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該毀滅的世界篇12】兩道難關 - nk3380877的創作 - 巴哈姆特
小說

【本該毀滅的世界篇12】兩道難關

Oldchild | 2021-09-17 14:28:51 | 巴幣 10 | 人氣 36


在收到密報後向卡利絲塔確認,來襲的飛船有五艘,每一艘飛船上都會配置一名勇者,和兩名聖騎士。

為了填補在戰鬥中MIA(任務中失蹤)的勇者莉莉的戰力空缺,另一個目的是圍剿疑似大罪人根據地的凱蒂耐可。

因為這附近有大罪人札克的目擊情報,所以莉莉的失蹤被當成跟大罪人一戰後陣亡了,我還真沒想到會演變成這個樣子。
札克,你到底還要害得我們多慘才甘願……

『我會幫妳們負責解決三艘,剩下的就請妳們堅持一下。』

意思是她要一個人負責殲滅三名勇者外加六名聖騎士嗎,太瘋狂了吧。不過通話的彼端傳來的聲調非常平靜,聽不出一點緊張。

而我一個人要負責兩名勇者和四名聖騎士,也很瘋狂。

但必須要做,要做到對方認為大罪人就在凱蒂奈可裡面的程度。

不然對方不會善罷甘休。

在警鐘還沒響起前,我就讓修雷特和麗妲兩人躲到郊外的森林裡,聯合小艾用土魔法搭建堅固的避難所,並用生命魔法在避難所上面做了植披偽裝。

讓貓人在城內和其他人在一起也太危險了,感覺會被出賣或霸凌。

「姐姐們真的要去嗎?」

坐在修雷特懷裡的麗妲一副快哭的樣子,可憐兮兮的樣子。

「小麗妲要乖乖地待在這裡等姐姐回來喔。」

摸著她頭,她存在感超高的耳朵很軟。

在我們準備出發前去戰場之前,修雷特對我們露出愧疚的情感。

唉……

我拍著修雷特的肩膀,

「你並沒有虧欠我們什麼。」

反效果,他看起來更加難受和不甘了。

「那我們出發了,爸爸。」


【西南區域】


目視到巨大的影子覆蓋天空。如預測只有兩艘受到重創的飛船出現在這裡,各在城鎮西南與西北的天上兩百公尺的位置懸停。

他們垂下繩子。

看樣子是要垂降。

「是時候了小艾,拿出妳的得意技吧!」

在收到【三號艾】指令的瞬間,我從閉目養神的狀態中睜開眼眼。

我已將魔法詠唱好,全身的魔力都經過雙手集中在手中的魔杖結晶的尖端,只差中二的前綴就能發射。

「在鋼鐵也能熔解的火雨中化為灰燼吧,上級魔法『熔鐵之雨』!!!」

飛船的上空霎時出現巨大的紅色魔法陣,接著密集的火球朝下傾盆而下。

熔鐵之雨這招說穿了就是在空中施放大量的初級火球轟炸地面,幾乎沒有穿透能力。

根據比爾的情報,船腹有特別用魔法加強到能抵禦大部分初級魔法的攻擊;但我要攻擊的目標是用普通的木板搭建的甲板。

我是抱著能一錘定音的想法寄託於這一擊,期望能一舉殲滅一船的敵人。

那邊傳來驚人的慘叫聲,穩定飛行的主帆(恆定帆)也燒掉了。

伴隨駭人的尖叫,飛船墜毀。

不枉我消耗掉體內一半的魔力。

正想要就地坐在屋頂上休息,聽到有什麼從我的臉頰旁尖嘯而過。

瞬間我的臉上被劃開一個大口子。

沒完,瞬間密集的岩石砲彈答答答的跟了上來,屋頂的瓦片四散。

「超危險!!!!」

要不是在察覺到攻擊的瞬間做出正確的對應,我就會被石頭機關槍打成篩子。

三號艾也履行了魔法術師護衛騎士的工作,先一步劈開所有線上的子彈,在街上與來襲者正面對持。

拿下帽子,輕輕撇起嘴角,三號艾立刻就開始嘲諷吸引對方的目光。

「哎呀哎呀,這不是克羅斯上等聖騎士艾步納.斯特拉大人嗎。喔不,現在應該已經是總騎士長大人了吧。啊啊,帶來這麼多雜魚,是要開派對?」

「妳是潛伏在神聖中央帝國學院的亞人,唔,居然還是貓人?」

他瞪大眼睛,三號艾被他右手上的劍指著。

我從屋頂上觀察著他。

與記憶中的他有點差距,他的頭髮灰白了一點,臉被三道橫跨整張臉的白色爪痕毀容。

「呵……哈哈哈哈哈,終於、終於……我啊,一直想著有一天能夠殺死貓人雪恥。」

他用力抓著自己臉上的傷疤狂笑,睜大的雙眼滿是血絲,瘋狂的表情再也藏不住。

「這個傷痕一直都好癢啊。無論怎麼抓都沒有用,試過處死其他亞人也沒有用,我一直找不到其它讓它不再搔癢的方法。果然只有親手殺死貓人才能讓它停下來。」

瘋子。

「瘋子。」

三號艾也是不給情面的把自己的厭惡表達出來。

他冷不防朝地面重踏,比房子還高的巨大石柱穿了出來。

接著士兵們開槍跟上。

三號艾躍起閃躲躲開彈幕,在空中從裙襬甩出數十把飛刀,朝向敵人飛擲出去,瞬間放倒了一眾士兵。

局勢來到一對一的狀態。

艾步納將右手輕輕放在左腰的劍上,除了食指外的手指握住了劍柄。

三號艾也將右手放在左腰的劍上,用同樣的姿勢對敵。

我看出來他們要以瞬型.閃光對拼速度,如同西部牛仔拔槍決鬥。

勝負只會在第一招到第二招內結束。

我確信以比爾的技術肯定能贏對方。

電光火石,拔劍出鞘。

兩人以驚人的速度交換位置。

艾步納的胸口被正袈裟和逆袈裟劃出了大大的X,噴出了大量的鮮血。

另一個我竟然學會如此美技,我摀住驚嘆的合不攏嘴的嘴巴。

倒在地上奄奄一息的艾布納說著:「單隻紅色的瞳眸……妳跟大罪人是什麼關係?」

看來艾不止速度勝過一籌,還偷開外掛。

三號艾收劍入鞘,回眸的赤紅右眼漠視倒地不起的艾布納。

「妳覺得呢?」

就要她再給艾布納補上致命一擊前,旁邊的牆體無預警的炸裂開來。

三號艾瞬間被火海吞沒。

這股魔力是……

勇者。

「不好意思,艾布納大人,在下來晚了一步了。」

一名穿著背心的巨型壯漢帶著邪魅的笑容走了出來,手中拿著一把與曼陀羅花材質近似的黑鐵色的闊刃大劍。

「行了,就別客套了。最好每次跟我會面時都這麼客氣啊,莫洛斯。接下來,我以你的命運命令你,殺了這個人,然後……把這座城鎮翻過來都要找到【大罪人】。」

我看到艾布納的手伸進口袋裡面。

「嘻嘻嘻……不用你命令我,我最喜荒殺戮了。」

『黑桑.解放——煉獄降世』

在他將劍直直插進土裡後,城鎮各處都零星發出橘色光點,接著到處都在爆炸。

西南方的建築瞬間被夷為平地。

『瞬型.閃光』

一到飛閃的白光快速襲向莫洛斯。三號艾還活著,只是沾灰的樣子比較狼狽。

而直朝脖子而去的斬擊只淺淺卡在他結實的脖子上。

「什……」

三號艾放棄了那把劍,採著她的身體後空翻,隨後戰術性逃跑。

然而對方一踏步就來到前面掐住了三號艾的脖子。

憑她細小的雙手的力量無法與之抗衡。

因為喉嚨被扼住,也無法靠詠唱發動體能強化。最多最多就是用指尖發出為不足道的電流,給莫洛斯來上電療。

三號艾忍受著無法呼吸的痛苦,朝我這邊使眼色。

我站直身體。

手中的法杖匯聚著自身龐大的魔力,接著這股巨大的魔力被塑型,隨後賦予屬性,最終化為一把巨大的紅蓮弓矢。

不用詠唱的中級魔法火焰箭,就好好瞧瞧吧!

我打算朝著對方頭上來發火焰箭。

突然莫洛斯的一句話將三號艾拉入深淵:「妳是不是在等著這個呢?」

三號艾一時瞪大眼露出驚恐萬分的表情。

只是這足以逆轉戰局的攻擊卻被莫洛斯一個抬劍就破解了,爆炸的衝擊也沒能讓莫洛斯鬆手。

見計畫落空,三號艾痛苦不堪,連哀嚎的權利都被剝奪。只能緊閉留著眼淚的雙眼,用雙腿亂踢亂打。

很快,她掙扎的力道軟化。

「放開你的手!」

我開啟體能強化豁出去了。

右手投出一顆較慢的火球。

莫洛斯沒有閃躲反以闊劍挑斬反擊回去。

中計了。

火球後面還有『強光』這個閃光彈的時間差連技。

眾生平等的光芒下,莫洛斯雙眼吃痛放開了三號艾,蹲下捲起身體。

我一個箭步將昏過去的三號艾抱起,躲進附近的屋子裡。


【西北區域】


「——好強」

我跪在廢墟中央,口中吐著鮮血,手指已經麻木得沒有感覺。腿骨似乎裂了開來,光是走動就劇痛難耐。左肩血流不止的出血流到整條手臂都是血。

沒想到都已經用上「勇者化」和曼陀羅作戰,還能劣勢成這樣。

五分鐘前,伴隨西南方的劇烈爆炸,一艘飛船殞落了。

小艾他們成功了。

但我這邊可沒有那種大型魔法,望著源源不絕的敵人垂降進城鎮內。

然後城內各處爆發了戰鬥,而我趁著混亂隻身深入敵方中心,直接挑戰裡面最強的。

在瞬間偷襲砍死一名二等聖騎士和正面重傷一名上等聖騎士後,進入了BOSS戰環節。

對手是三個月前到訪亞索蘭的勇者之一,「【櫻花】薛律.布爾森」,石碑上編號no.67。

我對他的第一印象是:

『那個,我是薛律.布爾森,是來自地球的勇者。雖然跟你無怨無仇但是……嗯,怎麼說會比較有禮貌呢,嗯———能請你不要掙扎的趕快死一死。』

哇靠,加個「請」字就比較有禮貌!?

薛律是個帶著眼鏡,跟我一樣有著亞洲人面孔的勇者,三分鐘前就已經站在那裡,連一步都沒動。

僅僅是靠右手的木條指揮靈活的像動物的植物藤蔓戰鬥。

植物藤條有什麼可怕的?起初我也是這麼想。

直到我出刀將它一分為二,它又快速再生。

放著不理它就快速增殖,現在場上已有六十四根這樣的藤條,對著我狂追猛打。

『好燙!』

密集的攻擊下,一不小心挨上一鞭的威力跟被刀砍沒兩樣。不,比被刀砍更痛,我的左手在『魔纏』和『體能強化』雙開下還是成了現在這樣。被打到的地方又辣又燙,出血量超誇張。

想接近也沒辦法,四面八方都會被他稱為單元(bit)的藤條封鎖去路跟退路。

一不小心就搞成被四面包夾哪都去不了的局面。

一條一條殲滅太慢,我抱著傷己八百傷敵一千的信念讓火球在身上自爆。

結果火屬性魔法效果不彰,我猜是藤條裡的水分使其無法點燃。

火系剋森林系是騙我的。

最後我以犧牲左腳的覺悟下,用重踏地面的反衝擊加上腳底炸開火球的衝擊把自己炸到空中。

接著重重摔了下來。

因者前後兩股巨大衝擊,我的左腳就是這麼骨裂的。

但比被打成肉醬好吧。

用於遮蓋騎士修道服的斗篷也在戰鬥中被燒掉,被我打趴的上級聖騎士理所當然認出我這身行頭。

他又不是眼瞎。

「這邊完事就幹死你,絕不能連累卡莉絲塔小姐。」

「喂,薛律,趕快把那個叛徒殺死!」

他指著我,很不客氣地命令薛律。就像對待不是人類的東西,像「奴隸」或更像對待「一件武器」那樣。

我從以前就很好奇。

為什麼聖騎士能命令比自己強大的勇者,又不是每個勇者都跟莉莉一樣溫馴的跟綿羊一樣。

要我聽這麼沒禮貌的命令,我反手一刀就能宰了他。

『很簡單,就只要給他們套上會危及生命的項圈就好。』

卡莉絲塔這麼說過,然後向我展示那個東西——

「吶,薛律先生,你其實很不爽他對吧。」

雖然沒有口頭上的回答,但他挑了眉已經向我傳達「對啊,但他手上握著我的性命」的無奈。

而且從戰鬥開始他也沒針對我爆發過殺氣。

我知道他不是壞人。

確定過自己的內心,我不想殺他。

我收起武器。用著禮儀課學到的邀請禮儀,也就是微欠身向他伸出右手掌心,左手放到背後腰間的部位並邀請說:

「以我自由的勇者『達特拉』的名字發誓,我能夠拯救你。所以,是要被我拯救還是斬殺,自己選擇吧。」

在我說出這句話後,他雖然呆滯,但眼神動搖然後微微向我伸出手。

「確實收到你的求救了。」

我輕笑著,將腰後的曼陀羅輕輕拉出劍套一點,然後再收回去。

契約達成。

上等聖騎士看穿他叛逆的心思,拿出「那個」進行恐嚇。

「薛律!」

「可惡——」

薛律咬著牙收回那隻伸出去的手,拿起那根木條喊道:

「櫻花.解放!位元組(bytes)」

場上128條藤條開始收攏,組成了16跟巨大的怪莖。

揮出的力道跟剛剛普通的藤條不是一個檔次,一擊就能將一片房子夷為平地。

但我的訓練也不是假的。

「『子彈時間』開!『體能強化二』開!」

瞬間的反應加速和身體加速讓薛律反應不過來,密集的攻擊打了個空虛;但瞬間又呈倍數增殖成32條怪莖包圍住我。

間隙中,我常按配重球三秒。

「就讓你見識曼陀羅最被輕視的能力,『能力發動,手電筒』,以及『火焰附魔』——」

手電筒與火焰附魔相互交錯影響下,黑劍產生炫目的橙白色光芒。

就在瞬間,我將曼陀羅舉過左肩上朝襲來的怪莖義無反顧衝過去。

邊跑邊壓縮魔力,劍身從明亮的火紅色變成看似快熄滅的黯紅,猶如血色一樣。

這是從莉莉對我用出那招看起來很不妙的招式上得到靈感,加上衝刺和身體迴轉加強斬擊威力。

我敢確定,這就是我艾.諾莉.比楊德目前最強的一擊了!

在以踩碎地面的重踏加速作為出招前最後的信號,我高喊:

「瞬型.周割.改:『赤焰曼陀羅』。」

全力舞動腰部,以身體為軸心畫了個大範圍的圓。

原本劍身上黯淡的紅光逐漸明亮起來,明亮到就算是眼角餘光掃視到眼睛都會友灼燒般的刺痛。

這道光從劍尖照向所指之處的一切,宛如劍身延長成光劍一般,將四周八方甚至都沒有直接接觸劍身的怪莖俐落地切了開來並瞬間蒸發。

這是以光作為載體,將壓縮的熱量傳遞出去的大範圍斬擊。

這個含帶巨大熱輻射能量的斬擊在斬斷厚實的怪莖後還在持續前行,將大量的木製建築點燃或斬斷。

當然,作為必殺技的招式消耗自然也是空前的大,我的魔力幾乎見底。

「哼——欸!?」

還沒得意完,突然右膝以下就被藤條纏住。

竟然從地下長出來,大意了!

接著是纏住右手。

他朝我握緊左拳。

藤蔓收緊的力道直接碾碎我的右手跟右腳,像擰毛巾那樣。失去骨骼支撐下,我的右手右腳成了血肉模糊的軟體動物。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忍著疼痛,我高吼著爆發出最後一絲魔力,魔力在全身形成的鬥氣撐開了藤蔓。然後一瞬間切換回艾,利用縮小的瞬間抽出腳,完全掙脫束縛。

因為變回艾的關係,魔力還是滿載的。

我當然二話不說直接開啟「體能強化二」狀態衝上去在看愣神的薛律臉上蓋下一個拳頭造型印章。

原本抱著「這麼普通的一拳應該打不倒勇者吧?」的想法揮出這沉重的一拳,結果令人跌破眼鏡,這一拳下去連同他與掛在他臉上的粗框眼睛一起打飛。他飛了很遠,撞進遠處的建築群裡。

說好要拯救他,不會一拳就死了吧?

好險,沒有。

「『櫻花』完全解放!【亥伯龍】!」

他的聲音消散,接著地板開始震動。

「!」

察覺異狀的我開始警戒四周。然後轉過頭後才發現,震動的來源是剛剛被我斬斷的怪莖叢林;總塑64根的怪莖群開始互相纏繞、聚攏,最後組成一珠高約兩百公尺以上的超巨大的植物。然後花苞對準我,隨後快速開花結果。

果實差不多有直徑三十公尺左右,而且還在持續膨脹。感覺果實隨時都會承受不了壓力,將裡面的種子向四周劇烈宣洩。

「要趕上啊。」

躲在屋頂上的人影,對著下面的戰場做出將身體彈射出去的動作。

然後——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