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人專欄] 第十一章-05-忠義之人 - bingh21的創作 - 巴哈姆特

創作內容

3 GP

[達人專欄] 第十一章-05-忠義之人

作者:K.I│2017-06-23 21:31:01│巴幣:6│人氣:3772

  「唔呀--!」、「喝啊--!
  朴刀與長柄大刀再次的互相撞擊在一起。從他們的戰鬥開始至現在,已經數不清他們到底以武器互斬幾回了。

  即使如此,他們的眼神仍然怒視著彼此,格劍時亦沒有一人願意示弱向另一人,即使夏侯惇有病在身,也寧願強忍著,都不願在任何關鍵時刻露出弱點。


  「夏侯惇,吾人已看出閣下的病徵,還請快快認輸,否則你將成為關某大刀下的另一位亡魂。」
  「哼,沒到最後,誰會死在誰的刀下都輪不到你來說!」
  緊接著兩人又是一段高節奏的對戰,每每他們的揮刀,都能夠撕裂空氣一般,發出震盪氣流的聲響。

  卻正如關羽所說,夏侯惇的病讓他開始體力不支,揮動武器的方式也漸漸無力,破綻也越來越多。到最後,關羽見機不可失,從惇最後一次失力的進攻時,從空檔的中央切入,迴旋以刀背猛擊其腹部。

  「嗚--」夏侯惇整個人被擊飛而退,雙腳離地彷彿噴出一般的往後,一直到撞入後方的木箱木桶堆裡才停了下來。


  「報!」這時,關羽身後的砦門被緩緩的拉開,一名身穿白色鑲藍邊輕布武裝的男子跌跌撞撞的跑了進來。「稟關將軍,由孫權派出以呂蒙為首的東吳大軍已經要攻過來這裡了,而且還是以您為目標,所以請您快快帶著所有人撤退!」這個人戴著兜帽,低著頭不讓對方看見自己的面貌。

  關羽頓時陷入疑惑,「豈有此理!孫權不是還與兄長有同盟的麼?況且他們要從湘江外至襄樊此處也必然會經過荊州,如果他們真的要來,吾也一定會事先收到來報。」

  「荊州的糜芳和傅士仁早已通敵投降,一路上的烽火台和哨站也被孫吳軍給全數奪下,孫權也為了奪回荊州而擅自與曹操私下結盟,以反殺你作為拿回荊州的條件,現在他們正等著要和曹軍一起夾擊您,所以快點撤退吧!」

  「竟然--」關羽顯得有些無法置信,「但閣下如此唐突的說出這般荒唐之事,叫關某一時也難以置信……」

  「關將軍--請務必聽小的所言,小的我為了前來跟您講這幾句話,已經經歷過許多苦難了,請您一定要相信。若小的我話中有半分虛假,則此生不得好死!」聽到他的語氣如此的誠懇又真摯,並且又下了如此毒誓,更重要的是若真如他所言,那自己和手下的所有將士都將會性命不保。

  「好吧,那吾現在立即前去發布撤退號令,放棄荊州與樊城,先回去漢中與兄長他們再做定奪吧--」

  他大呼:「不行!漢中去不得,通往那裡的路線也全被通敵叛變的文錦給封鎖了。」

  「什麼!」關羽怒震大刀,但一時也無法做出什麼事來,「早就知道他會是那樣的人,卻還無法加以提防他,真是關某此生最大的疏失--」

  「更糟的是前線軍營也已經被敵軍佔領了,還有哪裡能夠撤去?」

  「既然荊州已失,樊城攻不了,漢中也暫時回不去,那就只好前往離此較近的麥城了。」

  「麥城?」

  「那座城並不大,進去了後也很容易因為被包圍而出不來,但此刻也就只能暫時這麼做了--」


  突然,砦外忽然傳來大軍前來的聲音,轉頭一看,居然是已經到來的東吳大軍。

  「該死,他們已經到了!」
  「那快點走吧!」隨後關羽和那名傳令便上了馬,然後往另一邊的砦門直奔而出。


  從碎木箱堆中爬出來的夏侯惇,發現砦內已經蕩然無人,只見孫吳軍已經到達眼前,不久後就進軍入砦而來。

  「元讓將軍!」這個聲音是徐仁,他從吳軍中奔出,立刻上前關心還在木堆中的惇。「將軍,您怎麼會在這?」

  「關羽他逃跑了……」夏侯惇試圖振起身子,儘管疼痛感遍布全身,他仍不想倒下,「還沒分出勝負啊……關羽……給我回來……」

  他對著關羽逃出的砦門那指著,還想跨出腳步,但光是站都站不穩了,依舊想脫離攙扶。

  「您是夏侯惇將軍嗎?本將是呂蒙,也就是爾等的友軍,現在既然關羽逃走了,我方又有人已去截斷他的後路,所以不用擔心找不著他了。」




  風和雨越來越大,前方的能見度越來越低。
  在砦外的路上,那名剛剛告知關羽消息並且跟隨著他的假傳令就是夏侯雲。

  「關將軍!我們現在要去哪?」

  「先前往戰場,把將士們都先撤回!」


  接著關羽便快馬加鞭,但他的那匹赤兔馬實在太快了,所以沒一會兒就無意的把雲和他的馬給拋在後頭。

  「該死……」由於雨勢的關係,他也漸漸無法看清前方的關羽在何處,但憑著他曾經來過此處,對這一帶地形和路徑的了解,他開始改向抄小路與捷徑。

  從中央穿越了幾個小林子還有幾座小丘後,夏侯雲有幾次差點從馬上摔下來,但最後還是平安的與關羽再次會面到,此時他們已經置身混亂的戰場邊緣。

  「將軍!我現在立刻下去戰場把所有人叫回來,您在這等著--」
  隨後夏侯雲再次起駕,衝入了戰場而去。



  夏侯雲開始在戰場上巡遊,一邊躲著作戰士兵們的攻擊,一邊不斷大吼著:「撤退!關羽軍全軍撤退--」

  聽到這些下令後,有許多士兵便開始放棄作戰,開始撤退,但有些人不知道是沒聽到還是寧死不從,堅持的要與曹軍拚出輸贏。同時,在戰場上與夏侯雲熟識的人們,聽到了他的聲音,不禁也開始注意。


  「子鷹?」呂玲綺立刻轉頭望向那邊,但雨真的太大了,加上霧氣本來就很重,使得他只有看見一匹黑馬和白衣人而已。

  「去死吧!」此時有一敵兵要從背後突擊她,下一刻他自己就被從背後劫殺了,「嗚哇--」

  「都已經在戰場上了還在想那傢伙?」替她解危的是袁旖,她也是全身淋雨的繼續作戰著,沒有分神。

  郭章與黃壽、陳氏三兄弟、還有王剛王異他們幾人也都聽到夏侯雲的聲音,同樣也覺得這個聲音非常熟悉,但還在戰鬥中所以沒有多做猜想。



  巡遍了整個戰場後,有不少劉軍士兵都已經回到了關羽這邊,但由於情勢緊迫,使得他們只能多等一下,就必須得前往麥城了。

  「全軍聽令!退往麥城--」



  另一邊,在通往漢中的谷道裡,也是一片戰亂過後的狼藉。不論是涼鬼兵還是山賊,強烈的雨勢都不斷的拍打著他們,地上的雨水混著鮮紅,滿地都有著雙方人馬的屍體,還有的是身受重傷但仍在苟延殘喘著。

  而在這群人裡面,呂石就是其中一員。

  「啊……」他摀著自己重傷之處,緩緩的爬到牆邊,試圖要倚靠石牆而坐,「該死--」

  看向滿地的傷亡之人,他自嘲般的笑著,潛藏在記憶中的一切,如蟠螭燈一般的被點亮而起。




  「『--我想要和鄭方離開這裡,去中原過上平民般的生活就好。』」

  「『什麼!光是你愛上那個酒樓女子這事我就很反對了,但你們要成親我甚至還送大禮祝福你們,結果你現在居然要為了她而退出我們?』」那時的文錦怒拍桌案,大聲吼道。

  「『對不起,她有我的孩子了,我必須要對她負責,不能讓她和孩子有一絲風險……』」

  「『你要對她負責沒問題,我們會一定用上性命保護你想保護的東西,但沒必要離開我們而去啊!我們不是兄弟嗎?有難我們絕對一起同當啊!』」呂石輕推著蔣文說道。

  「『事情沒有你們想的這麼簡單,這裡是不可能安心的過上好日子的……』」

  「『閉嘴!』」他再次拍桌,更大聲的吼道:「『我們從小就說好要一起闖蕩天下,是你救了我,我們還在董卓手下幹了這麼多事,搶過了無數的富貴人家和村莊,最後你卻為了半路認識的女人和你們的小孩就要拋棄我們而去?』」

  「『那些事情是錯的,我也是在這幾年才慢慢體悟到,要是以後你們也都成家了,最後落得被掠奪或因為戰亂而失去親愛之人,那你們不也會很難受嗎?』」

  「『但你今天卻想為了一個不知道已經被多少人用過的女人而拋棄我們,你這樣還算是個男人嗎!』」

  文錦此話一出,蔣文立刻一拳揮了過去,不偏不倚的揍在了他的臉上。此時,光滑平整的畫面,開始出現了一絲淺淺的裂痕。


  「『我不准你這樣說……』」


  後來,蔣文還是帶著有孕在身的妻子離開了西涼,從此文錦的個性就變得更加詭譎,一開始成日醉生夢死,每天都喝酒喝到不能自已。但不久後,他們便重新振作,呂石帶上了蔣文留下的事物,繼續踏上他的路,不過文錦並沒有立刻準備回到軍旅,而是計劃著一些不同的事情。

  「『我決定了,我要帶著我的這些士兵,去找蔣文把帳給算清楚--』」

  「『算了吧,畢竟兄弟一場,他都已經離開幾年了,就讓他好好的隱居吧。』」

  「『兄弟?他有把我們當作兄弟嗎,真正的兄弟會為了區區一個女人和小孩而拋棄我們,讓我們自己在這裡過著失去目標的日子嗎?』」

  「『一兩年前我也有試著寫信寄函想請他回來,他也有回信說他現在過得很安好,不想再過這種不安的生活了,你就饒了他吧!』」

  「『他走了後,我們什麼時候再有過明確的目標?我們什麼時候再有過安好的日子?你要的話就跟我一起,不然我還是會自己去。』」

  「『文錦!我也很想蔣文,我甚至比你還想他,但過去的事就讓它過去了,蔣文只是想平穩踏實點,你怎麼就這麼不能體悟他?』」

  「『不可能有人能比我感受的更深!是他背叛了我們,你又為什麼可以這麼冷靜?這說明了從頭到尾只有我重視他,我絕不會輕易放過那個叛徒!』」

  「『我對他的重視,絕對不下於你,所以你要是真的敢去找他或動到他,我也會跟你沒完沒了。』」


  那道淺淺的裂痕變得更深,裂紋散佈在整個畫面上了。


  一直到滅村之禍的那夜,整個陵衙村所有的房屋都被焚燒起來,村民們也被文錦偽裝成山賊的部下給全數屠殺。而那時候,為了保護兒子蔣雲而奮力作戰的父親蔣文,正執著武器不停的殺敵著。

  在一旁暗處看著這一切的文錦,已經拉著箭與弓弦,瞄準著絲毫沒有注意到自己的蔣文。

  「『永別了,蔣文。』」

  到這一刻,呂石才終於帶著他的部下們趕了過來。

  「『不要啊--!』」但即使文錦有聽到呂石的大吼,他也完全沒有要停下動作的意思,下一秒便放開了弓弦,那枝箭就這麼的迅速的疾飛而去。


  還記得那個時候,倒在幼小蔣雲懷中的蔣文,看到了在不遠處的自己,以口型對著自己說了句:「『謝謝你來了,兄弟……』」


  至此,眼前的畫面完全裂開,最後粉碎成細末般的碎片,消失在了眼前。




  「兄弟……我這就去找你了……讓你久等了啊……」
  正當呂石要闔上雙眼,前往另一個世界之時,忽然感受到自己被扶持了起來。

  睜開眼,發現是幾個同樣也是身受重傷的山賊手下,將自己緩緩的拉起,然後搭著彼此的肩,往回去的路邁出步伐。

  「老大,我們還活著--」、「我們絕不會讓老大……死的……」

  「嘁……你們這些傢伙……」他露出的滿足的微笑,攔不住的眼淚也終於滴落了下來。「我還真是幸運啊……」



  在這之後,樊城的危難終於解除了,關羽大軍的大多數士兵遭受孫吳和曹軍的聯合夾擊,大都犧牲在戰場上了,而成功撤退的則都一起前往了麥城。前線本營的駐守涼鬼兵和劉軍士兵也大多戰死或投降於孫吳,因此襄樊以南,乃至整個荊州都被吳軍佔領,剩下的荊襄之地則是歸還給曹軍。

  而樊城內部安定了下來,但對呂玲綺她來說,仍然沒有得到任何有關夏侯雲的消息,甚至因為之前文錦開出的條件沒有達成,所以認為雲可能已經遭遇不幸,使她即使戰勝了,也從來沒出現發自真心的笑容在臉上過。



  幾日後,夏侯惇和徐仁受吳軍的招待結束,討論完要如何應對關羽後,甘寧和凌統等人也就有禮的親自送他們回樊城去。

  這一天,天氣稍微有放晴了一點,在會議廳中商議如何恢復襄樊秩序的眾人被惇與徐仁的突然回歸而打斷。

  「末將來遲,請將軍恕罪。」他們兩人步入了廳內,所有人都看向他們。

  「元讓大人--徐仁?」

  「玲綺姐?」她與他看到彼此,都相當訝異為何對方會在安然的出現在彼此的面前。


  於是兩人便到廳外去,互相將這幾日發生的事情全都告訴了對方,其中徐仁在最後更是提到了有關夏侯雲的下落。

  「什麼?你是說子鷹現在在關羽軍中?」聽到夏侯雲還活著的玲綺也並沒有立刻開心起來,因為這個消息等於他依舊處於生死未卜的狀態。

  「我在他的房裡還有他沒帶走的一些紙張中,看到了他寫下的計畫,所以在那個緊要關頭時,我就讓他趕緊去了。」

  「那現在我們該怎麼做才能救他出來?」呂玲綺擔心的說著,「我知道關羽饒過他一命,但為了這種事情就冒著這麼大的風險只為了回報,真是個傻子……」

  「妳是最了解他的,就算我們真的有辦法把他安全救出來,但違背了他的信念的話,他一樣不會好去哪的。」

  「那到底該怎麼辦,要是在這樣下去他就算沒有被吳軍誤殺,也可能會因為不被關羽信任而出事啊……」

  「現在我唯一能想到的,就是等待吳軍有所動作,然後我們再趁他們進攻時再一起救出他,這樣他該回報的都完成了,應該也就能夠安心回來了。」

  「但吳軍和曹軍都沒有人願意先出手,因為殺了關羽的那一方,日後一定會被劉備復仇的,所以他們只是在互相推卸啊!」

  「這麼說也是……」

  「不,會有轉機的。」這時夏侯惇從廳內走了出來,昂首闊步的對著他們兩人說道:「如果我軍和吳軍誰都不願意先動手的話,就一起進攻吧。我會再去跟呂蒙他們商議一次,要是雙方都不願意先出兵,那最後的結果便會如鷸蚌相爭,得利逃生的會是關羽那賊漁夫。」

  「若關羽真的死了,不就違背了子鷹一開始前來的目的了嗎?」

  「我了解他,他要回報的事情在他告訴關羽要撤退後就已經達成了,現在的他只是在發揮他那普愛世人的心,盡力的減少不必要的傷害而已。」
  惇半嘲諷的說著,同時一邊緊握著拳,想起了和關羽那場未完的決戰。
  「還有,我自己也有一些未完成的事,必須去麥城那做個了斷啊--」




  麥城中,坐在城牆的石堆上,近至遠各處都有尚未熄滅的狼煙,他朝樊城的方向眺望去,目光炯炯有神。
  突然,夏侯雲打了個噴嚏,憂鬱的氣質盡散,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前幾天下雨被淋濕而得風寒了,同時又覺得耳朵有些癢。

  霧氣瀰漫在整座城中,已到了臘月冬日,天色依舊沒有放晴,也沒有開始下雪,甚至不知何時還會繼續下起雨。


  清早,夏侯雲在軍帳外搭起了一小堆篝火,但濕氣太重又太冷,花了好長的時間才終於點燃,試著在火旁取暖的他,腦中開始想起了當時與他一起墜入奔流,現在就他而言依舊下落不明的呂玲綺。

  他一直猜想著她現在到底在哪,閉上了雙眼開始回想之前兩人相處的畫面,希望能夠再好好珍惜這位愛人,也在心中向上蒼祈求她仍平安。

  「閣下在此若有所思,難道也在思念他人嗎?」忽然有人的聲音從背後傳來,雲睜開了眼,轉身看去,居然是關羽,「吾人關某欠閣下救命之情,特此前來表達謝意。」

  夏侯雲笑了一下,「沒想到身為大將軍的雲長大人也會主動來跟我說話,我這傢伙運氣真的挺不錯的啊,這麼冷的天氣都溫暖起來了呢。」

  他緩緩的坐在夏侯雲對面,也面對著營火,「若非閣下前來告知吾人,恐怕吾與這些將士都無法安然至此,早已命喪曹軍和孫吳的陰謀之中。」

  「我可不是來刻意讓你欠我的,是因為這是我欠你的,不然我可不會冒著死的危險來這裡找你啊。」雲將地上的樹枝丟入火中,說道,「你還記不記得好幾年前的赤壁之戰?」

  關羽坐姿端正,閉上了眼,隨後鎮定的答道:「當然記得。」

  「那你應該也就記得在數年前的同樣這個時候,也就是寒冬臘月之時,曹操的殘軍狼狽落魄的敗逃道你那,而你卻放過了那些人這件事吧?」

  「莫非閣下就是當時的其中一人?」

  「算是吧,但也不算是。」他又笑了笑,又丟了幾根樹枝進去,「看來你是不認得我了,不過我認得你就好了。」

  關羽反問道:「話雖如此,不過閣下是否忘記了當時我等乃是敵人,理應殺害了許多閣下的同伴,而閣下卻不為死去的戰友復仇,怎麼會反過來認為此恩當報?」

  「你當我三歲小孩啊,那時候你的大刀完全是乾淨的,你的士兵也全部都精力充沛,完全不像有做過戰的樣子,既然沒做過戰,殺我軍將士的人又怎麼會是你們?」

  「哈哈!關某果然沒有看錯,閣下的智慧超凡脫俗,且毫不掩飾,如此赤裸純淨之靈魂,吾相當佩服。」

  「先別急著佩服我啊,有沒有通往漢中道路的消息了?文錦他們還在那嗎?」

  「吾人已派遣探子前去巡查,很快就會有回報。」

  「這樣啊……」看著燃燒著的火,他的眼中倒映著火焰,「那現在軍中的人如何了?」

  「聽聞在荊州的家屬並無遭到孫吳掠奪或欺凌,又因戰事持續已久,因此現在軍內並無戰心。」

  雲故意問道:「你不打算像其他將軍一樣,把想投降的人都砍了嗎?」

  「他們畢竟是跟隨著吾至此,才落得今日下場的,吾又怎可以在此時刻將刀鋒轉向自己人呢?」關羽說道,「不知閣下尊姓大名?至現關某仍不知汝名。」

  「我叫蔣雲,字子鷹。」他很快的回答道。「不過別說我了,我就是一個長不大的死小孩罷了,說說你的事吧,反正現在也沒事情做。」

  他順了順鬍髯,鎮定地答道:「身為將領,過去私事不便告訴外人。」

  「喂,你身為將領,就可以這樣對待救命恩人嗎?」雲賊笑著,隨後裝出一副很失落的樣子。「唉--剛剛是誰說要來表達謝意的?現在怎麼連講點以前的事都不願意呢?」

  他思考了一下,然後才開口回道:「好吧,吾就向你說說,吾與兄長和三弟相遇的事吧--」

雲玩笑道,「喔?你終於要講講你那整天掛在嘴邊的大哥和三弟了嗎--」


  他又沉思了一會,許久後才開始說道:「吾尚年輕之時,還在原鄉河東解縣裡,當時城裡有許多名門豪族,常常倚勢凌人,仗著有權有勢就擅自掠奪並且長期欺凌弱勢--」

  「然後你就決定逃出來中原這了?」

  「不,當時吾也受到那些人的欺負,因此在那一年,吾便將那些惡人在一夜之間就全都給殺了。」

  「啊……」夏侯雲此時心想,原來關羽也是個這麼剛烈的人,和自己的義父夏侯惇簡直一個樣,怪不得兩人會是死對頭。

  「也因為如此,吾便踏上了流浪江湖之路,已不記得是過了幾個月還是幾年,但在之後便爆發了由張角為首的黃巾之亂,朝廷與民間都在組織義軍,吾便想前去一試。」

  「黃巾之亂?那時我還沒出生,不過聽說那件事鬧得整個朝廷都差點翻過來了。」雲回想起蔣文和惇都有告訴過自己,印象依舊深刻。

  「於是吾經過了數日的連夜趕路後,終於要到達募兵處,但在路上見到一名壯漢以寡敵眾,在和另一群非善類之人拳腳相向,吾便上前協助他。」

  「因為他讓你想起了自己了嗎?」

  「嗯,那人便是益德,也就是汝等所知的張飛,當時他只是個肉商,但卻見他人被惡官欺負因此才動手的,吾之後便與其暢談了一個夜晚,便決定結伴而行,一起前去破賊。」

  「怪怪的,怎麼只有兩個人?」

  「隔日,吾與益德在酒棧小酌,稍事休息,卻見一人低頭嘆氣,吾等見其儀表和風度皆不凡於常人,便上前詢問,他就是吾等的兄長劉備,劉玄德。」

  「喔,大哥終於登場了。」

  「他當時為了朝廷日漸腐敗,以及人民日漸難安的現況而感到無奈,而正逢黃巾大亂,於是吾等便互相交流了志向,發現三人意氣相投,志同道合,又暢談天下事且暢飲罈中酒了一晚後,翌日一早便在桃花苑三人結誓,三人雖異性異族,但望能如兄如弟,玄德為大哥,我為二弟,益德則為三弟--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只花了一個晚上你們就結拜兄弟了?你們的豪邁和豪爽我這種人真的很難理解啊。」雲依舊在笑說著。

  「接下來的數年,吾等便以匡復漢室並且創造仁之世為目標,在天下這片江湖闖蕩,其中經歷過許多瀕臨生死之劫難,至現在此刻仍是如此。」


關羽說著說著,也望向了那燃燒逐漸旺盛的篝火。


  「但現在關某卻辜負了兄長的期望,不但丟失了荊州,還落得被叛變而無法回到漢中,實在是吾畢生最大之恥辱。」

  雲沒有回話,也停下了把樹枝丟進火堆的動作。

  「赤壁那戰亦是如此,倘若那時吾沒有念在曹公對吾的恩情而放過他,現在吾也不會被至於此死地……」

  「話不是這樣說的。」他突然開口打斷。「就是因為你照著你的信念做事,你才有辦法帶著你大哥和你小弟走到今天這步。」

  「但現在吾就連這麥城內的士兵安危都無法保護,又如何能為有恩有義?」

  「那我反過來問你,你和你大哥劉備為什麼那麼堅持要復興漢室?」

  「閣下的意思是?」

  「現在很明顯是孫權、劉備、和曹操三分天下,那如果真的如每個人所說,只是為了要讓天下百姓安樂的話,那就讓三個不同的國家分別治理不就好了嗎?」

  「即便如此,若吾等不進攻,其他方也一定會試圖攻過來。」

  「那些人說到底也不過就是頂著大義的名,幹著追求自己利益,卻讓天下越來越不安定的事罷了。」夏侯雲說完,擦了擦雙手,然後抬頭直視向關羽的雙眼,並對他問道:「那,你又在追求些什麼?」


  這個問題一問出來,他突然就睜大了眼,一時之間居然也無法回答出這看似簡單卻又困難無比的問題。


  「你追求的是讓所有跟隨你的人都能得其所嗎?還是想要追求大仁之世?又或者只要能夠安穩度日就好?」

  此時,一名傳令表情緊張,匆忙地跑了過來。
  「報!」他氣喘吁吁的跑到了關羽一旁,並且交頭接耳的對他說了幾句話,就像是什麼秘密或不能公開的事一樣。

  「嗯,吾瞭解了--」隨後關羽也對那名傳令說了些話,但雲只聽到最後三個字:「--快去吧。」

  看著那人的神情,還有關羽面部表情細微的改變,雲便發現一定是有什麼事情不對勁了。


  「對於閣下的問題,關某其實也不知答案,不過吾能確認的是,縱使現在危機當頭,命懸一線,但吾人依舊會貫徹自己的信念,絕不會為了苟延殘喘而踏上自己憎恨的路。」

  「是這樣嗎--」夏侯雲點了點頭,微笑道:「那我就放心了。」

  隨後雲站了起來,拍了拍身上的灰和泥土後,轉身就要離去,「既然我已經報恩完成了,該做的都做了,那我也就該回去了,剩下的就交給你吧。」

  「且慢。」關羽立刻叫住了他,「已經來不及了。」

  他停下腳步,「什麼意思?」

  「吳軍在我們剛到達麥城時,就已經包圍這裡了,他們只是在等著曹軍前來,要一起將吾等的首級取下而已。」關羽道。「閣下若出城,必會被視為我軍之人,恐怕會被嚴刑拷問,甚至處死的。」

  自己的立場處於三方的中央點,夏侯雲明白他的話,但更重要的是既然敵軍已經來了,就代表危機已經更進一步。

  「那你現在打算怎麼做?」

  「吾已派他們立刻在後門集合,並且在正門上布置假人,從後方突圍直接回到漢中。」

  「可是漢中的路已經被文錦封鎖了,去了也是送死啊!」

  「但又無法不做嘗試,難道要向孫吳小賊們投降麼?」

  「暫時投降也無妨啊,重點是現在性命要先保留下來,如果為了尊嚴而丟失了性命,你覺得你的部下與大哥和三弟會高興嗎?」

  「吾已說過,關某會以自己的信念與方式度過每個難關。」隨後關羽站了起來,向左右揮了揮手示意,「走了,要離開了。」


  就雲的所知,現在通往漢中的所有路線都是被文錦封殺的,而現在前有曹孫聯軍,後有涼鬼兵團,幾乎是窮途末路,完完全全的絕境。


  不到半刻時間,關羽的軍隊便駕著快馬往麥城後門迅速衝出,頭也不回的往有路的前方衝刺而去。

  此時,陰曇暗天又開始下起了雨,而且沒過多久就從淅淅瀝瀝變成滂沱大雨,頓時雨霧交加,使得能見度又變得更低了。迅速且密集落下的雨滴拍打著周圍的樹葉以及野生植物的葉片,整條道上只聽得見下雨和馬蹄的聲音。

  關羽身旁的一名隨從喊道:「前方有好幾條分岔路,每條路都很窄,容不下我等上百人同時進入的!」

  「唔--」他立刻停下了馬,轉向對所有人喊道:「各位弟兄們!前方有近十條不同的小道,但無法一起進入,請各位在此解散吧,但請務必要全部活著回到兄長那!」

  「但將軍,我等都想繼續追隨且護衛您啊!」、「是啊--我等願意性命保護您……」眾人聽到下令後,紛紛哀求般的喊道。

  「不可胡鬧!現在可是危難當頭,吾自有辦法能夠自保,請各位快點分散而去。」

  就在此時,後方傳來密集的馬蹄聲,踏在地上雨的積水使得聲音更加響亮,還有那高聲地大吼,讓危機感更添。

  「喂,那些人好像是孫吳的軍隊啊!」雲看到那群人馬身著紅衣甲又高舉「孫」字紅旗,馬上就對關羽喊道:「看來連後門的路他們也早就被布下埋伏了,快點走啊!」

  「那就更加不可拖延了,快快散去--」


  緊接著關羽便只帶著十幾名隨身護衛和夏侯雲,然後往其中一條看似無人的小路直奔而去。

  不妙的是關羽等人的馬匹似乎因多日缺糧,體力漸漸不支,就連那匹原本很快的赤兔馬也略顯疲憊了,使得逃亡的速度變得緩慢。但更為不妙的是吳軍的速度還在加快,因此兩軍的距離逐漸縮短,替他們壓後的夏侯雲,在雨霧中也幾乎可以看清楚那逼近而來的敵人了。


  「你們加快速度,別管我--」雲向最前方的關羽大吼道。隨後夏侯雲駕快馬鞭,但自己轉過身來,將背著的弓拿起,開始拉箭朝前來的敵人射擊。

  「嗚啊--」當拉一放開弓弦,傳來的便是敵人的慘叫。

  每發箭即使是在混亂的雨勢又或者迷濛的霧中,都能夠精準的射中敵人的身體甚至要害。

  「再來!」此刻的他,簡直就像他的神射手叔叔夏侯淵,那專注的眼神,直到射箭時每一寸的細微肌肉,都與淵本人一模一樣。


  幾箭射出,已成功的放倒敵人的前鋒,儘管在馬背上震動不已,夏侯雲仍成功的接續射倒了好幾波快接觸到自己的吳軍。只不過每次的攻擊也只能稍微緩速他們一點而已,他們很快的就反應過來,讓下一波人上前補位,速度極其之快的再次追上前來。

  「可惡--」箭已用盡,夏侯雲立刻將弓背回,然後將空箭筒丟向敵人,接著開始掏出身上帶著的所有飛刀,不斷朝奔來的敵人們擲出。

  「前方有很強的敵人啊!」那些孫吳軍的士兵雖然仍然在向前,但看著不斷倒下的前鋒士兵,也開始對夏侯雲有些畏懼了。
不久後飛刃也用盡,但敵人還是不怕死的繼續追上來,見情況不妙的夏侯雲只好放棄拖延,加快速度向前尋找關羽。

  沒過幾秒,一側的分岔小路又殺出了幾支敵軍,但仔細一看,居然是曹軍的將士們。

  「該死,是自己人!」夏侯雲只好迴避,也不對他們進行攻擊,繼續朝看不清的前方衝去。

  沒料到赤兔馬剎然發出慘叫,將馬上的關羽整個人摔了出去。
  「什麼--」
  他身後的護衛也一樣,在過同一個地點時也因馬摔倒而重重跌落在地。雲見狀立刻停了下來,更靠近仔細一看,發現居然是因為有人刻意布下了帶刺的絆馬索。


  左右小道與草叢又殺出了更多的吳軍士兵,全都以關羽為目標,拔劍直衝向他而去,「全部給我上,一定要把關羽給我活捉--此戰的頭功就非我馬忠莫屬了!」


  夏侯雲從馬上跳了下來,並且越過了荊棘絆馬索,跑到了倒地重傷的關羽一旁,並且拔刀指向敵人,護衛著他。「別想靠過來,否則你們就都得跟剛剛那些人一樣,全都仆倒在地。」

  「好大的口氣啊,來人把他也給我拿下!」那個叫做馬忠的人著急了揮手,讓身旁的士兵全都上前去。

  「真是不要命了--」他一個箭步上前,匕首甩出,長刀與小刀鋒芒一露,便連續擊殺了好幾名敵兵。

  然而正當他轉過身,看到有一人要直直的劈斬自己並且意識到來不及抵擋時,就聽到了那個人的慘嚎。當敵人倒下後,看到的是半起的關羽手執長柄大刀,姿勢是剛出完刀的模樣。

  「此處不能久留,閣下還是快走吧。」縱使大雨傾盆,仍能看到關羽那堅定的眼神正看著自己。

  「你在胡說什麼,怎麼可能讓你一個人死在這裡?要走也是一起走!」
  又解決了幾名敵兵後,夏侯雲便回頭試著攙扶起關羽,然後往無人的方向前去。


  走著,跑著,路上又有不停出現的敵人,他們兩人肩搭著肩,替對方和自己反殺著前來突襲的敵人。
  但,走沒多久,他們走到了末路--前方是如瀑布般的斷崖,而崖下是狂暴的洪流,若跳下去雖能逃過追兵,但絕對更有可能反而摔死或溺死。


  他閉上了眼,抬起頭嘆了口氣,為此刻無盡的無奈而感嘆著,「看來天要絕吾之命,吾也無法拒絕啊……」

  「天也好,神也罷,再怎麼樣都別放棄,只有你放棄的時候才算是真正的輸了。」夏侯雲正想要帶著他走回頭路,但這時候吳軍的馬忠又帶著軍隊殺來此處了,「又是那個白癡的傢伙……」


馬忠刀指著他們,並且囂張的喊道:「唷!關羽和你個臭小子,你們倆讓我追的好辛苦啊,還不快點束手就擒!」

  「擒你娘……」雲正想要回喊,關羽便伸出了手擋下,似乎是示意他不要再向前或多做回應。

  「把堂堂的前將軍關羽生擒,這樣的大功勞一定會讓我獲得很多獎賞的,包括你那匹寶貴的赤兔馬,很快也會成為我的胯下坐了!哈哈哈--」馬忠說完後還大笑了幾聲。

  一旁的護衛靠向了馬忠,並且對他小聲的提醒道:「可是將軍,您剛剛佈下的是帶刺的絆馬線,恐怕已經傷到寶馬的腿腳了。」


  忽然間,馬忠無言以對,全場氣氛凍僵。他安靜下來低頭沉思了一下子,便又暴怒的抬起頭並舉刀指向關羽吼道:「混帳關羽--我要把你這該死的傢伙給殺了!」


  「喂,還是我們從這跳下去試試看?幸運點的話說不定既不會被摔死也不會被淹死啊!」夏侯雲拉了拉關羽,並且看向了那急速的湍流。

  「子鷹閣下,現在吾所說的話,請閣下務必聽清楚了--」他語氣依舊鎮定,但帶著與之前不太相同的一種氣息。「在這條急流的盡頭會有座城砦,裡面有兩名原是我軍的將領,一名叫做郭睦,一名叫做鄧輔,他們現在都是文錦手下的人,也就是涼鬼兵團的爪牙,只要找到他們,或許就能夠找到文錦。」

  「我不是說過文錦現在還在漢中那想伏擊你了嗎?而且現在你說這個要做什麼?」

  「據探子回報,在通往漢中的道路上有大量涼鬼士兵和山賊混戰過後的屍體,文錦卻不在其中,就代表他一定還在襄樊一帶。」

  「山賊?怎麼會是山……」問題還沒問完,夏侯雲就立刻想出了一個和記憶能夠連結的可能性,「難道是他?」

  「記住了,這天下或將還會混亂數年甚至延續數世,但是只要文錦和涼鬼兵團一日不滅,中原就絕不可能輕易的脫離這片暗影,天下眾生便難以見到真正的光明--」

  「你還是沒跟我說你跟我說這些到底是要做什麼,而且現在情況危急,你現在說這些也沒用啊!」

  「關某只是吾能夠寄託於閣下,讓閣下能夠完成吾人最後的願望。」關羽微微的回過頭,看向了一旁的夏侯雲,「因為閣下在關某此生中,是吾所見過,最為忠義之人。」

  「你現在是想幹什麼,怎麼一直說一些奇怪的……嗚!」


  話說到一半,關羽忽然將大刀反轉,以大刀刀背擊中了夏侯雲的腹部,使他整個人飛出了懸崖外,就要往猛流中墜落。

  「去吧!子鷹閣下--毀滅暗影壟罩的亂世,並且開啟通往未來的道路吧!」


  關羽緩緩的轉過身來,並且將大刀直立於地,閉上了雙眼,抬頭向天,任雨在自己的臉與身體上拍打。

  「大哥,三弟,請原諒吾人,關某要擅自先走一步了。就讓我們在另一個世界的桃花源,再次許下誓言吧……」

  從空中落入洪流之中的夏侯雲,望著崖上那逐漸渺小的綠色身影,即使伸出了手卻也完完全全無法觸及。




  「關羽--!」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61926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夏侯惇|關羽|輕小說|三國志|連載|三國|樊城|歷史|三國演義|小說

留言共 1 篇留言

瘋癲狂人
終於更新了!! 越來越高潮了啊~~
是說馬忠也太好笑了點wwww

06-23 21:35

K.I
謝謝你喜歡,感謝你的支持唷![e34]06-23 21:3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bingh2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第十一章-... 後一篇:[達人專欄] 第十一章-...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san0196san0196
『推坑要在觀影後』用簡短沒負擔的文章希望你看一齣好戲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2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