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没有什么能把你虐哭的短篇小说?

每个人都有难过 像每朵花儿都会哭泣 每个人都对铁树敬而远之 可又有多少人知道 它哪坚硬锐利的长刺 原本也是可怜柔弱 微微上扬的嫩芽 生活带走了我们最初…
关注者
166,158
被浏览
132,498,900

7,897 个回答

当故事创作包含以下四十个虐梗中任意一个的时候,都会给故事赋予巨大的悲伤感,也可以说这些梗本来一句话便是一个悲伤的故事了。

(1)还没来得及公开就已结束的恋情

(2)刚刚获得便又失去的希望

(3)至死都未能解开的惨痛误会

(4)已经找不到道歉对象的愧疚

(5)只差一点就能避免的永远错过

(6)一直被当成是谎言的诚恳坦白

(7)至始至终无人知晓的自我牺牲

(8)在对方眼中不值一提的重大付出

(9)即使说出口也已经没用了的事实真相

(10)无论怎么选都是错的魔鬼抉择

(11)很久之后才知道自己当初真正失去了什么

(12)始终牢记的人早把自己忘了

(13)初衷便是欺骗的虚假情谊

(14)看似还有希望之时其实已经没有希望了

(15)原来很在意的愿望在达成时早就不在意了

(16)自己于在意之人眼中并无特别

(17)两人的约定只有一个人记得

(18)两人共同的誓言只有一个人遵守

(19)只差一步便能挽回的糟糕局面

(20)满腔怨怒委屈却找不到可以为之负责的对象

(21)不懂真正代价的糊涂交换

(22)两人间无能为力的渐行渐远

(23)情愿自我欺骗也不愿正视的真相

(24)转瞬即逝的人生巅峰

(25)身处热闹的极端孤独

(26)因为再没有什么期待才表现出的释然

(27)没有其他选择而不得不接受的结果

(28)无论如何都得不到认可的努力

(29)两人最后都没等到对方的道歉

(30)走到终点才发现路一开始便选错了

(31)见识过光明之后却得继续忍受黑暗

(32)维系情谊的脆弱平衡遭到破坏且无法修复

(33)不被感激反被误解与嫌弃的善意

(34)都为对方好但却不知道对方真正想要什么

(35)自己的痛苦在对方眼中只是好玩的笑话

(36)发现并没有人真的站在自己这边

(37)造成更加严重后果的善意欺骗

(38)爱恋产生的基础一开始就不存在

(39)怨恨产生的基础一开始也不存在

(40)从未真正拥有过失去后会令人痛苦的东西

以上是我自己从各种小说故事里总结的,每一个梗应该都足够撑起一个令人心塞的短篇故事了。欢迎大家关注我的原创短篇故事公众号【林朵讲故事】

另外我还总结了甜梗四十题:

请问甜文的内核是什么?www.zhihu.com图标

这是我创作的十二个短篇故事,用到了以上很多虐梗,欢迎围观:

继续浏览内容
知乎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

这篇真的看哭了……

(篇幅很短,自备纸巾)

《寂寞》
吴念真

阿照跟她的爸爸一点都不亲,就连“爸爸”似乎也没叫过几次。

这个爸爸其实是她的继父。妈妈在她四岁的时候离了婚,把阿照托给外婆照顾,自己跑去北部谋生。阿照国小二年级的时候,妈妈带了一个男人来,说是她的新爸爸;不过,她不记得那时候是否叫过他,记得的反而是那男人给了她一个红包,以及她从此改了姓。改姓的事被同学问到气、问到烦,所以这个爸爸对她来说不仅陌生,甚至从来都没好感。

一直到国中三年级,阿照才被妈妈从外婆家带到北部「团圆」,而且听说这还是那男人的建议,说以后如果要考上好大学,她应该到北部来读高中。那时候妈妈和那男人生的弟弟都已经上小学了。

男人不久之后从军队退了下来,在工厂当警卫,有时日班有时夜班,妈妈则在同一家工厂帮员工办伙食,早出晚归,一家人始终没交集,各过各的。

不久之后,阿照考上台北的高中,租房子自己住,即便假日也很少回去,寒暑假也先往外婆家跑,通常都要快开学了才勉强回去住几天,顺便拿生活费和注册钱。

外婆在阿照大三那年过世,不过,之后的寒暑假,阿照也同样很少回家。她给自己的理由是要打工、读书、谈恋爱,其实自己清楚真正的原因是对那个家根本一点感情也没有。不过,不知道是不是亲生的儿子太不成材还是怎样,那男人对待两个孩子有很明显的差别待遇,比如跟儿子讲话总是粗声粗气,对阿照则和颜悦色,过年给的红包永远阿照的比较厚,儿子只要稍微嘟囔一声,他就会大声说:「你平常拿的、偷的难道还不够多?」

阿照大学毕业申请到美国学校的那年他从工厂退休,妈妈原本希望阿照先上班赚到钱才出国,没想到他反而鼓励她说念书就要趁年轻、一鼓作气,说他的退休金可以拿去用,「不然最后说不定被那个王八蛋找各种理由拿去败光光!」他说:「女儿哪天拿到美国学位,至少我脸上也有光。」

阿照记得那天她跟他说:「爸爸,谢谢!」不过,才一说出口就觉得自己可耻,因为在这之前她不记得是否曾经这么叫过他。

美国回来后,阿照在外商公司做事。弟弟在她出国的那几年好像出了什么事,偷渡到大陆之后音讯全无,连几年前妈妈胰脏癌过世都没回来。孤孤单单的爸爸也没给阿照增加什么负担,他把房子卖了,钱交给阿照帮他管理,自己住到老人公寓去。

阿照也一直单身,所以之后几年的假日,他们见面、聊天的次数和时间反而比以前多很多。有一天阿照去看他,他不在,阿照出了大门才看到他坐出租车回来,说是去参加一个军中朋友的葬礼;阿照陪他走回房间的路上他一直沉默着,最后才跟阿照说可不可以帮他买一个简单的相机?说他想帮几个朋友拍照,理由是:「今天老宋那张遗照真不象样!」

后来阿照帮他买了,之后也忘了问他到底用了没,或者拍了什么?去年冬天他过世了。阿照去整理他的遗物,东西不多,其中有一个大纸盒,阿照发现里头装着的是一大迭放大的照片和她买的那部照相机;相机还很新,也许用的次数不多,更也许是他保护得好,因为不仅原装的纸盒都还在,里头还塞满干燥剂并且罩上一个塑料套。

至于那些照片拍的应该都是他的朋友,都老了,背景有山边果园,有门口,有小巷,也有布满鹅卵石的东部海边,不过每个人还都挺合作,都朝着镜头笑,就连一个躺在病床上插着鼻胃管的老伯伯也一样,甚至还伸出长满老人斑的手臂用弯曲的手指勉强比了一个 YA。

阿照一边看一边想象着他为了拍这些照片所有可能经历过的孤单的旅程,想象他独自坐在火车或公路车上的身影、他在崎岖的山路上踯躅的样子、 他和他们可能吃过的东西、喝过的酒、讲过的话以及最后告别时可能的心情。

当最后一张照片出现在眼前的时候,阿照先是惊愕,接着便是无法抑制的号啕大哭。照片应该是用自动模式拍的,他把妈妈、弟弟、还有阿照留在家里的照片,都拿去翻照、放大、加框,然后全部摆在一张桌子上,而他就坐后面用手环抱着那三个相框朝着镜头笑。

照片下边就像早年那些老照片的形式一般印上了一行字,写着:「魏家阖府团圆,民国九十八年秋。」

阿照说,那时候她才了解那个男人那么深沉而无言的寂寞。
继续浏览内容
知乎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