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遊記●當香港有《時代》,我們看《芝加哥七人案》 | 蘋果日報

西遊記●當香港有《時代》,我們看《芝加哥七人案》

更新時間 (HKT): 2020.10.29 02:00

不知是真有其事,還是對號入座,近一兩年,好像看甚麼,也立即跟香港扯上關係。幾個星期前,看《新聞守護者》(Mr. Jones),電影明明談及三十年代的歐洲歷史,一個藉藉無名的記者,不惜一切揭露蘇聯史太林暴行,反被誣衊,無知或自私的人民,情願相信為政府粉飾太平的知名人士,也不肯了解一下看似跟自己無關的真實。結果,往後,全歐洲,以至全世界,攬炒。不是正在今日的香港重複一次嗎?

幾日前,看《芝加哥七人案:驚世審判》(The Trial of the Chicago 7),更離譜,不知是改編六十年代真人真事的話,根本是改編今日的香港法庭新聞。

1968年,越戰還在進行,來自五湖四海的反戰分子齊齊去芝加哥示威,示威本來和平,之後演變成警民衝突,警民衝突演變成暴動。翌年,尼克遜上任美國總統,新任司法部長為報私仇,美其名話要好好教育年輕一代,不理其他專家意見,私下選了八個烏合之眾,在清朝用明朝的法例控告,希望殺雞儆猴。其中一個,你知我知單眼佬都知完全唔關事,不過,照告,因為他是黑豹黨頭目,有利嚇窒陪審團,出手更重,明屈都要。

所謂暴動,充滿戲劇元素。不多說,其中一幕,警察做嘢,怕被認出,先取走警徽,才敢拿起警棍。嘩,爭一個「風林火山」襟章咋!還有無數警察做卧底,滲透示威人士中間,左右大局,連美人計都出動埋;或者警察率先出手攻擊,到示威人士還手,大條道理運用不合比例警力包抄,射埋催淚彈,根本是香港常態,芝加哥公園一如添馬公園。好一個Aaron Sorkin,血淚交織的自由之夏只屬沙律或例湯,塊西冷扒,是一連串法庭戲。

角色多關係複雜 各有存在功能

也合理。有看過《白宮群英》(The West Wing)或《新聞室風雲》(The Newsroom),也會驚嘆Aaron Sorkin筆下的對白。有甚麼比起口水多過茶的法庭戲更容易舌劍唇槍?在《芝加哥七人案:驚世審判》,法官是極端重視個人尊嚴與權威,偏頗到不得了的典型既得利益者,控方律師是能夠盲目跟隨建制方針便大有前途的青年才俊,辯方律師是一直相信制度也不得不接受現實殘酷的實事求是型,本來就充滿Aaron Sorkin最重視的戲劇衝突;連幾名被告也各有性格,有一心加入體系帶來改革的理想派,有認為議會無用只可走上街頭的激進派,有超級和理非。角色多,關係複雜,戲份或有多寡,但人人有自己的存在功能,缺一不可。可以理解是一齣真實版的《復仇者聯盟3:無限之戰》(Avengers: Infinity War)。

電視劇,用傳統觀念理解,是應該一路洗碗一路聽聲也可以理解劇情發展。《白宮群英》一早反傳統。將Aaron Sorkin的強項放在需要觀眾聚精會神的電影,理論上更適合,難怪撰寫劇本的《社交網絡》(The Social Network),成為很多影評人眼中近十年最佳電影。三年前,第一次做導演,拍《莫莉遊戲》(Molly’s Game),備受期待,評價卻不似預期,主要是過份賣弄。到《芝加哥七人案:驚世審判》,可能是元素夠豐富,踏踏實實放上枱已經足夠,反應又反彈了。明年沒有金像獎,還有奧斯卡,Aaron Sorkin再上頒獎台,不出奇,隨時帶埋波叔Sacha Baron Cohen齊齊奪獎,能夠在Eddie Redmayne、Mark Rylance、Joseph Gordon-Levitt包圍下,突圍而出,你估容易?如果,奧斯卡在疫症過後,不再歧視網上串流平台,也不再歧視喜劇演員。

急於獲認同的Netflix買下《芝加哥七人案:驚世審判》版權,可以理解。電影也急於趕及在美國總統大選前面世。你看為了鼓勵美國人投票,Aaron Sorkin吹雞,重召《白宮群英》的一眾演員,拍一集特別篇《A West Wing Special to Benefit When We All Vote》,就知《007:生死有時》(No Time To Die)可以不斷延期,有些作品,萬萬不可。然後,我在想,香港有沒有可能出現Aaron Sorkin?不是說能力,是說關心的地方。即使有,今日也沒有用武之地吧,除非拍一齣志在表忠的《時代》,否則,哪來資金將社會運動改編成電影?拍成紀錄片《佔領立法會》與《理大圍城》,也沒有戲院敢上畫。借古諷今又可不可以?像許鞍華幾年前拍攝《明月幾時有》。不把腸畫出來,很多人嫌不明白。於是,我們才需要對號入座,借助美國的《芝加哥七人案:驚世審判》,像找到一個情感宣洩的出口,或者在無力感中看見絲絲希望,似看完《逆權大狀》、《逆權司機》,想像香港終有一日得到南韓的答案。畢竟,以上電影,在香港還未成為禁片。

Aaron Sorkin在1961年出生,《芝加哥七人案:驚世審判》的時空,他才七歲、八歲。誰敢說今日的香港兒童,若干年後,不會變成另一個Aaron Sorkin,將發生於成長階段的社會大事,拍出來,讓世界重新審閱一次?只希望,到那時,香港還有可以自由創作的空間,還有未被徹底洗腦的成年人,還有可以公告天下的真相,還有電影。

方俊傑

觀塘長大,壹仔打滾,偏愛西片、西劇、中日韓美女。利物浦快樂球迷,非西人一個。facebook : 方俊傑

果然好玩 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