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海之勇者『羽黑』的終焉(中) - angelguga的創作 - 巴哈姆特

創作內容

11 GP

【翻譯】海之勇者『羽黑』的終焉(中)

作者:幽影│艦隊 Collection(原名:艦隊收藏)│2018-04-26 15:17:19│巴幣:22│人氣:773

艦これ ラバーキーホルダー Vol.7 [6.妙高改二]

看了看,上篇發表時間是2017年4月28日,而發表中篇的今天是2018年4月26日……相隔近一年之久。





《艦これ》上次活動,2018冬活【捷号決戦!邀撃、レイテ沖海戦(後篇)】,在下斬殺最終關卡E7的第一位Boss『戰艦水鬼改』當下,用了上面的陣容。

其中僅『速吸』『妙高』非婚艦。由於『戰艦水鬼改』裝甲極高(305),二隊除『摩耶』外,都配上Cut-in。

『妙高』非婚艦,且沒有運改修,因此擺旗艦位。心想這場打完,就買戒指婚『妙高』。

不知是否心意傳達到了,在下用這組陣容出擊,並於第4次進王後,『摩耶』連擊,其餘5位艦娘皆打出Cut-in,將『戰艦水鬼改』轟殺,二隊MVP正是『妙高』!



在下說到做到,馬上買了戒指,並於3/16日交給她,幸運地+6運喔^_^

高興之餘,在下想起這篇回憶錄的第二段,就包括『妙高』的故事,並發現在下竟已延宕如此之久,遂立即動手翻譯。

文章開始以前,先向各位道歉一下,就是第一篇後段那句『這裡距離蘇門答臘的池田很近……』

後來在下讀到其他『羽黑』乘員的回憶錄,才發現石丸爺爺的錯別字,是『油田』才對!

此外,文中『上水』『一水』等,應當是階級簡稱。

這篇原文的錯別字還不少,一經發現便在下便逕自訂正,若有疏漏之處,還請不吝指教。

※      ※      ※      ※

2 『妙高』之苦戰

『妙高』中雷

比島沖海戰(錫布延海),『妙高』負傷暫且返航汶萊後,於昭和19(1944)年11月3日在新加坡、實里達軍港入港,入渠五萬噸浮船塢,頂著空襲警報趕緊修理各部損傷,直到片舷機關恢復20節左右的航速。出港試航一次過後,在各處空間裝載水銀、鋁土、生橡膠等戰略物資。此外還順便帶上了幾百人,於12月22日由驅逐艦『潮』護衛返國。

沿馬來亞半島北上,23日抵達『西貢』附近的『聖雀』外海。

譯註:原文『サイゴン』,IJN漢字:西貢,現名:胡志明市;原文『サンジャック』,IJN漢字:聖雀,現名:頭頓(本文沿用IJN漢字)

※此時『潮』也於不久前遭『企業(CV-6)』打成中破,僅片舷輪機可運作。所以此處之『護衛』實際上是兩名傷兵互相扶持著要回家……然而最終僅『潮』回到橫須賀


上圖引用自b775232000(喵哈哈)的小屋,馬尼拉港空襲,對面就是『企業』


聖雀

艦長『石原 聿』大佐,背負著乘員返回祖國(日本)之熱切期望,僅憑片舷輪機出航。為閃避潛水艦襲擊,在許多細節方面費盡苦心。艦長下令在薄暮、拂曉時分嚴加警備,心知一旦離開間諜橫行的新加坡,就必定會被潛水艦給盯上。

第一天平安無事地過去,迎戰第二天的夜晚。早早用過晚餐後,自下午7點實施薄暮訓練,以第一警戒配備嚴陣以待。

是日,暮靄四合,障人眼目。交接不久,『妙高』乘員尊稱為警備之神的警備長『堀內 恆雄』中尉道:

『今夜恐將遇險,大夥嚴加戒備!』

……隨後登上防空指揮所。艦橋的2號警備員,負責左舷最前方20厘米望遠鏡的『山崎 善人』兵曹,對於夜間警備相當拿手。


《艦これ》裝備『熟練見張員』

注視著水平線上方並左右轉動,發現某處水平線上浮的黑影,報告道:

『左三十度 一萬二千、可能是潛水艦、方位不明』

艦長與航海長都在。

『佐藤 文雄』航海長下令:

『2號警備員,注意那可能是潛水艦的玩意』

此刻,本日機關科的值班人員,『水口 義一』掌機長正讓本艦以14節航行。

機關科也收到聯絡。

『敵我不明 同行 潛水艦 一萬』

之後,報告陸續進來,表示距離正在接近。長官下令提高鍋爐壓力,以備萬一。

再次聯絡。

『約四十度 可能是潛水艦 逐漸接近、八千』

『高橋 幸雄』航海長與艦長商談了什麼,似乎有泰國艦艇在附近海上航行,並發來電報。

航海長下令:

『警備長,注意左四十度 同行 潛水艦』

並指示防空指揮所嚴加戒備。

值班將校發出廣播:

『各科停止訓練、各分隊領取宵夜』

四分隊的『木田 恆夫』兵曹,打算離開崗位時,聽見防空指揮所傳出『左四十度 潛水艦 浮上』的聲音,連忙返回1號探照燈處。

不久,聽見廣播『各就各位』。將探照燈轉向潛水艦,可清楚用肉眼確認。

『先前發現的是潛水艦無誤、左四十五度五千』

隨後馬上傳來『各就各位』的聲音,山崎兵曹稍稍鬆了口氣。

艦長下令:『左砲戰準備!』

防空指揮所內,也能聽見堀內警備長宛如怒吼之聲:

『敵潛水艦、開始潛水』

接著高喊:『魚雷發射!』

警備長正在辨認發射的水泡吧,至今仍未發出砲擊、轉舵的命令。直到從水中聲波定位器室接到『左魚雷音探知』,艦長終於下令『射擊』,航海長『全速左滿舵』的聲音響徹艦橋。

高角砲連續發射之聲轟鳴而發。艦底,掌機長也被驚動了,由於毫無預兆地,全速航行的指示突然送到眼前,令他判斷發生了緊急事態,遂不顧機關可能因此裂開、損毀的全力回轉。

可是,已經遲了。2枚魚雷通過左舷,其中1枚命中後部!

當此之際,木田兵曹見到火柱自後檣直衝天際,並感到彷彿自下腹被頂了一記般,令人毛骨悚然的巨震與轟鳴。此刻,恍若大朵煙火般綻放在宵暗的天空中的美麗閃光,令他一瞬間看得入神。

一向熱心工作、明察秋毫,『妙高』乘員們稱作『必成大器的精英艦長』並引以為傲的石原艦長,繼錫布延海之後,應對這種緊要關頭時的不甚高明,而遭部分乘員冠上『陸軍大佐』這種不中聽的外號。可是,日後他還是榮升少將後,轉任航海學校校長而退艦了。


救了『妙高』一命的電探

昭和18(1943)年11月,第五戰隊之『羽黑』『妙高』,裝備了二一型(對空)電探,突入『布干維爾島海戰(美稱:奧古斯塔皇后灣海戰)』。可是,與上級的期待相反,這座電探沒什麼用。儘管如此,二一型仍妥善地被用於對空哨戒。昭和19年6月,『馬里亞納海戰(美稱:菲律賓海海戰)』過後,改為裝備二二型水上射擊用電探。


《艦これ》裝備『22号対水上電探改四』

關於裝備位置的問題,兩艦相關人員討論了一番。喇叭狀的天線,被設置在『妙高』主砲射擊指揮所的兩舷處。另外,艦橋下方後部兩舷處,增設新的機械室。8月上旬工程完畢,在林加展開訓練。

當此之際,久里濱的海軍通信學校內,新設的電測學校第三期畢業生,『松本 七之助』上水等4人搭上本艦。與『濱砂 虎司』『甲斐 茂』『三堤 八郎』兵曹等執勤至今的乘員一起,開始新型的訓練。

這座二二型為水上戰鬥用,因此性能很好。根據目標的差異,測定距離可達三萬公尺。藉由轉換裝置,測定(精度?)甚至可以到公尺單位,但方位卻不夠準確。

動作幅度一大,就會齒輪抖動、指針亂跳。大大的喇叭狀天線也很有問題,高速航行時被風一吹,就喀噠喀噠地搖晃。儘管有這些缺陷,對於測距工作我等仍有自信。

至今為止的訓練,總被警備的第七分隊搶先。因此遭人在背後罵『沒用的傢伙※』。然而我等電探員堅信,擺脫如此臉上無光的那一天就快了,以此激勵自己繼續努力下去。

※原文『昼アンドン(昼行灯)』,字面意思是在白天打燈籠,引申為『無用』。實際上晝行燈(日行燈)有助於降低交通事故率,中華民國已規定:2017年元旦起新出廠的摩托車、2018年元旦起出廠的小型車、2019年元旦起出廠的大型車需具備晝行燈

雷伊泰灣海戰當時,沒有那個機會。聖雀外海的戰鬥,將是我等最初亦是最後的唯一機會。

『電探 偵測左方上浮之潛水艦』

艦長的命令來了,氣氛頓時緊張起來。

此刻,展現我等之真金,無懼火煉之時已至!

「左42度 五千八百!」

濱砂左測距長發出似是帶著顫抖的聲音。發信手松本上水,頂著毒辣的陽光,配合指針按下按鈕,那裝置就能自動將信號送到上面與發令所。

若隔著松本發信手望向顯象管,可以看到感度(靈敏度)2。測距值也可通過傳令兵成富巽一水送至艦橋。隨著(對方)逐漸接近,感度亦上升至3。雖非絕對,但感度會因此提高。

下午8點35分,主砲、高角砲總算開火。高角砲似乎是三連射……

隨著濱砂測距長大喊:「中了!」

……四下接連傳出高呼萬歲之聲。

是日,高角砲測距與主砲測距,皆因天候不佳而無能為力。當然,探照燈也無法照射。我等以電探測距開火,命中潛望鏡,敵美軍潛水艦『青鱸(USS Bergall,SS-320)』遭重創而失去潛水能力,最終落荒而逃。若沒有這發命中彈,天曉得『妙高』的命運將會如何。

帝國海軍,僅憑電探測距對敵艦造成損傷,恐怕也就這次了吧。總之,『妙高』被這電探給救了。

※《艦これ》『妙高改二』任務【新型電探を配備せよ!】取得『22号対水上電探改四』想必由此而來


生與死

爆炸後,赤羽第八分隊長與應急修理要員心想,五號砲塔稍後方的後部,恐怕全被爆炸的氣浪給炸飛了。到早上才知道,後部結構尚在。本艦雖仍以慣性航行,但沒多久便停了。從沸沸揚揚的重油上冒出來的煙,讓人更不清楚現場情況。

夜去天明,狀況明朗。後甲板處,從遭魚雷命中的左舷為底邊,被炸缺了一塊三角形,而其頂點剛好碰到右舷。最後部甲板處,右舷2支傳動軸與龍骨、以及從龍骨到右側外殼,僅存些許相連。甲板剩下的部分,乍看猶如烏賊軀幹。甲板下方還有幾個破破爛爛的房間,其中尚有8名倖存者。

排水、滅火、救助行動立刻開始。應急班八分隊『岸田 昌壽』班長,眼見後部應急班的新垣兵曹以下眾人,負責的工作料工廠整個不見蹤影,以為這批人已全數陣亡。

為觀察後部情況,他從上甲板走下來。原本平整的甲板已化作一片片蜷縮扭曲的鋼板,下方竟傳出人聲,而且還是自己麾下分隊員的聲音。大感不可思議的他,用棒子咯噔咯噔地敲了敲……

「我是岸田,大家還好嗎?」

「我們很好,拜託讓我們出來。」

(這批人所在之處)一邊(因為爆炸)被堵住了,另一邊則是海。助其脫困後,詢問方知情況如下:

當天訓練過後,大夥打算在夕陽下納涼一下,於是到後甲板稍事歇息,結果沒聽到各就各位的號令。忽然間,面前的鋼板立起,並壓了過來。眾人立即在甲板臥倒,所幸他們臥倒在通風筒下方,全員平安。因為通風筒撐住了那片沉重的鋼板。

若位置再差一點他們就沒命了……
若及時回到崗位他們就死定了……

對這不可視的命運之神的惡作劇,我等僅能為之驚懼不已。


然而,並不只這批人。那暗夜之中,待在本艦後部的還有七分隊的操舵員、九分隊的應急要員、水雷科員等。

本艦最後部雖設為倉庫,可是後部中央下甲板有個操舵機械室,又名『應急操舵室』。平時以動力驅動舵機的軍艦,故障時以人力操舵,就是在那個房間。這裡距離爆炸現場極近,裡面4名乘員中的2人當場斃命,操舵長『河野 克水』兵曹也是其中之一。

譯註:根據行文結構、用字遣詞,以下可能是另一位乘員寫的

海水一齊浸入。冰冷的水與戰友的急救,讓我醒來了。浸水甚劇,如瀑布般直落,很快便湧到胸口。這個房間的出入口設有約1公尺的圍板(coaming,防水裝置),上有四個把手,中甲板的應急修理要員,從上面將它關上了。

爆炸的氣浪,將三個把手給炸沒了,最後一個也僅存半邊相連。當下我只能將艙門打開到,可以探出半個頭左右的程度。上頭沒人幫我開門,海水持續上湧,不快點打開門,大家都會沒命。

我將手探出去,摸索另一邊的把手,可是在驚慌之下,怎麼也摸不著。費了番功夫總算摸到了,要是再晚個2、3分鐘,恐怕就有人會淹死。

走到外面,我愕然見到一片火海。我等第五戰隊,由於重油裝載量少,戰時遂將下甲板的十五號機關科兵員室,改造為重油槽。房內的槽體炸了,裡面當然就燒成了一片。

從中甲板往陰暗的前部看去,那裡已是個大洞,海水淅瀝瀝地落回下方海面,四下皆是翻滾不已的紅色火團,望之猶如地獄的大鍋,令我直感鬼氣森森。上方黑雲罩頂,赤色的鬼火令五號砲塔看不分明。

雖說現在是撿回了一條命,可是身處黑暗之中,此時要說得到命運之神的眷顧還太早。我等3人決定趕緊去上甲板,後部排水泵浦室的『島崎 博』兵曹,由於房門被炸壞,海水一齊湧入,他遂游泳逃出。再加上其他2名深水炸彈員,合計8人往上甲板出發。

燃燒的重油帶,自左舷流出、途經後部,眼看又將轉向流回右舷前部。『中村 武夫』水雷長遂大聲告知,要求後部倖存者往右舷方向跳下去再游回來,並要求水雷甲板放下繩梯。

上甲板的鋼板,因為起火的重油而越來越熱。8人接連跳上去,憑著微弱的光線,通過翻滾燃燒的重油間的落足點,好不容易才走到梯子處。如此一來,被留在最後部的這些倖存者,總算平安得救。


爆炸的同時,有4人被拋落海中,所幸皆由『波多江 久雄』少尉指揮的艦載大型艇救起。犧牲者計12名。

工場長『關 右衛門』中尉指揮的消防行動亦馬上展開。艦內泵浦全數聚集的同時,本艦的消防設施亦動員起來放出海水,三十道以上的水柱一齊放射的景象堪稱壯觀。可是,對這重油火災來說卻沒什麼用。

天明,八位分隊長們巡視時,乍看火勢漸微。可是仔細一看,砲塔下方重油槽破裂的部位,仍可見到火舌吞吐。

隊長們商量過:難道就不能打進木栓,再用濕布蒙上,將火滅掉嗎?

但結果是,由於視線不良的危險而將之放置。此時沒有採取行動,便是這火持續燒了2天的原因。

砲塔下方,有座更大的重油槽。這座重油槽上部被炸破,火勢因此轉移。因為海水從槽體裂縫不斷浸入。隨著海水流入,重油逐漸被推上去,帶著火的重油便流了出來。

如此兩天三夜間,『妙高』後部成為一片火海,並延伸至前部,其尖端遠達舷門附近。我等只好對接近舷梯的著火重油噴水,這樣一來應急要員們就沒有休息的時間了。不光白天要警戒是否有飛機過來,夜裡也要擔心小型艦艇接近。


與暴風雨的戰鬥

如斯猛烈的重油火災,也屈服在低氣壓接近帶來的波濤威力下,又或許是重油已燃盡,火勢越來越弱……大夥可為此苦戰了兩天三夜。

火災漸去,接下來我等要面對的,就是疾猛的風勢。首先,殘存的後甲板被浪頭給捲走了。

26日,風勢越來越大。殘留在左舷的鋼板,在巨響聲中被連根拍落。隨著大浪打來,還能在水面隱約見到左舷2支推進軸,在暴風雨中折斷,沉入碧海。那玩意直徑多少啊?這點我並不知道,內心只是對這清楚揭示在面前的波濤偉力,深感恐懼。

機關科與內務科軍官,也憂心忡忡地注視著。右舷2支推進軸,在最近一次入渠時,被極重視地用20mm鋼索捆起來,前端在5號砲塔基部,仔細將它纏好。

本艦乘著浪,每當後部沉降,便會給鋼索施力。鋼索與砲塔劇烈摩擦到白煙生起,甚至還擦出火花!

『後部隔壁危險!』

……這則通知來了。轉眼間,赤羽八分隊長臉色陡然大變。

「內務科全員,中甲板!」

聞言,應急要員們一齊拔足而出,此刻已顧不上推進軸了!

應急要員們一走,馬上就在機關科軍官的注視下,冒出劈里啪啦的火花,並傳出並不響亮的聲音。

鋼索斷了,剩餘的推進軸也離艦而去,龍骨也跟著從中斷裂。

八分隊長一到,立即在『山本龜三郎』內務長指揮下,拼了老命繼續防水工作。隔壁與殘存的甲板不斷被浪捲走,五號砲塔正下方的兵員室後面,已完全不見蹤影。

『妙高』當真已成軍艦之『達磨』。

譯註:日文『達磨(だるま)』是不倒翁的一種,造型模仿禪宗開祖達磨的坐禪姿。用在此處是以『達磨』無手腳之形,比喻『妙高』龍骨斷裂、推進軸盡失之苦境

而且,危機正逼近這面厚約4、5mm的隔壁。後部支撐盡失的它,直接遭波浪衝擊。倘若這道牆被擊破,後部彈藥庫必難倖免。此間之重,如字面上所言,與本艦之浮沉息息相關。

※原文『浮沈にカカわることになる』之『カカわる』應為『関(かか)わる』之筆誤,在下逕自訂正

風勢越發猛烈。內務長奔去當下,眾人正以1公尺為間隔將之補強。

『趕緊補強!』

八分隊長也拼了老命,首先用三寸角材※楔入天花板,立在地板上的位置同樣打入楔子將之固定。

※原文『三寸角』,意為底面90x90mm之方型木材

長70cm、寬40cm、厚1cm的板材為壁,在它與(剛剛立起來的)柱子之間打入支撐棒,此時『趕緊補強!』的命令再次來到!

咚咚!!

狂暴的浪頭打來,鋼板應聲彎曲。不只鋼板,柱子也跟著彎了。鋼板與鋼板的連接處,宛如大型噴霧器般的海霧疾噴。每當高波大浪一至,兵員室立即傳出令人毛骨悚然的鳴動。

此刻,『妙高』已陷入有生以來最大的危機。

「死守現在這面牆!」

古賀副長發給八分隊長的手令一至,指揮聲又更高了。

後幾段也有支援隊,只見此時撐起的柱子,已密密麻麻到無法再加補強柱的程度。並且也接到手令:

『用導軌焊接起來,全力守住這裡』

火災發生時,內務科員們也沒睡。八分隊長、內務長、工場長等內務科特務士官,不眠不休地忙了4天。

當此危急之秋,特務士官之活躍驚人如斯,支持他們的下級士官,表現同樣可圈可點。隨著導軌被帶來,『妙高』再次脫離了危機。然如今仍需曳航,只要還未入港,就不能說已沒有危險。

此刻絕不能疏忽大意!

發出請求後,300噸左右的船一艘艘過來圍在『妙高』四周,大概30艘吧?看起來像樹葉一樣。

不怕碰上潛水艦嗎?總之『妙高』乘員表示感謝。

27日,拜託2000噸左右的商船曳航。可是一點都沒前進,纜繩就繃斷了,『妙高』乘員又陷入了不安。


『羽黑』的救援

12月27日,『羽黑』接到求救的請求。橋本司令官與參謀們,接到:『妙高』中雷……這則來電當下,似乎就打算立即出航相救。可是消息傳出,下士官兵與士官當中,馬上就有人發起牢騷。下士官兵那邊之所以如此,乃是想到過去發生的一樁事:

昭和18年11月初,『布干維爾島海戰(美稱:奧古斯塔皇后灣海戰)』打完,從拉包爾返航特魯克返途中發生這件事。『羽黑』,受命令接替第四戰隊的『鳥海』,為負傷的『日章丸』曳航。

用了3天,方才通過敵潛水艦出沒的危險海域而歸。『妙高』『初風』發生衝撞後,『羽黑』獨身直面敵方彈雨奮戰而歸,但乘員對此頗為不滿。

「至今為止之事,也就至今為止。」

是這麼說沒錯。可是,這次狀況不太一樣。本家(ほんけ,這裡應該是高級士官的意思)那邊也有些微詞。

士官那邊的理由,跟下級士官兵不太一樣:

「從西貢附近到新加坡一帶的海域,敵潛水艦最多了。在如此危險的海面慢吞吞地曳航,『妙高』『羽黑』會一起沉掉吧!天下哪有這麼白痴的作戰?」

「叫實里達的拖船※去拖回來就好啦!」以砲術長為代表,這麼主張的也大有人在。

※原文『タグポート』應為『タグボート(tugboat,拖船)』之筆誤,在下逕自訂正

「先任參謀已表示要『羽黑』曳航。他是認真的,絕不會(像各位講的)那麼做。」

愁眉苦臉的首席參謀也沒多回答,沉著臉轉頭就走。可是,乘員們的不滿,在副長的勸說下,馬上就化解了。

※以下缺2頁。原本『3』應在其中,為求通順在下將後面的『4』改為『3』


瞭望台

11月29日上午7時,自林加出發的『羽黑』,於實里達入港。傍晚,原信號員長『田本 康准』士官以下40多名乘員退艦,餘下全員為其送行。

12月2日,本艦乘員獲准於新山(Johor Bahru)上岸。自今年7月28日之上岸許可以來,當真睽違4個多月。用力踩在大地上的感覺沉重如斯,正因為我等自激烈的雷伊泰灣海戰中生還,方才感慨良多。

從停泊處算起約50公尺處,是馬來半島縱貫道路(日文:マライ縦貫道)。往左走有座陸橋,我等沿著與山下軍團※行軍時相反的方向,步行前進。


山下 奉文(やました ともゆき,1885年11月8日~1946年2月23日),外號『馬來之虎』

※文中提及之『行軍』應為著名的『腳踏車閃擊戰』:山下率領5萬日軍,帶著400輛戰車、120門火砲、12000輛腳踏車,以腳踏車為主要交通工具,僅2個半月便攻佔馬來半島


日稱:銀輪部隊(ぎんりんぶたい)

※據說這批日軍出征前在台灣特訓,從台北騎到恆春再騎回來



※戰後,日本陸上自衛隊仍保留其名號、編制一段時間

左側,新山的街區在視野中拓展開來。走過大概6、7百公尺後向右轉,爬上坡道。從那裡的小路向右走進去,有個軍隊集會所,裡面有賣年糕小豆湯(日文:汁粉/しるこ)。並且,從集會所背面的緩坡向右登上去,可以走到瞭望台。



這裡到底是何時被蓋起來的?是不是在英國開始統治新加坡後不久,於此要處蓋了這座建築?

被椰子林包圍,蔓草攀緣、苔痕遍佈的建築物二樓,被用作慰安的房間,內有中國籍、韓國籍、日本籍……等各國女性。特魯克、帕勞※、國內軍港等艦艇出入之地,必有慰安所。像此處新山瞭望台一樣,常有海軍軍人出入之處也不少吧。

譯註:原文『パラオ』,舊譯:帕勞,今譯:帛琉(本文沿用舊譯)

歸途,我等經過王宮……本人還滿想多來幾趟的,左面的建築物為寶物館,似乎有人在參觀。王宮對面有間伊斯蘭教寺院,是棟瀟灑的建築物。

昭和19年12月5日,『羽黑』於五萬噸浮船塢入渠,維修突出部(バルジ,或譯:防雷艙)。

16日出渠,在碼頭橫靠,進行撤去二號砲塔砲身之工作。還有,由於發現第三輕油(柴油)庫浸水,本艦於翌年1月22~30日,再度入渠。

橫著停靠在實里達軍港期間,餐具在陸地上的洗滌場清洗。從爪哇徵收的大量勞工,拿著空罐子在那裡等著討剩飯。『羽黑』的年輕水兵向他們潑水、揮舞著飯鍋打打鬧鬧,甚至故意扔掉剩飯。

這批勞工乃『為了建設大東亞共榮圈』之名義,被帶來這裡的吧。由於收入微薄與通貨膨脹,過著三餐不濟的生活。他們的內心,究竟如何看待我等皇軍這樣的行為呢?


第五戰隊


上圖引用自b775232000(喵哈哈)的小屋

廣為人知的第五戰隊當中,佐世保鎮守府所屬,『妙高』『羽黑』這對組合,從大戰爆發起,就一直一起行動。

昭和19年10月23日,(栗田艦隊)於巴拉望水道遭敵美軍潛水艦襲擊,第四戰隊唯一健在之『鳥海』,即日起轉屬至第五戰隊的指揮下。日後,『高雄』也隨著第四戰隊解隊,被編入第五戰隊。

翌24日,我等之戰隊旗艦『妙高』遭雷擊重創,離開戰鬥序列,戰隊司令部轉移至『羽黑』。再翌25日,『鳥海』亡於薩瑪島海上。

譯註:這裡可以參考先前的【翻譯】藤波、薩瑪島:來自甘比爾灣的信

11月21日,第七戰隊解隊,『利根』『熊野』亦轉屬至第五戰隊。健在之『利根』,當天啟程返國。

昭和20(1945)年1月1日,進行艦隊編成調換,『羽黑』離開服役以來,配屬至今的連合艦隊第2艦隊,轉屬至南西方面艦隊。當天,第2艦隊長官發來簡單的電文:

「祈願多年立功甚多如妳 武運長久」

身在國內的『利根』調離第五戰隊,『大淀』替補加入。

正因為待在快要陷入孤立的南方,我等有時會感到不安,特別被調離連合艦隊序列當下,乘員間開始湧現不滿之聲。比如……

『我等究竟是為誰而戰?』

『我等是否被置之不理?』

1月20日,失去戰鬥力的『妙高』『高雄』,轉屬至第1南遣艦隊。其後……

2月5日,『羽黑』從當下所屬之『大河內 傳七』司令長官的南西方面艦隊調離,轉屬至『福留 繁』司令長官的第十方面艦隊。

還有,就在同一天,『足柄』加入第五戰隊,此時我等之戰隊編入了3艘巡洋艦。2月10日,『大淀』參加『北號作戰』,因此變成2艘。

5月15日,由於『羽黑』戰歿,一路走過漫漫長路的第五戰隊,於不久之後的6月20日解散。

第五戰隊與第四戰隊、第七戰隊共事良久,『羽黑』作為巡洋艦戰隊的一員,表現活躍。戰爭末期,第四戰隊、第七戰隊如字面所述,乃是巡洋艦戰隊之核心存在。

並且,隨著『羽黑』戰死,連合艦隊、巡洋艦戰隊的悠久歷史,也落下了帷幕。

※《艦これ》任務【「第五戦隊」出撃せよ!】便出自這段史實


『神風』開往新加坡


上圖引用自b775232000(喵哈哈)的小屋

昭和20年1月26日,一等驅逐艦『神風』護衛開往新加坡之船團,從國內出發。途中痛失僚艦『野風』後,於2月22日抵達實里達軍港。

由於北號運輸作戰之故,原本在南方的驅逐艦1艘不留。此刻,南方海域僅『神風』1艘驅逐艦。因此『神風』根本沒辦法休息,只能不斷承擔運輸任務。

對『神風』而言很幸運的是,繁忙的任務之餘,她與第五戰隊『羽黑』『足柄』,一同進行並完成艦隊訓練。該艦自開戰以來,到19年末都在冰冷的北洋,日以繼夜地執行辛苦的運輸任務,從沒想過可以跟艦首獲授菊徽的一等巡洋艦一同訓練。並且還能待在帝國海軍盛名遠播的,水雷之橋本司令官左右。

入港翌日,『神風』接受第十方方面艦隊長官,福留中將之巡視。對於據報以英國為中心之東洋連合艦隊※,忽然增強兵力一事表達其關切。『神風』之春日艦長,亦感謝長官之關切,並表示:

『若有機會,願與其一戰』

出乎意料地,來自『神風』乘員之心願,很快便實現了。

※1944年11月22日,英國東方艦隊重編為英國太平洋艦隊(British Pacific Fleet,BPF)


『羽黑』觸雷

3月20日下午5時,為了能在實里達軍港入港,已在此耗了1個多小時。從2月開始,『日向』『伊勢』相繼觸雷,因此十根港務部務必確認航行安全,方能入港。

忽然,『羽黑』艦體受到劇烈衝擊,隨即被高高舉起。我當時人在中甲板、宮崎軍醫大尉的個人室內,才聽大尉講完他的人生經驗談,兩人就一起連人帶椅子被震上半空,再狠狠摔到地板上。

西邊閃耀著枇杷色光輝的天空下,後甲板上人影拉得長長地,醫務科的水兵玩著套圈圈遊戲消遣。當下,圈圈眼看要從阿部兵曹的手上飛出去時,巨震讓他整個人向前重跌一跤,撞斷了三顆大牙。

士官室,早早來用餐的人,但見餐具掉了一地,(餐桌上?)僅剩下白布。

爆炸地點是左舷彈射器下方。直衝天際的茶色水柱重落下來後,在飛行甲板留下5cm厚的淤泥。本艦若無其事地繼續開,奉命停靠16號碼頭。由於前幾天遭B-29轟炸,誇稱世界第一的5萬噸浮船塢,與特務艦『知床』同沉,已無法在平時之處見到。

翌21日,淺井砲術長、山路航海長退艦。是夜,於軍官室舉行送別宴。慰勞2人多年來的辛苦後,艦長道:『務必保持必勝的信念。』

副長言:『望汝等能培育出優秀的後輩,有緣再會。』

2人皆被任命為海兵教官。砲術長熱衷研究,在『布干維爾島海戰(美稱:奧古斯塔皇后灣海戰)』實行第一次運用照明彈的夜戰。雷伊泰灣海戰,本艦一口氣射掉庫存九成以上的20cm砲彈,成為帝國海軍射彈數最高記錄保持者。航海長大膽細緻的操艦技藝與心得,令『羽黑』得能克服萬難、奮戰至今。這2人,在全艦官兵的送行中退艦了。

接任淺井砲術長的是吳警參謀『佐藤 朴』中佐,航海長那邊,則是大野副長之後擔任海兵航海課長的『大田 一道』中佐接任。接連三代海兵航海課長,都跟我等之『羽黑』關係匪淺。

『英王喬治五世』船塢的閘門也被毀,『羽黑』只好在(新加坡南部)商港岌巴港(Keppel Harbour,或譯:吉寶港)的三菱船塢入渠。此後,也不會在實里達入港了。

商港包含寬廣的海域,但潮汐甚疾,到處都有淺水區,必須非常留意浮標指示的航線前進。左邊大大的聖陶沙島(Sentosa),上頭蓋了要塞。該島原名『Pulau Belakang Mati』※,馬來語『Pulau』是『島』;『Belakang』是『背後』;『Mati』是『死』,意為『背倚死者之島』。

據說是英國在此興建要塞時,徵用大量馬來人、印度人、中國人的苦力,並在完工後滅口以絕後患,而留下『背倚死者之島』這個名號。後來,該島於1972年改為現名『聖陶沙』,意為『寧靜、安寧』。

※原文『プラカンマテ』,在下努力修正本段錯別字、敘述不清之處。另外,中文Wiki『聖淘沙』頁面講『背後潛伏著活的島』是錯的,且隻字未提英軍將苦力滅口之傳聞


入港,並在特別嚴格的警戒狀態下靠岸。高角砲指揮官堅守崗位、寸步不離地注意著。當然,我等也無從在白天外出。


前進雅加達

4月9日,『羽黑』邊接受『神風』護衛,邊開往雅加達。目的是運送兵員以防衛新加坡、對爪哇(Java)施以軍事壓力,並做出示威行動。

11日下午6時,抵達雅加達。天色暗下來後,實施陸軍部隊之乘艦,人數約700名。

夜裡,僅將校階級獲允上岸。原艮通信長邀請大坪二分隊長等年輕士官,搭乘武官府的汽車在市內轉一圈。當地人人『ジャバ、ジャバ』地喊著,心想應當是禮讚(?)。

譯註:個人猜測『ジャバ』應為外來語『ジャパニーズ(Japanese)』之縮略,也就是『日本人』的意思

若與新加坡相比,這裡治安更好,物價便宜得驚人,僅新加坡的數分之一。

這是因為產地與消費地不同嗎?我想起每月配給的香煙,紅標籤『興亞』『新生』產地都在這裡。雅加達街上也有成排的路邊攤,看上去好似國內的夜市,令我大感懷念。雖然(街道)沒有像新加坡那麼整齊,大樓也少,但卻是令我感到溫暖的城市。

從孤島移師的陸軍部隊,渴望得到情報,因為他們對局勢一無所知。我等如實以告,但卻對『連合艦隊何時出擊?』這個問題感到為難。

我負責密碼工作,也明白所謂『大本營發表』與事實之間,存在(頗大)差距。一想到『連合艦隊』之軍容尚在我等帝國陸軍內心根深柢固,就感到極為痛心。

12日上午6時,從雅加達出港。歸途中大概有2次被潛水艦盯上,但仍於14日平安返航岌巴港。

16日,『足柄』『神風』結伴,開往同一個目的地,並於22日平安返航。

===================================

譯者補充:

戰後根據『青鱸』行動報告敘述『本艦遭8吋砲彈命中』,而認定為『妙高』的戰果,英文Wiki『USS Bergall (SS-320)』頁面、日文Wiki『妙高 (重巡洋艦)』頁面、日文Wiki『潮 (吹雪型駆逐艦)』頁面也都認為:『妙高』以電探測距開火,命中『青鱸』。

可是……

[艦colle] [譯文] 舊日本海軍鮮為人知的秘聞——USS青鱸號 vs IJN妙高號:你跛我瘸

這篇從NGA找到的文章認為,其實是『潮』開火命中『青鱸』,各位有興趣可以看看。

※      ※      ※      ※



2018年4月23日,《艦これ》五周年!

翻譯途中,在下就注意到五周年將至,本想在那之前翻出來。然現實工作繁多,婚後又少了許多原本用來翻譯的時間,未能如願。


【翻譯】美國大兵故事:塞繆爾‧B‧羅伯茨



上次活動,一口氣實裝2艘在下科普過的艦娘『甘比爾灣』『傑維斯』,而這次五周年任務實裝的『塞繆爾‧B‧羅伯茨』亦是在下科普過相關資料的。

這次解任務運氣頗佳,1-3僅歪航2次、1-5歪航1次、6-5一場解決,順利將皇宇老師的女兒抱回家~≧▽≦!

接著,在下打算再接再厲,翻完石丸爺爺的文章,然後把翻譯的一些相關資料上傳萌娘百科。

入坑至今,在下也翻了不少資料、回憶錄了,還在不久前將巴哈提供的340MB圖片空間用光……有點想,不然就整理一下,像以前做劇情書一樣,做個電子書合集出來,方便大家翻閱、流通吧。

不過這還在構思階段就是了,總之先把這篇完工再說吧!

===================================

相關文章:


【翻譯】海之勇者『羽黑』的終焉(上)


【翻譯】藤波、薩瑪島:來自甘比爾灣的信


【翻譯】埃文斯、約翰斯頓:我們成功硬槓了日本艦隊!

===================================

參考資料:

海の勇者の終焉 ペナン沖に消えた羽黒(原文)

妙高 (重巡洋艦),Wiki

羽黒 (重巡洋艦),Wiki

潮 (吹雪型駆逐艦),Wiki

神風 (2代神風型駆逐艦),Wiki

USS Bergall (SS-320),Wiki

銀輪部隊,Wiki

ホーチミン市,Wiki

ブンタウ,Wiki

サンジャック,Wiki

セレター空港,Wiki

山下奉文,Wiki

だるま,Wiki

[艦colle] [譯文] 舊日本海軍鮮為人知的秘聞——USS青鱸號 vs IJN妙高號:你跛我瘸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96867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艦隊 Collection(原名:艦隊收藏)|艦隊收藏|艦隊これくしょん|艦これ|戰艦少女 R|妙高|羽黑||神風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1喜歡★angelguga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占卜】偶見轉文、信手算... 後一篇:【艦隊收藏】2018年4...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Ander1119son大家
輕小說《為了復仇的我 轉生成為了Bxxch?!》更新第四章!歡迎來我的小屋觀看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5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