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颂恒和游蕙祯,出局后的24小时_百科TA说
梁颂恒和游蕙祯,出局后的24小时
原创|发布:2016-11-18 11:13:05    更新:2016-12-15 10:19:50
阅读 3851赞 57
而与此同时,梁、游二人仍不知悔改,叫嚣会继续上诉,更厚颜无耻提出“众筹”上诉开支,甚至妄图引入外国势力干预事件。高等法院昨日下午3时半颁布裁决,裁定政府胜诉,宣布取消梁游议员资格,两人议席悬空。

高等法院昨日裁决青年新政梁颂恒及游蕙祯丧失议员资格后,立法会秘书处随即展开相应行动,要求梁、游三日内“执包袱”离开。秘书处亦正研究如何追讨已向两人发放的薪津,预料两人最多须“回水”186万元。而与此同时,梁、游二人仍不知悔改,叫嚣会继续上诉,更厚颜无耻提出“众筹”上诉开支,甚至妄图引入外国势力干预事件。

真是丑人多做怪,No Zuo No Die!

1秘书处发“逐客令”


高院裁决后,立法会职员向梁、游办公室递信。(大公报记者林少权摄)

高等法院昨日下午3时半颁布裁决,裁定政府胜诉,宣布取消梁游议员资格,两人议席悬空。立法会秘书处4时许展开行动,拆除梁游位于大楼十楼的“水牌”及办公室门口的名牌,并即时收回提供予他们的办公室。

秘书处有职员到场派发通知信,要求两人于周五下午5时前收拾个人物品,交还秘书处提供的物品,其间两人及其职员只可使用大楼通行证进入大楼地下及十楼,不可使用大楼内为议员提供的服务及设施,亦不能于大楼内接待访客。

2办公室好似个人娱乐房

借着秘书处派信的机会,梁、游二人办公室内部的混乱情况亦随之曝光。不少媒体昨天下午都去围观了二人的办公室,内部景象令人大跌眼镜。两间办公室打通成一间,虽然人去楼空,但内部一片狼藉,傢俬、杂物散落各处,还留下未食完的麦当劳快餐。


梁颂恒的办公室有多个酒瓶。

梁颂恒的房间有逾10个酒瓶,包括苏格兰Glenffidich威士忌(价值港币约1000元)、美国Jack Daniel's Tennessee Honey威士忌(价值港币约300元)、西班牙Cava汽酒,散落在办公台、梳化及柜子等不同角落,有些喝剩大半,有些则空空如也,地下纸箱内亦有多个空酒瓶,看来梁颂恒是好酒之徒。此外,办公室内还有游戏机PS4的盒,已开封的零食包装等,堂堂办公室看不到任何办公用品,反而更像设在立法会大楼内的专属个人娱乐房。


游蕙祯的房间就有多个松弛熊公仔、衣物及波鞋。书枱上有纳粹德国领袖希特勒的自传《我的奋斗》,还有眼镜、厕纸等杂物,非常凌乱。

游蕙祯的房间简直就是女生宿舍,不仅有多个松弛熊公仔,衣物、波鞋、甚至厕纸等杂物更是随意乱放。办公桌上有纳粹德国领袖希特勒的自传《我的奋斗》,台面又留下一张字条,上面写着“留得青山在,那(哪)怕无柴烧,兵不厌诈,唔好比(畀)人估到你会点做,留待日后同班老鬼对抗”。

3186万港币薪津待追讨

秘书处表示,梁、游两人须向立法会行政管理委员会退还部分以至全部已获发的议员酬金及预支营运基金,详情有待详细研究法院判词后再作安排。立法会主席梁君彦昨日表示,梁、游两人由10月1日起成为议员,但10月12日才被取消资格,因此秘书处要按比例进行有关计算。


记者昨日查阅了两人的营运资金申报表,发现两人申报时先写了834,353元,比上限少40元,但其后改成834,393元,连40元都要拿尽。

根据秘书处回覆记录,梁颂恒、游蕙祯已各自领取了的95,180港币月薪,更申领预支834,393港币营运资金,两人合共领取近186万港元。值得一提的是,记者昨日查阅了两人的营运资金申报表,发现两人申报时先写了834,353元,比上限少40元,但其后改成834,393元,连40元都要拿尽。

4选举经费买零食

选举事务处近日陆续公开参选人的选举开支和捐赠资料。其中,游蕙祯的选举经费为33万元,当中只有近8万多元来自捐赠,即她个人须支付25万元。而游蕙祯申报了多笔摆设街站前后的膳食费,约值1万多元。换句话说,游蕙祯用1万多元的选举经费,买了包括啤酒、清酒以及薯片、棉花糖等在内的众多零食。真不知她在选举期间究竟是摆街站,还是摆地摊。


游蕙祯立法会办公室枱面的纸条,上面写着 “留得青山在……兵不厌诈……留待日后同班老鬼对抗”的字句。(大公报记者黄洋港摄)

选举开支方面,游蕙祯仅花1000元作宣传顾问费用,在社交网站发文宣传。有社交媒体宣传业者表示,1000元如只用作社交网站发文并不算太出奇,但如果有其他宣传配合,就不可能以此低成本完成。

捐款方面,游蕙祯申报的8万元捐款中,最大笔捐赠来自青年新政的物品资助,价值大约25000元,其次为一名译音姓黎之人士捐出的2万元。

5妄图众筹上诉开支

 昨日高院宣判后,梁颂恒公开见传媒表示,对法庭裁决感到失望,经考虑后决定提出上诉,“哪怕上诉到终审法院”亦在所不惜;又声称会向法庭申请禁制令,禁止政府颁布他和游的议席悬空,否则他们的上诉只沦为“学术讨论”,法庭或会因此而拒绝受理其上诉申请。

梁颂恒指目前已花费30-40万元应付官司。被问到上诉开支时,梁颂恒表示,保守估计金额超过500万元,有可能“倾家荡产”,下一步或会考虑以众筹应付开支。至于二人如何应付立法会追讨议员薪酬及津贴,梁颂恒搪塞道,待司法程序完成后再打算。

而游蕙祯则声称,中央带头破坏《中英联合声明》,因此她已去信英国政府,认为英方需要跟进事件。她又扬言,日后会致力令宣誓风波在国际社会之间引起讨论。此举不免让人唏嘘,游蕙祯企图令外国势力介入本港事务,不仅破坏了《中英联合声明》,更是公然违反基本法的行为。如此无知,真该趁早从立法会消失。

57
  •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百度百科立场。举报
  • 本文经授权发布,未经许可,请勿转载。如有需要,请联系tashuo@baidu.com。原文地址
+ 1已赞

扫码下载百科APP

领取50财富值奖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