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大学生林华蓉之死:想打工改善家境,传销要了她的命_百科TA说
女大学生林华蓉之死:想打工改善家境,传销要了她的命
作者  杨红钦 祝同|发布:2017-08-20 07:48:44    更新:2017-08-20 09:15:07
阅读 5828赞 64
林华蓉、李文星们被贫困的家庭寄予了改变窘迫处境的厚望,他们代表了一股迫切向上的草莽力量,而不断收窄的青年上升通道,让传销有了可乘之机,最终,他们在横冲直撞中牺牲了自己。即使林孝俊对传销有所耳闻,但是怎么也不会想到,噩运就发生在自己家,它要了女儿的命。

林华蓉、李文星们被贫困的家庭寄予了改变窘迫处境的厚望,他们代表了一股迫切向上的草莽力量,而不断收窄的青年上升通道,让传销有了可乘之机,最终,他们在横冲直撞中牺牲了自己。

林孝俊看着眼前70平米的屋子,这个传销窝点曾经住着包括女儿在内的4名女性、8名男性。出事后,这里已经无人居住,只有四处散落的行李袋。女儿林华蓉也曾提着行李袋来到这里,不到一个月,女儿泡在河里的尸体被人发现。

即使林孝俊对传销有所耳闻,但是怎么也不会想到,噩运就发生在自己家,它要了女儿的命。他的女儿看起来是被不幸偶然撞上,却又像是底层青年向上通道的悲歌。这和李文星系列事件折射出的更像是,底层青年在改变命运过程中不断碰壁的现实。 

“它要了我女儿的命”

“我要去打工。”

在暑假没有到来之前,林华蓉以一个懂事的女儿的姿态向父亲提出这个要求,她考虑到贫困的家境和将要上高中的弟弟,“出去挣几百也能减轻家里负担。”林孝俊这时在广东惠州打工,女儿问他那边有没有工作。 

最后,林华蓉被学长卿某去湖北钟祥打工的邀请所打动。卖奶茶、月薪3000,这对林华蓉有着难以抵挡的吸引力,毕竟父亲打工也不过一个月三千多。一起玩、一起吃饭、一起聚会,这位老乡学长取得林华蓉的信赖。 

一名曾和卿某上过同一英语培训班的女生表示,她和卿某同为南方职业学院2014级学生,但不是一个专业。他们在一家英语培训班认识,但交集不深。卿某“人还好,没觉得人品有问题。但是他家庭条件应该一般。因为钱的问题,他上完初级班就没有继续学下去了”。2016年这位学长因为违反校纪,校方对其作了自动退学处理。

这名不愿意具名的女生告诉AI财经社记者,卿某会问同学借钱,并对同学表示,其在湖北一家奶茶店工作。但万万想不到,他在做传销。 

6月20日,卿某发布一条说说:“人生如此多娇,要做暑期工的联系我。刚好要招人。”在平时的说说中,卿某也会发诸如“正直坦荡”,“表里如一”,“不依赖父母及朋友”等内容。 

取得人的信任在这个新媒体的时代有了更轻而易举的方式,不同以往的电话,如今蛊惑通过微信、QQ这些社交软件渗透到人们的生活中。对大学生来说,相比长辈的劝导,同辈的行为和价值观更容易得到认同。对在异乡上学的林华蓉来说,不可避免存在远离家庭的疏离感,同乡无疑是另一种情感寄托,这种情感的迁移给了传销分子机会。 

在林孝俊看来,女儿单纯善良,“她很容易相信别人,很善良。做什么总是想到别人,喜欢助人为乐。大学有个贫困生资助项目,她自己贫困就让给了别人。” 

林家和这位学长家同属邵阳市,两地车程不过一个多小时,这在一定程度上也打消了林孝俊的疑虑。即使有所担心,面对已经20岁了的乖巧女儿,林孝俊选择了尊重。 

7月7日,林华蓉放暑假回到家,四天后她不自知地踏上了死亡之旅。年迈的奶奶送了她最后一程,她心疼孙女,“她(林华蓉)从来不乱花一分钱。”临行前她硬是把300块钱塞给了孙女。林华蓉从家里乘坐公交来到武冈,11号早上,从武冈通往武汉的汽车发动了。 

林华蓉到达钟祥后的细节难以被得知,从与父亲聊天的只言片语中,她看起来像是忙于工作而疏于与家人的联络。“女大学生湖北打暑假工陷传销后溺亡”一句简单的新闻标题概括了林华蓉的打工遭遇。

警方的调查结果显示,林华蓉到达钟祥市后被传销组织非法拘禁,手机被扣留。传销人员吃的菜都是派人前往附近的菜市场剩菜堆里捡来的。晚上睡觉的时候,男女各住一个房间,门是反锁的,很难逃走。

从7月12日到8月4日上午,林华蓉被传销组织强迫每天上课,并要求交纳2800元费用,但林华蓉一直拒交。

8月4日中午,传销组织见林华蓉情绪低落,要求两男两女陪李华容到外面散心。走到一个小河边,林华蓉提出需要手机与家里联系遭拒,林华蓉转身跳向河里。同行中会游泳过的一个人下水去救她,并没有成功。附近钓鱼的人报了警,没有走远的三人被警方控制。

向上的青年 

拮据的家境让林华蓉一直扮演着乖巧女儿和优秀学生的角色,看起来,她积极向上,奋力从贫困的土壤挣脱。 

“华蓉看到家里的情况不好,才想着出去打工的。为了减轻家里的经济负担。”林孝俊心疼女儿,埋怨自己没有什么本事。与妻子感情失和,林孝俊为了不影响孩子们,形式上维持着他的婚姻。事实上,在林华蓉高二的时候,妈妈就已经不再回家,林孝俊一个人承担的家庭的重担。

林华蓉读了初中、高中、大学,就已经是一笔很大的开销。再加上弟弟成绩一般,今年中考没被公办高中录取,只能读民办高中,一学期学费5000元,这让这个家庭被压得喘不过气来。

林孝俊在惠州打工,一个月三千多块钱,住着月租两百块的房子。微薄的收入只能刚好能维持姐弟俩生活费,学费都需要靠借。爷爷奶奶一年九百块钱的养老金对姐弟俩的接济也是有限的。

林华蓉对摆脱贫穷有着深深的憧憬,据媒体“剥洋葱people”报道,她高中时就跟奶奶说将来考上大学,要把爷爷和奶奶接到城里住,让他们享福。在这个200多人的村庄里,出过几个大学生,他们成功把家人接到城里住,林华蓉也希望可以这样。

从媒体的报道中,不难看出这些身陷传销的年轻人相似的命运轨迹:原生家庭几乎一无所有,并不能为其提供有效的上升通道,他们急于自己自立、照顾家庭,而他们最缺少的就是一个工作机会。 

林华蓉在生活中秉持着一个贫困学生的行为样板。初中时,父亲给林华蓉交了学费后给了50元零花钱,一个学期结束后,林华蓉都没有花完;每次买东西都要来回跟老板讨价还价;偶尔去趟大卖场,囊中羞涩的她也只是看看,从来不买;总是来回穿两件衣服,但洗得干干净净 

有记者从林华蓉的U盘里翻出旅游的照片。林孝俊曾对媒体表示,女儿是一个对生活充满自信和憧憬的人,喜欢旅游,孝敬父母,对自己的未来有着清晰的规划。但放假回家的林华蓉从来不到处玩,也不去邻居家串门,就待在家里帮忙做家务。田地都是爷爷奶奶在照看。林华蓉想去田地里帮忙,爷爷奶奶怕影响她学习,没让她下地,也舍不得她下地。只有在农忙时,林华蓉才帮忙收收稻谷。

林华蓉念的是职业学校,“女孩子本想着选这个高铁动车乘务专业,能找到个还说得过去的工作。”林孝俊说。她的毕业设计早已完成,实习单位也面试通过,如果不出意外,开学后她会跟同学一起去海南一家医院实习。

刚入大学时,林华蓉向妈妈保证,“我大学期间不会谈恋爱,家里那么困难,我只想赶紧毕业找工作,挣钱。”为了实现改善家境的目标,林华蓉认真地上着大学。普通话、英语、计算机都按照学校要求过了级,驾照一次性就过了,大一时还评上过一等助学金。

林华蓉的悲剧和近期刺痛公众神经的李文星和张超事件,似乎印证了大学生正在成为传销组织里的“中坚力量”。有媒体报道,2003年9月,广西查获一个传销窝点,涉案500多人中,有90%是大学生。2010年8月,南京市查获了迄今为止全国最大的一起在校大学生传销案,案件涉及33所高校的834名在校大学生。更有说法是,北派很多传销组织里有80%左右都是被骗的大学生。

渤海大学王蕊老师认为社会的飞速发展为整个社会带来了极快的生活节奏,同时也给每个家庭每个年轻人都带来了巨大的压力。这些贫困大学生,有的是心疼父母,有的则是不甘于贫穷,各种原因让他们都急于步入社会,找到好工作,挣到大笔的收入以改变家庭贫困的状况。

今天的大学生已经不如往昔“天之骄子”的地位,在就业市场上,他们面临被挑选。根据中国教育在线数据显示,2016年高校毕业生为765万人,比去年增加16万人,而整个青年的就业群体加在一起约有1500万人,就业压力十分大。对于处于社会底层的大学生,这种压力更是压在身上的一块重石,他们急于想摆脱,悲剧性在于越奋力越容易走进陷阱。 

林华蓉最后以终结生命的方式来对抗传销,但她受这份工作吸引也可以窥见传销者们制造的美丽陷阱对贫困大学生看来是改变命运的通道。南昌航空大学郭小芳教授在《大学生传销行为的心理机制研究》中写道:“传销一系列的虚假宣传,以及从事传销的熟人的引诱,对于刚刚踏入社会的大学生而言选择传销无疑是选择一条成功的“捷径”。一来可以积累社会经验,二来“高额的回报率”可以使其获得充裕的资金,较快地走上经济独立。传销组织提供各种上台演讲的“机会”,能够充分满足其表现欲,各种励志性的教育和所谓的“成功”经验的传授,迷惑大学生,使其觉得在传销组织中可以学到很多经验知识,对涉世不深的大学生而言,这无疑是一个巨大的诱惑。” 

“女儿还是没了” 

林华蓉溺亡现场 图片来源网络

出事的当天,林孝俊打电话给女儿要注意安全,这是他从小对女儿的嘱托。“但是现在,女儿还是没了”。 

出事后原本在湖北钟祥进行传销活动的李某一、李某二、蔡某、余某等人接到上线指示后,带领包括卿某在内的下线34人,租用大巴车于8月6日转移到湘潭县,分租在四个窝点后正等待接受上线的下一步指令,几天后他们被警方制服。 

林孝俊懊悔自己没有即时警觉女儿的通讯异常。7月12日晚,他给女儿发微信视频聊天,显示“对方无应答”,随后林孝俊又发语音询问女儿在干嘛。7分钟后,女儿回语音称,在忙。之后的7月14日、29日、30日以及8月1日、2日,林孝俊曾多次通过微信与女儿联系,但林华蓉从没有接过林孝俊的微信视频或语音聊天,每次回话都会在提问后的一天甚至好几天后回复。林孝俊问学到什么没有,女儿说“人情世故”。后来警方证实林华蓉的手机已经被传销人员控制,12号之后的聊天都是对方编写的。 

林孝俊的愧疚来的不是没有道理。对一个财富和信息都处于贫瘠状态的家庭来说,年轻人人生的每一步都需要自己独立与世界对抗,难以从父辈身上获得更多的指导和建议。而身处象牙塔的他们,有时候还不足以对抗世界的险恶。回过头去看时,这些受害人的家庭都回忆起事件发生时的蹊跷,但他们却并没有真的在意、阻止悲剧。或者说,他们没有阻止悲剧的意识和能力。 

林华蓉、李文星们被寄予改变窘迫处境的厚望,这种期盼来自家庭,也来自他们的自觉。他们代表了一股迫切向上的草莽力量,在横冲直撞中牺牲了自己。中国的社会阶层流动在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最为畅通,大批寒门之子通过上大学、下海经商完成自身阶层的上升。但近些年来,社会阶层趋于稳定,阶层变动逐渐固化,上升通道越发收窄。想要靠一张大学门票,通关整个人生的好事,早已经成了历史。

这些在狭窄通道上夭折的年轻的野心,是这个时代悲剧,承受这个悲剧的是他们背后单薄的家庭。

出事后,林孝俊和两地打工的妻子一前一后来到派出所,他们得以见了一面。看了女儿的遗体后,妻子没有回家,径直去了打工地珠海。

留给这个家庭的是沉重和难以言说的悲伤。一提到孙女的离世,爷爷奶奶就流眼泪。奶奶哭晕了过去,掐了几次人中才醒来,醒来又接着哭。两位老人从孙女1岁零两个月开始就带着她,孙女走后家里被悲痛笼罩着。林华蓉的三个同学来家里探望,爷爷招待了他们,不会说普通话的爷爷只能接受着同学们的安慰。 

他们甚至没有见到孙女最后一面,林华蓉的遗体已经在湖北火化,没有回家。

64
  •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百度百科立场。举报
  • 本文经授权发布,未经许可,请勿转载。如有需要,请联系tashuo@baidu.com。
+ 1已赞

扫码下载百科APP

领取50财富值奖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