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仁任

编辑 锁定 讨论 上传视频
李仁任(1312年—1388年),高丽王朝后期大臣。子重胜岩,本贯星州。恭愍王时官至守侍中,封广平府院君,后因拥立王禑而专擅国政。任内向北元称臣,走两端外交路线,同时贪污腐败,兼并土地,引起高丽上下的不满。1387年以老病辞侍中之职,翌年因同党林坚味倒台而被牵连,遣返原籍安置,旋即去世,谥号文肃。不久后被高丽朝廷禁锢子孙,并毁其家为荷塘(潴宅)。现代韩国一般将他视为丽末鲜初之际与新兴士大夫对立、代表权门世族的守旧势力的领袖。
(概述图来源 [1] 
中文名
李仁任
别    名
字子重,号胜岩,尊称李广平,绰号李猫
民    族
朝鲜族
出生日期
1312年
逝世日期
1388年
职    务
大臣
代表作品
《郑世云像》
《老年寓吟》
出生地
高丽国庆尚道高灵郡
信    仰
佛教
爵    位
广平府院君
所属朝代
高丽王朝

李仁任人物生平

编辑

李仁任早年生涯

李仁任是高丽后期名臣星山君李兆年之孙,李褒之子,李仁复之弟。他于皇庆元年(1312年)十二月出生于庆尚道高灵郡。据说李兆年曾对李仁复、李仁任说:“大吾门者,汝伯仲乎!” [2]  后来他却被其兄李仁复指为“败国亡宗者”。 [3] 
李仁任早年以门荫入仕,任典客寺丞,累迁至典法总郎。至正十八年(1358年)获任左副承宣,成为高丽恭愍王的近臣。翌年高丽遭遇红巾军入侵,恭愍王任命李仁任为西京(今朝鲜平壤)存抚使以防备红巾军,红巾军撤退后策功为第二等。后来红巾军再次入侵,攻破开京,恭愍王南逃福州(今韩国安东),李仁任参与了至正二十二年(1362年)收复开京的战役,策功为一等。 [4] 
至正二十三年(1363年),元朝废黜了恭愍王,命崔濡护送德兴君塔思帖木儿入高丽取而代之,李仁任被任命为西北面都巡问使兼平壤尹,负责防备崔濡。当时恭愍王命军队渡鸭绿江,试图御敌于国门之外,李仁任越过上级都元帅庆千兴,向恭愍王陈述利害,阻止此事,恭愍王传达口谕令庆千兴不要渡江,李仁任担心多疑的庆千兴不听口谕,又亲自说服庆千兴不渡江,后来高丽果然在鸭绿江内击溃崔濡。从此事可以看出李仁任巧妙老练的手腕。 [5] 

李仁任官拜宰辅

恭愍王所画并赐给李仁任的李褒画像(移摹本) 恭愍王所画并赐给李仁任的李褒画像(移摹本)
至正二十五年(1365年),李仁任被拜为三司右使。同年辛旽登上政治舞台,主导高丽政局,李仁任也获得重用,进入都堂掌管庶政 [6]  据称其发迹的原因是向恭愍王提议给鲁国公主建影殿。 [7]  同年六月转任都佥议赞成事,相当于副相。次年,恭愍王在辛旽的建议下设立田民辨整都监,辛旽自任该都监的判事,具体事务则由李仁任及李春富负责。 [8]  至正二十八年(1368年)十二月,他更是与李春富分任左右侍中(相当于左右丞相)。一年后兼任西北面都统使,主持东宁府征伐。和李仁任共事的李春富被史籍明确记载为辛旽同党,在辛旽死后尽管有立功表现,仍然伏诛 [9]  ;李仁任没有被记录为辛旽同党,但从他在辛旽当政时被重用来看也应受辛旽信任,而在辛旽被杀后,李仁任却几乎毫发无伤,虽然其原因不得而知,不过可以推测他是一位左右逢源的人物。恭愍王曾亲手绘制李仁任之父李褒的画像,又曾作诗赐给李仁任:“瑞明行白玉,纯粹似精金。太和阳春树,猗古复见今。”甚至外界第一个被恭愍王公开告知其子嗣(即王禑)的人就是李仁任 [10]  ,可见李仁任是相当受恭愍王信任的大臣。
洪武七年(1374年)四月,李仁任罢相,同年五月被任命为东西江都统使,去升天府(今朝鲜开丰)抵御倭寇。六月复归中央,守门下侍中,封广平府院君。同年九月二十二日夜,恭愍王遇弑身亡,明德太后闻讯赶来,秘不发丧,传来庆复兴(庆千兴)、李仁任等宰相,商量善后事宜。李仁任先将恭愍王生前宠幸的一名叫神照的僧侣下狱,接着发现屏幛及宦官崔万生的衣服上有血痕,马上下令逮捕崔万生,果然就是弑杀恭愍王的凶手,接着洪伦等参与弑逆的子弟卫成员也相继落网,最后都被处决。 [11]  接下来的事便是拥立新国王,明德太后与庆复兴打算在宗室中寻一人为继嗣,而李仁任却坚持拥立出身存疑的恭愍王独子江宁大君王禑,最终还是王禑成为新任高丽国王 [12]  王禑当时仅有十岁,故由李仁任辅政,王禑称其为父。 [13]  后来李仁任的女儿去世,王禑亲赴吊唁,并率画师绘制李仁任女儿的遗像,甚至“裂素自带”,李仁任和王禑的密切关系可见一斑。 [14] 

李仁任当国擅权

李仁任当政后不久,就遭遇各种棘手的外交难题。首先是从高丽回明朝的蔡斌、林密等明使在途中被高丽护送官金义劫杀,被认为是李仁任所指使 [15]  ;其次是北元欲拥立沈王脱脱不花为新任高丽国王,李仁任在高丽太祖御真前盟誓百官,抵制北元拥立沈王的图谋 [16]  ,一面加强对北元的防备,一面上书北元中书省陈情。翌年北元遣使来宣布赦免高丽弑君之罪,李仁任欲迎接元使,遭到郑道传郑梦周等新兴士大夫的强烈反对 [17]  ,李仁任只好派人到江界慰还元使,其后由于沈王脱脱不花死亡,终于使这场危机消于无形;第三是倭寇问题,李仁任一度打算躲避倭寇而迁都忠州,单后来又改变态度,反对迁都 [18]  ,在军事打击倭寇的同时,他还继续对日本北朝)展开外交来解决倭寇问题。李仁任当权后,据说经人“指点”、为躲避明朝问责弑君之罪而开始采取通好北元的政策 [19]  ,在恭愍王一死就派人向北元报丧,等到迎立沈王问题解决后,更是着手恢复对元事大,厚待元使吴抄儿志,让王禑接受北元册封,甚至一度使用北元年号,改洪武十年(1377年)为宣光七年;同时他也并未中止对明关系,继续向明朝朝贡,并在在元昭宗死后数月恢复洪武年号的使用,所以他走的可以说是一条两端外交的路线。
李仁任主导下的两端外交引起受程朱理学影响的新兴士大夫的普遍不满,右献纳李詹、左正言全伯英抗疏弹劾李仁任通元,李仁任将李、全二人下狱,同时牵连到儒臣田禄生、朴尚衷等人,李仁任不主张肉体消灭,将他们严刑拷打后通通流放,李仁任又怀疑金九容、李崇仁、郑梦周等反对他迎接元使的士人谋害他,也顺便流放了他们。 [20]  于是李仁任成为了新兴士大夫的“公敌”。除了排挤新兴士大夫外,李仁任还不断肃清异己。与李仁任合作执政的人起初是庆复兴、池奫,李仁任、池奫曾一起利用般若事件排挤原任宰相金续命,但不久后李仁任即与池奫反目,宣光七年(1377年)三月,池奫父子计划铲除李仁任、庆复兴等,事泄失败,反被李仁任所杀。 [21]  三年后庆复兴也为李仁任所忌而遭流放,与李仁任合作者变成林坚味(李仁任的亲家)、廉兴邦。此外,李仁任还剪除了洪仲宣、金涛、杨伯渊等大臣。
李仁任、林坚味等贪污腐败,结党营私,任用官吏时依贿赂多少及伺候李仁任等的程度而定,造成冗官问题严重 [22]  ;同时不喜儒生,引导王禑沉湎狩猎。 [23]  李仁任利用他与王禑的密切关系,以权谋私,兼并土地,夺占奴婢,史称“仁任待禑如畜婿,国无旬日之储,而田园奴婢遍中外,将相皆出其门,争效之,夺人田民,不恤国事,时人目之曰提调奴婢”。 [24]  就连曾站在他一边的武臣崔莹都对他不满,曾当面批评李仁任道:“国家多难,公为首相,何不忧虑?但以家产为念!”李仁任听后羞愧得默不作声。 [25] 

李仁任凄凉晚景

李仁任当政八年,在洪武十五年(1382年)请求辞职,不获允许,改任名誉官职领门下府事,翌年领三司事,洪武十九年(1386年)八月复任左侍中,一年后以老病辞职,林坚味、廉兴邦代其执政。洪武二十一年(1388年)正月,崔莹李成桂等武臣在王禑的支持下诛杀林坚味、廉兴邦及其党羽,已经致仕的李仁任自然难逃池鱼之殃,他急忙向已成为新贵的崔莹登门求情,崔莹虽然不见,但还是念及旧恩(李仁任曾阻止过林坚味铲除崔莹),建议王禑宽恕李仁任及其亲族,因此李仁任仅被遣返原籍京山府(今韩国星州)安置,其亲族中只有从孙李存性(李仁复之孙)被杀。 [26]  不久后即发生威化岛回军事件,李成桂、曹敏修取代崔莹掌权,曹敏修以新王王昌的名义召还李仁任,而此时李仁任已病死。据说人们原本担心李仁任被召还后又会兴风作浪,巧取豪夺,听说其死讯后,人们都欢呼雀跃道:“就算不被诛杀,老天也会收他的命!”这是洪武二十一年(1388年)六月的事。 [27] 
王昌赐李仁任谥号为“文肃”。以朝廷给李仁任议谥为契机,尹绍宗、孔俯为首的新兴士大夫发起了清算李仁任的运动,上疏劾论李仁任生前擅权误国之罪,在曹敏修倒台后,朝廷乃下令禁锢李仁任之子孙。恭让王继位后,这一运动仍在持续,谏官吴思忠等建议对李仁任追加“斩棺潴宅、籍没家产”的刑罚,最后朝廷只采纳了潴宅之刑(夷平其家,改为荷塘)。 [24]  李仁任于是被钉在高丽王朝乃至朝鲜半岛历史的耻辱柱上,被视为一名遗臭万年的权奸。

李仁任轶事典故

编辑

李仁任干涉司法

李仁任当政时,高丽国中有争讼的人都会争相用土地、奴婢、金帛来贿赂李仁任,如此才能得到受理,所以司法活动都必须先私下禀报李仁任。有一个叫裴中伦的人送给李仁任5个奴婢,李仁任封他为典客寺丞,后来他与判事金允坚争夺奴婢,金允坚贿赂李仁任10个奴婢,但李仁任更偏袒裴中伦。此时都官(掌管奴婢的机构)已经判决金允坚胜诉,李仁任招来都官的官吏斥骂一顿,公然翻案。金允坚不服而再度申诉,知典法李释之对金允坚说:“你直接找侍中(李仁任)申诉好了!” [28] 

李仁任好行小惠

洪武十四年(1381年),高丽因倭寇而漕路不通,宰相的俸禄只有数斛,李仁任拒绝接受,请求将他的俸禄颁给军官。时人讥笑这是沽名钓誉的行为。 [29] 

李仁任擅长作画

李穑记载,李仁任曾为名臣郑世云画过肖像画,李穑为该画像题赞。 [30]  画像虽已失传,但可推测李仁任在绘画上有一定造诣。

李仁任后朝辩诬

李仁任与朝鲜王朝的开国之君李成桂似乎无冤无仇,他本人甚至还预言过李成桂会成为国王。 [31]  而他的不少亲戚,如女婿姜筮、侄儿李济和李稷、族婿河仑等都是朝鲜王朝的开国功臣。然而,两人却被明朝记录为父子关系,引发延续近两百年的“宗系辩诬”风波。洪武二十七年(1394年),李成桂发现明朝派来祭祀朝鲜山川的祭文中说他是“高丽陪臣李仁任之嗣”,急忙上奏辩诬。但明太祖朱元璋置若罔闻,还将此事写入《皇明祖训》里,在“不征之国”中的朝鲜条下不仅注释李成桂是李仁任之子,还称其父子连弑四王。后来朝鲜太宗李芳远请求明成祖朱棣改正,获得批准,但在弘治年间所修的《大明会典》中再次出现这种说法,朝鲜屡次遣使辩诬,终于在万历年间改正过来。 [32]  这一风波还在朝鲜英祖时期因中国野史《明纪辑略》流入朝鲜而死灰复燃,乃至于出现了文字狱事件(诬史之狱)。据称出现这种错误的原因是李成桂拥立恭让王后,反对李成桂的尹彝(尹思康)、李初等高丽官员叛逃明朝,向明廷诬陷李成桂的各种言辞中就包括捏造李成桂为李仁任之子。至于朝鲜辩诬文中称李仁任多次谋害李成桂则可能属于渲染之词。

李仁任个人作品

编辑
星州李氏家族保存了李仁任所作的七律《老年寓吟》一首,不过该诗尾联的上句已遗失,内容是:
宦海浮沈二十年,长江呜咽不平鸣。
残花杜宇声中落,芳草王孙去后生。
金马玉堂非我愿,青山绿水有谁争?
□□□□□□□,倘罢天荒作国桢

李仁任历史评价

编辑
  • 李稷(李仁任之侄):主少前朝季,海倾波浪恶。广平屹砥柱,安危身所托。勤勤和济屯,中外俱悦服。引用或非人,残年混珉璞。权归势必然,昔人谁守约? [33] 
  • 高丽史》:仁任逢迎恭愍,赞成影殿之役,及王薨无嗣,援立辛禑,一国威福,在其掌握,欲多树亲党,务以柔佞悦人,门客满庭,各自以为待己尤厚,诬陷忠良,杀戮无辜,时人比之李猫。 [24] 

李仁任家族成员

编辑
  • 父:李褒
  • 母:薛氏
  • 兄:李仁复
  • 弟:李仁美、李仁立、李仁达、李仁敏
  • 妻:朴氏
  • 子:李珉、李瓛
  • 女儿:李氏(嫁李霖)、李氏(嫁权执经)、李氏(嫁姜筮)

李仁任影视形象

编辑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参考资料
  • 1.    李仁任肖像  .国史编纂委员会“我们历史网”
  • 2.    李穑:《牧隐稿》卷一五,〈有元奉议大夫征东行中书省左右司郎中高丽国端诚佐理功臣三重大匡兴安府院君艺文馆大提学知春秋馆事谥文忠公樵隐先生李公墓志铭并序〉。
  • 3.    《高丽史》卷一一二,列传第二五,《诸臣传·李仁复》:仁复恶弟仁任·仁敏之为人, 曰, “败国亡宗者, 必二弟也.” 後果败.
  • 4.    《高丽史》卷一二六,列传第三九,《奸臣传·李仁任》:李仁任, 星山君兆年之孙. 荫补典客寺丞, 累迁典法摠郞, 恭愍七年, 拜左副承宣. 八年, 红贼陷义州, 王命仁任为西京存抚使, 以备之, 贼平, 策功为二等. 十一年, 与诸将收复京都, 又策功为一等.
  • 5.    《高丽史》卷一二六,列传第三九,《奸臣传·李仁任》:明年, 元将纳德兴君, 仁任为西北面都巡问使兼平壤尹, 调兵食. 德兴君屯辽东, 候骑屡到鸭绿江, 中外震惧. 国家虑边将或生变, 凡用兵方略, 皆从中遥授. 是以, 将帅自危, 莫敢专制, 颇失机会. 且士卒夏月赴征, 徂冬未代, 粮饷又绝, 冻馁顚仆, 唯将吏官属, 人马稍彊. 然轻兵渡江, 屡袭辽·渖, 掠居民, 以邀官赏故, 未一交锋, 先自罢敝. 王命都元帅庆复兴留守西北, 令安遇庆等诸将, 渡江击之, 仁任谓都元帅府鎭抚河乙沚曰, “我军饥寒, 日夜思归, 岂无异心? 但畏法不敢耳. 近都巡察使李龟寿行至凤州, 军卒谋叛伏诛, 此一验也. 渡江之擧, 可为寒心, 都元帅性多疑, 必不能断. 我欲假他事, 请元帅遣子, 禀事於王, 子其图之.” 卽以龟寿军卒叛书授乙沚以遣曰, “子往, 上必引见, 第献此书, 愼勿他语. 上悟必命旋师.” 乙沚倍道, 驰诣京见王, 王览书, 果大惊, 不暇具文牒, 口喩复兴勿渡江. 乙沚还, 仁任曰, “师将渡江, 元帅若以无文牒为辞, 犹豫不决柰何? 我姑先见, 极陈利害, 然後子可入.” 乃见复兴, 从容语曰, “公曾牧尙州上官时, 民心何如解官时?” 复兴曰, “解官时, 民心不如初.” 仁任曰, “今日之事, 殆类此. 主上旧君, 德兴新主, 愚民但知安饱之为乐, 岂知邪正之所在? 况我师暴露已久, 皆思归, 一朝渡江, 其变难测. 莫若敛军还营, 固守鸭绿, 遏贼渡江, 上策也.” 复兴悚然曰, “业已如此, 柰何? 且乙沚何时还乎? 国家必有处分.” 顷之, 乙沚入传王命, 复兴悦, 立召诸将还.
  • 6.    《高丽史》卷四一,世家第四一,《恭愍王世家四》:命柳濯·李仁任, 掌庶政于都堂, 金兰·任君辅·睦仁吉, 掌庶务于宫中.
  • 7.    《高丽史》卷四五,世家第四五,《恭让王世家》:往者, 李仁任阴导玄陵影殿之役, 而取上相……
  • 8.    《高丽史》卷一三二,列传第四五,《叛逆传·辛旽》:旽请置田民辨整都监, 自为判事…… 令出, 权豪多以所夺田民还其主, 中外忻然. 旽闲一日至都监, 仁任·春富以下听决焉.
  • 9.    《高丽史》卷一二五,列传第三八,《奸臣传·李春富》。
  • 10.    《高丽史》卷一三三,列传第四六,《辛禑传一》:旽旣诛, 王召牟尼奴, 纳明德太后殿, 谓守侍中李仁任曰, “元子在, 吾无忧矣.”
  • 11.    《高丽史》卷一三一,列传第四四,《叛逆传·洪伦》:黎明太后至, 祕不发丧, 百官侍卫如旧. 刚达以王命, 召庆复兴·李仁任·安师琦等, 密议讨贼. 仁任以僧神照, 常在禁中, 有膂力, 多诡计, 疑与渖王子脱脱帖木儿, 通谋作乱, 下神照狱. 旣而见屛幛及万生衣上有血痕, 囚万生巡卫府鞫之, 悉得其状. 系伦等讯之, 皆服, 唯安·瑄终不服.
  • 12.    《高丽史》卷一二六,列传第三九,《奸臣传·李仁任》:王见弑, 太后及复兴欲立宗亲, 复兴宣太后旨於仁任. 仁任贪立幼主, 谋窃国柄, 欲立辛禑. 议未决. 李寿山曰, “今日之计, 当在宗室.” 密直王安德·永宁君瑜等希仁任意, 大言曰, “王以大君禑为後, 舍此何求?” 仁任率百官, 遂立禑.
  • 13.    《高丽史》卷一二六,列传第三九,《奸臣传·李仁任》:禑称仁任为父, 妻朴氏为母
  • 14.    《高丽史》卷一三五,列传第四八,《辛禑传三》:李仁任之女姜筮妻死, 禑亲率画师, 写其眞. 其母朴氏痛哭, 禑手酌大杯, 前跪曰, “大母辍哭. 然後予将倒此.” 遂裂素自带, 使宦者皆带之.
  • 15.    《高丽史》卷一二六,列传第三九,《奸臣传·李仁任》:及帝使蔡斌等还, 仁任遣赞成事安师琦, 阳言饯行, 密谕金义, 中路杀斌等, 以灭口. 义遂杀斌, 奔北元
  • 16.    《高丽史》卷一二六,列传第三九,《奸臣传·李仁任》:时有边报, 北元将以兵, 纳渖王暠孙脱脱不花. 仁任率百官, 诣孝思馆, 盟于太祖眞曰, “本国无赖之徒, 挟渖王之孙, 来寓北鄙, 窥觎王位. 凡我同盟, 戮力固拒, 翊戴嗣王, 上报先王之德, 下保父母妻子. 有渝此盟, 非惟国家明正其罪, 天地宗社山川之神, 必降阴诛.”
  • 17.    《高丽史》卷一二六,列传第三九,《奸臣传·李仁任》:旣而北元遣使来曰, “伯颜帖木儿王, 背我归明故, 赦尔国弑王之罪.” 仁任与池奫欲迎之, 三司左尹金九容, 典理摠郞李崇仁, 典仪副令郑道传, 三司判官权近, 上书都堂, 以为不可迎. 仁任·复兴, 却其书不受, 令道传迎元使. 道传诣复兴第, 备陈利害, 辞颇不逊, 仁任·复兴怒不视事, 乃流道传. 禑及太后, 再慰谕之, 仁任·复兴乃出.
  • 18.    《高丽史》卷一二六,列传第三九,《奸臣传·李仁任》:三年, 以京城滨海, 畏倭寇, 欲迁都内地, 议可否. 崔莹以为不可迁, 陈徵师固守之策, 仁任曰, “今赤地千里, 农夫辍耕, 望云霓, 而又徵师, 使失农业, 非为国之谋也.” 後仁任坐都堂, 议迁都曰, “今倭谋寇京都, 忠州去海远, 四方道路适均宜, 预迁太祖眞于忠州, 以松都为防戍之地.”……八年, 判书云观事张补之·副正吴思忠等上书言, “道诜密记有三京巡御之说. 今变怪屡现, 野兽入城, 群乌飞集宫中, 井沸鱼鬪, 请移都避灾.” 禑下其书于都堂. 仁任执不可曰, “今勍敌在境, 觇我虚实, 不可徙深地示弱. 况又年饥, 仓廪罄竭, 而使行者赢粮, 居者失所, 其可乎? 且乘舆所至, 供亿甚繁, 迁都之擧, 徒取民怨, 非久安之计也.” 事遂寝.
  • 19.    《高丽史》卷一二六,列传第三九,《奸臣传·李仁任》:或谓仁任曰, “自古国君见弑, 为宰相者, 先受其罪. 帝若闻先王之故, 兴师问罪, 公必不免, 莫若与元和亲.” 仁任然之
  • 20.    《高丽史》卷一二六,列传第三九,《奸臣传·李仁任》:右献纳李詹·左正言全伯英上䟽曰, “守侍中李仁任, 阴与金义, 谋杀天使, 幸而获免, 此国人所以切齿痛心者也. 吴季南擅杀定辽卫之人, 张子温不以金义之杀使告定辽卫, 罪当推鞫, 仁任置而不问, 罪一也. 近赞成事池奫出鎭西北, 得金义书, 不以上达, 密附仁任, 及殿下累索, 然後乃闻, 托以不惑民听, 罪二也. 胡书之来, 池奫写其书, 削其言之要者, 以献殿下, 付其书仁任, 仁任不卽上闻, 罪三也. 与百官同盟, 以示专事殿下之意, 与胡通, 欲树功渖王, 以免他日之祸, 反复奸诈, 罪四也. 仁任·奫, 唇齿煽变, 将然之祸, 不可测. 请诛仁任与奫, 又正季南·子温之罪, 又遣使闻于天子.” 书上, 贬詹知春州事, 伯英知荣州事. 於是, 鹰扬军上护军禹仁烈, 亲从护军韩理, 阿仁任意, 上书以为, “谏官论宰相, 非细故也. 谏官是, 则宰相有罪, 宰相无罪, 则谏官非矣, 不可不辨.” 遂下詹·伯英狱, 使莹·奫等鞫之, 辞连尙衷·田禄生, 莹杖鞫禄生·尙衷甚惨. 仁任曰, “不须杀此辈.” 乃流之, 皆道死. 杖詹·伯英及方旬·闵中行·朴尙眞, 流之, 又以九容·崇仁·郑梦周·林孝先·廉廷秀·廉兴邦·朴形·郑思道·李成林·尹虎·崔乙义·赵文信等谋害己, 并流之.
  • 21.    《高丽史》卷一二五,列传第三八,《奸臣传·池奫》。
  • 22.    《高丽史》卷一二六,列传第三九,《奸臣传·李仁任》:时仁任·奫·坚味, 提调政房, 颛权植党, 擧国趍附. 铨注之际, 视人贿赂多少, 伺候勤怠, 以为升黜. 官或不足, 则添设无限, 或累旬不下批, 以待货贿之来. 一日除官, 宰枢至五十九, 台谏·将帅·守令, 皆其亲旧, 至於市井工匠, 无不夤缘除拜, 时人谓之烟户政. 其论赏鸿山战功, 不从军得官者甚众.
  • 23.    《高丽史》卷一二六,列传第三九,《奸臣传·李仁任》:禑初稍志于学, 仁任·奫·坚味不喜儒, 竞以鹰犬导之.
  • 24.    《高丽史》卷一二六,列传第三九,《奸臣传·李仁任》。
  • 25.    《高丽史》卷一一三,列传第二六,《诸臣传·崔莹》:(崔莹)尝谓仁任曰, “国家多难, 公为首相, 何不忧虑, 但以家产为念?” 仁任黙然.
  • 26.    《高丽史》卷一二六,列传第三九,《奸臣传·李仁任》:十四年, 诛林·廉, 安置仁任于京山府……林·廉之诛, 仁任将有所言, 诣莹第, 莹辞不见. 然莹德仁任右己, 白禑曰, “仁任决谋事大, 鎭定国家, 功可掩过.” 遂幷其子弟, 皆宥之, 国人叹曰, “林·廉之党, 渠魁漏网.” 又曰, “正直崔公, 私活老贼.”
  • 27.    《高丽史》卷一二六,列传第三九,《奸臣传·李仁任》:辛昌立, 左侍中曹敏修, 白昌召仁任, 时仁任已死矣. 国人初闻被召, 恐其复乱国政, 开田民攘夺之门, 寻闻其死, 皆喜跃曰, “人不能诛, 天乃殛之.”
  • 28.    《高丽史》卷一二六,列传第三九,《奸臣传·李仁任》:有裴中伦者, 遗仁任妾奴婢五口, 拜典客寺丞, 与判事金允坚, 争奴婢. 允坚亦以奴婢十口, 遗仁任. 二人皆附仁任, 讼都官, 允坚得之, 仁任右中伦, 召骂都官吏, 还取其案. 允坚更讼之, 知典法李释之曰, “汝可讼於侍中.” 时凡争讼者, 必先以田民金帛, 遗仁任, 然後得理, 台谏弹劾, 法司断决, 亦皆先阴禀之.
  • 29.    《高丽史》卷一二六,列传第三九,《奸臣传·李仁任》:七年, 因倭寇, 漕路不通, 宰相之俸, 不过数斛, 仁任不受曰, “以予之禄, 颁诸尉正.” 仁任纵肆贪饕, 瘠公肥私, 致禄俸不给, 顾行小惠, 以钓虚名, 时人讥之.
  • 30.    李穑:《牧隐稿》卷一二,〈赠侍中郑公画像赞并序〉。
  • 31.    《高丽史》卷一三七,列传第五〇,《辛禑传五》:李仁任尝言曰, “李判三司, 须为国主.”(亦有观点认为原话是“谋为国主”,但被后世朝鲜王朝史官篡改)
  • 32.    杨艳秋:〈《大明会典》《明史》与朝鲜辨诬——以朝鲜王朝宗系辨诬和“仁祖反正”辨诬为中心〉,《南开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0年第2期。
  • 33.    李稷:《亨斋诗集》卷一,〈戒子孙诗〉。
展开全部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