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案?警稱晚報案 強盜變竊盜 - 黑暗政策顯像館 - udn部落格
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吃案?警稱晚報案 強盜變竊盜
2009/09/14 10:05
瀏覽771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被害人:警指有時效性

〔記者邱俊福、王述宏/台北報導〕「強盜案」超過2天就自動降級為「竊盜案」?台北縣賴姓女子遭歹徒伏擊痛毆、搶走財物,住院、休養7天後報案,派出所副所長竟說「強盜、傷害只有『2天』的時效性,如今只能以竊盜案受理」。

賴女事後向警界朋友求證,才知所謂的「2天報案時效」,根本是鬼扯;警界人士指出,若此說成立,那所有刑案全數自動「降級」,強盜變竊盜、竊盜變遺失,殺人變傷害、傷害變沒事,全國治安豈不一片大好?

警:報案人只說被打

被指控將刑案降級的,是新店分局安和派出所副所長朱建中。他昨天強調,從未說過強盜案報案時效2天,是賴女報案時僅說被打,才以傷害案處理。

在北縣新店經營家族食品加工的37歲賴女說,3年前因生意關係結識詹姓男子,2人曾吃飯、看電影,男方表達追求之意,但她覺得對方生活複雜而拒絕,不料詹某不僅放話恐嚇,還派人跟蹤她,甚至向她的男友放話,令她相當害怕。

賴女說,今年625日晚間7時許,她倒車駛進加工廠的車庫,突有歹徒以木棍抵住車庫鐵門,揮拳痛毆她,再搶走內有56000元的錢包逃離。

新店分局安和派出所據報派員前往處理,賴女被送慈濟醫院診療,住院2天期間,警方詢問她是否曾和人結怨或有超車糾紛,卻不製作筆錄。

賴女出院,在家休養5天後赴派出所報案,賴女陳述,派出所副所長朱建中竟說「強盜、傷害只有『2天』的時效性,現在只能以竊盜受理」,賴女信以為真,但她的男友堅持報案,新店警方才切割式受理傷害罪,卻未依法處理「強盜罪」。

賴女說,害怕對方再對她不利,盼警方全力逮捕強盜她的暴徒,並揪出幕後教唆者。2009-9-14

--------------------------------------------------------------

--------------------------------------------------------------

 

誣鹽巴是毒 2警折騰殘男

5次仍不信 5小時才放人「一句道歉都沒有」

20090914日蘋果日報

【簡銘柱、李文正╱台北報導】北市一名肢障男子上周三騎機車遇到警方攔檢,在他身上的「永保安康」平安符裡發現去霉運鹽巴,警員竟將此「白色粉末」當成毒品,檢測五次未發現毒品反應,仍不死心將男子帶回派出所,實際拿鹽巴測試證實是誤會,折騰五小時才放人,男子痛斥:「太過分了,連一句道歉都沒有!」

執法惹議

男子莊全福(五十歲)從事美容美髮業,因小兒麻痺造成下半身萎縮,領有中度肢障手冊,沒有前科紀錄。他向《蘋果》表示,上周三晚上十一時許,騎機車經過萬華區雙園街五十一號前,被兩名萬華分局大理街派出所警員攔下,要求他出示行駕照。

稱兒子涉嫌販毒

莊男說,當他拿出皮夾時,派出所主管林荒仙拿起他的千元鈔票,口中念念有詞懷疑是假鈔,稍後在他的台鐵「永保安康」平安符內,發現一包裝著鹽巴的塑膠袋,兩名警員懷疑是毒品,他曾特別說明,該平安符是兒子畢業旅行去台南所購買的,兒子目前在軍中服役。

莊男指出,主管拿出毒品檢測包,將鹽巴倒入檢測後呈現黑色(呈現藍色即為安非他命),連續測試五次都是同樣結果,主管竟說:「如果毒品是你兒子給你的,你兒子就涉嫌販毒!」稍後要求一起回派出所,他擔心影響兒子才答應。

直到隔天凌晨三時許,警方從早餐店拿到鹽巴放入檢測包,觀察顏色後,發現與平安符內的白色粉末一樣,才相信莊男說法,證實是一場烏龍,事隔五個小時才放人。莊男對警方態度相當不滿,他氣得痛斥:「實在太過分了!」

「手段侵犯人權」

主管林荒仙表示,莊男當時從電子遊戲場走出來,懷疑他身上藏毒,依《警察職權行使法》可留置三小時查證,當時是凌晨零時四十五分盤查,一時十八分帶回給警局,三時三十分離開,警方執勤無不當。但律師蘇友辰認為,警察當場檢測白色粉末不是毒品,卻仍要莊男回警局,「手段明顯侵犯老百姓人權!」依莊男說法,遭警方留置超過三小時,明顯違反《警察職權行使法》。

------------------------------------------------------------------------------------------------------

 

醉書記官關說不成大鬧警局

2009-09-14 中國時報【洪璧珍/彰化報導】

真是太離譜!彰化地方法院書記官葉春涼,十三日凌晨接到酒駕被警方攔檢友人的求援電話,不顧自己也喝了酒,渾身酒氣衝到田中分局要把友人帶走,被警方拒絕後竟當場咆哮、拍桌;最後被依妨害公務罪移送法辦,而一名處理的警務佐則被書記官告傷害、侮辱。

彰化地方法院發言人余仕明表示,已指派政風室調查原委,將葉春涼送交該院考績會懲處;而葉春涼本人稍後也發表聲明,承認在田中分局態度不佳,造成社會不良觀感,表達深深歉意。

田中分局交通分隊昨日半夜十二點至凌晨二點執行酒駕路檢,一點多,攔到賴姓男子騎機車,酒測值高達到零點九,將他帶回分局處理。

警方帶人一回到分局,隨即接到自稱葉姓書記官的來電,要求警方先別製作筆錄,他很快趕到分局,要把人帶走。當時警方雖已先一步透過法院法警室確認葉春涼是該院民事執行處書記官,但發現他由太太載來警局時,也渾身酒味,好言請他回家休息。

葉春涼不理會,不僅越講越大聲,要求查看相關資料,還執意要把人帶走,警務佐吳文聰看他鬧得不像話,告知當事人賴姓男子的配偶已到場,請他到門口等候,不料葉春涼拍桌咆哮,改口說是以輔佐人身分到場,警務佐即問他有沒有委任書或證明文件。

葉春涼又咆哮說要「馬上寫」,並伸手要拿警務佐上衣口袋內的筆,警務佐本能反應揮手阻擋,結果書記官說警務佐打他,揚言要告傷害、侮辱,整個分局內的值班官警紛紛趕來,現場一片混亂,三更半夜,分局內鬧得不可開交。

折騰了大半夜,天快亮了,葉春涼的酒也醒得差不多了,警方請示檢察官後,將涉嫌妨害公務的書記官移送法辦,葉春涼則告警務佐涉嫌傷害、侮辱,也同時由警方受理、移送。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公共議題
自訂分類:向警察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