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以“后来我就随手拿着在门口喂了狗吃”为开头或者结尾写一个故事?

关注者
9
被浏览
521

3 个回答

后来我就随手拿着在门口喂了狗吃。


我蹲着身子,低头摸摸狗脑袋。


东西是女朋友送来的,可惜的是我不喜欢吃肉。


我正拿着它开门,邻居家养的土狗阿黄就凑到我脚边。


丢给它吃了,毕竟没人吃的话,这碗红烧肉的归宿就是垃圾桶。


脚蹲得有些麻,看着阿黄吃的那么香,我站起身,进屋。


有些无聊的我,翻开一本杂志,坐在沙发上看。


“叮铃铃~叮铃铃~”手机此时响了。


是女朋友打来的,真不想接。


“黎,你吃了我做的红烧肉吗?”手机那头的女朋友语气有些冲。


“吃了,当然吃了。”我懒懒地说,“你做的我怎么不会吃了。”


女朋友听见我的话,顿了一下,语气放缓温柔地说道:“黎,下午我们去游乐园玩儿吧。”


“又不是小孩子了,去什么游乐园。”我有不赖烦,“我下午还有事。”


“黎,你不是要分手吗,你和我去游乐园玩一下午我就同意分手。”女朋友声音轻轻的,说到最后几个字几乎听不清楚。


我听到那微不可闻的几个字,坐直了身体,有些兴奋:“真的?”


觉得自己语气不对,我又开口:“去吧去吧,我们好久都没有一起约会了。”


“嗯,我等会儿来你家楼下等你。”


挂断电话,我高兴地从冰箱里拿了罐啤酒喝,拖了几个月的关系终于要结束了。


兴高采烈地发了条微博说自己下午要去游乐园玩,很快就有人评论和点赞。


xxxxx:老公老公,你出去怎么能不带我呢。

xx:亲爱的,你多久直播啊!等的好想哭。

xxxx:直播去游乐园吧!

...........


我瞥瞥嘴,回复几个人的评论,就丢下手机摊在沙发上。


“在你楼下,快下来吧。”女友发了条短信。


伪装了一番,我下了楼。


一出单元楼看见站在不远处的女友。


女友靓丽的打扮让我眼前一开。


“今天怎么穿的那么漂亮?”我问她。


她淡淡开口:“怎么,以前就穿的不漂亮?”


“不,不,不。”我尴尬地解释,“你在我眼里永远最漂亮。”


MD,就要分手了,还那么怂,我在心里狠狠唾弃自己一番。


“上车。”女友招了辆出租车。


游乐园是好玩,玩了一下午的我很累。


“是不是该...?”我的目光穿过女友在不远处的灌木丛落下。


“急什么。”女友开口道,“不带我去你家看看?”


“这...这怎么能行。”我急道,“我们都快要分手了!”


“我们现在还没有分手。”她眼眶开始泛红,“我们在一起快一年了,连这点小要求都不答应吗?”


“好了好了别哭了。”最受不了女人哭了。


我带她回了家。


她随处找了个地方坐下,慢慢道:“你不是还有工作吗?”


“今天不直播没事。”我扯了扯嘴角。


“是吗,那可惜了。”她语气颇为遗憾,“我还想亲眼看看你认真工作的样子。”


我岔开话题:“要喝东西吗?”


“果汁,谢谢。”她道。


喝了一瓶果汁,女友道:“还记得第一次看直播的时候就是看的你的直播间。”


我静静地看着她。


“那时候第一眼就被你的长相给吸引了。”她幽幽道,“然后听到你的歌声我觉得我已经被你迷住了。”


“一天的所有不快都消散的一干二净,你就像个小太阳,温暖了我的心底。”


“靠,别那么肉麻好不?”我还是没忍住。


她没听到似得依旧自顾自说:“为了接近你,我狂刷礼物,就为了听你说一句谢谢我,后来,你建了粉丝群第一个拉进去的就是我,还给了我管理员的位置。你知道吗?那时候我高兴疯了。”


“cnmd,别说了,给我滚。”我直觉后面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她依旧我行我素地说:“我借群里的粉丝找你说话,一来二去我们熟悉了,后来更是发展成了男女朋友,这是我不敢想象的,我觉得上天终于对我好了一次。”


“可是现实总是那么残酷。”她说着直勾勾地盯着我的眼睛,很是渗人。


我一把拉起她,将她推出门外。


“你不公开我们关系也就算了,你一直找我借钱也就算了,但你为什么要背叛我,为什么还要找别的女人”门外她的声音依旧没有停歇,“你欺骗了我,你欺骗了我对你真挚的心,我告诉你我们之间完了!我完了!你也完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她笑着离去,我靠在门上,摇摇头晃去了心中的恐惧感。


呼了一口气,平复下刚刚激动的心情,看了一眼挂在墙上的时钟,时间还早。


我打开电脑,准备直播一会儿。


可刚打开直播没多久,就有许多人骂我渣男,还有人为我辩解。


我知道了,那个该死的女人肯定曝光了些东西。


我关掉直播间,上网看了看,无非就是说我脚踏几条船或者是艹粉的主播。


呵,这样就想整垮我吗。我心底不屑地想到。


我在微博上发了条“清者自清”的话,关了手机。


“等粉丝撕完我再重出江湖,现在去看足球比赛。”


第二天,警察找上门,他们说我的前女友在家里喝农药自杀死了,要找我了解下情况。


我刚刚听到的时候很是慌张,不过想了想不是我杀的我慌张啥。


沟通一番,警察走了。


门还开着,我看见邻居家的刘姐拿了一个很大黑色塑料袋,便好奇多嘴一句:“刘姐,你袋子里装的什么呀。”


“狗死了,也不知道怎么死的。”刘姐叹气,“昨天出门时还好好的,今早一回家就死了,只能先把它那这个装起来,等一下找个地方埋起来。”


我心里一惊道了句节哀,关了门。


我很快就搬了家,后来也再没有直播了。

继续浏览内容
知乎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
「後來我就隨手拿著在門口餵了狗吃。」

不以為然的說著,手拿著零食把看著電視的頭轉了直角,輕皺眉得把嘴角拉到最高點,雙手掌朝上,其中一掌碗似的,放著洋芋片,我佯裝一臉無奈。男朋友儼然怒了,閉眼深深的喘著氣,我險些裝作他差點兒沒氣了,他也不張目看看我惹人厭模樣,估摸著他得真的窒息吧,他只問,「為什麼?」

把手上洋芋片倒回袋子裡,讓我們的眼睛離著只塞的下幾片洋芋片的薄度。朝他吹了口氣,海苔口味的,他清亮的眼直直撞入視線,我歪頭笑了,「我怕有毒。」

「你他媽有病吧?」他脾氣總是溫和,今天卻是暴怒了,我點頭一臉委屈,「我有病啊,第一天認識嗎?」他憤而走出門,我大笑,好猖狂的那樣笑了,隨著他甩上門的聲響,止住了,誰也知道我裝模作樣的滑稽穿不過那扇門。

吃著洋芋片,看著電視隨著劇情大笑大哭,「真好笑呢。」可是為何卻滿面淚落?

走進廚房打開冰箱,好暗的被冰箱的燈照明了。空盪盪哦裡頭只有一個盒子,好精緻的粉紅。他說這是送我的生日蛋糕,我說喂狗了,怕有毒。

這是你買來的,是隔壁街蛋糕店的招牌,你記著我說好喜歡吃那間甜點,那是我小時候的味道,你總說要買來嚐嚐,要咀嚼一番我幼年的滋味,這樣就似乎走過了你沒陪我走過的路。我叫喚了三年,你記得了,後來我說,喂狗了。

你的脾氣有理,你愛我、我愛你,這不衝突,但你沒有愛到了那間蛋糕店。那是我小時候的味道,雖然裝潢有些老舊,頗有老店的韻味,它卻在那兒沒幾年,在我們還沒在一起時,你沒留心過吧?

我說我好喜歡吃那間甜點,我卻不曾走入那條街,至多的關懷是經過時放慢時間的瞧了一眼,又生怕被驚覺,而羞愧的加快腳步走之。

沒提過我的家人吧?你總說想要娶我,我在你懷中笑鬧著說好,我見過你父母的次數無法用指頭數了,你還沒聽過任何一次關於我的家庭,這是你不提問的溫柔,你的包覆卻被我硬生生用了蛋糕切割開了。

「我是孤兒。」算上是吧?也不知道這樣的自言自語是朝著誰道。

不被愛,就像小狗一樣的被圈養,一時的腦熱,後來罷了,玩物了無樂趣,這樣的理由就好比路上滿滿皆是的流浪狗一般,因為不被愛了,所以被丟棄,從懂事以來便是一個人,靠著各種不知來源的救濟苟活至今。那是我父母開的蛋糕店,小時候他們喜歡做蛋糕,我吃蛋糕,好多人希冀日日吃著甜膩的蛋糕,那味道於我真是噁膩,那是我小時候的味道。

十八歲了,我生日到了,滴滴答答早走過了午夜,蛋糕怎麼會有毒?他們又怎會知是我的蛋糕?是在我心間埋下了一個坑,跨不過也填不平。更不會餵了狗吃蛋糕,他們與我一般是被丟棄,那麼也許也不大愛這膩味的蛋糕。

「生日快樂。」

我遲遲沒有拉開那紅色的結,蛋糕緊閉著一切童年而安詳。

继续浏览内容
知乎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