柔

米菈的媽媽有著一頭紫色秀髮,長齊腰部;當中綁著兩個長辮子在耳後。

----------------------------------------------------
角色名稱:莉多.哈如坎音
種族    :人類
職業  :戰士(高等戰士)/ 祭司
等級  :55
年齡  :35
身體數值:STR:133 CON:105 DEX:135 INT:120 WIS:130 CHA:85
身材  :165公分 55公斤
----------------------------------------------------

「鑑定」的結果又自動跑了出來,總覺得從打倒巴風特之後,這技能越來越不受控了,比起當初在瑟法購買了這技能的時期更加不受控。

雖然我對於出現什麼訊息也不意外了,不過讓我更好奇的是…

眼前米菈母親,也莉多小姐的身材姣好,完全不像是擁有一個18歲女兒的母親,上圍看來也十分驚人,比米菈還好,不禁讓我好奇是多少。

不過這時候,「鑑定」卻不告訴我相關的訊息….,說來還真是…

沒有啦,我是說該有的資訊就該在我需要的時候出來,而不是總是屏遮和刪減。

讓我更驚訝的是,莉多夫人的身體數值,是名完美的戰士,甚至即使作為修道者也算堅強的戰力。

55等的高等戰士和祭司,說來的確是很角色。

這也讓我好奇,既然米菈的媽媽那麼強,父親又雄霸一方的能文能武的領主,米菈又為何對自己的實力如此沒有信心,並且會找不到方向。

還是說,這就是所謂天才的撞牆期呢?

「歐姆先生您好,很抱歉這麼晚才招呼您。」
莉多夫人領著典雅的禮服裙襬微微鞠躬。
「我是小米菈的母親,莉多.哈如坎音,叫我莉多就可以了。」


「別這麼說,是晚輩我沒有提前告知到來,進來了宅邸都還沒能和夫人您見上一面,是我有失禮貌。」
我擺著手鞠躬。
「很感謝妳們提供我住處和餐點。」

「還希望餐點您能夠喜歡。」
夫人直接的坐到我的身旁的位置,而米菈則是坐到了我的對面。

說來讓我有些緊張,米菈的母親十分的漂亮,打扮相當高貴,完全就是所謂上等社會另一個世界的人。

雖然我身上穿的西裝和制服褲,材質不差;但知道這些服裝在原來世界也不是什麼上等貨的我,說來有些心虛。

沒多久銀禎小姐陪伴著歌珥老爺進入了餐廳,歌珥老爺對著我點了點頭,似乎很滿意我的打扮,我則是站了起來鞠躬與打聲招呼。

歌珥老爺只是用手表示我免禮,我便又隨著他就坐後跟著坐下。

在莉多夫人的指示下,除了藍和銀禎小姐外,其他的女僕加緊腳步的將餐點都送上來。

接著一排地站在旁邊。

當中又有一名身材說來也十分豐腴的女僕走了進來,站在莉多小姐與我身後之間。
「那麼,我們開始用餐吧。」
在老爺子的話語下,我們便開始了這場餐敘。

「對了,歐姆先生對於我們宅邸的侍女還不熟吧。」
用餐沒多久莉多夫人好心的開始替我介紹了。
「如果要暫時在這裡,認識一下也是挺方便的。」

「啊,還謝謝莉多夫人的關心。」
我稍微愣住的放下刀叉,雖然我的確是想在這裡訓練一陣子,不過這樣白吃白住的,我的良心也過意不去。

「那兩位您應該有過照面了,是蘭寶和瑣蓮。」

藍寶雖然表情平淡,但還是對著我笑了笑點頭致意。

倒是一旁的瑣蓮表情十分難看,似乎對於自己被打倒的事情很在意,看了看我,不過一旁的夫人正在介紹,她還是得拉下臉來,勉強擠出笑容應對。

「接著是這一位是古栗,除了餐點和雜物外,負責宅邸的醫護工作。」
在莉多夫人的介紹下,黃色長髮的女僕對著我鞠躬。

「古栗小姐,妳好。」

「這一位是負責園藝以及藥草栽培的芝葉。」
紫色長髮的女僕則是拎著裙襬像我微微鞠躬,掛著業務性的笑容,雖然有些分不清楚是什麼原因,不過她本來的表情似乎挺嚴肅著,應該是比較偏安靜型的人。

「最後是這一位。」
莉多夫人轉身,很快得那一位身材豐腴的女僕自己挺身站了過來。

我的位子的高度正巧可以看到她胸前海派的謊動,說來相當衝擊。

不過我也這才發現,這位女僕也有著一頭水藍色的頭髮…

「這一位是米斯敦太太,是這段時間負責照顧您的女僕-藍的母親。」

「啊,還請多指教。」
我微微點著頭打著招呼。

「是我這邊還請歐姆大人多指教。」
米斯敦太太鞠躬的時候胸前再次明顯的擺動走山,讓我眼睛都不知道往哪裡擺。

說來這山脈的等級好像比莉多夫人更高,要不因為莉多夫人身穿禮服,而米斯敦太太身穿的是女傭裝無法比較,不仔細看還真不會察覺。

「小女作為侍女經驗尚不足,還請您多見諒。」
米斯敦太太十分溫柔且溫暖的笑容看著我,有種把女兒交付給我的感覺。

或許是我的錯覺吧,應該只是單純不想得罪有權有勢的名人之類的。

雖然我並不覺得我自己的地位有高到哪裡去,不過前後這樣一鬧,似乎我對於一般老百姓,也算是上等社會人士了。

在仔細一看,在場的人除了在做用餐的我們四人之外,其他的女僕幾乎沒有什麼笑容。

一直沒有提到的負責服侍老爺的銀禎小姐也是擺著一個不算嚴肅或臭臉的撲克臉。

瑣蓮和蘭寶就不說了,她們的表情沒好過,至於藍的話,似乎沒有一開始的開朗感,表情十分凝重。

或許是我多慮了吧,畢竟這種場合對於女僕們來說本來就不是主場,而是這座宅邸的主人和客人的場合,她們自然不能擺出太多表情,即使是笑容,若不符合現場的氣氛,可就糟了。

經過一番介紹,我們又便繼續用餐,米菈雖然剛剛恢復了笑容,不過在歌珥老爺進來後,似乎又壓抑了不少。

是因為貴族人家的禮儀嗎?

總覺得即使當有錢人和上流社會也十分的辛苦呢,想起了派悠總是說著什麼名門的尊嚴和身分,巴梭培也是。

這些東西對他們而言是根深蒂固的教育和束縛吧。

「小子,你認為這個城鎮怎麼樣?喜歡這個城鎮嗎?」

用餐的一半歌珥先生突然對我提問。

「怎麼樣是指…」
對於這樣提問我有些錯愕,不過還是不脫序的回答。
「很繁榮呢…,哈如坎音家的治理十分的好,感覺這裡的人民都過得很幸福的生活,也對於你們十分尊敬愛戴。」

「哈如坎音一族自某個時期戰爭不穩定的時期成為皇族的助力,隨後政局穩定後被封為這個地方的領主,至此領導著這裡的居民渡過蝗災、魔物入侵、乾旱以及盜賊侵襲;我們一族總是在最前線領導著居民突破難關,懲除惡禍。」
老爺子娓娓道來這個家族的歷史。

「果真是十分有歷史的名門,能長年經營一個地方至今都受人景仰,真的十分讓我敬佩,當中下了不少苦心和對後代的教育吧。」

「自然教育不用說,琴、棋、書、畫,騎術、弓箭、劍術都是我們家族子嗣該會的,更別提農、工等事務,為了能領導居民,解決他們的工作困難,這些都是必須要了解的。」

老爺子說著說著開始嘆氣。

我能感覺到眼前的米菈正在顫抖著。

說來米菈似乎既不會騎馬,也不會弓箭吧。

「我們一家一脈單傳,好在都有著子嗣得以傳承家族基業,不過,這一代當家主卻遲遲沒有適合的接班人。」

可以感覺話題被歌珥老爺子帶到了十分嚴肅的地方。

米菈表情變得十分難看,一旁的莉多夫人則是收起了笑容只是平淡的吃著眼前的料理。

「我並不討厭孫女,米菈做為傳承我一族劍術接班人,從小接受訓練,也將我們家族精心改進的擊劍術打下良好基礎並持續成長。」
歌珥老爺知道自己說得言重了,看了看一旁的米菈,安慰道。
「這並非是米菈妳的錯…,作為這個家的女兒妳做得非常好。」

米菈只是點了點頭,不敢露出任何情緒。

貴族果然就是問題很多,看來歐珥老爺所說的就是傳承香火的問題了吧。

這個哈如坎音家,只有一個女兒米菈,這麼說她身上也背負著這無法傳承家業的罪孽。

又同時…

我眼角的餘光看著一旁的莉多夫人。

莉多夫人則背負著無法生孕出男丁的壓力。

所以…,是因為這一層面的壓力壟罩在這個家中,間接施予給了米菈心理創傷,加上為了能完美傳承哈如坎音家的劍術壓力,使她便得膽小害羞的嗎?

說來這個想法又不太可能,莉多夫人看起來又不像是對米菈會如此施壓或抱怨的母親。

從剛剛她讓米菈可以隨意和我互動的看來,應該不是那樣子的人。

「少年,別想多了,是老頭子我話說得太多。」
歐珥老爺似乎發現我正在盤算著周遭每個人的心情和情況。

「換個話題吧?歐姆喜歡這個哈如坎音家嗎?」
歐珥老爺直接地問道。

問我喜不喜歡…?什麼意思?

一時間我的腦子抽了想不起來,但又突然才察覺,我回答喜歡是要我幹嘛?入贅這個家嗎?

「我…這個…」
我面有難色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眼前的米菈則是害羞得臉紅低下了頭。

「公公您說得太直接了,歐姆先生才第一次見識到哈如坎音家,她根本沒想那麼多。」

我苦笑地回應:「是呀,我以前只是個鄉村出身的旅人,沒有見識過什麼上流社會和貴族,這樣說其實我也很難說喜不喜歡。」
我客套的回應著。

「那麼問點歐姆先生能夠回答的。」
突然我看見莉多夫人不懷好意的笑著靠了過來問我。
「歐姆先生,喜不喜歡我們家小米菈?」

「米菈?喜不喜歡?」

這個問我,我又看向了米菈。

米菈抬起了臉完全通紅,可是這個場合又無法插嘴什麼。

說不上喜不喜歡,我就當米菈是個妹妹角色的夥伴….

而且我又有喜歡的人…莉雅小姐了….

「如何?喜歡還是不喜歡?」
莉多夫人追問著。


「我…」
我尷尬的不知道該怎麼回答,臉頰跟著紅了起來。

「還是說討厭我們家小米菈呀?」
莉多夫人刻意的引我跳坑。

聽到討厭的這句話,歐珥老爺,以及眼前一排女僕、瑣蓮、藍寶、銀禎都怒瞪著我。

「歐姆…」
米菈有些害羞也不是沮喪也不適的看著我。

「我不討厭米菈…」
我回答著,只能這樣回答。

「不討厭就是喜歡囉,很好。」
莉多太太喜孜孜的說著,繼續享用自己的餐點。

「竟然對我孫女有好感,那就好辦了,哈哈。」
歐珥老爺聽聞我們的反應豪邁的笑著。

那就好辦了?等等我剛剛那句話不是那個意思呀?

「歐姆…」
米菈則是害羞的遮著臉,用著手狹縫看著我。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93290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奇幻|原創小說|穿越|放置型|異世界|轉生

留言共 10 篇留言

千里一醉
頭很香 風大棒 加油多更一點 XDD

03-25 22:32

kaze
感謝支持
不過這個更新速度已經是我的極限了03-25 22:49
小小天殺
應該不會變成 歐姆·哈如坎音吧?

03-25 22:36

kaze
我發送文章出去之後 也有想過著問題
還想說歐姆的全名變好聽了03-25 22:51
千里一醉
老爺子威武 原來女婿是這樣招的

03-25 22:53

kaze
女婿是拐騙來的ww03-25 23:01
司語
藍寶…鎖鏈…好吧…

坎音家果然還是有點貴族脾氣呢啊…不過完蛋了,正宮要生氣了XP歐姆要怎麼拒絕掉呢www

03-25 22:55

kaze
其實際蓮 銀禎 古栗的名字是斜音來著的
只是剛好中文也有和空耳同音的詞www
就順勢當名字梗玩了

歐姆此刻深陷天人交戰03-25 23:04
kaze
風碎唸
難得連續在留言和大家互動
有一件事要公布
昨天發送的64回中
整篇系列累積文字量達到100萬字了
感謝讀者和巴友們的支持
我才能一路寫到這裡累積這麼多故事

還請大家繼續支持!!!

03-25 23:01

Kenny-忙碌的SSRB
要變成花心公子了嗎ww我比較希望歐姆專一一點啊(茶

03-25 23:04

kaze
我也很煎熬著歐姆的感情生活
是該專一 還是後宮遍地開花
又或是像韋小寶那樣專情與幾個女人(誤03-25 23:11

歐姆母湯哦,莉雅拳頭集氣了

03-26 15:22

kaze
歐姆該死了w03-26 19:58
楓翔
我本來猜 米菈的爸會一身肌肉 殺出來 誓言幹掉接近女兒的害蟲wwww

03-27 16:10

kaze
不在歐姆面前 其他人都是害蟲(誤
歐姆差點就被米菈爺爺殺了www03-27 20:23
櫻花喵
啊啊啊!!好想趕快看下一集唷~~

04-02 15:40

kaze
有喔,有下一集www04-02 19:38
䁥稱
「善於翱翔的風之精靈呀,將您的能力借助於吾吧,使用吾之魔力展現您的力量,
使狗展翅飛翔,風之魔法,乘風而飛。」

06-17 13:3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2喜歡★nimopo5568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長篇小說-... 後一篇:[達人專欄] 長篇小說-...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dhreekingdon幸運看見的你
給你一顆紅心~讓你能保有一整天的好心情~祝你事事順心喲~(<ゝω・)~❤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0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