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失控謊言》導演樓一安|天下雜誌

專訪《失控謊言》導演樓一安

很多事情起初都是很簡單的,一個念頭、一個決定、一句話,都有可能像一顆石子投進湖裡,引發層層漣漪,最後變成一件命案,或者一部電影。

3528瀏覽數
圖片來源:幕後電影雜誌/台北市電影委員會
    其他
3528瀏覽數

《失控謊言》的創作緣起於2010年底,作家管仁健發表了一篇報導文章〈一個少婦跟著殺人犯私奔以後〉,文中抽絲剝繭的分析了1967年一件震驚全台的「萬華七彩藝苑命案」,並且鉅細靡遺記載當時的各種說法,「我非常好奇一個看起來美麗而純樸的少婦,為什麼會願意跟一個殺人犯逃亡?」樓一安導演從這份小小的好奇心出發,與另一位編劇湯韻筑投入改編劇本,歷經三年不斷修改出十二個版本,最後在2014年底定版拍攝,在今年四月正式與觀眾見面。

失控謊言 《失控謊言》改編自作家管仁健在2010年發表的報導文章〈一個少婦跟著殺人犯私奔以後〉,討論1967年震驚全台的「萬華七彩藝苑命案」(劇照/前景娛樂提供)

十二版的劇本如同十二種解釋這個案件的方式,在編寫過程中樓一安不斷挖掘人物的各種可能性,設想這些人物的背景、夢想和衝動,過去的遭遇,當下的生活狀況,將其填補成劇本的血肉,而七彩藝苑命案本身與我們現在看見的《失控謊言》,就像生物演化的兩個時間點,前後已有天壤之別,但核心依舊是整個事件從一個小小的謊言開始逐漸失控,原本的初衷早就已經逐漸被所有後面覆蓋而來的謊言蒙蔽,幾乎消失不見。

廣告

樓一安特別提到,在前五個版本他花了很多篇幅描述媒體與網民的嗜血性,但後來意識到這麼做可能會讓劇情走調,不如直接設定一個角色代表媒體,於是陳庭妮飾演的角色美玉便逐漸滋長出來並且進入故事的主軸,既在局外亦在局內,「她其實是唯一看穿這個事件的人,這過程其實她承載非常多意義,如果這部片有要講什麼,那必須要透過她來表達。」

許瑋甯的神秘和陳庭妮的中性,為兩位女主角不二人選

《失控謊言》片中兩位女主角許瑋甯和陳庭妮,都是時下極具票房號召力的女演員,但當選角指導第一次提出由許瑋甯來演出女主角周曉晨,樓一安內心其實略帶懷疑,「一個混血面孔的女子該怎麼擺在這個小鎮裡?」不過兩人首次見面,樓一安就被許瑋甯的眼神折服,「她看我的眼神,我一直覺得在跟我演戲,在演劇中的曉晨,在透露什麼心機的感覺,愈聊愈像這個角色。」許瑋甯散發的神祕感,那種令人好奇的氣質,正是周曉晨所需要的特質。

廣告

失控謊言 陳庭妮首度挑戰大銀幕,在《失控謊言》裡扮演俐落的周刊記者美玉(劇照/前景娛樂提供)

而一向被視為純真美少女的陳庭妮,樓一安大膽起用她飾演比較中性且俐落的女記者美玉,就是認為她可以有另外一種形象,甚至為她拍攝了一人反串三個男性角色的電影宣傳短片,企圖打破大家的既定印象,「不但對演員有幫助,對觀眾而言也可以用全新的態度來看待這個角色。」樓一安說,為了處理美玉這個角色,他與陳庭妮幾乎是一字一句的討論劇本,所有陳庭妮的戲份,每一頁劇本全都是密密麻麻寫滿筆記,這邊要抑揚頓挫,那邊該斷句,工作方法跟過去拍攝偶像劇完全不同。

電影拍攝的最大挑戰在於線索的舖陳

廣告

製作《失控謊言》這麼一部犯罪懸疑電影,樓一安認為最具挑戰性的,就是在什麼時間點,應該或不應該透露什麼線索,該透露多少,或甚至是要如何誤導觀眾,讓觀眾逐漸累積某種印象,建立某種觀點。例如周曉晨這個角色,起初給觀眾的印象可能是善的,雖然有些可疑,但說的都是真心話,不帶惡意。然而就像電影的英文片名「White Lies, Black Lies」,善意和惡意的謊言之間界線非常模糊,觀眾必須自己思考,直到結局的揭露,電影提供了一個可能會顛覆觀眾判斷的解答,但並不明確,甚至你會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被騙了。

失控謊言 《失控謊言》有著樓一安擅長的複雜故事塑造,以及濃厚的荒謬感(劇照/前景娛樂提供)

誰是加害者、誰是受害者?除了劇情刻意的引導或誤導,樓一安亦嘗試挑戰觀眾的刻板印象,「你可能會覺得(周曉晨)這樣的女子是柔弱的、無害的,我們會不斷灌輸你這個印象。又如她的父親一看就是家暴男,會性侵女兒,每天除了喝酒還會做什麼?但這樣的人就一定會犯罪嗎?」樓一安強調,如果觀眾帶著刻板印象投入劇情,看到後來肯定會恍然大悟,察覺自己之前的判斷都是成見,「你以為你看到的表象不一定是真的,表象跟真實之間的矛盾是我想要呈現的。」

廣告

這部電影被貼上類型電影、懸疑、驚悚、推理等標籤,樓一安自己不置可否,「什麼是類型電影?我現在拍的是類型電影,那我之前拍的就不是類型電影?」他強調拍電影就是要好好講一個故事,或許《一席之地》和《廢物》也許較具議題性也比較嚴肅,而《失控謊言》側重的是人性,但這些作品裡都有他想要表現的內涵,共通處就是故事導向,情節複雜且曲折離奇。此外貫串他作品的荒謬性依舊濃烈,過去的作品處理社會的荒謬性,這次再加上人性本身的荒謬性。至於類型或非類型、商業或非商業,就交給觀眾來評斷。

廣告

樓一安坦言在製作《失控謊言》的過程,大概知道這部片可能較有市場性,但市場究竟在哪裡?他們只能嘗試。樓一安話鋒一轉「我沒有一部電影不是在想觀眾,而是在想我自己的、拍自己的。就好像《廢物》在講農村、土地的問題,但我一樣在想觀眾。」透過電影,他不斷向觀眾拋出問題,也希望觀眾會看到這些問題,《一席之地》和《廢物》亦然,《失控謊言》亦然,它們可能被包裝成不同的作品和手法,但不變的是創作的本心。

失控謊言 《失控謊言》導演樓一安

輔仁大學大眾傳播學系廣告組畢業,從事電影、電視編劇及製片工作多年,2005年首部電視單元劇《快樂的出航》即獲金鐘獎最佳導演、最佳男主角肯定。作品多與勞動階層及外來移民的生命經歷相關,藉由黑色荒謬的情節反思社會現狀。

2007年的電影短片《水岸麗景》,入選法國克萊蒙費宏短片影展競賽單元及米蘭影展競賽片,詼諧幽默的獨特風格受到國際片商青睞,成為極少數成功售出歐美版權的台灣短片。執導的首部劇情長片《一席之地》(2009),延續之前作品的黑色風格,獲得台北電影獎觀眾票選獎。

第二部劇情長片《廢物》,以宏觀的角度,觀照台灣以至於全球農村普遍面臨的困境。第三部劇情長片《失控謊言》,是台灣少見的心理推理類型電影,受邀擔任2015年高雄電影節開幕片。

(本文為台北市電影委員會幕後電影雜誌授權刊登,作者何俊穆,攝影、錄影文琡惠,不代表本社立場)

 

幕後電影雜誌

關於作者 台北市電影委員會

國內外影視團隊在台北拍攝的單一協拍窗口,提供勘景、場地申請、行銷宣傳、國際交流、人才培育全方位服務,藉以提振並厚實台灣影視產業。

機上寶寶哭就送機票 美廉航另類歡慶母親節 下一篇 機上寶寶哭就送機票 美廉航另類歡慶母親節
你可能有興趣
【合作推薦】上集:讓娃娃來開娃娃屋、做好事的幫派,看見社區一家力量,從心翻新地方|社區一家╳天下雜誌╳CSR@天下
最新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