擊敗國民黨候選人,代價是殺身之禍?通霄首任鎮長邱乾耀在白色恐怖遭槍決

【我們為什麼選這篇文章】

白色恐怖結束很久了,然而那個年代的悲劇、不公歷史,卻仍藏在晦暗深處。

本文介紹的,是被國民黨羅織罪名殺害的通霄首任鎮長邱乾耀。他的冤死,直到一九九九年邱乾耀的次女邱津娥才代表家族,向「財團法人戒嚴時期不當叛亂暨匪諜審判案件補償基金會」提出賠償,雖僅獲得六百萬元最高的冤情賠償,卻算是遲來的正義。(責任編輯:黃靖軒)

通霄首屆民選鎮長邱乾耀遭檢舉收容共黨分子,在任內遭到槍決。照片/本書作者提供

文/何來美

苗栗縣通霄鎮首屆民選鎮長邱乾耀,與同父異母弟弟邱聯飛同住,邱乾耀是戶長,邱聯飛患肺病,一九五○至一九五二年間被查獲多次在家藏匿叛徒曾永賢、林元枝、陳福星,提供食宿,卻知情不報,並辯稱不知是匪黨,曾永賢是親戚不好拒絕,邱乾耀被判處死刑,於一九五三年遭槍決,得年四十三歲,成為地方自治史上第一位遭槍決的鎮長。

反觀,曾永賢是邱聯飛的妻舅,桃竹苗地區共黨領導人,後在三義山區被捕,選擇自新,進入法務部調查局服務,成為研究中共的匪情專家,退休後還被李登輝、陳水扁總統重用,擔任總統府國策顧問、資政。比起邱乾耀的冤死,人生境遇如天壤。

以無黨籍當選鎮長

苗栗縣通霄鎮首屆鎮長選舉於一九五一年十月十四日舉行,有五人參選,邱乾耀以無黨籍參選,第一輪投票無人過半數,由邱乾耀與國民黨提名的候選人進行第二輪投票,結果邱乾耀當選,於十一月一日就職。

一九五三年一月十四日凌晨,邱乾耀在鎮長宿舍突被一群保安司令部人員帶走,經刑求逼供,被冠上「連續藏匿匪徒」罪,草草判決,於一月三十一日槍決,橫屍台北馬場町野地。

通霄鎮有名的湯姓西醫到台北拿藥,在台北火車站看到邱乾耀被槍決的公告,用朱砂筆寫貼在火車站大廳,他連藥未拿就趕回通霄,告訴邱乾耀堂弟邱乾烹的太太。邱家得知噩耗,全家好像被雷電打到一樣,哭成一團。

家人怕邱乾耀的太太邱劉坤妹太傷心,不敢讓她去認屍,乃派邱乾耀的四弟邱乾凱及長子邱坤東前往台北馬場町收屍,發現邱乾耀整個人趴在地上,屍體翻開時鼻孔還在流血。

屘女回憶父親被捕

「父親被捕當天,天還未亮一輛吉普車已停在鎮長宿舍附近,一個陌生人坐在客廳,爸爸剛刷完牙,還好意地邀他一起吃早餐,此人也不客氣地坐下來吃,我還小感受不到肅殺恐怖氣氛,吃完早餐就到通霄國小上課,待下課時父親已被抓走,從此再也沒有見到父親。祖母與媽媽下午到宿舍把我帶回福興里老家,大人議論紛紛,也不知父親被關在那兒,要如何營救?全家陷入一片愁雲慘霧。」

邱金娥是邱乾耀的屘女,那時念國小四年級,回憶父親被捕當天,還與父親共進早餐,父親也多數住在鎮長宿舍,很少回福興里老家住,要如何藏匿匪徒呢?

以連續藏匿匪徒罪判處死刑

據台灣省保安司令部判決書,邱乾耀(一九一○—一九五三)、邱聯飛(一九一七—一九六三)為同居同父異母兄弟,邱乾耀係戶長,邱聯飛為曾永賢之姊夫,一九五○年初匪犯曾永賢經政府通緝逃亡,到一九五二年二、四月間,曾永賢與同時遭政府通緝已歸案之匪犯林元枝、陳福星等到邱家藏匿多次,每次均提供食宿一至五日。

林元枝在藏匿期間,曾將匪黨書刊綜合文摘交邱乾耀閱讀,又口頭向其宣講時事加以誘惑,更引帶在逃同黨彭坪德、呂喬木至邱家藏匿數次,仍不報告治安機關,事為本部偵悉,將邱乾耀、邱聯飛逮捕。

邱乾耀對於明知曾永賢等為政府通緝叛徒一節堅不供承,但供稱「知道他們是逃難者」及「因為親戚關係不好意思拒絕」等語,經軍事檢察官偵查,各犯藏匿叛徒之罪提起公訴,判處邱乾耀以連續藏匿叛徒罪處死刑,褫奪公權終身。

邱聯飛是曾永賢姊夫,染肺病在床,不理家事,又無戶長身分,以明知為匪諜而不告密檢舉處有期徒刑四年。邱聯飛後經保釋,實際執行有期徒刑二年四月二十八日。

傳遭國民黨嫁禍報復

邱乾耀娶西湖望族劉坤妹為妻,育有三子三女,三子依序是邱坤東、邱坤領、邱信正,三女是邱金鳳(早逝)、邱津娥、邱金娥。那時五個子女都還就學,家遭變故,給他們年幼心靈帶來嚴重傷害。

「父親被帶走當天,我與哥哥都在苗栗上課,鎮公所員工噤若寒蟬,而檢舉父親藏匿叛徒曾永賢者,主要是國民黨黨工及地方政敵,實際上父親當鎮長後,多數住在市區鎮長宿舍,住在福興里老家的是叔叔邱聯飛與小阿婆(小祖母)。」

邱津娥說,國民黨黨工曾對父親揶揄:「你很厲害欸!那麼高票當選鎮長,若全台有十個鄉鎮都如此,台灣人就給你們控制了!」話中對父親擊敗國民黨的候選人似乎很不滿。

再說,娶曾永賢姊姊曾壬妹的是叔叔邱聯飛,父親又不住在福興里老家,且祖母(大阿婆)又中風,需要人照顧,怎可能父親提供房間,祖母送飯到房間給曾永賢等人吃呢?保安司令部軍法處根本就是羅織罪名。

邱乾耀被槍決前,給五位子女都寫了明信片,可能知道會被槍斃,內容都是希望兄弟姊妹要和好,要用功讀書,孝順母親,注意身體健康,且明信片都畫了一些圖案,有魚、有花。

遺書盼子女和好、賢孝

邱乾耀行刑前也寫了三封遺書,分給法官、父母親及長子邱坤東,內容令人鼻酸。給法官遺書主要內容:「大中華民國萬歲,蔣總統萬萬歲,祝反共抗俄成功,……被判死刑並無怨嘆,並祝法官健康。」

給父母及長子的遺書則寫:「父母親大人尊前:男不孝兒離別了,請父母親大人不須煩慮,總要保重玉體,男之死骸必要火葬,帶回希望葬在我弟婦附近,同樣簡單即可。不孝男乾耀於軍法處書。」

「我兒知悉,汝父是最後,我之命運不奈是何,但希望你兄弟姊妹要和好愛賢孝,你弟妹尚幼要看顧,離別了。」

曾永賢未曾給邱家道歉

邱津娥說,曾永賢的哥哥在銅鑼鄉公所戶籍課服務,常到銅鑼找兄、嫂,逃亡期間因摔斷了腿,才在三義被捕,並選擇自新,後來還當了大官,但父親因他受到牽連被槍斃,他卻從未看過父親的遺族,至今也沒有說聲對不起!

邱金娥也說,父親遭槍決後,五名子女與母親哭成一團,媽媽每天以淚洗面,因家庭驟變,五位兄妹的求學後來都受影響,連親友都對他們疏離,朋友、同學也常以異樣眼光來看他們,致他們的少年生活也變得暗淡。甚至連情治人員也不放過他們,經常有假扮乞丐的特務在他們家附近監視。

草菅人命 撲殺菁英

岳父是很有見識的地方菁英,卻因選舉恩怨得罪了國民黨,結果被羅織『連續藏匿叛徒罪』處死刑 ,國民黨政府濫殺無辜,誤了岳家子女一生。直到政府推動轉型正義,內人邱津娥提出 〈受裁判事實陳述書〉,我才代筆,控訴岳父之死,是『草菅人命,撲殺菁英』。」

台灣省稅務局長退休的黃源春,是邱乾耀的次女婿,出生通霄烏眉坑客家庄,中興大學法商學院企管系畢業,他說從小就知道岳父是正直的人,明知邱津娥是白色恐怖受難家屬仍娶她,他在財政廳服務時,警察還每隔一星期到他家查戶口,索取太太簽名,白色恐怖陰影揮之不去。

曾永賢的「從左到右」

曾永賢是苗栗縣銅鑼鄉客家人,日本早稻田大學法學研究所畢業,返台後參與共產黨活動,後在三義被調查局幹員逮捕,他選擇「自新」,並在調查局服務,投入兩岸問題研究,曾任調查局第二處處長。

李登輝、陳水扁就任總統後借重他在兩岸問題的了解,請他出任國統會研究委員、總統府國策顧問、資政等要職。國史館也請學者訪問他出版了《從左到右六十年》,內容談他從投入共黨,到了解共黨內幕的心路歷程。

「曾先生一九四六年加入日本共青團,次年加入台灣共產黨,熟悉共產黨在台灣的運作方式;一九五三年開始進入調查局從事匪情研究,到一九九○年退休。但是其後還在不同研究單位工作,到二○○四年才正式退休,這本書是他一生反諜的結晶。」時事評論員林保華曾指曾永賢是台灣認識中共的第一人。

林元枝(一九一○—一九八二)曾當選桃園縣蘆竹鄉第一屆鄉長,他也選擇「自新」,但仍坐了十九年黑牢,民國九十一年獲判兩千四百七十二萬元的冤獄賠償。

當選鎮長賀匾仍高掛祖堂

「公公是白色恐怖受難者,剛嫁來邱家,很多人都不敢多談公公的過去,但公公的遺照、鄉親恭賀公公當選鎮長的匾額『大公無私』、『德符眾望』,鏡屏『群情擁戴』卻一直掛在客廳,長達六十餘年,大家看到遺照、匾額、鏡屏都會想到公公。」

邱乾耀的次媳邱曾房妹仍住在通霄福興里老家,婆婆邱劉坤妹活到九十高齡,晚年亦是她在照顧,她幼年失學,對公公白色恐怖罹難內幕不是很清楚。如今邱乾耀留下來的祖屋,邱曾房妹的女兒已改建加固,經營民宿,但有誰還知道這裡曾有位鎮長在白色恐怖時期遭到槍決?

邱乾耀的冤死,直到一九九九年邱乾耀的次女邱津娥才代表家族,向「財團法人戒嚴時期不當叛亂暨匪諜審判案件補償基金會」提出賠償,雖僅獲得六百萬元最高的冤情賠償,卻算是遲來的正義。

曾永賢被捕「自新」,成為研究中共的匪情專家,對台灣反共是有貢獻,但是當年因他而遭判處死刑的邱乾耀,他究竟有何看法? 至今還沒有見到相關的報導,致確實的真相為何?至今也未明。

注釋:
1. 一九五二年十一月七日(41)安潔字第 3193 號。
2. 林保華,〈台灣認識中共的第一人〉,二○一一年九月二十八日《自由時報》「林保華專欄」。
3. 何來美,〈白色恐怖受難者境遇大不同〉,二○一二年三月一日《蘋果日報》。

 

 

 

 

 

 

(本文書摘內容出自《台灣客家政治風雲錄》,由聯經出版社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

延伸閱讀:

他戳破「反攻大陸」神話,被國民黨囚禁 17 年——台灣人一定要知道的民主鬥士,魏廷朝
一位被祖國背叛的男人:張七郎張燈結綵歡迎國民黨,最後卻換得破腸槍殺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