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卓皓

语音 编辑 锁定 讨论 上传视频
李卓皓(Choh Hao Li,1913年4月21日-1987年11月28日),广东广州人,美籍华裔生物化学家,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美国艺术与科学院院士、中央研究院院士。 [1-2] 
李卓皓1933年毕业于南京金陵大学化学系;1938年获得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化学动力学博士学位,后执教于加州大学;1950年起先后担任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和旧金山分校教授兼荷尔蒙研究所所长;1958年当选中央研究院院士并应聘为台湾大学咨询教授;1962年获得拉斯克基础医学研究奖,是第一位获得该奖项的华人学者;1963年当选美国艺术与科学院院士;1970年应聘为香港中文大学咨询教授;1971年参与创办中央研究院生物化学研究所和台湾大学生化科学研究所;1973年当选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1983年自加州大学退休后,创立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分子内分泌学研究所并兼任所长。 [2-3] 
李卓皓长期从事人体生长激素的研究、合成及医学运用,世界上首次发现并合成人体生长激素,被誉为“荷尔蒙之父”。 [1] 
中文名
李卓皓
外文名
Choh Hao Li
国    籍
美国
民    族
汉族
出生地
广东广州
出生日期
1913年4月21日
逝世日期
1987年11月28日
职    业
教学科研工作者
毕业院校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
主要成就
1958年当选中央研究院院士
1962年获得拉斯克基础医学研究奖
1963年当选美国艺术与科学院院士 
1973年当选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

李卓皓人物生平

编辑 语音
李卓皓教授
李卓皓教授(4张)
1913年4月21日,李卓皓出生于广东广州。
1929年,毕业于广州培英中学,考入南京金陵大学数学系,后改入化学系。
1933年,毕业于南京金陵大学化学系,获得理学士学位,留校任助教两年。
1935年,向密歇根大学申请入学获得批准,自费留学美国,登岸后到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探望长兄李卓敏,并改入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研究生院,是第一位就读该院化学学科的中国人。
1938年,完成理论有机化学方面的博士论文,获得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化学动力学博士学位,任职于生理学家Herbert Evans教授主持的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实验生理学研究所。
1938年-1944年,任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研究助理和讲师。
1944年-1949年,任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实验生物学助理教授和副教授。
1950年,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医学院成立荷尔蒙研究所,李卓皓担任所长,并升为生物化学及实验内分泌学教授。
1955年,加入美国国籍。
1958年3月,赴台湾讲学两个月,后应聘为台湾大学咨询教授;同年4月,当选中央研究院第二届院士,隶属于生物组。
1963年,当选美国艺术与科学院院士。
1967年,荷尔蒙研究所迁址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医学中心),仍由李卓皓主持;同年9月,在意大利米兰大学主持国际生长荷尔蒙会议。
1969年,任索尔克生物研究所第一位阿尔拔特及玛丽·拉斯克基金会教授。
1970年10月,获港督兼香港中文大学校监戴麟趾爵士颁授香港中文大学荣誉法学博士学位,后应聘为香港中文大学咨询教授。
1971年3月,应聘为中央研究院生物化学研究所筹备处咨询委员会主任委员;同年5月,前往意大利米兰大学,任国际生长荷尔蒙会议主席。
1973年,当选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
1983年-1987年,自加州大学退休,任该校名誉教授,并创立旧金山分校分子内分泌学研究所,兼任所长。
1987年11月28日,于美国伯克利逝世,享年75岁。 [1]  [2]  [4-5]  [6-7] 

李卓皓主要成就

编辑 语音

李卓皓科研成就

  • 科研综述
一、从脑下垂体分离出激素
李卓皓教授 李卓皓教授
1938年,李卓皓获得博士学位后即跟随Herbert Evans教授从事脑下垂体的研究。他用化学方法把复杂的垂体激素逐一进行了分离纯化。
1940年,李卓皓第一次从羊的脑下垂体中分离出促黄体激素,并在分子层次上确定了它的化学特性及生理性质。数年后,他又分离出促卵泡激素。此后50多年他一直研究脑下垂体激素,曾率先分离并纯化脑下垂体中已知的9种激素中的8种,包括促肾上腺皮质激素、生长激素以及内啡肽激素。 [7] 
二、用化学方法人工合成激素
20世纪50年代,李卓皓从垂体中分离出若干种激素,包括促肾上腺皮质激素、促黑激素、促脂解激素、人类生长激素和催乳激素,并对分离出的所有激素的结构进行测定,进而研究其人工合成方法,其中ACTH就是世界上第一种用人工方法合成的激素。
1953年,李卓皓首先确定了的ACTH化学结构是由39个氨基酸组成,并通过比较各种动物的ACTH,发现其功能相同,结构上的差异只在于末端的几个氨基酸不同。由此他认识到只有前面的19个氨基酸才使ACTH具有生理活性,并于1960年完成了ACTH的化学合成,成为世界上人工合成激素的奠基人。 [7] 
三、合成人类生长激素
李卓皓教授 李卓皓教授
1944年,李卓皓运用一般的有机化学方法和当时有限的蛋白质分离方法,从牛的脑下垂体萃取物中首先分离出生长激素。但牛的生长激素对人体不起任何效用,因此促使李卓皓去研究人类的脑下垂体。
1956年,李卓皓发表了人类及猿猴生长激素的分离方法及其性质,并且证明这种生长激素对罹患侏儒症的孩童具有促进生长的疗效。
1966年,李卓皓首次确定了人类生长激素的化学结构是由256个氨基酸所组成,并于1970年在实验室里合成出来,成为合成人类生长激素的首创者。 [7] 
四、发现人体自生的止痛激素(β-内啡肽)
1970年-1980年,李卓皓相继合成了一系列激素,包括β-MSH、促肾上腺皮质激素抑制肽、胰岛素样生长因子、人类β-促脂解激素、α-抑制素-92、促性腺激素释放肽和β-内啡肽
β-内啡肽是一种具强效止痛作用的激素,1975年李卓皓在骆驼的脑下垂体中发现了这种物质,并确定了它的结构,阐明其所以起止痛作用的生理效应。他还证明β-内啡肽是由31个氨基酸所组成,相当于含有91个氨基酸的β-脂酸释放激素(β-LPH)结构中序列61至91的部分,从而阐明β-LPH除了可以促进脂肪代谢外,最主要的功能是作为内啡肽的前体,当人体需要时,即从中切断形成内啡肽而释出。此后数年,李卓皓专门从事人体内啡肽的研究、分离、纯化、鉴定及合成研究,并为世界上许多研究内啡肽生理机能的单位提供内啡肽材料。 [7] 
  • 学术论著
李卓皓一生与300多位学者合作发表了1204篇学术论文。 [2]  [7] 

李卓皓人才培养

李卓皓在其领导的荷尔蒙研究所先后接纳和指导了30多个国家的300余名学者从事荷尔蒙研究。 [8] 
李卓皓曾捐款资助香港中文大学成立李氏化学研究基金,促进香港中文大学科学之发展。他支持并指导创建了台湾中央研究院生物化学研究所和台湾大学生化科学研究所。1976、1978和1982年在台北举行的三次与蛋白质研究有关的小型国际性研讨会,都是他亲自筹办。 [5-6] 
李卓皓特别强调办系要根据实际情况,办出自己的特色。在香港他建议香港中文大学生物系研究中药材,在台湾建议研究蛇毒,由于具有地方特色,都很快取得成效。 [5] 
1986年,李卓皓回到中国大陆讲学,先后在清华大学中山大学作学术演讲,并指导和帮助清华大学重建生物科学及技术系。 [7] 
李卓皓教授在实验室 李卓皓教授在实验室

李卓皓荣誉表彰

李卓皓一生曾获10所大学颁赠荣誉学位,包括智利天主教大学医学荣誉博士、香港中文大学法学荣誉博士、美国太平洋大学理学荣誉博士、马凯特大学理学荣誉博士、圣彼得学院理学荣誉博士、瑞典乌普萨拉大学理学荣誉博士以及美国旧金山大学长岛大学科罗拉多大学以及宾夕法尼亚医学院等的理学荣誉博士。 [4] 
李卓皓当选为多个国家科学院院士,包括美国艺术与科学院院士(1963年)、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1973年)、智利科学院外籍院士(1978年)以及印度国家科学院外籍院士(1984年)。 [5] 
李卓皓一生曾获25项以上的科学奖,主要包括1947年内分泌学会汽巴(Ciba)奖、1951年美国化学会奖、1955年美国艺术与科学院艾摩里(Emory)奖、1962年拉斯克基础医学研究奖、1970年美国医学会科学成就奖、1971年美国癌症学会国家奖、1977年美国哲学会刘易斯(Lewis)奖、1979年美国化学学会尼科尔斯(Nichols)奖、1981年内分泌学会柯克(Koch)奖以及1987年第十届美国肽研讨会皮尔斯(Pierce)奖。 [3]  [5]  [4] 

李卓皓社会任职

编辑 语音
李卓皓一生曾受世界15个以上的大学和研究单位聘为客座教授或荣誉教授。多次担任有关激素国际会议的主席。先后任15个学术杂志和专刊的编委,包括《国际肽和蛋白质研究杂志》(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Peptide and Protein Research)主编。 [5] 
李卓皓曾任美国生物化学研究所科学顾问、香港中文大学学术顾问委员会顾问、中央研究院顾问。 [2] 

李卓皓个人生活

编辑 语音
李卓皓的父亲李镜池是新加坡华侨,早年随孙中山参加革命,后来是民族工商业者。母亲崔妙贞出身于中医家庭。他们因未受正规教育引以为憾,因此全力供子女上学。 [7] 
李卓皓的夫人卢盛怀毕业于南京金陵大学,后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获农业经济学硕士学位,她始终支持丈夫的事业,婚后生有子女三人。 [7] 
李卓皓有兄弟姊妹十一人,排行第二,长兄李卓敏是香港中文大学创校校长,弟弟李卓荦是美国脑神经专家。 [1]  [9] 

李卓皓人物评价

编辑 语音
李卓皓教授 李卓皓教授
李卓皓是华人在美国生化界杰出科学家的代表人物,有“生化学权威”之称。 [10]  (科普中国评)
李卓皓为“脑下垂体大师”。 [5]  美国《时代》杂志
李卓皓在科学上的卓越贡献,不仅增长世人对人体荷尔蒙及生长激素的了解,更促成生物化学、蛋白质及胜肽合成学的长足进展,其研究成果均直接对临床医学、特别在生长和生殖学理研究方面有着深远的影响。李卓皓的研究不仅涉及化学、生物学,还深入到医学,直接造福人类。 [5]  李卓美在《化学通报》撰文评)
他(李卓皓)曾两次获得诺贝尔奖提名,但却终未获奖;他的研究造福百万家庭,却低调了一辈子。李卓皓获得了科学界的认可和尊敬,不是因为奖项,而是因为贡献。李卓皓不仅一直对自己的学生关爱有加,从不藏私,而且慷慨地和全世界共享自己的成果,而且终其一生,发表了1000多篇论文,创造了科研史上的奇迹。这些,都不是仅仅一个诺贝尔奖所能涵盖的。 [11]  (赵言昌评)

李卓皓人物纪念

编辑 语音
1991年起,中央研究院生物化学研究所每年举办李卓皓院士纪念演讲会(The Choh Hao Li Memorial Lecture)。 [12] 
2005年9月,中央研究院生物化学研究所与台湾大学生化科学研究所共同筹建的李卓皓院士纪念室(Dr. Choh Hao Li Memorial Room)于台湾大学校总区生化大楼正式落成。 [4]  [13]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参考资料
展开全部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