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 港足前隊長陳偉豪:遺憾未能出外 青年球員應視中超為目標 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港足前隊長陳偉豪:遺憾未能出外 青年球員應視中超為目標


 

世界盃熱潮下,政府上周公布授勳名單時,特別點名提到效力香港足球代表隊超過17年、香港足球代表隊前隊長陳偉豪,獲頒授行政長官社區服務獎狀。政府對陳偉豪的嘉許語是:「曾三度拒絕中國球會的邀請加盟,選擇留在香港振興及推動香港足球發展,是香港青少年運動員的榜樣。」

不過,陳偉豪接受眾新聞訪問時卻說:「我職業生涯最大嘅遺憾,就係冇出過外踢波!」

陳偉豪以65場國際A級賽上陣紀錄,終結其長達17年的香港代表隊生涯。受訪者提供

36歲的陳偉豪是香港著名足球運動員,司職中堅,現效力港超聯球隊夢想FC(成立於2017年,前身為港菁及標準灦天,由前東方班主黎同光接手及注資)。他年少時住在牛頭角樂華邨,畢業於瑪利諾中學,從小接受青訓計劃加入體院足球部,直到1998年加盟甲組球會流浪,2007年以40萬元轉會費,加盟傳統勁旅南華,打破當年香港球員最高轉會費紀錄。

陳偉豪曾於2009東亞運動會帶領港隊在決賽擊敗日本,為香港歷史性首次奪得大型運動會足球金牌,更曾獲前港隊主教練金判坤評價為達到亞洲頂級水準的球員。去年6月南華宣佈離開港超聯,降落甲組比賽,主力培育青年球員,陳偉豪決定離開南華加盟新成立的年青球隊夢想FC,繼續在港超聯賽場上馳騁,並在去年離開港隊。

陳偉豪接受眾新聞訪問時笑說:「好多謝佢哋(政府)俾個獎狀我,我的確曾經拒絕過中國球會嘅邀請,但其實唔止三間向過我招手嘅,大部分拒絕嘅原因都因為顧慮屋企。不過的確有三次係最接近離開香港踢波,但最後都唔成事,呢樣係我足球員生涯中最大嘅遺憾。」

2017年6月7日,香港隊在旺角大球場與約旦的友誼賽,是陳偉豪的告別戰。受訪者提供

陳偉豪記得:「第一間係廣東日之泉(已解散)搵我,2009年,個教練係曹陽,我同佢好熟嘅,識咗成十幾年,佢嗰陣想叫埋我同志豪(港隊及南華隊友李志豪)嗰幾個一齊上去幫佢手。嗰陣我其實都真係幾有興趣,因為廣州夠近,而且又係講廣東話,唔使重新適應。」但陳偉豪考慮到,廣東日之泉當時只屬中甲球隊而非中超,而且挖角的薪酬不是多過香港很多 (大概只是多1.5倍左右),最主要令他打消念頭的原因,是因為他的大兒子出世。「人工又唔係多好多,仲要上去踢次一級嘅聯賽,最主要係我大仔嗰陣出世冇耐,仲係手抱,諗一諗都係費事麻煩,反正個Offer又唔係特別吸引。」

「第二次就係中超球隊青島中能(中超中遊球隊),2013年,嗰次係最接近真係離開香港,我直程通知埋羅生(當時南華班主羅傑承)同我啲隊友,羅生都同意,行李都已經執埋。點知嗰間球會俾我份合約啲細節位極有問題,可以用『超級魔鬼』嚟形容,我到今時今日仲好記得!」

陳偉豪記得,合約中顯示他的年薪120萬人民幣,是他當時在南華的3倍,還未計算每場的羸波獎金,但他細閱合約才發現魔鬼在細節:「份合約要我全季必須有85%上陣次數,先可以拎到份七位數嘅年薪,唔好玩啦,正常球員都踢唔到全季八成五啦。而且合約仲話教練可以隨時貶我落預備組,如果我被貶嘅話,只能夠拎預備組人工,即係話人工任佢噏,佢寫幾千萬年薪都得架,因為佢可以隨時丟我落預備組,我都吹佢唔脹!」

「第三次最接近走,係2015年中超球隊上海申鑫找我,條件合約細節我通通都OK,計番做港幣都有七位數一年,加上在上海,我同我老婆都接受到,小朋友讀書都應該問題唔大,而且上海我哋有朋友,可以有得照應。」萬事俱備之下,陳偉豪卻再一次臨門撻Q。

「上機前兩日,個Agent WeChat同我講,叫我唔使上去簽約,因為想簽我嗰個教練定唔知領隊突然俾人炒咗,轉會即時中止。」這次是陳偉豪職業生涯中最接近成事的一次,因為他與家人都接受會方的條件,還打算全家搬往上海居住,只欠簽約的一關,注定陳偉豪無緣離開香港。

陳偉豪效力港隊逾17年,他的15號招牌波衫,「粉絲」最記得。受訪者提供

陳偉豪多次與北上擦身而過,未能出外證明其實力及開眼界,成為他職業生涯中最大的遺憾。「尤其係睇到身邊嘅朋友、隊友有啲出咗外地踢,不論成功與否,起碼出去浸過吓鹹水,擴闊咗視野。」

陳偉豪認為,出外踢波的經驗難能可貴,在書本上也學不了。「人哋大陸嗰啲主客場,真係要搭飛機周圍去,可能主場同作客嘅天氣環境溫度都有好大嘅分別,呢啲作客經驗我係體會唔到嘅,香港作客最遠咪搭個幾鐘旅遊巴,入屯門或者元朗,仲要啲球場個個都差唔多。」

「出面啲球會正選競爭好大,可能同一位置有4至5個球員去爭,淨係後備嗰7個位,爭都已經爭餐死,嗰種氣氛其實可以推動人進步。我反而幾鍾意呢種氣氛,因為我鍾意同人爭,好鍾意爭羸嗰種感覺,所以冇出過去踢波真係算係我最大嘅遺憾。」

陳偉豪育有兩子,長子景堯7歲、幼子星霖2歲,他坦言:「雖然我從未試過出去踢波,但係如果我啲仔想做足球員,而且有能力,我一定會送佢哋出去踢波,開拓吓眼界,最重要嘅係我都好希望佢哋可以彌補到我嘅遺憾。」

陳偉豪(中)育有兩子,七歲長子景堯(右)及兩歲幼子星霖(左)。受訪者提供

陳偉豪寄語青年足球員,應該將眼光投放得更遠,不要局限自己的能力及去向。「難得而家中超發展得咁好,又高人工又高水平,你啲隊友隨時係而家踢緊世界盃嘅人,根本應該當去大陸踢波係一個目標!我以前嗰個年代大陸踢波邊有而家咁多錢呀?係習近平上咗場之後先咁勁咋嘛!」他指,習近平是狂熱足球迷,更曾明言「足球夢」是「中國夢」之一,所以自習近平主政後,中國的足球發展才一日千里。

陳偉豪認為,足球員職業生涯不長,球員以金錢來衝量自己去向無可厚非。「以前我淨係考慮睇吓踢唔踢高水平啲,先會諗返唔返大陸,因為錢真係差唔多,可能只係獎金高啲,嗰陣時仲可以比我衡量吓,咁我當然考慮屋企人優先啦。而家?根本唔使考慮,你一定會揀返去!你可能只係返去坐後備,但係一年搵嘅錢等於你係香港起碼要4至5年先搵到嘅,你坐唔坐?我明白足球員係應該有自己嘅抱負,但係我哋唔同外國,佢地真係只需要專心踢波就夠,我哋踢完波,仲要諗辦法養家同生活。冇辦法,呢度係香港。」

陳偉豪表示,他一向好支持年輕人視職業足球員為目標,認為只要喜歡足球,就應該嘗試做職業足球員,因為這行業的生涯並不長久,轉眼即逝。「唔好一諗職業足球員就覺得冇前途先,你起碼嘗試過做自己鍾意做嘅事,不論成功與否,起碼你回顧自己一生嘅時候,曾經為夢想而付出過。如果你連自己鍾意嘅事都唔敢做,你將來投身邊個行業都唔會成功,再者,假設你出咗去做幾年其他行業,先想返足球圈,我相信係會非常困難,因為足球員這個行業轉眼即逝。」

被問到中國足球圈的醜聞,例如:打假波及黑哨問題等,會否影響外界到中國發展足球事業的信心,「以前的確聽到好多中國打假波、收買球證嗰啲問題。但係依家全世界都係咁㗎啦,已經唔單止僅僅係中國大陸嘅問題,而且聽講上面而家反貪污、反賄賂反得好勁,相信唔會太大影響。」

另一方面,陳偉豪說,很討厭聽到外界對香港足球的負面評價:「我唔明白點解每次啲人提到港足,就會拉埋打假波、收黑錢嗰啲說話嚟講,其實所有國家同運動都有打假波呢啲事發生啦,唔明白點解要喺香港足球身上無限放大。又話香港足球屎波所以要打假波,意甲(意大利甲組足球聯賽)好水平喇掛?當年祖雲達斯咪一樣打假波,比人連降兩級。士碌架(桌球)仲易打假波啦,我特登將個波打唔入,你吹咩?有得賭嘅嘢就有得造假,基本上呢啲事不嬲都一直發生緊係體育界。」陳偉豪指,假設香港政府要杜絕本地足球打假波問題,反而應該鼓勵馬會增添本地足球賭博。

「我夠膽以19年職業足球員身份講,如果本地足球有得賭,一定唔會再有打假波事件發生。因為如果本土賽事有得賭,本地足球嘅價值就會上升,當然球員嘅身價同人工亦會隨之暴漲,球員搵到錢,又點會走去冒險打假波呢?而且本土足球賭博亦會吸引到更多嘅人留意本地足球,馬會甚至因此起更多嘅球場促進本地足球發展。所以我一向都贊成本地賭波係應該合法化。」

除了足球,陳偉豪也會拍廣告、行Catwalk。受訪者提供

陳偉豪36歲,球員生涯步入黃昏,他現階段仍打算繼續踢下去,未有退休計劃。現時除了足球,他也會拍廣告、行Catwalk、到電視台講波等。

陳偉豪回顧17年的港隊生涯,挑選了10位曾與他合作的球員戰友, 排出一個陳偉豪心目中的港隊最佳11人陣式(如下圖),作為他送給自己、送給香港的小總結。

陳偉豪心目中的港隊最佳11人。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