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粉絲團是詹豐吉律師設立,用以解決車禍及其他意外事故法律問題。人畢竟非神,作任何行為難免發生疏忽不慎,一旦發生交通或其他事故,當事人常有;(一)不知處理方式,(二)不明責任歸屬,(三)不明法律責任,(四)不知如何求償或理賠,(五)因工作繁忙而無暇處理。事前獲得法律知識及時處理,不怕事後遭人推託,發生重大損害時,若缺乏法律知識與對方議論,徒增工作家庭精神上長期必要之困擾。當事人往往求訴無門,不知如何因應解決之道,本團隊律師立志為大家解決疑問,按讚加入粉絲團之朋友,除可收到更新的資訊外,另外倘有相關法律問題要問,可聯絡後們,如可寄e-mail給詹律師(attorneys@yueheng.com.tw),或於上班時間撥打電話0223912969給詹律師。

sf-personalinjurylawyer.com
車禍事故糾紛處理專業律師網是詹豐吉律師創設,詹律師長期以車禍、職業災害等意外事故導致人身傷害案件為主要研究及案件處理領域,深感國內長期漠視人身傷害案,以致於意外事故受害人無法獲得充足保障,因此於民國98年間,邀集國內有志於此之律師同道,共同為提供當事人專業法律服務。迄今本團隊工作夥伴已超過5位律師,共同為客戶提供優質之法律服務,團隊成員均能秉持同理心、認真、專業之服務態度協助客戶,期能實現「優質服務」,「謀求客戶最大利益」之團隊宗旨。
車禍事故糾紛處理專業律師網是詹豐吉律師創設,詹律師長期以車禍、職業災害等意外事故導致人身傷害案件為主要研究及案件處理領域,深感國內長期漠視人身傷害案,以致於意外事故受害人無法獲得充足保障,因此於民國98年間,邀集國內有志於此之律師同道,共同為提供當事人專業法律服務。迄今本團隊工作夥伴已超過5位律師,共同為客戶提供優質之法律服務,團隊成員均能秉持同理心、認真、專業之服務態度協助客戶,期能實現「優質服務」,「謀求客戶最大利益」之團隊宗旨。

交通案件難判斷就是涉及號誌(紅綠燈)又沒有錄影資料或證人之類,畢竟所有人都會主張對方闖紅燈,但是最遇到一個案件,雖然政府沒有裝,但是附近店家有裝,結果問當事人有沒有去跟店家要,結果他們說員警要幫他們處理,後來他們就沒有積極處理,最後當然承辦員警沒有去處理,結果再去找店家,店家就說洗掉了,最後得到初判就是沒辦法判斷…這對於受到冤枉的人真是很不公平,所以事故處理不能僅有員警的善意,自己還是要努力一下的。

當時楊員與另外2名同仁獲報三多有一起打群架事件,分騎3輛警用機車前往支援,全程開啟警笛及警示燈,行經俊英街口時,正好是紅燈,三輛警車前後依序經過,騎在中間的楊員剛好被張姓少年從側面衝撞,當場倒地不起。

小感想:肇責重點從不是在無照吧,而是一般民眾對於警笛及警示燈的禮讓義務,這位少年方向是綠燈,警察方向反而是紅燈。不過很好奇為什麼要這麼急,在趕什麼勤務,僅是打群架事件,要用這麼危險方式去處理勤務嗎?警政單位應該深思。

依道路交通安全規則第93條、99條之規定,警備車執行任務時,得不受行車速度之限制且於開啟警示燈及警鳴器執行緊急任務時,得不受標誌、標線及號誌指示之限制;警備及巡邏機車執行任務時,得不受該條機車行駛車道、轉彎及大型重機車路權之限制,並得開啟警示燈行駛快速公路、市區快速道路,不受標誌或標線之限制。緊急任務時,得啟用警示燈及警鳴器,依法行使交通優先權,惟仍應顧及行人及其他車輛安全。

新北市新莊區環狀線幸福捷運站2號出口,18日下午發生一起死亡車禍,35歲謝姓女子與何姓男友牽手過馬路時,被45歲鍾姓男子駕駛的小貨車,沒有剎車直接撞飛,謝女後腦杓重重著地,倒臥在血泊中,送醫後不治身亡,與男友…無法接受此事實,抱著滿身血的女友大罵肇事司機:「你在幹什麼?」根據監視器錄下驚悚畫面,當時路口來往車輛相當多,一輛藍色小貨車在內側車道左轉,不知何故,看似沒有剎車,直接開過斑馬線,結果撞上遵守交通號誌、走在斑馬線上的1對情侶,把謝女與何男撞飛2公尺遠。

小感想:
又是不禮讓行人發生車禍…轉彎時慢一點是會死…明明知道有死角還衝過去…多少人間悲劇發生,而且這種小貨車很多都不怎麼有錢的小廠主或自營作業者,在求償上其實比大貨車還不可靠,在索賠常宣稱自己沒有錢,蠻討厭的。

⋯⋯

依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八十六條第一項規定,駕駛人行駛人行道或行經行人穿越道不依規定讓行人優先通行,因而致人受傷或死亡,依法應負刑事責任者,加重其刑至二分之一。

更多

其實車禍處理到現在,最怕就是沒辦法認知自己錯誤的人,而且又是開車的人(騎車的人通常是損害比較大的,除非是撞行人),對於自己違反交通規則沒有認知(就像左轉車被直行車撞到,堅持對方一定有超速,卻懶到不想搜證),對於別人提出損害請求認為過高,什麼都是獅子大開口(即使對方已經提出單據),更重要就是這種人祇有投保強制險…唉…這種人幹嘛要開車騎車就好了。

何姓男子二○一八年間因違規穿越馬路,造成曾姓騎士為閃避他而摔車重傷,休養六個月都無法工作,曾因此向何求償卅九萬二一七五元損失,桃園地院法官考量雙方肇責,認為何違規穿越馬路是釀禍主因,但曾須負三成肇責,審結判決何須賠償廿七萬四九○一元。法官勘驗現場照片及監視器畫面,距離何男違規地點七十四.○三公尺處,劃設有行人穿越道,依「道路交通安全規則」,設有行穿道之處,行人須由此過道路,不得在其一百公尺範圍內任意穿越道路,何的行為明顯違規,造成曾姓騎士摔車,須負擔賠償責任。

小感想:行人違規一樣有責,總之,行人在行人穿越道時最大(但是否闖紅燈會影響行人是否有過失),但超過行人穿越道一百公尺的時候,行人在沒有穿越道可以走,但前提是沒有禁止穿越、劃有分向限制線、設有劃分島或護欄之路段或三快車道 以上之單行道,但是這時候就是要雙方都要小心(但一般道路一百公尺附近都有穿越道)。

新北市板橋區今天下午發生一起嚴重車禍!一名78歲的戴姓老婦所駕駛的黑色轎車因不明原因爆衝,在中山路、民權路口衝撞前方一輛銀色休旅車和一輛機車,導致騎乘機車的林姓男子頭部受創嚴重,送醫後宣告不治。警方初步調查,3輛車的駕駛酒測值均為零,調閱監視器後,也確認就是黑色轎車追撞導致事故,後續將依過失致死罪移送檢方偵辦。

小感想:
關鍵字「爆衝」,年輕大人發生這種問的,很多時候就是誤踩油門,但不願承認,結果就是推給汽車,老人家常不肯承認自己的記憶力、反應不適合開車,這時候就需要政府實施,高齡駕駛人駕駛執照定期測考,以免不斷有這種憾事發生。現行法僅以75歲以上而且僅是換駕照其實不見得是夠的(辦理換照需經體檢合格,並通過認知功能測驗,或檢附未患中度以上失智症證明)。

桃園市楊梅區今天發生一起死亡車禍,一輛雙載機車疑未兩段式左轉而與自小客車發生撞擊,機車女騎士送醫後身亡,後座女兒重傷,自小客車駕駛也受傷送醫。肇事原因,仍待調查。警方指出,初步調查雙方都沒有酒駕,但機車疑因未依規定兩段式左轉,導致事故發生;警方已調閱事故現場監視系統及行車記錄器,釐清事故經過。

小感想:其實大多數車禍會有爭議,便是無法獲得影像,又發生鉅大的損失。而這場車禍事故有經過監視錄影完整拍下所以基本上沒有任何爭議事件(只剩直行車有沒有超速的問題),因此為了方便釐清行車記錄及保險是一定要買的(這對於機車族是頗吃虧),其二,騎機車違反兩段式左轉是常見的重大違規,而且這種違規通常很慘烈,因為左轉時,等於就是侵入直行車的正常路途,直行車速度快一點死亡率超高的。

陸軍官校畢業的郭姓男子騎機車載愛犬前往早餐店,結果毛小孩失控衝上馬路…,導致騎士謝姓女會計人車倒地受傷,並罹患憂鬱症需看病,橋頭地院認為郭未看好愛犬確有疏失,判決賠償120萬元,荷包大失血。由於郭在早餐店工作,每月薪資25000元,1年共30萬元,等於4年工資泡湯(謝女指出,2017年4月19日下午2點多,郭男騎乘機車載其所飼養犬隻,至高雄市楠梓區大學62街一家早餐店時,竟冒然解開牠身上牽繩)。

小感想:「騎機車載愛犬」,這對於人或狗都是不好的,其實載就應該處罰,簡單來說,這件就是郭男的錯…狗應該就應該用狗籠,而且其實謝女比較倒楣,不幸遇到沒有錢的加害人。
交通法規:
道路交通安全規則第88條規定:⋯⋯
機車附載人員或物品,應依下列規定:
一、載物者,小型輕型不得超過二十公斤,普通輕型不得超過五十公斤,重型不得超過八十公斤,高度不得超過駕駛人肩部,寬度不得超過把手外緣十公分,長度自座位後部起不得向前超伸,伸出車尾部分,自後輪軸起不得超過半公尺。…七、附載坐人、載運貨物必須穩妥,物品應捆紮牢固,堆放平穩。

更多

前立法委員朱高正,他的長子朱仰丘於今年初醉倒快車道上,不幸遭經過的的易姓轎車駕駛輾壓,送醫不治。台北地檢署調查後認為,易男未注意車前狀況涉有過失,考量雙方無法達成和解,今依過失致死罪起訴。 檢方研判,案發時間雖為深夜,但周邊光線充足,易男未注意車前狀況肇事涉有過失,依過失致死罪起訴。

小感想:這個案件我是支持駕駛人一定要拼無罪的,在躺在快車道上被壓死,本來就是要自負其責,而且在深夜光線充足,不代表駕駛視野可以看到,再上車速會使視野變狹,所以這個駕駛有沒有過失都有疑問,不過人死為大,常看到檢察官這種案件也起訴。

今天清晨5時51分,花蓮市發生一起死亡交通事故,69歲賴姓婦人騎機車、與60歲開計程車陳姓男子,在林森路與鎮國街路口發生車禍,只見雙方經路口都沒有減速,計程車直接撞上賴婦,經緊急送醫後仍傷重不治,肇事責任由警方釐清中,警方呼籲用路人行經路口一定要減速,避免發生車禍。…由於清晨該路口號誌尚未轉換為紅綠燈,仍是閃光號誌,警方初步調查肇事原因,兩車行經路口均未減速,才發生死亡車禍案件,經查雙方都沒有酒駕,也有合格駕照, 肇事責任後續由員警調查釐清。

小感想:
其實這種閃黃燈及閃紅燈的交通路口很危險,閃黃燈可以動但是要減速隨時注意來車,而閃紅燈的要先暫停看沒有車輛再過,但很多人沒有注意到交通規則,甚至不知道,所以造成人間許多不幸車禍,所以我一向不明白為什麼有些地方在清晨或深夜要改成閃燈呢?其實還是正常號誌比較好。

⋯⋯

交岔路口號誌採閃光運轉時,各燈號顯示之意義如左(道路交通標誌標線號誌設置規則第二百十一條):閃光黃燈表示「警告」,車輛應減速接近,注意安全,小心通過。閃光紅燈表示「停車再開」,車輛應減速接近,先停止於交岔路口前,讓幹道車優先通行後認為安全時,方得續行。

更多

日前立委陳歐珀針對民眾檢舉交通違規之母法「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 7-1 條」提出修正提案,被外界解讀是否是要取消「民眾檢舉」,且加上提案說明未盡完整,引發民眾熱議,正反評論兩極,但提案的立意真如外界解讀或傳言?其實這個條文內容是…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 7-1 條:對於違反本條例之行為者,民眾得敘明違規事實或檢具違規證據資料,向公路主管或警察機關檢舉,經查證屬實者,應即舉發。但行為終了日起逾七日之檢舉,不予舉發。

小感想:
看來修法不是取消舉發而是要求及時舉發。基本收到任何罰單都會不滿,但…其實很多都是促使民眾提高警覺…但我覺得實務上問題比較偏重於,像停車被連續開車,這時候罰一次就好了,畢竟是提醒注意的,而非一直罰,尤其,民眾檢舉通常沒有勸導,不知不覺就一直停,違規停車是不太好,發生事故後都要負責,但處罰還是可以審酌違規情節比較正確,簡單就是行為次數認定的部分。

富少游瀚甯前年駕駛超跑在自強隧道飆車釀成2死3傷意外,士林地方法院依妨害公眾往來安全致人於死罪,經減刑後將他刑2年4月,台灣高等法院改依過失致死罪論罪,考量他與被害人達成和解,對方表示願給他機會,改輕判1年2月。檢不服可上訴。

小感想:關鍵詞-與被害人達成和解…相較於一般車禍,若有超速再加上隨便一直變換車道、蛇行、與他人競速都會構成妨害公眾往來安全罪(而駕駛也會被罰鍰再加上吊銷其駕駛執照),刑法第185條第1項妨害公眾往來安全罪:「損壞或壅塞陸路、水路、橋梁或其他公眾往來之設備或以他法致生往來之危險者,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五百元以下罰金。」 假如時發生意外,因而有人重傷,則依同條第2項,刑度將加重為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如果有人因此而死亡,刑度更重,為無期徒刑或7年以上有期徒刑,所以無法和解…這位人兄就要很久才能出來了。

高雄市議員韓賜村開車發生車禍導致余姓男子傷重不治,堅稱當時他的方向是黃燈;但另名輕傷的徐姓男子卻指控韓賜村「闖紅燈」,確定跟余男行駛的方向是綠燈才前行,余男在他的左前方被撞倒,余的機車才會波及他,所幸只是腳部擦傷。

小感想:這裡黃燈是所謂「圓形黃燈」依據「道路交通標誌標線號誌設置規則」第二百零六條第四款規定:「 圓形黃燈用以警告車輛駕駛人及行人,表示紅色燈號即將顯示,『屆時 』將失去通行路權」,亦即黃燈顯示時,尚未失去通行路權(交通部82.10.05.交路(八二)字第033484號函),一般駕駛人在「圓形黃燈」時,若已屆停止線猶豫區,必須盡速通過,若還離路口猶豫區有一定距離足以反應時,也就是煞車還能有安全距離可以安全停止,所以黃燈是可以行駛,重點這個加害人有無說謊還有黃燈時位置在那裡。
這種涉及號誌的車禍很難鑑定的,除非有附近的監視錄影、行車記錄或證人,否則很難辦理,否則很容易流於「公說公有理」無法鑑定的情形,所以這個案件至少還店家錄影,可以藉由秒數研判來推驗當日的狀況。還有任何車禍處理,尤其是涉及死亡或重傷,關懷及賠償被害人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畢竟沒有和解或給付足夠賠償金,就可以準備進入關了。

這雖然是舊聞了,但有人來問所以提供訊息…高雄一名呂姓男子2018年5月開車上國道3號,因為路況問題與前車相距不到20公尺,結果被國道警方依未保持安全車距開罰,氣得他不服提告行政訴訟。高雄地院審理認為,呂男以時速92公里行駛在內側車道,儘管「未能保持46公尺安全車離」確有過失,但首先當時他的前、後及右側都有車輛,並不是可以拉開距離的車流情況,再者若要保持安全距離,他大概只能停在原地,甚至要不斷後退,實已無法期待他遵守保持安全距離的規定。

小感想:安全車距始終國道上的重要問題,這個案例是因為無法期待遵守而撤銷罰單,其他與此相關者如變換車道也要是保持安全距離的,至於,如何計算安全距離,以行駛速度計算安全距離,小型車應與前車至少保持「速度除以2」的距離(單位為公尺)。大型車應與前車至少保持「速度減20」的距離(單位為公尺)。法規上所謂安全距離,正常情況下,在高速公路及快速公路行駛時,小型車是依照當時車速(每小時公里數)除以2(單位為公尺),以時速100公里為例,安全距離即為50公尺,駕駛可以車道線來判斷,車道線長4公尺,間距6公尺,一組為10公尺,可對照參考。

大溪警分局指出,17日上午6時許,43歲的曾姓男子騎車由大溪往復興區方向行駛,行經台7線12.7公里處,欲從後方超越前方砂石車,但在彎轉處疑似打滑失控翻覆,被砂石車右前輪與右後輪連續輾壓2次,曾姓男子事後一度還起身查看,但因傷勢嚴重仍然倒臥在地。警方調查,事故原因可能是砂石車轉彎時已駛出邊線,機車違規超車造成事故,警方籲請大型車轉彎時易產生內輪差與視覺死角,汽機車切勿與大型車輛併行以免生交通事故。

小感想:
千萬不要想要在大車旁邊(尤其是右邊)超車,否則這種意外,通常是機車要占全責或主因。另外,防衛性駕駛行為,最好不要與其並行,不幸與其並行,即使大車由後方來車,記得要靠右再減速慢行,畢竟命祇有一條,不值得一拼。

台南市關廟區一所國小五年級黃姓女童…被吳姓鄰居黑狗追趕奔跑後,離奇陳屍在附近的空地上,經法醫解剖鑑定,她因被狗追逐而受驚嚇及右心室擴大心肌病變,導致心肌炎並引發心因性休克而死亡,認女童死因與遭吳飼養黑狗追逐,具有相當因果關係,認吳犯過失致人於死罪,處6月徒刑,可上訴。「我覺得很冤枉」吳姓男子表示,如果黃姓女童不要走那條路,狗就不會跑出來。檢警調查,吳姓男子在關廟區住處飼養1隻黑狗,飼養期間本應注意對所飼犬隻適當的管束或採取必要的防護措施,以防黑狗自行脫離該住處範圍致影響行經路人的安全,前年7月27日8時39分,竟疏未注意,任黑狗自由走動。

小感想:這位飼主怎麼不將自己的狗綁好,放任狗在路上追人(道路交通處罰條例第84條規定:「疏縱或牽繫禽、畜、寵物在道路奔走,妨害交通者,處所有人或行為人新臺幣三百元以上六百元以下罰鍰。」)。

林姓陶藝家5年前騎車與王男機車碰撞受傷提告,提出刑事附帶民事賠償…明知就手拉坏茶壺、台灣獅頭等商品並無任何買賣真意,卻於2016年7月初簽立內容不實的「訂購合約書:手拉坯茶壺」、「契約書:台灣獅頭」等內容,…再檢附訂購合約書、契約書提出刑事附帶民事起訴狀,作為請求工作損失損害賠償依據,致一審民事庭判決王男賠償148萬4304元(其中工作損失為139萬餘元),王不服判決提起上訴,二審合議庭認手拉坯茶壺訂購合約書、台灣獅頭契約書均為不實,而改判王應賠償林5萬餘元(即林主張的工作損失不可採),王男同時控告林、陳涉嫌詐欺取財,二審法官審理後認為訂單及契約書均為不實據以改判,王據此提告,台中地院依詐欺罪判處林男1年、陳男8月有期徒刑,可上訴。

小感想:真是活該,明明小傷還裝大損害。所以即使是事故明確的車禍損害賠償案件,對於對方所提的單據也要小心求證,免得被騙。

轉彎車未讓直行車先行肇禍判無罪!…高雄地院調查,交通安全規則固然規定,轉彎車應讓直行車先行,但考量都會區域車輛往來頻繁,如毫不考慮直行車距交岔路口的距離長短、有無嚴重超速等特別情事,就認為轉彎車不論各種情況,均應讓直行車先行,非但將使轉彎車幾無轉彎的機會,並造成車輛嚴重阻塞,而增生其他往來之危險,實非訂定上開規定的本意。承辦法官勘驗監視光碟,發現梁車嚴重超速,已屬極度危險的違規駕駛行為,衡酌人類肉眼對迎面而來物體的速度反應較慢,相隔距離愈遠愈不易察覺其確切速度,認定謝開始轉彎前,實難察覺距離50公尺外梁汽車是以異常高速駛近,而做相對因應措施。

小感想:這個案例很少見(其實宜蘭也發生過,但二審也推翻了),重點在於超速竟然到肉眼無法判斷,所以以50尺以上而論,大約一般車輛至少3秒的速度,兩邊的車輛在速限內應該足以安全過路口,這次超速果然很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