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军舰岛申遗,为什么相对于韩国,中国感觉都没怎么反抗?

二战时期众多中朝人民被日本三菱等公司奴役去不见天日的地方挖矿,面对日本人的申遗,为什么韩国抗议激烈,而在中国就没什么反应的感觉?
关注者
390
被浏览
320,342

35 个回答




还是有这方面的抗争的。

百度百科的介绍中也没有提及中国劳工!对这段历史的确知道的不多,如果有人愿意介绍希望介绍一下,!政治这东西并不是每个人都想碰的,但是毕竟这是个政治主导世界的时代,所以还是需要谈一些政治的,还是需要有一些基本的原则的,放几张图,希望知道的人可以多多介绍一下这段历史而不是只顾自己眼前的幸福,









同时期的人生活在同样的地方,但是待遇却天差地别,这是政治斗争的结果,不是每个人能决定得了的,日本人接触的不多,不过我很想去了解更多的历史和真相,
继续浏览内容
知乎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

2017年7月7日是“卢沟桥七七事变”80周年,在中国好像没感觉到什么特别的气氛,而韩国却选在2017年7月7日这天包下了美国时代广场的大厦屏幕播放权,循环播放纪录片《地狱岛的真相》,用韩国各界近70年研究与搜集的历史资料介绍军舰岛的黑历史:




反观中国网络舆论,庞大的赴日本旅游业利益集团正在中国进行宣传,试图将沾满血迹的军舰岛打造成一个新的赴日本旅游热点,下面看看旅游业公众号的宣传文截图,

下图是开头标题:



---------------------

该旅游业作者的宣传是比对《进击的巨人》的动漫主题游场景,文中的肉麻宣传部分我就省去了,真不明白这种日本矿业废墟居然也可以塑造成情怀爆表的旅游胜地,这是什么口味啊!估计日本的一厕一坑以后都能塑造成旅游胜地。

软文末尾把各种旅行社单程组团游的报价罗列出来了,大概看了看,1个小时行程,各个株式会社报价大概在3500~4200日元不等,下面是软文末尾的截图:

----------------------



---------------------------------

该宣传文有695人点赞,1让你打赏,看来有不少人向往这个“旅游胜地”。

再看看另外一篇宣传“军舰岛”的旅游软文,

下图是文章开头,标题风格我喜欢,这功力可以把奥斯维辛集中营洗成乡村文学:

-----------------------------------

-------------------

软文中肉麻的宣传部分也直接省去,再看文章结尾,结尾让我有点小震惊,作者说“自己在日本呆太久,写东西都是先用日语思维,所以有时候些的中文可能像翻译文。”

我很好奇这个作者居然好意思把这种真心话说出来,而且还有266人点赞,1人打赏:



---------------------------

军舰岛除了 貌似军舰、外加猪笼城寨一般的劳工宿舍,以及深入海底密密麻麻的矿坑,真不明白这地方有什么好玩的,别跟我说这里可供研究考察,因为岛上很多地方都被日本人设为禁区,不准游客进入,做实地历史研究的空间非常有限:

下面是军舰岛的平视图,貌似军舰,也由此得名,其原名是端岛,归属长崎市管辖:


下图是军舰岛上恶劣的住宿环境,这个长480米、宽160米的岛上可以挤进5200人,虽然没有高楼,但人口密度是东京的9倍,日本军人和监工的住宿环境还算勉勉强强,非日本籍人员则挤在狭小的西南角区域:




看完中国旅游界毁三观的宣传软文和赴日本旅游的火爆,再想想中国无人去研究和搜集军舰岛的罪证,任凭时光淹没罪恶的孽与债,此时感觉一切都是意料之中的,也许这就是麻木的感觉。

看来日本每年花费巨资在中国培养“知日派”取得了一定成果, 2016年日本外务省申请7568亿日元拨款,其中559亿日元用于培养海外“知日派”,比2015年度初始预算多出10.4%,这还只是明面上的精日培养预算,日本公安厅等情报部门的相关预算是很难曝光的, 估计龙应台也被招募到精日阵营了,或者选择和精日合作。

下面是日本外务省的预算图:

下面是外务省用于“知日派”培养的资金预算:



中国在抗战结束后,又经历了太久的混乱与贫穷,自然没人去搜集和研究日本对中国的创伤,之后改革开放的前20年是中日历史上非常态的蜜月期,这段时间里也不可能有足够的经费去搜集和研究日本对民族的创伤,所以中国人研究来研究去,连南京大屠杀受难者的名单都弄不出来。好在起码能坐实南京大屠杀这个事实(不过现在给南京大屠杀洗地的专栏文章一般都是高赞),日本虽然能狡辩,但是辩驳南京大屠杀的理由空间不够大。然而。。。。。。除了南京大屠杀以外,还有很多大屠杀却逐渐石沉大海,历史的罪证被时光湮灭。


徐州大屠杀、石家庄大屠杀、湘潭大屠杀、长沙大屠杀。。。。。。等等等,很少有中国人去研究、去搜集相关史料,任凭岁月冲刷。只要那些历史见证人和受害者都离世,那些佐证文物都腐朽,日本的目的就达成了,就可以在国际法理上做一定程度的洗白。

对中国抗战史来说,军舰岛相比湮灭于岁月冲刷中的无数焚尸炉和万人坑来说,也就是一棵树和一片森林的关系。

日军留下的大量万人坑根本没有当做系统的考古工程去做考古发掘,以至于日本对中国人种基因库的伤害现在只有一个粗略账本。人家日本要洗地,中国在国际上很多反驳的依据也就很难强有力。


军舰岛 以明治工业革命遗址的身份被申报为世界历史文化遗产。如果从道理上来讲,军舰岛本来就是日本工业革命遗址,因为日本在明治-大正-昭和 年间的工业革命奇迹本来就是建立在殖民地人民(朝鲜、韩国、琉球)和中国人的累累白骨之上的。

军舰岛曾经是个储量丰富的海上煤矿,其矿脉蔓延至岛外几公里的海底以下,在明治维新时代,为日本的第一次工业革命提供了足够的燃煤,在大正养国时代,为日本的第二次工业革命提供了足够的发电动力煤, 在昭和时代,数以万计的中国大陆战俘、韩国劳工、朝鲜劳工在这种岛上被奴役,他们的生命、血汗为日本铸就了一台又一台的战争机器。

这座岛在二战后仍然繁荣了一段时间,只是人工开采多数被机械化替代,直到1972年被三菱集团关闭。

唯一让人有点欣慰的是:军舰岛煤矿的业主(演化为后来的三菱商事、 JX Holding 矿业株式会社),如今同众多日企一样,也开始亏损了:

被视为躺着赚钱的三菱商事在2015~2016财年居然亏损1494亿日元。

日本版的中国神华——JX Holding株式会社在2015~2016财年更是净亏2785亿日元。(这一切与日吹PPT中剧情不相符)


这段历史被挖出来,纯粹是一个巧合,是日本申遗时媒体太高调了(日本政府以前为各种沾满血迹的东西申遗的时候,都是暗度陈仓),外加精日吹嘘日本历史吹的太过,曝光率太高,斑斑血迹自然就会被集中抖出来,可悲的是,在国际舆论上,韩国弹药充足,火力全开,而中国却似乎做不了什么。


韩国也清楚这种广场屏幕宣传、纪录片、外交嘴炮 其实唤醒不了多少外国人,他们选择的方式正是他们擅长的电影。于是,在韩国政府支持下拍摄的电影《军舰岛》将于8月份在15个国家上映,这个时候正好是日本明治工业革命遗址获得颁发证书的时间。

下面是电影《军舰岛》的画面:



看看预告片下面日本人的评论,感觉日本人没有负罪感,素质较差:



宋仲基在影片中扮演一名韩国光复军特务兵,使命是在日本投降之前潜入军舰岛,从军舰岛救回活口以及抢回物证,为新生的韩国留下控诉日本的证据。


预告片中,笔者最欣赏的镜头是下面这剪军旗的场景:



人家在剪军旗,中国却有人穿军旗:


穿“大日本帝国海军”军旗去攀登五岳之首的泰山,这是想宣誓什么?



(想想日本每年培养“知日派”的数百亿日元水军军费,再看看这“大日本帝国海军”军旗,我终于明白何为海军了。)


由于历史原因,大量的韩国人在二战期间被抓到日本做劳工,日本战败后,冷战开始,朝韩冲突不断,最终导致朝鲜战争爆发,所以当时不仅很多韩国人没有离开日本返回韩国,反而一些韩国难民逃亡到日本,朝鲜战争停战后的20多年间,韩国和朝鲜政局都极其不稳定,期间又有不少人到日本讨生活。这些滞留日本的南韩人和北朝鲜人也就定居在了日本,不可否认,其中有些人是受到日本殖民统治洗脑的皇民,忠于日本;但也有些人只认同自己的民族——朝鲜族,他们在战后几十年间,透过在日本朝鲜人协会等很多组织私下搜集了不少日本各方面的历史罪证,这些资料为后来韩国史学界打脸日本 战后谎言 提供了强有力的证据。

(截止2014年,旅日韩裔人数有60多万人,软银CEO孙正义就是其中之一,由于朝鲜民族浓厚的亲族文化观念,在日韩裔以及他们留在韩国的亲戚们常年往返于日本韩国之间,光探亲人次就可以达到数百万人次,很多人还开启了跨国生意,所以在每年赴日本班机旅客的数据上,韩国人的数量不小。

随着中韩自由贸易协议签署,韩国也就被这群人做成了日本对华出口的贸易转口中心。一部分日本对华出口也就变成了日本对韩国的顺差和韩国对中国的顺差,所以日本实际对华出口额比海关统计的要多。日本乐天集团在韩国的乐天子公司——也就是大家熟悉的韩国乐天在这种日本对华转口贸易中就扮演着集散中心兼终端卖场的角色。大家从日本乐天控股在韩国乐天子公司和日本乐天子公司之间的转移支付就能窥见冰山一角。

下图为日本乐天集团的持股结构简化示意图:


乐天的重光氏家族内斗迟早上演“玄武门之变”,关于乐天集团在萨德入韩事件中决策出让星洲郡高尔夫球场的诱因、乐天的重光 家族的日韩内斗、利益交换、与亲日派千丝万缕的联系等等,可参考下面这篇文章:

知乎 - 与世界分享你的知识、经验和见解


韩国虽然和台湾一样受过日本的殖民统治,但与台湾相反的事,韩国从民族民主进步派的金泳三上台开始,就开启了清算“亲日派”的时代,在金泳三,金大中,卢武铉连续三届民主进步派政府执政期间,亲日派遭受到了严酷的政治清洗,光在卢武铉政治期间,遭到清算的韩奸(亲日派)就多达800人,到了韩国进行半导体革命之时,韩国的亲日派已经被边缘化,保守派已经全部被亲美派、反统一派、基督教力量所掌握,现在文在寅上台,又开始借由朴槿惠、崔顺实的一系列邪教、腐败案件,对亲日派进行深挖式清算,韩国的亲日派已经日渐凋零。(而台湾却在同时代走向了相反的道路——“再皇民化”)

关于韩国清算亲日派,可以参考下面文章:


在贵州吃腊肉:如何看待文在寅高票当选韩国总统?


反观中国,如今中国大陆的精神日本人(精日)数量跃居宇宙第一。1895~1945年间,日本及其殖民地向中国大陆出口的拳头产品是化工鸦片——海洛因,详见如下论文:


现在日本向中国出口的拳头产品是精神鸦片——俗称文化输出,根据日本学者研究,二次元文化的成瘾机理和海洛因等毒品类似(二次元里面亲日人数的比例估计达到50%)。外加一些中国人的种族斯德哥尔摩综合征,照这个势头发展下去,估计中国大陆精日数量会占全宇宙精日的六成以上,以后嘲笑台湾皇民的时候会不会成为“五十步笑百步”?

关于台湾的再皇民化,可详细参加下面这两篇知乎文章:


zhihu.com/question/5380

在贵州吃腊肉:日本对台湾的殖民统治给台湾造成了什么样的影响?


韩国由于在黄金72个月内及时掌握了军舰岛的物证和重要资料,所以能够在第一时间找到所有遇害者的家属,及时进行物证、影音文件搜集。军舰岛上韩国劳工的遭遇多数都被详细记录在岸,日本很难翻案。(别看韩国第一届政府——李承晚政府内忧外患,风雨飘摇,但是在怼日本上,可没少下功夫,1952年朝鲜战争期间,韩军在上甘岭损失惨重,李承晚政府就在这个极其困难的1952年从日本手中抢回了独岛)。反观军舰岛上的中国劳工,中国学者当中几乎无人对此有过研究,现有的少的可怜的数据还是从韩国和日本方面得到的,而且这些数据显然都没什么用,关于军舰岛上的中国劳工情况,日本的数据当然是假,韩国的数据是模糊粗略。


军舰岛上中国劳工的死亡人数是日本 统计的。暂时没有中国统计。从日本方面 申遗从数据上来 看,中国劳工死的没朝鲜多,但这显然难以让人信服,因为二战中,日军从中国获得的奴隶的数量要远远多于从朝鲜半岛征用的数量。

中国甚至都没有人发起国针对军舰岛上中国受害者的权益索赔诉讼,以前中国也有过众多状告日本三菱、三井财团在二战期间迫害中国人的集体诉讼,然后绝大多数都是败诉,日本法院宣判理由多数都是中国人没有索赔权。

好不容易出了一场勉强称之为"胜诉"的向日方索赔案,却依然让国人失望,因为每名受害者家庭只从三菱得到10万元人民币的赔偿(打发叫花子吗?)

下图是诉讼日本三菱材料株式会社的中国受害者后代:


 2013年5月14日,7名中国劳工遗属代表,向三菱综合材料公司上海代表处递交了“要求书”,要求向中国劳工谢罪。
  昨日,历经20余年的中国劳工对日索赔再获转机。当天上午,三位在二战期间被强掳到日本的中国幸存劳工代表在北京与三菱综合材料公司签署协议,接受三菱材料的谢罪并达成和解。根据协议,三菱材料向每位受害劳工或遗属支付10万元人民币,


对比日本和韩国进行慰安妇历史问题谈判时,和解费都是以亿计的。为什么中国人只得到10万元人民币的赔偿?

笔者回顾了对诉讼律师团队的采访记录,在谈判中,中国人太容易被分化了,有的受害者后代要价较低,而且经不起旷日持久的诉讼消耗,哪怕这种人只占诉讼原告团队的10%,日本方面都有办法通过先拖延消耗诉讼费、然后再各个击破的方法,先和要价最低的中国受害者家属谈妥赔偿额度,然后以此为标的,对中国人进行分化、压价。逐渐诱使超过50%的诉讼原告同意低价赔偿协议。

更恶劣的是:这个赔偿额谈妥,并被日本法院生效后,就等于给中国受害者后代状告日本财团设定了一个标的赔偿价,这个价位还不够出庭的往返交通费呢?这个价格标的确立后,将来也就没多少中国受害者后代愿意去找日本财团打官司了。

不得不说,日本人对中国人的劣根性摸得太透了。可见日本对中国人研究几百年的成果,不论是战争时期还是非战争时期都派得上用场,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对比犹太民族,其实韩国的民族性不算什么,人家以色列对几乎所有二战中被杀害的犹太人的姓名、身份、籍贯、遗失财产、家族混血情况都详细记录在案,每年花费大量的资金去维持数以百支庞大的考古队去追查所有的种族屠杀犹太遇难者的历史细节,他们不能容忍无名受害者这种现象发生(有点像CCTV以前一个节目《客从何处来》)。

犹太人也不能容忍任何一个纳粹逃脱审判,以色列情报机构摩萨德直到现在还在海外进行抓捕活动,只要是沾了犹太人的血的纳粹人士,哪怕他已经是耄耋之年,也要绳之以法。他们不能容忍任何一个沾了犹太人鲜血的人逃过所罗门之锤的审判,

下图是二战结束16年后的1961年,摩萨德第一把手亲自参与全球追捕,抓到纳粹军官艾希曼的受审照片,艾希曼后来被以色列执行死刑:



犹太人也不能容忍任何一个犹太受害者的怨气被深埋地下。任何有纳粹掠夺嫌疑的宝藏或者文物被发现,世界各大犹太法律团体和基金会都去发动诉讼,要求归还财务给犹太受难者亲属,如果受难者没有留下后代,就要求归还给旁系家族,如果旁系家族也被灭门,就要求归还给犹太教会。

同样,那些背叛了犹太民族的犹太人也受到严厉的惩处,哪怕只是些经不住德军严刑拷打而告密的人或者售卖德国香烟的人。在战后法国、波兰等国对本国叛徒的类似清洗行动中,以色列摩萨德与欧洲各战胜国展开合作,追捕那些出卖民族的犹太人。他们的下场比日耳曼裔的纳粹分子还要惨,子女日后受到犹太教会的歧视。

在一些列调查中,海德里希的犹太家族身份在之后被公布天下:


总之,犹太民族的较真, 中国人身上是半点都没有。


总有精日说抓着历史不放的民族没有希望,照这个逻辑,是不是可以推理出犹太民族没希望?个人觉得德国人之所以对二战的反省态度令世人赞赏,一方面是因为日耳曼文化中的善恶分明,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战后犹太人对世界经济的强大影响力,德国的战后重建还指望华尔街的犹太人帮忙呢。说得不好听点,以今天犹太人对全球的掌控力,假如日本人敢得罪犹太人,那么犹太人可以轻易让日本经济再倒退20年。

《战国策》伍子胥有言:“有吴则无越,有越则无吴”,中国人虽忘了这句地缘政治古训,但日本明治维新先贤福泽谕吉深谙此道,明白 中日两国是一山不容二虎,这种对华策略也就成为日本的长期国策,无论是根植台湾绿营、资助中国宗教分裂势力、援助印度越南、实施全球第三地抵制中国货战略。。。。。。日本都是不遗余力的。削弱、打击、肢解中国才能实现日本的战略规划,满足大和民族的政治需求。

按照日本的话讲,这叫“支那不废,皇国不兴”。

地缘政治的残酷性和历史的规律性导致历史总是在重演,忘掉历史的民族才是真正没希望的,而这类健忘症民族大多已经消亡在历史长河中,被屠灭或者沦为奴隶贱民。



继续浏览内容
知乎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