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慶餘專欄:蔡政府的禍患在「蕭牆之內」-風傳媒

孫慶餘專欄:蔡政府的禍患在「蕭牆之內」

2016-11-21 07:10

? 人氣

蔡政府的禍患在「蕭牆之內」,最大的麻煩是蕭牆之人唯一人耳。(蘇仲泓攝)

蔡政府的禍患在「蕭牆之內」,最大的麻煩是蕭牆之人唯一人耳。(蘇仲泓攝)

蔡政府執政半年,民調已進入死亡交叉。反映在施政上的,就是缺乏決斷及堅持,「髪夾彎」之名不脛而走。蔡英文試圖討好及不得罪每一方,結果是「當斷不斷 ,反受其亂」,製造更多抗議及不安。孔子說「吾恐季孫之憂不在顓臾(外部),而在蕭牆之內(自己內部)也。」蔡政府的禍患也在「蕭牆之內」。

為什麼蔡政府被稱為「髪夾彎」?因為遇到壓力就轉彎。無論華航空服員罷工、國道收費員事件、反年金改革、反陸客減少、反日本核食、反一例一休、反同志婚姻合法等示威,蔡英文無不以「息事寧人,會閙的孩子有糖吃」方式處理,使不該得利的得利,無謂浪費人民納稅錢,也使改革一波三折,至今一事無成,更使示威抗議成為各方人馬幻想達成訴求的靈丹妙藥。

以原住民為例,蔡英文「代表」(誰請她代表了?)歷任總統向原住民道歉,還任命原住民長老當資政,原住民突然像是「中華民國我最大」了。國慶大會主持人取原住民族名各一字串連,出現「阿薩不魯」諧音,完全無關侮辱,原住民竟群起指責。邱議瑩說國民黨立委鬧場是「蕃仔」,這原是罵人「野蠻」的習慣用語,原住民立委竟說她嚴重違反族群融合,要送紀律委員會,並要她向全體原住民道歉。這是什麼世界?台灣居然有族群囂張至此?無關侮辱的字變侮辱,指人野蠻的「蕃仔」變侮辱原住民?「蕃仔」不是早已正名「原住民」了嗎?憑什麼「蕃仔」還成為原住民專利,不能用來形容「行事野蠻」?這不是蔡英文謙卑道歉過頭惹來的禍是什麼?

20161116-民進黨立委邱議瑩16日出面針對於經濟委員會「番仔」一事進行說明。(顏麟宇攝)
民進黨立委邱議瑩出面針對於經濟委員會脫口說出「蕃仔」一事澄清,事後並道歉。(顏麟宇攝)

蔡英文謙卑道歉過頭,就成了「表演」。這種表演無端助長了原住民自大,連美國黑人都沒有如此自大。而面對勞團一例一休莫名其妙的抗爭,蔡英文主動找媒體專訪,表達痛苦欲泣,同樣是一種「表演」,希望討好及不得罪人(在她心中,每一個「人」都是一張「選票」),散播「惹人悲憫形象」。

蘇多《小英的文青告白無用》一語道破小英的虛偽:

「執政者在政策抉擇上做痛苦的表白,其實只是文青的呢喃,一種想「討拍」的「政治自拍」。」「選民給了民進黨最大的權力,是要小英政府勇敢去做對的事,不是對「反對的少數」一再溝通讓步。年金改革是多數人認為對的事,小英就應趕快提出方案,不必忙著安撫被改革者,無端製造更大亂源。勞工休假問題,如果來亂的就是那幾個人,小英再讓步下去,也不會增添「悲憫形象」,只是讓多數民眾覺得政府無能而已。」

以上寥寥數語,也道盡了蔡政府民調進入死亡交叉之謎。

除了為討好而「表演」,蔡英文的另一問題是「卸責」。她在自由時報專訪中,洋洋自得吹噓「執政決策協調會議」這項偉大發明,說「這個政府跟以前不一樣,是多層次協調系統」,「會議的目的是大家坐在一起共同決定,絕不是總統一人決策」。這些話說白點,就是指蔡政府是「開會政府」,有開不完的「多層次會議」,目的要讓總統不必獨自負責,每件決策都是大家共同決定。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