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疫情爆發如何影響全球航運? SCFI一周內上漲282%
根據世界航運評議會(WSC)數據,深圳港、廣州港是全球第3、第5大貨櫃港口。圖為深圳港。   圖:翻攝自維基百科 © 由 新頭殼 提供 根據世界航運評議會(WSC)數據,深圳港、廣州港是全球第3、第5大貨櫃港口。圖為深圳港。   圖:翻攝自維基百科

新頭殼newtalk

繼今年3月蘇伊士運河堵塞後,航運業將再次面臨危機!中國廣東省近來爆發由Delta病毒引發的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導致該地區的港口嚴重堵塞,嚴重擾亂了全球供應鏈。根據世界航運評議會(WSC)數據,深圳港、廣州港分別是全球第3、第5大貨櫃港口。

根據美國媒體《CNBC》報導,廣東省的新冠病例突然增加,當局已採取行動關閉地區和企業以防止傳播。分析師和航運業人士表示,這導致中國主要港口的航運出現大規模延誤,並推升已在高位的航運成本,因為靠港等待時間大幅延長。

與去年同期相比,一個廣泛使用的、衡量中國港口集裝箱海運費的指數——SCFI指數(上海出口集裝箱運價指數),在截至6月5日的一週內上漲了282%。40標準箱(TEU)從中國東部港口天津到美國東海岸的運費,6月上半月為14,000至16,000美元,6月下半月則上升至17,000至18,000美元。

廣東是中國主要航運樞紐,約佔該國出口總額的24%。根據世界航運評議會(WSC)數據,深圳港、廣州港是全球第3、第5大貨櫃港口。中國首例印度Delta變種病毒的當地病例於5月在廣州發現,此後已飆升至100多例,當局因此實施封鎖和其他防疫措施,限制了港口的處理能力。

美籍華裔投資策略師、中國外貿專家邁克‧孫(Mike Sun)在接受《大紀元時報》採訪時表示 :「由於東南亞尤其是印度新冠疫情嚴重,很多訂單實際上都流向了中國。」

他說,大量訂單本應是一件好事,「但由於集裝箱價格飛漲,運輸價格也大幅上漲,大量貨物滯留在港口,這對中國的外貿造成了嚴重打擊。因為中國外貿公司的利潤實際上在6%左右。如此大幅度的運費上漲,對中國公司來說是一大打擊。」

孫還表示,這是他職業生涯中第一次看到,海運費如此大幅度地上漲。

航運軟體公司3GTMS企業發展副總裁威金斯(JP Wiggins)表示,中國航運危機將更衝擊美國消費者,因為許多貨物都運往北美;相比之下蘇伊士運河事件對歐洲影響比較大。「預計所有亞洲製造的產品都會出現短缺和缺貨,費率波動很大,建議托運人做好花費翻倍的準備,因為目前尚不清楚事情發展方向。」

如果您透過本文推薦的連結購買產品,Microsoft 和合作夥伴可能會獲得酬勞。
為您提供的主題
意見反應

覺得故事有趣?

在 Facebook 上說我們讚以查看類似故事


傳送 MSN 意見反應

感謝您提供意見反應!

請提供整體網站評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