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守護者|Mr Jones 突破極權監控以身犯險 揭穿共產謊言對抗偽善奴才 ——永高 | 蘋果日報

新聞守護者|Mr Jones 突破極權監控以身犯險 揭穿共產謊言對抗偽善奴才 ——永高

更新時間 (HKT): 2020.10.13 00:03
烏克蘭大饑荒餓共死了約750萬人,《新聞守護者》中有非常深刻赤裸的描寫。

《新聞守護者》以生命換取真相 揭蘇聯共產謊言掩飾饑荒

香港警方有權定義誰是記者、刻意將容納數十記者的採訪區劃分至比劏房更狹窄、看記者不順眼便亂用胡椒噴霧……如果叫今時今日的香港新聞工作者吐苦水,大概比中山紀念公園體育館臨時實驗室的深喉唾液樣本還要多。觀看《新聞守護者》(Mr. Jones),不單止讓滿口苦水的同行為着男主角無懼生死尋找真相而喝采,電影更令人沉思:為何共產政權誕生至今,掩飾真相、剝奪人權、塗炭生靈的慘劇,到了今天依然像黑暗巨輪一樣循環發生?

蘇維埃政權的錢從何來

在沒有這部電影以前,大概沒有人認識雷士鍾斯(Gareth Jones)這個人,因此電影找到一個很好的切入點,就是由文學名著《動物農莊》的作者喬治奧威爾的角度出發,由他娓娓道出,寫成此書的啟發點正是從這位只有28歲的記者的經歷而來。時為1933年,鍾斯本身是一名英國外交官,他早於二戰開始前已洞悉希特拉將威脅整個歐洲的野心,而有力與之對抗的,是當時經濟忽然高速增長的蘇聯。如果英國能夠與蘇聯聯手,一東一西建立銅牆鐵壁,便能有效壓制希特拉的野心。

帶着如斯憧憬的鍾斯,卻始終對蘇聯忽然富起來的原委存有疑問:「到底蘇維埃政權的錢從何來?單靠小麥輸出簡直如同魔術……」一切都如虛似幻極不真實。因此,鍾斯決定以自由記者身份到訪俄羅斯,以採訪當時領袖史達林為契機,最終突破秘密警察的監視隻身勇闖烏克蘭,並親眼目睹隱藏在背後的大饑荒慘劇發生。

赤裸深刻描寫饑荒

女導演Agnieszka Holland出身於二戰後的波蘭,對戰爭遺禍具切膚之痛,之前拍過《無光歲月》(In Darkness),講述波蘭在納粹佔領期間的一位工人如何以下水道的複雜環境拯救猶太人,曾獲奧斯卡金像獎提名。今次在《新聞守護者》中,對烏克蘭大饑荒亦有非常深刻赤裸的描寫:烏克蘭每一條凋零的村落都可以讓鍾斯自出自入,因為村內所有人不是早已餓死,便是沒有氣力得只能躺在床上等待死亡,他們的廚房、餐桌、盤子都只有一種食物:樹皮。因為長期飢餓,人們徹底點燃了求生慾望,甚至連最後的道德底線亦被衝破……電影將「(俄羅斯)朱門酒肉臭,(烏克蘭)路有凍死骨」的實況毫不忌諱地拍攝出來。烏克蘭大饑荒餓共死了約750萬人,一想到現實比電影呈現的更慘烈殘酷,更讓人不寒而慄。

不緊湊卻令人窒息

整齣電影節奏並不緊湊,卻有一份不能明言的壓抑,打從鍾斯進入蘇聯國度開始,秘密警察在幽暗角落貼身跟蹤,無數對眼睛不斷監察着鍾斯,他的言行、企圖、去向,通通在嚴密監察下無所遁形。這份壓迫氛圍,根本就是喬治奧威爾另一本小說《1984》的描寫:「戰爭即和平,自由即奴役,無知即力量。」一舉一動都受「Big Brother」掌握操控。這份奪取人民自由新鮮空氣的壓抑,成為一份揮之不去的牽引力,讓你於電影院的座位上如坐針氈,令人窒息。

香港有太多杜蘭迪

鍾斯為揭露真相挺而走險的勇氣故然贏得掌聲,但戲中有一位角色更惹人注目,他是負責聯繫外國記者並暗地監視的「蘇聯官方喉舌」尊華特杜蘭迪(Walter Duranty)。他本為美國記者,更拿過普立茲獎,贏得所有同行尊重,卻被蘇聯籠絡買通,利用這份尊敬身份替蘇維埃政權隱瞞真相。當鍾斯下定決心向外界踢爆史達林的烏托邦只是以謊話建構時,杜蘭迪在《紐約時報》誣衊鍾斯說謊,更威逼其他同行聯手打壓抹黑……這種透過「集體講大話」來掩飾真相的伎倆,對於過去一年經歷林林總總的香港人來說絕不陌生,一群本地高官所做的所說的都為獨裁政府的惡行竭盡全力掩飾真相,鹿指為馬、白塗成黑。閉起雙眼默然回首……香港實在有太多杜蘭迪。

人類總要重複犯錯

《新聞守護者》讓人最震撼的是,當你離場後嘗試回顧歷史,會像阿寶一樣慨嘆人類為何總要犯下重複的錯誤:30年代史達林共產政權令烏克蘭大饑荒餓死700萬人;50年代中國共產黨發動「大躍進」同樣在大饑荒下死了4,000萬人。到了今時今日,烏克蘭依然有親俄勢力暗中勾結令領土被瓜分,香港依然有人相信中華人民共和國會一步一步實現民主,即使過程中有多少條生命被無辜奪去,彷彿一切都變得天經地義。

我們都應守護新聞

喬治奧威爾在《動物農莊》曾寫過一篇題為〈新聞自由〉的序,文中寫道:「如果我們鼓勵極權手段,這些手段最終會施加在我們身上。」電影中,準備揭發真相的人遭伏擊,鍾斯也在公佈真相一年後遭射殺,杜蘭迪呢?長命百歲坐擁高官厚職,但歐洲依然有很多人選擇相信史達林,相信共產黨,相信這是歷史進程必然經歷的一部份,即使有人平白犧牲,一切都是值得。現實中,李旺陽、劉曉波、董瑤瓊,還有千萬禁於集中營的新疆人,難道這些人的犧牲都是歷史進程必然經歷的一部份?鍾斯憑着良心說:「他本來是我們的朋友啊!」要防止「朋友」逐一離我們而去,在今時今日新聞自由受嚴重打壓的香港,只有守護新聞,才可守護香港。

撰文:永高

編輯:鄒仲安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果然好玩 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