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人專欄] 【靈能偵察III】暗境重生《中》26. 都不是人 - meowbark0622的創作 - 巴哈姆特

創作內容

6 GP

[達人專欄] 【靈能偵察III】暗境重生《中》26. 都不是人

作者:喵芭渴死姬│2018-12-03 08:07:49│巴幣:12│人氣:406
  
  飛機總算安全落地,劫後餘生的兩百多人軟著走出機艙,無不喜極而泣地感謝上帝、感謝力挽狂瀾的後備機師,至於空服員與副機長為何會集體暈厥,機長又為何會神秘失蹤等等問題,他們已無力關注。
  
  諾蘭送了幾根混入靈力的菸請走來幫忙的孤魂野鬼後,就帶著阿肯避開人流,與收到風聲趕來善後的地府鬼差交錯而過,來到機場的租車中心,卻不料已有人在此等候。
  
  「大人別來無恙?」戴眼鏡的青年笑瞇瞇道。
  
  諾蘭移開視線,試圖無視對方。
  
  偏偏阿肯不懂看人臉色,歡快又天真地說:「隊長,他好像在叫你耶,咦?他不就是那位救了我們的魔族先生嗎?說起來,我們好像還沒跟他好好道謝耶。」
  
  青年立馬握住阿肯的手,相當自來熟地說:「就是我,我叫桀普,朋友你呢?」
  
  阿肯難得被人關注,頓時感動得熱淚盈眶,「我叫阿肯,很高興認識你。」
  
  「你也是,不如一起坐車吧。」桀普趁勢拐人。
  
  「好啊!」被拐成功。
  
  諾蘭:「……」
  
  真想抽死肯尼熊!
  
  
  不同於東岸微涼氣候的德州豔陽下,一台最新款的純白奧迪奔馳在通往海洋的快道上,宛如一道炫麗的流光,令沿途的人都忍不住以目光追逐它迷人的風采。
  
  諾蘭倚著車窗,毫不客氣地散發出凍人的寒氣,為冷氣省了不少工作。然而,坐在前頭的兩人卻像嫌車內溫度不夠低一樣,不斷以他為中心進行深度且友好的交流。
  
  「辛苦你了,桀普,不只讓你破費,還讓你幫忙開車。」
  
  「哪裡,過去一直受你們隊長照顧,我們幫點小忙也是應該的。」
  
  「原來你跟我們隊長很好嗎?」
  
  「豈止好?諾蘭大人是解救我們於水深火熱的陽光,沒有他在,我們老闆就簡直不是人,天天發脾氣不說,還二十四小時地奴役我們,不給加班費,也沒有年終獎金,真是慘忍至極!失去大人庇佑的我們就像一群孤兒,過的是一個苦。」
  
  「真的好慘啊,你們老闆是誰?」
  
  「是主掌慾望的魔君。」
  
  「喔,他真的不是人。」
  
  諾蘭:「……」
  
  你們全都不是人!
  
  諾蘭越聽越火,便索性燒了張隔音符杜絕所有噪音,順便把握時間補眠。先前的打鬥和操作鬼靈耗去他不少心神,當背負兩百條人命的重擔一放下,倦意便鋪天蓋地地襲來,但為了趕赴目的地,他不得不強行撐著,現在有人肯代勞,倒也給了他喘息的機會。
  
  這時,一雙手從旁邊伸來,將他攬到懷裡。他瞥了眼雷德陰情不定又流露不捨的臉龐,便不作聲色地闔上眼,任對方護著自己,緊繃幾小時的神經也總算放鬆了下來。
  
  意識在半夢半醒間遊蕩,直到腦海響起蔚仙的來訊通知,才悠悠醒來。
  
  「諾蘭,你們到了嗎?」
  
  諾蘭起身看向窗外,已不見單調灰僕的公路景象,而是充滿南方海岸特色的老舊街景,各式海鮮餐廳與度假飯店林立,遠方尚有幾艘帆船在受石油污染的深灰海洋上追浪。
  
  他揉了揉還有些悶疼的太陽穴,輕應:「嗯。」
  
  「一切都好嗎?」
  
  「嗯。」
  
  「……」
  
  等了良久,依然是無言的回應,蔚仙不禁哀怨了,「除了嗯,你就沒別的話想說嗎?好歹也關心一下你親愛的上司嘛,怎麼說我也是含辛茹苦養了你五年的救命恩人,你就這麼句點我,我怎麼好說接下來的事呢?」
  
  諾蘭面無表情,「愛說不說。」
  
  蔚仙痛心疾首,「你這樣很容易失去我的。」
  
  「呵。」
  
  這無情的嘲弄啊。
  
  於是,蔚仙只好認命地自問自答:「親愛的仙君你好嗎?安全抵達了嗎?事情還順利嗎?喔,親愛的小蘭蘭,我目前安好,不過還在途中,只怕會有場硬仗。」
  
  諾蘭額上的青筋跳了跳,被噁心的暱稱燃起了一肚子火,直到聽見最後兩個字才瞬間熄滅。他瞧了眼正與阿肯相談甚歡的桀普,說:「有人襲擊?」
  
  「那倒沒有,但棋局早已佈下。」蔚仙說得苦大愁深,「你登機後沒多久,哈尼醬就收到家人通知,說他父親病危,想見他一面,我只好臨時掉頭回去接兩天兵。」
  
  在這種時候突然病危?
  
  諾蘭問:「你有何打算?」
  
  蔚仙回答:「隨機應變吧,哈尼醬總該要盡孝道,讓他探望一下才能安心,但張家畢竟是天師門,你的兩個鬼使得跟我定個契,有仙印在,他們才不會被張家人刁難。」
  
  「我會吩咐他們。」諾蘭遲疑了會,「你怎麼跟欲魔聯絡上的?」
  
  「唉呀,查個號碼又不難。」蔚仙的一顆八卦心蠢蠢欲動已久,語氣立馬歡快了起來,「旅館爆炸後隔天,不是有叫你們交出手機和電腦讓我的人加裝防追蹤器嗎?我就趁機翻了下你們的通訊錄,說起來,你的黑單還真長,光是欲魔的號碼就有三十幾個,還都是在不同時期拉黑的,你們的情趣真特別。」
  
  「……」
  
  果然不該相信蔚仙有尊重隱私的認知!
  
  諾蘭沒好氣地說:「你還真放心,忘了他跟暗隱主是一夥的?」
  
  「我只要知道他有心護你就好。」蔚仙忽然認真道:「何況我相信的是你。」
  
  諾蘭無語。這傢伙還真懂得收買人心。
  
  車子很快就進入加爾維斯敦最熱門的觀光景點,人來人往的街道熱鬧非凡。諾蘭凝著寒霜,一一覽過頂著燦陽歡笑的遊客,最後目光定格在一輛滿載的港口接駁車上。
  
  「蔚仙。」他低聲道:「你們要小心。」
  
  
  觀光區的車流多,車速自然也慢了下來。
  
  桀普緩緩轉著方向盤,從後照鏡瞥見諾蘭撤去了隔音結界,便問:「大人,要不要先吃飯,這裡有家餐廳的手藝一流,食材新鮮,重點是……」
  
  「是你們開的吧。」諾蘭淡聲打斷。
  
  桀普呵呵笑道:「肥水不落外人田。」
  
  諾蘭冷笑一聲,「行啊,反正你們都安排好了,我若不配合,豈不為難你們?」
  
  桀普的臉皮一僵。
  
  阿肯這老實熊就說:「咦?桀普,你怎麼突然流這麼多汗?冷氣沒有壞啊。」
  
  「……」
  
  一小時後,桀普就被坑了一頓幾百元美金的海鮮大餐。
  
  吃飽喝足的諾蘭總算心情稍有好轉。他見肯尼熊樂呵呵地跟主廚討教食譜,桀普則像隻哈巴狗拼命地諂笑討好,便也不多廢話,單刀直入問:「老實交代,你們除了負責拖住我之外,還有什麼計畫?」
  
  桀普又冒汗了,「什麼拖住您?誰敢拖住您,我們就跟誰拼了!」
  
  諾蘭冷漠地盯著他,「機會只給一次,錯過了,下次見面,我見一個除一個。」
  
  這話說來輕描淡寫,卻字句斬釘截鐵,桀普當下就面如死灰。
  
  諾蘭是個重承諾的人。以前他承諾過不出賣欲魔,就果真咬緊牙關死守秘密,被地府折磨得生不如死,也堅決不毀諾,何況他連自己的皮都敢毫不猶豫地撕掉,還有什麼不敢斷?如今這威脅一出,簡直要愁死桀普這些聽令行事的下屬了。
  
  老大要作死,小弟怎能不砲灰?
  
  桀普只好苦著臉,唉聲嘆氣地說:「大人,我只能保證,這一切都是為了保護您,老闆的脾氣您也瞭解,他並非什麼都告訴我們,所以您別為難我了。」
  
  諾蘭面無表情地點點頭,「所以風魔的行動與你們無關?」
  
  桀普發誓:「當然,大夥一直在這等您,卻臨時得知您受襲,才會只有我匆匆趕到。」
  
  「那朶爾的事是真的?」
  
  桀普頓了下,「如果您指的是那隻火鳥,那事已經在魔界傳得沸沸揚揚了,許多魔族也都親眼目睹,絕對不假,但若是說她此刻的下落,就不敢保證真偽了。」
  
  火鳥?
  
  諾蘭心中一驚,「說詳細些。」
  
  桀普便將前幾日有火鳥大鬧無珠之眼的事說了遍,「老闆收到消息,無珠之眼派出大批魔物追蹤那火鳥,地府和血族要你們找的人又與那火鳥的路線相似,所以……」
  
  倘若那火鳥便是朶爾,事情就真的棘手了。
  
  諾蘭思忖了會,便不再浪費時間,直接下令:「我只管找回朶爾,帶路。」
  
  
  *  *  *  *
  
  
  此時,海洋另一側的張瀚倪,在龍鬼裡打了個瞌睡,就又作起了夢。
  
  夢裡依然是那如世外桃源的仙境。紫藍花瓣,粼粼銀河,參天桂樹下,紅線搖曳,銀珠叮鈴,一狡童巧笑可人,教他難以言不。
  
  「阿尼,我們來打個賭好不好?」
  
  「要賭什麼啊?」
  
  「就賭……」貝貝轉了轉狡黠的碧眼,指著他胸前,「讓我戴一天那個。」
  
  也不知那個是指什麼,但他無端就是知道這個賭注要不得,就連忙說:「不行啦,這是很重要的信物耶,丟了怎麼辦?」
  
  「不會丟啦,而且你明天休息,正好用不到呀。」
  
  他為難地皺起眉,但見貝貝一臉期待,實在不忍拒絕,便說:「那你輸的話呢?」
  
  貝貝歪著頭想了一會,就舉起白嫩嫩的小短手,晃了晃繫在腕上的紅線,「你不是很喜歡花花嗎?我送你一條。」
  
  「誰說我喜歡她的?」他立刻紅著臉反駁,也不知是在害羞什麼,但又覺得這賭注挺划算的,便摸上胸前的掛件。反正只借一天,應該沒問題吧,而且也不一定會輸。
  
  於是,百般掙扎後,他點了頭。
  
  下一刻,貝貝從身後撲來,驚慌失色地大喊:「阿尼,不好了!我真的弄丟了,怎麼找都找不到,怎麼辦?」
  
  他張大嘴,腦中一片空白。
  
  忽然間,夢境瞬轉,物換星移。
  
  他一人朝遠方雷聲轟隆的宮殿凌空飛騰,行經的銀星河畔不再有貝貝戲耍的身影,正當他覺得惆悵時,就依稀瞥見一個人,但還不及定睛一看,手心突然一陣灼燙,好似摸到一塊烙紅的鐵塊,要將手燒穿一個洞。
  
  「啊!」他痛得大叫一聲,整個人也猛然坐起,「咚」地撞上湊來察看的人,卻毫無感覺般逕自握住熱燙的右手,彷彿掌心的鐵烙已蔓延到四肢百骸,讓他有如坐在烤箱中,又悶又熱,渾身無力,特別是眼睛,好像受到什麼刺激,又刺又辣。
  
  「哈尼醬,你幹嘛啦?」史戴西捏著被撞疼的鼻子,眼眶全是淚。
  
  「貝貝……」
  
  「什麼?」史戴西沒聽懂他突如其來的中文,便忍痛地抬頭望去,頓時臉色一變,「喂!你怎麼了?」
  
  張瀚倪答不出來,只覺掌心的溫度越來越高,眼睛也越來越辣,似乎有什麼流了出來,抽不離夢境的意識也一片混亂,只能在嘴裡不斷喃喃低唸:「回來……不是……」
  
  「你到底在說什麼?」史戴西越聽越迷糊,但見張瀚倪緊閉的雙眼流下兩行鮮紅的血,就嚇得按下通訊器,著急大喊:「老大!老大!哈尼醬流血了!你快來!」
  
  沒多久,蔚仙就帶著玄宿魁飛奔而至。
  
  蔚仙一看張瀚倪的靈光忽明忽滅,氣息凌亂,元神不定,似有魂魄出體的跡象,顯然是受到了莫大的刺激,就劈頭質問史戴西:「你又做了什麼?」
  
  史戴西連忙喊冤:「我什麼都沒做啊,只是看他好像在做夢,就過去看一下。」
  
  「做夢?」蔚仙正納悶著,就聽張瀚倪又低聲呢喃。
  
  「我……我不知道……不是故意的……雷神……雷……」
  
  蔚仙恍然大悟,立刻伸掌壓上張瀚倪的天靈蓋,「先安定心魂。」
  
  玄宿魁二話不說,抽出兩根銀針,往張瀚倪的兩側太陽穴插下,又一針插入腦後,才止住夢噫,然而靈光依然不穩,雙眼血流不止,他拉開眼皮察看,就見渙散的眼瞳中央各浮現一道符紋,便是一愣,「這是……罪印?」
  
  史戴西不解,「什麼意思?」
  
  「原來如此。」蔚仙持續灌注靈力,邊解釋:「罪印是他前世犯錯受罰的印記,竟然藏在眼裡,難怪他這一世的視力會差成這樣,連契約之力都無法修復。」
  
  玄宿魁探測完靈脈,就收回手,問:「他身上戴了什麼法器?靈力不足以承受共鳴。」
  
  「哈尼醬最討厭戴東西了,法器應該都收在包裡吧。」史戴西摸不著頭緒道。
  
  玄宿魁搖頭,「不是那些普通法器。」
  
  蔚仙靈光一閃,拉開張瀚倪緊握的右掌,果真發現那枚鴿子印記在不斷發光,正是兩個月前從一位女大學生那取來的玉佩,這麼一比對,他就想起這仙器是什麼了,「莫怪會如此眼熟。宿魁,給他服顆仙丹讓這凡胎肉身撐過去就好,這仙器認主,不會真的傷他,但他這一世未完,就不該回顧前世,得想個法子拉他出來。」
  
  史戴西在一旁聽得一頭霧水,就抓著蔚仙追問:「老大,你話別說一半,解釋清楚呀,哈尼醬好歹是我的搭檔,我總該知道他出什麼事吧?」
  
  蔚仙真不知是該欣慰還是氣惱他的不看時機,只得先將他拉到一邊,以免阻了玄宿魁行醫,「你們之前找來的玉佩是天界仙器,本就屬於他前世的東西,也許是夢到了前世的記憶才有所共鳴,而與他的肉身靈力相衝,只要停止作夢就好。」
  
  「前世?仙器?」史戴西呆了呆,這才反應過來地驚呼:「哈尼醬以前是神仙?」
  
  「呵呵,是啊。」仙童也是仙啦。蔚仙語帶保留,讓他有個美好的幻想。
  
  哇塞!搭檔是神仙轉世耶!哥的人生充滿了傳奇!史戴西不負眾望地自嗨了。
  
  半小時後,張瀚倪總算穩定下來,意識也清醒了,在聽過蔚仙解釋後,才明白自己體內為何多出一股充沛的靈力,過往運息的凝滯感也消失了不少,讓他有種脫胎換骨的重生感,真不愧是天界的仙丹。
  
  「太好了,我的法術一定會有所增進!」哈尼醬感動不已,覺得光明就在前方。
  
  蔚仙一語戳破,「那只是老君煉失敗的藥渣,只有幾天效果,好好珍惜吧。」
  
  「……」
  
  果然夢想永遠都是遙不可及的目標。
  
  張瀚倪唏噓不已,忽然想起一件事,「對了,老大,你怎麼知道我前世的事?難道我們以前見過面嗎?」
  
  蔚仙本要開口說什麼,卻是頓了一下,才逼格滿滿地文謅謅道:「本仙君潛心靜修數千年,直至五年前才出關入世,你的事,也是本仙君一個月前回天庭打聽來的。」
  
  「喔。」張瀚倪抓著頭髮,說不清是什麼感受。
  
  雖然夢裡隱約透露了玉佩的來歷,但後半段實在太過凌亂,他只記得雷聲轟轟與眾人斥責的目光,滿腹的委屈與驚慌到現在都還深刻感受,卻始終搞不清楚發生什麼事,讓他有種——又被富奸斷坑拖稿的憋屈感啊!
  
  蔚仙看他一臉迷茫,便語重心長地說:「不管你是遭貶摘仙也好,張家子孫也罷,你都要記住,現在的你是張瀚倪,是我蔚仙親自挑選的偵察員,也是身負造福世人大任的福星,不論有天大的難關,都勿放棄自己,勿愧對良心,勿助紂為虐,明白嗎?」
  
  張瀚倪聽他的話語越漸嚴厲,不禁一怔,才從面具下那雙深幽黑眸中的憂色意會過來。倘若老爸的病並非天意,倘若有人拿家人的性命要脅……他必須要有所覺悟!
  
  這一刻,他忽然覺得壓力好大。
  
  一個小仙童轉世的魂魄到底有多特別?竟要累及家人,讓暗隱主非搶到手不可。
  
  從小,他就常聽家人說,他和老哥在出生時,醫院上方曾出現一小片祥雲,瑞光穿過層層鋼筋水泥灑進老媽的產房,讓老爸和親戚長輩們歡欣不已,直說家裡來了個天人。但因為他和老哥的出生時間太近,誰也搞不懂哪一個才是眾所盼望的天人,直到他們兄弟倆年齡漸長,資質差異越漸明顯後,大家便將目光一致集中到老哥身上,就連地府說要徵召他時,還一度懷疑是祖師爺嫌這個徒孫太蠢,請託地府來幫忙磨練。
  
  誰知道,最不起眼的自己才是那個天人,而且還只是個犯錯被貶下凡的蠢仙童。
  
  又誰知道,大家以為的好事,到頭來,竟會是禍事?
  
  這麼一想,他整個人都沮喪了起來。
  
  史戴西神經粗心眼大,沒搞懂他在灰暗什麼,只當他是在害怕,便一手勾住他的脖子,拍拍胸脯說:「放心啦,不都說我們是專門幫人破財消災的福星嗎?有老哥我在你旁邊,絕對能化險為夷,伯父肯定也會沒事。」
  
  好像確實每次都是這樣呢?
  
  望著搭檔信心滿滿的臉,張瀚倪這才笑著點點頭,心裡總算是踏實些。
  
  一旁觀望的蔚仙打量張瀚倪不安定的靈光,不由搖頭。這不爭氣的哈尼醬,難怪連小玩伴都已功德圓滿突破境界,婚姻事業兩手抓,他還依然只是個小仙童,果真該罰!
  
  「再兩個小時就到台灣,你們好好準備,我也去忙了。」蔚仙說完,正要往牆邊走去,就忽然抽出手機看了看,回頭問:「如果命與姻緣只能選一個,你們怎麼選?」
  
  兩天兵面面相覷地抓了抓腦子,齊聲說:「當然是命啊。」
  
  沒有命,還談什麼姻緣?老大這問題也太小看他們的智商了!
  
  「呵呵,那就好,非常好。」
  
  蔚仙咯咯怪笑地轉身離開,留下兩天兵一身雞皮疙瘩,熊熊有種不太妙的預感。
  
  
☆  ☆  ☆   ☆  ☆  ☆    ☆  ☆  ☆


後記:


  這一部的確很多都不是人XDDD


  【下篇預告】《情敵相見》: 字數約五千多字,預計禮拜五發。
  
  
  ★【靈能偵察系列】
  
  第一部:在結束時開始
  第二部:渡入魔途
  第三部:暗境重生

  
  歡迎追蹤>////<
  


by 喵芭渴死姬 / 12.03.2018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21436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BL|耽美|喵芭渴死姬|靈能偵察|暗境重生|靈異|玄幻|克里斯|董司常

留言共 3 篇留言

西班白袍咖啡香
跟雷德相依相偎的諾蘭太萌惹AWWWWWA(拿相機拍照(X

12-03 21:17

喵芭渴死姬
諾蘭偷跟老公親親抱抱被發現~AWA(###12-03 22:23
✿姥啾✿
這一部有哪個是人的??

12-03 23:56

喵芭渴死姬
諾蘭跟兩天兵還是人啊XDDDD12-04 02:50
✿姥啾✿
原來哈尼將是貝貝小仙童之友的小仙童阿~怪不得萌萌得

12-03 23:56

喵芭渴死姬
蠢萌蠢萌的小仙童轉世XDD12-04 02:5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喜歡★meowbark062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靈能偵察... 後一篇:[達人專欄] 【靈能偵察...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panpiano大家
https://youtu.be/3bTajfD48fk 小p的新鋼琴COVER:鬼滅の刃 OP 紅蓮華 泳裝忍ver. 歡迎來看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2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