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屍朝鮮2》劇評:勁有《權力遊戲》Feel!兩次弒父戲碼極震撼|香港01|即時娛樂

《李屍朝鮮2》劇評:勁有《權力遊戲》Feel!兩次弒父戲碼極震撼

殭屍動作戲和權謀朝鬥戲的比例分配也是《李屍朝鮮2》稍稍失色的重要原因。畢竟,很少觀眾把它當做純粹的殭屍片,但是相比起第一季的破局,第二季的動作戲明顯壓倒了權謀戲(《李屍朝鮮2》劇照)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韓劇《李屍朝鮮2》誤打誤撞選擇了最佳檔期,於全球新冠疫情大爆發的3月中旬在Netflix上架。無論風評如何,這都是一部話題之作。

相比起第一季,中文互聯網對於這部韓國古裝殭屍片的反應更加迅速,畢竟有那麼一大群人還在居家隔離中。有網友笑言:「去年看此劇,還頗覺有借古諷今之意;今朝續看此劇,竟有了身臨其境之情。」

*下文內容含劇透,請斟酌閱讀

儘管目前評分8.6,略低於第一季,但是它在豆瓣開分曾高達9.4。高開自然有「寰球同此涼熱」的現實加持,但其實也算不上低走。在我看來,本劇的第二季和第一季保持了相近的水準。只不過,兩季應該合併為一季——12集也是系列美劇單季的平均集數。

《李屍朝鮮2》目前評分8.6,略低於第一季,但是它在豆瓣開分曾高達9.4(豆瓣網截圖)

即便是在英美劇中,6集一般是一個完整限定劇的篇幅,系列劇將6集作為一季,非常少見。並且在第二季中,很多集數斬頭去尾,也不過30分鐘。客觀來講,《李屍朝鮮》第二季獨立性不足:一半是第一季的「前傳」,另一半是第三季的「預告」。

除此之外,殭屍動作戲和權謀朝鬥戲的比例分配也是《李屍朝鮮2》失分的重要原因。畢竟,很少觀眾把它當做純粹的殭屍片,但是相比起第一季的破局,第二季的動作戲明顯壓倒了權謀戲。

相比起第一季的破局,第二季的動作戲明顯壓倒了權謀戲。(《李屍朝鮮2》劇照)

《李屍朝鮮》為什麼像《權力遊戲》?

內地影視工作者一直嘗試打造類似《權力遊戲》那樣的奇幻作品,雖然「高仿貨」出了不少,然而總是難逃四不像'的評論。韓國則在不經意間通過另外一種方式完成了這件看似不可能的任務:那就是把歷史劇拍成殭屍片。

在第一季的評論中,筆者第一觀感——《李屍朝鮮》是韓國版的《權力遊戲》。但究竟哪裡相似?直到看完《李屍朝鮮2》,我才做出精確比對。

+6
+5
+4

首先,劇情跌宕起伏,人物命運捉摸不定,隨時會死。除了世子李蒼、醫女徐菲、「女槍手」永信等幾個主要人物,第一季中出場的重要角色幾乎「無人生還」。比如,在第一季中,世子依靠手無寸鐵的儒生起事,很快被制服。按照一般套路,他要和權臣趙學洙一戰,他的老師、另外一名武將——安炫才是反抗軍領袖才對,可這兩名朝野實力派在第二季中很快都掛掉了。

其次,塑造極致化人物,挖掘人性之幽暗。第二季上演了兩次「弒父」場景。第一次是世子將攻擊自己的屍變國王「爆頭」,這其實只是一種「形式上的弒父」——畢竟國王早就過世,但依然很震撼。

第二次是王妃趙氏用毒藥毒死了自己的父親——權臣趙學洙。其實在第一季中,權力欲極強的父女二人就有罅隙。王妃流產,希望上演一番「狸貓換太子」的戲碼,但趙學洙作為大反派,壞得很有底線,堅持要用王室血統的人繼承大位,為此不惜與女兒決裂。

不料,女兒先發製人,一杯毒酒要了老父之命。在東亞儒家文化圈,娘家人一直都是后宮在權力鬥爭的重要依賴,因此外戚經常成為重要的政治力量。而這位中殿娘娘卻嫌棄權臣父親礙事,一腳把他踢開,這種泯滅親情的殺伐果斷不禁讓人聯想起《權遊》中的瑟曦。

權力欲極強的父女二人就有罅隙。不料,女兒先發製人,一杯毒酒要了老父之命。這種泯滅親情的殺伐果斷不禁讓人聯想起《權遊》中的瑟曦。(《李屍朝鮮2》劇照截圖)

王妃趙氏的極端人格不僅體現在「弒父」,當她被世子逼宮,她竟然不惜下令釋放出私下豢養的殭屍,將殭屍之亂引到宮廷之中,並且還放出「若我無法擁有,其他人也不能擁有」的狠話。最終,含笑中被殭屍包圍,走向自我毀滅。

再次,用大尺度的視聽刺激來推進敘事。在劇中,斷頭掉腳、生吞活剝的刺激性畫面無處不在,一方面這是殭屍片固定的類型元素,另一方面也有力刻劃了人物。

在第二季中,出現了三位用血肉之軀「鎖門」的畫面,一位是安炫的家臣掩護大部隊撤走,一位是安炫堅定要面見國王被火槍掃射,一位是朝臣將殭屍擋在宮門之外。其中第一位家臣死得相當壯烈,讓人聯想起「田橫五百士」的典故。

在第二季中,出現了三位用血肉之軀“鎖門”的畫面。(《李屍朝鮮2》劇照截圖)

而安炫長於謀略,甚至不惜用自己的屍體來扳倒權臣趙學洙。這種到死還在算計的智謀,讓人聯想起戰國時期楚國變法的悲情人物——吳起。而當安炫屍變之後,也為我們上演了一番古典小說裡經常出現的對白:「老賊,我當生擒汝,食汝肉。」

更多最新劇評:

梨泰院Class劇評:爽!反社會人格女主喪摑仇家15巴 成功定調全劇

《愛的迫降》劇評︰孫藝珍流落北韓 不和玄彬談次戀愛實在太浪費

《慶餘年》劇評:另類穿越!現代人靈魂VS封建帝王心術的權鬥故事

兩世歡劇評︰第二世非來生?有種愛情故事 比三生三世虐戀更純粹

三生三世枕上書套路無限loop惹劣評?細評N部古今中外奇幻劇看點

如何將《大明劫》翻譯成《李屍朝鮮》?

在第二季中,補全了三段前史。

第一是趙氏父女在權力鬥爭中的分歧,最關鍵是,女兒「狸貓換太子」的戲碼一直瞞着這位自大的權臣。

第二,世子護衛武英——這個看起來是一個“桑丘式”的忠僕竟然是趙氏家族安插在世子身邊的間諜。

第三,是安炫3年前「500人打敗3萬倭寇」的真相——原來是在趙學洙的建議下屠村,並製成了「生化武器」。

補全了前兩季的劇情,你會發現殭屍元素在《李屍朝鮮》這部韓國古裝劇中的作用十分有趣。起初是為了對付倭寇的「生化武器」,接着成為權臣控制國王的工具,再後來擴散成為一場影響李氏朝鮮國運的全國性災難。讓我們先來看一下裴斗娜飾演的醫女在7年間對於這場疫情的研究。

瘟疫是生死草讓死人復活而引起的傳染病,生死草上的蟲卵能夠控制天谷,世人死而復生,因此復活的人會失去理智,感受不到痛苦,只貪求活人的血與肉。若被死而復生的人咬到,蟲子雖會進入體內,但人不會變成怪物,只是身體會變得冰冷,病榻纏綿,最後死亡。此病症最開始傳染的地方,是在東萊持律軒,人們將被病患咬到的致死的屍體加熱並食用,而後出現痙攣並死亡,變成怪物。

從此時起,被怪物咬到之人,也會變成怪物。然而並非所有被咬到的人都會變成怪物。即使被病患咬到,只要在死前入水,無法進入天谷的蟲就會鑽出體外,進而擺脫瘟疫。另外,天谷尚未發育完全的新生兒,即使遭病患啃咬,也不會染病。此蟲喜好寒氣,在炎熱的春夏季不會發病,在秋季和初冬出太陽期間,也不會發病,在一年中最冷的冬至到立春,不分晝夜,全都會甦醒。然而還有一些問題尚未理清,此蟲分明喜好寒氣,但其經過加熱後卻更加活躍,並開始傳染。生死草,藏有更大的秘密。

裴斗娜飾演的醫女在7年中對於這場疫情的研究。(《李屍朝鮮2》劇照截圖)

作為一部Netflix原創的韓劇,《李屍朝鮮》嘗試對東西方熟悉的視聽類型元素進行融合。如果說殭屍元素是西方人熟悉的類型,那麼歷史權謀就是東方人的類型舒適區。

在《李屍朝鮮2》結尾,7年後,「躺贏」的小國王提出要看7年前的史稿,了解那場宮廷動亂的始末。這個設計就十分東方,只有在東亞儒家文化圈,史書才具有這樣重要的地位。

事實上,用殭屍片來改造歷史戲,韓國人2018年就在電影《猖獗》中進行了嘗試。在片中,張東健飾演的權臣利用殭屍之亂實現奪權。《猖獗》的戲劇高潮也在於殭屍襲擾朝鮮宮廷,這和《李屍朝鮮2》的部分故事線重合。

7年後,“躺贏”的小國王提出要看7年前的史稿,了解那場宮廷動亂的始末。這個設計就十分東方,只有在東亞儒家文化圈,史書才具有這樣重要的地位。(《李屍朝鮮2》劇照截圖)

乍一看,《李屍朝鮮》這樣的奇幻劇沒有具體的歷史背景。但韓國編劇真是煞費苦心,有網友憑藉劇中尚州城外壽望村戰績碑上「丙寅年」和倭寇的線索,將正劇時間線中的三年前安炫大敗倭寇之戰確定為1626年,而正劇時間則是1629年。

而第三季的故事又發生在7年後,也就是1636年,那就是朝鮮歷史上有名的「丙子胡亂」——女真對朝鮮的征服。

當「火槍手」在轉述醫女對於瘟疫研究成果時,我以為這是相對於阿西莫夫「機器人三定律」的「生化人N定律」,不料7年的研究收在了「生死草還藏有更大的秘密」。

結尾提示生死草來源於中國境內的鴨綠江附近,而這是女真人的勢力範圍。大結局亮相的全智賢,很可能是下一集的大boss——女真人。據此推演,東北亞地緣政治的廣闊圖景即將在《李屍朝鮮3》中得到展現。

大結局亮相的全智賢,很可能是下一集的大boss——女真人。(《李屍朝鮮2》劇照)

也就是說,《李屍朝鮮》在殭屍片的外衣下,只不過把「以少勝多」的《鳴梁》、父子君臣猜忌的《思悼》、「間於齊楚.的民族悲情《南漢山城》…這些經典韓式歷史片的情節又拍了一遍?

如果從時代背景來看,新冠疫情期間又火起來的《大明劫》(崇禎15年,即1642年)和《李屍朝鮮3》的時代背景只相差6年,幾乎是同期的。並且《大明劫》講的也是一場瘟疫與國運的故事,兩者有一定的互文關係。

【本文獲「影視獨舌」授權轉載,微信公眾號:dusheme】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