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信息

中文名
我的兄弟姐妹
外文名
Roots and Branches
类    型
都市、家庭、情感
制片地区
中国大陆
首播时间
2004年11月26日
导    演
俞钟
编    剧
刘毅、李斌华、郎雪枫、胡蓉蓉
主    演
刘晓庆、李幼斌、杨恭如、何冰
集    数
20 集
每集长度
45 分钟
在线播放平台
爱奇艺

我的兄弟姐妹剧情简介

编辑
剧照
剧照(3张)
20世纪70年代的东北小镇,曾经是音乐学院高材生的齐诗吟被安排在这里的小学教音乐,对于他的四个孩子(忆苦、思甜、齐天、齐妙)而言,这片冰天雪地是一个充满了乐趣的天地――生性浪漫的父亲可以把生活中一切逆境用他的快乐和音乐化解,从而让他们的生命永远快乐。
但是很快,他们的生活出现了危机:爸爸失去了工作。
齐诗吟的教学方式受到批评,被学校停职,而妈妈因为操劳过度加上营养不良,染上了严重的肺病,为了给妈妈治病,爸爸决定去远方的学校教书。
没有想到,爸爸的这一去竟是永诀--他在车站等待来看望自己的忆苦和思甜时遇上车祸,带着遗憾告别人世。
爸爸去世后,悲痛欲绝的妈妈的病情加重,不久也随爸爸去了,四个孩子成了孤儿,被叔叔收养。
叔叔家里本来就有三个孩子,加上这新来的四个孩子,简直就是一个超级幼儿园,无力负担的婶婶经常骂骂咧咧,自尊心很强的老大忆苦不愿意在受这寄人篱下的委屈,带着弟妹们离家出走。忆苦无力负担弟弟妹妹的生活,在山穷水尽的时候,忆苦只有一个办法:将弟弟妹妹分别送到有条件收养的人家去,让他们各自单飞:忆苦靠着打小工、跑江湖维持生活;齐天在知识分子家庭的严格管教下,成为沉默寡言,埋头读书的好孩子;齐妙被娇纵,性格逐渐变得跋扈;思甜出国,在异国他乡和养父母一起艰难奋斗。
剧照2
剧照2(15张)
20年后,四个天各一方的孩子都已经长大:忆苦是生活在底层的江湖混混,思甜却是世界闻名的华裔青年演奏家,齐天成了沉默寡言的实习医生,齐妙是DISCO领舞。四个曾经如此亲近的兄弟姐妹已经彻底失去了联系。
这时候,远在加拿大的思甜得知自己患上了绝症,她瞒着所有人,决定回国举行自己的音乐演奏会,更重要的是在自己生命最后的时间里完成自己一辈子的心愿:重聚四个兄弟姐妹,在自己的音乐会上一起演唱当年爸爸写的曾经在最艰难的日子鼓励他们的那首歌。可是兄弟姐妹们似乎命运中注定不能相聚,思甜回国寻找兄弟姐妹的行为遇上了重重了困难:忆苦帮老板收帐,却收到了齐妙的头上,相互已经不认识的兄妹变成了仇人,后来又为了讨回妹妹的钱,打伤老板,蒙上“抢劫”的不白之冤,明知道思甜回来却不能出来相认;齐妙因为男朋友吸毒要钱,和姐姐见面就骗了姐姐的钱消失;齐天对于兄弟姐妹的团聚显得十分冷漠,只关心自己能不能得到手术的机会。
思甜一边支撑着逐渐恶化的身体,一边要解决兄弟姐妹们的问题,勉力想将她们聚在一起,但是“相见容易相处难”,不同的成长背景,让他们产生了许多差异,思甜误会齐妙吸毒,忆苦的老板敲诈思甜。兄弟姐妹的重逢在经过了最初的喜悦后,很快变得艰难起来。
但是亲情最终还是战胜了误会和猜疑,在得知思甜为兄弟姐妹所做的一切后,妹妹齐妙勇敢的站了出来,向姐姐说明真相,将男朋友送进了戒毒所,大家团结一心,应付困难,然而正当在欣慰之时,思甜却终于不支晕倒。在手术台上为她进行手术的,正是齐天,而他的手术机会,正是思甜私下向医院要求的,齐天看见姐姐躺在自己的手术刀下,一时犹豫,思甜的手术出现问题,一直昏迷不醒。
虽然医学专家都说思甜的昏迷是由于病情而不是由于齐天的犹豫,但是齐天不能原谅自己,借酒浇愁;眼看着妹妹昏迷,弟弟沉沦,忆苦冒着生命危险,从老板手中夺回思甜的巨款,他用自己的行为不仅打动了齐天,让齐天振作,也让一直不肯原谅他的齐妙感动,想方设法去洗清哥哥的冤屈。
在亲情的呼唤下,思甜从昏迷中醒来,继续筹备自己的音乐会,她希望,自己的兄弟姐妹都在音乐会上重新站在一起,唱出爸爸那首动人的歌谣;可是忆苦因为不知道自己的冤屈洗清,还是不敢露面。
最后,当忆苦终于赶到音乐会时,音乐会已经曲终人散了,忆苦失望之际,舞台上重新灯火辉煌,他的弟妹其实一直在等着他――兄弟姐妹终于携手,唱起了父亲当年那首温情的歌。 [2] 

我的兄弟姐妹分集剧情

编辑
    第1集

    20世纪70年代后期,音乐学院的高材生齐诗吟终于摘掉了右派的帽子,被安排在一所小学任教,并分到了一套简陋的平房。齐诗吟高兴地把妻子艾莲和四个孩子齐忆苦、齐思甜、齐天和齐妙接到身边,一家人终于团聚。忆苦思甜两兄妹到父亲任教的学校上学,思甜被男同学常军欺负。忆苦性格好强冲动,为保护妹妹与常军打架,被父亲严厉批评。随后思甜又遇上莫名其妙的事情:抽屉里经常会出现写着她名字的画像,齐思甜很苦恼,悄悄的告诉哥哥。忆苦决心找到“欺负”他妹妹的人。在县里举行的各学校的革命歌曲歌咏比赛上,忆苦无意发现老给思甜写纸条的人正是常军,不顾一切当众和常军扭打起来,影响到比赛。齐诗吟愤怒之下,打了忆苦,忆苦因此离家出走,深夜不归。齐诗吟和思甜找到忆苦,细心开导,终于让忆苦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忆苦和弟弟齐天是同一天生日,齐诗吟答应给两个孩子买礼物,本来是喜气洋洋的一天,但是就在这一天,齐诗吟的转正讨论会上。


    第2集

    周老师的反对意见来源于齐诗吟开放的教学作风,他的意见导致教委对齐诗吟做出停职检查的处分。这对于齐诗吟是个沉重的打击。周老师没想到对齐诗吟有这么严重的后果,不禁也心感歉意。齐诗吟怕艾莲知道这个坏消息,瞒着艾莲,每天做出正常上班的样子。艾莲为了减轻家里负担,在玩具厂找了份加工玩具的临时工作,齐妙对可爱的洋娃娃梦寐以求,悄悄的偷了个洋娃娃,差点导致艾莲也失去工作。对于一家人面临的问题,齐诗吟只有用美妙的音乐来消除家人的烦恼。齐妙体弱发烧,唯一的愿望是想吃橘子罐头,可是齐诗吟囊中羞涩,连买罐头的钱都没有。忆苦和思甜在常军的带领下捡废铁卖钱,终于凑够了钱给齐妙买回一个橘子罐头。三个人因此冰释前嫌,成了好朋友。艾莲的咳嗽越来越重,已经吐血还不肯去医院。齐诗吟发现妻子病情,在漫天大雪中,强行把艾莲送去医院。


    第3集

    艾莲因为肺病住院,无意中得知了齐诗吟被停职的消息.思甜发现齐诗吟已经没有去学校上课,为了不让孩子们担心,齐诗吟慌说自己在写校歌。为了给妻子筹钱治病,齐诗吟把心爱的手风琴抵押给周老师,借了一笔钱。齐诗吟为生活所迫去干苦力,被忆苦和思甜看见,两个孩子终于明白了父亲的困境,主动承担起一部分家庭重担。齐诗吟被发配到一所非常偏远的学校任教,临行前,全家去照相馆找了一张全家福。忆苦和思甜思念父亲,决定背着母亲悄悄去看望父亲。齐诗吟得知两个孩子要来,非常高兴,亲自去路边等候,结果出了车祸。失去父亲的忆苦和思甜骤然间成熟,为了不让刚刚病愈的母亲伤心,决心隐瞒父亲的死讯。


    第4集

    艾莲因为忆苦和思甜逃课,责打了兄妹俩。兄妹俩忍痛没有向母亲透漏噩耗,并且想尽办法瞒着母亲。忆苦为了增加家庭收入,决心不再上学,为母亲分担家庭重担。他卖掉了所有课本,在路边给行人的自行车充气补胎挣钱。周老师发现忆苦缺课,亲自寻找忆苦,劝他回去上学。忆苦果断拒绝。艾莲终于得知齐诗吟的死讯,悲痛欲绝,但是为了孩子们,她坚强的挺了过来,并且也想尽办法瞒着孩子——与此同时,孩子们也还千方百计要将父亲的死讯瞒着母亲。在得知辍学的事情后,艾莲忍不住痛责忆苦辜负了父亲的期望。思甜痛心地说出父亲的死讯,艾莲才知道两个孩子一直承受着多么大的痛苦,母子痛苦一团。有一天,齐天跟着忆苦去街上玩,被一个江湖骗子老高拐跑。


    第5集

    艾莲得知齐天走失,拖着病体四处寻找,都没有发现孩子的踪影,在此打击之下,病情更加恶化。艾莲得知自己时日不多,到老乔家借了一台缝纫机,日夜给孩子们赶制衣服。骗子老高利用幼小的齐天骗钱,却被齐天拆了台,老高对齐天恨之入骨。艾莲到照相馆洗了100张全家福四处散发,希望能够找到齐天,却被色狼定上,将艾莲骗到偏僻处,正意图不轨时,发现艾莲已经是肺病晚期,惊恐逃跑。艾莲到孩子们的叔叔家托孤,尽管叔叔家也有三个孩子,这个淳朴的乡下汉子还是答应了嫂子的要求,但是却招来婶婶的不满。齐妙发现妈妈吐血,惊慌失措地去学校找回哥哥姐姐,三个孩子一起拖着艾莲上医院,途中,艾莲叮嘱忆苦要照顾好弟弟妹妹,忆苦流泪答应。


    第6集

    三个孩子将母亲送到医院,医生却遗憾地告诉他们,病人已经去世,孩子们一夜间成了孤儿。叔叔来接走了兄妹三人,忆苦舍不得离开家,在墙壁上给齐天留了言,希望齐天有一天能回来看见,然后含泪离开。齐天在老高行骗的时候揭露老高,老高遭到众人指责,逃走,齐天被好心曹老师夫妇带回家,他们十分喜欢聪明可爱的齐天,决定收养他。在叔叔家,婶婶视三个侄儿侄女为累赘,常常指桑骂槐,三个堂兄妹也经常刁难欺负他们。三个孩子饱尝寄人篱下的艰辛。叔叔经常为了维护忆苦兄妹和婶婶吵架打架,自尊好强的忆苦受不了,终于有一天,趁叔叔去婶婶娘家接婶婶的时候,他带着两个妹妹逃出叔叔家。


    第7集

    叔叔发现忆苦兄妹出走,心急如焚,四处寻找,兄妹们却决定再也不会回叔叔家,避过叔叔的寻觅。忆苦带着两个妹妹,千辛万苦回到原来的家,却发现原来的家里已经面目全非,新的住户已经搬了进来。兄妹俩顿时凉透心。三人流落街头,忆苦在街头为妹妹乞讨,却以意外和齐天以及他的养父母碰上。曹老师夫妇把忆苦思甜和齐妙带回家,劝忆苦给弟妹找个好归宿,忆苦不得不接受现实。齐妙又生病发烧,忆苦却没有钱送妹妹去医院,危难中,一对老夫妇掏钱把齐妙送到医院,忆苦求老夫妇收养齐妙,老夫妇答应。忆苦思甜痛苦的和妹妹分别。最后,忆苦带着已经懂事的思甜来到邻居乔家,求老乔收养思甜,老乔一直很喜欢思甜,答应下来。而忆苦带着骨肉分离的伤痛,流落街头。


    第8集

    忆苦流落街头,被一直关心着齐家兄妹的周老师找到,周老师苦心劝忆苦重返课堂。在周老师的感召下,忆苦终于重新上学。老乔家接到失去联络已久的海外亲人的来信,暗中打算全家出国。忆苦想念弟弟妹妹,经常旷课跑去看齐天和齐妙,他的行为引起了齐天和齐妙的养父母的不满。思甜又告诉了哥哥她即将跟随老乔夫妇出国的消息,忆苦想靠自己的能力挣钱,天真的以为只要自己有钱了,就能将兄弟姐妹全要回来,重新在一起生活,于是常军带他去自己家偷东西,却被校长发现。忆苦从常军口中得知原来父亲的发配和周老师有关,对周老师产生仇恨,与周老师发生激烈的冲突后,跑出周家。在街头又遇上骗子老高,在老高的诱骗下,做了老高的托儿。齐天发现哥哥和老高在一起,暗中告诉忆苦那是骗他的坏人,忆苦让齐天去通知警察,自己与老高周旋,却中了老高的迷药。


    第9集

    老高利用神志不清的忆苦继续行骗,齐天、思甜和齐妙在老乔的帮助下,救出了忆苦。忆苦却认不出自己的亲人,狂乱中打了自己的妹妹们。老乔将忆苦送到医院治疗,周老师来看望忆苦,给忆苦解释,希望忆苦能够回去。忆苦却不想再见到周老师。老夫妇给齐妙改名叫林小乐,十分喜欢这个宝贝女儿,可是忆苦的行为让他们担忧齐妙受到影响。等忆苦出院高高兴兴地来看望齐妙的时候,发现林家已经悄然搬走。忆苦重新又流落到社会上,靠在澡堂子给人搓背为生。思甜即将出国,临行前却找不到哥哥告别,在常军的帮助下,忆苦的知了消息,不顾一切地跑去见思甜,终于还是晚了一不,错失与思甜见上最后一面的机会。


    第10集

    忆苦没有了工作,整天无所事事,唯一的心思都放在了弟弟齐天身上。曹家夫妇怕这时已经该名曹剑的齐天沾染上忆苦的不良习气,不惜把齐天送去住校以避开忆苦。但是忆苦还是想办法找到了齐天。齐天经过养父母的洗脑,又因为忆苦过于维护他,以至于他在学校和同学疏远,所以开始对忆苦有些不满。忆苦千方百计找到老高,将老高打伤,他浑身血迹悄悄逃到齐天家,要带齐天走,被齐天的养父母发现,情急之下,忆苦将曹老师推倒在地,曹老师受伤,齐天大惊,哭着斥责忆苦,不再认忆苦做哥哥,忆苦万念俱灰。忆苦被送进工读学校,成了少年犯曹家也效访齐妙的养父母,悄然搬家。等忆苦从周老师那里得知这个消息时,已经再也找不到弟弟。思甜到了加拿大后,生活十分优裕,可他还是十分思念原来的家。思甜写了无数的信,却没有收到一封兄弟姐妹的回信。在思甜弹奏的钢琴声中,他渐渐长大成人。


    第11集

    思甜已经成为很有成就的年轻华人音乐家,她的经纪人兼未婚夫DAVID积极地为她筹备全球巡回演出,并将演出第一站定在美国波士顿。但不知为什么,思甜突然决定取消和DAVID的婚礼,并将演出第一站定在北京,让DAVID十分茫然和苦恼。而在国内,忆苦从未放弃寻找弟弟妹妹,他追寻着齐妙家庭的最后一点线索来到北京,并成为帮人讨债的混混,有一个叫吴媚的同居女友兼搭档,时不时做些碰瓷的勾当敲诈钱财,但是他没有想到,他的一个追债对象;舞女林小乐,正是他失去多年联系的妹妹齐妙。齐妙这时和做了歌厅歌手并染上毒瘾的常军在一起,为了供常军吸毒,齐妙欠下巨额债务。而齐天(曹剑)已经是哈尔滨市某医院年轻的脑科大夫,此时正在北京进修,他的导师王教授十分欣赏他的才华,一心想给他在北京找个临床机会。思甜终于回到日思夜想的中国,没想到回国遇上的第一件事,就是吴媚碰瓷,忆苦跳出来索要赔偿。


    第12集

    忆苦假意主持公道敲诈了思甜的助理1000块钱,思甜因为没有下车,错过了与忆苦相认的机会。思甜在新闻发布会上出示了那张全家福,希望通过媒体的力量找到兄弟姐妹。忆苦看到海报,带着吴媚找到思甜,DAVID他们认为就是碰瓷的骗子,可是思甜沉浸在和哥哥团聚的喜悦中,对忆苦的行为格外宽容。思甜满着DAVID到北京脑科中心检查病情,王教授告诉思甜,她脑瘤在不断扩大,其实思甜在加拿大已经知道自己的病情,所以才取消了婚礼并直接回国寻亲。这时齐天来见王教授,向她辞行,可惜思甜早了一步离开。忆苦继续向齐妙(林小乐)追债,害得齐妙丢了工作。


    第13集

    齐天回到哈尔滨,未婚妻唐璇直接将他接回家商讨婚事,齐天答应等他做了他的第一例手术后就举行婚礼。常军从报纸上看到思甜回国寻亲的消息,告诉齐妙,齐妙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终于决定去酒店认亲,却不想先碰上忆苦,齐妙为了报复砸伤了忆苦。忆苦带着思甜和DAVID回到老家扫墓,他们熟悉的昔日小镇已经是变得人不出了,思甜和忆苦不放弃寻找齐天和齐妙的一丝线索,结果总是失望。在街头,忆苦意外地发现垂老的老高还在行骗,忆苦捉弄了老高。出了少年时候的一口恶气。思甜回到北京,通过报社终于找到了齐妙,忆苦得知齐妙原来是自己的妹妹。非常尴尬和愧疚,决定去找齐妙的债主包老板帮齐妙把钱讨回来。


    第14集

    忆苦恐吓包老板,终于要回齐妙的三万块钱,也因此得罪了包老板。忆苦知道包老板不会善罢甘休,一定会找人对付他,于是自己藏匿起来,托人把钱给齐妙送去,却不想常军因为忍受不了毒瘾发作,割脉自杀,被齐妙发现,匆忙将常军送往医院,钱落在了监视齐妙的包老板的人手中。王教授劝思甜早做手术,越拖对思甜病情越不利。思甜因为手术只有20%的成功率,而她还有一桩心愿未了就是没有找到齐天,坚持不肯做手术。齐妙为了常军,到思甜处骗了一笔钱。去给常军买毒品,被警察抓走。齐妙只好求助于DAVID来保释她。包老板得知忆苦有个名人妹妹,找到思甜敲竹杠,谎称忆苦从他的保险箱抢了30万,要思甜帮忆苦还钱。思甜信以为真,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包老板的要求。


    第15集

    齐妙请DAVID向思甜隐瞒自己被抓的事,并带常军去见思甜。思甜听说常军也在搞音乐,高兴的请常军作她的表演嘉宾,常军很兴奋。DAVID以为是齐妙吸毒,告诉了思甜。思甜动员齐妙来酒店和她一起住,希望能帮助她戒毒。忆苦扒火车逃回哈尔滨,得知齐天的下落。忆苦去找齐天,兄弟想见,一时百感交集。齐天相信哥哥没有干坏事,忆苦感到欣慰,告诉齐天思甜回国的消息,并要齐天给思甜打电话。兄弟俩约定第二天见面。齐天准时出现,没想到后面还跟着警察,忆苦以为齐天出卖自己,逃跑。齐天痛苦,喝的大醉回到家,得知是自己养父母告密,不由愤怒,和养父母发生冲突,养母高血压病发进医院。在医院中,齐天和养父母从警察口中得知,忆苦其实根本没有被通缉。


    第16集

    包老板得寸进尺,向思甜敲诈的数目增加到100万。思甜只好答应,请DAVID帮助筹钱,却又不好对他说出巨款的用途,以至于DAVID对思甜的行为越来越不理解,甚至以为思甜和常军旧情复燃。常军排演现场毒瘾发作,齐妙帮他掩饰,思甜更加以为是齐妙在吸毒。齐天因为一个手术机会推迟了和思甜见面,临上手术台时,因为要保释被警察收容的忆苦,不得不放弃了宝贵的机会,忆苦知道后,对弟弟更加内疚。思甜为齐妙联系戒毒中心,齐妙不肯去,情急之下思甜打了齐妙一巴掌,齐妙伤心的跑掉,而思甜晕倒在地。思甜醒来,拜托DAVID去找回齐妙,齐妙得知消息赶到医院时,正好无意中听到思甜对王教授说出她的心愿,知道姐姐原来身患绝症,不由呆住了。


    第17集

    思甜要齐妙隐瞒自己的病情,不要告诉任何人,齐妙才深刻理解了思甜的苦心,决心从此学好。齐天只身来到北京,与思甜和齐妙团聚。忆苦也悄悄回到家,从吴媚处得知包老板敲诈思甜,义愤填膺的去找包老板,却被包老板算计。面对DAVID对思甜的误会,齐妙忍不住告诉了她思甜的病情,DAVID终于明白思甜一直以来行为反常的原因,重新向思甜求婚,却被思甜拒绝。思甜拜托王教授到时候让齐天给她做手术,为了不影响齐天的情绪,王教授答应对齐天保密病人身份。包老板摆脱了忆苦,直接找到思甜索要100万,被记者看到拍照,齐妙痛恨忆苦又给姐姐惹祸,想找忆苦算账,无意中说漏了嘴,吴媚得知思甜身患绝症的事情。常军吸毒的事情终于被思甜知道,思甜才明白原来自己一直误会妹妹了,常军被送进医院,感到无颜面对思甜和齐妙,悄然离开。


    第18集

    齐妙为了解除思甜的麻烦,甘心受包老板的侮辱。常军为了帮助思甜完成心愿,到处寻找忆苦,并告诉忆苦思甜病情,忆苦和常军赶到排练场,思甜已经晕倒在排练场上,被救护车送往医院,忆苦不顾一切地追赶,自己却被车撞伤。齐天上了手术台后,才发现手术对象竟然是姐姐思甜,不由打惊。王教授接受做完手术,思甜暂时保住性命,但是深度昏迷,齐天认为是自己手术停顿导致姐姐这样,深深愧疚,失去自信。包老板追医院,向DAVID索要100万。忆苦在没有证明自己清白前,不敢坦然面对兄弟姐妹,只有深夜偷偷溜进来看望思甜。


    第19集

    齐天陷入自责和愧疚之中,任凭齐妙和唐璇如何鼓励,齐天也不能重拾往日自信。常军买毒品被毒贩殴打,齐妙对常军即失望有痛心,在齐妙的鼓励下,常军终于走进戒毒所,发誓不戒毒就不见齐妙和思甜。忆苦用自己的方式去了解和包老板的恩怨,包老板被迫归还从思甜那里敲诈的30万。忆苦走后,包老板报警,并买通于秘书作伪证。忆苦听说齐天现在自暴自弃的情况,找到齐天,痛打了齐天亿吨,并正气凛然的以大哥的身份告诉齐天,要齐天重新振作起来。由于思甜的突然病倒,音乐会的事情遇上麻烦,DAVID忙于安排音乐会的事情,而齐妙也急于找到于秘书,为忆苦洗清冤情,一时没有人照顾思甜,这时齐天挺身而出,看到齐天又恢复往日的自信,齐妙和DAVID衷心地为他高兴。


    第20集

    齐妙历经周折找到于秘书,于秘书不敢说出真相,可齐妙利用录音机早料到于秘书的态度,用录音机录下了他的话,于秘书只好跟着齐妙去公安局,为忆苦洗清冤情。齐天和齐妙兄妹轮流守候思甜,并不断的说话刺激思甜的神经,在兄妹的深情唤醒下,奇迹出现,思甜终于苏醒了。忆苦不知道自己的冤情已经得到澄清,仍然不断藏匿,思甜利用宣传海报的机会向忆苦传递呼唤的信息,忆苦看懂了海报,被弟弟妹妹们的深情感染,想尽一切办法赶往音乐会。音乐即将开始,所有的人包括齐天的养父母以及老乔、常军都赶到现场观看思甜最重要的演出,唯独忆苦还没有出现。


参考资料 [3]  [4]  [5]  [6] 

我的兄弟姐妹演职员表

编辑

我的兄弟姐妹演员表

    • 林小帆 饰 少年齐忆苦
    • 杨丽晓 饰 少年齐思甜
    • 林静 饰 童年齐妙
    • 董宜轩 饰 童年齐天
    • 石兆棋 饰 包老板
    • 王奎荣 饰 老高
    • 任笑霏 饰 吴媚
    • 田苗苗 饰 唐旋
    • 关海龙 饰 常校长
    • 李风 饰 周老师
    • 赵敏维 饰 老乔
    • 徐德昕 饰 于秘书
    • 周桂云 饰 秦婶
    • 赵汝斌 饰 齐妙养父
    • 王淑平 饰 齐妙养母

我的兄弟姐妹职员表

出品人 王浩一、俞钟、关海龙、于洋
监制 吴华、徐浩、张承东
原著 文隽
导演 俞钟
编剧 刘毅、李斌华、郎雪枫、胡蓉蓉
摄影 许斌、敖志军
配乐 周传雄、冯锐
录音 梁茹动、刘洋
剧务 吴华、徐浩、张承东
展开
参考资料 [7] 

我的兄弟姐妹角色介绍

编辑
  • 艾莲
    演员 刘晓庆
    兄弟姐妹四人的母亲。因为操劳过度加上营养不良,染上了严重的肺病。在得知丈夫遭遇车祸去世后,悲痛欲绝的她病情加重,不久也随丈夫去了。
  • 齐诗吟
    演员 李幼斌
    兄弟姐妹四人的父亲,东北某小学的音乐老师。生性浪漫,可以把生活中一切逆境用他的快乐和音乐化解。因为教学方式受到批评,被学校停职。
  • 齐思甜
    演员 杨恭如
    钢琴家。被诊断患了脑癌,随后又成了植物人,最后接受了手术。为了能找到失散多年的兄弟姐妹,齐思甜借召开个人演奏会新闻发布会的机会,宣布寻找哥哥齐忆苦和弟弟齐天、妹妹齐妙。[8] 
  • 齐忆苦
    演员 何冰
    齐思甜、齐妙、齐天的大哥,靠着打小工、跑江湖维持生活。他自己的社会地位不高,是个江湖混混式的人物,但对待自己的弟弟妹妹却充满温情。[8] 
  • 齐妙
    演员 周韵
    她是兄弟姐妹4个人中间最小的,男友是个歌手,因为吸毒,从姐姐齐思甜那里骗了不少钱。之前又遇到前来讨债的哥哥齐忆苦,造成了误会。[8] 
  • 齐天
    演员 崔林
    齐忆苦、齐思甜的弟弟,兄弟姐妹四人中的老三,一个实习医生。性格沉稳内向,他对兄弟姐妹的团聚非常冷漠,惟一关心的是能否获得手术的机会。[8] 
参考资料 [2]  [3]  [4]  [5]  [6] 

我的兄弟姐妹音乐原声

编辑
曲名
作词
作曲
演唱
备注
《我的兄弟姐妹》
北菲、蔡琴
詹凌驾
蔡琴
主题曲
《只要你还在》
陈信荣
小刚
小刚
片尾曲
《雪在飞》
陈信荣、小刚、郭小宏
小刚
小刚
插曲 [7] 

我的兄弟姐妹幕后花絮

编辑
  • 在拍摄间隙,何冰一边准备台词,还会和导演交流讨论。 [8] 
  • 在拍摄之余,刘晓庆会和自己的宠物狗互动。 [9] 

我的兄弟姐妹播出信息

编辑
播出日期
播出平台
2004年11月26日
北京影视频道 [1] 
2004年12月16日
湖南娱乐频道 [10] 
2004年12月21日
上海新闻综合频道 [11] 
2008年5月27日
天津一套 [12] 

我的兄弟姐妹剧集评价

编辑
该剧将四个兄弟姐妹自身的生活状况增加更多铺垫,中心事件突出了“老大往外送弟妹”这一段情感戏,让观众看后意犹未尽。(《北京青年报》评) [13] 
该剧描写跨越时空20年的手足情深,角度独特,感人至深,四兄妹各自生活反映了社会百态,包含了亲情、爱情、友谊等元素,但无论每个人的地位和境遇如何,都割不断骨肉亲情。该剧从最朴素的亲情入手,触动观众心灵最纯真的部分。(《每日新报》评) [12] 
该剧的创作,既保留了电影的故事精髓,又增添了情节铺垫与发展,让观众感受到剧中兄弟姐妹之间的手足之情。(《时代商报》评) [14]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参考资料
展开全部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