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新聞守護者》:近年難得一見的蘇聯題材電影 | 讀者投稿 | 立場新聞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影評《新聞守護者》:近年難得一見的蘇聯題材電影

2020/12/24 — 16:56

電影《新聞守護者》(Mr. Jones)劇照

電影《新聞守護者》(Mr. Jones)劇照

【文:Louis Wong】

《新聞守護者》是波蘭導演阿格涅絲卡·霍蘭(Agnieszka Holland)的最新作品。電影當下已經下畫,不過值得一再回味。

作為一部傳記電影,《新》一片講述了上世紀三十年代著名記者加雷士.鍾斯(Gareth Jones)一生力求真相的故事。來自威爾斯的加雷士·鍾斯作為英國精英的翹楚,年紀輕輕已經成功登上希特拉專機與他做專訪。正因他的好奇慾望是如此之大,驅使了鍾斯一心從英國威爾斯走訪莫斯科採訪史太林,希望窺探蘇聯工業現代化背後的秘密。可是,在曲折離奇的採訪過程中,卻讓他見識了這個紅色帝國的真實一面。為了探求新聞真相,他甚至親身一線直擊烏克蘭的饑荒情況,目睹了驚心矚目的烏克蘭大饑荒。最終,為了新聞自由和報道真相的可貴原則,他最終犧牲了生命,享年 29 歲。

廣告

觀賞電影後,筆者認為電影想表達的立意頗為豐富深刻,令人觀賞後仍然念念不忘。首先,這部電影最重要的地方是霍蘭透過鐘斯和沃特·杜蘭蒂(Walter Duranty)的對比質問傳媒人應盡何種責任。在電影中,杜蘭蒂而是以一個反派角色的形象出現。從出場開始,他便堅決鐘斯的採訪,一面倒對蘇聯報喜不報憂,頌揚史太林的軍事工業成就,嘗試用花天酒地的宴會來麻醉鐘斯。在鐘斯揭發蘇聯狀況後,他甚至撰文與之對戰,不遺餘力地為他們掩蓋真相。現實中的杜蘭蒂亦是如此,他作為《紐約時報》在莫斯科分社的社長,在長達十四年的工作中經常隱瞞蘇聯情況,反而為蘇聯政權服務,甚至隱瞞蘇聯飢荒。然而,諷刺的是,他卻因為一系列有關蘇聯的報道而獲得國際傳媒最高榮譽普利策大獎,甚至至今仍然保留這份獎項,與鐘斯最後的悲慘命運形成強烈對比,令人不禁慨嘆上天不公。

筆者認為,電影最為成功的地方在於重現了蘇聯史大林時期的恐怖氣氛。在劇中,無處不在的間碟、人民密探、軍人和寒冷的冬天一道營造出一種肅殺氣氛。電影中有兩幕特別讓人深刻,第一幕是蘇聯特務希望竊聽鐘斯和女記者艾達(Ada Brooks)的對話,兩人要透過播放音樂一起假裝跳舞才能騙過特務的隔門監聽。第二幕是鐘斯在倉庫前被的一幕,鐘斯旁邊的烏克蘭女孩在發洩對大饑荒的不滿後,兩人馬上被雙雙擄走,讓人讓人印象深刻。雖然對蘇聯的描述相對較為充滿荷里活式電影的淺平快描述,不過電影的表現手法仍然讓人能夠充分感受到蘇聯極權政府恐怖的一面。

廣告

在表達手法的手法上,電影對於飢餓的刻劃描寫亦相當不俗。電影中,鐘斯在前往烏克蘭採訪時,電影的冷色調濾鏡突出當地都處於一個寒涼無助的境地。遍佈荒涼的雪海林原涼和飢民浮屍遍地的畫面更進一步地表達了餓死烏克蘭大饑荒的可怕之處。電影當中有兩段情節特別動人心弦。一幕是在列車上,鐘斯拿出蘋果時,驚動了滿車的乘客。那個紅彤彤的蘋果,跟周圍的氣氛形成了強烈的對比。另一幕,是鐘斯走訪無人村的時候,飢餓的兒童唱着悲哀頌調訴苦,最後甚至出現了人吃人的慘劇。

至於電影中最教人驚喜的地方莫過於是不斷閃插喬治奧威爾(George Orwell)《動物農莊》詞句。奧威爾從未跟鍾斯見面,電影中之所以出現兩者的見面和喬治奧威爾的畫面,更多地是為了用《動物農莊》一書的內容表達蘇聯是人間地獄,「豬統治其他動物」而非「動物天堂」的實情。不過,美中不足的是電影畫面未能呈現足夠的對比和呼應,讓電影加插《動物農莊》詞句是未能達到更為深刻的效果。電影為求達到效果,刻意讓奧威爾「提前道出《動物農莊》台詞。然而在現實歷史之中,其實奧威爾是在西班牙內戰中,加入托派民兵組織親身作戰慘遭蘇聯背叛後,方才徹底打破對史大林和共產主義的幻想。正因如此,劇中的這個佈局其實多少改寫了歷史,為劇情作出巨大改變。

無論如何,這部電影仍然著力為我們帶出了蘇聯統治下的可怕一面。電影中取材波蘭、烏克蘭和威爾斯三地的場景亦令人深刻,是近年一部不可多得的蘇聯題材電影。

《新聞守護者》是波蘭導演阿格涅絲卡·霍蘭(Agnieszka Holland)的最新作品。電影當下已經下畫,不過值得一再回味。

作為一部傳記電影,《新》一片講述了上世紀三十年代著名記者加雷士.鍾斯(Gareth Jones)一生力求真相的故事。來自威爾斯的加雷士·鍾斯作為英國精英的翹楚,年紀輕輕已經成功登上希特拉專機與他做專訪。正因他的好奇慾望是如此之大,驅使了鍾斯一心從英國威爾斯走訪莫斯科採訪史太林,希望窺探蘇聯工業現代化背後的秘密。可是,在曲折離奇的採訪過程中,卻讓他見識了這個紅色帝國的真實一面。為了探求新聞真相,他甚至親身一線直擊烏克蘭的饑荒情況,目睹了驚心矚目的烏克蘭大饑荒。最終,為了新聞自由和報道真相的可貴原則,他最終犧牲了生命,享年 29 歲。

觀賞電影後,筆者認為電影想表達的立意頗為豐富深刻,令人觀賞後仍然念念不忘。首先,這部電影最重要的地方是霍蘭透過鐘斯和沃特·杜蘭蒂(Walter Duranty)的對比質問傳媒人應盡何種責任。在電影中,杜蘭蒂而是以一個反派角色的形象出現。從出場開始,他便堅決鐘斯的採訪,一面倒對蘇聯報喜不報憂,頌揚史太林的軍事工業成就,嘗試用花天酒地的宴會來麻醉鐘斯。在鐘斯揭發蘇聯狀況後,他甚至撰文與之對戰,不遺餘力地為他們掩蓋真相。現實中的杜蘭蒂亦是如此,他作為《紐約時報》在莫斯科分社的社長,在長達十四年的工作中經常隱瞞蘇聯情況,反而為蘇聯政權服務,甚至隱瞞蘇聯飢荒。然而,諷刺的是,他卻因為一系列有關蘇聯的報道而獲得國際傳媒最高榮譽普利策大獎,甚至至今仍然保留這份獎項,與鐘斯最後的悲慘命運形成強烈對比,令人不禁慨嘆上天不公。

筆者認為,電影最為成功的地方在於重現了蘇聯史大林時期的恐怖氣氛。在劇中,無處不在的間碟、人民密探、軍人和寒冷的冬天一道營造出一種肅殺氣氛。電影中有兩幕特別讓人深刻,第一幕是蘇聯特務希望竊聽鐘斯和女記者艾達(Ada Brooks)的對話,兩人要透過播放音樂一起假裝跳舞才能騙過特務的隔門監聽。第二幕是鐘斯在倉庫前被的一幕,鐘斯旁邊的烏克蘭女孩在發洩對大饑荒的不滿後,兩人馬上被雙雙擄走,讓人讓人印象深刻。雖然對蘇聯的描述相對較為充滿荷里活式電影的淺平快描述,不過電影的表現手法仍然讓人能夠充分感受到蘇聯極權政府恐怖的一面。

在表達手法的手法上,電影對於飢餓的刻劃描寫亦相當不俗。電影中,鐘斯在前往烏克蘭採訪時,電影的冷色調濾鏡突出當地都處於一個寒涼無助的境地。遍佈荒涼的雪海林原涼和飢民浮屍遍地的畫面更進一步地表達了餓死烏克蘭大饑荒的可怕之處。電影當中有兩段情節特別動人心弦。一幕是在列車上,鐘斯拿出蘋果時,驚動了滿車的乘客。那個紅彤彤的蘋果,跟周圍的氣氛形成了強烈的對比。另一幕,是鐘斯走訪無人村的時候,飢餓的兒童唱着悲哀頌調訴苦,最後甚至出現了人吃人的慘劇。

至於電影中最教人驚喜的地方莫過於是不斷閃插喬治奧威爾 (George Orwell)《動物農莊》詞句。奧威爾從未跟鍾斯見面,電影中之所以出現兩者的見面和喬治奧威爾的畫面,更多地是為了用《動物農莊》一書的內容表達蘇聯是人間地獄,「豬統治其他動物」而非「動物天堂」的實情。不過,美中不足的是電影畫面未能呈現足夠的對比和呼應,讓電影加插《動物農莊》詞句是未能達到更為深刻的效果。電影為求達到效果,刻意讓奧威爾「提前道出《動物農莊》台詞。然而在現實歷史之中,其實奧威爾是在西班牙內戰中,加入托派民兵組織親身作戰慘遭蘇聯背叛後,方才徹底打破對史大林和共產主義的幻想。正因如此,劇中的這個佈局其實多少改寫了歷史,為劇情作出巨大改變。

無論如何,這部電影仍然著力為我們帶出了蘇聯統治下的可怕一面。電影中取材波蘭、烏克蘭和威爾斯三地的場景亦令人深刻,是近年一部不可多得的蘇聯題材電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