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假的?病毒也會「本土化」,台灣狂犬病毒不太「狂」? - 報導者 The Reporter
Mini Reporter

真的假的?病毒也會「本土化」,台灣狂犬病毒不太「狂」?

從SARS、MERS到如今正在全球急速擴散的COVID-19 (武漢肺炎,中國又稱新冠肺炎),再再讓大家了解人畜共通疾病對人類社會威脅日增。人類生活愈來愈壓迫野生動物領地,甚至濫捕、濫殺或不當屠宰及食用野生動物,都為病毒跨物種傳播「搭建」平台,讓病毒由野生動物跳到哺乳動物、再跳到人的身上。

但你知道嗎?病毒不是完整的生命,它必須透過和人或動物等宿主的細胞接合後,才能複製、而能存活下去。意即,病毒得「寄生上流」、不斷自我改變。

病毒會變異,RNA病毒最「善變」

病毒中,RNA病毒比DNA病毒更容易突變。主要是RNA病毒複製錯誤率較高,因此它進入不同的宿主體內,就可能會開始產生變異。

以引發武漢肺炎的COVID-19新型冠狀病毒為例,它從2019年11月野生動物傳播到人身上,截至2020年2月17日,3萬個鹼基裡,有114個變異。

透過病毒基因序列的「親緣」比對,可以追查出每支病毒演變的經歷,進一步溯源找到它發生的源頭。

案例:相隔50年,再現台灣的狂犬病

病毒要活下來,一定要有傳播力,透過交通或人的移動傳播後,同一種病毒在各地可能有自己的性格。台灣的狂犬病,即是典型的一例。

狂犬病是一種急性病毒性腦膜腦炎,人遭到被感染狂犬病病毒的動物咬傷而致病。如果來不及打疫苗,致死率百分之百。

台灣1960年起未再有狂犬病的病例報告、隔年宣告撲滅狂犬病,成為狂犬病非疫區。2013年,台灣大學獸醫專業學院教授龐飛進行野生動物監測,當時博士班學生邱慧英連續接到3隻鼬獾染病死亡,從冰存的樣本中與許多病原比對,意外發現狂犬病病原,確定鼬獾感染了狂犬病,台灣相隔50年再度成為狂犬病疫區

台灣狂犬病世界最「溫和」

狂犬病原本是一支非常「兇」、發病速度又極快的病毒。美國研究發現,如果有一隻野狗或動物被檢出狂犬病,那地方的野狗或某群動物,可能已經因感染大量死亡到僅餘一成活口。而染病的動物咬傷人,人就會發病。

過去一直認為,台灣狂犬病來自中國。但台大獸醫專業學院與醫學院臨床醫學研究所共同進行病毒親緣比對發現,台灣鼬獾的狂犬病毒基因和中國的病毒DNA序列有10%到20%的差異。中國鼬獾感染後立即發病,會攻擊其他動物。

狂犬病病毒雖是經由唾液傳染,一般不會經由食用傳染,但若食用染病的鼬獾或動物,處理動物時,動物口中的唾液帶有大量病毒,也有風險;若沒有完全煮熟就食用,自己口腔以及腸胃道又傷口,即有遭感染的可能。

以基因親緣來看,和台灣狂犬病最相近的是東南亞。但東南亞的野狗感染後也會攻擊別的狗,而台灣鼬獾感染後,帶病時間非常長,不見得會立即發病,可以算是「世界最溫和」的狂犬病。

防檢局自2013年起,檢驗了9,941件犬貓、蝙蝠及野生動物,有810例鼬獾感染,但其餘動物則只有10例,包括8例白鼻心、1例錢鼠、也僅有1例遭鼬獾咬傷後的幼犬。

淡水家畜衛生試驗所分析認為,台灣狂犬病毒應該已經長時間在鼬獾族群演化,是一個在鼬獾族群內高度適應的病毒株,傳染給其他動物的案例不多,判斷病毒濃度可能要非常高才有辦法感染其他動物。再加上,台灣人與鼬獾接觸不多,所以至今沒有人的病例。

病毒永遠有再演變的風險

不過,病毒還是有繼續演化的可能,因此野生動物監測不能中止。現在在鼬獾身上的狂犬病的病毒,有沒有可能再改變、在不同物種中感染再跳回來,變成很容易感染狗、甚至感染人的病毒?仍有這個可能。

因為RNA病毒就是演化的突變速率很高、很快。正如引發武漢肺炎的冠狀病毒,近年來也一直在突變、經跨物種感染,演變出很多新興傳染病。

諮詢專家/台大醫學院臨床醫學研究所教授王弘毅、屏科大野保所助理教授陳貞志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每個人都應有獲得專業、正確新聞訊息的權利,因此,免費公開每篇報導給閱聽大眾,是《報導者》身為非營利媒體回應公共性不變的追求。面對全球陷入COVID-19疫情風暴的此時,《報導者》第一時間推出疫情即時脈動網頁,提供讀者掌握疫情變化,進行第一線醫療從業者與疫苗和防疫機構的深度採訪,一探台灣本地抗疫行動;我們也同步深入報導中國、歐洲、美國等國際疫情現場並提供分析視角。這場長期的戰役,《報導者》會持續提供華文讀者第一手深入的報導,但這些報導需要投入大量人力,包括各地的前線記者與攝影、後勤的工程、設計與編輯團隊,倘若沒有讀者的捐款贊助,我們不可能完成。

您的每一筆捐款都將成為我們繼續採訪與調查的動力,《報導者》邀請您以捐款支持我們,繼續為開放、獨立的新聞而努力。

本文依 CC 創用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3.0台灣授權條款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