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政治家贪污现象很少,但为什么还有不少包养情妇?有谁知道这方面资料,再问一下安倍晋三有情妇吗?

关注者
96
被浏览
42,536

4 个回答

既然入坑,那就好好作答一番,具体聊聊日本政客的这不光彩一面,当然有言在先,一般这种牵扯大人物的私情丑闻多半是由报章媒体发端,这种事多数不求人赃并获,只要捕风捉影便足矣……所以大家保持真亦假来假亦真平常视角就行,当然答主也尽量客观描述。

从大正时代起,日本政坛内部便一直流传着「臍下三寸には人格がない」(脐下三寸人格皆无)这样一句公言。再狂妄些的上层人物会拿「英雄色を好む」(英雄自古好色)自夸自诩。


这两句话其实也明摆着日本政客对不伦私情的放纵态度。最近自民党内一老一少(经济再生相甘利明政治资金丑闻与宫崎谦介婚外情)颇让安倍晋三总裁不省心,后者宫崎谦介的事更具讽刺意味。这位宫崎谦介早稻田大学商学部毕业,身高188CM,五官立体是自民党内少有的帅哥,和妻子金子惠美一样同为众议院议员。去年尾末妻子临预产期,宫谦声势浩大地表示要推动全国普及男子育休假,照顾做月子的妻子,分担其压力,并自身在国会带头表率。此举博得日本一部分青中年在职男性,还有大部分女性支持,人气扶摇直上。今年2月5日金子顺利诞下男儿,正当全家盍欢,日本著名爆料周刊『週刊文春』于2月10日突然爆出宫崎谦介在妻子临盆之际幽会情人,所谓“育休假”不过是宫崎予己之便“偷情假”。「文春砲」一出,举世哗然,在媒体舆论党内国会社会的巨大压力下,宫崎不得不“低头谢罪”,并且辞去议员与党员双重职务。但这还没有结束,在媒体的穷追猛打之下,又陆续爆出与多名女性有染,结婚纪念日也偷腥,双重婚约,甚至小学时代把手伸入女同学短裤……正应了那句墙倒众人推, 破鼓万人捶。

对于日本政客来说宫崎谦信只是自身不强、后台不硬,冒失不小心的倒霉鬼。更多的“同僚”与“前辈”对这种事持“没什么大不了的”态度。比如记者在首相官邸前围访自民党参议院议员会长沟口显正对于宫崎谦信偷情丑闻事件看法,沟囗居然脱口而出「うらやましい!」(真是羡慕啊!),此话即刻被『朝日新聞』登载发表,沟口虽然再三通过事务所表示这是记者扭曲自己的本意,但问题是很多日本人认为这是沟口会长代表自民党议员发自内心的「本音」。

说完眼下的再说说以前,江户时代包括之前的就不必言及了,毕竟那是一夫多妻制合法时代,男人纳室招妾,寻花问柳也不好多说什么。从明治起慢慢讲到现在吧!

1898年明治31年日本民法方明确一夫一妻制,但实际上明治13年元老院废妾案讨论,明治15年刑法改正,明治19年户籍法上己不再表述家庭成员上妾与侧室,再住古追,幕末时代日本部分武士阶层开始接受西方的一夫一妻制,这背后除了经济因素困扰,另一方面是基督教大举再临东洋,我们都知道基督徒重视婚前贞操。但是,洋教父也忍不住清规戒律还偷腥,何况普普通通凡人? 律是死的,人是活的!

虽然法律规定不许一夫多妻制了,但作为明治维新,西学表率的杰勋们唯独在此项上倒是希望万古长青。公室西园寺公望,岩仓具视就不说了,新贵大久保利通,桂小五郎,伊藤博文,山县有朋, 井上馨,榎本武扬不但纳妾,而且一个比一个年龄小,没有一个过20岁的。山县有朋63岁还过门了个15岁小妾,那边伊藤博文不甘示弱从大坂搞来了个13岁艺妓,为此差点和妻子梅子闹离婚,这个等会再说。这种蓄妾风气从哪来,当然是旧朝。江户至明治,社会上当时段顺口溜「一盗二卑三妾四妓五妻」,这句话在旧中国同样也有,不知是谁传谁的,什么意思很容易理解,不解释了。

举个例新撰组局长近藤勇有5妾1女,幕府海军奉行胜海舟有5妾9子(女)。就说胜海舟吧。

(胜海舟与其妻子民子)

胜海舟赴长崎任职操练,把三个侧妾都带上,唯独把妻民子留家,在海途并向江户友人信中夸耀:

「それでも家庭はうまくいっていた」“这样的家庭才叫一帆风顺!”

胜在长崎四年,军未练成,一妾一子倒又添矣!这个长崎小妾不但只有14岁,更夸张的是还是个未亡人,即寡妇。

维新改朝后,某夜『國民新聞』的记者去他宅约稿采访,发现他们家居然是妻妾同居同寢一室,大为愕然,胜海舟不以为然回道:

「おれんとこ、妻妾同居してももめ事なしさ」(在我们老胜家妻妾同居那不叫事!)

以上这一幕让我想起山崎丰子的小说《华丽一族》中万表大介妻子情妇共侍一床。

再说说胜海舟正妻民子,她是江户元町炭屋砥目茂兵衛之女,深川的人气艺妓,年长海舟两岁,家境中下。胜海舟未发迹前便一直跟着夫君任劳任怨,冬天天冷,为不影响胜海舟习读,把娘家老宅天井扣板拆下来,烧火供暖。发达后也从不抛头露面。自己照顾四个孩子不说,还得又像妈又像姐的替胜海舟操心几个小妾,海舟发脾气时还得逆来顺受,可谓是大和抚子的楷模。但胜海舟英雄一时,狗熊半生。维新后胜海舟在新朝仕途顿挫,混得并不如意。当然最重要的是1891年长男胜小鹿39岁病死,这对他打击很大,而招的孙婿德川庆喜十男精又是个纨绔的败家子,当时妻民子是不同意的,这孩子自认是将军血脉,你是幕臣,身份如此俞越,怎么管束? 果然日后一语中的,12岁的小孩居然能偷卖家宝市中,还打伤警察,晚年胜海舟等于是在为老主家的小儿子“擦屁股”,78岁那年洗澡后上厕所脑溢血病发摔倒,他让侍女端生姜汤,谁知侍女听成了白兰地,误喝下去,半条老命没了,在一声「これでおしまい」“ 这下可完蛋了! ”后一命呼呼。这句话被战后著名通俗小说家山田风太郎揶揄为「歴代有名人臨終の際の言葉としては最高傑作」(历代名人临终遗言最高杰作)

这还没结束,六年后,民子寿终,临走前对家人这般说道:

「頼むから勝のそばに埋めてくれるな、私は小鹿の側がいい」

“拜托了,不要把我和你爸藏在一起了,就让我陪着我儿吧!”

温顺了一辈子的民子,临终前也算“呐喊”了一回,可见也是恨透了花心又迂腐的丈夫。但妻不随夫葬这件事在旧时代观念里是不允许的,最终胜家还是把她合葬在洗足池公园的海舟墓里。

(东京洗足池公园内胜海舟与妻民子的合葬墓,不知九泉之下的胜海舟会对糟糠之妻说些什么呢?是抱歉呢还是责骂)

明治朝也有牡丹花下死的风流鬼,1876年神风连之乱,熊本镇台司令少将种田政明死于叛乱士族刀下。不过袭击发生时,他不在镇台驻屯熊本城,也不在家中,而是在小妾小胜温柔乡中。不过种田政明怎么死的,东京方面当时一点消息都不知道,熊本镇台方面更不可能吐露实情,官报就按力战叛党不敌,殉职报国主题公告。但还是新闻界人士神通广大,横浜毎日新闻会社当时叫『仮名読新聞』得到了一条线索,种田政明带去熊本的小妾真名叫嘉津といい,家住东京柳桥,父母健在。记者跑去小胜家中,搜刮新闻素材,小胜父母拿出小胜在事变次日发来的平安电报:

「ダンナワイケナイ ワタシハテキズ」(旦那はいけない、私は手傷)

“老爷挂了,我手伤了!”

『仮名読新聞』原封不动把这15字帖在报头,并道出事件经纬,一下子种田政明与明治政府都沦为了笑柄。当然如果种田政明晚死一年,西南战争的格局或历史可能要改写一番。

不过明治第一好色之徒不是上述二位,他们的地位和故事还不够格,而是“立宪首相”伊藤博文。

(伊藤博文年老与年青时照片)

「酔枕窈窕美人膝、醒握堂々天下権」

这是明治二十年代伊藤任首相时所作汉诗中句,其人生理想,可见一斑,其婚姻与女性态度也可想而知!

当时杂志报刊呼其为好色宰相,又有一句脍炙新闻界的调侃:

「宰相のいくところ、必ず女あり」“有宰相之处必有女子焉”

伊藤博文如何好色? 当时的小报大刊都有描述,但还是先说说他的婚姻。

伊藤博文有两次婚姻,除去病死续弦缘故,这在日本历界首相和权力者中不多见的。 伊藤首任妻子叫入江澄子,是松下村塾同学入江弘致的妹妹,姿色如何不得而知,但入江弘致号称松门四天王,学识与勇魄受到松阴称赞,入江家足轻出身,好歹还算是半个武士,伊藤家是破产破户的贫农,这门婚姻大体算是伊藤高攀前辈一些。但结婚三年这门婚姻便告吹,理由可不是什么为国为民高大尚,也不是感情兴趣的不合,而是伊藤这小子太花心了……1864年从英国归来,伊藤博文开了洋眼,受到重用便沾沾自喜,流连青楼而不归,两年二人居然未同房一次,最重要是发现伊藤和下关稲荷町置屋「いるは楼」艺妓小梅长期保持地下情人关系,澄子选择了隐忍,但伊藤博文却选择离婚,最令人愕然的是,伊藤博文亲自做媒,把前妻许配给了别人。

伊藤博文二任妻子便是这个艺妓小梅,正名伊藤梅子,她的家世较凄惨,10岁两亲便亡故,寄身于下关龟山八幡宫茶店老板木田久兵卫。17岁那年,养父木田负债,不是亲生的仔自然不心疼,于是把她卖给了置屋当艺妓。虽然伊藤家史说博文与小梅在当艺妓前便相识,甚至有一段佳人匿藏志士佳话,但入江弘致的日记「入江子遠遺稿」可不是这样说法,小梅是伊藤博文在下关青楼的猎物A,除小梅之外,至少还有四个……

(伊藤梅子35岁左右和装与洋装照,论长相气质也算当时数一数二的美人)

二人结婚的时间为1866年,很快明治维新到来,当时政府的权力笔头是公卿三条实美和藩魁大久保利通,伊藤博文只能蒙头干活,缩头做人,但大久保利通死后,他逐渐获得明治天皇的信任,地位开始扶摇直上。人一有权也就变得不安分了,伊藤无论在京还是在外,只要夜里有空必定狎妓作乐,他到青楼狎妓还有一套理论,除了老鸨指明的镇店花魁,当店二流三流的艺妓他也一个不拉。人家问他为何有了红花还要绿叶,他回道:

「その土地々々の一流の芸者は、地元の有力者が後ろ盾にいる。そういう人間と揉め事を起こさないようにするには、一流ではない芸者を指名する必要がある」

“当地的一流艺妓大凡都是有钱有势者后面撒钱力捧的,以我现在这样的身份,再步这些人后尘,有什么意思?所以一定要指名那些不出名的艺妓,才不落俗套!”

话是这么说,但遇到名气很大,姿色才艺的艺妓,也喜欢和人争风,步人后尘。京都衹园井筒屋名伎江良加代是日本第一名妓,就相当于民国初年的小凤仙。西园寺公望花高价买回来一度想娶她为正妻,但在公卿与皇室反对中,又不得不再花一笔钱请神回去。那年西园寺26岁, 江良14岁。后来她又跟了桂小五郎,桂于明治10年病故,伊藤博文替友接班,为博欢心,她送给江良的一套定制和服是1万5千日元,明治6~18年伊藤博文的官职为参議、月俸500日元,他的年俸加奖金大约就6千至7千日元左右,而当时日本东京工薪阶层4~6块钱月薪,一年不过80日元不到,自己比较。

(明治日本第一艺妓江良加代,被花柳界大佬五代目中村歌右衛門誉为「こんな芸妓、生涯二度とお目にかかるまい。 」这辈子恐怕再也见不到第二个像她这样的艺妓,个人真感觉不出。大概审美观念有差别吧。)

伊藤砸了这么多钱有用没?没用,江良玩了他一票,选择嫁给了三井财阀松坂家的源右卫门当小妾。

继江良加代之后,伊藤又跟伯爵柳原前光争抢柳桥艺妓奥津りょう,但可惜的是奥津りょう的生父是幕臣新見正興,她打死不愿嫁给仇藩中人,伊藤空欢喜一场。奥津りょう和柳原前光的女儿叫柳原白莲,大正天皇的表妹。

在外面留宿荒淫也就算了,伊藤当了国务大臣后把越发放肆,把东京新桥艺妓带回家中过夜,甚至发热发到四十度还找两个艺妓夹在肋下“暖榻”。而这一切妻子小梅看在眼里,闭口不说。但这样形势,夫妻二人总归要有婚姻危机,一共有两次,第二次间接导致了伊藤博文第一次内阁下野。

第一次是伊藤博文从大阪富田屋赎身了一个13岁叫小雄的艺妓,人漂亮不漂亮另说,但年纪小小却很有心计,哄得伊藤博文是魂不守舍,未过两月,便牵着伊藤博文鼻子走了。她说想来东京,伊藤便把她安排进大磯的别庄,某夜趁着花好月圆,小雄灌醉了伊藤博文,宽衣解带一番云雨后她朝伊藤说不想当无名无份的小妾,想当正室。伊藤博文那时哪有脑筋,随口答应了,但小雄说口说无凭,要有字据,便让伊藤写份与妻子的离缘状,伊藤博文也就当哄哄女人,写就写呗,反正当年又不是没写过,一觉过后也就忘了。但小雄把这份离缘状直接寄到了伊藤梅子手上。然后嘛,梅子大爆发,也写了份离缘状要离婚,堂堂大日本帝国正二位国务大臣离婚可是要上日本头版头条的,伊藤博文为了灭火,不得不拿出一大笔钱塞给小雄,请她回大阪。小雄拿了钱没有回大阪,而是回四国老家。事后伊藤经人提醒才幡然悔悟,自己被这13岁小丫头片子做了回“美人局”。

第二次是伊藤博文首相末期一件风流疑案。实际证考这件事完全是捕风捉影,和伊藤博文无关,但受到此事影响,伊藤博文在政治上受到了极大影响。

事件发生于1887年4月末至5月日本东京横滨各报。4月28日『東京日日新聞』一篇报道称,两三日前永田町高官化妆舞会期间发生一起十六七岁少女被骗出会场外,猥亵的事件。被害者家住疑似骏河台附近,施暴者不详。

5月2日『今日新聞』5日『めざまし新聞』中出现了施暴者为「日本無類好色を以て有名なる危険大尽殿」(日本好色无类,有名危险的大金主,“大尽”和“大臣”都读だいじん,是同音。大尽在当时通假大金,意为有钱人,字面上不一样,但读起来,容易让人误以为是日本好色无类,有名危险的大臣),被害者「非職の秘書官の娘」(非在职秘书官之女),5月12日『時事新報』称查明被害者系为「元華族の令嬢,在職秘書官の妻」。根据报纸这些线索民众开始推理猜测被害者与犯人真身,家住骏河台的「元華族の娘,在職秘書官の妻」符合条件的就当过第二任外务卿元老岩仓具视次女,文部省参事官伯爵户田氏共妻子岩仓极子,而4月末东京高官舞会只有两场,一场是现外务大臣井上馨邀请各国大使夫人的歌舞伎会,还有一场是伊藤博文举办的假面化妆舞会。伊藤博文官邸在永田町,井上馨官邸在鸟居坂,名声一向不佳的伊藤博文就此被锁定为犯人,然后流布四散,甚至震动了明治天皇。

(岩仓具视次女极子,和陆奥宗光妻子并称鹿鸣馆二花,国粹时代,中下层民众很反感当时洋风祟拜象征的鹿鸣馆,称其为淫风之馆,所以有此丑闻缠身也不足为奇,事件后一个多月其夫户田氏共被伊藤博文打发到外务省任驻奥匈公使,不过这一人事调动,越发引起人们猜测这是故意出国避躲流言,这件无中生有之事让户田一辈子戴了顶大绿帽,所以他也恨透了伊藤博文。)

这事不小,暗示伊藤博文为犯人的基本上是民权派新闻,明治20年正当政府第一次危机,当时又谣传伊藤的政敌黑田清隆与大隈重信即将入阁,替代自己。所以伊藤一度认为是他俩在背后窜通民权派搞臭自己,开始命令警視総監三島通庸派警察查封报馆,强制停刊对已不利的新闻,但这个举动反而越描越黑。

更加悲催的是,他的敌人不止是民权派,华族对他也很不满,因为第一任内阁总理大臣,原本华族侧内定推荐为三条実美,名不见经传,低贱农民的伊藤博文上位,其实很不满意,这下又捅出了这桩篓子,还不扇风点火? 明治天皇虽然知道伊藤博文好色无类,但还不至于如此荒淫无道,不过闹出这样的大新闻肯定是他自己平时不检点缘故,于是召他进宫,怒斥了一句:

「少しは女遊びやめたら?」(你就不能少逛逛青楼?)

明治过后,大正时代蓄妾的风气在社会上有所减弱,但在政界依旧如此。

讲一个逸话给大家听。日本战前政治家三木武吉,在大正年加藤高明内阁时担任大藏省次官, 此公人称“政界的大狸”,其蓄养情妇之事被在野党于国会上告发:

“根据我的线报,三木大臣阁下您居然拿国民的税金包养三个情妇,有没有这回事? ”

“恕我失礼! 您的话说错了!”三木冷冷回敬道。

“……我没有说错! 我有证据,你这是在狡辩!”

“容我订正一下您的错误,我三木包养三个情妇绝不是事实,我可包养了七个! ”三木笃定地笑道。

正当对手呆若木鸡,三木一本正经威严道:

“大日本帝国堂堂国务大臣没有七个情妇照顾一下,还能叫政治家吗?”

台下议员顿时一片鼓噪,拍手。质问的野党在轰笑声中自觉无趣,这事最终不了了之……至于三木武吉到底有三个还是七个情妇那就天知道喽!

这个逸话流传很广,甚至在战后还有续篇。1952年10月第25回日本众议院选举,右派社会党的党魁春日一幸在爱知县选举区拉票演说时,台下好事者问他:

“春日议员你有几个情妇啊?”

春日一幸这人也不虚伪做作,很风趣的回答道:

「むかし三木武吉さんが7人と答えたが、私 は6人だ。日曜日は女房のためにとってある」

“从前三木武吉回答说有七人,我嘛6个,因为礼拜天轮到我老婆!”

台下听众没有一个骂他,反而为他的狡黠与诚实鼓掌,票也都如数投给了她。当然他也不是玩笑话,春日一幸党书记长卸任时,邀请熟识的S报社记者三人在饭店举行了送别会,然后拉着他们又到东京池袋料亭参加他的第2号送别会,这个第2号送别会与会者是他在东京的情妇团,有50岁的旅社老板娘,也有刚毕业的高中生,刚好六个,可谓诚不欺选民。

战后,政界情妇最有名传说的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平民首相田中角荣。同时也是日本政界最会笼络人心的政治家,他笼络的手段绝非存粹的金钱攻势,但即便是撒钱没有人能做到他那样巧妙的用钱。他的名言很多,给后代从政者留下最宝贵箴言是「戸別訪問3万軒、辻説法を5万回やれ」(挨户拜访3千家,胜抵演讲5万回),扯远了这里只说前者。

1954年,黑泽明著名电影『七人の侍』在列岛公映,田中任自民党副干事长,当时便有记者风趣的打趣田中副干事长也有『七人の侍』。实际上商人出身的他身边女人确实不缺,常见的有五个,过江之鲫更数不胜数。最有名莫过于艺妓辻和子与秘书佐藤昭子,前者她只是传统的情妇感觉真没什么说的,后者倒是很特殊。


按佐藤昭子的说法,她和田中的认识结合是从私人秘书开始,但秘书转化为情妇也好,还是情妇升格为秘书,一介女流能够作为日本最大政治派阀中核人物是相当罕见的。当时小沢一郎与竹下登田中派人士私底下称田中为「今太閤」,叫佐藤昭子为「淀君」。田中的一位政治秘书对佐藤昭子指手画脚很不满意,朝田中谏言,数落佐藤昭子在越山会种种不是,并希望罢免。田中听到后,只是冷淡打断道:

「前者は了解したが後者は無理だ」

“前者我知道了,但是后者这件事是不可能的!”该秘书领会这话意思,也知道自己处境,第二天便选择辞职。这故事还有下半段,三年后该秘书心肌梗塞发作,紧急住院。得到消息的田中当时已贵为大藏相了,赶赴医院,直接塞给了主刀医生100万日元,并当场跪下,

「先生 彼を助けてくれ」( “医生,请救救他吧!” )

主刀医生还以为是患者的父亲,直到后来才知道这是大名鼎鼎的田中先生。

该秘书手术成功后,当场痛哭流涕。当时很多人认为田中不值得为一个原秘书如此,但你要知道,田中角荣最鼎盛时,议员143人,秘书与书记过1000人,其下越山会关系人士7万5,你说值不值。

佐藤昭子威赫不止于后辈,田中会初代会长,年长田中21岁的自民党副总裁西村英一因看不惯田中角荣宠信一个女子,朝田中提醒道「やりすぎではないか」(这样会不会太过份了些?),这话传到了佐藤昭子耳朵,结果在次年的众议员地方选举上,西村以自民党副总裁身份居然败给了佐藤拨款驰援的后辈田原隆,辱耻性败北隐退政界。


说说眼下日本政界情况,情妇被人揭穿,地位最高的是日本政坛大佬小泽一郎, 小泽一郎2012年与元配和子离婚,二人反目成仇,和子为此还向『週刊文春』披露自己的离缘状, 在长达11页的亲笔信中,透露了小泽婚外恋和私生子的事情,并称8年前知道这一事实后,一度想过自杀。和子同时还特别强调,在日本311大地震和福岛核电站核泄漏事故发生后,小泽担心遭到核辐射,带着秘书逃离老家岩手县灾区。和子说:“作为一名政治家,在家乡遭受如此严重灾难的情况下,抛弃一直支持自己的乡亲,这不是人做得出来的事情,我明白了这一点,于是决定和他离婚”。

除小泽外,另外小泉纯一郎也传出情妇丑闻, 『週刊現代』(2004年9月18日号)爆出62岁的“独身总理”小泉秘密包养了一名年下27岁的东京艺妓6年之久,该女子艺名金佳,是赤坂第一号艺妓。2人在小泉未当首相前便交往了,一直被小泉金屋藏娇在都内港区的议员宿舍。2004年3月分手。小泉未任首相前金佳每天还早上做鸡蛋粥给他喝。事件曝光后,首相官邸并没有发声,媒体也没有声讨,一方面习以为常,另一方面小泉离婚20多年,不算婚外出轨,议员宿舍在日本公务员宿舍法上只要议员每月照付房租,原则上是不限制议员家属及有关人仕居住的。

最后,答主知道很多人都“非常关心”现总理安倍有没有情妇或出轨? 因为大家都认为安倍夫人昭惠“出轨了”原因是2015年8月29日这条她与摇滚歌手布袋寅泰这条新闻:

安倍夫人深夜流连夜店与男艺人亲吻(图)

(这张照片明显看到布袋寅泰举止有度,左手虽然张拥安倍昭惠,实际故意隔空)

这种断章取义地摊小报新闻看过笑笑罢了,某记者如果真拍到首相夫人酒醉失态与男艺人亲吻照片,肯定上头版头条,哪只能上边角料啊!要知道当时这条“黑安倍”新闻背景是日本安倍内阁修宪正紧锣密鼓, 准备恢复行使集团自卫权,也就是民众批评的“战争法案”。安倍昭惠人还是不错,真的,除了不生孩子,各方面都蛮独立自主的,包括政治,很多人并不知道她去过靖国神社,也曾经到过南京大屠杀记念馆参观,当然她公开场合不止一次反对“日本行使集团自卫权”,我们国人会感觉很奇怪,其实政见不一的夫妻在资本主义社会很正常……


不过安倍也并非没有花边新闻传出,2013年10月9日『日刊ゲンダイ』曝光安倍在任小泉内阁官房长官時,与一名千叶籍东大法学部出身的Ⅰ姓女记者关系暧昧,Ⅰ记者生日,安倍不但撇开夫人昭惠,甚至以私人名义花5万円訂制一个特级生日蛋糕。Ⅰ记者随小泉内阁访朝时因为证照不齐,被挡在羽田机场,是安倍帮她大开绿灯。该记者现亦担当首相事务报道官 ,长相酷似国民女优天海佑稀。 媒体很快对号入座,清一色指问NHK報道局政治部記者、首相官邸解説委员,岩田明子。不过老实说并不觉得这位像天海女王,而是跟格力女王倒有几分般配!


继续浏览内容
知乎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
虽然我不知道安倍有没有情妇之类的,但是我想说这种“政治家贪腐现象”和“拥有情妇”应该是没有直接关联的,尽管,贪腐的政治家可能拥有情妇的几率比不贪腐的政治家更高。
我打算跳出人文环境,从自然角度来回答这个问题。这其实是自然界中的一种选择,自然界中所有的雌性动物都会选择更加优秀强壮的雄性个体进行交配并繁衍后代。而这一点在人类社会中更加明显,在人类之中所有女性几乎都会选择外貌突出的、位高权重的、或者是富有的男性作为配偶,并与其交配产生后代。美丽的女性则拥有能力选择更符合以上条件的男性作为另一半。据一项调查显示,女性愿意嫁给一个比自己富裕的男性,而一个富裕的女性则更愿意嫁给一个比她拥有更多财富的男性。
在大自然的标准中,其实外貌美丽表明这个生物是该物种中十分优秀的一部分,而拥有权力和财富更加证明了他/她基因的出众。而优秀的个体有权力,没错,是有权力拥有更多异性作为配偶,来繁衍后代。所以总体来说,政治家拥有情妇,说到底是因为他们手中握有权力,他们显赫的社会地位让他们有更大的能力吸引异性,并占有她们。而贪腐的政治家,更是在自己手中加上财富这一砝码。
再回到社会层面看待这种问题,我们在讨论情妇这一话题的时候,男性多是羡慕,女性多是不齿。羡慕的男性中,有能力者,纷纷效仿。女性虽有不齿,但仍有人趋之若鹜。所以,我们不妨跳出这些政治丑闻。才疏学浅,第一次答题,有些紧张,就这样草草收尾吧。
继续浏览内容
知乎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