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奎策劃的「奧運電影」,意外成就了洪金寶、鄒兆龍的師徒之緣

2021-07-26 15:49:06 1779 views
摘要

隨着東京奧運會的開幕,楊倩、侯志慧、孫一文、施廷懋、王涵、李發彬、諶利軍等人的先後奪冠。1985年,吳思遠的“思源影業”與好萊塢“New World Pictures”製片公司合作,拍攝了一部功夫、運動題材的電影作品《血的遊戲》,英文片名《No Retreat,No Surrender》。

隨着東京奧運會的開幕,楊倩、侯志慧、孫一文施廷懋王涵、李發彬、諶利軍等人的先後奪冠。越來越多的網友,開始將目光聚焦在此次的「東京奧運會」,以及各類運動項目的賽程之上。

元奎策劃的「奧運電影」,意外成就了洪金寶、鄒兆龍的師徒之緣

體育運動,在人類社會漫長的發展歷程之中,一直扮演着一個極為特別的角色。而「體育運動」本身的魅力,也吸引着一批又一批的運動健將,不斷對人體機能的極限,進行挑戰、突破。

在電影大銀幕上,有不少以「體育運動」為創作題材的電影作品。而4年一度的奧運會,也時常成為電影創作者發揮想像的「創作素材」。

1987年,元奎就帶領「洪家班」的成員,以「奧運會」為背景,策划了一部「運動題材」的動作喜劇,它就是全力反彈

元奎策劃的「奧運電影」,意外成就了洪金寶、鄒兆龍的師徒之緣

元奎策劃的「奧運電影」

1987年的元奎,為何會突發奇想,以「奧運會」為背景,策劃電影作品。這背後的緣由,還要從80年代中期,元奎的好萊塢拍片之旅說起。

1985年,吳思遠的「思源影業」與好萊塢「New World Pictures」製片公司合作,拍攝了一部功夫、運動題材的電影作品《血的遊戲》,英文片名《No Retreat,No Surrender》。

在製片人吳思遠的力薦之下,元奎為這部《血的遊戲》擔任了導演工作。

元奎策劃的「奧運電影」,意外成就了洪金寶、鄒兆龍的師徒之緣

元奎策劃的「奧運電影」,意外成就了洪金寶、鄒兆龍的師徒之緣

起初,「思源影業」與「New World Pictures」是計劃拍攝一部關於「CIA」的特工電影,但是元奎表示,自己對「CIA」並不理解,不知道如何創作這類電影作品。

於是在商榷之下,製片方將創作的題材,聚焦在了元奎較為擅長的「功夫電影」之上。

在北美,元奎發現「踢拳運動」十分流行,於是便將「功夫元素」與「踢拳運動」相結合,創作了這部《血的遊戲》。

《血的遊戲》講述了「一位踢拳運動員在比賽中受挫,之後他通過了一番功夫學習,重回賽場、擊敗對手」的故事。值得一提的是,年輕時的尚格·雲頓,還在這部《血的遊戲》里出演了男二號的角色。

元奎策劃的「奧運電影」,意外成就了洪金寶、鄒兆龍的師徒之緣

元奎策劃的「奧運電影」,意外成就了洪金寶、鄒兆龍的師徒之緣

《血的遊戲》在北美上映後,獲得了不錯的票房盈利。1986年的「嘉禾」,也希望模仿《血的遊戲》,嘗試在亞洲電影市場之上,創作一部「運動題材」的電影作品。

有過一番拍攝經驗的元奎,受到「嘉禾」的青睞,組織、策划了這部「運動電影」。而這一次的元奎,也在電影創作的過程中,放寬了自己的眼界、提升了自己的格局

1988年,第24屆夏季奧運會,要在韓國漢城(現在的首爾)舉辦。「奧運會」是一個極具創作價值的電影題材,而韓國本土的「跆拳道」,也是一個極具特色的運動項目。

於是,元奎將「奧運會」與「跆拳道」這兩個關鍵元素相結合,策划了動作喜劇《全力反彈》。「嘉禾」的大老闆何冠昌,為該片擔任了出品人。「洪家班」成為了這部片子的拍攝主力,而「洪家班」的午馬,也為該片擔任了監製。

元奎策劃的「奧運電影」,意外成就了洪金寶、鄒兆龍的師徒之緣

元奎策劃的「奧運電影」,意外成就了洪金寶、鄒兆龍的師徒之緣

元奎策劃的「奧運電影」,意外成就了洪金寶、鄒兆龍的師徒之緣

跆拳道運動員的故事

1987年的這部《全力反彈》,將鏡頭的焦點,集中在了奧運會的跆拳道項目之上。

電影一開始,便是一場關於「奧運會跆拳道選手」的青訓選拔。在一番激烈的比賽之後,邵邦、王保羅、黃森等人,順利通過選拔,進入了青訓營。

元奎策劃的「奧運電影」,意外成就了洪金寶、鄒兆龍的師徒之緣

元奎策劃的「奧運電影」,意外成就了洪金寶、鄒兆龍的師徒之緣

這群初出茅廬的年輕人,加入「青訓營」之後,便開始得意忘形,以為自己就是未來的「奧運冠軍」。訓練之餘,他們時常在宿舍偷偷喝酒,還經常跑到隔壁的游泳訓練場,整蠱游泳隊的女生。

宿舍管理員「犀牛皮」(馮淬帆飾演),十分不滿這群年輕人的舉止,時常好言相勸。可是,這些小夥子卻​並不理會。

元奎策劃的「奧運電影」,意外成就了洪金寶、鄒兆龍的師徒之緣

元奎策劃的「奧運電影」,意外成就了洪金寶、鄒兆龍的師徒之緣

為了約束這些青訓隊的隊員,嚴苛的孟虎教練,被安排到了青訓隊里。孟虎教練認真、負責,但是教學手法卻有些偏激。他時常採取體罰的手段,懲罰那些不聽話的隊員。

青訓隊的阿凱,忍受不了孟教練的嚴苛,於是心中暗生詭計。阿凱將孟教練體罰隊員的消息,告訴了一家報社。在報社的大肆報道之下,「孟教練體罰隊員」的做法,也引起了極大的社會輿論。

為了平息輿論風波,孟虎教練被暫時停職,青訓隊又迎來了一位處事隨和的朱教練。看到朱教練沒什麼脾氣,不少隊員也開始趁機偷懶,對訓練有所懈怠。

元奎策劃的「奧運電影」,意外成就了洪金寶、鄒兆龍的師徒之緣

元奎策劃的「奧運電影」,意外成就了洪金寶、鄒兆龍的師徒之緣

為了檢驗青訓隊員的訓練成果,跆拳道隊的總教練,從韓國請來了一支隊伍,希望進行一場友誼賽。一番較量之下,青訓隊的這些隊員,全部敗下陣來。慚愧的朱教練,也選擇了引咎辭職。

比賽失利之後,青訓隊的眾人,在宿舍里喝悶酒。宿管大叔「犀牛皮」告訴眾人,喝幾杯酒,就把失敗忘掉了,這跟混日子有什麼區別。

元奎策劃的「奧運電影」,意外成就了洪金寶、鄒兆龍的師徒之緣

在犀牛皮的一番點撥之下,青訓隊的隊員們都意識到了自己的問題。他們找到了之前的孟虎教練,並向其道歉,還邀請孟教練回歸青訓隊。

感召於隊員們的熱情,孟教練再次回到了青訓隊。在孟教練的嚴苛訓練之下,隊員們的水平,也有了快速的提升。

元奎策劃的「奧運電影」,意外成就了洪金寶、鄒兆龍的師徒之緣

訓練中,隊員們都十分刻苦。但是,他們的內心,卻始終無法從之前的失敗中走出來。為了調節隊員們的心理狀態,孟虎教練再次邀請了之前的韓國隊伍,與青訓隊展開比賽。

比賽中,隊員們連戰連勝,重拾了自信。但這一次的他們,並沒有像當初那樣,陷入自滿、驕傲的情緒之中,因為他們還有更高更遠的目標,那就是「奧運會」。

隨着這些青訓選手戰勝韓國隊伍,這部《全力反彈》的故事,也落下了最終帷幕。

元奎策劃的「奧運電影」,意外成就了洪金寶、鄒兆龍的師徒之緣

鄒兆龍洪金寶的師徒結緣之作

在室內小場景空間里設計打鬥戲碼,一直都是「洪家班」的強項。而作為室內運動的跆拳道,更是給了「洪家班」一個充分表現自己的機會。

在這部《全力反彈》里,「洪家班」的武指們,設計、上演了多場精彩的腿功打鬥。雖然這些打鬥場景,相比於真實的「跆拳道比賽」畫面,有所失真。但精彩、酷炫的對決,還是吸引了一大批動作影迷的視線。

元奎策劃的「奧運電影」,意外成就了洪金寶、鄒兆龍的師徒之緣

元奎策劃的「奧運電影」,意外成就了洪金寶、鄒兆龍的師徒之緣

除了精彩的動作場景設計,洪家班在「五福星」系列裏,「插科打諢」、「泡妞揩油」的喜劇橋段風格,也被帶到了這部《全力反彈》之中。

片中,青訓隊員們整蠱跳水隊女生的橋段,就充斥着洪家班喜劇一貫的「特色」。


元奎策劃的「奧運電影」,意外成就了洪金寶、鄒兆龍的師徒之緣

元奎策劃的「奧運電影」,意外成就了洪金寶、鄒兆龍的師徒之緣

相比於《血的遊戲》,這部《全力反彈》無論是打鬥場景的設計,還是喜劇元素的表現,都有着極大的水準提升。

可是,《血的遊戲》在北美電影市場獲得了不錯的反響,而這部《全力反彈》,卻未能在亞洲電影市場之上,獲得太明顯的成績。

《全力反彈》的市場受挫,與影片誕生的時代背景,有着極為密切的關係。

80年代末,成龍式的動作警匪喜劇、周潤髮式的江湖英雄片,一直是席捲亞洲票房市場的主流。像《全力反彈》這樣的運動題材作品,在當時的市場環境之下,可謂是不折不扣的小眾題材。題材的冷門,也讓票房成績的冷淡成為了必然。

元奎策劃的「奧運電影」,意外成就了洪金寶、鄒兆龍的師徒之緣

《全力反彈》雖然沒能取得票房佳績,但卻意外造就了一段影壇佳話。

為了還原「運動小將們」青春洋溢的狀態,「嘉禾」在這部《全力反彈》中,啟用了不少新人演員。而當時年僅19歲的鄒兆龍,也通過演員海選,出演了片中的「邵邦」一角。

元奎策劃的「奧運電影」,意外成就了洪金寶、鄒兆龍的師徒之緣

元奎策劃的「奧運電影」,意外成就了洪金寶、鄒兆龍的師徒之緣

元奎策劃的「奧運電影」,意外成就了洪金寶、鄒兆龍的師徒之緣

在這部《全力反彈》的拍攝過程中,鄒兆龍見識到了「洪家班」在動作指導領域的卓越表現,萌生了成為動作指導的想法。

該片之後,鄒兆龍拜師洪金寶,自此走上動作指導之路,並正式成為了「洪家班」的一員。

元奎策劃的「奧運電影」,意外成就了洪金寶、鄒兆龍的師徒之緣

在師父洪金寶的關照之下,80年代末的鄒兆龍,也獲得了不少影壇機遇。《烈火街頭》、《誓不忘情》等電影作品中,鄒兆龍都以男主角的身份,參與了影片的拍攝。

可惜,80年代末的港片市場競爭過於激烈,這些作品也未能讓鄒兆龍走紅。

90年代初,鄒兆龍開始以反派的身份,活躍在各類動作片之中。而這些兇狠決絕的反派角色,卻助力鄒兆龍走向了事業的轉折。

avatar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