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帝看了低品质的奏折会怎么回复?

原文: 皇帝看了要崩溃:清代垃圾奏折集锦 来源:大叔爱吐槽ID:dashuaitucao [图片] [图片] [图片]
关注者
8,761
被浏览
27,467,506

270 个回答

(连夜更新)简单地说,这种“垃圾奏折”是按清朝历代皇帝本人的要求逐步形成的,皇帝没什么可抱怨的。“垃圾奏折”,之所以部分现代人有这种感觉,是因为不熟悉清代习俗和制度的缘故。

要讲清楚这个问题,就得从满人风俗和奏折的起源说起,答案难免有点儿长~~~

请安。小时候最早是在话剧《茶馆》里看到的,老北京满人特别讲究这个礼儿。大体上分为单安和双安,朱家溍先生曾指出人艺演绎的《茶馆》里请双安的身份用得不对……言归正传,老北京满人特别讲究请安,你要说这有什么意义——没意义,就跟早年间的“吃了么”一样,就是个礼貌性的招呼,但必不可少。

满人即便是平辈人,正式场合也要互相请单安,特别讲究这个礼数。

对于旗奴和旗主而言,这个“请安”更是决不可少的,府里当差的旗奴必须每天请安。

清代最大的旗主就是皇帝了,他的家奴——不是臣子,是他私人的家奴——也有向皇帝请安的义务。可有些亲信家奴派到外地去了,安却还是要请,怎么办呢?

于是奏折被发明出来了。

最初的奏折就两项职能:请安;谢恩。

以今天看百分之百都是垃圾信息,所以说最早的奏折就是一种垃圾文体也没什么错。

这种奏折不走朝廷的驿递,由家奴安排自己的家丁亲自送到乾清宫门外。

格式大致是:(官职)奴才(姓名)跪请皇上圣躬万安

(官职)奴才(姓名)叩首恭请皇上圣安

总之就是那么几个字,后半自行排列组合即可。


本来就是皇帝的私人家奴向他请安的一个方式,没什么特别意义。这种奏折是不会存档的,几乎都散失了,现存最早的奏折是康熙28年伊桑阿的谢恩折。


从康熙二十八年到康熙五十年,他的亲信家奴在请安折中开始出现具体内容,这种有内容的请安折也开始被存档了,现存最早的有朱批的连带奏事的请安折可能是李煦在康熙28年的请安折。


在这二十多年里,奏折,从单纯的请安谢恩的废话,逐渐变成一种皇帝和亲信一对一的密信。


看来这二十多年里,康熙越来越喜欢这种与亲信沟通的方式。因为正式上奏的题本、奏本,要经过这个官僚机构层层传递审核,效率低,还不保密。


在康熙五十一年,事情起变化了,康熙下旨,部分高级官员获得了上奏折与皇帝单独沟通的权利,这相当于一次朋友圈大扩容,从此奏折逐渐成为正式的朝廷制度。


雍正元年之后,奏折制度被大幅度完善并加强。可以直接上奏折的人数再次扩容,外地二品以上的官员都可以上奏折,对在京的监察机关的科道官吏要求尤其高:每天必须有奏折,没事也要上奏折并需要说明:今天为什么没事启奏。(?!)只但不缺心眼儿,胡说一条也比解释没事容易。


康熙时,奏事折才从请安折中慢慢独立出来。到了雍正,要求请安折与奏事折分开。

因此,请安折就是请安专用的,有些重复的废话很很正常的,请安有什么意义?——同理,吻堂-科里奥尼的手,“向教父表示友谊”,有什么意义呢?就是个表态吧。


下面再说说奏事折里垃圾信息多的问题。

奏折和正式上奏的题本、奏本不同,是大臣和皇帝的密信,没有第三个人能看到,所以内容可以很随意。

奏折里,可以超出你的本职工作,说别的部门的事;可以超出你的辖区,说外地的事;可以不经核实,说你道听途说的事。原则是:不怕琐碎,就怕没内容。

因为奏折的内容琐碎而被皇帝指责的例子,我只见过两三次;但因为奏折内容太官样文章,没有一点儿私人的料,而被皇帝申斥的例子却是常见的。

皇帝不怕琐碎,他怕你不用心,怕下情不能上达。

至于奏折里谈雨水气象,那是农业国的立国之本,更是必须要提到的。

所以,因为奏折内容琐屑,是基本不会被皇帝申斥的,皇帝要的就是这个琐屑。至于加大工作量,这是没办法的事,夜里十一二点睡,早晨四五点起,忙的就是这个。


大臣用奏折和皇帝沟通好了之后,再写正式的公文:题本。这回里面既没有请安的废话,也没有天气汇报,都是满满的干货。但皇帝根本不看这玩意儿,老子通过奏折早知道了,此即所谓:天亶聪明。


最后再简单概述一下奏折制度,百度百科有的就不说了。

奏折理论上是要求本人亲笔的,但由于许多满人文化程度太低,许多奏折是师爷代笔的,所以后世会发现同一个人的前后奏折,笔迹变化巨大。

奏折的传递不同于正式公文,是由大臣的私人送到京城的,多数情况下不走官方的驿递,这是为了保密。

奏折用纸是按内容区别的:奏事折用白纸,请安、谢恩、贺折用黄纸。奏事折用白纸封套,请安折用黄封套。封面用黄纸黄绫均可,小心白绫面,那是丧事用的。。

奏折先放进封套,再放进折匣。匣外有铜锁,锁上用盖有“御押”的黄纸封口。奏折匣的钥匙是通用的,因为有钥匙丢失互相借用的例子。

折匣都是成对的,多数是四个。最少的两个,最多的八个。看你和皇帝的亲密程度了。


对应奏折的不是公文,而是微信。

不严谨,随意,但很亲密。

只是皇上的微信不是谁都能加,一般情况下二品以上官员才能加,叫做:专折奏事。低于这个品级的,只能先发给“御定转折大臣”,再由他转发给皇帝。


坏了,光看其它答案,被带偏了,问题是【会怎么回复?】,答案很简单:看朱批呗。

请安折,回二字或三字:朕安,或朕躬安

简单琐碎的奏事折,回三个字:知道了


~~~夜间更新~~~

居然过800赞了,必须认真更一下。

首先要坦白一个事实,我答题时并不了解这个问题的源头,就自说自话地答了,其实和大家的关注点很不一样。但结果居然被知友们认可,诚惶诚恐。

上网查到问题的源头,按大家关注的热点再补充一下。

细看有几分吃惊:这位台湾网友,很可能是此道中人,之所以故意曲解,大概是为了娱乐大众,无可厚非。

单看他在数据库里选择搜索的这三个人,至少是奏折的深度爱好者。


1-赵弘燮

网上都能查到他是直隶巡抚,后加总督衔。

——他还有一个身份:康熙年间奏折数量总冠军,汉文折794折。

几乎比汉文折第二名李煦429折多一倍。比满文折数量第一的皇三子允祉473折也多三百折以上。

至于他为什么在康熙56年频繁提供直隶各地雨情,那是事出有因。在去年他刚犯了罪,企图瞒报直隶的大水,最后直到纸里包不住火才坦白,被大加申斥。为了显示自己改过自新,他才过于频繁地奏报各州县雨情。


2-满保

网上都能查到他是福建巡抚,后进闽浙总督。

——他还有一个身份:雍正朝奏折中获得朱批字数总冠军。

雍正的朱批里亲口说给他的朱批有数十万字!(后来的刊本里把这条朱批改为“数万言”)

台湾省学者特别关注他,因为台湾归他管。满保奏折与台湾省历史关系极大。

满文学者关注他,因为他的奏折基本是满文的。


他送芒果,也是事出有因。台湾一直各种大小乱子,满保终于大体理顺了。献果是向皇帝表功:我把台湾治理好了。——但是献果后不久,被打脸,朱一贵造反了。


满保送芒果还有一层意思,他试图用芒果打动康熙的胃(因为皇帝没心),这次失败了。

但几年后,他成功地用荔枝打动了雍正的胃。

雍正的朱批:“朕甚是喜好吃荔枝,圣祖皇考先前亦知情,虽然如此,仅是水果而已,并非饭茶,不能充饥,虽可解馋,实与尔等费力。”——雍正的哈喇子都流到奏折上了。


3-孙文成

网上都能查到他是杭州织造。

——他还有一个身份,写奏折学满文标兵。

被劫至台湾的故宫文献中,康雍年间的满文奏折总数一千六百多件,但孙文成一个人就占了二百多件。

他满文很好?不是,他的满文并不高明。但康熙是个好老师,时而用朱笔帮孙文成修改语法错误,并加上语文作业式的评语。——在今天成为珍贵满文语法的历史资料。

雍正即位后,他不再敢交满文作业了,老老实实地用汉文写奏折。

他也是台湾省学者所关注的。台湾省的庄吉发有《孙文成奏折》译注,但少量字句好像有误译,读不通。

雍正五年给他的最后一条朱批有点儿意思,一年后孙被革职。

“少不据实,你领罪不起,朕不比皇考自幼做皇帝的,不可忘记四十年的雍亲王。”

~~~~~~

章其琢:你知道的最冷的冷知识是什么?

章其琢:在古代偏远山区会不会有的人连皇帝换了都不知道的情况?

章其琢:中国有没有从别的国家的史料里发现关于中国的重要的我们没记载的历史?

继续浏览内容
知乎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

大家都知道给康熙进贡芒果和西瓜的那个人了,我来说说后续

满保,爱新觉罗氏,红带子,满洲正黄旗人。康熙三十三年中进士,历任庶吉士、翰林院检讨、国子监祭酒、内阁学士、福建巡抚。康熙五十四年任福建浙江总督,雍正三年卒于官,康熙帝对满保确实有知遇之恩。

自康熙五十三年起满保把康熙赐给他的西瓜籽种到台湾后, 几乎每年都会进贡西瓜。康熙六十年四月,台湾朱一贵起义,杀总兵欧阳凯、副将许云,攻陷台湾府城(今台南),满保七日平乱,对于此战中官员的奖惩奏请,康熙帝都照准,虽然满保失陷城池,康熙帝也没有责罚。可见确实简在帝心。

第二年雍正帝登基,满保也不知道新帝会不会追究自己管理不善,导致失城死将的责任,也许怀着这样忐忑的心情,雍正帝刚登基不久的元年大年初三,满保就进贡了100个赐籽西瓜,20个泉州西瓜,40个台湾本地西瓜,真用心啊,给皇帝尝尝不同口味。这些西瓜除了宫廷食用,也会用在庙祀中。(见 《陔馀丛考》卷三十三)

雍正帝朱批:赐籽西瓜明年进贡80个就够了,泉州和台湾本地西瓜我不需要。

初登基时,雍正帝为了拉拢这位康熙重臣,在元年二月赐给他一个大黄皮箱子,内有康熙帝的十二件御用之物,有衣服,荷包、砚台等,其中有一件“宝物青蛙”,不知是干什么用的,希望他睹物思人,为自己效力。如此笼络是因为雍正帝要交给满保一项绝密任务,让他查宫里太监是否有亲戚捐官,或者“王、阿哥”之幕僚是否在地方安排私人。雍正帝即位时受到许多宗室质疑,查太监党羽,或者王公的汉族幕僚都是托词,他其实就是想知道他的兄弟们在地方上实力多大,如此弯弯绕绕,雍正帝确实狡诈啊。

雍正元年四月十三日奏折中满保奏报了四件事。除奏报福建台湾晴雨,比较重要的是杭州捐纳、浙江官员擅动库银、福建擒获大贼三事。清代自康熙朝始,捐纳官职补充军饷、赈灾、河工和营田费用是日常操作,捐纳时地方官员常常超额多征,满保也不能一概禁绝,所以和雍正帝说此时朝廷正在青海用兵,希望雍正帝理解,雍正帝朱批“多征一些,亦不可一概禁止”。第二件事是朝廷漕船因为山东境内运河结冰不能回行,而浙江又找不到船只来运漕粮,浙江粮道蒋国英奏请借给漕丁十五万两银子造新船,便于从中克扣,一百两扣四十两,十五万两则克扣六万辆。雍正帝十分愤怒,在奏折空隙处连批“名声恶劣”,“岂有此理”,要求满保“严加拿审”,“决非杀了蒋国英,家产尽绝”。

最后一件事是满保擒获福建名贼高颂祥。高从20多岁开始劫匪生涯,四十多年没有被抓,此时已经接近70岁了。我估计是想隐退前再干一票,纠集了29人去打劫一个监生的家,结果被抓了。满保上奏已经将首犯二人当街杖毙,雍正帝此处朱批“甚为合理”,其中四人当众割了脚筋,雍正帝此处批注“多杀些为好”,在奏折结尾朱批“如此办理甚合朕意,割贼犯脚筋,不失为一条好刑律”。

雍正帝随后赐给他宫廷点心,在朱批中告知满保自己对他放心,让他放开手治理地方。责备满保把自己当小孩子,因为自己完全理解满保的难处,贪污点银子用在公事上没什么大问题。再次提醒满保康熙帝的恩德,要为自己效力。满保读后泪流满面,表示自己要效命职守,竭尽犬马,一心一意仰赖雍正。

雍正帝即位后要求地方三年内填补亏空,杜绝摊派于民的陋规。三年之后若再亏空官员就要“必俱正法”。希望满保竭尽效力,不要害怕,有困难就提出来,自己“断不致尔等为难”,满保称雍正帝“一语道出各省情弊”,三年宽限是“仁恩”(这马屁拍的好),表示自己一定会革除陋习,恤爱百姓。

同一天满保奏报绝密任务结果,雍正帝之前告诉满保宫内太监的兄弟子侄,或者请托王公贝勒府上汉族幕僚捐纳为官之人,必会与“大光棍”无赖朋比为奸,祸害百姓。要满保“密访查明”有没有这样的人。若知晓这样的人贪赃枉法隐瞒不报,将会被“从重治罪”。怕满保有顾虑,雍正帝告之满保自己周围没有“亲信之哈哈珠子”太监,让满保不要怕得罪人,同时嘱咐满保要偷偷查,“密之、慎之”。满保查了一圈只查到一个,查出十二阿哥(允祹)府上太监李启宗是杭州都司经历魏丰之兄,我猜满保一定看出了雍正帝想查自己兄弟的想法,但自己一个也没查出来,没能完成皇上的任务,显得太过无能,就上报了一个类似情形的倒霉蛋,宁波知府尚保是索额图府上管家尚三之子,估计满保自己也觉得对不起人家,在奏折里说这人“不好亦不大恶,唯其老实行事”自己正准备参劾这两人。雍正帝估计也看出来满保是在凑数,善解人意地在旁朱批,查不出来就算了,说这些人也要看才能的,不要一棍子打死,顺势给了满保一个台阶下。满保解释福建路程遥远,所以费时近两个月,请皇上谅解,雍正帝表示理解。

满保在五月十四日奏报米价“分毫未涨”,福建乡试舆论皆赞公允,雍正帝朱批“览折,朕甚慰悦”。雍正帝为奖励满保,提拔满保兄逢泰为起居注馆讲官,满保上奏谢恩,说自己兄弟二人“性素昏愚”,不堪大任,雍正帝朱批满保兄长“才能虽不甚出众,却乃敦厚诚实之人,学问首屈一指”。又在盛夏时赐给满保御用奶饼和避暑药品,提醒满保康熙帝的知遇之恩,希望他尽心职守,时刻不怠。


雍正元年六月十七日满保共有4封奏折,第一件是奏报地方司法积弊,雍正帝之前朱批“国家安民之要,首在擒贼”,满保认为在于地方官员“全不用心”,刁难事主,受贿枉纵真凶,表示将严令地方官员学习雍正帝的训谕,若仍恶习不改,将即行参劾。雍正帝朱批“甚是”。

第二封奏报嘉兴地方贼匪事,详细备陈,条例详明,办事认真细致,为让雍正帝尽快了解情况,将奏折提前奏进,令雍正帝大为感动,在奏折缝隙出连批“甚好”、“甚善”,看到满保真心拥戴,雍正在朱批中又提起康熙对满保的恩遇,自己“落泪而书”。

第三封是关于官员挪用库银,这是雍正帝即位后力行禁绝的事,之前雍正帝命满保查浙江粮道蒋国英擅自动用库银并克扣之事,满保先是恭维雍正帝“天赋聪明,将劣迹早已洞悉”,说自己“愧惧交加”,详细奏报了缉拿蒋国英,追回部分其擅动库银,并且查漏补缺,正在查蒋国英是否还有其他亏空。

与前三封奏折一起到的是满保的晴雨折,满保奏报春夏雨水调和,稼禾全熟。雍正帝在此处朱批说这是地方官员公正廉洁,感动上天所致。满保说若秋季雨水充足,今年可望丰收。雍正朱批若官员赤诚,民之“喜和之气”必会感动上天,由于前两封奏疏满保办事得力,晴雨折中风调雨顺、米价平稳,雍正帝心情大好,朱批“畅快地看了”。


雍正元年五月二十三,雍正帝生母仁寿皇太后崩。七月十六日雍正帝在朱批中对满保说康熙帝和生母接连去世,自己已“精疲力竭”,自己会保护好身体,满保十分焦虑,说自己每想起康熙帝,落泪不已,虽然皇上自己说保重身体,自己“身在远疆,不得瞻见天颜,不胜忧切”,请雍正帝务必保重身体。雍正帝朱批自己对满保没有丝毫隐瞒病情,“著放心”。在七月二十日的奏折中,满保表示要尽心效力,报答康熙帝“多年养育及我皇上殊仁任用之恩”。雍正帝在“多年养育”四字下划圈。

七月二十九日,满保奏报了自己禁止洋人传教的事。二洋人在福建福宁州传教,十多个监生、秀才入教,其余教徒数百人,建教堂十五处。已将二洋人押解至澳门,教堂改做书院和祠堂,满保认为天主教于地方百姓无益,而且教徒“男女混杂一处,习俗甚恶”,雍正帝朱批第一次称满保为“卿”,表扬满保“此奏甚是,多为可嘉”。

这时雍正帝和满保二人关系亲密了许多,雍正帝在八月二十日的请安折中说“朕安,尔可好?”,雍正帝希望君臣能“英明天下万世”,满保表忠心说自己会“不求一刻之安,不怀微毫之私”,雍正帝朱批了二百余字,对满保畅谈心迹,说自己年轻时无意求取声名,想在想起来惭愧,自己现在维护名声,是为了不负康熙帝的重托。雍正帝自谦说自己平庸,在政务上自己勉力学习,如此对满保开诚布公,是要“君臣应开诚相见,不图安逸,勉之”。


雍正帝在满保八月的奏折后朱批中,都是“甚是”,“览奏甚悦”,“相互爱惜,决毋玷辱皇父多年养育之恩,书此不禁潸然泪下”,满保再次提起康熙帝的知遇之恩和雍正帝的格外任用,要“输一腔赤诚,酬报万一”,雍正帝则朱批自己初即位,政务生疏,若满保忠心辅佐,自己绝不辜负满保,要满保“明白朕心”。在九月初八下旨封满保三代,在朝廷议康熙六十年台湾朱一贵起义功劳,虽说满保功过相抵,仍加满保兵部尚书衔。在九月十一日的请安折后,雍正帝朱批“朕躬甚安,业已复元,为使尔高兴,特书谕之,尔可好么?”雍正帝真肉麻!


满保处理政务的能力还是有的,同日的一封奏折中满保奏请因为河水水位低,从海路运粮至宁波。雍正帝朱批“办理亦善”,海上行船风险大,希望龙王保佑。以后办事还是要请示,来不及请示则要务必小心谨慎。

而这些粮食运到宁波后,大大缓解了当地的需求。满保为此还受到许多阻碍,雍正帝览奏后觉得“大大冤枉了”他,称赞满保尽职,自己“深感惬意”,“实甚嘉许”。

这时雍正帝对满保比较宽容,满保上奏自己无法补齐台湾仓库亏空,“请圣主解救”,雍正帝认为亏空虽然与盗贼有关,但满保也有识人不明之过。命满保尽力追讨之外,自己也赔偿一部分,若不能完成,则用官庄补足。实在是很宽容了。

因为雍正在台湾亏空折中说满保有识人不明之过,而满保保荐的台湾同知杨玉剑又在一起杀人案中渎职,满保惶恐不已,上折谢罪。雍正帝表示人很难看得透,说满保“尔能行”,对满保管理福建浙江二省,自己“心甚泰然”。满保在同日的谢恩折中说雍正帝即位以来,政务日新,康熙帝知道也会欣慰。再次说自己识人不明,感谢皇上包容。可能是马屁拍到雍正帝心坎里了,雍正帝朱批“由衷大为嘉许之”。

平台湾事时,仓促间中下级军官名册并未报送兵部,因此后来未得赏赐,满保具折向雍正帝保荐,将这些军官充实福建军营,雍正帝更是大加赞赏,因为雍正帝之前曾说对福建军务不满意,满保能谨记在心,而且直言进谏,避免了官兵的冤屈,否则他们只能通过贿赂升迁。在同日另一折朱批中,雍正帝又称满保为“能臣”。

雍正帝对满保的表现十分满意,亲书匾额表彰他母亲守节,满保感动地无以复加,称这是“难得之宠恩,千载难逢之旷典”,称雍正帝“字字珍宝”,是“大孝圣人”,自己担心雍正身体,不敢打扰,因而未曾敢提为母赐匾。雍正帝在朱批中说,不要怕打扰我,我身体“强健,能成”。雍正帝得知满保生母已经七十一岁,一人独居在家,特准满保母亲跟随一子生活,便于照顾。满保谢恩说“实比天高地厚”,雍正帝朱批“好人有好报”。雍正帝确实心细如发。甚至还直接干预满保的家务事,满保祖父过继为子不被家族承认,满保说这是“五代痛心之事”,雍正帝马上给满保出了口恶气,命宗人府造册承认,而且将满保家族中的对头一个个叫来训话,让满保“欣然侯旨”。

不过满保的老母亲确实也值得嘉奖。满保虽是觉罗,但家里并不富裕,显然也无人提携,不然也不会走科甲之路。满保母亲二十二岁就守寡,独自抚养满保兄弟三人,还教他们读书,其中二人先后中进士。

汉军汪氏,总督满保母,年二十二而寡。家贫甚,抚前室子三,亲课经史。子逢泰、满保俱成进士。《天咫偶闻》卷四

雍正二年正月初三,同一天(满保真准时),满保再次进贡了80个赐籽西瓜,恳求雍正吃完后再把瓜籽赐回,他继续在台湾种植上贡。雍正吃完似乎感觉不错,朱批:西瓜甚好

前面说到雍正帝问满保尔可好么,满保接到奏折说话比雍正帝更肉麻。称赞雍正帝是“大玉帝修身之道”,天下归心是因为皇上行“舜帝治人之道”。

到这时雍正帝与满保关系十分融洽了,在雍正二年正月请安折朱批中为了使满保高兴,朱批“尔好么,京城一带已显春意,初三日乃祭祖之日,降雨沾足,大禧”,如同闲话家常一般。自己新烧了鼻烟壶,顺便赏了满保两个。

雍正二年二十四日的两封奏谢朱批训谕折中,雍正帝表达了对满保的信任,认为他是“有能力之大臣”,满保表示自己一定会对雍正帝诚实,不然“苍天不应”,自己“内心亦断然不应”。雍正帝在满保奏请推荐台湾道员的奏折中委婉地表达了对满保不能识人的不满。因台湾道员陈大年中风,满保向雍正帝推荐了数个人员,其中有个叫沈近思的官员在福建已经侯旨两年未得满保推荐,雍正帝问满保为何不用?也许怕满保恐惧,又半开玩笑的说满保“若得知沈近思已被朕补放为侍郎,尔或许会笑”。我想满保看到这个朱批该有多么恐惧。

在同日批复的其他奏折中,满保都能按照雍正帝的指示,司法上严加甄别,不滥施重刑,妥善处理台湾事务,再次向雍正帝解释自己海运粮米的原因和经过,雍正帝朱批“快睹之”,“甚佳”,表示自己的意见只是推测,让满保酌情办理。

之前满保上奏自己无力完成台湾仓库亏空,雍正帝命他酌情追缴。满保就责令属下原任官员偿还,其中有原福建按察使董永艾,此时任安徽布政使,是个肥缺,满保也把他列入偿还名单。雍正帝朱批满保不能因为别人有能力就让他赔偿,要查查他是否应该赔偿,若不该,他是不是赔偿,听其自愿。满保上奏已经将董永艾移出名单,并且告之了雍正帝的回护之意。结果董永艾得知雍正的意思,没办法还是补偿了3000两银子。在满保奏请清除福建军营吃空饷时,雍正帝明显不相信,而且认为无必要。朱批满保“奏请全额补齐错矣”,他深知“武官赖以生存者乃此空缺之钱粮,全额补齐,断难办成亦不必要”。满保恐慌,但也只能硬着头皮说,我愚昧无知,但我确实想杜绝吃空饷。

雍正二年四月初九,满保将结果后的小荔枝树种在木桶之中,水运至通州,运达时成熟可食用。满保在奏折中强调进贡荔枝不费钱,也不扰民。雍正帝朱批自己很喜欢吃荔枝,但进贡途中怕百姓非议,但自己还是想吃的,所以朱批满保既然已经下令了,那就少进贡一些吧。

在雍正帝一系列的朱批“甚好”,“欣阅”后,满保回奏又拍马屁,说雍正帝是“永固国体至万年之圣主”,雍正帝不知是不好意思还是觉得肉麻,说自己朱批都是发自内心,可不是要听你们拍马屁的。

满保在雍正二年五月巡视了福建浙江二省,向雍正帝奏报自己看到浙江米价上涨,将临近福建地区低价米调来平籴。检阅军营,奖优惩劣,雍正帝朱批“畅悦”。雍正帝除了提拔满保兄长,也提拔其族叔为副都统,满保说雍正帝善于用人,雍正帝则要满保寄信其叔,要其输诚效力。之前雍正帝在朱批中说自己感概为君难,将这三个字刻成印章和匾额,时刻提醒自己,要满保谨记为臣不易。满保马上就将为臣不易四字刻成匾额。

之前雍正帝朱批满保兄逢泰“无劣迹,亦毫不出色”,将满保兄弟二人之区别比作年羹尧、年希尧,是存心戏弄满保。果然满保上奏拍马屁,我兄弟二人如此愚钝,感谢皇上宽容。雍正帝再次戏弄满保,朱批“朕素性如是敦厚”。

雍正帝在这年十月授满保儿子阿纳哈为光禄寺书办,满保上奏谢恩,雍正帝可能此时心情不好,朱批阿纳哈“长的蠢,并非人才”。落笔不能改,觉得说的过分了,就在满保奏报浙江海潮灾害事的折子里改口让满保可以来京觐见,但最好是雍正三年来和自己一起去清东陵。

现存没有雍正三年正月满保再进贡西瓜的奏折,雍正二年十二月初九到雍正三年二月十六日,满保没有奏折,应该是散佚丢失了。

满保在雍正二年犯了错误,雍正二年十一月上谕中说,满保在京的随从私自拆看奏折内容,泄露密旨,满保上奏“奏折不能慎密,臣罪实无可逭”。雍正帝没有罢免他的总督职务,也没有收回他的密折奏事权。自后雍正帝的态度明显冷了下来。

雍正三年可见的第一封奏折是自己家奴辱骂当地知县及知县父母,受到雍正帝批评。雍正帝批评家奴掌握了满保的把柄,因而得到庇护,所以犯了死罪,却只得到轻罚。满保认错,说自己优柔寡断,已经将该家奴处死,不胜惶恐。雍正帝朱批满保让自己背负杀人之名,事后补救无益,“罢了”。

雍正三年满保现存的第二封奏折是四月初四日,满保谢恩雍正帝饶恕罪过又格外施恩,表示自己“永绝私交,戒除逢迎之事”,雍正帝语气冷淡,朱批“再不改正亦随尔之便”。这是雍正帝第三次警告满保。

满保这时应该身体不行了,为了弥补君臣之间的裂痕,希望进京朝见。雍正帝朱批让他侯旨,到时来京和自己一起去清东陵祭祀。满保在谢恩折中说自己会严加教导儿子,使其谨慎效力,雍正帝的语气也不似从前,似乎怒气未消。

之前满保奏请八月二十日从福建出发朝见,直到九月初一,雍正帝也没有下旨让他进京朝见。满保进了个请安折提醒雍正帝,雍正帝只是回复甚安,仍未下旨。满保九月初四又请安,雍正帝没有批复。这也是现存满保生前倒数第二封奏折。

雍正三年九月,满保卒于福州。遗折将总督印信交由福州将军署理,新巡抚未到,命旧巡抚迟些离任。雍正帝给满保留了稍许面子,评价满保实心任事,应得恤典。

满保向来居官、虽无廉介之称。然才干优长。尽心办事。整饬营伍。经理海疆。实为称职。昔年台湾一事。虽不能消弭于未然、而能于七日之内、即行克复。功过足以相抵。朕即位以来。时加教诲。满保亦知奋励。矢志廉洁。及至抱病沉笃之际。尚能留心地方。将黄国材留闽、以待新任巡抚。并将总督印务、交与将军宜兆熊。此等料理之处、俱属得体。今闻溘逝。朕心深为轸恻。应得恤典、著察例具奏。《清世宗实录》

实录中说的台湾一事,指的是康熙六十年四月年台湾朱一贵起义。满保从发兵到抵台平乱,仅用七天时间,可以说是兵贵神速了,满保冒雨督师,又能约束军伍不扰民,而且是在康熙而非雍正年间发生的事,雍正帝用此事挑满保毛病,实在有点吹毛求疵了。

潘荆山兆吾为浙闽总督满保幕友。康熙五十四年(此处有误,根据清史列传应为六十年),台湾奸民朱一贵滋事,事闻省城。时方二鼓,潘谓满公曰:“兵贵神速,须尽此夜了之。”即灯下书牒,顷刻数十言,未三鼓而部署定。黎明发兵,两日至厦门,五日至鹿耳门。贼大怖,以为神兵自天而下,骇散无敢斗者。凡七日而台湾平。满公欲奏请恩奖,潘固辞不受。奇人也。《熙朝新语》卷八
满保疏闻,督兵趋厦门,值淫雨,乘竹兜从数骑行泥淖中。比至,籍丁壮剽悍能杀贼者悉充伍,严申军令,禁舟师毋登陆,民以不扰。《清史稿》

后来审判隆科多案时,雍正帝发现满保曾经贿赂隆科多,又批评包括满保在内的许多官员将亏空归咎于康熙南巡,实际上是想赖掉亏空。因而未得恤也未得谥。

盖此等银两。皆当日地方官结交匪类。馈送知交。暮夜钻营。恣意花费。及至亏空败露。则动称因南巡时用去。《清世宗实录》
时尚书隆科多获罪鞫讯,得满保餽金交通状,世宗谕责满保谄隆科多、年羹尧,命 毋赐恤予谥。《清史稿》

康熙帝在雍正帝年轻时说他“喜怒不定”,雍正叫屈,看来真是知子莫如父。评论中@星汉灿烂兄评价“圣心难测,君恩易失”,诚如是也!

继续浏览内容
知乎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