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很多人觉着《红楼梦》里的袭人不漂亮?

在原文中,写柳五儿的时候有句话是【虽是厨役之女,却生得人物与平、袭、鸳、紫相类。】柳五儿的容貌跟平儿紫鹃袭人鸳鸯这几个差不多,那么袭人的容貌大致也跟平…
关注者
224
被浏览
1,080,529

80 个回答

谢谢邀请。

提问中说得很是。袭人的的确确应该是一个美人儿。就像题主指出的,书中明确提到袭人的外貌是和平儿与柳五儿相类的,而平儿与柳五儿又都是相貌标致的美人儿(如第六十回写钱槐觊觎柳五儿美貌时有“(钱槐)素日看上了柳家的五儿標致”;又如题主引用的第四十四回“平兒又是個极聰明极清俊的上等女孩兒”),所以据此类推,袭人也一定是品貌上乘。其实连薛姨妈也在第三十六回评价过袭人“模樣兒自然不用說的”。并且,书中“初试云雨情”那一回也提到“寶玉亦素喜襲人柔媚嬌俏,遂強襲人同領警幻所訓雲雨之事”;想这宝玉平日里里外外见过的美人儿不少,连他都觉得“柔媚娇俏”的人自然是相貌出众的。

我猜一部分读者会误以为袭人相貌平平大概基于以下几个因素:

第一,袭人虽然品貌出色但似乎在众人“舆论”中一直被荫蔽于晴雯的耀眼光芒之下。比如第七十八回,王夫人在向贾母“汇报”撵逐晴雯一事的时候说过“就是襲人模樣雖比晴雯略次一等,然放在房里,也算得一二等的了”。我想很多人大约比较关注前半句的“略次一等”,而忽略了后半句的“也算得一二等”。事实上若要在贾府的丫鬟们里举行选美大赛,晴雯不止可以得“一等奖”,而根本就是“第一名”。在第七十四回王熙凤就论断过“若論這些丫頭們,共總比起來,都沒晴雯生得好”。所以不只是袭人,任何丫鬟辈的女孩儿与晴雯比起来都会是“略次一等”,甚至“”得更多。所以读者若认为袭人外貌比不过晴雯便是相貌平平了,这恐怕就有些偏差了。

第二,曹公对袭人的外貌描写可能不大符合现代人的审美。第二十六回,曹公借贾芸之眼曾对袭人的外形有过直接描写:“細挑身材,容長臉面”。按照当代人偏爱瓜子脸、鹅蛋脸的普遍审美标准来看,这个“容長臉面”听来似乎不像是美人的专属脸型。但事实上在《红楼梦》的语境中,“容長臉面”是很受欢迎的一种脸型。比如第二十四回中,宝玉打量贾芸的时候对其外表的感受是:“只見這人容長臉,長挑身材,年紀只好十八九歲,生得著實斯文清秀”;这里明明提到贾芸也是“容長臉”,但却是“斯文清秀”的,且后文宝玉还冲贾芸说“你倒比先越發出挑了,倒象我的兒子”,看来贾芸的相貌不仅生得好,还与宝玉有几分相似。而又是第二十四回,宝玉初次见到小红时书中对小红容貌的描述也是“容長臉面,細巧身材,卻十分俏麗干淨”。因此,袭人的“容長臉面”也该是个俏丽脸型才对。

第三,书中对袭人的定位是“贤”胜于“美”。“贤袭人”的名衔是出现在第十一回的回目里的,加上袭人平时对宝玉多有劝谏,一部分读者可能会对其留有一种不够天真灵动的印象。就好像王夫人也曾提到过的,大多数人认为“贤妻美妾”,并会有种错觉是“贤”的女人大约都不够“美”。但在《红楼梦》中绝不是这样,最显著的例子便是素有“贤名”的宝钗也同时被冠以“艳冠群芳”的美誉。不过这也怪不得读者们,就连袭人也曾自谦说自己“粗粗笨笨”,晴雯也在第六十四回打趣道“襲人么越發道學了”;书中确有一些情节容易让人对袭人产生一种笨拙、古板、不解风情的误解。但事实上细心的读者也会发现多处细节都突显出袭人还有娇俏妩媚的一面,她只不过是比其他美人儿们更知收敛、懂分寸罢了。

第四,我想还有些读者认为袭人不够美可能是因为觉得她不够“善”的缘故。很多人还是认为袭人有“告密”之嫌,因此不愿去想象袭人的美貌(尤其是在比袭人更美丽的晴雯是“受害者”的情况下)。我个人的看法是,即便我们猜测袭人有“告发”晴雯的动机,但至少在前八十回的文本中的确找不到袭人“告密”的确凿证据。我本人是倾向于“疑罪从无”的,所以暂时不会就此事对袭人这个人物做出任何道德论断。事实上,无论袭人私德如何,这都无关她实际的容貌品级,而“柔媚嬌俏”就是袭人的外貌特点,我们应该能对两者有所辨析。

以上是我对这个问题的一点看法,仅供大家参考消遣吧。

继续浏览内容
知乎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

袭人:著一“贤”字,尽得风流

文/生而安和

《红楼梦》的一大成功之处在于大观园中二三十个女儿的形象塑造,痴黛玉,识宝钗,敏探春,酸凤姐,憨湘云,呆香菱,贤袭人,勇晴雯,俏平儿,慧紫娟……可谓“人各其面”。知乎网友“荞麦花开” 评央视版《水浒传》剧中武打戏:“人各其面——非但一个好汉有一个好汉的声口,且是一个好汉有一个好汉的身手”,可谓精辟,胆大包天如我,索性施行一次“拿来主义”,一个女儿有一个女儿的(……)。

好女儿很多,但今天只谈一人——贤袭人。


一、难道天下英雄好汉都是自封的吗?

少时看电视剧《倚天屠龙记》,六大门派同去围攻光明顶,峨眉派在半路上被青翼蝠王韦一笑掳走一个弟子,灭绝师太没有追上,导致静虚惨死于韦一笑手下。见到静虚尸首后,灭绝师太感叹韦一笑轻功天下无双,远胜于自己。丁敏君说了一句 “韦一笑不敢和师父动手过招,一味奔逃,算什么英雄”,灭绝师太当即给了丁敏君一个耳光,“为师没追上韦一笑,没能救得静虚之命,便是他胜了,胜负之数,天下共知,难道英雄好汉是自封的吗!”瞬间对灭绝师太路转粉,太霸气了有木有!

难道英雄好汉是自封的吗!”贤袭人之贤,难道是袭人自封的吗!且看书中几段文字:

1.第五回,花袭人的判词:

枉自温柔和顺,空云似桂如兰
堪羡优伶有福,谁知公子无缘。


2.第三回,贾母素喜袭人“心地纯良,克尽职任”:

原来这袭人亦是贾母之婢,本名珍珠。贾母因溺爱宝玉,生恐宝玉之婢无竭力尽忠之人,素喜袭人心地纯良,克尽职任,遂与了宝玉。宝玉因知他本姓花,又曾见旧人诗句上有“花气袭人”之句,遂回明贾母,更名袭人。这袭人亦有些痴处:伏侍贾母时,心中眼中只有一个贾母,如今服侍宝玉,心中眼中又只有一个宝玉。只因宝玉性情乖僻,每每规谏宝玉,心中着实忧郁。


3.第六回,宝玉素喜袭人“柔媚娇俏”:

宝玉亦素喜袭人柔媚娇俏,遂强袭人同领警幻所训云雨之事。


4.第二十回,林黛玉为袭人抱不平,附脂批:

忽听他房中嚷起来,大家侧耳听了一听,林黛玉先笑道:“这是你妈妈和袭人叫嚷呢。那袭人也罢了,你妈妈再要认真排场他,可见老背晦了。”【庚辰双行夹批:袭卿能使颦卿一赞,愈见彼之为人矣,观者诸公以为如何?】


5.第二十一回,宝钗初识袭人之贤,附脂批:

忽见宝钗走来,因问道:“宝兄弟那去了?”袭人含笑道:“宝兄弟那里还有在家的工夫!”宝钗听说,心中明白。又听袭人叹道:“姊妹们和气,也有个分寸礼节,也没个黑家白日闹的!凭人怎么劝,都是耳旁风。”宝钗听了,心中暗忖道:“倒别看错了这个丫头,听他说话,倒有些识见。”【庚辰双行夹批:此是宝卿初试,已下渐成知已,盖宝卿从此心察得袭人果贤女子也。】宝钗便在炕上坐了,慢慢的闲言中套问他年纪家乡等语,留神窥察,其言语志量深可敬爱

……

材料太多,引用不完……总之,袭人在《红楼梦》中是金陵十二钗又副册第二位,是被贾母、宝玉、黛玉、宝钗等人欣赏和看重的人。堂堂贤袭人,怎么到了二十一世纪就变成了一代陪臣心机婊呢?我们有些网友,一边佩服着贾母黛玉宝钗的高智商,一边污蔑和讽刺她们看重的人,岂非实现自我打脸?此处必须插入湘云对宝钗的霸气回复,“凭他怎么糊涂,连个好歹也不知,还成个人了?

我们评价《红楼梦》里的人物,不应该脱离《红楼梦》这本书,用粉圈非粉即黑、捧高踩低的思维去思考问题,而应该严格立足于文本,做到“无一字无来历”。否则我们评价的人根本就不是《红楼梦》中的那个人,我们只是在谈论一个和《红楼梦》中人名字一样的人。我现在特别反感IP改编剧。很多垃圾编剧和制作方尽干“挂羊头卖狗肉”的无耻勾当,一边蹭着经典IP的热度,一边篡改小说的主角人设,权谋大剧拍成狗血言情,侮辱观众智商,真真是其心可诛!

班固《汉书 元后传》载汉成帝言:“唯贤知贤。”陈寿《三国志 魏书 杜袭传》载杜袭言:“惟贤知贤,惟圣知圣,凡人安能知非凡人邪?”刘劭《人物志》:“一流之人,能识一流之善。”读者诸君既不识袭人于前,无怪乎其不识宝钗于后。小红有言“认不得的也多,岂止我一个?”信有之乎?世风日下,人心不古,真正善良大度的人都被批成心机婊了,我还有什么可说?无fuck说!



二、袭人建言是贼喊捉贼?——好好论论这个理

坊间袭人最大的黑点,在于向王夫人建言,让宝玉搬出大观园来住,且看第三十四回:

袭人道:“我也没什么别的说。我只想着讨太太一个示下,怎么变个法儿,以后竟还教二爷搬出园子来住就好了。”王夫人听了,吃一大惊,忙拉了袭人的手问道:“宝玉难道和谁作怪了不成?”袭人连忙回道:“太太别多心,并没有这话。这不过是我的小见识。如今二爷也大了,里头姑娘们多,况且林姑娘、宝姑娘又是两姨姑表姊妹,虽说是姊妹们,到底是男女之分,日夜一处起坐不方便,由不得叫人悬心,便是外人看着也不像大家子的体统。俗语说的‘没事常思有事’,世上多少没头脑的事,多半因为无心中做出,被有心人看见,当作有心事情,倒反说坏了。只是预先不防着,断然不好。二爷素日的性格,太太是知道的。他又偏好在我们队里闹,倘或不防,前后错了一点半点,不论真假,人多口杂,那起小人的嘴有什么避讳,心顺了,说得比菩萨还好,心不顺,
就贬得连畜牲不如。二爷将来倘或有人说好,不过大家直过,设若要叫人说出一声‘不’字来——我们不用说粉身碎骨、罪有万重,都是平常小事——但后来二爷一生的声名品行岂不完了,二则太太也难见老爷。俗语又说‘君子防未然’,不如这会子防避为是。太太的事情多,一时固然想不到。我们想不到则可,既想到了,若不回明太太,其罪越发重了。近来我为这事日夜悬心,又不好说与人,惟有灯知道罢了。”

仔细分析袭人这段话,她并非故意向王夫人邀宠讨好,也并非刻意抹黑黛玉形象(“太太别多心,并没有这话”) 。她向王夫人建言的初衷是防“丑祸”于未然,保全宝玉“一生的声名品行”。实际上,读者只要细读原著,就不难发现,袭人此处的建议正是釜底抽薪,对症下药,第三十二回:

宝玉出了神,见袭人和他说话,并未看出是何人来,便一把拉住,说道:“好妹妹,我的这心事,从来也不敢说,今儿我大胆说出来,死也甘心!我为你也弄了一身的病在这里,又不敢告诉人,只好掩着。只等你的病好了,只怕我的病才得好呢。睡里梦里也忘不了你!”袭人听了这话,吓得魄消魂散,只叫“神天菩萨,坑死我了!”便推他道:“这是那里的话!敢是中了邪?还不快去?”宝玉一时醒过来,方知是袭人送扇子来,羞的满面紫涨,夺了扇子,便忙忙的抽身跑了。

这里袭人见他去了,自思方才之言,一定是因黛玉而起,如此看来,将来难免不才之事,令人可惊可畏。想到此间,也不觉怔怔的滴下泪来,心下暗度如何处治方免此丑祸。


谈完初衷,再谈袭人建言会造成的结果:宝玉搬出大观园,与一众姊妹隔离开来。表面上是破坏宝黛的感情,实则是避免宝玉做出违礼之事,坏了一生的声名品行,捎带着保全里头姑娘们的名节。实际上,不仅仅是袭人,黛玉对宝玉也怀有同样的担忧,第三十二回:

原来林黛玉知道史湘云在这里,一定宝玉又赶来说麒麟的原故。因心下忖度着,近日宝玉弄来的外传野史,多半才子佳人,都因小巧玩物上撮合,或有鸳鸯,或有凤凰,或玉环金佩,或鲛帕鸾绦,皆由小物而遂终身。今忽见宝玉亦有麒麟,便恐借此生隙,同史湘云也做出那些风流佳事来。因而悄悄走来,见机行事,以察二人之意

所以,在这个节骨眼上,袭人的建言不仅仅是保全了宝玉,也保全了黛玉、湘云这些小姐。写到这里,我想起《人民的名义》里面,侯亮平、陆亦可使用了五辆警车,拉着警笛,在高速公路上追着市委书记李达康的车,一点也不注意政治影响的情节。剧中,侯亮平刚抓走欧阳菁,李达康就警告季昌明要依法办事,不要受某些人或者小团体的影响,必须给他的前妻欧阳菁一个公道。通过后续剧情,我们知道侯亮平拦截李达康不是灭他的威风,而是拯救他的政治生涯,因为如果欧阳菁坐李达康的专车成功出逃到国外了,很可能就像丁义珍一样无法引渡回国接受调查;那么不管达康书记是否知情,也涉嫌包庇嫌犯,他的政治生涯也到头了。睿智如沙瑞金书记,洞悉了侯亮平的良苦用心,并让季昌明转告侯亮平,沙瑞金和汉东省委感谢他,是他拦住欧阳菁,挽救了李达康的政治前途,否则汉东就会失去一个能干事的改革干将。

所以,在大批读者吐槽袭人心机重的时候,贾府高层王夫人,甚至是贾母,正对袭人心存感激噢~

放眼逼乎,无数网友认定袭人为监守自盗、贼喊捉贼之心机婊,真真是矮人观场,拿着无知当个性,拿着胡说当圭臬。所有脱离时代背景谈人物得失的行为都是耍流氓。《红楼梦》里的丫鬟、小姐和公子哥们生活的时代是礼法繁琐、等级森严的封建时代。丫鬟不同于公子、小姐,她们根本没有人权,跟主人上床也只是一项普通的工作任务(袭人素知贾母已将自己与了宝玉的,今便如此,亦不为越礼),此正如贾政养的那些清客相公,日常陪贾政聊经济学问,当当笔杆子,说点奉承话,都是职责所在,合情合礼合法。但黛玉、宝钗这些世家小姐就不一样了。她们拥有人权的同时,也必须遵循封建礼教“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婚姻规则。“不待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钻穴隙相窥,逾墙相从,则父母、国人皆贼之。”可见,古人不顾父母之命,擅自主张,自由恋爱婚娶的后果有多严重。

总结一下,袭人建言是为全宝玉之声名品行。和宝玉上床是职责所在,不纯粹是为了上位。事实上,上床并不能保证上位,参考平儿、秋桐。袭人上位靠的不是和宝玉上床,而是识大体,知轻重,保证自己的言行举止达到“贤”的标准。王夫人喜欢袭人,就是喜欢她身上的封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觉得她善良,稳重,能时时规劝宝玉。晴雯遭王夫人厌弃,根本上是因为晴雯缺乏这种核心价值观。


细节彰显人品——苟富贵,不忘本

第十九回,明示袭人之出身:

原来,袭人在家听见她母兄要赎她回去,她就说至死也不回去的。又说:“当日原是你们没饭吃,就剩我还值几两银子,若不叫你们卖,没有个看着老子娘饿死的理。如今幸而卖到这个地方,吃穿和主子一样,也不朝打暮骂。况且如今爹虽没了,你们却又整理得家成业就,复了元气。若果然还艰难,把我赎出来再多掏澄几个钱也还罢了,其实又不难了。这会子又赎我作什么?权当我死了,再不必起赎我的念头!”因此哭闹了一阵。

袭家境贫寒,“若不叫你们卖,没有个看着老子娘饿死的理”,贫女之孝,论心不论迹,可谓感人肺腑。

袭人最让我敬佩的地方就在这里,她的出身,她的经历并没有让她变得尖酸刻薄,变得阴险狡诈,她整个人给人的感觉是积极向上的 ,是阳光开朗的。你在她身上看不到类似贾环那种怨天尤人、仇视社会的负面情绪。她受过李妈妈的呵斥,晴雯的奚但没有生出报复心理。

第三十一回:

宝玉向晴雯道:“你也不用生气,我也猜着你的心事了。我回太太去,你也大了,打发你出去好不好?”晴雯听见这话,不觉又伤起心来,含泪说道:“我为什么出去?要嫌我,变着法儿打发我去,也不能够。”宝玉道:“我何曾经过这么个吵闹?一定是你要出去了。不如回太太,打发你出去吧。”说着,站起来就要走。袭人忙回身拦住,笑道:“往哪里去?”宝玉道:“回太太去。”袭人笑道:“好没意思!认真个的去回,你也不怕臊了?便是她认真要去,也等把这气下去了,等无事中说话儿回了太太也不迟。这会子急急的当作一件正经事去回,岂不叫太太犯疑?”宝玉道:”太太必不犯疑,我只明说是她闹着要去的。”晴雯哭道:“我多早晚闹着要去了?饶生了气,还拿话压派我。只管去回,我一头碰死了也不出这门儿。”宝玉道:“这也奇了。你又不去,你又闹些什么?我经不起这么吵,不如去了倒干净。”说着一定要去回。袭人见拦不住,只得跪下了。碧痕、秋纹、麝月等众丫鬟见吵闹,都鸦雀无闻的在外头听消息,这会子听见袭人跪下央求,便一齐进来都跪下了。宝玉忙把袭人扶起来,叹了一声,在床上坐下,叫众人起来,向袭人道:“叫我怎么样才好!这个心使碎了,也没人知道。”说着,不觉滴下泪来。袭人见宝玉流下泪来,自己也就哭了。

如果说袭人真的视晴雯为眼中钉,为毛不在宝玉正在气头上的时候煽风点火,直接让宝玉回了太太,把晴雯撵出去?凭袭人这一跪,她就当得起“贤袭人”的名号。我分析,袭人不对晴雯落井下石的原因,除了本身的性格外,还有对晴雯将心比心的同情和理解。她知道晴雯和她一样,对怡红院有着家一般的归属感。

我前面的小标题“苟富贵,不忘本”的“本”做人的根本。一般人得势之后容易蹬鼻子上脸,拿着鸡毛当令箭,袭人却不会。哪怕当了副小姐,她依然懂得拿捏分寸不逾矩,对上安分守礼,对下温柔和顺。

第十九回:

宝玉听了,忙笑道:“你又多心了。我说往咱们家来,必定是奴才不成?说亲戚就使不得?”袭人道:“那也般配不上。”
……
宝玉笑道:“你在这里长远了,不怕没八人轿你坐。”袭人冷笑道:“这我可不希罕的。有那个福气,没有那个道理。纵坐了,也没甚趣。”

第四十一回:

那刘姥姥惊醒,睁眼见了袭人,连忙爬起来道:“姑娘,我失错了!并没弄脏了床帐。”一面说一面用手去掸。袭人恐惊动了人,被宝玉知道了,只向他摇手不叫他说话。忙将当地大鼎内贮了三四把百合香,仍用罩子罩上。些须收拾收拾,所喜不曾呕吐,忙悄悄的笑道:“不相干,有我呢。你随我出来。”刘姥姥跟了袭人出至小丫头们房中,命他坐了,向他说道:“你就说醉倒在山子石上打了个盹儿。”

第六十七回:

凤姐拉了袭人的手,让她坐下。袭人哪里肯坐,让之再三,方才挨炕沿脚踏上坐了。

……



写不下去了……有空再重新整理吧 ……

继续浏览内容
知乎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