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国缘一

编辑 锁定 讨论 上传视频
继国缘一,漫画《鬼灭之刃》及其衍生作品中的角色之一。
使用起始呼吸·日之呼吸的剑士,上弦之壹·黑死牟的双胞胎弟弟。在四百多年前曾将鬼舞辻无惨逼入绝境。
中文名
继国缘一
外文名
繼国 縁壱
Tsugikuni Yoriichi
别    名
日之剑士
性    别
登场作品
《鬼灭之刃》
年    龄
80余岁(享年)
呼吸流派
日之呼吸
哥    哥
黑死牟(继国岩胜)
挚    友
灶门炭吉,灶门朱弥子
死    敌
鬼舞辻无惨
妻 子
宇多(歌)
继承者
(已知)灶门家族,灶门炭治郎

继国缘一角色形象

编辑

继国缘一身份背景

继国兄弟 继国兄弟
战国时期继国家族的次子。有一双胞胎哥哥继国岩胜,其后来成为了上弦之壹·黑死牟
起始呼吸·日之呼吸的创造者与使用者,天生就能使用呼吸法和“通透世界”,剑术天赋与造诣极高,被其兄长称为“受到了神的宠爱”的人,也因此让感觉不如自己的兄长心生妒忌。
是第一个觉醒了斑纹的剑士,一出生就拥有斑纹,并使自己周围的包括兄长岩胜在内的其他剑士也觉醒了斑纹。同样因为自身特殊的体质,成为了四百多年间唯一一个开启了斑纹却活过了25岁的剑士,甚至活到了80余岁。
实力极其强大,被鬼化后的继国岩胜——黑死牟称为猎鬼者历史上最强的剑士,是黑死牟穷尽一生,甚至不惜变为丑陋的鬼也渴望超越的存在。锻刀人的祖先曾以他为原型打造了战斗人偶“缘壹零式”,甚至改造成六只手都无法再现他的剑技。
日之呼吸对鬼具有巨大杀伤力,这让缘一成为了唯一一个能够将鬼舞辻无惨逼入绝境的剑士。无惨也因此对他产生了巨大的心理阴影,在看到了佩戴着其耳饰时的灶门炭治郎后,就开始不断派遣手下的鬼去抹杀炭治郎的存在。

继国缘一外貌

高马尾,有着一头黑色中透着红色的长发,佩戴着母亲制作的日轮花纸耳饰,左额有深红色的火焰斑纹。
在生前将耳饰赠与了挚友炭吉,并由灶门一族一直传承了下去。如今的耳饰佩戴者是灶门炭治郎
(在原作中,由于缘一耳饰的花纹与日本军国主义的象征旭日旗非常相似,因此在国内被和谐了)

继国缘一性格

天性纯善,不喜欢战斗(曾因不忍刀打中人体的感觉而放弃习武),虽然有着超凡的强大,最重视的却是身边的亲人,本心只想过平凡幸福的生活。
小时候,因为父亲的冷淡而不愿意开口说话,因此一度让周围的人以为他是天生聋哑。但对于始终善待自己的母亲和兄长,依然是真心尊敬、崇拜他们。
成年之后,在妻子宇多死后变得不苟言笑、严肃认真,因为自身超脱凡人的强大而淡漠了感情。被其兄长岩胜评价为“连细微的感情波动也不示人”的人。
为兄长而流泪 为兄长而流泪
而在晚年遭遇到了变为鬼的兄长之后,缘一在第一时间不是直接将其斩杀,反而是为其悲伤流泪并为其哀叹,可见缘一实际上一直是一个非常重感情的人。
另外,在与炭吉成为好友之后,缘一偶尔还会在炭吉的妻子朱弥子睡觉的时候帮忙照顾炭吉的女儿小堇。

继国缘一能力设定

编辑

继国缘一斑纹

缘一的斑纹位于左额头,呈深红色火焰状。缘一是鬼杀队历史上第一个觉醒了斑纹的剑士,也是唯一一个天生拥有斑纹的剑士。他还令他身边的的所有剑士都觉醒了斑纹,包括其兄长在内。
斑纹开启后,能大幅度提高身体素质。据记载,凡出现斑纹者,将会如同共鸣般让周围的人也得到斑纹。
开启斑纹时,需要体温达到39度,并且心跳频率在200次以上,因此会给身体造成极大负担。据上弦之壹·黑死牟所言,开启斑纹者活不过25岁。但缘一是唯一一个活过了25岁的斑纹剑士,甚至活到了80余岁。

继国缘一通透世界

缘一一出生便掌握了通透世界,也是鬼杀队历史上第一个掌握了通透世界的人。
脑中变得透明便可看见的世界,竭尽全力拼搏、经受住痛楚之后,才可到达的「至高领域」。
在此状态下,通过集中并关闭多余的感官,生物的身体看起来会变得宛如透明一般,自身行动速度,对攻击的预测和回避都会有显著的提升,对手肺部的血管流动亦清晰可见,自身肌肉的收缩也能更快的把握,根据需求连斗气也可以自由的关闭,因为感知加速敌人的行动也会看起来变慢。

继国缘一武器

缘一的日轮刀
缘一的日轮刀(2张)
日轮刀,刀柄和刀鞘为黑色,刀刃为黑红相间的阳炎之刃,刀刃根部单刻一个“灭”字。刀颚为黑色的阔十字形,与黑死牟以自己血肉所铸的鬼之刃的刀颚相似。
在日之呼吸的加持下,缘一的日轮刀与鬼杀队众成员已经觉醒的“赫刀”类似,附带着太阳的能量,刺入鬼体内后会破坏鬼的内脏,让鬼受到内脏仿佛被熊熊燃烧的烈焰灼烧般的痛苦,并令鬼的身躯逐渐崩坏且无法再生。
不确定与战斗人偶“缘壹零式”内部藏有的日轮刀是否为同一把。“缘壹零式”内部的日轮刀虽然同样刀刃上单刻一个“灭”字,但其被发现时刀颚为圆形,刀鞘为白色。目前这把刀经钢铁冢萤重新打磨后为炭治郎所使用,并换上了炼狱杏寿郎留下的火焰形刀颚。

继国缘一呼吸

创造了并使用着起始呼吸·日之呼吸,其他的所有呼吸均衍生自此,共有十三个剑型。能释放出与太阳相同的能量,对鬼具有巨大的杀伤力。
日之呼吸的招式与原理
日之呼吸的招式与原理(3张)
缘一天生便懂得呼吸法的原理,成年后更是利用此原理自创了日之呼吸。在将呼吸法授予鬼杀队的其他成员时,由于他们无法与自己一样掌握日之呼吸,缘一便指导他们根据日之呼吸加以改造从而衍生出了其他的呼吸法。
为了不让日之呼吸失传,缘一便将日之呼吸改编、融入了灶门家祖传的“火之神神乐”舞中,隐秘地传承了下去,而日之呼吸的一至十二型正与“火之神神乐”呼吸的十二个舞型一一对应。只要施展呼吸法的方式正确,日之呼吸便能持续不断地挥舞下去,正如身体瘦弱的灶门炭十郎能在大雪中不停地舞蹈一般。
根据缘一本人演示的顺序,十二个剑型分别为:“圆舞”、“碧罗天”、“烈日红镜”、“幻日虹”、“火车”、“灼骨炎阳”、“阳华突”、“飞轮阳炎”、“斜阳转身”、“辉辉恩光”、“日晕之龙·头舞”、“炎舞”。其中,“圆舞”与“炎舞”同音,意味着“从一至十二型便是一环”。
将日之呼吸的剑型从一之型接连释放到十二之型,使之产生一个循环,便构成了第十三之型。(详见漫画第192话)


日之呼吸·十三之型
在一瞬间施展出从日之呼吸的“一之型·圆舞”到“十二之型·炎舞”的全部十二个剑型,将鬼的身体斩成无数段。
由于日之呼吸带有太阳的能量,因此鬼被日轮刀切裂的部位会遭受到被烈焰灼烧般的剧痛,同时暂时无法再生。
(未命名) (未命名)
日之呼吸.十三之型

继国缘一角色经历

编辑

继国缘一幼年时期

出生便拥有斑纹 出生便拥有斑纹
继国缘一,是战国时期的武士家族——继国家族的少主,也是家中的次子,其有个名为继国岩胜的孪生哥哥。
在那个年代,武士家族的双胞胎因为在成年之后会相互争夺继承人之位而被视为不详之兆。因此,一出生便具有诡异的胎记(斑纹)的缘一更是差点被父亲杀掉,但因为母亲愤怒到近乎发狂的阻止而不了了之。缘一虽然免于被杀,但父亲还是打算在缘一10岁时将其送到寺院去当僧侣,以免其妨碍哥哥岩胜继承家业。
缘一和岩胜两兄弟虽然从小一起长大,但接受的教育、甚至是一茶一饭都是天差地别。
由于父亲对待自己的态度很是冷漠,缘一便将母亲当做了自己的依靠。平时,缘一经常会粘着母亲,每次和母亲同行时都会紧紧地贴着母亲的左侧。看见这一情景的岩胜总是对此感到十分不解。
亲情
亲情(2张)
缘一的母亲是位非常虔诚的人,每天都会在祈祷世上再无纷争。由于缘一自出生起就没有说过话,母亲因此误以为缘一天生双耳失聪,于是便祈求太阳的神明保佑缘一,并为缘一制作了一对日轮花纸耳饰,作为他的护身符。
由于父亲对待缘一的态度很冷漠,岩胜也对缘一产生了怜悯,于是便经常会瞒着父亲,偷偷跑去缘一所住的不到三叠的狭窄房间去找他玩,在缘一心中,兄长也是个温柔的人。后来,父亲发现了岩胜不顾严令跑去接触缘一,一怒之下便当众狠狠打了岩胜一顿,但岩胜并没有因此停止去找缘一。就在挨打的第二天,由于私自把自己用的东西给缘一容易被父亲发现,岩胜便把自己亲手所做的一个笛子送给了缘一,并笑着对缘一说道:“当你有需要的时候就吹响它,哥哥一定马上就会来帮你的”。感受到了兄长的温柔的缘一,因而对这个破旧的笛子一直非常珍惜。
同样,因为缘一自打出生就没有笑过一次,一直到7岁都没有开口说过话,岩胜一度还觉得缘一是天生聋哑。
然而,一切都在7岁那年改变了。
某一天,正当岩胜在庭院里练剑时,缘一却突然出现在了岩胜身边,并对他说道:“兄长大人,你的愿望是要成为这个国家最强的武士吗?那么我长大后就要成为这个国家第二强的武士!
“第二强的武士”
“第二强的武士”(3张)
缘一突然开口流利地说话,令岩胜感到很诧异:明明他10岁时就要被送到寺院里当僧侣去了,又怎么能成为武士呢?况且,武士是要拼上性命去战斗的,像缘一这种整天黏着母亲的家伙,随便说出这种话,根本是对武士的侮辱。
之后,缘一开心地笑了出来,但令岩胜感到很恶心。

继国缘一嫉妒的根源

从此以后,岩胜每次和父亲的部下一起练剑时,缘一就会在一旁观看。有一次,负责训练岩胜的部下开玩笑似的给了缘一一把竹刀,在教授了缘一几句剑术口诀后便让缘一朝他攻去。结果,第一次挥刀的缘一仅仅用了四下,直接就将连岩胜都从未战胜过的部下轻松打倒在地。直到这一刻,岩胜才发现缘一原来是个剑术天才。
但是,缘一自那一天起就再也没说过自己想成为武士。因为对他来说,殴打他人的感觉让自己太过难受。
岩胜一直想知道缘一为何会如此强大的秘密。直到有一天,在岩胜的追问下,缘一才面无表情地向其道明:“在面对对手的进攻时,自己的肺部一定会剧烈地运动,此时便只要看清对手体内的各种生理迹象就行了。”(此即呼吸法和通透世界的原理)岩胜花了好久才明白过来,原来缘一不仅天生拥有斑纹,而且与生俱来就掌握了呼吸法和通透世界,同时还拥有与之匹配的强大身体素质,是真真正正的“超越了世间常理,集神的宠爱与一身”的人。不过,此时的缘一却并不想和哥哥谈论有关剑术的事,他想做的仅仅是和哥哥玩耍罢了。
我会好好珍惜的 我会好好珍惜的
然而,就在那一夜里的寅时三刻,母亲却突然撒手人寰了。随后,缘一难过地敲响了岩胜的房门,将这个噩耗告知给了正在睡觉的岩胜,却并未表露出任何情绪而是表示自己马上就要前往寺院了。同时,缘一还表示,哥哥送给自己的笛子自己会像对待他本人一样好好珍惜的。随后,他在抚摸着笛子的同时难得地流露出了笑容。然而岩胜对此却十分不解:从未有明显情感的缘一为什么要这么珍惜一根笛子呢?
在缘一离开家后,岩胜从母亲生前留下的日记里,得知母亲早在几年前,就已经因为疾病而导致左半身逐渐失去了知觉。回想起缘一过去常常靠在母亲左侧的举动,岩胜恍然大悟——原来缘一其实早就知道母亲身患疾病,之所以一直以来都靠在母亲的左侧并不是为了向母亲撒娇,而是一直在支撑着母亲的身体罢了。
感觉到自己自始至终都比不过缘一的岩胜,由此开始了对缘一的妒忌。

继国缘一青年时期

但是,当父亲得知缘一的剑术天赋后开始后悔将缘一送去寺院的决定并派人去寺院接他时,却得到了缘一根本没来过寺院的回复。
心愿的破灭
心愿的破灭(4张)
原来,缘一在离家出走后并没有前往寺院,而是在旷野中不停地奔跑了一天一夜,想要体验自由的感觉。等到回过神来时,缘一发现自己已经跑到了一处整洁的农田旁边。随后,缘一遇到了一个与自己年龄相仿的、有着黑曜石般双眼的孤儿女孩——宇多(官方译名,英文名Uta,うた直译为歌另译诗)。缘一询问宇多在做什么,而宇多只是回答:自己的家人都得了流行病死了,自己很孤单,所以想把稻田里的蝌蚪带回家。然而,宇多随后又把蝌蚪放了回去,并告诉缘一:自己还是觉得被迫离家的蝌蚪和自己一样可怜,自己还是独自回家最好。此时,缘一忍不住对宇多脱口而出:“那我跟你一起回家吧?”
从此,缘一开始和宇多一起在山中生活。通过与宇多的接触,缘一第一次感受到了世界的美丽,也因此意识到自己和他人看到的世界是不一样的(即自己拥有通透世界的能力),同时也明白了自己会被疏远的原因。
十年后,缘一和宇多结为了夫妇。就在宇多即将分娩的那一天,缘一准备去山的另一头找产婆,但途中却因为有事而耽搁了。不幸的是,等到缘一急匆匆地赶回家时,却发现宇多和她肚中的孩子都早已被鬼杀害了。失去了挚爱的缘一,茫然地抱着宇多的遗体整整度过了十天,直到循着鬼足迹而来的猎鬼者——炼狱家族的先祖拉开了家里的大门。
随后,缘一从炼狱家先祖口中得知了鬼的存在。正是因为美丽的世上存在着丑陋的恶鬼,才会让自己想要过上“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平凡生活的小小心愿也就此破灭。在埋葬并吊唁了已故的妻儿后,缘一将妻子留下的衣物做成了一个锦囊,装上了过去哥哥送给自己的笛子。之后,缘一怀着一定要将所有鬼都消灭掉的决心,加入了鬼杀队,成为了鬼杀队的重要一员。
与此同时,就在缘一“失踪”的十余年间,岩胜继承了继国家的家业并娶妻生子,成为了一名家主,并同时继续着在剑道上的训练。
渴求的强大 渴求的强大
直到某一天,岩胜的部队在一次外出行动的时候,遭遇到了鬼的袭击,除岩胜之外全军覆没。在岩胜被鬼击倒而陷入绝境之际,已经成为了一名猎鬼人的缘一及时出现并一击斩首了鬼。同时,自己展现出来的强大实力令岩胜惊异。
但此时的缘一,仅仅是极其平静地为自己没能救下岩胜的部下向兄长道了歉:“非常抱歉,兄长大人。”
缘一成为了强者,成为了一个高洁无暇的人。这令岩胜对于缘一的强大产生了极大的渴求。为此,他不惜抛妻弃子,放弃了继国家的家业,成为了和缘一一样的猎鬼人。
不久后,缘一依靠天生掌握的呼吸法原理创造了起始呼吸·日之呼吸,并将其分享给了岩胜和鬼杀队的其他成员,但岩胜由于天赋不足无法掌握日之呼吸而只得使用劣化了的月之呼吸,鬼杀队的其他成员亦是如此。于是,缘一便指导他们根据日之呼吸的原理开发出了适合他们使用的炎、水、雷、岩
、风等五大基础流派,大大增强了鬼杀队剑士们的战力。
有一次,在与岩胜就继承人问题而展开争论时,缘一向担心剑技与呼吸法会后继无人的岩胜表示:“我们兄弟两个不过是漫长历史中的匆匆过客而已,天赋远在你我之上的婴儿可能早已降生,你我只需安然的迎接死亡即可。”并难得地露出了笑容。但岩胜却觉得,缘一不过是在敷衍自己。
此后,岩胜对缘一的妒忌一天比一天加深,甚至“深入骨髓”。
某日,缘一来到了原来和歌的所住的木屋,曾经与歌在一起住的房屋有人在了,那时刚好房屋主人——灶门炭治郎的祖先炭吉夫妇遭遇了鬼,缘一从鬼手中救下炭吉夫妇,并与他们成为挚友。
穷其道者,归处亦同
穷其道者,归处亦同(3张)
某日,炭吉正为缘一泡茶时,却发现妻子朱弥子正在睡觉,而缘一正在照顾自己的女儿小堇,为此向缘一表示了歉意,并向缘一询问了关于日之呼吸与其剑技的传承问题,认为缘一一定也正在为继承人的事情而发愁。然而,缘一却向炭吉表示没有必要,并对他说:“穷其道者,归处亦同”(所有到达巅峰之人,一定都会抵达同一个终点)。

继国缘一未竟的使命

后来,缘一和岩胜一同参与了四百多年前鬼杀队对鬼之始祖——鬼舞辻无惨的围剿。
在围剿无惨的期间,缘一更是让自己身边包括兄长岩胜在内的其他剑士也觉醒了斑纹。然而,由于其他觉醒了斑纹的剑士在25岁时不约而同的死去,使得同样觉醒了斑纹的岩胜由此知道了自己的寿命马上就要走到尽头,对此深感恐惧。想到一旦永生就可以有无限的时间来磨炼剑技,岩胜最终喝下了无惨的血化身为剑之鬼,成为了无惨麾下的最初的上弦——黑死牟
为打倒这个男人而生 为打倒这个男人而生
不久后,缘一终于在一条竹林道上正面遭遇了带着珠世的无惨。这时候,缘一才明白:自己就是为了打倒这个男人而生的……
在与缘一照面后,无惨对缘一说道:“我已经看腻了使用呼吸法的剑士。”说完便将自己的双手异变成了刺鞭,朝缘一发起了攻击。
缘一在面对无惨的攻势时,生来第一次感受到脊背发凉。而在冲向无惨的同时,缘一透过自己的通透能力,发现无惨的身体构造极其诡异,因而意识到常规的斩击根本无法杀死无惨。随即,缘一在挥出斩击的一瞬间完成了自己的最终剑型——日之呼吸·十三之型,不仅将无惨的攻势化解,还将无惨的双臂和脖子一刀两断。这时,缘一才发现自己的呼吸法原来能克制无惨,尽管无惨的首级仍然没有掉落。
随后,缘一对无惨发问:“你……把人命当成什么了?”但无惨并没有回答。此时,缘一注意到,无惨旁边的珠世并没有任何想要帮助无惨的想法,反而只是一直盯着瘫坐在地上的无惨。随后,在准备给无惨最后一击之前,缘一对其说出了:“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但没想到的是,被逼到绝路的的无惨,居然像自爆一般将自己分裂成了1800多块碎片。虽然缘一拼尽全力地当场消灭了1500多块碎片,但无惨仍然凭借剩下不到300块的碎片成功逃脱了缘一的追杀。
将无惨逼入绝境
将无惨逼入绝境(5张)
珠世见此状况,不禁哭喊着:“鬼舞辻无惨,为什么你不能彻底死透!”
缘一没有伤害珠世,也因此从珠世口中得知了许多有关无惨的事情。原来,珠世是因为精通医学才得到了无惨的重用,而由于无惨被缘一打成了重伤,珠世才得以暂时摆脱了无惨的控制。之后,缘一与珠世达成了协议:自己可以放走她,但她必须帮助自己一起对付无惨。
在放走珠世后,缘一从赶来支援的炼狱家先祖口中得知了令人震惊的消息——自己的兄长岩胜已变成了鬼
由于没能斩杀无惨还放跑了珠世,甚至连自己的兄长也变成了鬼,缘一在回到鬼杀队后遭到了鬼杀队中众人的纷纷指责,甚至还有人让缘一切腹谢罪,只有炼狱家先祖极力劝阻。就在这时,不久前才失去父亲、年仅6岁的时任主公出面制止了这一切。然而,缘一也不想给小主公平添太多麻烦,于是便自行离开了鬼杀队。
战后,缘一曾给时任炎柱——炼狱家先祖寄去了一封信,在信中讲述了自己同无惨战斗的经过,却反而令炼狱家先祖对其彻底失望。因此,后来的炎柱(如炼狱槙寿郎)也对日之呼吸相当反感。

继国缘一与无惨交战后数年

离开鬼杀队后,缘一再度前来拜访了炭吉。而距离上一次作客炭吉家已经过去两年了。
遗忘了的美好
遗忘了的美好(2张)
这一次,缘一对着炭吉慢慢讲起了自己“失败”的一生:从遇到妻子诗,到妻子被鬼所害,再到没能成功消灭无惨而退出鬼杀队。挚爱的妻子和尊敬的兄长,自己都没能成功守护;痛恨无比的仇人鬼舞辻无惨,自己也没能成功斩杀。所有的一切夹杂在一起,让缘一无比自责而痛心。说罢,缘一转过身去仰望天空,并表示自己只不过是个“自己珍视的东西什么都没能守护了的,一无是处”的男人罢了。(这段对话后来出现在了灶门炭治郎的梦境之中)
而就在此时,炭吉的女儿小堇向缘一寻求拥抱。缘一犹豫了一下,还是将她抱了起来玩举高高的游戏。就在抱起小堇的那一刻,缘一看到了小堇脸上那最纯真无邪的笑容,顿时忆起了过去生活中自己失去了的美好,不禁潸然泪下……
与此同时,炭吉的妻子朱弥子带着小儿子刚采完栗子回来,恰好远远地望见了正紧紧拥抱着小堇哭泣的缘一,和站在旁边同样泪目的炭吉。虽然很不解缘一为什么要哭,但乐天的朱弥子还是笑着安慰了缘一,并邀请缘一留下来一起吃饭。这一刻,缘一感受到了久违的幸福……
由于自己与鬼杀队的联系早已中断,缘一因此无法将自己的日之呼吸法直接流传下去。但是缘一并没有为此困扰。在好奇的朱弥子的软磨硬泡下,缘一为炭吉夫妇当场将日之呼吸的一之型到十二之型全部演示了一遍。炭吉全神贯注地看着。将动作毫无遗漏地印在那双瞳孔里。日之呼吸的型实在太过美丽,以至于让炭吉看得出了神。
耳饰的传承
耳饰的传承(3张)
最后,在与炭吉夫妇告别之前,缘一将自己的耳饰赠与了炭吉。然而,炭吉心里却明白,这可能就是最后一次和缘一见面了。看着缘一渐行渐远令人悲伤的背影,炭吉不禁眼泪涌出,对着缘一呼喊“您绝对不是毫无价值的人”,并发誓会将耳坠与日之呼传给后人。缘一回身,笑着向着炭吉一家人表达了感谢。自此再未相见。
(后来,灶门炭治郎在中毒昏迷之际,于梦境之中看到了祖先的这段记忆,并彻底领悟了日之呼吸的真谛,以及第十三之型的真相)

继国缘一突破斑纹的诅咒

在此之后,缘一没有再与炭吉夫妇见面。但他依靠某种特殊的方法,成功突破了斑纹的诅咒,不仅活过了其他斑纹剑士的大限25岁,还安详地活到了80余岁,成为了历史上唯一一个活过了25岁的斑纹剑士。
老年缘一 老年缘一

继国缘一红月之夜的凋零

为何流泪 为何流泪
同无惨一战之后过了60年,在一个红月高挂的夜晚,已经白发苍苍的的缘一在故乡郊外的一座的七重塔之下,终于等到了变成了鬼的哥哥——黑死牟。在黑死牟质问自己为何活过了25岁时,缘一悲哀地为其流下了眼泪,并哀叹“多么悲哀啊,兄长大人”。
尽管不愿意对曾经尊敬的兄长拔刀相向,但眼前的这只恶鬼却早已不再是哥哥继国岩胜,而是必须铲除的上弦之鬼黑死牟。在压抑了内心的悲哀之后,缘一还是决定拔出了刀,在对黑死牟说出“要上了,兄长”之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挥刀斩向了黑死牟。
虽然这一刀仅仅只擦中了黑死牟的脖子,但被黑死牟察觉到其威力和速度几乎都与其全盛期的程度没有多少差距。这让黑死牟感到既惊恐又恼怒,并料定缘一的下一刀一定会斩断自己的首级。
但可惜的是,缘一在全力挥出这一刀之后,便已经灯枯油尽,早已站着停止了呼吸。
缘一的死去 缘一的死去
在缘一死亡后,对其感到既恐惧又愤怒的黑死牟随即便一刀将缘一的遗体腰斩。就在此时,从缘一的衣物中,落出了一个他一直随身携带着的用死去的妻子衣物做成的锦囊。在破碎的锦囊之中,却是过去岩胜送给他的那个已经被劈成了两截的笛子。原来这几十年来,缘一真的就从来都没有违背过自己的承诺:自己一定会好好爱惜这个笛子的……
看见此状的黑死牟,不禁回忆起了过去兄弟二人之间的种种情谊,心底泛起了莫名的感伤,几十年以来,第一次为自己厌恶了一生的缘一而落泪。从此以后,他也将这个笛子一直带在了身边……

继国缘一对战记录

编辑
对手
结果
描述
父亲的部下
胜利
生平第一次挥剑,仅用四击便将连岩胜都从未战胜过的部下轻松击倒。
无名恶鬼
胜利
在其即将杀死岩胜之际,一刀将其斩首。
胜利
参与了鬼杀队对无惨的围剿,并在最后关头依靠日之呼吸成功将其逼入绝境,但其最终依靠自爆分裂强行逃脱。
无果
在其变为鬼的60年后与之遭遇,因为自己开启了斑纹却活到了80余岁而令其感到错愕,并对其如今的样子感到可悲。随后拔刀挥向了黑死牟,第一刀擦中了其脖子,被黑死牟感叹威力和速度几乎不输年轻时。但自己同时也因为这一刀而灯枯油尽,停止了呼吸。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