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0129:植物園的禁果@藍色電影夢|PChome 個人新聞台
2007-01-29 18:23:53| 人氣1,794|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070129:植物園的禁果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看過《植物學家的中國女孩(Les Filles Du Botaniste)》,你必需承認旅法導演戴思杰是一位很懂得拼貼文化意像的高手,但是意像繁複又瑰麗,戲劇骨肉卻單薄乏力,終究還是無法建構出感人的作品。

《植物學家的中國女孩》是一部女同志不見容於社會,衝撞父權後,雙雙被判死刑的故事。同志的弱勢處境讓片商猛吹本片是法國的《斷背山》,然而,戴思杰真正想要促銷販賣的卻是東方風的情色滋味。

電影中從女主角李明(Mylene Jampanoi飾演)離開孤兒院到南方植物園實習開場,這場短短的開場戲就行銷了兩個中國異色文化:為什麼李明要是唐山大地震倖存的孤兒?為什麼要是一位母親是俄羅斯人,父親是中國人的中俄混血兒?
混血兒的身份讓李明的長相模樣與眾不同,所以來到植物園實習時就容易吸引林棟甫飾演的陳教授一家老小,這是最外在,也最顯而易見的表面說詞,然而,中俄聯姻的特質(隱含了神秘的中俄交流文化),以及唐山大地震的中國符號概念,都說明了戴思杰試圖用最簡單的文化意像來拼貼與傳達本片的中國風情,事實上,不是唐山孤兒並不影響劇情,不是中俄聯姻亦無影響李明的女少風姿,硬要冠上唐山與中俄關係,純粹就是文化包裝。

接下來,植物園裡有位神秘又威嚴的植物學權威陳教授,嘴上不時念著「本草綱目」作者李時珍的名字,李時珍是陳教授的偶像,卻也被包裝成教授的文化身份,全片標榜著植物園裡的珍貴草藥,卻都只是名詞的堆砌,偶而出現的何首烏、人蔘和藥草,都是噱頭道具,不影響劇情,也不能豐富劇情。然而,你卻也必需佩服戴思杰懂得拼貼這些名詞,至少,洋洋灑灑很唬人的。

父權與同志,則是《植物學家的中國女孩》的兩大劇情支柱:父權拔天悍立,卻嫌老套;同志強調異色,卻少了刻骨銘心。

父權的代表在於陳家父子。

陳教授是不近情理的,太晚打電話會被罵,沒用雨水煮茶會被罵,早餐上晚了也會被罵,他嚴於律己也酷於律人,嚴格遵守醒有時睡有時作息亦有時的生活清規,然而除了罵人,他講不出個道理,戴思杰闢了這樣一條單行道,彰顯了父權就是發號施令,無需多做解釋的現實(例如,何不說雨水煮茶有何好處,不同季節的雨水又有多大落差)。戴思杰這種點到為止,但求蜻蜓點水,就差臨門一腳的功力,就讓電影僅限於表面功夫,少了札實內涵。

在植物園中地位好像神明的陳教授也有凡夫俗子的弱點,他愛吃鴨掌,女兒煮了鵝掌就有讚美,卻也讓女兒以不煮鵝掌來抗議;他同樣也有家族香火的隱憂,急著替從軍未婚的兒子旦旦找媳婦,好傳宗接代,讓乍見面就單相思一見鍾情的旦旦順利迎娶李明,表面上這是近水樓台先得月的便利關係,實質上卻是讓實習生得以長留植物園,有工作有飯吃的飯票交易,也是父權心態便宜行事的掌控手段。

父權的支流則在旦旦。這位西藏從軍的軍人被冠上最老套的老粗框架,大剌剌的求婚信是粗魯,洞房夜發現妻子不是處女就毆妻吊妻,則是蠻橫,沒有愛,只有私,沒有智慧,只有感官,既刻板又制式的人物性格,讓他的悲劇人生,完全沒有諒解、呼吸與同情的空間。
父權雖然鋪天蓋地,兩代橫行,卻也並非萬能,身為通曉萬物的植物園長,陳教授唯一不知道的是人,是女人,他不知道李明早就愛上了旦旦的妹妹安安(李小冉飾演)。這段曖昧又隱晦的地下情,悄悄地在植物園中上演,陳教授如果是開創伊甸園的神,李明和安安就是偷嘗禁果的兩位夏娃了,戴思杰此時又悄悄借用了宗教神話的原型來說背叛(父權)與偷情的故事了。

問題是植物園裡沒有蛇,也沒有撒旦,一切都是自發的選擇。但是戴思杰還是用傳統異性戀的手法來詮釋這段同志情。李小冉刻畫的陳安安有青春的氣息,和一點點植物專業的神采,她和李明的關係,一開始是並不投契的嘲諷,後來要轉換成父權下的同病相憐,再逐步添加五官驚豔、草藥浴的肉香撲鼻、同伴出遊的美麗相吸,層次上是有轉進,然而卻都在皮相上打轉,既少見主角內心的迎拒掙扎,又少了人物性格首尾一致的邏輯建構,一切只為了迎合電影的同志命題而硬要送做堆。

就像她和旦旦原本兄妹相親,卻在旦旦看上李明,而有了疏離,然而,究竟是愛人就要成了嫂嫂的不捨與憤怒?還是兄妹之間有了第三者的介入?姑嫂與情侶之間的矛盾心結,未能多做探索,只用「我嫁給妳哥哥,我們就可以永遠在一起」的幼稚心態做為許可婚姻的心理託辭,更顯得草率,也讓隨後在洞房前夕,李明要把身子獻給安安,也坐實了她們同樣信仰著處女情結,同樣也是處女情結的受害人。至於放生108隻鴿子就可以求得幸福的宗教情結,更是戴思杰刻意用好山好水加上東方迷思來渲染東方風味的愛情浪漫,卻看不到她們挑戰世俗環境的智慧與勇氣。

《植物學家的中國女孩》有好山好水,有靈逸秀氣,卻像個飄蕩在植物園裡的魂魄,不知所依,就像電影結尾,她們是因為同志有罪?還是殺父有罪?夾纏不清的論述,匆匆披上了同志罪衣,就讓保守中國再度套上個「頑冥不靈」,迫害同志的老舊罪名,這也是壓榨舊中國,行銷創作者多情浪漫形象的手法嗎?


台長: 藍色俄羅斯
人氣(1,794)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電影賞析(電影情報、觀後感、影評)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