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河治理這一年:精打細算,用好黃河水-新華網
新華網 正文
黃河治理這一年:精打細算,用好黃河水
2020-09-17 07:21:26 來源: 人民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水資源集約節約利用水平不斷提升,流域內萬元國內生産總值用水量持續下降

  精打細算,用好黃河水(大江大河·黃河治理這一年①)

黃河標準化堤防吳忠段。孟硯岷攝(人民視覺)

  核心閱讀

  黃河水資源量僅佔全國的2%,卻承擔了全國12%的人口、15%的耕地以及50多座大中城市的供水任務。

  2019年9月18日,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座談會召開。一年來,各地區各部門繼續推進水資源集約節約利用,把水資源作為最大的剛性約束,大力推動農業、工業、城鎮領域節水,黃河流域水資源集約節約利用水平不斷提升。

  玉米黃、高粱紅、秋風吹拂“青紗帳”,河南滑縣白馬坡高標準糧田示范區換了新裝。“瞧,棒子個頭大、籽粒飽,再過十來天就能收了,畝産1300斤以上跑不了。”滑縣道口鎮蔡胡村種糧大戶白學傑信心滿滿。

  “水是咱莊稼人的膽。”白學傑説,從十幾畝地到400多畝,這些年,全靠水“壯膽”……

  “有多少湯泡多少饃”,用水大戶成省水大戶

  “過去澆地真叫人作難,大水漫灌,費水;兩人守一口井,費工;遇上旱天,只敢澆保産水,一畝地只能打幾百斤糧食。”白學傑回憶。

  平整土地、連通溝渠、實施引黃灌區續建……“田成方、路相通、旱能灌、澇能排”的高標準農田連成片,“望天田”喝上了黃河水。目前,滑縣累計建成高標準農田134.5萬畝,今年將繼續建設6萬畝。

  “好水淌金銀,要珍惜來之不易的水。”白學傑感嘆。過去澆地,地裏要拉水管,柴油機突突冒黑煙;如今,田裏有了機井房、出水口,澆地刷卡,用多少取多少,省錢省電省水。

  白學傑還用上了新“神器”——雙翼式平移自行噴灌機。大家夥身上布滿噴頭,伸展雙臂勻速前行。“在電腦上設定水量和時間,400畝地3天就能澆完,噴灑均勻,用水量少一半。”白學傑説。去年,滑縣引黃河水14098萬立方米,目前縣裏農業生産可節水47.2萬立方米,年新增糧食生産能力39.44萬公斤。

  沿黃河溯流至上遊,在甘肅景泰縣,黃河劈山斬嶺,縈回婉轉。景泰川電力提灌工程讓黃河水躍高山、穿沙漠,潤澤120多萬畝耕地。

  20公裏外的甘肅農墾條山集團的農場裏,正在進行一場節水試驗。這1000畝試驗田是集團灌溉中心主任趙烈學的心頭寶,“地裏布滿的傳感器可實時監控,土壤含水量低于70%,滴灌噴頭才會打開,澆地更精準。我們爭取明後年在全農場推廣”。

  通過推廣“幹種濕出”農藝,減少灌溉次數;安裝滴灌設備,減少用水量……十多年來,從大水澆地到為作物打“點滴”,節水帶出農場總經理張慶春的“兩本賬”:先算節水賬,一畝地用水量降到270立方米左右,4萬多畝地每年能省水1000多萬立方米;再算增收賬,水肥一體,一畝玉米節省成本200多元;馬鈴薯個頭勻稱,深受薯片加工企業歡迎,一畝純收益上千元。

  黃河浩蕩東行,潤澤良田,澆灌出一個個“糧袋子”:塞上江南、河套灌區、中原“糧倉”、黃淮海平原……黃河流域及下遊引黃灌區目前有大型灌區84處、中型灌區663處,灌溉面積達1.26億畝,黃河流域農業用水佔用水總量六成以上。

  促進黃河水資源集約節約利用,要擰緊農業用水的“龍頭”。水利部全國節約用水辦公室主任許文海介紹,一年來,水利部大力推動農業節水增效,加快大中型灌區現代化改造,推廣噴灌、微灌、水肥一體化等節水技術,優化調整作物種植結構與面積。黃河流域農業節水水平不斷提高,2019年,黃河流域農田灌溉水有效利用係數0.562,耕地實際灌溉畝均用水量319立方米,節水水平總體優于全國水平。

  總量管控、層層分水,抑制不合理用水需求

  黃河來水少,如何省著用?先定“大盤子”,用水指標層層分解到省市縣(區),再到企業、機關和農田,分多少水就用多少水,倒逼各地以水定需、量水而行。

  370萬立方米,這是位于山東濱州濱城區的華紡股份有限公司分到的用水量。“這不僅是用水紅線,更是生命線。水一停,一半的生産工序馬上停擺。”公司能源係統副總工程師于濤介紹,每個車間限定耗水指標,車間再根據紡織品的顏色、厚薄、工藝水平,細化到每臺機器,用水量通過計量表實時匯總到管理平臺。

  “用水紅線激發出節水積極性,新設備、新工藝層出不窮,冷卻水、工藝水等廢水分類回收。”于濤告訴記者,2019年公司每百米印染産品取水0.83噸,是印染行業規范條件中限定用水指標的一半。

  1.59億立方米,這是濱城區分得的黃河水量。“企業生産、農田灌溉、居民生活全靠黃河水。”濱城區水利局水資源管理中心主任張艷光説,“每年年初,用水戶申請、水利部門核定,下達用水指標,遏制不合理的用水需求。”張艷光介紹,全區節水型企業建成率為64.9%,農業節水灌溉率達40.26%。

  在寧夏,60%的耕地、78%的人口靠黃河水。“每年寧夏分配的平均可耗用黃河水是40億立方米左右,必須精打細算。我們建立區、市、縣三級水指標體係,取用水單位未經許可不得配置取用水量,對突破用水總量紅線指標的地區實行新增用水限批。”寧夏回族自治區水利廳廳長白耀華介紹。

  控制總量,合理分水,管住用水。“一年來,我們嚴格落實黃河流域的用水總量和強度控制,嚴格水資源論證和取水許可審批管理,確保黃河水得到有效利用。”水利部黃河水利委員會水資源管理與調度局副局長程艷紅介紹。2019年7月至2020年6月,黃河幹流青海、甘肅、寧夏、內蒙古、山西、陜西、河南、山東和河北9省(區)合計耗水量為242.93億立方米,比年度計劃分配指標的248.14億立方米少5.21億立方米。

  許文海介紹,近年來,節水已成為流域內項目立項重要評判指標之一。通過嚴控項目審批、提升節水技術,黃河流域火電、煤炭、現代煤化工等能源行業用水效率居于國內領先水平。2019年黃河流域萬元工業增加值用水量21.6立方米,約為全國平均值的1/2。

  據介紹,黃河流域內萬元國內生産總值用水量持續下降。2019年,黃河流域萬元國內生産總值用水量為55.4立方米。

  盤活水資源,從向政府“要水”到在市場“找水”

  “5.4億元,成交!”今年4月,全國首例公共資源交易平臺水權網上交易在寧夏完成。每年2000萬立方米、轉讓期限25年,寧夏永寧縣挂牌區域水權指標,寧東開發投資有限公司成功競標。

  一頭,企業缺水,發展受限;另一頭,農業節水缺錢,用水方式粗放。這是一些地方面臨的用水矛盾。“通過市場之手打破行業限制,讓水流向效益高地,提高水資源利用率。”寧夏回族自治區水利廳水文水資源監測預警中心科長陳丹介紹,地方政府發展節水農業,把省出來的水量放在水權交易市場,實現用水供需對接。

  水權交易,不僅倒逼了節水,更讓水資源管理方式為之一變。

  交易先確權。水從門前流,究竟算誰的?一紙權證,讓權益明晰。“用水指標細化到戶,核定確權水量。全區共頒發水資源使用權證、取水許可證2657本。”陳丹介紹,永寧縣大力發展高效農業節水,目前已建設高標準農田27萬畝,農田灌溉水有效利用係數達0.518,近3年實際取水量分別下調10%、25%、5%,為水權交易開拓空間。

  在整個寧夏,水權交易改革也在不斷推進。“我們先後開展水權轉換和水流産權確權,完善水市場建設。”白耀華介紹,目前寧夏已建立3個水權交易中心,實現交易208筆。從2004年以來累計完成水權轉化資金20億元左右,轉換黃河水量近2億立方米。

  各地積極探索水權跨地、跨行業交易,建立水權交易平臺。內蒙古開展黃河幹流跨區域水權轉讓、再生水水權交易;甘肅把景電灌區、疏勒河流域、石羊河流域作為試點實現優水優用。水權交易,讓黃河流域水資源不斷盤活。(記者 王 浩)

【糾錯】 責任編輯: 邱麗芳
加載更多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132611265030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