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福島核廢水與一般核廢水有何不同?對人體和環境有什麼影響? - Greenpeace 綠色和平 | 臺灣
專題報導 氣候
5min

日本福島核廢水與一般核廢水有何不同?對人體和環境有什麼影響?

作者: Greenpeace 綠色和平

福島核災甫屆十年,日本政府於日前宣布,決議將 125 萬噸儲存在福島第一核電站的核污水,排放到太平洋,此舉嚴重威脅環境生態與人類健康,引起全球高度關注。綠色和平除嚴正譴責外,也從科學角度分析這事件的嚴重性。

任何核電廠運作都會產生禍延千萬年的核廢料,而將核廢料排放到自然環境是極不負責任的行為,這也是為什麼綠色和平一直在全球倡議廢核的原因。然而除核廢料以外,核能發電設施排出的廢水也會對人體與環境造成危害,特別是福島核災後產生的「核污水」,一旦外流威脅更加劇烈。(延伸閱讀:日本政府決議排放核污水 已侵害人權及違反國際公約

福島核廢水與一般核電廠產生的核廢水有什麼不同?

一般核電廠運行的廢水,不會直接與燃料芯接觸,但因最高等級核事故而產生的福島核污水,並非正常核電廠產物,包含事故當下用來為反應爐降溫的海水、因結構受損而在過去 10 年間持續滲入的地下水等,所含的放射性物質不可同日而語。

綠色和平輻射調查團隊穿上全身保護裝備,在福島縣緊臨太平洋的相馬市新田河(Niida River)採樣。© Christian Åslund / Greenpeace
綠色和平輻射調查團隊穿上全身保護裝備,在福島縣緊臨太平洋的相馬市新田河(Niida River)採樣。© Christian Åslund / Greenpeace

根據伍茲霍爾海洋研究所(Woods Hole Oceanographic Institution)學者估算,現存福島核廢水內放射性氚的輻射總量高達 1,000 兆貝克(TBq),等同於 1946 至 1993 年內 47 年間(禁止向海洋傾倒核廢料的《倫敦公約》生效之前),全球排入太平洋的核廢料總和的 66%,這還未計入除氚之外,福島核污水中含有的其他多種放射性核素將釋放的輻射量。

換言之,福島核污水比一般核電廠產生的核污水含有種類更多、放射性更高的放射性物質,一旦在未經處理的情況下排放到太平洋,就是高濃度的核污染水,將會對人體健康和海洋生態帶來極為嚴重的威脅。

根據日本政府最新的報告,現存福島核污水內除放射性氚以外,也包含幾十種不同的放射性物質。綠色和平根據調查所得,針對以下幾種福島核污水中含有的有害元素作出分析:

鍶90(Strontium-90)

福島核污水內含有鍶90,而一般核污水中幾乎不會出現。

鍶90 是一種高風險的放射性物質,一旦進入人體,容易積聚在人的骨骼中。根據東京電力公司的文件顯示,經處理的 65,000 噸福島核污水中,仍發現超出排放標準逾 100 倍的鍶 90(部份更高達 20,000 倍),而根據 2017 年在《科學報告(Scientific Report)》上發布的一篇研究報告,接觸鍶90 可導致 DNA 雙鏈斷裂。由於其在水中的高溶解度和長達 29 年的半衰期,這種放射性核素在環境中能夠長期存在,並逐漸進入食物鏈,從而進入人體,危及您我的健康。

碳14(Carbon-14)

福島核污水內含有半衰期超過千年的碳14。

碳14 的半衰期長達 5,730 年,它能融入到蛋白質,核酸,特別是DNA等細胞組成當中,由此造成的DNA損傷,可能導致細胞死亡或潛在的遺傳突變。

銫137(Cesium-137)、碘129(Iodine-129)和鈷60(Cobalt-60)

其他存在於福島核污水內的放射性物質包括:銫137、碘129 和鈷60 等。人類攝入這些放射性同位素的主要途徑,就是食用受到污染的海洋食品。這些物質會在海洋食物鏈中長期積累,可以嚴重損害生物組織细胞,並存留長達千年以上,相關放射污染也可能通過食物鏈回到陸地上的人類社區,為您我帶來潛在的健康風險。

福島核污水真的已經去除以上有害物質?

日本政府聲稱經過多核素處理系統(Advanced Liquid Processing System,簡稱 ALPS )技術處理後的核污水,將不會殘留(除放射性氚以外的)放射性污染物,只會將含放射性氚的廢水排入海洋。但事實並非如此,因福島核事故產生的核污水,截至 2021 年 3 月已達 125 萬公噸,而其中 77.8 萬公噸(約為 72%)尚未經過 ALPS 第二階段的廢水處理,也沒有明確的進程時間表,保證 ALPS 第二階段的廢水處理能夠順利進行。到目前為止,只有 2 千公噸的核污水進行第二階段處理,而這個數量僅僅是未來數年需要處理的核污水總量的 0.25 %!

綠色和平調查團隊每年都會重返福島縣監測核輻射值,確保核災善後工作以守護民眾安全為先。© Shaun Burnie / Greenpeace
綠色和平調查團隊每年都會重返福島縣監測核輻射值,確保核災善後工作以守護民眾安全為先。© Shaun Burnie / Greenpeace

此外,每個儲存罐裡面的放射性物質也不同,日本政府卻聲稱,ALPS 技術能將鍶90 和碘129 等有害放射物濃度,在第二階段處理後降低到預期規定限值之下,絕對是言之過早。

第二階段處理能否在數年内全部完成,仍是未知之數,再者,即使進行了 ALPS 第二階段處理,當局依舊必須對所有被處理過的核污水進行測試,並公開相關訊息,才能確定廢水中仍否存在有害的放射性核素。

這些核污水對臺灣有什麼影響?

2021年4月12日,綠色和平向日本政府遞交逾18萬份請願書,強烈促請當局撤回排放核污水至太平洋的決議。© Masaya Noda / Greenpeace
2021年4月12日,綠色和平向日本政府遞交逾18萬份請願書,強烈促請當局撤回排放核污水至太平洋的決議。© Masaya Noda / Greenpeace

原能會評估報告初步推估,若日本排出核污水,不排除有部分廢水會因洋流條件擴散至臺灣海域。據報導,受到黑潮洋流影響,一旦福島核污水被排放至太平洋,將順時針流向北美洲、中美洲,再回到臺灣鄰近海域,有機率將日本排出的汙染物向南帶回臺灣,核污水排放一年後將可能進入北太平洋中央,在排放一年半後可能影響臺灣外海,並在七年後擴散整個北太平洋。

對臺灣更重要的影響是漁業,由於日本福島鄰近親潮、黑潮兩大洋流交會處,黑潮主流沿臺灣東岸向東北流經日本,再進入北太平洋流循環,而西北太平洋正是臺灣遠洋漁業的其中一個主要漁場,臺灣的漁業可能從此蒙上輻射陰影。

綠色和平對核能的立場

根據前蘇聯車諾比核災的經驗,福島核災的禍患仍揮之不去。危機尚未解除,人為影響卻已經開始。例如一些輻射值仍非常高的地區已解除了撤離令,導致該地區災民的生活津貼減少,甚至遭政府取消災民身份。

災民極需要國際社會持續關注和聲援,因此,綠色和平持續在福島進行科學檢測,為環境安全把關,並作出善後提案,而在原地長期儲存和處理核廢水,是目前眾多方案中的最佳選項。(延伸閱讀:福島核污水不應排放海洋 妥善儲存才是保護太平洋唯一選擇

因核災撤離家園的菅野太太於2017年重回福島的家,因該區仍是輻射值超標的歸還困難區,僅能短暫停留。© Christian Åslund / Greenpeace
因核災撤離家園的菅野太太於2017年重回福島的家,因該區仍是輻射值超標的歸還困難區,僅能短暫停留。© Christian Åslund / Greenpeace

自 2012 年起,綠色和平持續反對福島核污水排放計畫,透過向聯合國相關組織提交研究報告、與其他 NGO 舉辦福島居民座談會,並蒐集 18 萬份連署書向政府表達反對聲音。同時推動全球反核運動,讓全球的核能設施都能早日除役,保衛人類與環境福祉。

綠色和平將持續以日本為起點,串聯東亞地區及全球,阻止核污水排入太平洋。也邀請您分享相關訊息,一同支持能源轉型,以安全永續的再生能源,取代危害氣候及環境的化石燃料與核能,保障您我及下一代生存的家園,免於氣候危機與放射物污染的威脅。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