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梳

(自行盘起头发以示不嫁)

编辑 锁定 讨论 上传视频
“自梳”的来历大概是:过去广州珠江三角洲的未婚女子都梳着一条长辫子挂在背后,结婚时,由母亲或女长辈替其把辫子挽成一团紧贴在脑后勺,称为髻。自梳女就通过一种特定的仪式,自己将辫子挽成发髻,表示永不嫁人,独身终老。但一经梳起,终生不得翻悔,父母也不能强其出嫁。日后如有不轨行为,就会被乡党所不容,遭受酷刑毒打后,捆入猪笼投河溺死。死后还不准其父母收尸葬殓,得由“姑婆屋”中的自梳女们用草席与门板草草挖坑埋葬了事;如村中无“自梳女”帮助殓埋的,便被抛入涌中随水流去。
自梳另一称呼
梳起
盛行何时
事    件
抗日战争
社会制度
封建制度

自梳自梳形式

编辑
自梳就是已届婚龄的女子,自己把发辫盘在头上梳成髻子,表示终身不嫁,又称“梳起”。自梳女是珠三角洲特有的一种婚嫁习俗,以顺德南海番禺为中心,盛行于初,直到辛亥革命初期,历久不衰。按旧俗,女子出嫁时必须辫子盘在头上,梳成髻子,表示不再是少女。自梳女不结婚,也得择个良辰吉日,通过一定的仪式,在亲友的众目睽睽下,自己把辫盘成髻子,表示不再求偶。
按旧俗,自梳女不能在娘家百年归老,为了解决一生中的最后归宿(如在哪里殡殓?死后的灵牌放在何处?由谁拜祭等),有些自梳女于是名义上嫁给一个早已死去的男子,俗称“嫁鬼”或“嫁神主”,身后事就可以在男家办理,由男家后人拜祭。有些名义上嫁给一个男子,但一生不与丈夫接近,宁愿给钱替丈夫“纳妾”。自己仍属“正室”,死后灵牌放在夫家,不致“孤魂无主”,这叫“守清白”。有些则和尼姑庵或斋堂(俗称“姑婆屋”)打交道,生前捐一些进去,老来便有个住处。抗日战争爆发后,蚕丝业大受打击,生活无靠的自梳女纷纷流入城市,挤进了号称“乌衣队”的女佣行列,不少成为街边的“梳头姑”,更多成为港澳和广州西关显门富户的“住家工”,在屈辱和侮辱下结束了有限的生命。

自梳形成原因

编辑
形成这一习俗有两个原因:一是封建宗法制度以男性为中心,女子出嫁后,家庭权柄操持在丈夫和翁姑手里。进了贫苦家门,生活不好过,还得养儿育女,精神和肉体都遭受折磨;嫁到富有之家,又担忧丈夫见异思迁,贪新忘旧,弃妻宠妾。因而不少农村女子,为了逃避封建宗法家庭的虐待,摆脱夫权的严厉束缚,宁愿牺牲自己美好的青春,矢志不嫁,自愿梳起。二是清末时缫丝工商业发达,缫丝少女收入日多,年久积蓄甚丰,这为寻找出路过独身生活的女子创设了自食其力的经济条件,多数互相自梳“结相知”,购屋(俗称姑婆屋)共居,宁为同性恋,永不嫁人。形成自梳风气的还有别的原因,如父母家穷,留下女儿帮家,乡间因有“家无自梳难致富”的说法,旧俗嫁女要有丰厚的嫁妆,又要担茶担酒,一般穷人家难以应付,干脆叫女儿梳起算了;旧俗兄未娶,妹不得“过头”,不少穷家女等到她的哥哥结婚以后,年岁大了,嫁也不易,被逼梳起在家。但有的自幼由父母作主许配与人,当男家通知迎娶前,一般自梳女宁给男家重金,另娶别家女子,解除婚约。有的受封建家庭压迫,她在出嫁时由相知姐妹将上下身体紧密裹扎然后过门举行婚礼,及至三朝回门,她遂一去不返,男家也莫奈她何。

自梳自梳女

编辑

自梳悲惨生活

本世纪30年代,丝业衰落,顺德少女听说到南洋打工月薪可达数十元,遂结伴经香港乘船前往。顺德自梳女在南洋谋生,概括有两大原因:一是经济问题,由于顺德丝业衰落,在本地难以维持生计。二是婚姻问题。自梳女难免人议论,而少女到婚嫁年龄既不出嫁也不梳起的则难逃迫婚的厄运,许多少女在南洋工作多年,没有谈婚论嫁,实际上也成为了自梳女。她们在南洋大部分都是当家庭女佣,带小孩做家务。虽月入不多,仰人鼻息,但只要有一点点积蓄,都汇往家中帮补家计。人到老年,精力已衰,有的被辞退,有的连回乡的旅费也凑不够,沦为异域之鬼,能够"少小离家老大回"的实在不多

自梳守墓清俗

自梳女的晚年十分凄惨,如果没有拼命积点血汗钱与其他姐妹共同买一间房子作姑婆屋,连停尸的地方都没有。按俗例,自梳女不能死在娘家或其他亲戚家,只能放在村外,死后也只有自梳姐妹前往吊祭扫墓,因而一些自梳女被迫“守墓清”又叫“买门口”,“自梳女找一死人出嫁,做死者名义上的妻子,以便将来可以老死夫家。自梳女要付给婆家一笔钱来“买门口”。“守墓清”是守节之意,有“墓白清”和“当尸首”两种形式。“墓白清”又称嫁神主牌,如某村有早已死掉的男性,无论是童子或是成年,只要死者家长同意,自梳女就可出钱买作那一家当媳妇,买成后,要举行“拍门”,“入门”仪式。所谓“拍门”,就是当自梳女来婆家认作媳妇时,婆家先把门关上,自梳女要“拍门”,阿婆在屋内提出种种难堪的问话,”“我家清苦,你能守吗?”,“以后不反悔吗?”等等,自梳女必须回答得阿婆称心后才开门,自梳女入了门就算被接纳为这家的媳妇,以后,必须经常在经济上贡纳给婆家,翁姑死时,要前往执丧。另一种形式叫“当尸首”。即当男子死而未葬时,自梳女嫁去—死者之“妻”,要披麻带孝,守灵送葬,以后,”翁姑稍—不满,可赶出家门不在认作媳妇。自梳女“守墓清”买了门口,便可算作男家族中人。可怜自梳女受尽精神和劳累身体的折磨,才换得个死的“门口”。

自梳现象剖析

编辑
1) 社会制度决定自梳风气的发展。
在旧社在会,封建制度是自梳女产生的根源,它长期压抑着妇女,当他们的矛盾不能解决的时候,自梳女就成了反抗的产物。社会变成民主、平等和开放的,妇女们有了自由,有了人们的尊重,这种社会与人之间的矛盾也在无形中被淡化,当然在这种情况下,自梳风气怎么可能发展下去呢?
2) 社会的进步阻碍自梳的发展
自梳风气是不正常的,而社会是在发展、进步的,自梳风气已落后得被社会淘汰了。
3)冰玉堂的开放——自梳女的历史之旅
坐落在顺德市均安镇沙头管理区的冰玉堂,是沙头在南洋当女佣的自梳女捐资兴建的敬老院,1951年落成启用。冰玉堂坐落在沙头管理区鹤岭山麓,故又称鹤岭静安舍。它是两层楼建筑,地下分左、中、右三座,中座,中座供奉着自梳女们信奉的观音,左、右座安放着已故的自梳女的灵位,楼上是木做的阁楼,是自梳女的睡眠之处。堂内人去楼空,只有一位护院的女工每天清洁内外,添香加油。自梳女具有特定的历史价值,有一定的吸引力,但开放冰玉堂仍需要一个包装和宣传的过程,因为冰玉堂的建筑特色不是很鲜明,但其承载的历史却很厚重,关键要从深层次挖掘其中的内涵。游客到冰玉堂除了参观这一会馆,更希望了解关于自梳女的历史、文化,了解自梳女出现的社会背景和更多关于她们的故事。如何更深刻地挖掘这些历史背景,再现自梳女的风貌,对开发商来说是一个重要的课题。如果只是满足于游客一般性的参观游览,或是依赖单纯的炒作,她的生命是不会长远的

自梳当今现象

编辑
如今,封建压迫已不复存在了,男女平等、婚姻自由,女性也撑起了半边天。自然自梳女也越来越少,她们的孤婆屋、祠堂几乎绝迹了,但仍有住在老人院或亲友家的,经历了那么多沧桑与波折的自梳女,又是过着怎样的生活呢?据我们了解,大多数自梳女都已七老八十了,最小的也六十多岁,在老人院里的自梳女,是靠自己的积蓄或兄弟姐妹出钱入住的,平时除了打麻将、聊聊天也没什么消遣,可能人手不够,还有些聋哑或行动不便的自梳女得不到很好的照顾。其余不在院里住的,靠编草席,做些小买卖也勉强可以满足自己的基本生活。她们都渴望交流和关注,她们不忌讳自己的过去,还会对你敞开心绯讲述她们自己的故事。部分远赴港澳南洋的自梳女靠做保姆或一些小本生意维持生计。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解读词条背后的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