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啥日本会有端午节?

关注者
9
被浏览
2,605

8 个回答

日本人原来这样过端午节。

原创: 王鼎杰 王鼎杰战略智库 2017-05-30

大家好,今天是中国农历五月初五端午节,首先给大家送上节日祝福。

说到端午节,相信大家都非常熟悉,但说到日本的端午节,可能大家就不是很熟悉了。

今天的文章,主要回答三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是日本人为什么过端午节?

第二个问题是哪些日本人过端午节?

第三个问题是日本人怎么过端午节?

关于第一个问题,答案非常提气。

在历史上,咱们当了几千年的东方超级大国,不仅国力强盛,而且文化昌明。作为东方上位文明,中华文明长期灌溉了周边无数小国小邦。受此影响,也就无怪乎包括日本在内的周边很多国家至今仍要过端午节了。

关于第二个问题,答案还是非常提气。

我们知道,早在两汉魏晋时期,日本就开始从中国引进先进文化和器物。日本一边学习中国,一边发展国力,逐渐在朝鲜半岛的南端开辟了一块海外殖民地。到唐高宗时期,日本更是联合百济和高句丽,公然对抗唐王朝。可是,对抗的结果却是百济灭国,高句丽灭国,日本伤筋动骨。

正是这次战败,让日本人彻底拜服在中华文明面前,决定破历来之陋习、求知识于大唐。

正如本公号(王鼎杰战略智库,ID:Strategic-Thinktank)往期文章多次强调指出的那样,汉唐时代的中国,还是非常刚健强悍的文明,强调士兼文武、出将入相。然而,非常高明的一点在于,面对前来拜师的日本,老祖宗在文化输出时,输出的却是和文化、享乐文化、生活文化。这与后来美国自己保持强大的尚武精神、爱国情怀和战略思维,却在占领日本期间,全面输出享乐文化、普世价值、极端个人主义,是如出一辙。

正是这种特殊的文化输出战略,形成了日本平安时代高雅却孱弱的公卿文化。这期间,虽然个别有想法的日本人从中国带走了《孙子兵法》和围棋,但很长一段时间内,日本人根本搞不懂这些高端战略产品的精神实质。反而是中国文化的生活情趣全面占据了平安时代日本高层的文化阵地。这在《枕草子》、《源氏物语》等经典作品中有充分体现。

这种占据,让日本文化丧失了固有的战斗性,却多了生活的情趣性,同时更在不知不觉之间,成了一个分裂文明。底层日本人说日语,过原住民生活。高层的贵族日本人则说汉语、写汉诗、过汉节、下汉棋,穿衣、居住、阅读、收藏,无不以汉为尊。以至于很多在中国久已失传的著作,至今还能在日本看到古老的刻本。

受此影响,一开始,在日本只有上流社会才过端午节。随着上流文化的下流,端午节才开始逐渐步入日本的寻常百姓家。其中,正月初七的人日节(七草之节)、三月初三的上巳节(桃之节、女儿节)、五月初五的端午节(菖蒲之节、男儿节)、七月初七的七夕节(乞巧节)、九月初九的重阳节(菊之节),是为著名的“五節句”,直到今天仍是日本人喜闻乐见的重大节日。其实都是漂洋过海来的中国舶来品。

正是这些舶来品,在提升日本文明生活品质的同时,不动声色地消解了日本的战斗性。成功维持了传统中国主导下的东亚权力格局。

关于第三个问题的答案,就不是那么提气了,但也许更值得我们理性面对。

一开始,中国人过端午节,因地域的不同,有怀念屈原的,有怀念伍子胥的,还有怀念曹娥的,总之精神内涵非常丰富强健。相比之下,受咱们老祖宗文化输出战略的误导,日本人的端午节基本过成了养生节,就学到了一个插菖蒲、艾叶,以达到驱虫杀菌、净化空气的效果。因为一些公卿学的不够勤奋,常常忘记插,天皇干脆规定,过节当天不插的一律不许进宫。于是,公卿们就在过节当天把菖蒲做成饰品戴在头上,入宫拜见天皇,还要接受天皇恩赐的保健荷包。宫中侍从们也要佩戴菖蒲发饰。

进入镰仓时代后,随着武士文化的抬头,日式端午节的性质开始发生根本变化。因为菖蒲在日语中与“尚武”谐音,所以在端午节要祈祷男孩子的健康成长,还要为之购买铠甲、头盔、战刀和武士人偶,耍用菖蒲编成所谓的“菖蒲刀”互相击打。江户时代甚至要组织男孩子到河滩边进行“石合战”(石头会战)。因为很多孩子在这种激烈的对抗中受伤,甚至死亡。石头会战遭到禁止,仍然允许的是让男孩子们使用杀伤力较弱的菖蒲刀分队厮杀。

这种变化的实质是日本的文化重组。幕府时代的武家文化取代平安时代的公家文化,其实就是逐步清除外来文明的消极影响,重塑日本的战斗精神和扩张性。一旦当日本重新定义了目标,其对外来文明的顶礼膜拜,就会变成一种近乎变态的深入学习,和学习之后的乱拳打死老师傅。

于是,日本的端午节逐渐成了男儿节,实质是武士预备队节。在这天,要为家中的男孩子购买、悬挂鲤鱼旗。因为鲤鱼在面对刀切时巍然不动,符合武士不畏死亡痛苦的精神。是日本战斗民族、肉食民族属性的鲜明体现。这一传统在经历了幕末动荡、明治维新、二战战败的长时段历史演变后,执拗的传承到今天。只要看一看端午节当天,日本到处飘扬的鲤鱼旗,我们就可以深刻感受到那从未远去的武士精神。

遗憾的是,在日本重新拿起武士刀的时候,却正是中国在精神上集体马放南山、刀枪入库的时代。

我们的端午节,也曾经充满壮怀激烈、不计成败的情怀。可惜,自南宋之后,就日趋倒向了另一个极端。

首先是吃粽子,彻底践行将古今中外一切节日都变成美食节的宗旨。所以,端午节也常常被戏称为粽子节。

其次,还要彻底践行将养生进行到底的活着理念。无论是插菖蒲、艾叶驱虫杀菌、净化空气,还是组织龙舟比赛强身健体,目的都是一个——更好地活下去。至于活着的意义是什么,就不怎么关心了。反正好死不如赖活着,先活着再说。

最后,虽然极少数中国人会在这一天怀念下屈原老先生,更多人也会跟着说几句爱国主义、忧国忧民的口头禅。至于屈原精神的实质是什么,似乎一个生前混的并不成功的死人,不应该太过破坏活人们的节日快乐气氛。相比于历史精神的传承,绝大多数人似乎更关心放假几天的问题。以至于有人调侃屈原只跳了一次江,害得老子只有三天假期。

确实,活着很重要,活人很重要。但这并不等于死亡不重要,死人不重要。所谓人人平等,其实只在一个问题上最平等,那就是每一个人出生的那一刻,都注定了他必将死亡。人生,其实就是不断分配越来越短的时间的学问。

生与死,也就像阴与阳、张与弛,也存在一体两面的关系。忘记了其中任何一个,都会产生严重问题。

如果说战国以来,日本文化之弊在于太注重死。两宋以来,中国文化之病就病在太执着于生。往好处说,这是生活艺术化与艺术生活化互动演进的鲜明写照。往坏处讲,这就是安于享乐、不思进取的体现。往深处说,我们中华民族也曾经是一个文武兼备的战斗民族、进取民族。但是,自两宋之后,宣传倒灌、本末倒置,逐渐蜕变成了一个生活型民族、享乐型民族。所以,端午节才会变成粽子节。

而日本人的端午节却是另一种三观的产物。这种三观虽然也有其弊病,但至少在国家对抗层面,恰恰构成了中国式“活着”文化的克星。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因为有了历史上学习中国的经验教训,所以近代日本在学习西方时,就展现了强大的灵活性和自主性。这一次,日本在学习热情上同样近乎狂热,却避免了很多弯路。明治维新之后,日本决定“破历来之陋习、求知识于世界”,其实是要通过学习西方,战胜中国,进而实现大国崛起。因其目的明确,手段灵活,所以才能在短期内崛起,成为当年世界七强中唯一一个非欧美、非白种人国家,成为欧美之外第一个现代化转型成功的国家。

顺便多说一句,正是在近代这次对西方的疯狂学习中,日本决定引进西洋的阳历历法,废除旧农历历法。为表示改革决心,日本将传统节日全部阳历化。于是,春节就成了阳历的1月1号,相应的,日本的端午节就被定格在了阳历的5月5日。只有极个别地区坚持农历端午节。换句话说,咱们过端午节的时候,日本的端午节已经结束20多天了。

这种西化的执拗和彻底,也正如当年日本高层的汉化一样,有其变中的不变。这种一脉相承的坚韧、奋发、彻底,值得我们时刻警惕,也值得我们退而反思自身的足与不足。我们的粽子确实达到了世界级美味,但正因其如此,才要警觉别人手中的武士刀。舌尖上的中国很诱人,但脱离了拳头的舌头,往往激起强邻的觊觎之心。史鉴未远,不应忘记。

继续浏览内容
知乎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
日本也有端午节?中日端午节都是怎么来的?
754 播放
发布于 07-09· 6 次播放
继续浏览内容
知乎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