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像頭公司員工私下偷窺用戶 看美女XXX…細思極恐 - 中國人線上看

攝像頭公司員工私下偷窺用戶 看美女XXX…細思極恐 載入評論...
英國那些事兒 2021-01-23 20:35
話說,現在很多人都會在家安裝安全監控攝像頭,看看夜裡孩子有沒有老實睡覺,白天上班時看看貓貓狗狗怎麼打發時間,能用來安全防範,也能用來記錄生活,貌似挺實用。

不過,攝像頭萬一被別有用心之人利用可就慘了,安全監控變成安全隱患,用戶的生活,變成黑客眼中的實時直播,如果監控攝像頭背後有一雙隱形的眼睛,那生活就會變成恐怖片,想想就讓人後背發涼......

這兩天,美國德克薩斯州一起攝像頭偷窺案引起很多關注。

案件被告是一名35歲技術員Telesforo Aviles,他曾為安達泰安全服務公司(簡稱ADT)工作,這家公司專門為企業和個人提供安全監控服務,比如安裝攝像頭和安全鎖,設計家庭安全方案等,客戶可以通過攝像頭和監控系統遠程監控自己的住宅,Telesforo是做技術工作的,負責設置調製監控系統。

不過,Telesforo利用工作上的便利,把安全攝像頭變成了滿足一己私利的工具。

他有時會騙客戶說,需要暫時把自己添加到客戶的賬戶中,用來進行檢測,更多的時候不用告訴客戶,只需偷偷把他自己的個人電子郵件地址,添加到客戶端的移動監控系統里,他也能像房主一樣隨時監視房子里的一舉一動。

這麼做明顯是違反公司規定的,不過客戶一開始毫不知情,Telesforo就通過這種方式窺探客戶隱私。

2020年4月,ADT公司發聲明自曝,自家的安全攝像頭被人黑了,始作俑者正是Telesforo,「在得知有人未經授權訪問攝像頭后,我們立刻採取了措施,以確保不會再發生類似的事,我們已經聯繫了受此事件影響的220位客戶。」

原來,在過去四年多時間裡Telesforo一共入侵了220位客戶家的攝像頭,尤其是那些長得漂亮的女客戶,他會特別關注,反覆通過攝像頭偷窺她們的私生活,偷看她們換衣服、睡覺,甚至跟另一半啪啪啪,作案的四年半時間,Telesforo一共偷偷入侵客戶家攝像頭達到9600次。

這下子ADT公司的客戶們都炸鍋了,很多受害者聯合起來提起集體訴訟,受害者稱:「Telesforo噁心的行為讓我們的信任感受到背叛,一定要受到懲罰。」

媒體報道中簡略透露了一些受害者陳述和法庭記錄內容,足以讓人心驚膽戰。

原告之一的Amy Johnson對自己家攝像頭被入侵表示既驚恐又憤怒,「這就是極端侵犯隱私的行為,想到有人入侵我們家客廳攝像頭那麼多次,簡直太嚇人了。」

(Amy展示她家攝像頭安裝位置)

她的丈夫也說:「這讓我們忍不住思考,那個人為什麼要入侵我們家攝像頭300多次?」「他都看見什麼了?是為了監視孩子嗎?還是我妻子?」「我們客戶都以為ADT公司有更保險的方式防止此類事情發生。」

一位原告匿名說,調查后發現Telesforo在2017年至2020年間,至少入侵她父母家的攝像頭73次,包括她本人十幾歲時在家住的卧室,她指責ADT公司沒能採取有效的措施,防止客戶之外的人隨便添加自己的郵件地址到移動監控系統里。

另一項指控中原告指出,安全漏洞最早並不是ADT公司自己通過檢查發現的,而是「通過運氣和偶然」無意中發現的,當初一位報告技術問題的客戶無意中發現,根本不需要第三方授權,任何人都能把自己添加進監控系統,ADT公司無法及時發現有陌生人入侵,這麼明顯的技術漏洞,ADT作為專業安全監控公司竟然毫無察覺,原告直指其不負責任。

還有的指控中說道,ADT公司發現出事後曾聯繫每一位受害者想「私了」,有一位受害者說,ADT公司要賠給她2500美元,被她拒絕了,公司又把賠償金額提升到5萬美元,他們找每個受害客戶私下道歉,希望私下賠償解決,賠償時還看人下菜碟,公司想儘快息事寧人的態度,讓受害者們更加失望。

ADT公司的「努力」沒起到他們期望的作用,受害者們去年還是集體把他們給告了,闖禍的員工Telesforo去年4月已被ADT公司開除,這周四,他終於對指控認罪,如果罪名成立將面臨5年有期徒刑。

其實,隨著家庭監控攝像頭越來越普及,近幾年「攝像頭被黑,生活被偷窺」的案件也屢次發生,有時已經不止被偷窺那麼簡單,因為背後的那雙眼睛知道受害者太多隱私,比如家住哪裡,是獨居還是跟家人生活,有沒有孩子,這些涉及到家庭安全的隱私被陌生人隨意偷窺,想想就讓人不寒而慄。

這兩年最有名的一系列攝像頭安全案件,跟亞馬遜開發的Ring家庭智能安全系統(Ring Smart Home Security)有關,普通人家安裝了亞馬遜的Ring攝像頭后,被黑客輕易入侵,類似案件發生過不止一起。

2019年12月,美國田納西州一對父母為了監控患癲癇病的4歲女兒,在兒童房安裝了Ring攝像頭,僅僅過了4天,攝像頭就被人黑了。

他們公布了一小段當天的視頻,一開始攝像頭裡飄出音樂聲,他們8歲的大女兒聽到聲音去兒童房查看,小姑娘走到門口,看到屋子裡沒人,於是大聲問:「是誰啊?」這時響起一個男人的聲音說:「我是你最好的朋友,我是聖誕老人!」

小姑娘愣了幾秒,驚恐地大喊:「媽媽!!!」男人的聲音繼續問:「我是聖誕老人。你不想當我最好的朋友嗎?」

據說之後黑客繼續播放音樂,跟小女孩交流,直到女孩的爸爸走進房間查看,把攝像頭關掉才作罷。

家長們馬上修改了他家監控賬戶的密碼,並在當天向亞馬遜投訴有人黑進他們家攝像頭的事,但一個星期過去了,亞馬遜絲毫沒有回應,也從沒跟他們解釋黑客黑進攝像頭的原理,以及是從什麼時候盯上他們的,這件事導致小女孩的媽媽嚴重焦慮,最後不得不辭掉工作在家休養。

還是2019年12月,一位住在Brookhaven市的女子也遭遇了類似的恐怖經歷,因為新養了一隻可愛的小奶狗,她在家裡裝了一個安全攝像頭,這樣即使在外面,她和男友也可以隨時查看狗狗過得怎麼樣。

一天晚上,女子把小狗放到它的小窩裡,哄狗狗睡著,這時她聽到房間的攝像頭裡傳出了咳嗽聲,而且攝像頭上的藍燈亮起,說明有人正在監控,她以為是男友在看狗狗,馬上發簡訊核實,結果男友當時並沒有連接攝像頭。

接著她就聽到一個陌生的聲音從攝像頭裡傳出,黑客一邊拍手,一邊逗她家狗狗說「快起來」,「嘿,小狗狗!快過來,小狗狗。」

可能是看狗狗沒什麼反應,黑客有點兒火大,喊了一聲「我能看見你在床上,快點,快起來!」

女子當時都被嚇呆了,在原地無法動彈,後來向媒體曝光了此事,回想起來仍然心有餘悸。

家裡突然多了雙眼睛,還響起陌生人的聲音,這就已經夠恐怖了,但更恐怖的是,一些黑客站在掌控者的位置,侮辱被偷窺者,更有甚者以對方的隱私和安全為由,進行威脅或勒索。

2019年12月佛羅里達州一戶人家,一對年輕父母突然聽到家裡響起一個陌生的聲音,竟是從Ring攝像頭傳出來的,黑客提到了這對夫婦的兒子,當時兒子並不在那個房間,說明此人之前就入侵過他們家的攝像頭,熟悉他們家的情況。

黑客說的話讓他們大吃一驚,不但涉嫌種族歧視,而且還明晃晃地要挾,「你家孩子是猩猩嗎,就像個猴子一樣?」

黑客要求男主人訪問一個網站:「這樣我就放你和你家人一馬,不然的話我就繼續騷擾你們。」這位男主人果斷拒絕了黑客的要求,並拆下攝像頭電池,這才讓黑客的聲音消失。

還是在2019年12月,德州大草原城的一位用戶家裡也出現了攝像頭被黑事件,28歲女子Tania Amador跟男友住在一起,事發當天她正在睡覺,突然一陣鈴聲把她吵醒了。

Tania很快發現聲音是從房間里的Ring攝像頭傳出的,鈴聲過後接著是一陣笑聲,然後一個陌生人說話了,「我要通知你,你的賬戶已經被黑客鎖住。」「支付50比特幣的贖金,否則就是你咎由自取了。」

(Tania屋子裡的攝像頭)

屋子裡的聲音剛結束,她家前門外的攝像頭又響起了說話聲,「我就在你家前門外。」Tania和在IT行業工作的男友都有點兒懵,他們趕快把攝像頭的電池拆下,聲音才沒有再次響起。

或許大家注意到了,上面四個案例都是2019年12月發生的,這多少能說明亞馬遜Ring攝像頭被黑髮生得有多麼頻繁,這兩年不斷有用戶對亞馬遜提起訴訟,去年12月15個受害家庭聯合起來,綜合大家的案件提出集體訴訟,再次把亞馬遜告上法庭,其中就包括上文兒童房案件的那戶人家。

其他原告里,有人跟十來歲的兒子在客廳看電視,攝像頭裡突然傳出聲音問:「怎麼樣啊老兄?你們看什麼呢?」

還有老奶奶行動不方便,住在養老院,兒女不放心在她的房間里裝了安全攝像頭,結果半夜傳出一個聲音說「今晚你死定了」,還對老人進行語言性騷擾,老人因此擔驚受怕,最後不得不搬回家去住。

通過攝像頭偷窺的,性騷擾的,嚇唬人的,要挾勒索的,甚至還有謀殺威脅,出現的案件太多了,連負責亞馬遜攝像頭被黑案的首席律師Hassan Zavareei都感嘆,「我覺得肯定還有更多人的攝像頭被黑。」「被發現的只不過是冰山一角。」

這些發現自己攝像頭被黑的用戶是不幸的,但也是幸運的,起碼他們能及時制止這種犯罪行為,避免自己的隱私和安全受到進一步威脅,但正如上文的律師所說,還有很多人沒辦法很快發現攝像頭被黑,畢竟這種犯罪太隱蔽了,讓人防不勝防,黑客趁受害者沒有防備,不但能把攝像頭拍到的視頻拿出來分享,還能用來賣錢。

去年6月媒體報道了這麼一個新聞,澳大利亞一些家庭和企業的攝像頭被黑客入侵,拍攝的內容被放到俄羅斯網站Insecam上,這家網站上隨時都有數十個澳大利亞企業或家庭的實時監控視頻在播出。

比如家住新南威爾士州的電工Ken Jeffery,他家門口的攝像頭就被黑了,拍到他幹活的視頻。

「我感覺非常吃驚,一直在想是不是得罪了誰。」得知自己正在被監視后,Ken表示以後行動要多加小心,會更謹慎的。

墨爾本一戶人家前門的攝像頭也被黑了,可以清楚地看到一個年輕女孩走進家門。

在昆士蘭州的一家公司里,辦公區的攝像頭被黑,員工列印、跟同事交流、走動都能看的清清楚楚。

除了這些,還有珀斯居民的後院游泳池被偷窺,有墨爾本居民院子里的餐桌被人監視,以及悉尼的倉庫和昆士蘭的餐廳,無論是公共場所還是私人空間,只要安全攝像頭被黑,就毫無隱私可言,有受害者說,即使找安全顧問更改設置並修改密碼,攝像頭還是受到第二次、第三次入侵。

而且,隱私泄露還可能引起更嚴重的犯罪,甚至是刑事犯罪,澳大利亞隱私基金會的Katina Michael教授也表示擔憂,「他們知道你什麼時候不在家,什麼時間不在某一個房間里。」「他們知道你有什麼財產。」「他們知道誰來過你家,你什麼時候睡覺,什麼時候起床,什麼時候去院子里。」這些信息一旦被不法分子掌握就太危險了。

Katina說,全世界大概有3億台安全攝像頭,很多安全專家都覺得,其中60%的設備都並不那麼安全,或者說可以被強行入侵,就像上文中這些澳大利亞的攝像頭一樣,「如果你能遠程監控,能把鏡頭隨意拉近拉遠,能遠程開門...那黑客也能。」

從黑客的角度來說,倒不一定都是為了趁受害者家裡沒人偷東西,或者敲詐勒索,這樣風險太大了,他們不需要這麼干,只要能黑進一個攝像頭,再轉手把訪問許可權賣掉,輕輕鬆鬆就能賺一筆錢,來錢又快又容易,這就吸引了一些人專門干入侵攝像頭的勾當。

去年10月有報道稱,一個專門倒賣攝像頭訪問許可權的黑客組織被發現,據說組織成員多達1000人,他們通過聊天軟體Discord發布廣告,聲稱手握5萬個家庭攝像頭的訪問許可權。

只要花150美元,就能獲得一個攝像頭的訪問許可權,還可以跟其他會員一起,共享多達3TB的攝像頭視頻剪輯,還能免費獲得700MB內容,大概相當於4000份視頻段落和照片。

調查報告中稱,黑客組織入侵的攝像頭遍布全球各地,包括泰國、韓國、新加坡、加拿大等等,拍到的視頻里有正在給嬰兒餵奶的媽媽,沒穿衣服的小孩,在學校上課的學生,其中也不乏更私密的畫面,短則幾秒多則二十多分鐘,一些已經流傳到色情網站上。

在家裝攝像頭,圖的是個安心,結果卻變成讓人擔心的問題,解決這個問題需要攝像頭廠家在技術上進一步改進,有效「防黑」,也需要更嚴格的監管和更細緻的法律,對猖狂的黑客進行處罰,讓他們不敢再輕舉妄動。

話說回來,普通人作為用戶,大多數時候都比較被動,我們能做到除了發現問題及時舉報,還可以學習一些攝像頭的安全知識,以備不時之需,下面給大家總結了幾條小貼士,僅供參考:

1、及時更新攝像頭程序攝像頭企業經常會更新補丁、修復安全漏洞,有些攝像頭會自動下載更新,但有些需要手動,記得及時檢查(通常在「設置」菜單里可以找到「更新」按鈕)。

2、設置獨立的攝像頭密碼很多人喜歡多個賬戶用同一個密碼,這就造成了安全隱患,建議設置獨立的攝像頭密碼,其中避免出現身份證號、電話號碼等信息,因為黑客通過其他途徑也可能查到。

3、設置密碼管理器使用密碼管理器,能對你的攝像頭賬戶起到一定保護作用。

4、設置登陸驗證碼除登陸用戶名和密碼之外,還可以設置驗證碼,發送到手機或郵箱,這樣黑客即使猜對了密碼,也很難破解隨機的驗證碼。

希望大家無論裝不裝攝像頭,都能平平安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