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奕含为什么结婚了呢,她老公有没有治愈她?

参考资料:林案的结案新闻稿,里面有此案件的完整的司法调查资料。可以作为此问题下的人物,事件过程的参考资料。 头条文章
关注者
66
被浏览
163,580

16 个回答

把这当成一个树洞,写下我自己的经历。我跟林奕含有点相似,但也有不同。

匿了,也许有一天我会有勇气把这段经历公之于众。

十年前,我二十五岁,毕业工作一年,跟相恋五年的初恋男友分手了。分手是我提出的。现在回想,我们之间并没有剧烈的不可调和的矛盾。打败爱情的是我的作和他的直男属性。总之,我渐渐发现,我没有办法想象跟这个人过一生。我觉得那样的日子势必乏味、无趣、平淡的不正常。我们大吵一架之后分了手。

吵架的导火索是我们一起回母校参加同学聚会。当时因为一点什么事情,我们正处于冷战期。但是作为一个有点虚荣心的女孩子,我希望他不要在同学们面前表现出来,希望给大家呈现出“我们很好”的状态。他不配合我的“演出”,自己坐到了另外一张桌上。他的这些操作其实我都见过经历过感受过太多太多次了,但是,到这一次,我好像突然绷不住了,突然觉得内心充满了再也无法压抑的愤怒,以及无法遏制的悲伤,我在饭桌上就哭了。吃完饭回租的房子的路上,我狂哭不止,到了住的地方,俩人大吵一架。吵架的基本模式还是跟我们历次吵架一样,我哭诉,抱怨,指责,他沉默,非常有限的回应一下,最后,他说,你说分开就分开吧。我好像确实给不了你想要的生活。

在我们相处的这五年里,除了最初的不到一学期的甜蜜期,其他时候我们的关系都不算和谐。那时候,我们都太年轻。从我这方面来说,因为在家里不被疼爱,所以可以说几乎把所有的情感都放在他身上,期待他能填满我的所有缺失,希望他同时是哥哥、父亲、男友。而事实上,他只是一个小我一岁的情窦初开的小男孩。他谈恋爱可能更多地是想找点快乐,而不是来承担痛苦和责任的。其实,我也能理解他,我也同意当时的自己真的是偏执、任性、虚荣,有时候不可理喻。但是,我确实是深深地掏心掏肺地爱着他的。

有一次他踢球摔了一跤伤了手,我陪着他去校医院,一位女大夫给他处理伤口,然后笑着跟旁边的大夫说:他伤了手,她比他还着急呢!我一下子就觉得特别不好意思。

那时候大家都是学生,很穷。但是,他想买什么东西,我从来都是十分支持的,都同意他买。他买过快五百块钱的外套。我特别在意他,在这段关系里,我总是想奉献,总是像要证明什么一样,对自己特别高要求。同时无可避免地,也对他特别高要求。

我承认自己是太用力了,以至于爱得一点都不矜持,不优雅。我把底牌都给对方看到了。对方觉得这段关系很别扭,很拘谨,是一种束缚而不是享受。理性上他也知道我很好,无论是自身条件还是对他的情意,但是,相处中,我们确实摩擦不断,确实经常在内耗。我现在回想,他当时肯定是非常困惑的,弄不清楚为什么感情会变成这样。

他一方面肯定也是爱我的,但另一方面确实接不住我的脾气。他是很直男的那种。他总是很吝啬于夸奖和肯定。有时候,随便聊点什么不相干的事,他能立刻拐到我的一个缺点上来。我本来是开开心心的跟他聊,感觉突然就像被兜头浇了盆冷水一样。但我是个嘴巴很笨的人,我不会反击。有时候他确实说得也是事实,也无从反击。我就只能自己憋屈着。憋久了又找别的由头和他闹。他可能也实在是被我闹得不胜其烦,于是采取了冷暴力的方式。他是我见过的最擅长冷战的一个人。吵架之后,他能晾我很久,久到我妥协为止。这些由我自己挑起的战争最终又以我让步结束。我越来越被动,越来越理亏,同时也越来越憋屈。于是,慢慢地,我发现我对他的感情有点变了。我越来越在心里怨恨他了。我怨他总是那么不体贴,总是在我兴头的时候揭我的短,总是指责我不够好看(然而他的研究生同学对他说:你女朋友跟你在一起真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总是不愿意花点时间陪我,踢球比我重要,朋友比我重要,什么都比我重要。在我抱怨的时候,从不安慰我劝解我,而是指责我限制他。其实我只是想听他说点理解体谅我的话,哄哄我。但他从不,也许他是看透了我是个作女,决心不惯我这臭毛病。也许他是懒惰,他想感情简单一点,俩人欢欢喜喜地在一起。。。而我却好像一个一直向他索取而又对他的给予从来都不满意的人。他疲惫了。

我们眼睁睁地任这些小矛盾侵蚀着我们的感情。分手之后,我曾多次想,如果不是仗着初恋的那点无知和无畏,我们早就分开一百次了,怎么可能纠缠在一起五年多。但是,人就是这么奇怪。我们都被“洗脑”,被“洗脑”要珍惜感情。我以为分手一定是要存在重大的不可调和的矛盾的。我以为:不体贴、不细心、不支持我,这些都不能构成分手的原因。所以,尽管我很痛苦,在这段关系里很自卑,很没安全感,很怯懦,觉得自己被剥夺,觉得自己有苦说不出,但是我还没决定要分手。

最终决定要分手大概是因为我渐渐觉得这个人很自私。像我上面提过的,他给我的感觉是,虽然我们在恋爱,但是请你自己把自己的事情处理好,不要让我给你帮忙。考研面试的时候,我忘了带照片。我给他打电话,想让他送一下。两所学校的距离大概是公交车十来站吧。他在电话里支吾,隐隐含着指责:你自己干嘛没想着要带?这会又让我送!最后,到底送了没我都忘了,好像是没送。还有,最后一次面试的时候,我想他陪我去。我记得面试是一大早,我想着面试完了这事就基本确定了,俩人一起在附近走走多好啊。他不同意陪我。在我写论文找工作的阶段,他表现出的种种将自己跟我隔离开的做法让我一次一次寒了心。那一年正好金融危机,就业市场很不景气。找工作很不顺利。他从来没有安慰过我,鼓励过我。每当我向他讲述就业和毕业的压力时,他给我的感觉是:能不能别再拿这些破事烦我?!搞定你自己的事吧!怎么整天负能量爆棚?!(他没有这方面压力,他直博了。)

终于,终于,我终于因为这些自己觉得应该不能算作分手的理由的琐事分了手。我感到无比地沮丧,无比地困惑,无比地压抑和悲伤。

有时候,我庆幸自己做了决断,那种被否定被打压从来不能获得支持的感受太糟糕了,我拯救了自己。我应该为自己的勇气鼓掌。但是,另外一些时候,我也感到迷茫,我想,在这个充斥着出轨的年代,他的专一或许也是难能可贵的。或许他还是可以改造的。我跟他分了手,我就能找到符合自己要求的男生?我已经25岁了,我开始感觉到一点年龄的压力了。

在这种混乱之下,我遇到了迄今为止人生最大的打击。出差的时候,我认识了一个人,就叫他H吧。他追求我,很细心,很低姿态,对,就是很舔狗。他不在帝都工作,在别的城市。他有房子。我回头细想,我不得不承认,我的心里是想要依靠他有个家,想要安定下来。当时,我的心态很崩,很乱,整个人处在一个很虚弱很无力急于想抓住什么的状态下。于是,我任由这个人趁虚而入。在一起短短的一个月,我们发生了关系,彼时,我仍是CN。是的,跟前男友在一起五年都没发生过。

当我和相恋五年的前男友分手时,我曾以为,我在感情上受的苦已经够数了,接下来我会有点运气了。我错了,完全错了,那才是个开头。最大的打击还没有来。在跟H交往了三个月之后,我发现他已婚。这个发现几乎摧毁了我。我彻底崩溃了。

回头想想,一切都是有蛛丝马迹的。只是,我太稚嫩,太幼稚,太自欺,都被我忽略了。我万万没想到,一个已婚的人还来追女生。是我自己太大意了。

那是一段无比灰暗的日子。就好像一夜醒来,突然世界都变了样。我不再是我,我觉得自己羞耻、肮脏。我觉得自己经历的这一切都好可怕。

他表示自己会离婚的。但是,我对这个人的信任已经荡然无存了。我对这种欺骗愤怒到了极点!我只想赶紧逃开,赶紧回到正常生活中来。

陪我度过这段日子的人是我老公。其实,在认识H之后,一位同学介绍了我和我老公认识。他约我见面,我们一起看了电影,吃了饭。对于两个内向的人来说,这种见面是很尴尬的。我们也没什么好聊的,只好以我们唯一的共同认识的朋友,也就是我们的介绍人为话题,随便聊了些什么我都忘了。那次见面,彼此的印象都还可以。结束之后,他打车送我到楼下。我觉得这个男生挺细心的。但是,从那之后,他却再没约过我,也很少在QQ上和我聊。我猜测他可能是对我不太满意。这个猜测当然有损自己的自尊心。但是,除此之外,我想不出还有什么别的解释。虽然,他比H优秀,跟我也在各方面更匹配。但是,我想,前男友跟我也各方面匹配啊,结果怎么样呢?我是从来不去主动追男生的。别人看不上我,我以“我更看不上你”来维持自己的自尊。

我们的介绍人给他打电话,问他是什么意思。他表示自己目前还不想谈恋爱,没有条件。介绍人告诉我的时候,我也平静接受了。在QQ上跟他聊了几句,算是对这个短暂的相亲做了个告别。之后,我就和H开始了交往。那一年的春节,我老公突然在QQ上找我聊天。我挺奇怪的,因为,在我心里,我是以为我们之间是结束了。我们大概是相互说了几句祝福节日的话,也就没说别的了。

真正开始在QQ上热聊起来,是在春节过后开始上班的日子里。他当时也不在帝都。所以我们的联系以QQ为主。其实我当时已经隐隐觉得我和H的关系不正常。他对我显著地比之前冷淡。并且,他找我聊天更多地是在上班时间,而一下班到家,他就消失了。这太不合乎常理了。自从被前男友使劲调教之后,我其实变成了一个很懂事很不粘人几乎不提要求的女生。我以为男生喜欢这样的。只有这样才能让感情顺利发展。所以,尽管我觉察出了异样,但我没说。直到有一天,我实在忍无可忍了,给H打了电话,并且问他,为什么你一回了家就不再理我了?他轻描淡写地说:在父母面前总要注意一点嘛。我将信将疑地接受了他这个解释。我不得不对自己承认,我又开始了一段没有安全感的关系。

而我老公,我能感觉出他过着跟我一样的日子。上班,偶尔加班,完了就回租的房子,我们的作息基本是一致的,一个人清闲的时候另一个人也清闲,所以聊天的机会很多。我们渐渐发现双方非常投机。相似的学历背景、成长环境,以及三观等,让我们开始信任对方。我现在回想才发现,我们没有聊起过我有男朋友这个事。他没问起,他可能是觉得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我就脱单了。我也没说,我为什么没说,也许原因就是我感觉到自己的感情不靠谱,虽然我当时还不知道哪里不靠谱。我很快知道了是哪里不靠谱。我没有跟他说。我装作还是很正常的跟他聊着。小长假的时候,他约我到他工作的城市玩。我去了,我们一起逛街,爬山,我们都发现,我们两个人挺合适的,相处地很自然,很和谐。

半年之后,他换工作回了帝都。回来没多久,他跟我表白。我接受了。尽管我内心仍然支离破碎,不是开启一段感情的好的时机。但是,我太需要一个人拉我一把了。我自己待着,也许会走了绝路也说不定。

我们刚在一起的时候,我问他,为什么之前说不想谈恋爱。他跟我坦白,他有个相处5年并且已经分手5年的女友。当时,他前女友联系他们共同的朋友,说是还是喜欢他,于是,他就跟前女友又联系上了。当然,最终,前女友还是没有选择他。所以,我们的故事开始了。。。

最初听到这件事的时候,我是很不舒服的,觉得很愤怒,很委屈,很失望。这跟我想象的差太远了。我找了个情圣男盆友,然而是别人的情圣,而不是我的。那么,我是替代品?我是什么?我想过要结束,我想过要走开,但我最终没走。后来回想,原因大概是以下几个:

1.在我表示很介意前女友这回事时,他表示那一切已经结束了。他最后给了自己,给了那段关系一次机会,就是去年的那一次,他努力了。他早就对自己说过,再试一次,可以就可以,不行就拉倒。他说自己一直在努力走出来,他说“我已经走出来大半了”。他的态度很诚恳。自从他回帝都之后,我没发现他跟他前女友有任何联系(他前女友也在帝都)。他明确表态,“我不会背着你去见她,绝对不会做对不起你的事。”他还说“我是很真诚地在跟你交往,其实能交往到今天也是很不容易的,不要轻易说放弃”。他的电脑手机这些东西都对我开放的,我偷偷查他的QQ,发现他跟自己的好多同学和朋友说了自己交了女朋友这件事,并向一些很亲近的朋友大概介绍了我的情况。在他邀请我到他工作的城市去玩的时候,他已经跟父母和哥哥说起了我。我被他的态度打动,尽管我心里仍有芥蒂,但是我犹犹豫豫,下不了决心一走了之。

2.其实相亲见那一面的时候,我觉得他是一个有点高傲的男生,觉得挺有距离感的。但是,真的在一起之后,我发现他真的很体贴,很细心,很关心我。我遇到了困难,工作上的,生活上的,他总是耐心开导我。他从不批评我。他从不说“你也想想自己的问题”--这曾是我前男友的口头禅。他总是支持我。在他的帮助下,我换了工作,搬了家,我彻底地跟自己的那不堪回首的经历隔离开了。尽管,在心里上,我仍旧痛苦。也正因为痛苦,我没有勇气离开。我想正常地活下去,我需要他给的温暖。我需要他。

3.这大概是最重要的一点。他给了我安全感。这种安全感就是:我一定会支持你的。他能让我相信这一点。我有一个糟糕的原生家庭。父母极端重男轻女,我是第二个女儿,从小跟着爷爷奶奶长大的。我跟母亲的关系一向不好。从小到大,我受了无数委屈。这些话题也曾是我跟前男友之间的禁忌。他不喜欢听我倾诉,大概在我倾诉的时候,他知道他需要安慰我。他有一种被索取的感觉,这种感觉不好。他讨厌这种感觉。而对着我老公,我发现倾诉是特别容易的。而且,他理解我,并且,心疼我。我能感觉到,这个人能为我付出,能为我去对抗别人。在他面前,我能做自己。我能说出自己的委屈。他看得到我的感受。他承认并且尊重。我不需要伪装成什么懂事的样子。我只要是自己的样子。这种感觉一直都在。如今,我们已结婚十来年,他仍是一如既往地保护着我。婆婆曾有一次开玩笑地跟自己的老姐妹说:我儿子那是恨不得把媳妇顶在脑袋上。

现在,我们已经有了两个可爱的孩子,大部分时候,生活是美满幸福的。

如果,非要说有什么不美满的话,那就是我的过去和他的过去给我带来的心结。

《围城》中,唐晓芙对方鸿渐说:我爱的人,我不允许他有过去。他的过去应该是一片空白等着我。这曾经也是我的执念。我所设想的爱情是一生一世一双人的。然而,现实却是,我老公确实曾有过一个交往了挺长时间并且深爱过的前女友。大概每位女生都能理解我的不爽。尽管他可以说是个好老公好男人。但是,我这不爽还是时不时地要跑出来。为了这个事,我作闹过好多次。



----------------------2020.11.17更新----------------------

一直想更新,一直觉得无从下笔。我想我是慢慢走出来了。现在要再去还原自己当时的心境,已经很难了。我庆幸,我走过了这一段,我终于,似乎,修复了那曾经以为不可战胜的创伤。。。

我看评论区有人说:你也有过去。是的,这一点我也承认。如果不是我认为自己也同样有过去,我是不会选择我老公的。可是,选择了以后,其实我还是有不甘,有委屈。原因是,每个人的过去性质不同呀。我是有过去,但是,我没有真真正正地爱过一个人,跟那个人灵肉和一地在一起。我是被欺骗了。基本上来看,跟被QJ也差不多。而我老公,是真切地爱了前女友五年,又等了她五年。年少的悸动和激情,他都已经给了另一个女人。在最初在一起的日子里,我就被这种种情绪纠缠着,撕扯着。我常常怀疑他对我的感情是不是爱情?还是,到时间了,该结婚了,然后我出现了?或许,我就是那退而求其次的选择?我是他耗尽激情之后的那避风港?我是那爱不爱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合适的可以一起过乏味生活的女人?

你看,女人钻起牛角尖来,是多么的可怕,是多么的能质疑和否定一切。

我总想为此事争吵,我不能容忍他爱过别人。并且,在我迷茫的时期,他选择了去挽回前女友。如果,如果,他没有去做这一次徒劳地努力,如果他选择了我,那么,我是不是就不会被那个人渣骗了?是不是?如果他真的是拯救我的那个人,为什么这一切又是这样发生的?我感觉自己太渺小了,微不足道,被命运摆布,无力,无奈。。。

我翻来覆去地琢磨这整件事。有时候,我感激他,毕竟,在我最低落难过的日子里,是他陪我度过的。是他给了我生活的勇气和信心,让我一步步走出了泥沼,开始了新的生活。但是,不可避免地,在另外一些时候,我怨恨他,我无法接纳他的过去。我有意无意地含沙射影地讥讽他,嘲笑他。我说“你真是个情圣,不给你搬个奖都对不起你的痴情!”“你这跟离一次婚有啥区别,就差没去民政局麻烦咱政府两回!”。。。有点什么事,我就借题发挥。一句歌词,聊到了别人的情感问题,我能立刻拐到他身上,说上几句,有的没的。我控制不住自己。

而对于我自己,我长久地感觉到自我厌恶。我很喜欢张爱玲,《半生缘》曾经是我很喜欢的作品,看了很多遍。但在这件事发生之后的很长时间里,我不能再看那本书。曼桢的遭遇总让我想到自己身上。她的那些痛苦,我没法再看,因为,那些痛苦我都懂,我都体验过,甚至仍然在体验。那痛苦太容易被唤醒了,我不能接触到跟那相关的任何文字,任何。然而,书里那些描述仿佛长在我脑子里一样,我经常在反诌那些句子。曼桢说,只有那痛苦是她体内唯一茁壮地存活着的东西。。。那种,突然间,一切都变了的感觉,太痛苦了!痛苦到难以自拔!一个不留神就沉溺其间。在那种极端的情绪里,自杀并不奇怪!

我写下上面的文字的时候,我是很平静的。曾经的我根本没法想象有一天我会不掉泪地讲述这件事。在那些痛苦的日子里,我以为我这一辈子都摆脱不了这痛苦了。现在再回看自己走过的路,我在想,我被治愈了吗?如果是,那么,我是被什么治愈的呢?或者,我是被谁治愈的?我老公?我的孩子?还是,我自己?

我想,从那时到现在,至少,我的认知发生了很大改变。

关于过去

《追风筝的人》的主人公阿米尔在得知自己中意的姑娘曾经跟一个阿富汗男人私奔并同居了一段时间后,他是这么想的。他感觉到自己的尊严受损,毕竟,他从没有把女人带上床。但是,他又想,他有什么资格去批评别人的过去?这一段话经常会让我想起自己的经历,想起我老公的态度。

在我和我老公的关系里,谈论他的过去是常事,而谈论我的过去则是禁忌。他从未主动谈起过。他在这方面似乎从没有好奇心和窥探欲。我能感觉出,他的态度其实跟胡塞尼笔下的阿米尔是类似的。他觉得没有资格去评判别人的过去,包括我的。但他也能部分地理解我,在我的一次旧事重提,疯狂作闹之后,他说:我能理解你,如果你曾有过这样的一个人,我的心里也会不好受。----这不被我认为是一种体谅,而是当成他用情深重的证据重新攻击他。

多久之后,我才同意其实自己也没资格批判别人的过去呢?很久,很久之后。也没有具体的时间节点,也许,就是在慢慢成熟的过程中,我明白了。我理解了自己的遭遇跟他没有关系。

我们的人生是由一个个选择组成的。今天是由昨天的选择组成的。而我,从来是那个被动选择的人。我怨恨我老公没有一开始就选择我。那么,我自己呢?我也没有去选择他呀!怨恨别人,其实就等于在说,这件事由别人决定。这就把自己放在了一个被动的位置。而且,被动选择其实也是选择,并且经常是懒惰的、愚蠢的选择。我要去选择,去决定自己的生活走向。花了太长时间,我才明白了这一点。


关于贞洁

又要提到《半生缘》了。曼桢被QB之后,书里写:她的贞洁观念当然和旧式的女人是两样的。而我,这个新世纪的女性,这个高学历女性,惊讶地发现,我的贞洁观念和旧式女人是一样的!我想的居然是从一而终!当事情暴露之后,渣男曾表示自己会离婚的。我在某一瞬间居然是相信他的,或者说愿意相信他。我发现自己对他仅有的一点点依恋之情是由于这是我的第一个男人。我被自己的“古老”shock到了。

我也曾很多次地想过,老天让我遇到这个渣男,不是要惩罚我,而是要救赎我。如果我不是遇到已婚的渣男,而是未婚的,那我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嫁给他。那么,也许,我将不是痛苦一年、两年、三五年,而是一辈子。所以,老天让我彻底断了念想。他让我去思考:就因为这个男人是第一个男人,所以就要嫁给他?这样是对的?是理性的?是为自己的未来着想的?答案显然是不是!

那么,我要如何看待我自己?我不纯洁了吗?我堕落了?脏了?

我跟他发生关系,这无疑是个错误。是冲动的,不理性的一个选择。这个愚蠢草率的决定伤害了我自己。这是一个什么问题?是关乎品质,关乎情感,还是关乎成长?

这不能说明我是个不自爱不忠诚的人。这甚至跟贞洁并不相关,而更多的涉及到的是成长,是我在成长中犯得一个错误。而这个错误,其实它的背后,是我的那些一直没有被解决的问题。这些问题跟爱情跟婚姻跟人品没有任何关系。它就是一个幼稚的人做出了一个幼稚的决定。

幼稚之一:我以为谁能拯救我。

说白了,我以为男人能拯救我。当时的我,一个人在帝都工作生活。跟父母的关系很糟糕。对家庭没有任何依恋。从未觉得家庭是温暖的存在,而认为是我想急切逃离的牢笼。母亲是个控制欲爆棚的女人。虽然,在地理位置上,我们远隔几百公里,但是在心理上,我从未逃脱过她的掌控。我感觉到自己的生活一片荒芜,没有爱,没有自由。我渴望逃离这一切,我梦想能有一个人带我逃离这一切。像小说里写的那样,天降一个男人,专一,深情,男友力MAX,全面改变我的生活。我幻想自己拿的是琼瑶的《一帘幽梦》的剧本,实际上拿的却是《半生缘》。

如果我这篇冗长的回忆文能让大家看到,那么,我真诚地劝告每一位女孩子:不要指望谁能拯救你!只有你自己,才能拯救你自己!

当你想要依附,你就是在放弃自己。

以前的女人,要做一个三从四德的女人,那太容易了。她要依附老公和婆家,天经地义,社会会给她保障。尽管这保障也不值得羡慕。但是,现在的女人的处境,某些方面是比过去更糟糕了。你甚至不能做一个三从四德的女人,你会比那更悲惨。如果,你没有点智慧和手段,那你连那封建女人都没资格没权利做。

幼稚之二:不在这个极端,就在那个极端。

我发现自己是个“极端”分子。想法和行为不是极左,就是极右。要不就肯定一切,要不就否定一切。没有中间地带。跟前男友交往五年,没有过亲密关系,这算是一种极端,极端地保守。跟渣男认识三个月,交往一个月,就发生关系,这又是另一个极端,极端地“开放”。两个极端都跑过了,都失败了。在痛苦中,终于学会了中庸之道。

为什么我是这么一个极端型选手呢?因为我太着急了,太不想试错了,我想一下子选一条路,走下去。我想自己的生活简单一些。我以为只要自己是简单的,自己的生活就是简单的。嗯,那个靠着毒鸡汤生活的中二姑娘就是这样的。这样的没有道理,还自以为很有道理。这样的莽撞轻率,还自以为是勇敢追爱。这样的无知浅薄,还自以为是单纯美好。

然而,生活是头驴,你错了,它就踢你,你不服,它还踢你。你想自欺?办不到!踢到你痛为止。

在被渣男欺骗之后,我确实是体验到了前所未有的心痛和折磨,但同时,我发现,我一下子就踏实下来了。那些不切实际的虚幻的想法一下子就烟消云散了。我认识到,自己有很多错误的想法。在跟渣男交往的那一阵子,我很心急,很想赶快确定下来关系,赶快订婚结婚。这种心态让自己很被动,很难受。我觉得表现得这么恨嫁于自己不利,所以我竭力隐藏这种想法。对方是否看出来了,感觉到了,其实我不是很清楚。但是,我因为自己已经付出了那么多,完全就把主动权出让了,在关系里处于一种很卑微可怜的境地,自己还不愿承认,虚张声势地做出并不想推进关系的样子。这一切都让自己显得无比地拧巴,同时,无比地廉价。

而在跟我老公交往的过程中,我其实成熟很多。我回头细想,最重要的是,我保留了一种能离开对方的底气和骨气。这一次,我是彻底地清醒了。下定决心要去努力得到一段平等的舒心的关系。所以,我做出了一些改变。当然,最核心的原因还是,我老公是真诚地在和我交往。他想要的是长久而稳定的关系。所以,在感情里,他积极解决我们之间的问题,他主动推进进展,他规划了未来的生活并一步步实施。大部分时候,我只要跟着就行了。

我发现了一个男人真正想和你在一起是什么样的,我体验到了一段令人觉得安全温暖的感情是怎样的,我感受到了我们都在努力经营关系的那份诚意。

作为一个恋爱脑,我对男人的经济条件几乎没有要求。我从没觉得这是一个优点。然而,在我老公眼里,对我没欺少年穷充满感激和欣赏。

几乎是纯粹的裸婚。对于婆家,我没提任何要求。婚礼非常简单。办婚礼的时候,我已怀孕三个月。

现在有时候说起来,我还要调侃几句,说他家不花钱娶媳妇。但是,在心底,我知道这不重要。

我知道,我已经找到那个让我落下心好好过日子的男人。我知道,我将会有平淡温馨的家庭生活,我将会有可爱的孩子,我们将会一起爱我们的孩子,我们会很幸福。

在知乎上,所有有关CN的问题下面都会吵成一团。双方各执一词,互相攻击谩骂。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我也迷茫困惑过。

现在,我认为,现实的情况是:

处男有权要求对方是处女,对于女方来说,也是一样。

非处男想娶处女,也可以,就像穷女孩想嫁给二代。

只要双方彼此认同接受,就行。

对于一个真正爱你的男人来说,你是处女是加分项。但你不是,他还是爱你。

好像拿买卖来比较有把人物化的嫌疑,但是,婚姻确实也像是一笔交易。只要双方认可了价位和商品,那就成交。但是,别忘了,男人是买家,女人也是买家,这是双向选择。并且,选择了就不要纠结。鱼与熊掌不能兼得的情况,那就必须有取舍。万一成交之后又后悔,那还有分手或者离婚,这不是令人愉快的事,但是,这确实是解决途径。


----------------------------2020.11.18更新--------------------

关于爱情

东亚文化还是相对保守的。很多文学和影视作品宣扬的都是“从一而终”的爱情。所以,其实很多人都有“初恋”情结。

每个女孩都幻想过自己的爱情。我也曾幻想过千万次。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会是什么样的相遇?

当然,最终携手共行的那个人也许跟我们的想象完全不一样。

但是,那就不是爱情吗?

爱情其实是有多种姿态的。如果,它只有一个样子,那么怎么会有如此多的以爱为主题的作品呢?不同视角、不同经历、不同感受造就了一段段不同而又相同的爱情。

令狐冲对小师妹当然是爱情,但和任盈盈之间也是爱情。

劳里对乔当然是爱情,对艾米也仍然是爱情。

斯嘉丽对艾希礼是爱情,对白瑞德那也是爱情。

。。。。。。

所以大可不必执着于某种爱情形态,最重要的是,在这份感情里,你觉得安全吗?觉得平静吗?快乐吗?有没有变更好?有没有在成长?其实,这些,每个人心底都明白。所谓当局者迷很多都是不愿被叫醒的装睡的人。

其实初恋和其他恋爱没有什么区别。当真正步入婚姻之后,因为是初恋,所以婚姻更和谐,质量更高。并不存在这回事。婚姻都是需要付出辛苦去经营的。这一点对所有人都是一样的。指望因为XX就能轻而易举有和美的伴侣生活,那是一种懒惰和不负责任。无论娶了谁嫁给谁,去了解对方,去探索人性,去协调关系,去解决问题,实现共赢,提升生活品质,都是每个人要面对的功课。

我也看到了很多生活得并不幸福的初恋夫妇。长久积累的问题已经令两个人都疲惫不堪。婚姻也许是稳定的,但质量并不高。两个人之间的吸引已经几乎不存在了。

当然,我也看到过和和美美的初恋夫妇。但是,他们和美,并不仅仅是因为他们是初恋,而是,他们付出了心力去维护感情。有这样觉悟和能力的人,跟别人结婚结果很可能也是一样。

-----------------------2020.11.20更新------------------

关于原生家庭

现在原生家庭是个人尽皆知的名词了。

在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恨自己的父母,恨自己的家庭。我父母是一对怨偶,纠缠了这大半辈子,看样子,还要继续冤冤相报下去。他们的婚姻状态让我长久地恐惧婚姻。两人各自出轨。父亲的出轨对象多且杂,最让人不能理解和接受的是,其中有我妈的亲外甥女,也就是我们的亲表姐。母亲的出轨对象,我们只知道一个,是常年以朋友身份跟我们家相处的一个伯伯。父母这些混乱的感情,随着我们长大,渐渐充分地暴露在我们面前。我觉得他们恶心、肮脏,没有道德底线和基本良知。

造成我跟家庭疏离的最重要原因还不是这个,而是,作为家里的第二个女儿,我是最不受宠爱的。我是被忽略,被无视,被剥夺的那个人。我没有体验过母爱。我在孤独和荒凉中长大。悲苦和自怜陪伴着我。

没被爱过的孩子不懂得爱自己。所以,我就长成了一个非常清高非常骄傲实际心里非常自卑的拧巴孩子。大部分正常男孩子对我没兴趣。我吸引的是那些跟我一样有着挺严重性格缺陷的人。就像渣男那样的。

在我痛不欲生的那段日子里,我经常在想,如果,我能从家庭里得到一点点的爱,不要很多,只要一点点,那么,我是不是会能多爱自己一点?是不是就不那么“饥不择食”地草率选择一个并没有什么诚意的追求者?可是,我没有得到过,我得到的是,很多很多的恶意。。。

我确实深深地恨着自己的母亲。这种恨也许到现在还是存在。在我们的文化里,恨自己的父母那是了不得的事。但是,事实上,如果真的摊上了不负责任的父母,该恨就恨。觉得不敢恨,不能恨,并不能消除恨。如果你在恨,不管你承不承认,恨就在那里,就是存在着。所以,不必有思想负担。别人伤害了我,我恨他。这是很正常的逻辑。只有认可这个逻辑,才能一步步开解自己。

在主动跟母亲断联三年,然后找机会把郁积在心里的很多不满说出来之后,我发现自己感觉前所未有的痛快。夸张点说,我发现自己终于活出了自我,终于超越了那个憋屈的唯唯诺诺的小女孩,从生理到心理,从身体到精神是个成熟的人了。

当然,母亲不会改变的。这一点我也很清楚。确认她不会改变,我多少还是有一点失望。但是,那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终于敢迈出那一步,去捍卫自己。


关于我和林奕含

把自己的名字跟她写在一起,我的心情很复杂。

我对她有很多很多的心疼,我确信我懂得她的部分感受,她的痛苦和挣扎,婚前的,婚后的。。。

我跟她的相似是我跟每一位有过糟糕的X经历的女孩子的相似。

为什么X侵害会那么剧烈彻底地摧毁一个人?

因为它会颠覆你的认知,让你对曾确信的一切感到怀疑,像林奕含的心理医生说得,心理发生核爆。那种不洁感、屈辱感会让你找不到自己。我不再是以前的我了,那么我是谁?最严重的时候,我只要想到那件事我就能掉下眼泪来。随时随地,不管在哪里在做什么。我对X也有了阴影。有好长一段时间,我没法从中得到任何享受的感觉。

犯错的人不是你,而是那个渣男。这句话并不能安慰到我。因为,这世上大概不存在完美的受害者。这就是说,受害者本身也有一些问题。你看,那时候的我,把希望寄托到别人身上,想依附男人,想“不劳而获”,幼稚,愚蠢,觉察出有不对劲还自我欺骗,一头扎进去,。。。我的问题很多啊,对不对?然而,有一天,我终于明白了,我有问题不是别人伤害我的理由。我有问题,我不完美,这并不能说我是活该被骗。我仍然值得被同情被谅解。被我的爱人谅解。最重要的,被我自己谅解。

--------------------------2020.11.23更新--------------------

看了大家的评论,不管是安慰是祝福还是批评质疑,我都充满感激。自认为文笔并不好。尽然有那么多人耐心读完了这篇回答。谢谢各位。如果,我的这段过往能给一个人启示,让她去思考如何才是真正的爱自己,让她能以此为契机去选择,去改变,去成长,那么,我将非常非常欣慰。起码,那个女孩子没有白白痛苦一场,她用自己的痛苦拯救了其他女孩子。

有人说我是个懦弱、懒惰、逃避现实的人。是的!那确实是我!但那是曾经的我。在遇上H的时候,我曾以为自己在最美好的年龄在最美好的时光里,学历不错,长相不错,处处受人追捧,那飘在云端的志得意满的感觉,虽然已久远了,但我自己还依稀记得。然而,现在回头去看。当时的我真的有魅力吗?没有。事实是,我发自内心地爱着现在的自己,并且笃定,现在的我是一个能屈能伸、能独立解决问题也能依赖爱人,能坚强面对世界,也能柔软爱护自己的女人。我理解了自己过往的种种经历,借以此,我也理解了人性,理解了各种关系。我知道用自己最真实最柔软最温暖的那一面面对家人,也知道用方式方法和策略去应对现实。我不再是傻白甜,我成长了。

因为跟题目不是很相关,所以之前没有说到婚姻生活。实际上,婚姻是非常复杂的一个东西。仅仅是嫁给了一个爱自己的好男人,那就能幸福地生活吗?不是那么简单。因为婚姻涉及到的内容太多了太琐碎了也太现实了。能在这“磨人”的婚姻中保持相爱,那不是运气,不是缘分,而是能力!这能力包含的内容很多。合作抚养孩子,共同挣钱养家,跟某一方的父母共同生活,跟双方的兄弟姐妹的关系,这每一项都是一个大的课题。可以说,在我们的婚姻生活中,我们共同运用了智慧和手段解决了这些问题。我们始终是彼此的战友,是最亲密的伙伴,是知己,当然,也是情人。能被生活琐碎磨掉的爱情不是爱情。真的爱情是坚韧的,有巨大生命力的,它会带你看到人性的丰富和复杂,让你看到你的爱人的那些不为人知的珍贵,而随着岁月流转,你会越来越发现这些美好。爱情是一条河,两岸是不同美景,一生太短暂,来不及厌倦。如果有来生,一定要再牵手。

继续浏览内容
知乎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

林奕含与丈夫是彼此很相爱的,他丈夫就是后记里的B。

林奕含的婚礼演讲中

跟B在一起这几年,教我最大的一件事情其实只有两个字,就是平等。

从来都是谁谁谁的女儿,谁谁谁的学生,谁谁谁的病人,但我从来不是我自己。我所拥有的只有我和我的病而已。

然后跟B在一起的时候,我是他女朋友,但不是他“的”女朋友。我是他未婚妻,但是不是他“的”未婚妻。我愿意成为他老婆,但我不是他“的”老婆。我坐享他的爱,但是我不会把他视为理所当然。

今天在这个场合,如果要说什么B是全世界
最体贴我的人啦,全世界最了解我的人啦,全世界对我最好的人啦,然后我要用尽心力去爱他,经营我们的感情啦……我觉得这些都是废话,因为不然我们也不会站在这里。

还有她的脸书上的文章(我按脸书上的时间顺序来排的)

最近养成了与B返乡省亲的习惯
周休二日一晚住他家一晚住我家
曾经有好几年我一个人南来北往
在高铁上背诵着《纯真博物馆》或是《黛丝姑娘》


每次闹区约会,
我一定会捧钱币进街友的碗里
或是残障阿姨的湿纸巾老奶奶的大志
不是我用爸妈给的零用钱便大方
我啃老也是斟酌度量在啃
应该说正因为不是我自己赚来的钱
不帮助人我更没办法心安
也老在捷运站帮老爷爷过闸门找站务员
做这些事B总像是他受了帮助跟我说:谢谢妳


B都说自己不过生日
父亲节前夕又在暑假
说习惯了便跟其他日子一样
像从罐里拿出另一颗核桃
直到有一次他脱口
说大网站寄给会员的生日祝福他都留着
那大约是我人生中第一次体验到母性的时刻
啊人人说这孩子踏实可观
但他其实有梦
虽然他自己都没意识到。
我便每次地卯足了劲替他过生日
如果他是一块心满意足的巧克力布朗尼蛋糕
我再虚华也要化作一片金箔舔上去
我不必知道自己是不是必要的
但是我极欢喜


我是能够说“清明的眼睛”就决不说“雪亮的眼睛”的人
但在B的爱里我庸俗得如此自在
彷佛人生真的就是一块蛋糕要切成八或十等份而已
我肥美蔓杈的文字游戏纷纷下马
此刻我只记得一种语言:
我爱你


这城市如此空虚无臭无味
我只要B就活得下去也只有我和B


B是最稀罕坐守伦理却毫不迂腐的精美之人
听信B的身心
激发我的感官安慰我的灵感
俗话说:
“毋须解释因为喜欢妳的人不需要不喜欢妳的人不会听”
──到头来做俗人最难。
过中秋送B吴尔芙说的:“我们必定会成为彼此的画像”
从今以后我们在一起就是团圆了。


回诊的时候楚楚医生问了:
妳现在生活的乐趣是什么?
我想了很久把上唇的唇蜜吃掉:
我不知道。
又抱歉地说:
我没有要以痛苦来炫耀深度,我再想想。
把下唇的唇蜜也吃掉后我回答了
像解出数学难题那样羞涩而骄傲:
看电影,对,和B看电影。


“夫妻垃圾话”
B:妳看提安哥一脸得奖相
Y:屁,罗斯才是,这个脸放上报纸多好看啊
B:那都几百年前的照片了,说不定他现在头发掉光光
Y:罗斯就算长丑比头的脸加游戏王的发型还是应该得奖
B:那万一村上春树长得像基努李维呢?
Y:那只好当我老公了


B吃饭的样子总让人觉得他吃的是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
我爱他笑着说他忘记这到底是第几碗了的那个幼犬表情
那个新孵好的鸟巢的表情。

至于为什么她的丈夫没有治愈好她呢,因为奕含的精神病很严重,她几番住院,几次自杀,她曾经有近半年"看不懂文字",她曾经因为吃X药一个月胖了二十斤,

換藥之後沒了X 我又開始愛哭厭食幻覺幻聽想自殺


可以摔破了拿來割腕的馬克杯不可以
可以抽出鞋帶來上吊的球鞋不可以
可以在胸前插出心臟的刀叉不可以


媽的不吃藥萬事萬物對我而言都只是各種死法而已
就像我已經忘記八月十一日是什麼日子


半夜冒眛楚楚問醫院有床位嗎
再ㄧ個人待在家我肯定會死掉


也許最大的辜負便是
父母生我育我
而我次次自殺。

这么严重的疾病,只需要家人陪伴就可以完全好了吗?

继续浏览内容
知乎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