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場遺書運動吧 ∣ 明潮 M'INT
達人觀點
Oct 22 , 2015
20:00

來場遺書運動吧

文/翁嘉銘;文編/蘇子惠;設計/江宜? 圖/翁嘉銘
  • 來場遺書運動吧

人年紀一大就常告別,不只高齡長輩辭世,朋友也因意外或急症匆匆離世。每當憶起不禁動情落淚,見多了仍覺不捨,卻更接受生命幻滅的必然。


並非悲觀,反倒是種大樂觀,相信生命存在不一定以此生這軀肉身為終結,而是提前接受宇宙徵召,赴約去了!是新的旅程。該給予的是祝福,而非哀慟,想著也就釋然。

因為這樣的大信,常跟好友說,這些詩集死後你就幫我收著吧!妳愛音樂,我那些CD在遺書裡已寫明留給妳囉!有的覺得我亂開玩笑,其實內心是認真的。練習寫遺書是一種放心,不純然只為交代後事。

記得有人還想發起「寫遺書運動」,覺得很有意思。傳統台灣家庭認為長者健在談死或遺囑,不吉!卻能解決常見的遺產紛爭,這較偏法律與功利面。如果從年輕開始寫遺書到老,就會發現自己生命態度演變的痕跡。

我曾想要另類的祭悼,是場公益棒球賽,有我喜歡的球員,投手「潛水艇」陽介仁、捕手陳金茂;朋友笑,如果他們比你早走怎麼辦吶?我道:「像Kevin Costner《美夢成真》(Field of Dreams)那樣,英靈從田裡走了出來。」

還要演唱會,有昇哥、薛岳、亂彈、濁水溪、董事長樂團等等哥兒們都在。這遺書簡直是一場又一場美夢。後來想文青點,幫我把遺留的詩出版了吧!來個詩歌朗誦會,純粹屬於心願未了的彌補行動,想得太美。年過半百反倒淡然,不如讓骨灰飄撒於台東都蘭灣吧!

年年寫,月月改也行,忽地感到自己內在的海大了,可以再出航探索生命的開闊。寶貴的並不在於賺到什麼,而是能留下什麼,給了什麼,不敢說懂得了死亡,至少不再莫名畏懼。對失去、消逝、離別的,不再有恨與遺憾,唱一唱李泰祥的歌〈告別〉:「再看一眼,一眼就要老了,再笑一笑,一笑就走了。」是瀟灑。

嚴肅看待「寫遺書運動」,是可成為生死學與生命關懷課程的一部分,久而久之成了習俗,何嘗不是台灣生死觀的翻轉?面對辭世,除了哀傷,更具生命尊嚴地正視靈魂不滅的可能,帶著希望歡送另一種新生的開始,何曰不樂?

 

翁嘉銘,流行文化觀察作者。愛這又愛那,一個又一個,人說風流,流行不就這樣嗎?

潮流絕非空穴來風,往往象徵時代趨勢與人心渴望。不一定是大轟動大事件,

有時只是首小曲或小鄉崛起的趣味人物,也都能動人心弦。

我的意思是,很多小意思的風行草偃,是多麼有意思!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潮最新
潮影音
潮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