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受害者家屬訴訟遭駁回

二月,被新冠病毒奪走兒子性命的武漢退休人士鐘漢能(音)經歷了每位父母最懼怕的噩夢,她希望能與其他親戚一同起訴當地的地方政府。但是據訴訟有關人士指稱,他們的訴訟突然被駁回,許多人遭受當局施壓,要求不予起訴,律師被警告不要幫助他們。

Provided by Deutsche Welle © Reuters/Stringer Provided by Deutsche Welle

(德國之聲中文網)這些家屬指責武漢和湖北省政府,在去年底首次爆發新冠肺炎時隱瞞了一切,並且未能向公眾發出警報,沒有做出適當應對,任由新冠肺炎全面失控。迄今為止,新冠肺炎導致了武漢近3,900人死亡,以及全球900,000多人死亡。

67歲的鐘漢能表示:"他們說這種流行病是自然災害。但是,這些嚴重的後果是人為造成的,必須要找出是誰的責任。" "我們的家庭崩潰了。我再也無法幸福了。"

新冠肺炎受害者家屬代言人和發言人張海表示,至少已經向武漢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了五起訴訟。他的父親也死於新冠病毒。原告各尋求約人民幣200萬(合29.5萬美元)的賠償和公開道歉。目前居住美國的中國資深維權人士楊佔青表示,法院以不明程序駁回了訴訟。

楊佔青正在與中國十幾名律師合作,暗中為中國受害者家屬提供咨詢,他表示,訴訟駁回僅透過簡短電話通知,而不是透過合法的官方書面解釋,顯然是為了避免書面詢問。

武漢法院的工作人員不願接受法新社做出的回應請求。

去年12月,新冠病毒在武漢出現,市政當局拖延時間,並且逼迫欲舉報的醫生保持沉默。

共產黨持續淡化責任,甚至質疑病原​​體是否起源於中國,同時大肆宣傳後來中國防疫方面的成功。上周,中國政府在北京舉行了盛大的儀式。習近平主席在聲明中宣布,中國已經以迅速且透明的應對通過了"非凡的歷史性考驗"。

3月時武漢仍是疫情中心 © Getty Images/AFP/Str 3月時武漢仍是疫情中心

他們悲慘的故事

但是鐘漢能描述了一個截然不同的故事。到1月下旬,傳染病在武漢迅速蔓延,官員們仍未發出全市性的警報。當時接近農歷新年,鐘漢能和她當小學老師的39歲兒子彭毅(音)卻還在擁擠的商店裡開心地購物。數以百萬計的人離開武漢度假,將感染帶到了全球。

鐘漢能告訴法新社:"我們當時不知道公共汽車上充滿了病毒,所以每天都出去,甚至都不知道戴口罩。" 1月24日,武漢最終開始封鎖,她和兒子生病了。她很快的康復,但兒子卻惡化了。

恐懼充斥著他們的家庭,其中包括鐘漢能的丈夫,彭毅的妻子和他們七歲的女兒。

在接下來痛苦的兩個星期中,他們在負荷超載的醫院裡度過了漫長的時間,他們乞求讓彭毅住院未果,醫院缺少檢驗工具,一再被拒之門外。彭毅終於在2月6日得以住院。

但是他的家人再也沒見到他。兩周後,他死於呼吸衰竭。

"他當時一定很害怕、很傷心,又沒有家人陪伴,我無法想象他有多難過。" 鐘漢能說,"他有試著呼喊過母親、父親嗎?我不知道。"

張海認為,他的父親在治療期間因不相關的疾病在武漢一家醫院被感染。他說,當局正在發動一個抹黑他的運動,並中止了他的社交媒體賬號,還散布謠言稱所有的訴訟都是騙局。

張海指責武漢政府,有其他人也收到了官方的恐嚇,受害者家屬群聊也已經被警察滲透。他說:"他們知道如果我成功提起訴訟,其他許多家庭也會群起效仿。"

武漢市政府不願接受法新社做出的回應請求。

張海說,數十名受害者家屬已經在群聊中結成聯盟,但大多數人都不敢采取行動。由於在武漢市的初審被駁回,張海最近向省級法院提起訴訟。鐘漢能也打算這麼做。

資深維權人士楊佔青認為,雖然公開道歉難以想象,但政府最終很有可能會悄悄滿足一些家庭的要求。在此之前,張海打算不顧個人風險,一路向中國在北京的最高法院提起上訴。他說:"父親是我的動力。"

楊宇/達揚 (法新社)

©️ 2020年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如果您通過本文中的推薦連接購買某些內容,Microsoft可能會因此獲得相關交易之行銷佣金。
為您提供的主題
意見反應

覺得故事有趣?

在 Facebook 上說我們讚以查看類似故事


傳送 MSN 意見反應

感謝您提供意見反應!

請提供整體網站評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